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喝酒

    第一百一十八章喝酒

    耿建峰确定欧阳志远有枪。

    志远有枪,不知道他的枪来源是否合法?有持枪证吗?

    欧阳志远的身份在那里,何县长的秘书,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按规定,欧阳志远是不能配枪的。

    有些事情是能查的,有些事情,是自己不能查的,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中国,如果你什么事情都按章办事,那你将寸步难行。

    耿建峰只能装作不知道了。后面有很多警车跟了过来,耿建峰让一部分人去勘察前面掉进深沟的凶手,另一部分回去。

    欧阳志远回到铁矿的时候,何振南正在安慰伤者的家属。

    这件人为的破坏活动,公安局已经介入,展开调查。

    何振南看到欧阳志远从耿建峰的警察上下来,不由得一愣道:“志远,没事吧。”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我女朋友送给我的雅阁没了,掉进山涧里了。”

    何振南一听,一把拉住欧阳志远道:“志远,伤着自己没有?”

    “呵呵,没有,只不过杀手掉进山涧里了,线索断了。”

    何振南微笑着道:“凶手死了没关系,这件事就交给耿局去查,只要你没事就可以了。”

    耿建峰笑道:“志远,你是怎样发现有人破坏绳卡的,你又是怎样发现那个叫卢玉生的杀手的?”

    何振南对这个问题,也是很感兴趣。

    欧阳志远道:“我在处理那些伤员的伤势时,脚就踩在这个断开的绳卡上,我下意识的拿起这个绳卡,我知道,这个绳卡有可能就是崩裂的那个绳卡。当我仔细的看这个绳卡的时候,卢玉生就在我不远处,他的神情当时很紧张。我就立刻怀疑这个人有问题,我就做出要扔这个绳卡的样子,这个家伙的眼中立刻闪出一抹惊喜。但我最后却那这个绳卡收起来了。这家伙的眼里,立刻露出来一股杀机。当我在下面看护伤员的时候,这家伙竟然有几次想向我出手,但我身边始终有人,将矿长和王辉就在我身边,这家伙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耿建峰笑道:“志远,你观察的很仔细,你升井后,为什么不立刻抓住他?”

    “呵呵,我从小就跟着父亲在文化街给人相面,天天仔细的观察每一个路过我们眼前的人,嘿嘿,只要任何人在我眼前一过,我就知道这个人的出身、来历,所以呀,我一眼就看出来,这家伙不是好人。但我却没有证据,所以,升井后,我就让耿局检验这个绳卡,只要确定这个绳卡时遭到了人的破坏,立刻就抓捕卢玉生,想不到卢玉生这家伙很警觉,升井后,就偷了一辆摩托车逃走,嘿嘿,结果,在和我的较量中,他掉到山涧里了,我的车子,也被这家伙的燃烧瓶烧毁。”

    欧阳志远隐藏了两人互相开枪的那个情节,欧阳志远本身就十分喜欢枪支,呵呵,卢玉生的那支手枪,小巧玲珑,极其的精致,看看让老将军能否办个证件,送给自己的眉儿防身用。

    “志远,你知道当时是多么的危险,燃烧瓶砸到你的车子上,你的速度又很块,车子说爆炸就爆炸,我让你立刻跳车,你却不跳,以后,绝不能这样了,会死人的。”

    耿建峰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眼里带着关心。

    “呵呵,谢谢耿局,可是,如果我跳下来,杀手就会跑,不抓住那家伙,我心里不甘。”

    欧阳志远笑道。

    何县长听的惊心动魄,他知道,欧阳志远追捕那个杀手的过程,极为凶险。

    “志远,以后不能这么拼命,县里还有很多工作的等你做。”

    何县长开始批评欧阳志远,不过,这种批评,欧阳志远很受用。

    “志远!”

    萧眉的声音在耳边想起。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眉儿怎么来了?欧阳志远抬头一看,一身白大褂的萧眉,正俏生生的站在救护车的门里,笑吟的看着自己。

    何振南和耿建峰看着欧阳志远,又看看萧眉,两人笑了,两人都暗道,这小子找的媳妇真漂亮。

    欧阳志远连忙走过去,微笑着看着自己的眉儿,一把就拉住了萧眉的手,笑呵呵的道:“怎么,张院长派你来的?”

    萧眉连忙挣脱手,但却没有挣脱开,脸色微红道:“人家在看你。”

    欧阳志远转脸一看,只见何振南和耿建峰微笑着转过脸去。

    “喂,两位领导,请回避,没看到我们小两口在亲热吗?”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

    何振南和耿建峰两人一听欧阳志远的喂,两人差一点晕过去,整个傅山县,有谁敢用这个喂字,来给两人说话?除了欧阳志远。

    两人苦笑着走到一边去,商量下面的工作。

    萧眉娇嗔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轻声道:“也不怕别人看到。”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我拉我老婆的手,谁敢说什么?我现在还敢亲我老婆,谁要敢说什么,我打的他满地找牙。”

    欧阳志远说着话,作势就要去亲萧眉。

    “咯咯咯。”

    萧眉笑嘻嘻的连忙后退,但身子已经软了。

    昨天夜里,两人在萧眉的办公室里,疯狂了一夜,那种即紧张又刺激的亲热,让萧眉一次又一次的达到了云端的巅峰。

    每当自己一想到那个迷人的夜晚,萧眉的某一个地方,就湿润了。

    萧眉替欧阳消完毒,换上白大褂,走进了救护车。

    几位大夫和护士在忙碌着,他们都认识欧阳志远,都微笑着打招呼。

    两位脊椎和胸骨断裂的病人,萧眉已经给他们做完了手术,还在沉睡。另外三位病人,在另一辆救护车上。

    欧阳志远看完这两个病人,看着萧眉道:“累坏了吧。”

    欧阳志远说着话,帮助眉儿整理了一下有点乱的头发。

    这个不经意的爱意动作,让萧眉的脸色很红,更加显得妩媚娇美。萧眉的心里温暖极了。几位医生在偷笑,而那几位小护士,看着英俊潇洒的欧阳志远,眼里开始冒小星星。

    “眉儿,对不起。”

    欧阳志远和萧眉走出救护车,歉意的看着萧眉。

    “小坏蛋,干什么?”

    萧眉疑惑的看着志远。

    “你送给我的车,刚才掉沟里了,报废了。”

    欧阳不好意思的道。

    “什么?志远,车子掉沟里了?没有伤着你吧。”

    萧眉吓了一跳,连忙拉着欧阳,仔细的看了一遍。

    “眉儿,没事,你老公福大命大。”

    “小坏蛋,开车慢一点,安全第一。傅山这里是山区,路不好走,明天我送你一辆越野帕杰罗。”

    “帕杰罗?很贵的,眉儿,我们县政府有配的车。”

    欧阳志远知道萧眉有钱,但再有钱,是人家萧眉的,眉儿虽然是自己的女朋友,欧阳志远可不想过问萧眉的私事。眉儿送给自己车,那是对自己的爱意,自己虽然有几个药厂,给自己分了点红,但要是自己买帕杰罗,还是不行的,眉儿要送自己车子,自己肯定不会矫情,绝对接受。

    “呵呵,志远,安全第一,县政府配的车,最好的就是桑塔纳,但不如帕杰罗,帕杰罗越野性能极好,驱动性能更加,很适合男人开的。”

    “会不会太张扬?别人不会说我贪污吧。”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

    萧眉捂着嘴笑道:“就你们县政府,就是贪污,能有几个钱?谁贪污敢买帕杰罗?那不是找死吗?”

    两人说了一会话,萧眉看着志远,小声道:“今天还回去吗?明天马桂花就要动手术了,老将军还念叨你。”

    欧阳志远看着眉儿的眼神,他知道,眉儿不想离开自己,是想和自己一块回去。

    可是,今天晚上自己要去党校副校长黄晓丽家,去给一帆针灸。

    一想到小丫头一帆的眼睛,欧阳志远的心就一痛。

    欧阳志远道:“眉儿,我还有事,你先回去,我明天早晨一定赶到,参加马桂花的手术,路上小心。”

    萧眉点点头,轻声道:“好的,明天我等你。”

    两辆救护车缓缓开出崮山铁矿的大门,上了公路。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在窗户前,微笑着向自己摆摆手,欧阳志远做了个飞吻动作。几名医生顿时笑了,几个小丫头护士,两眼又开始冒着小星星,一脸羡慕的看着自己的院长。

    萧眉脸色微红,心道,小坏蛋,一点没有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样子,还做这个动作。萧眉的心里,好像吃了蜜一般。

    何振南开着自己的车过来,摇下窗户道:“他们都回去了,有专门的机构处理铁矿的后事,这里离崮山镇不远,咱们到崮山镇吃饭,然后到天柱峰下面看看,明天恒丰集团的人就要进驻崮山镇,恒丰集团在崮山镇要了块地,准备在那里修建崮山72群峰风景管理中心。”

    “呵呵,好呀,跟着你有管饭的了。”

    欧阳志远拉开车门,坐进车里。

    何振南发动车子,上了公路,直奔崮山镇而去。

    “志远,你对姬广元的死,有什么看法?”

    何振南看着前面道。

    “这种人不会自杀的,肯定是谋杀。如果姬广元死了,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推到姬广远身上,两个多亿的开发区,何县长,你看看,都建了什么?可以这么说,两个亿的资金,至少被贪污了一半。”

    欧阳志远非常愤恨。

    “开发区是前任县长王光忠县长的政绩工程,现在人家可是运河县党委书记,郭市长的嫡系,即使我们想查,根本查不出来什么,再说,就是查,也不属于我们的工作范围,而是市纪委和公安局。”

    何振南轻声道。

    欧阳志远一听,就知道何振南要放过这个案子,他不想得罪市长郭文画。既然人家何县长想放手,自己干嘛管闲事?这些家伙,只要不惹老子,老子也不会问的。

    前面的路有点险要,好几个之子型拐弯。

    “何县长,还是我来吧。”

    欧阳志远微笑着到。

    何振南道:“我还真有点打颤,这道路太不好走了。”

    何振南说话间,停下车,走了下来,欧阳志远给何县长打开门,看着何县长坐进车里,欧阳志远刚转过身,几辆轿车在后面超了过来,正巧下面有一个水汪,一辆上海轿车的前轮胎正压在那汪水上,溅起的水花劈头盖脸的浇了何县长一轿车污泥水花。欧阳志远虽然躲的块,但仍有很多泥水,溅到欧阳志远身上。

    “马戈壁,怎么开车的?”

    欧阳志远很是恼怒。

    “哈哈哈哈!”

    冲过去的几辆车里,伸出几个蹭亮的光脑袋,哈哈狂笑,冲着欧阳志远向下竖起了中指,大喊道:“傻逼。”

    欧阳志远那里吃过这种亏,要是自己有车,他早已追上去了,可是,车上坐的可是一县之长,自己不会驾着县长的车,去和人飙车吧。

    欧阳智远强忍怒火,上了车。

    “呵呵,何必跟这些人一般见识,走吧。”

    何振南笑着道。

    欧阳志远开着车,奔向古山镇。

    来到古山镇的南头,何振南指着两棵六七米高的唐槐道:“这地方就是恒丰集团要的第,用来修建固山风景区管理处。”

    欧阳志远停下车,两人走下来,欧阳志远一看,心中赞道,韩老先生的眼光真毒,这个地势真不错,这片开阔地,是经过古山镇的必经之地,就在大路旁。大楼建成后,两棵数一千多年的参天唐槐,就生长在大楼前,这就是一个绝好的广告。

    不远处,几位老农在清理地里的青菜,看样子,他们已经接到通知,政府要用这块地。

    两人走到老农面前。何振南微笑着和老农打招呼:“大爷您好。”

    老人家一看有人和自己打招呼,连忙站起来道:“呵呵,你好。”

    何振南递给老人家一颗烟,老人连忙接过来,欧阳志远给点上。老人吸了一口,笑眯眯的道:“还是洋烟,没有劲,还不如我的旱烟。”

    那个年代,山区的农民,都把带过滤嘴的烟,通称洋烟。

    “老人家,知道这块地将要干什么吗?”

    何振南问道。

    “知道,镇上说,台湾同胞要来投资开发固山,要在这个地方盖楼,这不,我把这些菜都收拾一下。”

    老人家的性格很开朗,笑眯眯的道。

    “老人家,用你的地,给你多少补偿款?”

    欧阳志远随口问一句。

    一位身材高大,头发花白的老汉走过来道;“那里有什么补偿款?镇政府没说,只是说,每户给一个招工名额,进入什么丰集团,象城里人一样,上班领工资,呵呵,能吃上公家饭,还要什么补偿款?”

    两位老人都很满足,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

    欧阳志远心里一沉,前几天的文件都下发了,开发固山群峰,涉及到用地,每亩补偿农民1000块,这些款项在签字之前,都已经拨了下来,这两位老农,怎么说没有呢?难道……。

    何振南的脸色变得阴沉下来。

    欧阳志远又问了几位老农,老农们都说没有听说过,而且都满意给一个招工名额,而且还说,要想要两个招工名额,要交5000块钱买,就可以。

    何振南和欧阳志远互相看了一眼,慢慢的走回去,坐进车里。

    何振南点上一颗烟,慢慢的吸着。

    欧阳志远知道,现在自己不能说话,何县长自己要考虑问题。

    上面拨了钱,农民没有拿到,这些钱到哪了去了?这些家伙竟然还敢卖招工名额?好家伙,一个名额就五千块,厉害呀,那个年代的工资才300左右呀。

    现在,固山镇的镇长肖永成,副镇长王宗水都在党校学习,镇书记袁成军一人执政。难道定的这些政策,是镇书记袁成军定下来的?

    书记袁成军可是县委书记王凤杰的人,县长何振南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要获得县委委书记王凤杰的支持,才能打压赵丰年。欧阳志远知道,何振南肯定不敢到古山镇政府兴师问罪。这个问题要向后放,只要农民愿意,何振南不会主动挑起战争的。

    欧阳志远发动了车子,直奔野味山庄。并掏出了电话,给野味山庄老板王世辉打电话。

    这一阵子,野味山庄的生意极好,每天爆满,根本没有桌子,雅间更要提前天预订才有。

    台湾恒丰集团开发固山群峰的消息,已经在龙海市传开,8个亿的投资,所有的势力,都要来分一杯羹。基础设施明天就开始动工,特别是固山到天柱峰的公路要拓宽。沈朝龙的金鑫集团已经进入了天柱峰下。

    忙的团团转的王世辉一看电话是欧阳志远的,连忙接通,哈哈笑道:“志远,你来固山了?我立刻给你留一间靠街的雅座。”

    “呵呵,好呀,我有客人,上几个拿手的好菜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一听到王世辉的爽朗笑声,心里就会有种兄弟一般的情分,在心底升起,让他感到很温暖。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野味山庄,不错,口味很好。”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何县长,您去过?”

    何振南笑笑道:“没去过,但听说过,他们的羊肉汤、野蘑菇炖山鸡、香椿地角皮炒鸡蛋、银鱼和鳞虾,都做得不错,呵呵,今天可要好好的吃一顿。”

    何振南说着话,口水不小心流了出来。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差一点晕了过去。

    “你……你……呵呵,你……”

    欧阳志远笑着指着何振南。

    何振南立刻发觉自己在流口水,他也有县长的尊严,欧阳志远可是自己的下属,这家伙竟然笑话自己,真是岂有此理。

    何振南立刻想让脸色变得严肃点,但立刻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你这家伙,我可是一县之长,怎么说也是你的顶头上司,你竟然敢笑话我流口水,看我不撤了你的职。”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我们都饿了半天了,听到有好吃的,自然就会流口水,这有什么难堪的,我可不敢笑话你,我还指望你一会管我饭呢。”

    何振南知道,在自己的心底,就想获得欧阳志远的兄弟之情,而不是上下级的关系。上下级的关系,只是互相利用,大难来临互相出卖,而和欧阳志远做了兄弟,欧阳志远永远的会支持自己。何振南并不希望,欧阳志远在自己面前拘束。呵呵,欧阳志远在谁面前,都不拘束呀。

    “呵呵,管你一顿饭,我还是能管的起的,到了饭店,你可以尽情的点菜。”

    何振南说着话,身手去掏口袋。当他手伸进口袋时,身子一僵,脸色变得尴尬起来。自己竟然没有带钱包。

    欧阳志远一看何振南的脸色,就知道他没带钱。

    “本来想吃你一顿,你竟然没带钱?我请你算了。”

    欧阳志远强忍住笑。

    不一会,车子就到了野味山庄。

    俩个人饿坏了,早晨饭都没吃,欧阳志远猛一抬头,哈哈,他笑了起来,真是冤家路窄,半路上喷了自己一身泥,对自己向下竖手指头的几个家伙的车,就停在野味山庄前面。

    何振南也看到了那几辆车,眼中露出了一丝的冷笑。

    两人刚一走进大厅,大厅里已经饱满,竟然还有站在一旁等待的人,好家伙,生意真不错呀。

    王世辉迎了出来。

    “呵呵,志远,想死我了,这几天干嘛去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给你留了一间雅座,二楼清风阁,这位是?”

    王世辉实在太忙,说话更快。

    “呵呵,你叫他何大哥吧,他比你大。”

    欧阳志远微笑着到道。

    何振南就知道,欧阳志远不会暴露自己身份的。

    “何大哥,你好,我叫王世辉,你是志远的大哥,也就是我的大哥。”

    王世辉伸出手来。

    何振南微笑着伸出手,和王世辉的手握在一起道:“呵呵,世辉你好。”

    “好了,志远和何大哥,你们先上楼,人太多,我亲自去给您们做菜,一会就上菜。”

    “好的,王大哥去忙吧。”

    欧阳志远和何振南走到二楼的清风阁,果然所有的雅间都已经坐满了人,没有一间闲着。

    “志远,你这位朋友不错,在这种爆满的情况下,竟然能给你留住雅间,真是难得。”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

    “当然了,我欧阳志远的朋友,虽然没有磕头拜把子,但都是肝胆相照的兄弟。”

    两人来到清风阁,服务员上好茶水。

    这间雅间很不错,干净整洁,竟然能看到饭店的门前,十几辆轿车尽收眼底。那几辆车还在,看样子,一时半会那几个人还不走。

    两人一杯茶没喝完,王世辉端着一盘百花山鸡烤馍和几个小小菜,走了进来,后面两个服务员端着托盘跟在后面。

    “呵呵,志远、何大哥,您们尝尝我亲手做的几个小菜,上次志远来,走的冲忙,没来得极给你做菜。”

    王世辉说着话,把四个主菜摆了上来。

    一盘子百花山鸡烤馍、一盆山泉羊汤,一盘子香椿地角皮烤鸡蛋,一盘子银鱼龙虾,四个小菜是葱花黑芝麻老咸菜、韭台酱、酱豆和开胃的糖蒜。

    酒是两瓶山南特曲。

    这几个菜一上来,整个房间香气四溢,让人谗言欲滴。

    “呵呵,不错,王世辉,手艺真不错。”

    身为县长的何振南,什么菜没吃过?但他吃过的菜要和这几个菜相比,那些菜就得扔。

    “何大哥,你不知道,这些菜都是志远交给我做的。”

    王世辉说着话,打开了酒瓶,给何振南和欧阳志远满上。

    “你说什么?这些菜是志远交给你的?”

    何振南一听王世辉这样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欧阳志远会做菜?

    欧阳志远看到何振南的惊诧表情,哈哈笑道:“你不会这么夸张吧,我会的东西多着呢,你都不知道的。”

    “呵呵,我以后天天把你请到家里,给我做饭吃。”

    何振南微笑着道。

    “哈哈,你打住,王大哥做的菜,方法菜谱是我交给的,但实际操作,我可一点都不会。”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那不怀好意的眼神。

    欧阳志远的回答,差一点让何振南晕了过去,这几个家伙只是个光会说,不会练的假把式?信不信有你,反正我不信。

    王世辉端起酒道:“今天能和何大哥认识,真是很高兴,来,何大哥,我敬您一杯。”

    何振南也是爽快之人,端起酒杯道:“谢谢世辉。”

    两人连喝三杯,欧阳志远陪了三杯。

    三杯过后,欧阳志远就让王世辉下去忙去了。

    何振南是第一次和欧阳志远在一起喝酒,两人谁也没敬谁,一杯一杯的互相碰杯。不一会,两瓶酒就见了底。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的脸,竟然都没有酒意,这让双双都很吃惊。欧阳志远很自信,没有人能喝过自己的,何振南竟然如此的能喝,没想到呀。

    欧阳志远吃惊,何振南更吃惊,欧阳志远的酒量,喝了一斤,竟然没有事,不带一点酒意,上次马传武几个人,设计害他,欧阳志远竟然把王友山和苏万声灌醉,不知道志远用的什么方法,不过,很厉害。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不仅呵呵笑了起来。欧阳志远发觉自己,越来越不把何振南当县长看了,这样,不知道好不好。

    欧阳志远透过窗户,猛然看到三辆车停在饭店,七八个人走了过了来。

    其中一位,欧阳志远认识,竟然是穿着一身警服的崮山派出所副所长郑盛水。自己和陈雨馨来崮山,在这里暴打郭金成的司机催长豹的时候,这个家伙来催长豹助拳,被耿局骂走,不是听说流放外地了吗?今天又回来了?

    好家伙,这些人,有工商、税务和卫生,难道今天要来大检查?但又不象,难道王世辉得罪人了?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脸色一冷,嘿嘿,今天不论谁要对自己的朋友下手,今天这个人就死定了。

    何振南一下子就在欧阳志远身上,感到了浓烈的杀机,他抬头一看,发现崮山税务所长蒋世年、工商所长周立山、卫生所长柴世清都在里面。

    不会吧,难道来吃大户?

    王世辉正在忙绿着,猛然听到手下的人来报告说,工商税务卫生公安的人来了。

    王世辉脸色一变,脸上露出了极其气愤的神情。

    野味山庄的生意,十分火爆,引起了别人的眼红。

    崮山镇卫生所长柴世清相中了王世辉的饭店。前三天,他托人带话给王世辉,想出价一万块钱,买下这座两层楼的饭店。

    这套房子,是王世辉的爷爷传下来的,王世辉本来就不打算卖,别说只给一万块,就是给十万块,王世辉也不卖。

    卫生所所长柴世清是镇长肖永成的大舅子。柴世清本来认为凭借自己姐夫肖永成的面子,王世辉会立可卖给自己。但是王世辉就是不卖。

    这就让卫生所长柴世清很是恼怒,你***王世辉不卖是吧?老子有办法治治你,嘿嘿,等以后,老子非得让你求我买,老子不给1万了,就给你5000,我看你怎么办!

    今天,柴世清联合崮山税务所长蒋世年、工商所长周立山、派出所副所长郑盛水,来突击检查,嘿嘿,我就不信找不到你的毛病,一会就把你正在吃饭客人,全部挤走,你这个店就不要开了。

    柴世清一进大厅,就看到王世辉在忙碌。

    “王世辉,今天我们,工商、税务、卫生和公安,一起来对你的饭店进行

    检查,希望你能配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