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从窗户进来

    第一百三十三章从窗户进来

    “再建设一个新的工业园,资金哪里来?老工业园怎么办?是不是重复建设?浪费资源?老工业园的建设,可是花费了两个多亿。”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

    “老工业园根本花费不了两个多亿,但账面上却又2。5亿,这里面存在很大的漏洞,我来傅山的时候,工业园早已建好,已经使用了,可惜的是,规划太小,恒丰集团电子中心的大型厂房,竟然没有地方建设,后面的红太阳集团的果饮厂房和绿蔬集团的蔬菜深加工厂房的选址,都很头痛。”

    何振南道。

    欧阳志远看着老工业园死气沉沉,只有几盏路灯,在夜色中,闪烁不停。

    “如果你提出建设新工业园,一定会遭到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反对,市长郭文画更是绝对不会同意。”

    欧阳志远一脸深意的看着何振南,他仿佛看出何振南背后的玄机。

    傅山县这个工业园,是上一任县长王广忠的政绩,是王广忠亲自指挥建设起来的,当时,赵丰年还不是常务副县长,而是主管工业的副县长,城建局局长是郑俊熙。

    主管工业的赵丰年,就是这个工业园的建设者。

    花费了2。5亿的资金建设了一个不合格的工业园,现在看来,是一个极大的失误,如果里面存在贪污,赵丰年和上任县长,现在任运河县委书记的王广忠,现任城建局长郑俊熙,都脱不了关系。

    欧阳志远的眼睛一亮,终于明白了何振南的目的。何振南要反击了,他要借助台湾恒丰集团、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投资建厂的契机,发动对赵丰年集团的强劲攻击。

    这个攻击,是一击必杀的。

    如果这三家签约以后,在工业园内却找不到建设厂房的地方,而何振南建设新工业园的报告递到市委市政府和省委省政府以后,就会引起上面领导的注意和追查。

    现在,全国都把招商引资作为一项重点的工作来抓,都放在首位。商家已经招来了,却没有地方投资,而明明又有个工业园,却不能用,哈哈,上面一定会震怒的。如果再让媒体搀和进来,原来的工业园就会成为一个笑柄,上面一定会追查到底。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你的报告已经递上去了?”

    何振南点点头道:“当恒丰集团透露出要投资20个亿建立电子工业基地的时候,那个报告就递上去了。”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何振南没有隐瞒欧阳志远。

    “呵呵,看来,我还要多引来几家投资商,来投资建厂,恒丰集团要建个电子工业基地,天信药业和清灵药业,还有和我合作的几家医药集团,为什么不能建设一个中成药生产工业基地?我们有的是药材资源,加上我的药方、他们的先进管理,还有我们无任何污染的环境,哈哈,这一切都可以操作起来。”

    欧阳志远微笑道。

    何振南一听,内心不由得狂喜起来,如果再有几家制药企业来投资建厂,哈哈,老工业园的缺点,就会更加显露出来。

    “志远,你重新写一个报告,要详细的列出老工业远的弊端,和建设新工业园的紧迫性,在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签约之前,递给常务副市长马市长,我负责把报告给周书记和省委省政府。”

    何振南笑了,他知道,这个自己酝酿了很久的计划,就要实施了。赵丰年想联合江宗武打压自己,赵丰年,你还是想一想,你在建设工业园之时,贪污多少钱吧。人民的血汗钱,绝不能让你们这些蛀虫随意挥霍贪污。

    两人在开发区的工业园谈论了很久,每一个环节都在反复的磋商。

    当两人离开工业园的时候,何振南给了欧阳志远一张傅山县新城最早的城市规划图,图上有一个地方被何振南专门做了一个标记。

    这个标记的地方,竟然是一个小街心公园和公共廁所,欧阳志远看了一会,不由得大吃一惊。

    看着何振南远去的轿车背影,欧阳志远拿着规划图,走进帕杰罗车内。

    那个地方自己去了多次,怎么会没有见到街心公园和公共廁所?那个地方现在是什么?

    欧阳志远猛然想起,自己和黄晓丽带着一帆在那个地方买过东西,而且还和四十几个小痞子狂战的情景。

    哈哈,佳佳超市!郑晓水的佳佳超市。

    那么说,城建局局长郑俊熙的儿子郑晓水的佳佳超市是个违章建筑?我靠,四层楼的违章建筑。

    好呀,郑俊熙,你身为城建局长,明知道自己的儿子建设的佳佳超市,是违章建筑,竟然不管不问,嘿嘿,好呀,你个王八蛋不是教唆县委书记的儿子王世超侵犯韩月瑶,借机让崔德成抓我吗?嘿嘿,不知道你在公安局里出来没有?你的佳佳超市完蛋了,你的老子也不会干净的。

    欧阳志远正愁着工业园没有突破口,嘿嘿,找到城建局长郑俊熙的毛病,从郑俊熙下手,哈哈,当年建设工业园,郑俊熙肯定参与了贪污。

    看来,何振南早就在运作了这件事。

    欧阳志远仔细的考虑着下面的行动。一切都等待和红太阳集团签约后再说。

    欧阳志远看着表,快十一点了,今天到什么地方休息?欧阳志远的脑海里现出眉儿在晚宴上端庄典雅的漂亮形象来。

    呵呵,小丫头,今天一定要狠狠的惩罚你,竟然不告诉我,你是天信药业的总裁,嘿嘿……。想到这么大的一个药业集团的总裁,要被自己搂在怀里亲热,欧阳志远就有种强烈的自豪感。

    欧阳志远把车停在清泉大酒店前面,他不敢走正门,怕被别人看到。眉儿不想在众人面前暴露两人的关系,欧阳志远只好转到大楼的后面。

    眉儿住在三楼的208房间,欧阳志远看着208号房间的灯光还亮着,眉儿一定还没有休息。欧阳志远坏笑着,顺着一根管子,如同狸猫一般,快速的爬了上去。

    欧阳志远爬到阳台,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自己的眉儿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正走向浴室。

    呵呵,小丫头要去洗澡。啊呀,一起洗吧。

    欧阳志远等到萧眉进了浴室,猛一用力,两根防盗的不锈钢钢筋已经弯曲。欧阳志远一声坏笑,钻了进来,又把钢筋恢复原位。

    欧阳志远快速的脱掉衣服,一推门,朦胧的雾气之中,一个白皙绝美的娇躯,在水龙头下晃动着。

    欧阳志远的呼吸一滞,一个虎扑,把那个娇嫩的娇躯抱在怀里。

    萧眉在晚宴会上,没有公开自己和欧阳志远的关系。如果在宴会上公开两人的关系,萧眉怕影响欧阳志远的仕途。如果人们都知道欧阳志远是自己的男朋友,欧阳志远就不好再插手傅山中药厂的事情。

    萧眉还要欧阳志远帮助自己,把傅山中药厂改造好。

    萧眉在自己房间里的办公室,一直工作到十一点多,手下的几名经理才离开。天已经不早了,那个小坏蛋,跑到哪里去了?竟然不来找自己?自己隐瞒身份,小坏蛋生气了?

    萧眉换好浴袍,走进了浴室。

    她把白皙的娇躯,放松在温热的淋浴器下面,温热的热水顺着头发,把自己围在中间,全身舒服极了。

    萧眉看着镜子中自己绝美的身子,特别是自己那双饱满高翘的如同少女一般的乳和房,让自己非常的骄傲。

    小坏蛋志远就喜欢握着它,不停地揉搓,还含在嘴里。呵呵,男人都是喜欢这样吗?自己在一本书里,曾经看到过这方面的书,说男人都有一种迷恋胸部的情绪,说什么是依恋母亲的一种潜意识的恋母情绪。

    萧眉忍不住微微闭上眼,伸出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胸部。

    没有感觉呀?怎么会没有小坏蛋抚摸的那种震撼中麻酥的颤抖?萧眉羞红了脸,目光顺着晶莹的水珠向下看着,看到了那抹漆黑的茂密、森林。

    萧眉的娇躯不仅一颤,腿脚一软,身形差一点倒了下去。

    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了,一个人影猛然的扑了过来,一把抱住自己。

    萧眉只吓得魂飞魄散,张嘴就喊,拼命的挣扎,但嘴唇一下子被对方的嘴唇封住。

    双手一下子握住了自己的胸脯。一股自己极其熟悉的气息,传进了自己的鼻端。

    小坏蛋来了。

    萧眉本来极其僵硬的娇躯一软,一下子瘫软在欧阳志远的怀里。

    “呜呜……小坏蛋……你怎么进来的?”

    “呜呜呜……轻点,小马驹!”

    酒店的沙发床差一点让两人弄翻。

    不知道过了多久,欧阳志远看着眉儿娇媚调皮的眼神,一捏她的小鼻子道:“眉儿,你们什么时候,进驻中药厂?”

    眉儿调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慵懒的道:“你们县政府太贪婪,我接受了2000名工人,赵丰年却让我们连中药厂的债务都一起接收过来,你知道中药厂有多少债务吗?”

    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原来定下来的谈判协议,原来中药厂的债务,不要天信药业承担的,怎么?县政府又改变了主意?自己怎么会不知道?

    “我知道,有八千万的债务,中药厂早已资不抵债了。”

    欧阳志远回答道。

    眉儿看着欧阳志远道:“如果谈判不成功,我就投资建新厂子,你们那个破中药厂,赵丰年以为是肥肉,可是,在就被他们掏空了,中药厂的每一个原来的领导,我们都暗中调查完了,除了几个底层干部之外,上面的干部,每人都有好几套房子,富的流油,可怜工人们,都已经断粮了,如果你们县政府,不让我承担过去的债务,我把中药厂接过来,立刻就补齐工人们的工资,并让他们分批次的到山南南州的制药总厂参观学习,他们的所有子女,都能进厂工作。”

    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下,沉声道:“我知道赵丰年为什么要加进那一条了。”

    “为什么?

    眉儿用白皙的胳膊支起来自己的娇躯,两个雪白饱满的胸部,在欧阳志远眼前颤动着。

    “中药厂里的干部,肯定有赵丰年的人,而且中药厂八千万的债务里面,绝对有猫腻,贪污绝对是避免不了的。因此,赵丰年是想阻止你兼并中药厂,但天信药业兼并傅山中药厂,是市委市政府同意点头的,赵丰年肯定不敢当面阻止你,所以,他就想通过把过去的债务,加在你们天信药业的头上,而你们肯定不会愿意的。只要谈判破裂,你们不兼并中药厂,里面的贪污事件就不会暴露出来。”

    欧阳志远一边说话,一下攥住了眉儿的山峰,轻轻的揉动着。

    “小坏蛋,放手,谈正事。”

    眉儿娇嗔的瞪了欧阳志远一眼。

    欧阳志远坏笑道:“呵呵,都是正经事,我们继续。”

    眉儿的呼吸已经变得急促起来,脸色开始潮红。

    “我明天把情况报告给马市长,请他定夺这件事。”

    欧阳志远轻轻的亲了一下眉儿道:“眉儿,你所认识的药业集团里,有没有要扩大再生产的,能不能邀请他们来傅山建厂投资。”

    “小坏蛋,南康药业和平安药业都急需扩大生产,你们傅山的水质就符合他们的需求,我正想给你说这件事,但我看过你们的那个开发区工业园,根本不成规模,人家来了,肯定不满意,更不会在这里投资。”

    “南康和平安,这两个药业集团的规模不小呀。”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暗喜不已。

    “眉儿,我们县政府想建立一个新的上规模的工业园,里面设置几个大型区域,其中就有电子工业中心和制药工业中心,目前,已经有几个大型药业对我们傅山的药材和水质,都感兴趣。”

    欧阳志远道。

    “制药工业中心?”

    “对,这个区域,将对外进行药厂招商,以傅山县药材批发市场为依托,形成一种制药产业链,形成规模后,各地的药商客人,就会云集傅山,带动傅山的旅游产业。”

    欧阳志远对新工业园有着很强的信心。

    “你这个想法不错,如果县政府给的优惠政策很好,加上这里距离药材批发市场近、工人的成本低,水质和空气的清洁度达到要求,会有很多的制药商感兴趣的。”

    两人就制药行业谈论了好久,不知觉中相拥着睡着了。

    第二天的上午,欧阳志远专门向县长何振南询问了关于傅山药厂过去的债务问题。

    何振南皱着眉头道:“傅山中药厂的八千万债务,原来的意思是挂账,但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偏要拿到常委会议上表决,结果,常委会上票数过半,支持把债务放在天信药业身上,这才把这一条加到和天信药业谈判的协约里。”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天信药业的钱再多,人家不会上来就要背债务,我看,天信药业进驻中药厂的事情要黄。”

    何振南道:“我已经把情况向常务副市长马市长和市委书记周书记反映了,看看市委市政府能帮助解决么。”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赵丰年这招很毒,他有两个目的,第一个就是阻止天信药业进驻中药厂,防止查出中药厂的贪污**问题。第二个目的就更加危险,天信药业进驻中药厂,给工人带来了很大的希望,如果天信药业突然宣布终止进入中药厂,工人的希望破灭,很有可能会引起突发事件,再次冲击县政府,如果有的工人做出什么过激的行动,按照问责制,直接责任人就是你,他们很有可能立刻就会对你发难。”

    欧阳志远这几句话,让何振南吓了一跳。

    第一条自己想到了,但赵丰年的第二个目的,何振南没有想到,经过欧阳志远这一分析提醒,让何振南出了一身的冷汗。

    赵丰年真是老奸巨猾,歹毒至极。竟然再次布了一个局,让自己钻。

    “何县长,那八千万的债务,主要是中药厂欠银行贷款的钱,这八千万,天信药业肯定不会接受,你一定要市委市政府想办法免除,才能化解危机,现在,咱们要防止赵丰年他们突然散布天信药业撤出中药厂的假消息。如果他们散布假消息,就等于热油锅里撒了一瓢水,整个傅山中药厂立刻就会炸锅。”

    何振南知道事情危机,和天信药业的谈判可以拖两天,但是如果有人突然散步谣言,绝望中的工人,说不定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如果再有什么突发事件的发生,江宗武和赵丰年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现在县委书记王凤杰已经和赵丰年、江宗武联合在一起,在表决债务问题的时候,王凤杰就支持了江宗武。

    现在的何振南只有等周书记和马市长的消息。

    赵丰年的办公室。

    傅山中药厂厂长赵敬平恭恭敬敬的站在县委书记赵丰年的身边。

    他把中药厂的情况,详细的向赵丰年汇报了一边。

    赵丰年冷冷的看了一眼赵敬平,刀锋一般的眼光,直刺赵敬平的脑髓,让赵敬平汗流浃背。

    赵丰年沉声道:“你真让我失望,八千万的贷款,你都用到什么地方了?简直就是饭桶,一群脓包,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赵敬平吓得腿脚一软,一下子跪倒在地,冷汗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赵丰年看了一眼秘书马传武。

    马传武轻声道:“赵厂长,外面说话吧。”

    马传武说着话,一把拉起赵敬平。赵敬平狼狈的退出赵丰年的办公室。

    两人来到一间休息室,赵敬平连忙抱拳道:“马秘书,谢谢你。”

    赵敬平知道,现在,傅山中药厂已经被推到风口浪尖上,不论天信药业能否进驻中药厂,这八千万的贷款,肯定会有人查。

    唯一能救自己的就是自己的堂哥赵丰年,再说,那八千万贷款,并不是自己一个人拿的,自己的堂哥也有一份。

    马传武看了一眼赵敬平,关好门,拿出一张纸条,放在赵敬平的面前。赵敬平一看纸条上的内容,神情一呆,脸色变幻不停。

    马传武看着赵敬平还在犹豫,不由得嘿嘿冷笑道:“这是唯一救你的机会,八千万打了水漂,可够枪毙的。”

    马传武说完话,他的目光变刹那间变得阴森森的,如同恶狼一般。

    赵敬平一咬牙,小声道:“我干。”

    “好,我等你好消息。”

    马传武拍了拍赵敬平的肩膀。

    赵敬平走出了那间休息室。

    马传武看着赵敬平的背影,眼光刹那间变得如同恶魔一般,嘴角露出诡异的笑意。

    当马传武回到赵丰年的办公室,赵丰年看了一眼马传武。

    “他答应了。”

    赵丰年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眼里露出了凌厉的杀意。

    嘿嘿,何振南,这下你死定了。

    上午天信药业和县政府的谈判进入了僵局,最后不欢而散。

    龙海市委办公大楼,周天鸿的办公室。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把近期的工作,向周天鸿书记,汇报了一遍,并把天信药业

    不接受那八千万债务的事情,和周书记说了,并说,天信药业要准备撤出傅山中药厂。

    周天鸿微微的皱了皱眉,沉思了一下,拨通了中国工商行龙海分行朱文福的电话。

    “朱行长,请你把傅山中药厂那8000万的贷款详细过程,给我送来,我急用。”

    “好的,周书记,我马上到。”

    朱文福行长连忙答应。

    周天鸿放下电话,看着马明远道:“马市长,你对傅山县提出要建立新工业园,有什么看法?”

    马明远知道,傅山县原来的那个工业园,规划太低,设施不全,根本不适应现在大型企业来投资建厂,如果傅山新的工业园建设起来,引进大量的外资来投资建厂,对自己的好处最大。

    马明远轻声道:“过去傅山的那个老工业园,已经不适应大型企业来投资建厂的需要,特别是台湾恒丰集团的电子工业中心,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