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再起波澜

    第一百一十六章再起波澜

    这是一场经过精心策划的阴谋,目的就是制造突发事件,引起冲突,造成伤亡,让现任县长何振南担当责任。

    另外,欧阳志远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主管信访,如果处理不好这种突发事件,肯定会有连带责任。

    这是一石二鸟之计。

    县政府的不锈钢伸缩门已经被推到,人们终于把平时对社会的不满和愤恨,开始发泄出来。

    先赶过来的记者,已经开始拍摄报道。

    正在这危急的时刻,一道人影在旁边闪电一般的冲了过来,一声暴喝:“住手!”

    这一声住手,如同晴天霹雳,打了一个炸雷,震得人们的耳朵嗡嗡作响。

    进入疯狂的人们,被这一声暴喝,一下子全愣住了。新城派出所的几名干警趁机冲出人群,站在欧阳志远身后,每个人的衣服几乎都要被撕扯破了,几个人始终死死地握住自己的枪,没有被人夺去。

    指导员王志良连忙道:“谢谢欧阳大哥。”

    最后一名警察挣扎着冲出来的时候,拉倒了两个人

    “警察打人了!”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这一句话,如同热油锅里扔了一勺子水,人群顿时炸开锅了,人们又开始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这时候,何振南赶到了,他大声喝道:“乡亲们,你们有什么话,给我说。”

    欧阳志远立刻站在何振南的身边。这时候,现场很乱,欧阳志远要保护好何振南,而王志良和几位警察,也立刻跑到何振南的身旁。

    人们一听县长何振南来了,人们立刻大声喊着:“我们要吃饭、我们要工作,还我工厂,贪污犯何振南下台。”

    “这就是断了我们生路的贪官何振南,他断了我们的生路,我们也要断了他的生路,打死他!打死他!“

    一千多人一起喊着,一声高过一声,人们开始失去了理智,疯狂的冲了过来。

    何振南一听这口号,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知道,这是有人利用关停污染严重的小工厂做文章,故意挑起矛盾,引起突发事件,这是把矛头直接指向自己。

    一定要处理好这件事,处理不好的话,自己就危险了。

    “乡亲们,我是县长何振南,你们有什么话,给我说。”

    何振南大声的喊道。

    但人们已经被鼓动的失去了理智,一千多人都一起嗷嗷叫着,呼喊着口号,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这一千多人一起冲过来,自己的武功再高,也拦不住,怎么办?看着一张张已经失去理智的脸,欧阳志远的冷汗湿透了衣服。

    对这些老百姓,自己又不能动手打人?但人群中间,有三个人的异常活动,已经引起了欧阳志远的注意。那三个人鬼鬼祟祟,神情极其可疑,在背后一直鼓动着人们。欧阳志远想过去把那几个人抓过来,但是,他们缩在后面,人们都在向前猛冲,自己根本过不去。

    新城派出所指导员王志良,满脸是汗,他知道,如果再不阻止这些人,何县长就会受到伤害。

    王志良毫不犹豫的拔出手枪,对着天空就是两枪。

    “呯!呯1

    两声震耳欲聋的枪声骤然响起,形如疯狂的人们被枪声惊呆了,都停止下来。

    欧阳志远知道,机会来了。他的身形如同闪电一般,冲进人群,连抓三把,双榜用力,如同抛皮球一般,把那三个人抛了出来。

    这一下,把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这个年轻人好大的力气,竟然能把这三个人抛出五六米开外。

    这三个人身在空中,只吓得哇哇怪叫,这下非被摔死不可。欧阳志远用的是巧劲,这三个人落地的时候,竟然是脚先着地,而且没有摔倒。

    这一下子把众人只看得目瞪口呆。欧阳志远快速的跟了过来,一把抓住一个好像是小头目的凶恶大汉,沉声道:“你是谁?为什么在背后鼓动人们冲击县政府?你有什么目的?”

    另外两个人刚想喊,欧阳志远啪啪两掌,打在两个人的咽喉上,两人顿时说不出话来。王志良一挥手,几个警察直接把那两个人铐起来。

    这下,把那个大汉吓得冷汗哗哗的顺着额角流下。

    欧阳志远两眼死死地盯着这个大汉,但这个大汉两眼露出怨毒的寒芒,一言不发。

    何振南一看欧阳志远制住了三个大汉,面对这一千多人,大声道:“乡亲们,我是县长何振南,你们肯定受了坏人的教唆和挑拨,你们有什么话,给我说,我一定给你们当场解决。”

    那三个在背后挑拨的人,被欧阳志远抓过来后,这些人一看到县长何振南再次这样说,有一个四十多岁的黑脸男子大声道:“你把我们的工厂关死了,断了我们的活路,我老婆有病,常年卧床不起,没钱看病,我的孩子今年就考大学,光学费就要一万多,我就指望着,在这个小铁矿挖铁矿石,挣几个钱,给老婆看病,给孩子挣点学费,你们关了厂子,我们老百姓怎么办?”

    “是呀,你们当官的,个个吃的肥头大耳,有吃有喝,根本不管我们老百姓的死活,你们竟然狠心的关了我们的工厂,你们的心,都让狗吃了?真不是人呀。”

    “我们一家三口都在石膏矿上班,原来还能吃上饭,现在,厂子停了,你让我们那生么生活?”

    很多人七嘴八舌的责问起来。

    何振南一听这些话,心里一沉,他知道,自己行事过急了,为了给这两大投资的顺利成功铺好路,自己一心关停污染严重的小铁矿、小石膏矿,没有考虑工厂里的工人的生活问题,这是自己的失误呀。

    何振南看着那几个反映问题的人道:“我问你们几句话,你们如实的回答。”

    那个黑大汉一拧头,冷声道:“你问吧,你只要能解决我们老百姓吃饭的问题,问什么我都可以回答你。”

    “那好,我问你,你们的小铁矿、小石膏矿,排出来的红色、白色和黄色污水,臭吗?熏人吗?流到哪里,那里寸草不生吗?老人和孩子的手,惹到那种污水,手上起红斑,得皮肤病吗?牲畜喝了那些水,都死了吗?你们村的老人和孩子,得怪病和癌症的人多吗?”

    何振南一连串的问了五六个污染严重的问题,每问一个问题,他的眼光都扫向众人的眼睛。

    那个黑大汉和所有的人,一听这些问题,顿时垂下头来。

    欧阳志远这几个问题,一针见血的戳到了他们的痛处。

    何振南看着大汉道:“你老婆得的什么病?为什么看不好?你想过没有?你们那里的水,还能喝吗?过去的泉水,是多么的甘甜,现在又苦又涩,你的老婆孩子喝了这种被污染了的水,能不生病吗?你就是挣再多的钱,有用吗?能看好你老婆的病吗?”

    那个大汉被问的哑口无言,低下了头。

    “乡亲们,这些问题,你们肯定的都看到,你们说,这样污染下去,咱们的子孙后代,还能活吗?癌症村、皮肤病村、怪病村,在我们傅山县都已经出现了,你们想过没有,如果不关停这些污染严重的小工厂,我敢说,十年二十年后,我们还有几个人,能不生病,能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你们能忍心看着自己的亲人得了看不好的怪病,死在你眼前?人活着,就是为了子孙后代,你们能忍心看着自己的子孙后代死于癌症和怪病?”

    何振南不愧为是一县之长,这些话,都切中了这些人的要害,这些年来,自己的亲人,死在癌症和无名病的人,太多了,失去亲人的痛苦,让他们痛彻心扉,不能忘怀。

    “所以,我们县委县政府,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能有蓝天、碧水和白云,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决心彻底干净的关闭这些对人身体健康有害的小工厂,关闭这些小工厂,让大家失去了这份工作,我代表县委县政府,向乡亲们,深深的道歉,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到位,让大家的生活没有了着落,我向大家道歉,对不起了乡亲们。”

    何振南说着话,向那一千多名老百姓,深深的鞠了一躬。

    何振南这一道歉,一千多人顿时窃窃私语,一阵骚动。

    “乡亲们,关闭这些工厂,一个是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还能看到蓝天碧水,另一个目的就是,台湾恒丰集团,就要投资8个亿,开发我们崮山72群峰的旅游,乡亲们,8个亿呀,你们说,这8个亿投资成功了,有多少的就业岗位等着大家?”

    何振南大声道。

    “什么?8个亿?我的天哪,8个亿是多少?那不要堆满一间屋子?”

    “我的乖乖,8个亿得拉一地排车吧。”

    “开发崮山72群峰?台湾人?台湾人有钱呀,这下可有盼头了,我家老爷子现在就在天柱峰卖煎饼,一天能挣好几块钱,现在,城里的人,吃饱了没事干,都想来我们这里爬山呢。”

    “好家伙,8个亿的工厂,我们关闭的小铁矿,投资才3千块钱,就要十几口子人干活,8个亿,要招多少工人?喂,王二麻子,你不是能掐会算吗?你算算他们要招收多少工人?

    “死一边去吧,狗蛋,我再会算,八个亿是多少?我还真不知道到底是多少钱。”

    一千多个人开始议论起来。

    “再告诉大家两个好消息,台湾恒丰集团大家不知道,但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大家都应该知道吧。”

    何振南看着大家道。

    “何县长,我知道这两个集团,一个是卖饮料的,一个是种菜的,听说他们的饮料和蔬菜,都卖到香港、韩国和新加坡,是两个很大的集团。”

    “何县长,我也知道,山东寿光的蔬菜,就是绿蔬集团做的,他们挣老鼻子钱了,我在那里干过,专门装车。”

    好几个人大声道。

    “这两个集团,就要来我们傅山县投资了,红太阳集团要投资6个亿,在我们傅山建立果饮基地,大力发展林果业,他们招收的工人更多,他们专门收购大山里的野核桃、野葡萄和野酸枣,而且价格很高,有多少就收多少,只要你们摘出来。绿蔬集团的投资,也很大,你们想想寿光蔬菜基地,就知道绿蔬集团的规模了。所以,乡亲们,你们不要愁没有工作,而这两个集团来投资的首要条件,就是不能有污染,你们说,那些害人的污染小工厂,关的对吗?你们还反对吗?”

    何振南大声问道。

    “关的对!我们以后不反对了。”

    一千多人齐声回答,紧接着,掌声就响了起来。

    何振南掏出笔和纸,写了一张条子,签上自己的名,递给那个黑脸大喊道:“你拿着这个条子,去找院长**飞,把你老婆送到傅山医院,让他免费给你老婆治疗,直到治好为止,你的孩子考上大学后,没有学费,你就找我何振南,我保证,你的孩子一定能上起学。”

    那个汉子接过那张条子,激动的热泪盈眶,不知道说什么好。

    “哗!”

    一千多人再次鼓起掌来。

    “乡亲们,三大集团,还有很多的集团,马上就要进驻傅山了,招工就要开始,你们和你们的亲人,想要份工作的,可以到你们乡政府登记,然后报上来,我尽量满足你们的要求,记住,以后有什么么事,就找你们乡政府,乡政府不给你们解决的,你记住是谁不给你解决的,可以来县政府找我何振南,我给你解决,但以后,千万不要再被别人利用,做出冲击县政府的事了,这可是犯法的。”

    何振南的身上,猛然爆发出股股极其威严的官威,强大的威压,让人们的呼吸几乎停下来,他的眼光如同刀锋一般掠过前面人的脸上。每个人被这刀锋一般的目光扫过,连忙低下头,不敢和何振南的目光接触。

    欧阳志远看到了何振南的恩威并使,心里对何振南刚才的表现,也是很佩服的。

    一场有预谋的冲击县政府的突发事件,被何振南、欧阳志远、陈宝增的互相配合下,化解了。

    “大家都散去吧,回去后,好好的宣传一下我们县政府的打算。”

    何振南收起他的目光,目光再次变得和蔼起来。自古就有法不责众的理念,何振南不想把这一千多人抓起来。

    罪魁祸首已经被欧阳志远抓住了。今天多亏了新城派出所指导员王志良和欧阳志远。王志良很及时的对天明抢,威慑住了混乱的场面,而欧阳志远趁机抓住了教唆鼓动分子,控制住了局面。

    王志良这个人不错,关键的时候,能和自己站在一起,不顾危险保护自己,他可以动动地方了。几天后,王志良就被提为新城派出所所长,主要负责县委县政府和各大局的安全。

    警察把那三个人,用手铐压上警车,警察发出了凄厉的叫声,把那三个人带走了。

    那些人并没有马上散去,老百姓自古就怕官,今天他们受到了别人的鼓动,终于坚挺了一回,最终,他们还是知道了自己做错了事情。

    他们知道,当官的,都喜欢秋后算账,事情过后,公安局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这时候,傅山分局耿剑锋在外面,带着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察,拉着凄厉的警笛,赶了过来。

    人们顿时骚动起来,吓得脸色苍白,刚才的那种嚣张愤怒的情绪,消失的无影无踪。

    近百名手持微冲盾牌的警察,哗啦一下子,把众人围在了中间。

    人们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

    “何县长,我来晚了。”

    耿剑锋跑了过来。

    耿剑锋亲自带队,在外面布控,参加围堵胡三的行动。

    何振南点点头道:“把这些人都放了,让他们回家。”

    耿剑锋的到来,再次成全了何振南的大度和宽宏大量,所有的人们在认为自己一定要被抓起来的情况下,何振南却让他们回家,这让所有的人大感意外,人们带着诚恐不安和感激的心情,离开了傅山县的县政府。

    周围的记者,他们的闪光灯还在闪烁,不肯离去。

    耿剑锋看着何振南,低声道:“姬广元跳楼自杀了。”

    何振南和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两人的心猛地一沉。

    何振南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极其可怕,一股凌厉的杀气,在身上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狂涌而出。

    这些人竟然敢杀人灭口,真是歹毒至极。

    “立刻查明真相,昨天是谁值班,先抓起来审查。”

    何振南几乎咆哮起来。很多线索都证明,开发区工业园的那两个多亿,很有可能被人贪污了二分之一,这些人的胆子真大。姬广元一死,所有的人都会把罪过推到他的身上,这就会让很多人逃过一劫。

    这件事情绝不会这位么简单,后面一定有一个强大的黑暗势力,在搅动傅山的政局,一定要把他挖出来。否则,整个傅山都将永无宁日。

    这时候,很多记者都围了过来。游思雨第一个抢到了最佳的位置,她大声道:“请问何县长,你是怎样认为刚才冲击县政府的行为?县政府为什么会引起老百姓这么大的愤慨,这里有什么隐情吗?你们的工作,为什么没做到位?这种突发事件应该会有预防措施的,你们为什么没有发现?老百姓到底有什么冤情?”

    游思雨一连串的提问,每个问题都极其的尖锐。

    何振南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微笑着看着所有记者道:“各位党的口舌,希望你们能正确的引导媒体,正确的报道这件事,刚才你们也看到了,是那三个罪犯,鼓动教唆善良的老百姓来闹事的。我们为了傅山县不被污染,严格执行国家三令五申关闭污染严重的小工厂小煤井的指示精神,结果引起了不法分子的不满,他们煽动了这些善良的老百姓。我们县政府的工作,没有做到位,我刚才已经向乡亲们当面道歉了,以后,我们县政府一定要引以为戒,深入下去,一定把老百姓的疾苦放在第一位,把我们的傅山,建设成为无任何污染的绿色环保旅游大县。”

    何振南的回答,滴水不漏,诚恳而真情,获得了记者们的肯定。

    正在设个时候,县政府办公室的小王急匆匆的跑过来,在何振南的耳边说着什么。

    何振南一听,脑袋翁的一声炸开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