第一百三十八章 我爱你

    第一百三十八章我爱你

    一阵痛彻骨髓的钻心剧痛,和奇痒,在胸口传来。

    王世强只吓得魂飞魄散,张口就喊,但嘴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种剧痛,撕心裂肺,如用一把挠勾在自己的五脏六肺里乱搅一般,疼得王世强全身剧烈的颤抖,冷汗如同下雨一般狂流,两只眼珠子几乎要凸出来,变得一片血红,如同死鱼一般。而那种奇痒,就好像要痒到骨髓里一般,又如同千万只蚂蚁黄蜂蝎子蜈蚣,在撕咬自己的骨髓。

    王世强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的酷刑,他恨不得立刻死去。

    他翻滚着,双手死命的挖着自己的皮肤,只抓的鲜血淋淋,血肉横飞,喉咙里发出如同九幽地狱里恶魔的咕咕声响,但却喊不出来。

    “这就是惩罚你这种变态的酷刑,你是我见过世界上最恶心的人,一个男人竟然要做出这种下贱龌龊的事情来,而且还是当着一个六岁的女孩,而且还是你的亲生女儿,你还是人吗?为了吸毒,你竟然想卖掉自己的亲生女儿,你这种人渣,活在世上只能伤害别人,我要让你受尽世界上最残酷的刑法,来惩罚你这种变态的恶魔。”

    欧阳志远看着在地上翻滚的王世强,脑海里却想着一帆那让人心痛,流着泪和血的小脸。这个人渣不光想侮辱一帆的妈妈,竟然还想把一帆卖掉,自己绝不能让王世强再有机会伤害黄晓丽和一帆。但自己又不能杀了这个王八蛋,看来只有让这个人渣离开山南省。

    欧阳志远看着王世强疼得几乎晕死过去,全身几乎抓烂了,鲜血淋淋。欧阳志远一脚踹在王世强的咽喉穴道上。

    王世强嘴里发出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凄厉惨叫,全身如同虚脱一般,水淋淋的瘫软在地上。

    欧阳志远一把拎起王世强的后腿,走到大楼的边沿,一下子把他的身子和头全部悬在高空。

    “留着你这种人渣,对世界上就是一种危害,老子现在就摔死你。”

    欧阳志远说完话猛一松手。

    “啊,饶命呀大爷,饶命呀大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王世强早已被欧阳志远的酷刑,吓破了狗胆,现在欧阳志远又要摔死自己,只吓得大小便失和禁,屎尿横流。由于他被欧阳志远头向下拎着,所有的屎尿都流了他自己一头一脸,恶臭万分。

    欧阳志远伸手又把他拎了回来,冷声喝道:“我命你今天夜里,连夜离开山南省,否则,我就宰了你。”

    王世强终于知道了欧阳志远的厉害,他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哆嗦着嘴唇道:“谢谢大爷饶了我这条狗命,我一定要连夜离开山南。”

    “快滚!”

    欧阳志远一脚点在他的脊梁上的穴道上,让他这一生,都不能再为恶了。

    王世强连滚带爬的跑下楼梯,消失在夜色之中。

    从此以后,王世强在山南省消失了,没有人再见到过他。

    欧阳志远走下楼,发动帕杰罗,回到黄晓丽的家。

    黄晓丽已经把一帆哄睡,她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美丽的如同一座雕塑,眼里透出一丝让人爱怜的忧郁。

    欧阳志远站在门口,看的呆了。

    黄晓丽的美丽,不同于萧眉的倔强、健壮典雅,她坐在那里,就如同暴雨过后的一株幽兰,在微风中,坚强的摇曳着自己的枝叶,默默的开放,圣洁而柔弱,却带着一种对命运的抗争和执着。

    她对爱情早已心死,八年前,她不顾家庭的强烈反对,义无反顾的只身一人跟着王世强来到傅山,可是,到头来,自己却落得如此的凄惨。

    欧阳志远的到来,唤醒了她内心的强烈渴望,她实在太累了,她多么想,找到一座宽厚的肩膀靠一靠呀,哪怕只靠一会。

    王世强对自己的侮辱和摧残,一帆的眼睛,都让黄晓丽心力交瘁,她多次想到了和女儿一起离开这个丑陋的世界。她甚至已经想好了去死的方案,但每当听到一帆叫妈妈的稚嫩声,她就心如刀绞,如果自己和女儿一起死,这就对女儿不公。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极其的不易,女儿一帆才六岁呀。

    在马路上,是欧阳志远救了自己,如果不是欧阳救了自己,这个世界上,已经失明的一帆,就会成为孤儿,成为没有人疼、没有人爱的孤儿。

    一帆将会永远的见不到妈妈。

    黄晓丽想到这里,内心一阵的抽搐,她仿佛听到看到身穿破衣服,满脸憔悴污垢的一帆一个人,凄惨的在大街摸索着流浪,嘴里哭喊着:妈妈……你在哪里……妈妈,我想你……妈妈。

    黄晓丽的眼泪顺着脸颊无声无息的流下来。

    是志远治好了女儿的眼睛,让自己有了活下去的勇气,是志远在超市里再次救下自己。今天又是志远在自己的女儿面前,让自己免遭侮辱。

    “志远……志远……”

    黄晓丽喃喃的念着志远的名字。

    欧阳志远看着泪流满面的黄晓丽,眼睛湿润了,他感觉,自己要保护好这个柔弱而坚强的女人。

    欧阳志远走过来,轻轻的把黄晓丽拥在自己的怀里。

    “志远……呜呜呜……志远……呜呜。”

    黄晓丽一下子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紧紧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她的身躯剧烈的颤抖着,眼泪再次流下来,这些年所受的委屈和苦难,都随着眼泪狂流而出。

    她把自己的脸颊紧紧地贴在志远的胸前,感受着志远怀抱里的安全和气息,她知道,这个怀抱不属于自己,但她忍受不住找到一个港湾和宽厚怀抱的渴望,她义无反顾的扑进这里,黄晓丽不奢求这个怀抱属于自己,她只希望,在自己困苦的时候,能借一会这个怀抱,让自己靠一会,哪怕只是一会。

    欧阳志远感受着黄晓丽的柔弱颤抖,双臂一紧,使劲的抱住了黄晓丽的娇躯。

    一种久违的温热男子气息,让黄晓丽感到迷醉。黄晓丽也是人,更是女人,一位渴望被男人拥抱的女人,一位受尽千年苦难的女人。她渴望爱和被爱。

    黄晓丽的娇唇,毫不犹豫的亲在欧阳志远的嘴唇上。

    欧阳志远一呆,一股幽香甘甜的滋味,在嘴唇间传来。黄晓丽的吻热烈、奔放、执着、坚韧,就如同她的性格。

    欧阳志远回吻着,他不想什么,他只想给这位受尽苦难的女人一点温暖,一点爱意。

    。

    两人就这样亲吻着、亲吻着,不知道吻了多长时间。

    “妈妈……呜呜……妈妈……爸爸……爸爸……。

    一帆的哭喊声,让两人清醒过来。

    黄晓丽轻轻推开欧阳志远,脸色潮、和红,如同一抹彩霞,转身就要跑向女儿的房间。欧阳志远一笑,指了指她的胸脯。黄晓丽低头一看,顿时羞红了脸,自己的衣服,被欧阳志远掀起来。

    黄晓丽一声嘤咛,脸色更红了,微微颤抖着,把胸衣放下,跑进女儿的房间。

    一帆被噩梦惊醒,脸上挂着泪珠,在哇哇大哭。

    黄晓丽一把搂住自己的女儿,眼泪也跟着流出来。

    “一帆……呜呜……一帆,妈妈在这里……妈妈在这里……。”

    一帆一下子搂住妈妈的脖子。

    “呜呜……妈妈……我要爸爸……要爸爸。”

    一帆哭喊着要爸爸。在她幼小的心灵中,她知道,爸爸能保护好妈妈和自己。

    欧阳志远连忙跑过来,把一帆抱在怀里。

    “呜呜……爸爸,救救妈妈,保护好一帆……”

    小一帆呢喃着,闭着眼,在欧阳志远的怀里,又睡着了。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道:“一帆吓着了。”

    黄晓丽一听,很紧张的道:“要去医院吗?”

    “不用,我有药。”

    欧阳志远拿出一个小瓶,倒出几粒翠绿的药丸,递给黄晓丽道:“你服下去,安神的,缓解紧张的情绪。”

    黄晓丽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高明,自己确实要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她把药丸放进嘴里,用凉开水送了下去。

    欧阳志远又拿了一粒,放进一帆的嘴里,轻轻一拍一帆的后背,药丸滑进肚子里。

    欧阳志远又轻轻的揉捏着一帆身上的穴道,不一会,一帆紧锁的眉头,和不时颤抖的睫毛,慢慢的变得舒展起来。

    “好了,一帆一觉可以睡到天亮了。”

    欧阳志远轻轻的把一帆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黄姐,我给你用药抹抹伤口,明天早晨,你就可以洗澡了。”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真诚而关切的目光,脸色一红,点点头,轻声道:“到我卧室里吧。”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来到卧室,黄晓丽默默地收拾好凌乱的卧室,她抬起绝美的脸颊,一双漆黑的漂亮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眼睛里充满着信任和柔情。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一丝羞涩和红润爬上了她张成熟绝美的脸颊,黄晓丽转过身躯,虽然有点害羞,但她还是抬起胳膊,慢慢的脱掉自己的上衣。

    细腻的后背上和胸前,露着几道醒目的血痕。

    欧阳志远掏出怀里的一个扁形小盒子,拿出消毒液,用棉球给黄晓丽消毒。

    “忍着点,有一点痛。”

    “我能忍受。”

    黄晓丽的一双大眼睛没有闭上,反而看着欧阳志远,眼里包含着炽热的柔情。她知道,自己的一生中,离不开欧阳志远了,但她也知道,欧阳志远是如此的年轻优秀,自己不能给欧阳志远什么压力,自己更不奢望欧阳志远能娶自己,她只要欧阳志远能抽空来看看一帆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轻轻的沾着棉球,擦干她后背的血迹,酒精刚一接触伤口时,黄晓丽细腻的肌肉,颤抖着。

    但看上去很柔弱的黄晓丽,却极其的坚强,她咬紧牙关,没有叫出任何声音。

    欧阳志远知道,黄晓丽是一位极其坚强、爱憎分明的女子。

    消完毒,欧阳志远掏出自己配置的生肌收缩伤口的药液,抹在伤口上。药液刚一沾到伤口,瞬间就渗进伤口里,一种清舒服的感觉,充满着整个后背。

    黄晓丽心里赞叹着,志远的医术真是神奇。

    “黄姐,再给你抹前面。”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黄晓丽胸前的伤口更多,特别是胸口上,被王世强的这个变态,抓破了很多的地方。这些地方如果不消毒,就会感染的。

    一抹红润飞上了黄晓丽的脸颊,她看着欧阳志远,害羞的低下头,迟疑了一会,解开了紫色的挂钩。

    欧阳志远是胸科医生,他见过很多女人的胸脯,但象黄晓丽这种饱满硕大却不变形,没有一点下垂,仍旧向上高翘前挺,带着少女的圆锥型的美丽胸脯,欧阳志远还是第一次见过。

    欧阳志远暗暗的咽了一口唾液,失声道:“黄姐,你真漂亮。”

    黄晓丽脸色微红,嘤咛一声,腿脚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欧阳志远这句话,让黄晓丽的内心很高兴激动,她害怕欧阳志远看不起自己。

    “黄姐,躺倒床上吧。”

    欧阳志远轻声道。

    躺到床上,欧阳志远能更好的涂抹药液。

    黄晓丽点点头,红着脸,躺在床上。

    黄晓丽这一躺到了床上,更加具有强烈的诱惑力,欧阳志远的下面有了反应。

    过去在和病人检查胸部的时候,都有护士在旁边,一般不会有反应的。

    但现在,是欧阳志远一个人,再加上欧阳志远也对黄晓丽产生了一点情义,刚才自己和黄晓丽一阵热吻。

    现在,欧阳志远有反应,是正常的。

    黄晓丽一侧脸,脸色红了,内心狂跳,如同一只小鹿。

    欧阳志远连忙稳下自己的心神,用酒精给黄晓丽消毒。

    这时候,黄晓丽已经觉不到疼痛了,她的内心非常渴望拥有一次自己喜欢的欧阳志远。

    当欧阳志远给黄晓丽的胸脯消毒的时候,黄晓丽的娇唇,禁不止的发出一声嘤咛。

    这一声的嘤咛,让欧阳志远的反映更加强烈,如同导火索一般。

    欧阳志远强忍自己的反应,快速的给黄晓丽消完毒,在她的胸脯上,涂着药液。

    欧阳志远快速的给黄晓丽涂抹完伤口,就想收起东西,但黄晓丽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欧阳志远,又不好意思说。

    王世强在撕扯黄晓丽裙子的时候,用力很猛,黄晓丽的大腿内侧,被这个王八蛋抓破了很多地方,到现在还火辣辣的疼痛。

    “黄姐,下面还有伤口?”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道。

    黄晓丽羞红了脸,红的像苹果一般,难为情的点了点头。

    欧阳志远为了解除黄晓丽的紧张和羞涩,笑着道:“黄姐,我是医生,你不要紧张。我过去在医院的时候,每天给很多病人做胸检的。”

    黄晓丽小声道:“志远,我没有……紧张……。”

    欧阳志远小声道:“黄姐,退掉裙子吧。”

    黄晓丽的声音如同蚊子一般,嘤咛着道:“嗯。”

    黄晓丽转过脸去,不敢看欧阳志远的脸,轻轻的退掉自己的裙子,一双温润白皙修长的漂亮大腿,展现在欧阳志远的眼前。

    欧阳志远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

    欧阳志远内心赞叹道,真漂亮。

    黄晓丽的一双大腿,温润如玉,细腻白皙,晶莹的如同白玉雕刻的一般,紧紧的靠在一起,没有一丝的缝隙。

    他仿佛听到自己的心脏在狂跳,心脏几乎跳出嗓子眼。

    欧阳志远长长的做了一个深呼吸,让自己静下心来,他看到了几道血痕,在向下延伸,伸向大腿内侧。

    “黄姐,把腿分开。”

    欧阳志远的声音有点颤抖,额头上冒出一丝汗滴。

    黄晓丽也感到欧阳志远的颤抖紧张,小声道:“志远,你是医生。”

    欧阳志远顿时苦笑不已,是的,自己是医生。

    黄晓丽说着话,微微分开自己的大腿,欧阳志远看到了黄晓丽大腿内侧有六七道血痕。

    这个王八蛋真变态呀。

    欧阳志远连忙先给黄晓丽消毒,随着棉签的涂抹,欧阳志远的手指难免碰到黄晓丽的大腿内侧的皮肤。

    那种清凉细腻的如同牛奶温玉一般的感觉,让欧阳志远的呼吸几乎窒息。

    而欧阳志远的手指,每一次触到她的大腿内侧的皮肤,黄晓丽的呼吸就变得急促,整个娇躯都在颤抖。

    但欧阳志远知道,现在应该是快刀斩乱麻的时候。

    欧阳志远快速的给黄晓丽消毒,延伸到内衣里面的伤口,欧阳志远只能凭借接感觉,把棉棒伸进去。

    黄晓丽只觉得一股电流,几乎击散了自己的灵魂,全身麻酥。

    黄晓丽已经好几年,没有被爱过了,她是一个女人,更是一个正常年轻的女人,她也有需求,她也需要被爱滋

    欧阳志远放下手中的东西,紧紧地搂住黄晓丽。

    “喔,志远……快……志远……爱我……爱我……志远……。”

    ……………………………………………………………………………………………………………………………………………………

    欧阳志远知道,黄晓丽多年的压抑痛苦,已经彻底的消失,一个全新的黄晓丽,将出现在明天。

    欧阳志远伸手拿过来自己的衣服,掏出那瓶具有养颜功效的神奇药液,喝了一口,混合着自己的内息,渡入黄晓丽的口中。

    正在晕迷的黄晓丽,感觉到一股甘甜幽香温热的液体,在欧阳志远的嘴唇中,渡到自己嘴里。黄晓丽慢慢的咽下。她感觉到,这种甘甜随着那种温润的炽热,流到了自己的骨骼、内脏和四肢脸部。

    全身刹那间,就如同沐浴了春风一般,说不出的舒泰,全身的疲倦,消失的无影无踪,变得神采奕奕,仿佛自己增添了无穷的生命火力。

    黄晓丽睁开眼,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小声道:“那是什么?”

    欧阳志远轻轻的动了一下,黄晓丽脸色潮红,两腿用力夹住欧阳志远的生命道:“不要动。”

    “我要给你一张不老的容颜,丽儿,你想信吗?”

    黄晓丽听到欧阳志远的一声丽儿,叫得自己内心温暖至极,鼻子一酸,热泪流出来了。

    欧阳志远伸出手,擦去黄晓丽脸颊上的泪水,微笑道:“丽儿,不相信吗?”

    黄晓丽见过欧阳志远神奇的医术,她知道,神秘的中医,有很多奇迹。

    “志远,我相信。”

    黄晓丽亲了一下欧阳志远深邃的眼睛。

    “志远,谢谢你给了我无穷的快乐,谢谢你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谢谢你救了一帆,谢谢你给了我一切。志远,我不求你什么,只求你抽时间来看看一帆就可以了。”

    黄晓丽呢喃着,再次亲吻了欧阳志远的鼻子、眼睛、嘴唇。

    黄晓丽的意思,就是不要欧阳志远答应自己什么。

    欧阳志远内心生出一丝内歉。是的,自己给不了黄晓丽什么。自己只能娶萧眉。

    “丽儿,我会经常来看你的。”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墙上的表,小声道:“丽儿,我一会出去有事,今天夜里不能陪你了。”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抚摸着欧阳志远的脸庞,小声道:“小猫咪,去吧。”

    欧阳志远快速的走进洗澡间,简单的洗了个澡,穿好衣服。

    “志远,注意安全。”

    黄晓丽知道,自己从此多了一份甜蜜的牵挂。

    欧阳志远拍了拍黄晓丽光洁的后背,又亲了一下她的娇唇,小声道:“晚安,丽儿。”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走出去的背影,她感觉到自己今天如同在梦里一般。

    志远,我爱你。

    黄晓丽喃喃的道。

    再说韩月瑶看到欧阳志远冲下楼去,连忙喊道:“欧阳哥哥,你干么去?”

    但欧阳志远的越野早就冲了了出去。

    “死欧阳!坏蛋欧阳,丢下我一个人,再见到你,我非咬死你不可。”

    韩月瑶跺着小蛮脚,狠狠的叫着。

    小丫头带着对欧阳志远无比的恼怒和愤恨,咬牙切齿的把那盘子辣子鸡全部干掉。外面的冯小鱼看到欧阳志远冲了出来,开车狂奔而去,只留下韩月瑶一个人,冯小鱼笑了。

    嘿嘿,有机会了。

    冯小鱼的狗头军师王天虎在冯小鱼的耳边说着,冯小鱼嘿嘿笑着点着头。

    韩月瑶吃过饭,刚走出饭店,就看到五六个穿着穿着五颜六色的小痞子们,嘻嘻哈哈的走了过来。

    “小妹妹,长的不错,过来让哥哥摸一下。”

    “啧啧,你那对**长的真大,哥我要吃一口。”

    “呵呵,小妹妹,陪哥哥我玩一会,保证让你爽的大喊大叫,飞上天去。”

    几个小痞子淫笑着,慢慢的把韩月瑶围在中间,其中一个小痞子,用手做着下流的手势,眼睛盯着韩月瑶的胸部流口水。

    韩月瑶是谁?她平时就是个惹祸、惟恐天下不乱的小蛮女,自己又会武功,就喜欢暴力打人,现在一看这五六个小痞子对自己说下流话,又做下流动作,小丫头正在生欧阳志远的气,没有地方发泄,现在终于找到了出气的地方。

    小丫头二话没说,飞起一脚,就踹到了那个做下流动作的小痞子裆部。

    “啊!”

    那个小痞子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身子被踢得弯成一个大虾,疼得呲牙咧嘴。

    韩月瑶顺势一个勾拳,打在他的下巴。

    “嗷!”

    小痞子惨叫着飞了出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