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开枪

    第一百一十七章开枪

    何振南刚才回答游思雨的问题,回答的很巧妙,他首先提醒了,这些记者,你们是党的口舌,是为党宣传正面事件的,要正确报道,他把那三个人直接定为罪犯,强调了老百姓的善良,指出了县政府的不足,并道出了,自己关闭拿下污染严重的小工厂,是按照国家的文件精神执行的,并没有过错,而且还把傅山县的发展方向,告诉了大家。

    欧阳志远心道,这就是政治呀,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何振南的身上有很多自己要学习的地方,看看人家对待记者的提问,面带微笑回答,从容不迫,而且回答的滴水不漏,不慌不忙不露痕迹的把所有的罪过,都推到那三个人身上。

    那三个人在公安局一定会被拔掉一层皮的。

    姬广元死了,难道姬广元真的会自杀?嘿嘿,不会的,所有贪污的官员,他们的骨子里都有贪婪的基因,更会怕死,只要进了监狱,都会痛哭流涕的哭喊着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当他们伸出肮脏的手,损害老百姓的利益、官商勾结,打压百姓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想到对不起人民?伸手拿钱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想到对不起党?

    所有的贪官,都应该拉出去枪毙!人们还是怀念**时代的年代,那个时候,贪污几千块钱,就会拉出去枪毙的,打的真爽快。

    现在越喊着反腐倡廉,贪官愈多,就是打击力度不够。应该规定,贪污一万元以上,就地枪决。

    自己一会要去现场看看,一定要找出姬广元背后的蛀虫。两个多亿的钱,都到哪里去了?那个破开发区,根本花不了那么多钱。

    让姬广元自己贪污那么多,他自己肯定不敢的,背后一定有更大的鱼,这块毒瘤挖不出来,整个傅山县都会烂掉的,经济再发展,还不够这些人贪污的。

    欧阳志远刚想到这里,就看到小王脸色苍白的跑过来,在何振南的耳边说了一句话,这句话,欧阳志远能听到。

    “不好了,何县长,崮山铁矿发生灌笼堕落,六名升井工人在升井过程中,灌笼的钢丝绳开扣。”

    何振南一听这句话,脑袋立刻翁的一声炸开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竟然出现了安全生产事故。

    何振南的脸色变得苍白。

    那六名工人生死不明呀。

    欧阳志远也是脸色狂变,六个人的灌笼堕落,不知道升高到什么高度,掉下去的,要是很高的高度,这六个人的骨头,就会全部粉碎。

    如果死了人,这次按照县长问责制度,何振南就怕要被拿下,自己的这个干了半天的办公室主任,也要滚蛋。

    “何县长,上我的车。”

    欧阳志远急促的道。欧阳志远知道,这个时候,何县长必须立刻赶到崮山铁矿的现场,组织救援。

    救人要紧呀。

    何振南知道,欧阳志远的车速度快,他二话没说,就上了欧阳志远的车。欧阳志远的车利箭一般的冲了出去。

    那些记者的鼻子最灵敏了,他们一看到何县长匆忙离开,就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也立刻开车跟了过来。

    何振南快速的打了一个电话又一个电话,他第一个打的就是傅山医院,他要院长**飞立刻派车救护车,赶往崮山铁矿。

    欧阳志远知道,一定不能死人,如果死了人,就不好办了。傅山医院的医疗条件毕竟不行,欧阳志远直接拨通了龙海医院院长张延清的电话。

    “张院长,您好。”

    张延清正在陪同山南省纪委书记何振乾。

    何文婕的父亲何振乾和母亲沈娟,一听到女儿受了伤,今天一大早就驱车赶了过来。

    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郭文画就陪同在何振乾的身边。

    张延清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走出来,微笑着道:“志远,有什么事吗?”

    “张院长,傅山县的崮山铁矿发生了堕笼事故,有六名工人掉了下去,请您派最好的医生,赶过来支援,我有情后补,拜托了。”

    在中国,很多的事情,就是官场,也都是凭借的是私人的面子,如果是傅山县求救,人家肯定会派人去,但是,派出的救护车和医务人员,绝对不是最好的。

    欧阳志远可是萧眉的男朋友,老将军谢德胜的救命恩人,就连市委书记周天鸿,都很喜欢欧阳志远,自己听说,周书记的头痛病,就是欧阳志远治好的,以后,自己肯定会能用上欧阳志远的,这个人情,一定要送。

    “呵呵,志远,你这样说话,就见外了,我立刻派两辆最先进的救护车带着最好的仪器和几名医术最好的医生过去,你放心好了。”

    张延清道。

    “那好,要快,我在这里先谢谢张院长了。”

    欧阳志远知道,龙海医院刚刚从德国进口了三辆最新式的先进手术移动平台救护车,这三辆救护车,很先进,各种检查设备和医疗器械都有,可以在车内进行各种复杂的手术。

    何振南听到欧阳志远给龙海医院院长张延清打电话请求支援,心里顿时很感激欧阳志远,傅山医院的医疗条件,根本不能和龙海医院相比,欧阳志远这是在帮助自己。这个电话如果是自己打给龙海医院的院长张延清,人家能理会自己吗?

    欧阳志远心急如焚,他的车开的极快,当欧阳志远和何振南赶到崮山铁矿的时候,整个铁矿已经乱作一团,附近的工人家属已经来了很多,矿长蒋孝水满脸是汗,全身油迹斑斑的指挥工人在加紧装上一个新灌笼。

    最先得到消息的崮山镇党委书记袁成军,正在指挥抢险。崮山派出所所长马照山,正在带领警察警戒。

    崮山镇卫生院的大夫们,也已经来到了现场,随时准备下井救援。

    何振南脸色铁青的快步走下轿车,欧阳志远跟在后面。

    崮山镇党委书记袁成军一眼看到何县长来到了,立刻迎了过来,气喘吁吁的连忙打招呼。

    “何县长,您来了。”

    何振南的目光极其严厉的看着袁成军道:“立刻回报事故的过程。”

    袁成军连忙道:“夜班12人,第一次升井六人,灌笼在升起10米的时候,钢丝绳的三道绳卡崩断,灌笼堕落下去,六名工人全部重伤,现在,矿长蒋孝水正和工人们抢时间安装新的灌笼,立刻下去救人。”

    欧阳志远一听,脸色一变,连忙道:“你立刻告诉井下的工人,千万不要搬动受伤的工人。”

    欧阳志远的口气极其的严厉,而且快速有力。这时候的受伤人员,千万不能移动,否则,会造成二次伤害开,特别是断了肋骨和胸骨的病人,如果移动不当,那些断骨,就会刺进内脏,引起二次伤害。

    崮山镇党委书记并不认识欧阳志远,他以为欧阳志远只不过是何振南的跟班,自己是县委书记王凤杰的人,就是在傅山县政府,也没有人敢跟自己用这种口气说话。再说,天塌下来,有崮山镇的镇长肖永成顶着,虽然他到傅山党校学习了,但他是问责制的直接责任人。

    袁成军看了一眼欧阳志远,没有说话。

    欧阳志远知道,下面晚一秒知道,就会有人私自搬动受伤之人,如果有人死了,事情就不好办了。

    欧阳志远也不认识袁成军,他一看这个人竟然不理会自己,欧阳志远有点急了,立刻大声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命令你,你立刻向井下打电话,马上。”

    袁成军的脸色一变,刚想发作,何振南低声喝道:“立刻打电话,如果是因为你的原因,不打电话,死了人,这个责任,我就推到你的头上。”

    袁成军一听何县长这样说,脸色一变。他可不想当这次事故的替罪羊,如果被推到自己的身上,自己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现在,镇长肖永成和副镇长王宗水都在党校学习,只有自己主持崮山镇的工作。何振南如果把责任硬向自己身上推,自己也是难逃责任的。

    袁成军快速的奔向井口旁边的控制室,向井下打着电话。

    可惜的是,井下的人,已经开始了盲目的自救,两名工人正在从变形的灌笼里,向外搬动第一个工人。

    这名倒霉的工人,本来还有救,可惜的是,井下的工人救人的方法不对,一个人架起受伤者的胳膊,另一个人架起了他的双腿,向外移动,两人刚走出了一步,这个人断裂的肋骨,刺进了他的心脏。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在这个人嘴里传来。

    “噗!”

    一口鲜血在这个人嘴里喷出,顷刻间,这个人就气绝身亡。

    “千万不要动伤员!、等到上面来救援”

    下面的工人,接到了袁成军的电话,急忙大声喊出来。

    另一组两个正要架人的工人,听到喊声后立刻缩回来伸出去的手。这个工人,终于和死神擦肩而过。

    五班班长一见自己的手下张稷山突然喷血,身体猛然

    何振南和欧阳志远小跑着来到井口,看到十几个工人在快速的安装新灌笼。何振南在一次会议上,见到过蒋孝水,知道他就是这个矿的矿长。

    “蒋孝水,你什么时间能安装好灌笼。”

    何振南大声喝问。

    蒋孝水满脸是汗和油污,一看到何振南来到,他知道,自己这次责任是跑不了,如果井下死了人,自己就逃避不了管理不到位的责任。

    “何县长,马上就好。”

    蒋孝水大声道。

    欧阳志远大声道:“马上给我接通下面的电话,我要知道下面的情况。”

    一位工作人员立刻把电话递到了欧阳志远的手中。

    “下面的人听好了,立刻报告伤亡情况,我要详细情况。”

    欧阳志远做好了亲自下去救人的准备。

    五班班长王光辉接到了欧阳志远的电话,立刻向上面汇报。

    所有的人立刻支起耳朵听着下面的消息。

    “报告领导,五个人重伤,一个人已经死亡。”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沉,终于还是死了人。何振南也听到了这个消息,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蒋孝水腿脚一软,一下子倒在地上。只要死了人,就会追究自己的责任。可是这个绳卡子,为了保险,上了三道绳卡,负责检修的维修人员,每天有两人专门检查灌笼的,而且绳卡子,是重点检查部位,都有检查记录挂牌的。

    欧阳志远指着两位医生道:“你们戴好医疗设备,和我一起下井。”

    “好的。”

    两位医生快速的做好准备。

    “何县长,灌笼可以下井了。”

    欧阳志远快速的戴好安全帽,和两位医生走进了灌笼。

    “志远,小心点。”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点点头,蒋孝水在地上爬起来,冲进了灌笼里。

    灌笼在距离地面一米的时候,就停下来。灌笼不能落到底,下面还有摔变形的灌笼。

    欧阳志远抢先跳了下来,直奔那几个受重伤的工人,进行抢救。

    两名大夫给欧阳志远做住手。

    欧阳志远看到了那五位伤员,欧阳志远给病人先把脉,用针灸先止住病情的恶化,喂了自己配置的药丸,再仔细的检查着他们的伤势,用那两位医生带来的医疗工具,固定住断裂了的骨头。

    这五个人,虽然受到重伤,主要都是腿骨和肋骨断裂,有两个胸骨和脊椎骨断裂,但在欧阳志远的抢救下,已经没有生命危险。

    欧阳志远抢救病人的方法,让这两位崮山镇的医生,目瞪口呆。

    用针灸竟然能抢救病人?他给病人吃的是什么?

    欧阳志远在检查完那位死亡的工人后,两眼死死地盯住这个叫王辉的班长,冷冷的道:“你们没学过摔伤的急救知识?怎能么随便移动这个病人?”

    王辉知道,自己手下的两名工人闯祸了。他小声道:“没有学过,我们只知道出苦力多出铁矿石,别的都没有学过。”

    欧阳志远本想发火,但看到这位憨厚的汉子,满脸的灰尘和伤痕,眼里已经含着泪水。欧阳志远就没有再责备他们什么。这些农村的汉子更不容易。

    “如果你们不移动这个人,他就不会死,你们在移动的时候,他的断了的肋骨,刺进了他的心脏,没救了。”

    王辉一听这话,这位铁塔一般的汉子,他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不由的放声大哭。

    蒋孝水对着王辉就是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正打在王辉的脸上,王辉的脸立刻出现一个青紫的手印。

    “你个王八蛋,谁让你动人的?刚才不是打电话下来了吗?不让你们动,这人的死,你王辉要负主要的责任。”

    蒋孝水咆哮着道。

    王辉哭丧着脸道:“蒋矿长,你们打电话下来的时候,我们正好正在搬动他,您要是再早打几秒钟,我们就动他了,再说,我们也不知道不能搬动他们呀。”

    “你***还哭,如果我受到处分,你们这些***,都给我卷铺盖滚蛋。”

    蒋孝水知道,死了一个人,自己这次完蛋了。

    欧阳志远想起了井上的那个人,如果他马上按照自己的话,打电话,这个人就不会死。

    “蒋矿长,刚才指挥救援的那人是谁?”

    欧阳志远看着蒋孝水问道。

    “那是崮山镇党委书记袁成军。”

    蒋孝水回答道。

    欧阳志远点点头,怪不得,这个老家伙不理会自己,原来是崮山镇的一把手。不好,韩老先生投资72群峰,就在袁成军的地牌上,自己以后负责韩老先生基建的进程,还不天天和与袁成军打交道?这个人的性格有点阴沉。

    欧阳志远猛然觉得脚下有硬东西,他悄悄的移动脚尖,灯光天下,一个断了的绳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欧阳志远连忙拾起来,仔细的看着这个断裂的绳卡。

    旁边的一个人影,一看到欧阳志远找到了那个绳卡,心里一惊,眼睛露出一丝慌乱。

    自己用撑钳撑裂了两个绳卡,刚才只找到一个,另一个自己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现在竟然让这个医生找到了,这怎么可能?一定要把这个绳卡骗过来,销毁证据。

    这家伙的慌乱眼神,一下子被欧阳志远扑捉到。

    这人是谁?为什么看到这个绳卡有点慌乱?但到这个绳卡有什么秘密?

    欧阳志远伸手就要扔出去这个绳卡,这家伙的眼神竟然一喜,但欧阳志远在半空又把手停住了,这人的眼里立刻露出了凶光。

    欧阳志远不动声色的绳卡收拾起来,那人的杀意更加强烈了。

    这位时候,人们已经把变形破碎的灌笼清除到一边,欧阳志远和两位医生小心而科学的移动受伤的工人,用伸缩担架把第一名工人抬进灌笼,两位医生和病人一同升井。欧阳志远要留下来,照顾那些受伤的人。

    连续几次后,欧阳志远和王辉一起升井。

    “王班长,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人是谁?是哪里的人?”

    欧阳志远看着王辉道。

    “奥,你说的是卢玉生,他这个人才来两天,是我在崮山镇遇到的,具体在那里住,我还真不知道,想不到刚来两天,差一点就受伤。”

    王辉这个人太讲义气,他在崮山镇碰到卢玉生的时候,这个人正蹲在大路旁,手里拿个牌子,上面写着找工作。王辉看这个人可怜,就把他带到铁矿下井。

    欧阳志远心里纳闷,这个人为什么看到自己捡到一个破绳卡,为什么这样紧张?

    当欧阳志远升到井上的时候,龙海医院的两辆救护车已经来到,正在为两位病情严重的工人做手术。

    当欧阳志远看到两辆崭新的最先进的救护车时,他心里有点感动,龙海医院就有三辆这种刚刚进口的救护车,张院长竟然派来了两辆,这份人情太重了,自己一定不会忘记的。

    井口上,来了很多的人,县委书记王凤杰和政法委书记耿剑锋,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懂广平,还有好几名记者,都来到了现场。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伸出手,用力的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有时候,男人之间的谢意,是不能用语言来表达的。

    “可惜,还是死了一个,如果崮山镇党委书记袁成军,按照我说的话,不要迟疑,立刻向井下打电话,那个人就不会死。”

    欧阳志远叹息着,死了一个人,何县长和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懂广平、崮山镇的镇长肖永成都会受到处分。

    何振南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这名工人是怎么死的?”

    “就在向下打电话的同时,下面的工人没有救援的经验,私自抬动这位伤员,结果,断掉的肋骨,插进了伤者的心脏。”

    欧阳志远如实的回答。

    何振南的眼光,在刹那间,变得如同刀锋一般的锐利。欧阳志远是和自己一起来的,袁传军不服欧阳志远,他就是在挑战自己的权威。又是由于他的怠慢,井下死了人,这个账一定要算到袁传军的头上,嘿嘿,你是王风杰的人,又怎么样?这次的责任,我何振南一定要让肖永成和你一起承担。

    这时候,耿剑锋局长走过来。欧阳志远连忙道:“耿局,你身边有检验人员吗?如果有,立刻让他过来。”

    耿剑锋一见欧阳志远说话的口气凝重,他立刻就知道,欧阳志远肯定的发现了什么?何振南一听,神色也是一变。

    “有,我马上叫他过来。”

    耿剑锋打了一个电话,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年轻警察跑了过来,对耿剑锋敬个礼道:“耿局,王影前来报到。”

    欧阳志远马上拿出那个绳卡,看着这位年轻的警察道:“王影,你看看这个。”

    王影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接过这个绳卡,快速的拿出一个高倍放大镜,看着这个绳卡。

    “这个绳卡,是遭到了人为的破坏,用撑钳撑裂后,又用了强酸腐蚀。”

    王影一边看一边道。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大声道:“耿局,立刻调动所有的警力,包围铁矿,不能放任何人出去,铁矿的灌笼绳卡,是遭到了人故意的破坏。”

    耿剑锋一听,立刻拨打电话,调动所有的警力,开始包围这座铁矿。

    整个铁矿,顿时警笛大作,气氛在刹那间年紧张起来。

    “你说什么,志远,灌笼的堕落是人为破坏的?”

    何振南下了一跳,他知道,如果欧阳志远说的情况属实,自己就能逃过一劫,不会受到处分。

    “这个绳卡,就是我在下面那个摔烂的灌笼里面找到的,也会就是说,这个绳卡,就是掉下去的那个罐笼上的,被人先用撑钳撑裂,然后再用酸液腐蚀,目的就是让这个灌笼掉下去,摔死人。”

    欧阳志远大声道。

    何振南一听,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人好歹毒的心肠,不过,这个人这么做,是什么目的?

    欧阳志远一眼看到大个子王辉正向这里走来。

    “王辉,快,卢玉生在哪里?”

    欧阳志远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王辉的衣襟。

    这个动做把王辉吓了一跳,他结结巴巴的道;“卢玉生向东去了。”

    “向东去干什么了?”

    “那里有个车棚,他说要出去。”

    王辉刚说到这里,远处车棚里传来一阵摩托车强劲的发动声音。

    不好,卢玉生要跑。

    欧阳志远立刻大声道:“卢玉生就是破坏灌笼的凶手,是他故意破坏了钢丝绳的绳卡,快抓住他。”

    欧阳志远大声的吼道。

    年轻的警察王影一听,立刻对着对讲机道:“立刻堵住那个骑摩托车的人,他就是犯罪嫌疑人,骑摩托车的那人,就是犯罪嫌疑人。”

    所有的警察,都扑向东面的车棚。欧阳志远早就冲进自己的雅阁,雅阁刚发动起来,那辆摩托车就发出强劲的轰鸣,冲了出去。

    在井下的时候,卢玉生看到欧阳志远捡到了那个绳卡的时候,他就动了杀机。

    自己破坏的两个绳卡,自己找到一个就销毁了,另一个就是没有找到。他想不到,那个绳卡竟然让这个小白脸医生捡到。

    当欧阳志远留在井下,看护伤员的时候,卢玉生就想下手干掉欧阳志远,但是旁边老是有人,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

    当欧阳志远收起来那个绳卡的时候,卢玉生就知道不好,那个绳卡肯定被这个医生怀疑了。

    看来,这个医生不简单,绝对不是一般的医生。

    卢玉生本来准备了两套破坏方案,一套就是破坏绳卡,第二套就是在井下引爆炸药。

    当第一套方案失败后,如果没有被发现,就实施第二套方案,引爆炸药装置,炸死井下所有的人。可惜,绳卡被发现了,而他又感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锁定了自己。因此,他升井后,就直奔车棚,盗窃了一辆摩托,冲了出去。

    他本来现在就想引爆自己藏在井下的爆炸装置,可惜,由于出了这件事,井下已经没有人,就是引爆,也炸不死一个人。

    欧阳志远无意间发现了这个绳卡,救了十几个人的命。

    守候在路口的警察,刚接到堵截骑摩托男子的消息,就看到一辆摩托车,如同狂风一般的高速奔来。

    “站住!”

    几名警察立刻拔出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那人。

    “站住,再不站住,我们开枪了。”

    “咔嚓咔嚓!”

    警察们顶上了子弹,但几乎的同时,卢玉生哈哈狂笑,猛地一扬手,几个黑乎乎的东西飞了过来。

    “臭警察们,吃我的毒炸弹!”

    所有的警察一听这家伙扔过来的是炸弹,一下子全部卧倒。

    “轰轰轰!”

    连声爆响,烟雾弥漫,整个现场全部笼罩在一片烟雾中。

    “小心有毒。”

    不知谁喊了一声,所有的警察都、翻滚着,躲开这些烟雾。这个王八蛋竟然扔的是烟雾弹,还说是毒炸弹。

    紧跟在后面的欧阳志远的车子,如同一道白光,在后面追来,快速的穿过那团烟雾。几辆警察拉着凄厉的警笛,在后面狂追而来。

    卢玉生看到后面的雅阁轿车,里面坐着的竟然那是那个医生,不由得勃然大怒,摩托车在前面一个大回环,转过车头,冲着欧阳志远,向下竖起了手指头,露出了鄙视的眼神。然后,猛地加足油门,逃向远方。

    欧阳志远被激怒了,这个王八蛋,真是找死呀。欧阳志远猛踩油门,雅阁如同一支利箭,高速追来。

    后面的警车上,崮山派出所所长马照山立刻联系前面的警察,设卡堵截。

    欧阳志远的轿车和卢玉生的摩托车之间的距离,开始缩短。欧阳志远手里滑出来那天在爆炸别墅里,捡的那把枪,喀嚓一声,顶上了子弹。

    看着后面的雅阁轿车,距离自己还有十几米,卢玉生后悔刚才自己把烟雾弹全部仍出来,没有留下一颗。

    “卢玉生,你跑不了啦,我劝你立刻投降,否则公路下面的万丈深渊,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欧阳志远大声喊道。卢玉生的脸色猛然变得极其狰狞,伸手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型的爆炸燃烧瓶,狠狠的扔过来。

    “去死吧!”

    燃烧瓶带着一道烈焰,砸向欧阳志远的雅阁。

    欧阳志远的车和这家伙的摩托车距离很近,欧阳志远猛然看到这个变态的家伙扔过来一个燃烧瓶,连忙打方向盘,可是已经晚了。

    “轰!”一声闷响,燃烧瓶正砸在欧阳志远车的前脸,整个雅阁的前车盖,立刻燃起了熊熊烈火。

    “哈哈,你去死吧。”

    卢玉生一见对方的车子被自己的燃烧瓶点燃,不由得哈哈狂笑。

    欧阳志远心里很疼这辆车,这车可是眉儿送给自己的,今天被这个杀手烧着了,自己绝不能放过他。

    欧阳志远猛加油门,一打方向盘,冒着烈焰的轿车狠狠的撞向卢玉生的摩托。

    “轰!”

    一声巨响,卢玉生的摩托车被撞的几乎飞起来,卢玉生差一点一头栽倒在地。

    后面跟上来的耿剑锋一见欧阳志远的车子,燃起了大火,竟然还不下来,立刻用高音喇叭大声喊道:“志远,快跳车,快!”

    “你个王八蛋,车子都着了,马上就要爆炸了,还敢撞我,你不是找死吗?”

    卢玉生哈哈的狂笑,猛地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狞笑着对准了欧阳志远的油箱,扣动了扳机。

    只要欧阳志远的油箱被打中,这辆车立刻就会爆炸。

    可是,欧阳志远手里早就藏了一把枪,一见这个杀手猛然掏出一把枪,对准自己的油箱就要开枪。欧阳志远的枪响了。

    “呯1

    子弹发出尖利的怪啸,穿透了这个杀手的手腕,他的手枪飞出去老远。

    卢玉生的手腕被打穿,只疼的他嗷的一声惨叫。

    “啊!”

    手腕鲜血狂喷,他再也掌握不住摩托车的方向,摩托车带着卢玉生,发出震天的轰鸣,冲下了万丈深渊,发起猛烈的爆炸。

    几乎的同时,欧阳志远一个虎跃,从车上跳下来。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爆炸,欧阳志远的雅阁,带着烈焰,飞上了天空,然后掉下了悬崖。

    欧阳志远一个前滚翻,卧倒在路旁的草丛中,捡起了那个杀手扔掉的手枪。

    欧阳志远可不想杀这个杀手,他想挖出他背后的支持者,所以,欧阳志远打穿了他的手腕,但想不到杀手连同摩托车,都掉下了万丈深渊。

    欧阳志远看着路旁万丈深渊下的那辆摩托车和自己的雅阁,都在烈烈燃烧。

    耿剑锋局长和马照山,快速的赶上来。

    “志远,伤到了吗?”

    耿剑锋一步跨下自己的警车,拉住欧阳志远看个不停。

    “呵呵,耿局,我没事,可惜,这个坏蛋死了,找不到他背后的支持者,遗憾呀。”

    欧阳志远摇着头。

    “呵呵,只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耿剑锋笑呵呵的道。

    “这里的事情,交给马照山就可以了,对了,你们认识过了吗?”

    马照山知道,欧阳志远就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何县长的秘书。

    “耿局,我们已经认识了,呵呵,是不是欧阳主任。”

    马照山微笑着道。

    “是的,我和马所长已经认识了,以后,台湾的恒丰集团来这里投资,马所长可要全力支持呀。”

    欧阳志远知道这是个认识马照山的机会,以后肯会麻烦马所长的。

    “哈哈,以后只要欧阳主任一句话,在崮山镇,我一定全力支持欧阳主任的。”

    马照山可不傻,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和县长秘书,这两个职位的人,谁敢惹?看何县长和耿局,对欧阳志远都极其看重,说不定自己以后的前程,还要靠欧阳志远提拔的,因此,马照山毫不犹豫的答应,站在欧阳志远一边。

    “马所长,这里是你的管辖范围,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们先回去了。”

    耿剑锋道。

    “好的,耿局,欧阳主任,您们先回去吧,我会处理好的。”

    欧阳志远又看了一眼还在燃烧的雅阁,苦笑不已。

    “走吧,上我的警车,你们县政府,会给你配车的。”

    欧阳志远上了耿剑锋的车。

    耿局开着车,看了一眼欧阳志远。他听到了那声枪响,是五四式手枪独有的沉闷声音,欧阳志远怎么会有手枪?自己虽然没看到,欧阳志远的那一枪打到了那个杀手的什么地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