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快救救妈妈

    第一百三十七章快救救妈妈

    所有吸食毒品的人,心里都有点扭曲,当他们毒瘾发作的时候,更是六亲不认。王世强今天的目的,就是卖了女儿,弄到钱买毒品。

    当黄晓丽带着女儿来到宿舍楼的时候,王世强就跟在十米开外。黄晓丽虽然不是什么官迷,但自己能担任副县长,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她光顾着和女儿说话,根本没有注意到王世强这个饿狼。

    后面的王世强看到了人贩子的面包车,就停在宿舍楼不远处。

    黄晓丽家在二楼,一帆刚进楼道的时候,王世强就快步赶过来。但小孩子的腿快,一帆蹦蹦跳跳的就拐过了楼梯,跑在了前面,王世强怕黄晓丽发现,没敢靠的太近。

    一帆早就跑到自己的家门旁,等待着妈妈来开门。

    “妈妈,快点儿,一会开门我要先进去,我要象歌里唱那样,给妈妈搬好板凳,倒好一杯茶。”

    一帆小丫头一边叫着妈妈,一边快乐的唱着歌。

    “呵呵,乖女儿,妈妈来了,一帆。”

    黄晓丽快步走过来,拿出了钥匙,去开门。

    王世强在后面冲了过来。但就在这时,从三楼下来了一位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王世强连忙放慢脚步,装着上楼的样子。中年男人没有看王世强一眼,走下楼去。

    黄晓丽打开了房门,一帆蹦蹦跳跳的跑进屋里。

    王世强一看到在外面抢不到一帆,猛地冲了过来,一下把黄晓丽推进门里,呯的一声关上房门。

    黄晓丽刚打开房门,就觉着一个人影对着自己冲了过来,还没等黄晓丽反应过来,一股大力就把她推进门里,房门呯的一声关上。

    “嘿嘿嘿……”

    一声让黄晓丽毛骨悚然的冷笑在身后响起。

    黄晓丽一听到这个恶魔一般的声音,全身猛然一颤,心脏骤然强烈的收缩。

    “嘿嘿,黄晓丽,老子没钱了,我要一万块钱。”

    王世强狞笑着看着黄晓丽,嘿嘿的冷笑着。

    “王世强,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这里是我的家,你立刻出去。”

    黄晓丽知道,自己大意了,王世强进来,绝对没有好意。

    “嘿嘿,你说和老子没有关系就没有关系了?黄晓丽,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在一起日了好几年,你不会忘了,被我弄得嗷嗷叫和床时候的舒服劲吧,你真绝情。”

    王世强的眼里闪烁着**的目光,不住的瞄向黄晓丽由于愤怒而剧烈起伏的饱满胸脯,流着口水。

    “你……你无耻……卑鄙。”

    黄晓丽满脸透红的骂着王世强,被气的全身哆嗦,泪水夺眶而出。

    一个人原来极其的阳光,温文雅尔,在吸食了毒品后,怎么会变的这样卑鄙无耻下贱?

    “贱货,立刻给我一万块钱,否则……。”

    一帆给妈妈倒好水,一只小手拎着一个小塑料板凳,另一只手端着一杯水,高高兴兴的从厨房里出来,叫道:“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快坐下,请喝一杯茶,让我亲亲你吧,让我亲亲你吧,”

    “嘿嘿,小丫头的眼睛好了,能卖个好价钱,快给我一万,不,两万块钱,否则,我就把小丫头抱走。”

    王世强狞笑着,扑了了过来。

    “王世强,你不能惹我的女儿!”

    黄晓丽一看王世强扑向自己的女儿,不由得一声尖叫,扑向王世强。

    正在唱着歌的一帆猛然看到脸色狰狞的王世强扑了过来,吓得叫声叫道:“你是坏人……大坏蛋。”

    王世强一把抱住一帆,狞笑着道:“嘿嘿,老子就是坏人,老子要钱,老子要卖了你。”

    “哇哇哇!”

    一帆看到王世强,吓得大哭起来,小手里的那杯水,一下子泼到了王世强的脸上。

    “啊!”

    这可是一帆刚倒的开水,外面的杯子不热,但水却很热,开水烫的王世强满脸发麻,钻心一般的疼痛。

    “你个小贱人,老子打死你。”

    丧尽天良的王世强一巴掌打在一帆的脸上,把一帆打出好几米远。

    “哇……妈妈……妈妈。”

    黄晓丽一看王世强打了自己的女儿,顿时疼得要命,大声叫道:“不许伤害我的女儿!”抬手狠狠的抓向王世强。

    强烈的母爱让黄晓丽拼了命。

    王世强的脸上顿时多出了几道血痕,火辣辣的剧痛,污血流了下来。

    “啊,你个贱人娘们,竟然敢打老子,老子打死你。”

    王世强变的如同恶魔一般,狠狠的殴打着黄晓丽,厮打中,黄晓丽的上衣被黄世强扯开,露出了紫色的内衣和雪白饱满的胸脯。

    王世强的眼里露出淫邪的目光。王世强没有钱,他已经很长时间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了。

    王世强一声狞笑,如同恶狼一般的扑了上来。

    “嘿嘿,黄晓丽,老子很久没有开荤了,都不知道女人是什么味道了,今天老子要解解馋。”

    王世强一把死死地搂住黄晓丽,一下子把黄晓丽的衣服撕开。

    “王世强,你是畜生,自己的亲生女儿就在你面前。”

    黄晓丽拼命的反抗着,厮打着。

    “嘿嘿,是你绝情不要我了,亲生的女儿怎么啦?老子就要在她面前干你,让她知道,谁才是她爸爸,老子玩完你,一会就把小贱人卖掉。”

    王世强狠狠的把黄晓丽按倒在地,一双魔爪死命的揉搓着韩黄晓丽圣洁的胸脯。

    一帆吓得哇哇大哭,踉跄的扑过来,用手里的小板凳,使劲的打着王世强。

    王世强被一帆的哭声闹的心烦,一把推倒小一帆,抱起黄晓丽,冲进卧室,一脚蹬死门,把黄晓丽扔到床上,快速的脱掉自己的上衣,然后嗷嗷叫着扑了过来,把黄晓丽压在自己的身下,魔爪伸向黄晓丽的裙子。

    欧阳志远和韩月瑶开着车,来到风景秀丽的傅山水库旁一家很著名的辣子炒鸡店。

    韩月瑶吵着要吃鸡,欧阳志远就带着她来到了这里。

    “欧阳哥哥,我爷爷明天就回台湾了,这里我没有什么亲人,我就天天跟着你了,和你一块吃,一块住,一块睡。”

    小丫头挎着欧阳志远的胳膊,说话没有遮拦,走向一间能看傅山水库夕阳的雅座。

    随着两人的走动,虽然隔着衣服,但月瑶那饱满的少女温热坚挺,还能从衣服里感觉出来,摩擦着欧阳志远的胳膊。

    欧阳志远知道,考验自己革命意志的时刻又要来了。

    这小丫头就喜欢抱着自己的胳膊,欧阳志远虽然能享受着少女的幽香和饱满坚挺,但这个小丫头,可只能看不能惹,自己是个正常的男人,有时只是在心里想一下,但不能付诸于行动。如果自己有什么不轨行为,韩建国还不杀了自己?再说,自己有了眉儿,别的女人,只能做朋友了。

    欧阳志远是人,不是神,他有时也是心猿意马,但他却能在关键的时候,控制住自己。

    欧阳志远一听小丫头要和自己一块吃,一块住和一块睡,吓得差一点晕过去。

    韩月瑶青春靓丽,是一位绝色的美少女,活力四射,清纯可爱,如果自己和她经常在一起,说不定就有可能擦枪走火,自己可不能对不起眉儿。

    “月瑶,你还是住清泉酒店吧,那里可是四星级大酒店,比我的宿舍要强多了。”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

    “哼,酒店里全是一脸僵硬媚笑的保安和服务员,我看着恶心死了,一点没有家的味道,对了,我的房间已经布置好了,一会吃完饭,我们回家看看。”

    韩月瑶兴奋的摇晃着欧阳志远的胳膊。那饱满的少女胸脯,却把欧阳志远的冷汗给摇出来了。

    “你的房间?在哪里?”

    一种不好的预兆在欧阳志远的心里升起。

    “嘻嘻,我的房间,就在你的宿舍里。这两天我让人装修了一下,我的房间就在你的房间隔壁,你要随时的保护我,我爷爷可把我交给你了,你要对我负责。”

    韩月瑶狡黠的眨着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

    “什么?你装修了我的宿舍?你不会把宿舍弄成皇宫吧。”

    欧阳志远彻底的无语了。

    “嘻嘻,你的房子是三室一厅,装修没花多少钱,我是按照台湾风情设计的,我的房间和我在台湾的房间,一模一样,你的房间,我也装修了一下,咱们吃过饭,回去看看,以后,白天你上班,我就住清泉大酒店,晚上你回来,我也回来住。”

    小丫头一脸的陶醉和兴奋。

    欧阳志远的头终于大了起来。

    欧阳志远点了几个小菜和一盆本地辣子鸡炖野蘑菇。

    “月瑶,你爷爷有几个干儿子?他们都在台湾吗?”

    欧阳志远问道。

    月瑶要了瓶茅台,给欧阳志远倒满一杯,也给自己倒满一杯。

    “我爷爷有四个干儿子,只有我四叔王浩海和他的儿子王朝阳在台湾,掌管台湾的公司。大叔刘钟书和他的儿子刘志鹏掌管香港的公司。二叔耿朝晖掌管韩国的公司,三叔李广天在新加坡。”

    韩月瑶道。

    欧阳志远很是担心韩老先生的安危。在龙海市,那个杀手,就是想置韩老先生于死地。韩老先生的身边,一定有内奸,杀手竟然知道,韩老先生身边那一会没有保镖。这样看来,确实有人想除掉韩老先生。

    如果韩老先生遇害,谁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这上千亿的财产,将落到谁的头上?月瑶的处境是不是也很危险?敌人肯定会斩草除根的。

    看来,韩月瑶住到自己的宿舍,还是有必要的。

    天堂夜总会老伴冯卫东的儿子冯小鱼,自从他决定要追韩月瑶,他一直在暗中观察韩月瑶的行踪。

    冯小鱼决定尽快找机会认识韩月瑶。

    他坐在父亲给自己买的一辆新越野——路霸,看着韩月瑶从自己的保时捷上下来,挎着欧阳志远的胳膊,走进了炒鸡店。

    冯小鱼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眼里在冒火,一股浓烈的杀意在眼里烈烈燃烧。

    妈隔壁,老子看中的女人,你也敢抢?老子找人做了你。

    冯小鱼的手下王天虎看着自己的主子眼里在喷火,嘿嘿的冷笑着道:“少爷,找人把他咔嚓了。”

    冯小鱼点点头道:“一定要做干净一点。”

    王天虎诡异的笑着道:“少爷放在心,咱们又不是第一次做,保证干净利索。”

    服务员把菜都上齐了。

    “欧阳哥哥,你要是不想在县政府干,干脆,跟我爷爷干吧,我让爷爷给你个副董事长干。”

    韩月瑶笑嘻嘻的道。

    欧阳志远道:“我可不会经商。”

    “不会经商,让我爷爷教你。”

    韩月瑶夹了一块鸡,放到欧阳志远的小盘子里。

    “不错,口味很好。”

    欧阳志远把那块鸡肉放进自己的嘴里。

    “你也吃,月瑶。”

    欧阳志远用公筷给月瑶夹了块鸡大腿。

    韩月瑶没等欧阳志远把鸡腿放在她面前的小盘子里,就把红润的小嘴伸过来,吹着热气,把那块鸡肉含在嘴里。

    “呵呵,小馋猫。”

    欧阳志远笑着道。

    韩月瑶笑嘻嘻的道:“我就是小馋猫,我还想要。”

    欧阳志远一听这话,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又夹了一块肌肉,放进了韩月瑶的小嘴里。

    “欧阳哥哥,你天天这样喂我吃东西好不好。”

    韩月瑶乌黑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还没有说话,自己的电话就响了。欧阳志远一看是黄晓丽家的座机号码。

    他按下接听键。

    “爸……爸,爸爸,快来,坏人欺负我妈妈……呜呜呜……爸爸。”

    电话里传来一帆的哭喊声。

    欧阳志远一听是一帆哭泣的声音,心脏骤然收缩起来,一帆在家里打电话,难道有人跑到家里欺负黄晓丽不成?

    一股凌厉的杀意在欧阳志远身上狂涌而出。不论谁欺负自己的亲人,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他。

    欧阳志远立刻关上电话,身形如同一道电芒,射了出去。

    “欧阳哥哥,谁的电话?你干嘛去?”

    情况紧急,欧阳志远根本来不及和月瑶解释,身形早已消失在楼梯口,帕杰罗发出强劲的轰鸣,利箭一般的射了出去。

    炒鸡店和党校宿舍都的在傅山水库附近,距离不是太远,不一会,欧阳志远的帕杰罗就开到了黄晓丽的楼下。

    欧阳志远心急如焚,身形如同电芒一般上了楼梯。刚到门口,欧阳志远的耳朵极其灵敏,就听到一帆无助的哭喊声。

    欧阳志远听声音,一帆距离房门很远,他毫不犹疑的一脚揣在房门上。

    “轰!”

    一声闷响,房门的锁被欧阳志远踹来。欧阳志远一看到一帆的额头上血迹斑斑,满脸泪痕,正趴在一间卧室前,哇哇大哭。

    欧阳志远心疼的差点吐血。

    “爸爸……呜呜……爸爸,快救妈妈。”

    一帆哭喊着扑到欧阳志远的怀里。

    欧阳志远听到卧室内,有厮打的声音和黄晓丽的怒斥声。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抱起一帆,一脚揣在房门上。

    房门轰的一声被踹开。

    只见一个光着上半截身子的男人,正趴在黄晓丽的身上,疯狂的撕扯着黄晓丽的裙子。黄晓丽一边怒斥着那个男人,一边死命的反抗着。

    欧阳志远用手遮住一帆的眼睛,一脚踢在那个男人的后背。

    “啊!”男人一声惨叫,咕噜一声滚在旁边。

    欧阳志远一看,正是上次在佳佳超市骚扰黄晓丽的王世强。

    真是危险至极,欧阳志远再晚来一会,黄晓丽一定会受到侮辱,她的裙子已经被这个畜生撕扯下来了。

    欧阳志远的眼里杀机大盛,脸色变得极其可怕,黄晓丽虽然不是自己的女人,但确是自己的朋友,更是女儿一帆的妈妈。

    欧阳志远的眼睛猛然射出凌厉的杀气,转过身来,不让一帆看到,一脚踩在王世强的胳膊上。

    “咔嚓!”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断裂声传来。

    “啊!”

    王世强一声惨叫,直接晕了过去。

    “志远!”

    黄晓丽在极端恐惧中,忘记了自己还赤和、裸着胸脯,一下子扑到欧阳志远的怀里。

    “呜呜……志远……志远……。”

    黄晓丽吓坏了,雪白的娇躯剧烈的颤抖着,汗水和血水,在身上流淌着。

    王世强已经变态了,黄晓丽身上被他抓破很多地方

    “妈妈……妈妈……不哭……坚强……爸爸把坏人打趴下了……呜呜呜……爸爸真棒……呜呜。”

    一帆哭喊着,安慰着妈妈。

    欧阳志远伸手按在黄晓丽的后背,一股热流从欧阳志远的掌心,流进黄晓丽的后心,让黄晓丽从惊恐中清醒过来。

    这几年黄晓丽过的太苦太苦,不时的受到王世强这个恶魔的折磨骚扰,她多么想靠在一个宽厚的肩膀休息一下呀。

    黄晓丽趴在欧阳志远的怀里,感受着那种久违的温暖和安全,她不想起来,她要靠在这让自己感到极其安全的怀抱里,多休息一下。

    欧阳志远伸出手,轻轻的拍着黄晓丽雪白细腻的后背,另一只手抱着一帆,三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站着,站着。

    一帆由于受到很大的惊吓,竟然趴在欧阳志远的怀里,睡着了。但两只小胳膊,死死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就是睡着了,也没有松开。

    黄晓丽依依不舍的在志远的怀里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看着欧阳志远,轻声道:“谢谢你,志远。

    欧阳志远轻轻拍了拍黄晓丽的后背道:“黄姐,换好衣服,不要洗澡,免得感染,我回来给你消毒。”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那双真诚的眼睛,心里暖暖的,感动至极。欧阳志远已经三次救了自己的命了,自己的命是志远的。

    黄晓丽站起身来,脸色微红,她知道,自己这辈子早已没有亲人了,以后,欧阳志远就是自己的亲人。

    几乎赤和、裸着身子的黄晓丽,没有丝毫害羞的站在欧阳志远面前,快速的换好衣服。

    欧阳志远从来没见过少妇的娇躯,现在,黄晓丽就在自己的面前换好衣服,欧阳志远的眼睛里,没有任何的情和欲,有的就是疼惜和爱怜。

    欧阳志远轻轻一揉一帆的两只小胳膊,把一帆放在黄晓丽的怀里。

    “我给你报仇。”

    欧阳志远一脚点醒王世强。剧烈的疼痛让王世强张嘴就喊,但欧阳志远一指点在他的喉咙上,王世强顿时发不出来声音。

    王世强一看,踩断自己胳膊的人竟然是上次在佳佳超市殴打自己的那个男人,王世强吓得差一点晕了过去。

    欧阳志远最恨的就是有人欺负自己的家人和朋友,欧阳志远嘿嘿冷笑着,一脚揣在王世强的气海穴上,破了他的元气,让他永远的做不成男人。

    欧阳志远拎起王世强的后腿,走出黄晓丽的家。

    “志远,不要杀他。”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杀了他,我嫌脏了我的手。”

    欧阳志远一下子把王世强扔进后备箱里,发动帕杰罗,开了出去。

    他把王世强扯到一座十几层高的一座烂尾楼的楼顶,阴森森的看着王世强,冷酷的一字一句的道:“王世强,你记住,黄晓丽是我的女人,你要为今天所做的事付出代价的。”

    欧阳志远说完话,一指头戳在王世强的胸口。

    王世强以为,欧阳志远要把自己从楼上丢下去,吓得这家伙屁滚尿流,但是欧阳志远并没有这样做,而是说黄晓丽是他的女人。

    王世强虽然很害怕,但一听说黄晓丽是欧阳志远的女人,这家伙不禁醋意大发,而且心里暗笑,你个王八蛋,黄晓丽是自己玩完的女人,你竟然还要,我呸。

    他刚想到这里,就被欧阳志远在胸口上狠狠地戳了一指。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