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喝酒

    第一百二十九章喝酒

    “嘿嘿,眉儿,有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王连举吗?”

    欧阳志远做了个很酷的造型,惹得萧眉笑个不停。

    “呵呵,电影里的叛徒,都是一副坏人象,小白脸。”

    “我是小白脸吗?那次那个的时候,你不是说,就喜欢小白脸吗?”

    欧阳志远趴在萧眉的耳朵上,坏笑着道。但还没说完,腰间的软肉,就传来剧痛。

    “叮叮叮!”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

    欧阳志远打开电话一看,是自己的铁哥们李大鹏的电话。

    “呵呵,大鹏。”

    “志远,你真厉害,哈哈,做到办公室主任了,不错。”

    电话里,传来李大鹏爽朗的大笑声。

    “大鹏,有事吗?”

    欧阳志远一听李大鹏的声音,就感到内心里很温暖,一种朋友的温暖。

    “我明天下午要到傅山交税,明天晚上我找你喝酒。”

    傅山县的税务局,从龙海郊区,搬到傅山新城去了。李大鹏的侦探所,属于傅山县管辖。

    “哈哈,好呀,大鹏,发大财了吧,明天下午我等你电话。”

    “不见不散。”

    欧阳志远刚挂上电话,何文婕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志远,我们都在家等你,你快点来。”

    何文婕的声音很大。

    萧眉听到了,微笑着道:“去吧,好好的和纪委书记何振乾喝一杯。”

    萧眉知道,这是一个和何振乾交流的机会,如果在平时,以欧阳志远的级别,根本没有机会和山南省纪委书记说话,级别相差太远了。

    “眉儿,在家等我。”

    欧阳志远握了一下萧眉的手,发动了帕杰罗,开出龙海医院,直奔何老爷子的家。

    刚一进入何老的院子,就看到何老爷子、何振南和何振乾在说这话,省厅的周副厅长也在。

    何县长竟然赶回来了。

    周副厅长竟然没回去,而是来拜访何老爷子的,何老爷子过去可是山南省组织部长。周副厅长来拜访何老爷子,肯定是看在纪委书记何振乾的面子上。

    “何老、何书记、周厅长、何县长,您们好。”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打招呼。

    何老爷子一看欧阳老了,连忙站起来打招呼:“志远来了,快坐。”

    何老爷子一起来,好何振乾、何振南和周副厅长也都站起来,打着招呼。

    王阿姨、苏晓红和何文婕的妈妈,每个人端了两个菜,从厨房里出来。

    “呵呵,志远来了,你好长时间没来看阿姨了。”

    何老爷子的老伴王阿姨笑呵呵的道。

    “王阿姨,今天我就是来看您的,你上次说,胃不好,我给你配了一点药丸,您每天吃两次,每次一粒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说着话,拿出一个白瓷瓶,放在王正红的手里。

    “呵呵,志远呀,谢谢,你还想着我。”

    王正红笑吟的接过药瓶。

    “王阿姨,上次您说了,我回去就配好了,今天正好就带来了。”

    何振南和何振乾一听母亲的胃不好,都连忙道:“妈妈,您的胃不好?”

    王正红摇摇头道:“就是有点胃胀、胃酸,人老了,事就多了。”

    欧阳志远连忙道:“何书记,何县长,您们放心,王阿姨的胃,吃了我的药后,胃胀胃酸就会消失,老人家多运动点就会好的。”

    何振南和何振乾看了欧阳志远一眼,何振乾微笑着道:“志远,谢谢你。”

    “呵呵,何书记,您客气了,每个星期,我都会来看望何老和王阿姨的,有我在,何老和王阿姨没事的。”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虽然并不刻意向何振乾靠拢,但有些话还是要说的。

    “志远,振南说了,是你救了我父亲,你又救了文婕,一会,我要和你多喝几杯。”

    何振乾笑着道。

    “何书记,你不要把这事放在心上,那天我正好在古玩市场,何老为人正直,好人都会有好报的,我和文婕是很好的朋友,我当然要救她了。”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何文婕的妈妈李翠华一听欧阳志远说和自己的女儿是好朋友,心里顿时很高兴。这个小伙子真不错,长的很白净,全身透出一种干净利索、极其阳光的气息,这么年轻就坐到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很不错呀,本身又有一身精湛的医术,性格温和文雅,一看就知道,是一位很有发展前途的年轻人,不知道他能和文婕和的来吗?

    周副厅长看着欧阳志远和何书记说话,一点也不拘束紧张,顿时赶到很是惊奇。就是自己和何书记说话,也有点紧张和拘束的。

    小伙子的气度不错呀。

    何文婕端了一盆热气腾腾的鱼,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欧阳志远连忙接过来。

    “志远,你怎么才来呀?”

    何文婕看着欧阳志远道。

    “刚才出去办了一点事情,呵呵,有点晚了。”

    欧阳志远道。

    何文婕拿出一箱茅台。

    欧阳志远连忙开酒,给和何老爷子他们每人倒上一杯。王阿姨、苏晓红、李翠华她们喝红酒,何文婕脸上有伤,不能喝酒。

    “呵呵,好了,天不早了,正巧,振乾和翠华来看文婕,周厅长也来看文婕,感谢周厅长,这么远能来龙海,也谢谢志远救了文婕,来,大家共同干一杯。”

    何老爷子笑呵呵的端起酒杯。

    周厅长端起酒杯,微笑着道:“文婕是为了追捕罪犯而受的伤,我代表公安厅,来专门看望文婕的,希望文婕好好的养伤,早日康复。”

    何文婕连忙道:“谢谢周副厅长。”

    “来,为文婕早日康复,为周厅长和何书记的到来,我们共同喝一杯。”

    欧阳志远举着酒杯道。

    几个人的就被碰到了一起,男人们都喝了这第一杯酒。

    众人喝了几杯酒后,欧阳志远和何振南两人,就把傅山县发展规划目标,以及恒丰集团、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和几大药业集团投资傅山的事,详细的给何书记说了一遍。

    何振乾虽然是纪委书记,他可是省委常委,在省委的重大决策上,有一票的表决权。如果能获得何振乾的支持,以后到省委省政府办事,那就方便的多。

    再说,常务副市长马明远还在跑一笔专项补助资金,看看何振乾能给帮忙吧?

    何振南又仔细的问了欧阳志远很多问题。他知道,山南省委省政府,在常委会上,批准了龙海市的那个把傅山县建设成为一个有机无任何污染的绿色旅游大县的报告,而且还专门拨了一项专用资金。现在,中央发改委要在全国推行绿色环保旅游百强县的推广,先初步在沿海省份,推出二十个绿色环保旅游县,作为试点,省政府抓住了这个机会,已经把傅山县的那份报告,递了上去。半年后,中央几大部,要下来考察验收,如果傅山县能通过验收,这将是山南省唯一的一个绿色环保旅游的试点,而且还能得到一笔数目不小的专用资金。

    何振乾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向欧阳志远和何振南自习的说了一遍,而且还告诉何振南,山南省一共报了三个县,一个是龙海市的傅山县,一个是海岛市的青阳县,另一个就是朝霞市的马珊县。

    海岛市的青阳县,是全国有名的花卉生产大县和旅游县,他们生产的杜鹃、切花用的玫瑰和郁金香,在全国占据着极重的份额。整个青阳县,几乎没有一家污染的企业,环境极其干净,真正的做到了蓝天碧水白云。他是你们傅山县最大的威胁。

    而朝霞市的马珊县,可是全国有名的蔬菜基地,他和寿光县,是中国两大蔬菜最大的生产基地。他们的蔬菜生态园,和旅游结合在一起,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这个县对你们的威胁也不小。

    三个县,最后只能有一个通过验收。

    何振南一听,顿时苦笑不已,他知道,傅山县根本没有戏。

    海岛市的青阳县,他们的花卉产业,已经搞了六七年,自己原来去那里参观过,他们办的很有特色。全国各地的客商,都到他们那里进货。

    而朝霞市的马珊县,自己也去过,人家可是全国有名的蔬菜基地,他和寿光县,是中国两大蔬菜最大的生产基地,简称蔬菜王国。他们的蔬菜生态园,和旅游结合的极好,一年四季游人不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自己的傅山县和人家竞争,根本不行。

    欧阳志远看到了何振南的失望表情,也是心里一沉。

    他的脑子在快速的运转。不同一会,欧阳志远的眼睛一亮。

    何振乾书记也知道,傅山和这两个县比较,是处在劣势。但也不是说,没有一点的希望。

    当他看到自己的弟弟何振南的失望表情时,不仅摇摇头,心道,你一个县长就垂头丧气,你们傅山县,根本就没有希望。

    欧阳志远抬起头来,看着何振南道:“我们傅山县,并不是没有希望,我看,我们还占据着很大的优势。”

    欧阳志远的眼里,刹那间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何振乾书记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微笑着道:“志远,说说看。”

    欧阳志远道:“这次的评选,主要就是强调绿色环保和旅游,绿色有两层含义,一层就是健康,具有生命力,第二层就是表面上的理解,树木的颜色,而这两个县,都是处在沿海的平原,树木一般很少,就是有人工的绿化,也绝对赶不上我们傅山县的森林面积,从健康和生命力上来讲,我们傅山县可是个天然氧吧,空气极其的新鲜,所有的产品,几乎没有什么污染,所以,从绿色上讲,我们并不吃亏,相反,我们有很大的优势,中央发改委验收要在半年后,而半年后,正是秋收、硕果累累的季节,我们傅山的所有果树,金黄的柿子、透红的苹果、紫色的大枣,火红的石榴,还有满山的野生酸枣,一眼望去,一片火红,所有的这些都是纯天然的绿色果实,这两个县,根本没法和我们比。

    第二个就是环保,我们傅山的污染源,就来就少,我们这里有蓝天、白云、碧水,更有俊秀、巍峨的山峰,现在这些电子企业,就是看到我们这里没有污染,才来到我们傅山安家落户,只要我们彻底的关闭那些落后的小厂矿企业,我们的环保,那两个县,根本不能和我们相比。

    第三个,旅游。在旅游方面,我们占有更大的优势,崮山72群峰的开发,已经开始动工,天柱峰的绝美风光,世人皆知,我们还有一个更好的旅游圣地,那就是神秘的石头城、蝴蝶谷和萤火谷,这三个地方,我们的地方驻军,已经修好了从崮山到石头城的山路,现在直接就可以把车开到石头城,这三个旅游圣地,红太阳集团已经打算投资一个亿,进行开发。

    所以,我们的条件,另外两个县,根本没有优势和我们比。

    随着欧阳志远的解释分析,何振南的眼睛渐渐的亮了起来。他知道,自己刚才走进了误区,就是认为自己的傅山县经济落后,根本没有实力和他们比,但现在比的并不是经济,而是绿色环保旅游。

    何振乾书记听到欧阳志远这种扬长避短、画龙点睛的分析,眼里露出极其赞赏的目光,更包含着一种惊奇。

    刚才就是自己也不看好傅山县,但经过欧阳志远的一段分析,他认为,从绿色环保旅游三个方面,傅山县不仅没有落后,相反另外两个县,就是想和傅山县比,也比不上呀?

    “何书记,您看,这是我傅山县未来发展的宏伟蓝图,您指点一下。”

    欧阳志远从怀里拿出那份准备交给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的那份系统的阐述把傅山县建设成为有机环保无任何污染的绿色旅游大县的材料,双手递给了何书记。

    何书记笑呵呵的接过材料,仔细的看了起来,

    随着何书记向下一页一页的翻越,他的脸色变得极其惊喜,在看完后,禁不住大声道:“好,不错,志远,你把这份材料复印几份,我带到省里去,我帮你递给省长江川河、省委书记萧远山,另外两份,我托人递给主管工农业的秦副总理和发改委,呵呵,你们如果能按照这个思路走下去,这个山南省唯一的试点县,肯定落到你们傅山。

    旁边的周副厅长,本来对欧阳志远并没有什么很深的印象,随着欧阳志远刚才对傅山县的分析,周厅长知道,这位年轻真的不简单,一个根本没有希望的试点县,经过欧阳志远的一分析,相反变为极具优势,这让周副厅长大感惊奇。

    何振乾把材料递给何振南道:“以后,傅山县的路,就按照这个模式走。”

    何振乾也是从乡长到县长再到市长一步一步的提升起来的,他知道一个县,怎样发展,才能让经济腾飞起来。

    欧阳志远这份报告,提出了结合傅山县的具体条件,以农业的四大支柱林果、养殖、蔬菜和种植药材为基础,带动旅游,再以旅游促进四大支柱的发展,最后,再以农业的四大支柱产业和旅游,推动电子工业的发展,进行招商引资。

    何振南接过这份材料,快速的看了一遍,眼里露出强烈的欣喜。欧阳志远的这份详细的报告规划,正是自己所想的。

    “不错,志远,你什么时间写的?”

    何振南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昨天晚上,常务副市长,马市长和我探讨了傅山县的发展方向,马市长让我写一份报告给他,我连夜就写了出来。

    欧阳志远笑道。

    “马明远,我知道他,他现在是龙海的常务副市长,是一位很敬业的官员。”

    何书记看着欧阳志远道。

    何振南道:“现在,市委市政府很重视傅山的发展,他现在主抓傅山县的这几个投资项目。”

    “很好,振南,现在是个机遇呀,这里没有外人,我说句很现实的话,如果傅山县能借助这次机遇,把经济搞上去,让傅山县腾飞起来,能通过发改委和中央几大部的试点验收,你们所有领导的名单,都将会放在中组部的办公室上。”

    在所有的官员中,如果有人说自己当官不想升迁,这人绝对是个伪君子。

    欧阳志远没有想这么远,他现在,做到县政府办公室及主任,感觉不错,还没有想到再次升迁。但何振南的两眼已经开始发光,何振南可是一步一步的从乡长干起来的,他的内心,就是前面的哥哥。

    自己的亲哥哥何振乾,比自己大十几岁,已经做到山南省的纪委书记了,自己现在才是个县长,自己到了哥哥的年龄,不知道,能否赶上哥哥。

    自己的哥哥做县长的时候,父亲正好是山南省的组织部长,哥哥的去升迁,有父亲的因素,而自己做县长,父亲早已经退休。

    现在的社会,早就是赤和裸的互相利用的年代,人走茶凉呀,父亲的余热,已经发挥不了作用了,自己的升迁,在自己有了政绩的基础上,只能指望哥哥了。

    如果自己的名字,能放到中组部办公室的桌子上,再加上哥哥的影响,自己的升迁可能会顺利一些。

    一直没有说话的何老爷子,听到何振乾的话,冷哼一声道:“振南,你当傅山县长已经一年多了吧?傅山县在你手里,发生了什么变化?你看看自从志远做了你的秘书,这才几天,傅山县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引来了多少投资?你现在要做的是,就是借助这个机遇,让傅山县能通过发改委的验收,明白吗?”

    何振南一听父亲有点生气,连忙道:“知道了,父亲。”

    周副厅长一看老爷子有点生气,连忙打圆场道:“傅山县,在振南和志远的努力下,一定能通过验收的,来,何老、何书记、振南、志远,咱们共同喝一杯。”

    几个人都举起了酒杯。

    两瓶茅台酒成了空瓶之后,欧阳志远从怀里摸出了两个透明的玻璃小瓶,笑着道:“何书记,周厅长,何老,尝尝我自己酿的酒味道怎么样?”

    这两瓶酒,是欧阳志远在父亲的指导下,酿出来的一批酒,味道要比欧阳宁静酿造的还要甘醇浓烈。

    何老一看欧阳志远拿出一小瓶酒,色彩翠绿,清澈粘稠,禁不住眼睛一亮。何老爷子喝了一辈子酒,他知道什么样子的酒是好酒。

    “志远,你会酿酒?看样子不错。”

    何老爷子看着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周副厅长更是喜欢杯中之物,一看欧阳志远拿出的这一小瓶酒,心道,这一瓶也就二两,呵呵,不够一个人喝的。

    欧阳志远看着周副厅长的表情,心道:“一会你喝一口就知道厉害了。”

    欧阳志远刚一打开瓶盖,股股浓烈的甘醇酒香,刹那间就飘进了众人的鼻子。

    “欧阳哥哥,你的酒真香呀。”

    何文婕闻着空中的酒香,皱着小鼻子道。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每人倒上小半杯道:“半杯酒,要分十次喝完,每次只能喝一点,否则,喝醉了,可不能怨我。”

    何老爷子看着杯中的酒,色彩翠绿,清澈粘稠,酒香扑鼻,禁不住赞道:“好酒。”

    何老爷子轻轻的呡了一小口。

    酒液刚一入口,一股浓烈的甘醇酒香,顺着口腔进入了喉咙,刹那间,就好像进入了骨髓,整个人顿时神采奕奕,犹如沐浴在三月的春风中一般。

    和刚才喝的茅台相比,更加甘醇浓香。

    “好酒,哈哈,好酒!”

    何老爷子禁不住的连声叫好。

    何振南、何振乾兄弟俩知道,父亲就是喝茅台,也没有叫过好,今天父亲竟然大声叫好,欧阳志远酿造的酒,真的这样好喝吗?

    两人禁不住也呡了一口。

    何振南和何振乾两人神情一变,两眼顿时露出惊奇的亮光,他们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何振乾几乎天天喝茅台、五粮液,但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酒。

    两人张嘴就想再喝一口,欧阳志远手疾眼快,一下盖住酒杯道:“何书记,好东西,要慢慢的品,等一会再喝第二口,否则,会喝醉的。”

    旁边的周厅长在喝了一口酒后,他终于知道,这是他喝的所有酒中,最好的一种酒。“欧阳大哥,我也想喝一口。”

    何文婕笑嘻嘻的道。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文婕的妈妈。

    文婕的妈妈周翠华本身也喝白酒,但她看到欧阳志远没有给自己倒,没有好意思要。现在女儿想喝一口,就点点头。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女士每人只能喝几滴,但文婕你不能喝,因为你脸上有伤,如果你想脸上留下疤痕的话,你可以喝的。”

    何文婕一听,吓得一吐小舌头。

    欧阳志远说着话,分别给王阿姨、周翠华和苏晓红倒上三滴。

    “呵呵,王阿姨,慢慢的喝。”

    何家的媳妇,都喜欢喝酒,三个人慢慢的品着那三滴翠绿的甘醇,整个身上有种说不出的通泰舒服。

    这小半杯酒,何老爷子他们喝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喝完。

    这次喝酒,欧阳志远给何书记、周厅长留下了极好的印象。欧阳志远离开何老爷子的家时,欧阳志远又拿出四小瓶酒,每人送了一瓶。

    这让何老爷子,何书记、周厅长高兴的合不拢嘴。

    这种酒,你就是拿钱买,也买不着呀。

    欧阳志远回到家后,父亲和母亲都还没睡。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欧阳志远和爸爸妈妈每个人都来个拥抱。

    “呵呵,臭小子,还知道回来?我以为你忘记了你妈妈了。”

    欧阳宁静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

    “呵呵,爸爸,我忘了自己,也不能忘了妈妈呀。”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给秦墨瑶按摩着肩膀。

    秦墨瑶微笑着道:“儿子,工作怎么样了?马桂花的手术做完了吗?”

    “妈妈,工作还行,马桂花的手术做完了,他们一家人已经团聚了。”

    欧阳志远道。

    欧阳宁静看着自己的儿子,疼爱之情在眼里流露出来。

    “志远,你的武功最近精进了不少吧?怎么会进步的这么快?”

    欧阳宁静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呵呵,爸爸,我遇到了两个很厉害的杀手,外号叫影子,您知道,江湖上,哪个门派的轻功就象烟雾一般的快捷?”

    欧阳志远看着父亲道。

    欧阳宁静一听,神情一惊道:“柳烟门!”

    欧阳志远一听是柳烟门,不由得吓了一跳。他看着父亲道:“柳烟门在解放前就消失了,现在,怎么会还有柳烟门的人呢?”

    “柳烟门有一分支,流亡到海外,你所看到的杀手,很有可能就是流亡海外的柳烟门的人,儿子,见到柳烟门的人,最好不要和他们结仇,否则,就要一击必杀,不能留下后患。”

    欧阳宁静道。

    “嘿嘿,爸爸,柳烟门的人盗窃国家文物,杀人灭口,被我碰上,我杀了一个,重创了一个,结果,那个受到重创的杀手,跑了。”

    欧阳志远苦着脸道。

    “什么?你干掉了一个柳烟门的杀手?还跑了一个?”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