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意外的辱骂

    第一百三十一章意外的辱骂

    这个异类竟然大大方方的坐在那里,认认真真的看着一份厚厚的资料。

    马明远很是恼怒,要是换做别人,马明远早就把人轰了出去。可是现在,自己要用欧阳志远。

    三个大项目的投资,都是欧阳志远拉过来,台湾恒丰集团的投资已经到位,但红太阳和绿蔬集团还没有签约,而且恒丰集团后面的电子基地中心也没有签约,只是个口头意向。

    这些事情,都离不开欧阳志远的参与。

    而且,山南省大型药业集团——天信药业的一个考察团,已经来到傅山中药厂,正在考察中药厂,洽谈兼并改制的意向。这个项目,仍旧是欧阳志远拉来的。

    傅山中药厂,是个老大难的事情,两千多位职工,已经三个月没有开工资了,现在已经有人越级上访到省里了,如果闹成集体上访事件,就不好办了。

    这个改制的问题,要让傅山县政府,加快速度解决,让天信药业尽快的进驻,先解决职工吃饭难的问题。

    欧阳志远感觉到,马明远正在看自己。欧阳志远连忙站起来道:“马市长,您忙完了?我来了。”

    马明远一听欧阳志远的话,一口气差一点没上来。什么我忙完了?就好想你等我似得。这家伙也有点太那啥了吧。

    马明远冷哼一声道:“欧阳志远,咱们约好的两点,你几点来的?”

    欧阳志远看着马明远阴沉的脸,连忙把马振兴故意说马市长不在的事情,说了一遍。

    马明远一听欧阳志远说完,脸色刹那间变得阴沉可怕。

    马振兴一个人绝对不敢这样做,他是秘书长戴立新的人,嘿嘿,戴立新,找我回报工作的人,你也敢耍?嘿嘿,你真是太过分了,你这不光是戏耍欧阳志远,更是打老子我的脸,也是打周天鸿书记的脸,戴立新,你这不是找死吗?你只是个小小的秘书长而已。

    “把报告拿给我。”

    马明远的脸色慢慢的变得缓和起来。

    欧阳志远把自己写的报告递给了马明远。

    “坐吧。”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坐了下来。

    张庆云给马明远倒了一杯茶,又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放在欧阳志远面亲。

    马明远看着欧阳志远的报告,眼睛渐渐的的亮了起来。

    前面几项,自己早已知道,欧阳志远阐述的更加细致,后面的一个全新的项目,让马明远的内心一阵激动。

    草药种植,不错呀,傅山县本身就盛产中草药,有的是山林荒地,再加上,傅山有一个全国级别的中草药批发市场,如果傅山县的中草药种植上到一定的规模,就会引来更多的药材商,这几年,中药材的价格,年年攀升,经济效益十分的可观呀。

    “不错呀,志远,你这个想法很好。”

    马明远点着头道。

    “马市长,江南省的大型药业集团——清灵药业,和另外几个药业集团,就要来傅山洽谈定向种植中草药的合作项目。”

    欧阳志远道。

    “清灵药业!江南省的最大的药业集团?”

    马明远问道。

    “是的,马市长,清灵药业和另外几家药业集团,下个星期就要来考察,然后就要和我们签订种植协议,所有的药材种子和根茎,都有他们提供,我们只负责种植管理,启动资金他们提供,但我们生产出来的药材成品,必须按照市场价,全部卖给他们。这样,种植草药的药农们,就没有后顾之忧。”

    马明远听着欧阳志远的介绍,禁不住道:“好,不错,志远。”

    “所以,我们必须成立药材种植经济合作公司,统一管理药材的种植业,如果我们傅山县的种植中草药上到一定的规模,全国的药材商,都会云集傅山县。”

    欧阳志远立刻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好呀,志远,我给你调过去几位中国农业大学毕业的大学生,让他们负责你们的中药种植和管理,还要给你们招一批林果专业的大学生,到你们傅山去工作,你要负责安排好。”

    马明远笑呵呵的道。

    “好呀,马市长,傅山的很多果树,都要改良和管理,现在是早春,正是一年果树管理的开始,我们需要大量具有林果技术的人才,您只要能把人调过来,待遇绝对优厚。”

    欧阳志远道。

    “好的,我早已安排好了,对了,你怎么会认识清灵药业集团的人的?”

    马明远笑着问道。

    “我在大学的时候,山南省召开了医药产品和医药药品交流大会,我在会上认识了清灵药业集团总裁段正春,当时清灵药业已经到了倒闭的紧急关头。我帮他分析了他们产品的缺陷,又给他们开了几个药方,其中速效救心喷剂和脑清灵中成药,都是我的药方,结果,呵呵,清灵药业凭借那几个中成药,一举成为江南药业界的领头羊。”

    “清灵药业的段正春用了你的药方?你救活了清灵药业?”

    马明远听到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江南省的清灵药业集团可是江南医药界的龙头企业,竟然是欧阳志远的几个药方子救活的?

    欧阳志远一听马明远的口气,微笑着道:“你认识段正春?”

    “呵呵,我们是大学同学,都毕业于江南大学。”

    马明远笑呵呵的道。

    欧阳志远一听马市长和段正春是大学的同学,不由得呵呵笑道:“段正春下个星期将亲自带队来,到时候,你们就可以见面了。”

    “好呀,到时候,我做东,我请你和段正春喝酒。”

    马明远道。

    “呵呵,能让常务副市长请喝酒,我肯定到。”

    欧阳志远和马明远都笑了。

    “志远,既然你能救清灵药业,你为什么不救一救傅山中药厂?”

    马明远看着欧阳志远道。

    “傅山中药厂,从根子都已经腐朽了,我可以这样说,把傅山中药厂的大小当官的都抓起来审问,每个人都会有问题。所以,天信集团进驻傅山中药厂后,中药厂大多数的领导,将会被解聘,他们只要工人。”

    欧阳志远道。

    “不会吧,能有这么夸张?个个都贪污?”

    马明远不相信。

    “等到天信站稳了脚跟,您就知道了,呵呵,我亲眼看到过,傅山中药厂在药材批发市场,进了大量的假药,你说,这样的工厂能不倒闭吗?”

    前一阵子,欧阳志远和陈雨馨到傅山药材市场去找圣手药材店的朱文才,看到傅山中药厂供销科长钱大发,进了安康药材行的老板安在喜大批的假药材。

    两人正说着话,县长何振南的电话打进来了。

    “志远,你今天晚上要来傅山,晚上县政府设晚宴,欢迎天信药业总裁的到来。”

    何振南道。

    什么,天信药业来的不是一个总经理和十几名大小部门的经理吗?他们的总裁要亲自来?看来自己要去傅山了。晚上不能和眉儿在一起了。

    一想到眉儿,欧阳志远的内心就开始狂跳。小丫头昨天夜里表现的太让人振奋了,差一点迷死自己了。

    自己竟然要了十几次,差一点弹尽粮绝,精尽而亡。真是害死人不低命的小妖精。

    “天信集团的老总亲自来了,就说明,天信药业对进驻傅山中药厂下了决心,志远,你现在就去吧,记住,好好的招待好人家,人家可是接收了咱们2000多名工人。”

    欧阳志远告别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开车直奔傅山。

    欧阳志远拨通了眉儿的电话。

    “眉儿,我今天要到傅山,去参加欢迎天信药业集团的老总欢迎宴会,晚上不能陪你了。”

    欧阳志远打电话,就把车的速度放慢。

    “小坏蛋,去吧,工作要紧,眉儿自己睡就是,小马驹,昨天你真厉害。”

    眉儿的声音极低,用鼻音吃吃的笑着,又带着满足和幸福的撒娇,语音里糯糯的,充满着强烈的诱惑。

    这用鼻音笑出来的声音,简直就是致命的毒药,让欧阳志远的下面,开始站立起来。

    “眉儿,厉害的还在后面,十八般武艺,你要做好全部领教一遍的准备吆。”

    欧阳志远坏笑道。

    “哼,小坏蛋,你再厉害,最后还是缴械投降,口吐白沫,嘻嘻嘻。”

    小丫头在电话里,说起来夫妻之间才能说的暗语。

    “嘀嘀嘀!”

    后面一辆很新的桑塔纳,狠命的按着喇叭。欧阳志远看着自己并没有占对方的车道,后面的东西,拼命的按喇叭干嘛?

    欧阳志远轻轻一打把,把车尽量的向路边靠。

    一辆桑塔纳超了过去。

    但在前面却慢了下来,一个长着一双三角眼的司机,伸出头来,斜着眼,冲着欧阳志远恶狠狠的道:“乡巴佬,车开的这样慢,有病吗?你挡了老子的道了。

    这个半吊子司机的口音,竟然带着点省城的口音。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王八蛋不会说人话,不由的一声冷哼道:“我就是不向路边靠,你也能过去,我根本没有占你的道,你干么骂人?

    三角眼一脸鄙视的道:“你个傻逼,开的好好的,猛然减速,害的老子差点追尾,接着又占了我的车道,一直压住我的车,赶快给老子道歉,否则,老子找人弄死你。”

    那个三角眼司机把车停在欧阳志远的越野帕杰罗前面,打开车门,恶狠狠的瞪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虽然心很生气,连忙停下车,走了过来,顿时闻到一股子刺鼻的酒气。

    这个狗东西喝酒了。

    欧阳志远早已不想打架,他要学的低调一点,免的得罪人,让人在背后暗算,可是,自己平白无故的被这个王八蛋骂了一顿,心里很是恼怒。

    “你是哪里人?来傅山干什么?请你嘴里放干净点,你喝了酒,我不和你计较。”

    欧阳志远强压怒火,走向自己的车子,准备绕过他。

    “你个软蛋,你挡住了老子的路,就想跑,门都没有,老子今天就弄死你个***。”

    那人的两眼透红,嘴里骂着,恶狠狠地扑了过来。

    再一次的辱骂,让欧阳志远的怒火终于爆发,你喝多了酒,为什么不骂自己?而要骂别人?

    欧阳志远一巴掌打在这个人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

    欧阳志远一巴掌把这小子打的转了个圈。还没等这个狗东西倒下,欧阳志远一脚揣在他的肚子上,把这个骂人的家伙,踢出三米开外。

    “住手!”

    一声低喝在后面传来。欧阳志远抬头一看,一位身穿笔挺中山装的四十出头的男人,从一辆奔驰上走下来。开车的司机快步跑下来,连忙扶起来那个被欧阳志远打倒的司机。

    “你是什么人?现在是法制社会,你怎么随便打人?”

    中年人威严的看着欧阳志远,凌厉的眼神中,透出强大的威严。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这种人渣,酒驾,欠揍,我根本不认识他,他却一再而三的骂我。”

    那名中年人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又看了看那个酒气冲天的司机,脸上一个青紫的手掌印子,皱了皱眉头,又看着欧阳志远道:“就是他骂你,你也不应该打人吗?”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火冒三丈道:“你这个人脑子进水不成?他喝酒开车,本身就不对,还多次辱骂我,活该我白白的挨骂不成?我还要感激他骂我吗?你这个人更不讲理,看你穿的好像个干部,所有的干部要像你这样蛮不讲理,还有我们老百姓活路吗?”

    那人被欧阳志远一阵数落,脸色顿时变得好像阴天的乌云,极其难看。

    那个司机脸色一变,冷哼一声,用手指着欧阳志远的鼻子厉声道:“你这人怎么给领导这样说话?你是哪个单位的?你们领导叫什么名字?我命令你立刻给领导道歉?马上。”

    这个司机几乎是吼着。

    欧阳志远知道这个***嚣张司机,是想在自己主人面前表现自己,是个让人恶心的典型溜须拍马、舔腚眼子的小人。

    欧阳志远最狠的就是这种卑鄙下流的小人。

    “道你妈个逼的歉,你个***问我单位,问我领导,就是想用单位和领导来压我,你个***真欠揍,呸。”

    欧阳志远一口痰啐了这个王八蛋一脸。

    “你……!”

    那个让人恶心的司机,被欧阳志远啐了一脸,顿时恼羞成怒。

    欧阳志远举起手中的那支签字笔,按下按键,里面立刻传来那个喝酒司机骂人的话:

    乡巴佬,车开的这样慢,有病吗?你挡了老子的道了。

    我就是不向路边靠,你也能过去,我根本没有占你的道,你干么骂人?

    你个傻逼,开的好好的,猛然减速,害的老子差点追尾,接着又占了我的车道,一直压住我的车,赶快给老子道歉,否则,老子找人弄死你。

    你是哪里人?来傅山干什么?请你嘴里放干净点,你喝了酒,我不和你计较。

    你个软蛋,你当了老子的路,就想跑,门都没有,老子今天就弄死你个***。

    那支签字笔里,传来欧阳志远和那个司机的对话。

    那个身穿中山装的男人一听录音,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狠狠的盯了一眼那个喝酒司机。

    欧阳志远看也不看这三个人,开了自己的帕杰罗,扬长而去。

    今天是什么事呀,平白无故的挨了一顿臭骂,自己虽然找了回来,但也影响了自己的好心情。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快七点了。迎接天信老总的欢迎宴会在八点举行。

    欧阳志远的帕杰罗如同一道闪电,快速的开向傅山新城。

    今天早晨,天信药业的人,在总经理王福齐的带领下,就到达了傅山县,在清泉大酒店住下。

    上午十点的时候,天信药业总经理王福齐代表天信药业和县政府进行了第一轮的谈判。县长何振南和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经贸委主任吴成金等人,都参加了谈判,下午的时候,县长何振南和众人陪同王福齐一行,参观了傅山中药厂。

    所有的工人,听说山南省最著名的药业集团——天信药业,要来兼并药厂,收留所有的工人,每个人都喜笑颜开。他们感觉到,工人们终于有了盼头了。前几天就有传言,天信药业要进驻自己的工厂,很多工人都在找天信药业的各种资料。

    他们终于知道,天信药业是山南省一家数得上的大型药业集团的时候,很多人都哭了。

    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有的家都已经断粮了。

    很多工人围住了天信药业的总经理王福齐,激动的热泪盈眶,纷纷向王福齐献计献策。王福齐看到真诚而热心的工人们,他们一双双对未来充满着强烈渴望的眼睛,他的心震动了。

    工厂的工人都是好工人呀。自己一定不会让所有的工人失望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