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诡计和陷阱

    第一百二十二章诡计和陷阱

    王世强这种人已经毫无人性可言,自己的女儿就在自己的面前,竟然一点都不关心,一心想的是向黄晓丽要钱,而且满脑子的龌蹉邪恶的想法。这种人渣,活在世上就是个祸害。

    车内的老人看了一眼离去的王世强,对年轻人道:“再发现他企图对小姐不利就……”

    老人的眼睛里猛然爆发出一道让人毛骨悚然的凌厉杀意。

    韩月瑶很喜欢一帆,而小一帆也是很喜欢这位耳朵上发出叮叮当当脆响的姨姨,小一帆在韩月瑶里已经不肯下来了,两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韩月瑶把买来的几件漂亮的花裙子,一件一件的和一帆试着穿了一遍。

    别人的东西,小丫头不要,但干爸爸送的东西,小一帆早已抱在怀里,咯咯的笑个不停。今天是小一帆最高兴的日子,干爸爸来看自己,又给自己买了这么多的零食和漂亮的花裙子,再加上,自己有了一位能逗自己很开心的漂亮阿姨,小一帆开心的笑声,一直不断,这笑声感染了欧阳志远的心神。

    自己虽然是一帆的干爸爸,但以后绝不能让一帆再受到丝毫的伤害,自己要给一帆过去他没有享受过的父爱。

    黄晓丽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

    欧阳志远接那杯水,看着黄晓丽道:“黄姐,中药对一帆的眼睛有效果吗?”

    黄晓丽的眼里闪烁着极其激动的神情,她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谢谢你,一帆的眼睛能看到早晨的朝阳了,近距离能分辨出手指的多少。”

    黄晓丽很激动,说话间,她一把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用力的握着,所有的谢意,都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都融在这用力的一握中。

    “很好,黄姐,我刚才给一帆把了脉,她脑子里的淤血,已经开始吸收松动了,一会我就用针灸的方法,给一帆治疗,用不了多久,一帆就能拥有和同龄孩子一样的视力。”

    黄晓丽的眼睛有点湿润,自己的宝贝女儿,终于能看见东西了,以后,再也不会被幼儿园的孩子叫她小瞎子了。

    欧阳志远递给黄晓丽一条手帕。黄晓丽连忙擦干自己的眼泪,站起身来,微笑着道:“我去做饭。”

    “一帆,不要太顽皮,妈妈去做饭,你陪姨姨和爸爸玩吧。”

    黄晓丽微笑着看着自己开心的女儿。

    一帆正赖在韩月瑶的怀里,和韩月瑶做小蜜蜂的游戏。一听妈妈要做饭,连忙道:“妈妈,我帮你摘菜吧。”

    “呵呵,一帆,你现在的任务,就是陪姨姨和爸爸玩,知道吗?”

    黄晓丽疼爱的拍了一下女儿的小脑袋。

    “是,妈妈,保证完成任务。”

    一帆站起身来,向妈妈敬了个礼,但小手却放错了地方,惹得韩月瑶和欧阳志远笑个不停。

    “月瑶,去帮黄姐做饭,我陪一帆玩。”

    欧阳志远道。

    “好的,我帮黄姐去。”

    韩月瑶笑着走进了厨房。

    欧阳志远抱起一帆,轻声道:“走,一帆,到你的房间去好吗?”

    “好的,爸爸。”

    一帆懂事的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把自己的小脸贴在了欧阳志远的脸上,全身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如同一只受伤的小鸟。

    “一帆,别怕,一帆是个坚强的孩子,等你眼睛好了,爸爸就带你去看大海,海上有海鸥和海燕,还有大鲸鱼。”

    “好的,爸爸,一帆不怕,大海里还有大轮船吗?”

    一帆一听爸爸要带自己去看大海,顿时很高兴,小丫头还没见过大海是什么样子。

    “有很多的大轮船,还有漂亮的海市蜃楼呢。”

    “太好了,爸爸,海上还有会飞的神仙吗?”

    “有,还有七仙女姐姐……”

    欧阳志远抱着一帆来到小丫头的房间,关好门。

    欧阳志远让韩月瑶陪着黄晓丽去做饭,目的就是不要让黄晓丽紧张。

    “来,一帆,把手给爸爸。”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一帆懂事的伸出小手,放在爸爸的手里。

    “哇,爸爸你的手好大呀。”

    小丫头把自己的小手贴在欧阳志远的手心上,和爸爸的手比较起来。

    一种心贴心的柔软,在自己的手掌心里传来,直达自己的灵魂深处,一帆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欧阳志远的手指轻轻的按在一帆的手腕上。

    不错,活血化瘀的中药已经起了作用了,那块淤血已经开始变小。

    “一帆,爸爸给你扎针,你害怕吗?”

    欧阳志远拍了拍一帆的小脑袋,问道。

    一听到扎针,欧阳志远明显的感觉到小丫头的小手一哆嗦。一帆小时候就很害怕打针。

    “爸爸,一帆不怕,治好我的眼睛,我要和爸爸妈妈一起去看大海,去看大轮船。”

    一帆虽然很害怕,但是小丫头还是倔强的抬起小脑袋,看着欧阳志远。

    “爸爸,你扎吧,我的眼睛好了,柴晓滨就不叫我小瞎子了。”

    欧阳志远拍了拍一帆的小脑袋道:“柴晓滨是谁呀?”

    欧阳志远说着话,一边给银针消毒,让一帆转过脸去,后脑勺靠在自己的怀里。他不想让一帆看到很长的银针,小丫头虽然倔强的说不害怕,但一帆毕竟是小女孩子,今年才六岁。

    “柴晓滨就是我们大班的小霸王,他家可有钱了,他的爷爷每天用漂亮的车接送他上幼儿园,他每次见到我,都喊我小瞎子,还说我是野孩子,没有爸爸,也没有爷爷,还说我是穷鬼,爸爸,穷鬼是什么呀?”

    欧阳志远故意和小丫头说话,引开她的注意力,手指一捻,一根银针准确无误的扎进一帆的头上穴道。

    小丫头只是微微的感到扎针的地方,微微一麻,并没有感到疼痛。

    “一帆,那是骂人的话,别理他,他爷爷是干什么的?”

    欧阳志远引开话题,不想让小丫头知道穷鬼的具体意思。黄晓丽为了给一帆看病,耗尽了自己的积蓄,一帆没有几件好看的衣服,欧阳志远在路上,给一帆买了好几套漂亮的花裙子。

    欧阳志远用的是五行神针里的太乙木灵针法,目的就是活血化瘀,疏通经脉,减轻压迫一帆视神经的压力。

    说话间,欧阳志远已经下了七八根针。

    “不知道他爷爷是干什么的,柴晓滨经常说,整个傅山县的钱,都是他家的,爸爸,柴晓滨家开银行吗?”

    一帆问道。

    欧阳志远把傅山县所有的官员,在脑子里梳理了一遍,姓柴的到有几个,不知道柴晓滨的爷爷是谁?

    欧阳志远不想再一帆心里留下任何阴影,他决定明天早晨,亲自送一帆去幼儿园,顺便和对方的家长沟通一下。

    “呵呵,我不知道柴晓滨家是否开银行,一帆,你把柴晓滨欺负你的事告诉给老师了吗?让老师批评柴晓滨。”

    欧阳志远开始用气功按摩一帆的小脑袋。

    “我对王老师说过好几次,但王老师好像很害怕柴晓滨的爷爷,王老师没有批评柴晓滨,我听好朋友张燕说,王老师每次见到柴晓滨的爷爷,都笑脸相迎,她还看到过一次,王老师向柴晓滨的爷爷鞠躬呢,还经常在柴晓滨爷爷面前夸奖柴晓滨是最听话的孩子,爸爸,你说,王老师是不是在撒谎?是故意拍柴晓滨爷爷的马屁吗?”

    “呵呵,有点。”

    欧阳志远最后的几针已经下完,一边和一帆说话,一遍轻轻的依次捻动银针。

    黄晓丽早就站在一帆的房间,她担心一帆是否害怕扎针。

    当她听到女儿和欧阳志远的对话时,很是吃惊。这些事情,女儿从来没有和自己说过,看来,自己不是个合格的妈妈,女儿在幼儿园肯定受到很多的委屈。

    女儿为什么不对自己说?难道是自己生活的压力大,忽略了和女儿交流了吗?

    二十分钟后,欧阳志远开始收针。

    “爸爸,好了吗?”

    一帆轻声的问道。

    “呵呵,我的女儿真坚强,好了。”

    “谢谢爸爸。”

    小丫头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轻轻的亲了一下欧阳志远的脸颊。

    “呵呵,吃饭了。”

    欧阳志远抱起了一帆,打开房门,就看到黄晓丽站在门口。

    “妈妈,爸爸给我扎过针了,一帆一点都没哭。”

    小丫头很自豪的看着妈妈,仿佛在瞬间长大了一般。

    “好,我们的一帆长大了,真棒,是个大姑娘了,来,妈妈抱,让爸爸休息一下。”

    黄晓丽接过来一帆,看着欧阳志远,轻声道:“谢谢,志远。”

    欧阳志远道:“是一帆听话,没有喊痛,再扎几次,就能完全康复。”

    “开饭了,同志们,土豆炖牛肉,**来啦。”

    韩月瑶这几天,天天看红色电视剧,学了很多电视里的词语。

    欧阳志远刚洗过手,小一帆很乖巧的就把毛巾给拿过来。

    “给,爸爸。”

    小丫头对自己家里的东西摆放位置,都一清二楚。

    “谢谢一帆,吃饭了。”

    欧阳志远给一帆洗过手,四个人围在饭桌旁。韩月瑶几乎很少吃过家庭饭,今天她自告奋勇,亲自掌勺,炒了自己这一辈子,第一次做的绿豆芽肉丝。

    韩月瑶满怀自信的端过来自己炒的绿豆芽肉丝,放在桌子上。

    “当当当!请尝尝本小姐抄的绿豆芽肉丝,绝对清香可口,清香四溢。”

    韩月瑶刚放下盘子,就笑嘻嘻的用勺子挖了一勺,放进欧阳志远前忙的小盘子里。

    “尝尝本小姐做的菜。”

    欧阳志远呵呵笑着,尝了一口韩月瑶坐的菜,不幸的是,肉丝有点糊了,绿豆芽却有点生,而且没有放盐。

    “呵呵,真不错,清香可口呀,月瑶,你也尝尝自己坐的菜。”

    欧阳志远如同吃药一般把那口菜咽到肚子里,同时把一盘子菜都放在月瑶的前面,韩月瑶一听欧阳志远说自己炒的菜清香可口,顿时高兴万分,连忙夹起菜,放进自己的嘴里。

    一股糊味夹杂着生豆芽味,又带有微甜的味道,充满着自己的嘴里。

    一帆一听爸爸说姨姨炒得菜好吃,也是摸索着用小勺子挖了一点,放进自己的嘴里。小丫头顿时苦着脸,嘟囔着道:“姨姨炒的菜,真好吃。”

    说完话,嘴里的菜,就是不肯咽下去。

    那边的韩月瑶立刻把嘴里的菜,吐到垃圾桶里,狠狠地瞪着欧阳志远,大声道:“死欧阳,我要掐死你。”

    说着话,伸出龙爪手,掐向欧阳志远的脖子。

    “一帆救命呀!”

    欧阳志远惨叫着跑到小一帆的身后,藏了起来。

    一帆感觉到爸爸藏在自己身后,笑嘻嘻的道:“姨姨别打我爸爸,我说你坐的菜好吃行吗?”

    旁边的黄晓丽再也忍不住了,笑了起来。

    韩月瑶看着小一帆嘴里含着菜,不敢吐,但却不肯咽下去的滑稽样子,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连忙把垃圾桶拿过来,嘿嘿笑道:“快吐出来。”

    小一帆笑嘻嘻的吐出那口菜,大口的喘着气,终于解脱出来。

    几个人终于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这一顿饭,几个人吃的很高兴,欧阳志远临走前,给一帆开了几副中药,让黄晓丽继续给一帆服用。

    欧阳志远开着保时捷,在夜风中穿行。韩月瑶的一头火红的秀发,如同烈焰,随风飘舞。

    “嘻嘻,欧阳哥哥,一帆喊你爸爸的时候,吓了我一跳,我以为一帆是你的亲生女儿呢。”

    韩月瑶看着欧阳志远。

    “嘿嘿,小丫头,乱说什么,一帆今年已经六岁了,我今年二十三,你说我十七岁能有一帆吗?”

    欧阳志远瞪了一眼韩月瑶。

    “就是呀,等到一帆喊你干爸爸,我才明白,感情她是你的干女儿,呵呵,我也要认一帆为干女儿,欧阳大哥,我很喜欢一帆的。”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晕过去,连忙道:“韩月瑶,你打住,你今年有二十岁吗?哈哈,不到二十岁,就想认人家一帆做干女儿,一帆肯定不会认的,就是一帆认你做干妈妈,在大街上,人多的地方,一帆喊你妈妈,你个小丫头片子,敢答应吗?如果我在旁边,一帆再喊我爸爸,人们肯定会认为,我拐骗少女,并有了孩子,绝对会有人立刻打电话报警,非把我抓起来不可。”

    欧阳志远连忙反对。

    韩月瑶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脸色都绿了,顿时伸出龙爪手,狠狠地在欧阳志远的腰间掐了一把。

    “死欧阳,你竟然敢占我的便宜,看我不掐死你。”

    “啊,救命呀。”

    欧阳志远一声惨叫道:“小丫头,我可正开着车。小心。”

    “哼,谁让你乱说的,明天早上,咱一块去送一帆上幼儿园,我倒要看看是谁的儿子孙子,欺负我的干女儿,哼。”

    韩月瑶恶狠狠的道。

    “不会吧,小丫头,你可是个大人了,你难道要去打那个柴晓滨,那个小霸王,估计才六岁,能撑你一拳?”

    欧阳志远知道,韩月瑶疼爱一帆心切。

    “哼,我不打柴晓滨,我倒要问问柴晓滨的爷爷,那个老东西,怎么教育自己的孙子的,我不敢打小的,但我最喜欢打老的。”

    韩月瑶不由得摩拳擦掌。

    “喂喂,小丫头,你打住,柴晓滨的爷爷,最低有五十岁了,你要是打了他,人家就找到了养老的地方了,天天吃死你。”

    欧阳志远提醒韩月瑶。

    这下韩月瑶傻眼了,大声道:“这不能打,那不能打,难道一帆就白白的受人家欺负吗?”

    “呵呵,明天到幼儿园再说吧。”

    当保时捷路过一家很高档豪华的舞厅时,韩月瑶顿时兴奋起来,大声道:“欧阳哥哥,不知道你会跳舞吗?”

    “切,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欧阳哥哥,能不会跳舞吗?当年在山南医学院,我可是交谊舞冠军,围在我身边的女孩子,都有一个加强连……。”

    欧阳志远回忆起自己当年在山南医学院,锦扇纶巾,谈笑间敌人灰飞烟灭的豪情壮志,不由得意气风发起来。

    “切,吹牛不收税。”

    韩月瑶做了一个鄙视的动作道;“哼,是骡子是马,咱们舞场里见。”

    小丫头最近在电视里,学了很多的大陆话。

    两人停好车,直奔舞厅。

    这个叫舞云端的舞厅,是傅山县档次最高的舞厅。一楼是舞厅和表演场所,二楼是咖啡厅,三楼是会馆。

    舞云端的主人,就是傅山县财政局局长柴世强的儿子柴正山。

    上次在天柱峰,郑晓水、柴正山和姬文峰和欧阳志远争夺曹家大院,三个人被欧阳志远和韩月瑶暴打了一顿,吃了大亏,这个仇一直没报。

    今天,是几个官二代聚会的日子。虽然郑晓水的父亲郑俊熙只是傅山城建局的局长,官位不是很大,但他为人阴险,足智多谋,表面上为人极其的仗义,自然就做了这些官二代的老大。就连县委书记王凤杰的儿子王世超,也极其佩服郑晓水。

    舞池里,一对对财男俊女,在翩翩起舞。

    柴正山在山南省的南州,聘请了几位漂亮的舞女,来自己的舞云端跳舞。这种大城市的舞女一来到舞云端,就引起很大的轰动。

    南州大城市下来的舞女,漂亮不说,那种大城市舞女的气度和语言,让这个小县城的男人们,感到自己真是井底之蛙,汗颜呀。

    最近,舞云端的生意,十分的火爆。

    舞厅最北面的沙发上,柴正山端着酒杯和郑晓水、姬文峰、王世超,碰了一杯。

    “呵呵,正山,生意不错呀。”

    郑晓水微笑着喝了一口酒,看着舞池里那几个美女,又瞟了一眼正在发呆流口水的王世超。

    郑晓不明白,县委书记王凤杰是个极其有头脑的人物,怎么会有一个王世超这种弱智而又好和色的儿子?王凤杰的基因,王世超为什么没有继承?会不会不是王凤杰的亲儿子吧?

    “呵呵,郑哥,我的生意只是一般,怎么能和你的佳佳超市连锁店比?你的佳佳超市,在龙海市里,又开了第十个分店了。”

    柴正山微笑着道。

    “这个分店,还没有开业,正在筹备之中,零售连锁店,挣不了几个钱的。”

    郑晓水乐呵呵的道。虽然他嘴里说挣不了几个钱,但一种份自豪感,在他的眼神里,暴漏无疑。

    经过自己的努力,自己已经拥有第十家超市连锁店了。

    旁边的姬文峰,只是低着眉,慢慢的喝着酒。

    自己的父亲姬广元死了,死在公安局的问讯室的楼下,公安局已经下了结论,自杀。

    所有的谜底,都在父亲的自杀中,彻底的掩埋掉。

    母亲不让自己再过问父亲的事,姬文峰知道,如果自己再探求事情的真相,自己也会象父亲那样死去。

    他知道,父亲绝不会自杀。是有人害怕父亲说出来什么,终于杀人灭口。父亲是贪污了,但是,开发区的两个多亿,父亲一个人能拿多少?这两个多亿,根本没有全部到达傅山县,就被上面截留了,但账面上却到了傅山县的财政局。

    父亲一出事,所有的脏水,都浇在父亲的身上。自己干敢争辩吗?肯定不敢。

    嘿嘿,这件事早晚会捅出去的,自己不敢,但并不代表别人不敢。

    父亲出事,就是由于县长何振南和欧阳志远两人偷偷的视察开发区,在县委书记王凤杰面前告了父亲一状,结果,王凤杰现场开了县委常委会,停了父亲的副县长职务,纪委进入调查,转进公安局。

    父亲的死,归根结底,就是死在何振南和欧阳志远身上,这个仇,自己一定要报。

    欧阳志远和韩月瑶走进舞厅,顿时被里面的气氛感染了,韩月瑶二话没说,就滑进了舞池。

    欧阳志远的位置虽然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但他毕竟是年轻人,一看到韩月瑶滑进了舞池,欧阳志远微笑着跟了过去。

    韩月瑶今天穿的极其性感,一身火红的紧身皮衣,染成烈焰色的头发,十几个漂亮耳环在舞动的腰肢声中,发出清脆好听的声音。

    音乐是快三,韩月瑶修长挺拔的性感身姿,加上她在台湾舞厅里带来的最新潮的舞姿身法,让所有跳舞的人,眼睛一亮。

    欧阳志远身高一米八二,高大魁梧,长的英俊魁梧,极其阳光,他的舞姿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潇洒自然。

    这两位金童玉女一进入舞池,如同鹤立鸡群一般,把所有的跳舞者,都比了下去。

    刚开始那几位南州来的舞女还很不服气,三四个舞女在强劲的音乐中,围着韩月瑶扭动,试图把韩月瑶比下去。但韩月瑶就如同一道火焰的精灵,带着台湾最新流行的舞姿和身法舞步,好像一位飞天仙女,翩翩起舞。惹来一阵又一阵的喝彩之声。

    几位南州舞女终于败下阵来。

    很大的舞池中,最后只剩下欧阳志远和韩月瑶两人。

    所有的人都为两人打着拍子而大声喝彩。人们早已没看到这样美妙的舞姿和新样式的舞步。

    郑晓水他们正在喝酒,猛然听到阵阵的喝彩声,几个人抬头一看,郑晓水的两眼猛然爆发出强烈的杀意。

    “欧阳志远!”

    柴正山和姬文峰同样看到了欧阳志远。两人的双眼都在向外冒火。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郑晓水黑黑的冷笑,欧阳志远,你真是找死呀,上次在佳佳超市外面,自己叫来三十几个手下,竟然没有干倒你,嘿嘿,今天你还能走吗?

    郑晓水摸出电话,就要叫人,但他一眼看到,旁边的王世超,死死地盯着舞池中,那个和欧阳志远一起跳舞的女子,而且还流着口水。

    舞池中的那个女人太性感漂亮了。

    猛然,一个阴毒的计谋在郑晓水的脑子里一闪,哈哈,欧阳志远,你个王八蛋,今天你死定了。

    郑晓水连忙用眼色让柴正山和姬广元不要轻举妄动,一边走向王世超。

    “世超,看到了那个跳舞的美女了吗?”

    王世超早就看到了那个一身火红,耳朵上带着十几个耳环的性感女人。

    我靠,这个女人真性感漂亮,这要是压在身底下,干上几个小时,就是花一万块,也心甘情愿呀。

    你看那胸脯,随着舞步的跳动,颤颤巍巍的耸动着,在跳一会,就会把自己的魂跳飞了。还有那白花花的大腿,真白呀。。

    王世超点点头道:“看到了,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哪里的?包夜吗?不知道一万块能拿下来吗?”

    “嘿嘿,世超,他是才来的小姐,这种小姐不值一万块的,你过去问问,一百块就可以,二百就可以包夜,我给你免费提供房间,哈哈,你可以尽情的享受。”

    郑晓水狞笑着道。

    王世超猛地喝光杯子里的酒,写了一个纸条,递给服务生,纸条里夹着一张十圆的小费。

    “送给那位跳舞的小姐。”

    服务生悄悄的收起消费,拿着纸条走到正在跳舞的韩月瑶面前,轻声道:“小姐,那位先生给您的。”

    欧阳志远和韩月瑶挑的正开心,猛然看到服务生递过来一张纸条。韩月瑶接过纸条一看,顿时气的怒目圆瞪,双眼冒火,狠狠的瞪了王世超一眼。

    王世超一看那位性感的小姐,生气的模样,更加可爱,差一点魂飞魄散,连忙站起来,冲着韩月瑶一举手中的酒杯。

    欧阳志远看到月瑶看完那个纸条后,很生气的样子,就知道那张纸条没有好话。欧阳志远接过那张纸条一看,眼里寒芒暴涨,不由得嘿嘿冷笑。

    那张纸条上写的是:“小姐,500元,包你一夜,可以吗?”

    这个王八蛋,真是廁所打灯笼——找死呀。

    王世超嘿嘿笑着,又写了一张纸条,让服务生递了过来。

    这次的纸条更加下流无耻,上面竟然写着:“小姐,一夜1000元可以吗。”

    欧阳志远一看这张纸条,脸色刹那间变得铁青,韩月瑶脸色一变,顿时变得极其妩媚,笑吟的走了过去。

    欧阳志远连忙跟了过去。

    郑晓水喝了一口酒,他看到那个女人和欧阳志远走了过来,他知道,有好戏看了。

    嘿嘿,欧阳志远,不是什么人都能惹得,县委书记王凤杰,你敢惹吗?哈哈,我知道你很能打,几十个小痞子都打不过你,哈哈,王凤杰的儿子你敢打吗?

    韩月瑶刚走到王世超的面前,王世超嘿嘿淫笑着,低声道:一千块。”

    王世超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欧阳志远的手掌就到了,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王世超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王世超的身子就飞了起来,砸向郑晓水他们的桌子。

    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了郑晓水、柴正山和姬文峰他们正在用仇恨的眼光看着自己。特别是最阴森的郑晓水,他的嘴角带着一丝不屑和嘲笑。

    我靠,是这一伙人渣官二代,这个王八蛋敢写这种下流的纸条,肯定有人点拔。

    韩月瑶更是不依不饶,快步赶上去,一脚揣在王世超的腹部,大声骂道:“打死你个臭流氓。

    “啊!”

    王世超放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韩月瑶又赶上去,狠狠的踹了几脚。

    郑晓水一看到欧阳志远上当,打了县委书记王凤杰的儿子王世超,不由的狞笑着拨打了县公安局的值班室,对值班的民警大声道:“马上派人来,县委书记王凤杰的儿子,在舞云端被打了。”

    欧阳志远看到郑晓水在打电话报警,当他听到自己打的那个人,竟然是县委书记王凤杰的儿子,不由的吓了一跳。

    这怎么可能?这个猥琐的男人,怎么会是县委书记王凤杰的儿子?欧阳志远知道,自己上当了。

    是郑晓水故意挑拨王世超给自己写纸条,来激怒自己,让自己暴打王书记的儿子。自己打了王书记的儿子,如果引起王书记的自身震怒,再次和赵丰年联手打压自己和何振南,自己就完蛋了。

    好狡猾阴险的郑晓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