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强势插入

    第一百一十九章强势插入

    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呀,人家正在上生意的时候,来个大检查,这不是故意来砸人家的生意吗?你可以在吃饭高峰后,来检查的。

    王世辉看着柴世清那张让人恶心的脸和一双贪婪的小眼睛,恨不得一拳砸过去。这个狗东西,仗着他姐夫肖永成是崮山镇的镇长,当上了崮山镇卫生所的所长,兼管整个崮山镇下面的大小诊所,私下里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好人家的大闺女。

    现在这个该死的东西,竟然看上了自己的饭庄,私下里让人拿来一万块钱,要买下自己的整个饭庄,真是贪得无厌?

    一万块钱能买什么?自己这套明清时期的天井两层小楼,不是能用钱来衡量的,这可是老辈子传下来的,给再多的钱,都不能卖的。

    这个***脑子进水了,逼急了自己,老子拿刀全部把这些贪官污吏全部砍了。

    王世辉看着这些人一副公事公办的丑恶嘴脸,非常气愤,这几个人,哪个月都在自己这里白吃白喝,光是欠条,每个人都签了十几张。

    老子白供你们吃喝,现在反而要连自己家的房子,都要吞掉,真是该死呀。自古以来,中国为什么杀不尽这些贪官?

    “柴所长,我所有的手续和证件都是齐全的,你们也经常的来检查,每次检查都合格,今天为什么要在我上生意的时候,来检查?这不是要赶走我的客人吗?”

    王世辉不想和他们硬碰,他们的内心虽然极其的邪恶贪婪,但他们现在是行政执法,代表的是政府,说关自己的店,一撅嘴就可以了,自己是民,人家是官呀。看几个所长都一起来检查,看样子,柴世清已经把他们都买通了。

    柴世清一听王世辉这样说话,脸色一沉,两只小眼睛透出一丝寒芒,冷笑道:“你手续齐全就不能检查你吗?你以为你是谁?我们为什么要等你的人吃完饭再来查?再说废话,老子立刻封了你的店,让你滚蛋。”

    柴世清知道,王世辉的野味山庄地势极好,名气早已传出去了,现在台湾恒丰集团在这里投资,这里的地皮和沿街的房子,价格绝对会暴涨,饭店的生意会更好,这家饭店,自己一定要得到,赶走王世辉,嘿嘿,今天一定要关了王世辉的门,一会好戏就要上演。

    王世辉知道,今天就怕过不起这道坎了。

    “王世辉,你立刻把所有的证件和手续都拿来我看。”

    柴世清大声喝道。

    大厅里正在吃饭的人,有的连忙离开。他们知道,这些人都是官老爷,可不能惹。

    王世辉咬咬牙,到柜台里拿出各种证件。

    税务所所长蒋世年一挥手,两名手下开始检查王世辉的税务发票。

    柴世清一挥手,使了个颜色,几名卫生检查员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狞笑,冲向楼上的房间,去检查房间的卫生。

    郑盛水带着几名警察,竟然开始检查吃饭客人的身份证。

    这让一下,整个野味山庄顿时炸了锅,闹得鸡飞狗跳。

    客人们已经不能吃饭。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卫生所长柴世清,是不是镇长肖永成的大舅哥?”

    欧阳志远手里的名单里,都有这些人的关系。

    何振南的脸色很难看。看看,这些人都在干什么?何振南拨通了纪委书记张建设的电话。

    “张书记,你查查肖永成的经济和他大舅哥柴世清的经济。”

    欧阳志远知道,何振南借机要拿肖永成了。肖永成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人,他所处的这个位置,很重要,台湾恒丰集团在固山投资,受益最大的就是固山镇,固山镇的这届领导,政绩就会就很好,向上升迁的机会就很大。何振南要把自己的人副镇长王宗水扶植起来,肖永成就是个绊脚石。

    何振南刚挂上电话,几个卫生管理员就冲了进来。

    “快滚蛋,我们检查卫生,看看这里有没有老鼠苍蝇蟑螂蚊子麻雀。”

    一个歪带着帽子的卫生检查员,口里不干不净的吆喝着,故意一脚踢倒一张椅子。另外两个卫生检查员也踢翻了两张椅子,整个房间里顿时弄得乌烟瘴气,其中一位检查员,还故意的放了一个震耳欲聋的响屁。

    这一桌子菜,还能吃吗?好在两人已经吃饱了,但那个响屁,差点让两人把吃下的东西,全吐出来。

    何振南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老鼠,有死老鼠。”

    一个卫生员一声尖叫,欧阳志远一看,那家伙手里正拎着一个透明的塑料袋,袋子里有两只发黑的死老鼠。

    欧阳志远刚才早已把房间看了一遍,这个房间里根本没有死老鼠。

    我靠,这不是陷害吗?这个狗东西的塑料袋的口,都没有解开,陷害人也要智商高一点吗?

    “呵呵,有好戏看了。”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

    “这两位同志,你们也别吃饭了,这里的东西不卫生,你看,还有死老鼠,吃下去会死人的,就是不死,也会得鼠疫的,全身溃烂,流血流脓,一直烂死,一会你们下去,给我们做个证明,证明这两只老鼠就是在你们房间里找到的,这里有证明词,为了保证我们老百姓的身体健康,请你们在证明人下,签上你们的名字,留下你们的联系电话。”

    一个长着一双三角眼的卫生检查员,说着话,就递过来一张早已写好的证明材料,和一支笔,让俩个人签字。

    那边的何振南气的已经开始哆嗦了,这就是我们的政府执法人员?什么玩意呀,一群搞阴谋诡计的小人。

    “嘿嘿,这位同志,我们没上过学,不会写字,你们代表我们签上吧。”

    欧阳志远一脸的无奈,把笔和那份材料都拿倒了,反正的看了几眼,就是没把材料拿正。

    “什么?你们不会写字?”

    三角眼一听欧阳志远的话,差一点晕过去。

    “嘿嘿,小时候,家里穷,没上过学。”

    欧阳志远嘿嘿的笑着。

    那个歪带着帽子的检查员一听欧阳志远说不识字,顿时哈哈笑了起来。

    “原来是两个笨蛋,乡巴佬,看你们穿的人模狗样的,竟然不识字,***,笑死老子了。”

    这个不知道死活的狗东西,笑弯了腰。

    三角眼一听两人不识字,疑惑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拿起笔道:“叫什么名字,我替你签上。”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的道:“农村人哪里会起什么名字?他叫何大大,我叫何二大。”

    三角眼一听,扑哧一声,差点笑翻。

    另外几个家伙,都嘎嘎的大笑起来。

    山南农村,对父亲的称呼有两种,一种叫爹爹,另一种就是叫大大,叔叔叫二大。

    三角眼直接把何大大和何二大的名字签上。

    “滚下去吧,到一楼大厅等着,一会好抓人。”

    那个外戴帽子的卫生检查员大声喝道。

    欧阳志远一拉何振南,两人走下楼去。欧阳志远看到,固山派出所的警察们,在郑盛水的带领下,对每间雅间里的客人,检查身份证。

    两人跟在众人后面,走下楼,何振南把自己藏在欧阳志远身后,故意低下头,防止有人认出来自己。

    这时候,一楼大厅里,很多的卫生防疫的检查人员,手里都拎着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面都有老鼠、蟑螂,甚至还有个家伙的塑料袋里,竟然有一条让人恶心的蛇在蠕动。

    王世辉脸上的汗,噼里啪啦的掉下来,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他看着那些死老鼠,他知道,柴世清在陷害自己。

    嘿嘿,大不了老子给你们拼了。

    “王世辉,你这不是间接杀人吗?你看看你店里的老鼠蟑螂,竟然还有蛇?就你这卫生条件,还能开饭店?”

    一位警察手里拎着一只已死的灰雁,大声道:“柴所长,发现一只天鹅。”

    在场的所有检查人员,一听发现了一只天鹅,全都兴奋起来。天鹅是国家保护的动物,谁要是吃了它,就是犯法的。

    “嘿嘿,王世辉,你可敢什么都吃呀,天鹅你也敢吃?这次谁也救不了你。”

    柴世清的小眼镜里,露出得意的寒芒,小子,你死定了,今天非把你抓起来不可,嘿嘿,在派出所里,老子剥了你的皮,让你生不如死,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王世辉心里一沉,他没见过天鹅,只是在电视上偶而看过一会次,也是一闪而过。自己店里根本没有天鹅,那人手里拎的东西,也不是自己店里的东西,这是陷害。

    “柴世清,你们这是陷害,那个东西和那些老鼠,都不是我店里的东西。”

    王世辉话没说完,税务局长蒋世年走了过来,神情严肃的道:“王世辉,你涉嫌严重的偷税漏税三十万元,你跟我们走一趟,要协助我们调查。”

    王世辉的脑袋翁的一声炸开了,***,三十万,老子一年也卖不了三十万,这些***,信口雌黄,满嘴跑火车,看来今天要对自己下毒手了。

    “哎呀……哎呀……救命呀,饭店里的东西都变质了,吃死人了……”

    几个染着红毛绿帽的小痞子,从一个房间里,夸张的叫喊着,捂着肚子,走了出来,另外的几个小痞子,手里拎着棍子,眼里露出凶狠的目光。

    何振南在后面开始打电话。他要崮山党委书记袁成军,派出所长马照山,立刻赶到野味山庄。

    欧阳志远一看这几个小痞子,不由得冷笑起来。这几个狗东西,就是在路上溅了自己一身泥的小痞子们,想不到,这些人竟然和柴世清他们勾结在一起,陷害王世辉,这不叫官家和黑社会勾结在一起,陷害老百姓吗?这些人真黑呀。

    “他妈个比,你***想死,老子成全你,你竟然敢卖变质的东西,给我们吃,你不想好了,老子要灭了你,给我砸。

    一个脸色阴冷、全身刺满了蛇的痞子头,两眼透出阴森森的寒芒,如同毒蛇一般,慢慢的走向王世辉,揉搓着自己的拳头。

    崮山派出所副所长郑盛水狞笑着道:“把王世辉带走。”

    两个警察拿出手铐,扑了过来。

    好家伙,这些人真黑呀,为了一个小小的饭店,竟然工商、税务、公安和卫生四大系统的执法人员,勾结黑社会的小痞子,设计下套。要置王世辉于死地,诬赖人家偷税漏税十几万,真是费尽心机呀。

    七八个小痞子嗷嗷叫着,挥舞着手中的棍棒,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如同闪电一般的扑了出去,一脚穿在一个痞子身上。

    “砰!啊!”

    这个家伙惨叫着,从窗户上飞了出去。欧阳志远知道,今天自己和县长在一起,可以尽情的打一次人了,***,这一阵子没打人,可把自己憋坏了,这些***,太欠揍了。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猛一转身,一拳打在一个痞子的腹部。

    “嗷!”

    这家伙手中的棍子眼看着就要砸碎柜台上的玻璃,欧阳志远一拳就让这家伙弯成了大虾,弯着腰,倒在了地上。

    欧阳志远一个横扫,把一个偷袭的家伙踹飞。

    那个全身刺满蛇的家伙一看有人出头,脸色一变,一双毒蛇一般的眼睛,透出怨毒的阴森寒芒:“你是谁,你少管老子的事,否则,我今天要放了你的血。”

    “嗖!”

    这家伙掏出一把寒芒四射的弹簧刀。弹簧刀微微的颤抖着,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气。

    “小心,志远,他有刀子。”

    王世辉一看这家伙亮出了弹簧刀子,连忙提醒一下志远。

    旁边的郑盛水一看,竟然是欧阳志远来了,顿时吓了这家伙一跳。

    上次郭金成的司机崔长豹和欧阳志远发生冲突,几十个小痞子,都被欧阳志远打的屁滚尿流,到现在还不能出来混,今天这家伙怎么来了?

    郑盛水当然不知道,那些小痞子都被欧阳志远下了重手,一辈子都不能再出来害人了。

    欧阳志远背后可是县公安分局局长耿剑锋,看来,今天的事就怕要办砸。

    郑盛水心里开始盘算起来。

    欧阳志远最恨得就是这些凶狠的小痞子,这些人打起架来不要命,对老百姓下手极狠,一句话不和,就对老百姓动刀子,从不计较后果,有多少善良的老百姓,伤在他们手下。

    看来,今天自己要再次为民除害了。

    “嘿嘿。你别问我是谁,你只要说出来,是谁让你们陷害野味山庄的,我今天或许放了你们,否则,你们这些人,一个都跑不掉。”

    欧阳志远全身猛然爆发出强大的威压和杀气,如同钱塘大潮一般卷向那个全身刺满毒蛇的家伙。

    旁边的柴世清一看,半路上竟然跑出来一个厉害的小白脸,三下五除二的就打倒了外号毒蛇的三个手下,把柴世清吓了一跳。

    外号四脚毒蛇的小痞子,是柴世清雇来砸王世辉饭店的,并要装作中毒的样子,自己好让郑盛水抓他,嘿嘿,只要把王世辉抓到派出所,自己就会有办法让他卖掉野味山庄。十八样刑具让王世辉尝尝新鲜。

    但眼前这个小白脸,竟然好像知道什么,不论这个小白脸是什么人,一定不能放这个小白脸走

    柴世清看着郑盛水道:“立刻把这小子抓起来。”

    郑盛水哪里敢抓欧阳志远,他连忙道:“让四脚毒蛇收拾他。”

    四角毒蛇一听欧阳志远的话,也是吓了一跳,这个小白脸怎么会知道事情的内幕?今天绝不能放过他了。

    想到这里,四角毒蛇狞笑着喊道:“废了这个小白脸,每个人奖100块。”

    那个年代的100块,可是很大的数目,当时,雇一个小痞子帮忙打架,一天才20块钱。

    剩下的**个小痞子一听给100块钱,顿时如同吃了兴奋剂一般,挥舞着木棍,嗷嗷叫着冲了过来,手里的木棍发出呜呜的怪啸,砸向欧阳志远的脑门。

    这些黑社会的小痞子,在打架的时候,手段极其的残忍,毫无人性不可言,平时就作恶多端,欺压老百姓,充当富人的打手,没有一点善良的心意,欧阳志远对待这些人渣,下手从来不留情。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冲进人群中,拳脚飞舞。

    眨眼间,**个小痞子惨叫不止,全被放倒在地。

    好家伙,好强悍的战斗力,一个人竟然打到**个十分凶残的黑社会分子,厉害呀。何振南只是听说过欧阳志远一个人,狂战四十多个黑社会分子,那是听说的,他认为演绎的成份多,今天看来,欧阳志远能在不到两分钟内打到这些黑社会分子,上次的传说,绝对是真的。

    欧阳志远的战力,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这个小白脸真厉害呀。

    四角毒蛇一看,这个小白脸竟然把自己所有的手下全部打到,不由的暴跳如雷,刀芒一闪,锋利的弹簧刀发出锐利的怪啸,很饿坏你的扎向欧阳志远的后心。

    四脚蛇这是偷袭,刀子又快又狠,他恨不得一刀扎死欧阳志远。

    “志远,小心!”

    王世辉大叫一声。何振南的内心亚视一紧。

    欧阳志远最恨得的就是这种偷袭,特别是这种黑社会狠毒之人的偷袭。如果是老百姓这样被偷袭,还有活命吗?这些人渣,真该死。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猛一闪身,一掌就劈在四角毒蛇的胳膊上。

    “咔嚓!”

    一声让人心悸的骨头碎裂声传来,四角毒蛇的胳膊立刻垂了下来。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在四脚毒蛇的嘴里喊出,一头栽倒在地,在地上打滚。

    “嗖!”

    四脚蛇的弹簧刀飞了出去,深深的扎进天花板上,嗡嗡的颤抖着。

    这家伙绝没想到,平常自己老是打断别人的胳膊,今天自己竟然被人打断了胳膊。他确不知道,自己唱这条万恶条胳膊,永远不能再作恶了。

    柴世清一看这个情景,就知道不好。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小白脸抓住,狠狠的教训他不可。他看着手下的卫生防疫人员和那些警察,狂叫着道:“抓住这个小白脸,每人发200块钱的奖金。”

    那些没见过欧阳志远的警察和防疫人员,立刻扑了过来,特别是郑盛水手下的警察,竟然亮出了手枪和手铐,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欧阳志远。

    何振南一生冷哼,一步在后面跨出来,他两眼死死地盯住柴世清,大声喝道:“住手!”

    柴世清已经急眼了,今天设计了这么多的圈套,连黑社会的小痞子都雇了过来,竟然被半路上闯进来一个小白脸破坏了,现在有来了一个不怕死的,真是找死呀。

    “住你妈个比,你***是哪根葱,老子弄死你。”

    柴世清说着话,一拳砸向何振南的面门。

    “住手!”

    一声威严的低喝,在门口传来。

    崮山镇党委书记袁成军和派出所长马昭山一步跨进来,十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进来。

    袁成军一掌就把柴世清打的一个趔趄。

    “柴世清吗,你找死。”

    何振南的一声低喝,吓破了好几个人的狗胆。

    税务所长蒋世年和工商所长周立山,连同郑盛水,都听到这个声音有点耳熟。抬头一看,顿时目瞪口呆,魂飞魄散,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腿肚子开始抽筋,眼前一黑,差一点一头栽倒地上。

    “何……何……县长……”

    一拳捣向何振南的柴世清被袁成军一个耳光打的一个趔趄,又听到几个人叫这个人为何县长,不仅一愣,连忙收回拳头。这家伙没见过何振南,他不知道眼前之人就是傅山县的县长何振南。

    “袁成军,你看看你手下的政府官员,都是什么人物?还是**员吗?党员的脸都让你们丢尽了,陷害人家偷税漏税30万,人家一年能卖几个钱?陷害人家店里有老鼠,你们的智商真高呀,每个人手里都有一个密封的透明塑料袋,里面都有两只干枯的死老鼠,你们陷害人家,也要把密封好的塑料袋打开口呀?真不错,竟然还勾结黑社会,装做中毒,嘿嘿,税务、工商、公安和卫生,四大部门联合陷害人家,蒋世年,周立山,郑盛水,柴世清,你们说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何振南气的脸色铁青,眼里透出可怕的怒火,用手指头指着固山镇党委书记袁成军。

    柴世清虽然没有真正见过何振南,但却在电视里,看到过何振南的讲话,当时脑海里还在幻想,自己什么时候,能当上县长。

    现在他终于想起来眼前这个怒斥自己的这个人是谁了?

    “何……何……何县长。”

    柴世清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心脏狂跳,腿肚子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股异味在两腿间散发出来。

    本来已经绝望的王世辉,一听到有人喊和志远一块在自己店里喝酒的中年人为何县长,连忙仔细一看。

    我的天哪,果然是傅山县的何县长,刚才自己为什么没有看出来?何大哥竟然是县长?志远竟然和何县长一起喝酒?这怎么可能?

    王世辉激动的一把拉住何振南的手,久久的说不出话来,眼泪流了出来。

    男子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何县长,您可要为我做主呀。”

    何振南看着这位流泪的汉子,沉声道:“说,是怎么回事?”

    王世辉一指柴世清道:“卫生所所长柴世清,看到我野味山庄的生意好,就心生霸占之意,私下里,给我一万块钱,想强买我的饭庄,一万块钱能买到什么?再说,这座楼,是我爷爷留下来的,我根本不想卖。柴世清多次派人来纠缠,威胁恐吓我。这次,他竟然联合税务、工商、公安、卫生四大系统的人,勾结黑社会,对我进行栽赃陷害,非得要抓走我不可,只要我进了派出所,他们非打死我不可。”

    王世辉把情况说了一遍,税务所长蒋世年和工商所长周立山,连同郑盛水和柴世清的眼前一黑,差一点晕了过去,他们都知道,今天自己完蛋了。

    崮山镇党委书记袁成军在上午的时候,心情就极度的烦躁不安。崮山铁矿的堕笼事件,差一点让他背了黑锅。

    如果不是欧阳志远发现了卢玉生的破坏绳卡的痕迹,这个黑锅,自己背定了。

    重伤五个,死了一个,足以把自己的党委书记拿下。

    那个英俊潇洒的年轻男人,也就是和何县长站在一起,命令自己立刻向井下打电话的时候,自己根本没有想到,他就是新任的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也是何县长的秘书。当时,自己由于压力太大,害怕担当责任而心情不好,慢待了欧阳志远,耽搁了向下打电话的时间,致使那个工人被移动,肋骨刺进心脏而死。

    现在,铁矿堕笼事故,被列为刑事案件处理,但留在自己心上的阴影,到现在还压得自己透不过气来。

    看来,是欧阳主任救了自己。

    本来应负责任的是镇长肖永成,可惜的是,他和副镇长王宗水到党校学习了。

    袁成军上午吃也一点饭,就在床上睡着了。他感到自己刚睡着,就被电话铃声惊醒,拿起手机一看,吓了他一跳,竟然是何县长的电话。

    这个时候,何县长找自己干嘛?

    袁成军连忙接通电话,电话里传来何县长故意压低的声音,让自己立刻到野味山庄来一趟。

    这正是吃饭的时间,何县长让自己到野味山庄干什么?不会是管自己的饭?不会的,何县长怎么会管自己的饭?

    袁成军没敢让秘书和自己一起来,他立刻自己开着车,直奔野味山庄,一路上忐忑不安。自己刚下车,就看到派出所所长马照山也快速的走下车,后面还有很多全副武装的警察。

    马照山连忙向袁成军打招呼。

    “袁书记,您好。”

    袁成军点点头,看着马照山道:“小马,你来干嘛?”

    马照山连忙道:“是何县长打的电话。”

    袁成军一听,凭借直觉就知道这里有事,而且绝不是什么好事。

    “快进去。”

    袁成军快步走向野味山庄,还没到大厅,就听到里面传来乒乒乓乓的撞击声。袁成军一步跨进大厅里,就看道卫生所长柴世清一拳打向何县长的面门。

    这下,只吓得袁成军魂飞魄散,差一点休克,袁成军一声暴喝,一掌打在柴世清的脸上。

    “啪!”

    这一掌把柴世清打的一愣。

    紧接着,何县长劈头盖脸的咆哮着,大声责问自己一连串的问题。

    袁成军还看到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也在。

    袁成军在冷汗湿透了自己的衣服之后,终于明白何县长叫来自己是什么目的,等到野味山庄的老板王世辉说完事情的经过后,袁成军终于知道,柴世清一个人想强夺王世辉的野味山庄,竟然联合税务、工商、公安和卫生,四大部门,勾结黑社会,联合设计下套,陷害人家王世辉。

    这几个人真是找死呀。台湾恒丰集团投资崮山群峰,各路势力都想渗透进来,你们几个不知死活,竟然贪图小便宜,联合算计人家的酒店,何振南正想想法设法安插自己的势力,现在能放过你吗?

    “袁书记,你说,这几个人怎么处理?”

    何振南两眼透出凌厉的寒芒,强大的官威在身上狂涌而出,吓得税务所长蒋世年和工商所长周立山,连同郑盛水何振南把处理这几个人的皮球,抛给了袁成军。

    袁成军心道,好狡猾的何振南,这四人都是镇长肖永成的得力干将,肖永成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人,处理了这四个人,就等于处理了赵丰年的人。嘿嘿,你让我说,太好了,这四个家伙,对我也不怎么服气,平时就仗着肖永成的势力,插手崮山镇的一切,胡作非为,我正好借你何振南的手,除去他们,看看能把我的人提上来吗。

    何县长这样一说,税务所长蒋世年和工商所长周立山,派出所副郑盛水,卫生所长柴世清四人,一脸希望的看着袁成军,眼里充满着祈求。

    镇党委书记袁成军脸色一沉道:“何县长,这四个人的行为,已经不适合再担任所里的职务,我建议,免除他们的一切职务,移交马照山所长处理。”

    这四个家伙一听,差一点气晕过去。袁成军你个王八蛋,这是落井下石,赵丰年县长,不会放过你的。

    “好,就按照袁书记的建议去做,志远,你看这四个部门,有谁担任这四个位置为好?”

    何振南决定趁热打铁,把税务、工商安插上自己的人,至于不重要的卫生和那个副所长的位置,留给县委书记王凤杰的人担任。

    欧阳志远的脑子转的更快,他立刻明白了何振南的意思。

    税务所的副所长宗明山、工商所的副所长王明,都是副镇长王宗水的人,也就是何县长的人,可以担当正职,卫生所的副所长周一水、派出所的民警陆鹏,是书记袁成军的人,可以顶替柴世清和郑盛水。

    欧阳志远把这位四个人的名字说出来。

    何振南拿出电话,拨通了县委书记王凤杰的电话,把情况详细的向王凤杰汇报了一遍。

    王凤杰沉思了一下道:“就按你说的办,我下午就下文。”

    马照山让民警把四个人和那些小痞子前部押走。

    袁成军没想到,何振南竟然这样强势,两分钟内,就把人的任命确定下来,而且县委的王书记已经同意了。

    虽然四个位置,由县长何振南和县委书记王凤杰平分,但主要的两个位置税务所和工商所,都让何振南的人上了,何振南真狡猾呀。

    欧阳志远给傅山县招商引资开了个好头,恒丰和红太阳集团,以后还有绿蔬集团的投资,都是欧阳志远拉来的,这就给自己迁升副市长提供了政绩,现在,自己不想和何振南相抗。再说,何振南的亲哥哥,山南省纪委书记何振坤,已经来到龙海,自己花重金,通过关系,已经搭上了线,正准备去拜访纪委书记何振坤,所以,王凤杰极其强势的给几位常委打了一下招呼,立刻下文。

    下午三点的时候,任命文件,就下发到了崮山镇。

    这是多年来,任命文件最快的一次。

    袁成军邀请何县长到崮山镇政府去指导工作。

    这会儿,何振南的火气已经消了,再加上自己的人担任了税务所和工商所的所长,心情极好,对袁成军道:“成军呀,恒丰集团马上就要进驻,你的首要任务,就是要配合金鑫集团和恒丰集团,把基础设施建设好,关于征收了农民的山地和招工名额,一定要按照文件执行,所有不好解决的问题,给欧阳主任打电话,他会帮你解决的。”

    何振南有意无意的盯了一眼袁成军。

    袁成军一听和县长的话,冷汗顺着额头就流了下来,后背的衣服立刻湿透了。

    镇里的财政一直比较困难,补偿征地用的款项,镇政府在县财政局领回来了,但没有发放,按照规定,给了被征地的一个招工名额,有谁多要一个名额的,要交5000块钱,这些政策都是镇里自己定的。何县长一定知道了。

    袁成军连忙擦去脸上的汗道:“请何县长放心,我们一定按照县委县政府的文件执行。”

    “你回去吧,把本职的工作做好就行,不要多想,铁矿的堕笼事件,责任不在你,希望你不要有什么思想包袱。”

    何振南点点头道。

    何振南这句话吗,终于让袁成军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压在自己心头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谢谢何县长,我回去了。”

    袁成军万分高兴的走了,他的心里对何振南充满着强烈的感激。

    欧阳志远终于再次领教了何振南的强势和快刀斩乱麻的智慧,还知道,这家伙也会运用恩威并使的手段,让袁成军感激万分。

    王世辉感到,一切都在梦中,和自己一起喝酒的何大哥,竟然就是县长何振南,在、而志远,竟然当上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和县长秘书。

    “何大……何县长,志远,谢谢您们了,今天要不是您们,我就会家破人亡。”

    王世辉万分感激的谢着何振南和欧阳志远。

    何振南笑着道:“世辉,不用谢我,以后我们经常来,给我们留个雅座就行了,呵呵呵。”

    “呵呵,那是一定的。”

    王世辉连忙答应。

    从此以后,就是生意再火爆,清风阁那件雅间,王世辉一直给何县长和欧阳志远留着,再也没有安排别人进屋吃饭。

    欧阳志远和何振南又视察了天柱峰下面的地段,很多措施,都和欧阳志远当场定下来。特别是拓宽崮山镇到天柱峰山脚下的公路,两人定下来具体的操作过程。

    金鑫集团虽然是个很大的集团公司,拥有自己的施工队,但有的工程,还是要对外招标的。比如,崮山72群峰之间,要全部用索道连接起来,这个工程,就通过招标,交给了中国飞翔索道集团公司来完成。

    欧阳志远和何振南回到县政府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

    在进入县政府前,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何县长,县政府办公室里,我一个人忙不过来,王友山不能再用了,我想在那五六个科员之中,提上来一个人,担任办公室副主任,负责县政府这边一块,而我主要负责恒丰的投资。”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想提谁?”

    “王青峰不错,山南大学毕业,在县政府办公室干了两年了,对办公窒的工作很熟悉,他的智慧不低,干事沉稳,从来不冒险激进,而且对人忠诚。”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