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天信药业

    第一百三十二章天信药业

    望着那些工人激动的围在天信药业总经理王福齐周围,诉说着中药厂的历史和过去曾经的辉煌,以及对现在工厂的看法,中药厂厂长赵敬平的脸色十分的难看,眼里不时闪烁着一丝不易擦觉的冷酷寒芒。

    这些刁民,平时在自己面前,吓得一个屁都不敢放,今天,竟然在外人面前,乱说乱动,乱嚼舌头,哼哼,等到这些人走了,老子一个都不会放过你们。

    赵敬平暗暗地吩咐保卫科长卢亮伟记下所有在外人面前乱说话的工人,等到外人走了,全部找借口开除。

    哼哼,就是天信药业来了,能把老子怎么样?老子照样还是中药厂的领导,天信集团的人,还得指望老子给他们出力。

    日本人来了,不还是使用了大批的汉奸吗?只要给老子钱,老子就给你出力,再说老子有后台,你王福齐还能把我撤了?你敢撤我么?电力、自来水公司、工商、税务和派出所,都是老子的关系,只要你敢不用我,老子就让人断你的电,停你的水嘿嘿嘿……。

    旁边的县长何振南他们,看到工人都围在天信药业总经理王福齐周围,心里都不好受,那些工人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围在县领导身边?没有一个人向县领导诉说情况?甚至还有人用仇恨和不屑的目光看着自己?

    失败呀,真是失败,何振南心里感到愧疚。县政府在这些工人的心里,早就失去了信任度。换了一批领导又一批领导,傅山中药厂不光没有起死回生,反而如同一个快要咽气的病人,一会不如一会了。

    何振南不知道,这些领导干什么吃的?难道真是象欧阳志远说的那样,中药厂每个领导人都象吸血鬼一样,在吸食中药厂最后一点血液吗?

    何振南给纪委书记张建设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调查赵敬平和所有中药厂领导的经济情况。

    何振南知道,傅山县的领导班子,将再一次面临重新洗牌的局面。

    上午,市委组织部长王成国亲自送来一位来自省政府空降的副县长江宗武,这让整个傅山县的官场,受到了强烈的震动。

    从省政府直接空降官员,这在过去根本没有可能。虽然江宗武的级别是副处级,但人家毕竟是在省政府工作的官员,他的人气和关系,都在省政府。

    一个更让所有官员感兴趣的是,江宗武的姓和山南省长江川河同姓。人们纷纷猜测江宗武和省长江川河的关系。

    何振南知道,江宗武就是省长江川河的亲侄子。

    江宗武的到来,就是下山摘桃子。

    傅山县的招商引资,刚刚起步,恒丰集团的八个亿刚刚到位,不光是龙海市的官员,蠢蠢欲动,竟然省政府的人都开始眼红,直接空降副县长。这位空降副县长,直接负责傅山县的招商引资,而且进了县常委。

    江宗武的后台是省长江川河,市长郭文画是省长江川河的战斗序列的人,江宗武肯定要和赵丰年联合一起打压自己,而县委书记王凤杰,也有可能迫于压力,再次和赵丰年联合。他们很有可能,找个机会,把自己拿掉,把赵丰年扶正。

    何振南想到这里,心里不仅打个寒颤。现在的时候,是最危险的时刻,也是最关键的时刻。

    自己绝不能出任何差错,让对方抓住把柄。

    参观完傅山中药厂后,天信药业总经理王福齐告知县长何振南,天信药业总裁,将参加晚上的欢迎宴会。

    这个消息让何振南感到很奇怪,难道天信药业的总裁早就来了傅山县?谈判的时候,天信药业的总裁,为什么不露面?

    何振南给欧阳志远打了电话,立刻让欧阳志远赶过来。

    宴会还是在清泉大酒店的三楼贵宾大厅举行。

    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工作能力很好强,所有的一切,都安排的面面俱到。何振南真是佩服欧阳志远看人的准确性。

    县政府办公室里有了王青峰,所有的工作,变得井井有条。

    七点半的时候,县委书记王凤杰和常务副县长赵丰年都到了,很多的媒体记者都在忙着拍照采访。

    天信药业总经理的身边围满了很多的记者,问个不停。

    欧阳志远的车到了。

    他看了看表,微笑着走下车来。呵呵,终于没有迟到。当欧阳志远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眼前一亮,一辆漂亮的崭新奔驰,停在酒店门口。

    真漂亮呀。

    欧阳志远忍不住的上前摸了一下。这辆奔驰比在路上,看到那个穿中山装家伙的奔驰,还要高级。

    这是谁的车呀?难道是天信药业总裁的车?真不错。

    欧阳志远忍不住又摸了一下。

    “嘀嘀嘀!”

    奔驰车猛然鸣笛,吓了欧阳志远一跳。原来车里有人,车窗慢慢的摇下,一位长的极美的长发女子,冷冷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看是一位长发美女司机,微笑着道:“车真漂亮。”

    那名美女司机冷冷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再漂亮的车,你也不能用手摸呀,而且是摸了一次又一次。”

    美女司机说完,就感到自己的话有点那个,不由得狠狠的瞪了欧阳志远一眼。

    嘿嘿,美女就是生气,也是很漂亮的。

    “呵呵,车漂亮,开车的人更漂亮。”

    司机美女本来想发火,现在一听,对方在夸自己漂亮,女孩子都有点虚荣心,心里很高兴。对方长的这么阳光潇洒,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想不到这么偏僻的小县城,竟然有如此英俊潇洒的男人。

    “哼,人漂亮,关你屁事?难道你也想摸不成?”

    小丫头再次狠狠的瞪了欧阳志远。

    调戏美女,是欧阳志远人生中最快乐的事情。

    “哈哈哈,我也没打算摸呀。”

    欧阳志远猛地靠近美女那白皙精致的耳朵,说了一句让美女抓狂的话,然后快步跑进了一楼大厅。

    “你个死坏蛋,死色和狼,看我抓住你,非咬死你不可。”

    司机美女顿时知道了自己说错了话,不由得脸色一红,气的柳眉倒竖,推开车门就想和欧阳志远拼命,可是欧阳志远早已消失在大厅之中。

    欧阳志远调戏了一下美女,终于冲淡了自己在路上挨骂的懊恼心情。

    “志远。”

    欧阳志远刚进贵宾大厅,何振南就看到了欧阳志远。

    “何县长。”

    欧阳志远看到何振南和秘书高小敏快步走过来。

    “志远,你看宴会贵宾厅布置的怎么样?”

    欧阳志远微笑道:“何县长,很不错,主席台上繁花似锦,一盆盆盛开的火红杜鹃热情奔放,君子兰又给会场增添了尊贵高雅,青峰干的不错。”

    正在准备主持宴会的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看到欧阳志远来了,连忙跑过来打招呼。

    “欧阳主任,您来了。”

    “呵呵,不错呀,青峰,宴会布置的很好,你去忙吧,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王青峰点点头,急忙回到主席台。

    欧阳志远看到何县长有话要给自己说,连忙跟着何县长来到旁边的一间房间里。何振南快速的把江宗武从省政府空降到傅山县,担任副县长的消息和现在的不好形势和欧阳志远说了一遍。

    欧阳志远一听,也知道形势危机。想不到,省长江川河竟然把手伸到了一个偏远的小县城,这也太有点那个了吧。

    “现在傅山县的形势一片大好,省长江川河肯定是想让自己的侄子来镀镀金,江宗武干一段时间,肯定就会被提拔。人家只是走个镀金过程,朝里有人好做官呀。”

    欧阳志远道。

    “我现在担心,王凤杰迫于压力,很有可能和赵丰年联合在一起,对我们不利。”

    何振南的担心很正确。

    原来王凤杰和何振南联合在一起,是想取得傅山县的政绩,好为自己的升迁,打下浑厚的基础,但现在上面明摆着要打压何振南,王凤杰毫不犹豫的站在江宗武的那一边。

    “现在我们一定要沉住气,千万不能犯任何的错误,以不变应万变。”

    欧阳志远道。

    高小敏小心的敲了敲门,轻声道:“何县长、欧阳主任,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请您们到主席台就坐。”

    “走吧,志远。”

    何振南和欧阳志远走出房间。

    主席台上,县委书记王凤杰、常务副县长赵丰年都已经做好,欧阳志远一眼看到主席台旁边,宣传部长张成林、武装部长武振兴、人大主任李茂田还有几个官员,都围在一个人身边,媚笑着说着话,一副奴才见到主人的恶心样子。

    那人是谁?欧阳志远仔细一看,顿时心里一惊。

    那个人正是在半路上,和自己发生冲突,被自己骂了一顿的中年人。

    这家伙不会是什么领导吧?不好了,这下,自己摸了老虎的屁股了。

    当欧阳志远听到那几个溜须拍马的人在喊那人江县长,脑子不由得爆响,心里再次受到强烈的震动。我靠,不会吧?难道自己在路上骂的人,就是从省政府空降下来的副县长江宗武?

    这……也太那个啥了。这人背后,可是省长江川河。这下,自己是凶多吉少呀。

    欧阳志远的冷汗顺着脸颊流下来了。

    幸亏自己自从当官,自己的修养提高了不少,不会再轻易的打人。在半路上,忍住了怒火,没有轻易打这穿中山装的人,如果自己再爆打了江宗武,自己就完蛋了。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被众人围在中间的江宗武,心道。

    哼,大不了,老子不混仕途,还干自己的老本行——医生,干几年,混个百万富翁,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这时候,欢迎晚宴的主持人,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宣布主席台就坐名单。

    每位领导人都微笑着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江宗武在众人的簇拥下,坐到了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后面。

    他的名字竟然排在县委党组书记邱少湖的前面。

    所有的县领导,没有一个人异议,就连邱少湖自己,都没有多说一句话。江宗武已经是傅山县的第四位领导人物。

    欧阳志远的名字,几乎排在最后。

    当欧阳志远的名字刚在王青峰嘴里念出来的时候,江宗武的眼光,如同刀锋一般射了过来。

    当他看到人名牌后面的欧阳志远时,他的神情一愣,随即,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意。

    江宗武绝没有想到,在路上辱骂顶撞自己的那个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小子,竟然是傅山县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

    江宗武笑了,眼角的笑意闪烁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自己的司机小王还要找欧阳志远的领导,哈哈,自己就是他的领导,捏死这小子,已经不要麻烦别人了。

    欧阳志远,我要慢慢的和你玩个游戏,嘿嘿……。

    自己在来之前,专门拜访过市长郭文画。

    郭文画把傅山县委县政府的详细情况和江宗武说了一遍,并详细得介绍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欧阳志远。

    郭文画一边介绍欧阳志远一连串的事迹,一边在纸上写下欧阳志远四个字。

    江宗武听完郭文画介绍完欧阳志远,就看到,郭文画微笑把写着欧阳志远名字的纸条,一点一点的撕碎,扔到沙发前的废纸篓了。

    那笑意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江宗武知道,虽然郭文画没有说什么,但他明白郭文画的意思。

    江宗武上午就和常务副县长赵丰年会了面。两人密谈了两个多小时。

    旁边的赵丰年瞟了一眼何振南和欧阳志远,表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心里在嘿嘿的冷笑。

    江宗武的到来,彻底的转变了近期自己的劣势,何振南和欧阳志远联合在一起,借助县委书记王凤杰的手,砍掉了自己的手下副县长姬广元,把自己的秘书马传武赶出了县政府办公室,又在崮山镇,当场撤销了崮山镇长肖永成的几个手下。

    这一连串的动作,让自己很被动,虽然自己采取了一系列的反击,但都让欧阳志远躲过去了,嘿嘿,欧阳志远,下面还有更精彩的事情等着你们俩,嘿嘿嘿……。

    “下面有请山南省最著名的天信药业集团总裁萧眉女士入座。”

    王青峰的话音一落,从三楼的楼梯上,五六位天信药业的部门经理簇拥着一位极其漂亮长发飘飘的极美女人,缓缓地走向主席台的贵宾座位。

    “哗哗哗!”

    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来。

    当王青峰念到自己的名字之时,欧阳志远看到了江宗武那让自己心里不舒服的目光,他知道江宗武终于认出了自己。

    嘿嘿,你认出老子也好,江宗武,你只管放马过来,老子接着,嘿嘿,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欧阳志远刚想到这里,耳朵里猛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萧眉。呵呵,天信药业总裁的名字,竟然和眉儿重名,呵呵。

    当欧阳志远抬起头来,看到身着一身名贵职业套裙的萧眉,脸上带着强大的自信微笑和倔强,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向主席台上的时候,欧阳志远内心狂跳,大吃一惊,乎的一下站了起来,连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的天呀,眉儿。这……这怎么可能?难道是错觉吗?自己的眉儿怎么会是天信药业的总裁?这……太那个了吧!

    欧阳志远两眼傻呼呼的看着萧眉,大脑一片空白。

    萧眉看到了欧阳志远吃惊的样子,向欧阳笑了笑,摆了摆手。

    自己的眉儿,真的就是天信药业的总裁。

    欧阳志远坐下来,看着自己前面的眉儿,他笑了,欧阳志远笑的很开心。

    自己的眉儿竟然是天信药业的总裁,呵呵,真厉害呀。

    接下来领导们的发言,欧阳志远一句话都没有听到,他的脑海里,不断闪现着自己和眉儿的点点滴滴。

    自己上班时,第一次见到眉儿的那种惊艳。自己和眉儿在一起做手术那种默契的配合。眉儿喝醉了酒,自己扶着她上楼后,两人缠绵在一起的疯狂,再到两人真正的互相爱恋。眉儿在广场上,受到她母亲的委屈,自己和眉儿一块调到龙海医院,一起回家去见父母。眉儿把自己的雅阁送给自己,在雅阁掉进悬崖后,眉儿又送给买自己一辆帕杰罗。

    这里的人还有一个惊呆的人,那就是县长何振南。

    何振南更想不到,龙海医院的医生,欧阳志远的女朋友萧眉,竟然是天信药业的总裁。

    这时候,领导们在欢笑中,纷纷入席,举起了酒杯。

    萧眉在众人的簇拥下,在和几位领导喝了一杯酒后,端着酒杯,走向欧阳志远。

    “欧阳主任,您好。”

    萧眉的眼里带着一份歉意,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恢复了惊异,端起酒杯微笑着道:“你好,萧总,欢迎您来傅山投资。”

    萧眉在欧阳志远的眼里看到了浓浓的情意和一种自豪,萧眉知道,自己的志远不光没有生气,反而为自己自豪。

    萧眉感到自己的心暖暖的,很是感动。有些事,并不需要用语言表达出来,只要一个眼神就够了。

    宴会在九点半结束。欧阳志远知道,眉儿不挑明和自己的关系,肯定有别的原因。自己爱眉儿,就应该让眉儿有自己的空间。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走向自己的房间,一丝笑意在嘴角一闪。

    “欧阳主任,你好。”

    一个声音在背后传来。

    欧阳志远转过身来,看到江宗武微笑着看着自己,伸出手来。

    “您好,江副县长。”

    两人的手握在一起,微笑着看着对方。

    “欧阳主任,你的工作做的很好,这几个投资项目,都是你拉过来的,我现在主管招商引资,志远,要不,你过来帮我,来招商办工作吧。”

    江宗武把欧阳主任的称呼,悄悄的变成志远。

    欧阳志远一听江宗武想把自己调到招商办,就知道,江宗武是不怀好意,他想把自己从何振南身边拉开,孤立自己和何振南。

    “呵呵,谢谢江副县长的美意,那几个项目的投资,我是瞎猫碰个死耗子,碰巧了,我还是在县政府办公室干吧。”

    欧阳志远一口回绝了江宗武,并快速的走了出去。

    江宗武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不由得嘿嘿的冷笑起来。

    欧阳志远,有些事,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嘿嘿,你首先是一名**员,听从党的领导和党的分配,是一个**员的准则,党让你干啥就干啥。

    欧阳志远刚想打开自己的帕杰罗,何振南微笑着走了过来道:“到开发区的工业园走走。”

    “好的,何县长。”

    两人各自开着车,直奔开发区的工业园。

    两人来到工业园,停下车后,两人慢慢的在工业园内慢慢的走着。

    “志远,明天韩老就要回台湾了,他今天给我打了个我电话,说已经有十几家和他合作的韩国、日本和新加坡的电子集团,对在傅山投资的兴趣很大,但他们都不满意现在开发区工业园的规模,问问能不能单独成立一个电子工业园?”

    欧阳志远一听,韩老明天要回台湾,而且想单独成立一个电子工业园。是呀,现在的工业园的厂房杂乱无章,稀稀拉拉的几家工厂还在生产,如果恒丰集团的电子中心入住工业园,在哪里建厂?老工业园区的规划已经不适应现在的发展了。

    如果能成立一个新型的电子工业城基地,那就要另选一个更好的地方。

    “紧挨着老工业园西面,地势十分的宽阔,就可以建立一个新的电子工业园。”

    何振南看着远处的地方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