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冲击县政府

    第一百一十五章冲击县政府

    今天是一个不平常的日子,县委县政府大楼,很多人都早早的来到办公室,准备着签字仪式的一切。当欧阳志远来到县政府办公室的时候,一眼就看到马传武带着几个人在搬家。

    这家伙被停了职,这是往哪儿搬?几个帮助马传武搬家的年轻人,竟然是县委办公室的年轻人。

    马传武调到县委办公室里去了?不会吧,他现在还是赵丰年的秘书,怎么会调到县委办公室任职?这不是乱套了吗?

    “欧阳,呵呵,我现在要叫你欧阳主任了,祝贺你升迁,呵呵。”

    马传武的眼里带着不屑和得意,看着欧阳志远,心道,你个王八蛋,你让老子做不成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但老子却要做县委办公室副主任,虽然老子是县委办公室副主任,但老子就是一句话,你必须乖乖的跑过来向我汇报问题,嘿嘿,等着吧,你个王八蛋,老子要慢慢的玩死你,老子现在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秘书,外加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哈哈,你能把老子怎么样?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就可能去开发区担任主任,老子早晚就会扶正,嘿嘿,到时候,老子想怎么捏你就怎么捏你。

    你个孙猴子,能跳出老子的手掌心吗?

    昨天晚上,县委书记王凤杰在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的秘书张庆云的暗示下,让马传武担任县委办公室副主任。

    虽然王凤杰在心里不愿意,但王凤杰考虑的是,自己的那个副市长的位置。常务副市长马明远一句话,就可以让自己的希望提高好几分,如果马明远在省委组织部的官员面前说上自己的一句坏话,自己一辈子就别想那个副市长的位置。

    马传武是马明远的亲侄子呀。

    王凤杰只有妥协。马明远让马传武担任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就是让马传武离开赵丰年,赵丰年的手下,副县长姬广远出事,赵丰年绝对利索不了,马明远不想再让自己的侄子和赵丰年搅合在一起。

    县委办公窒主任杨尚朋,已经有了担任开发区办公室主任的迹象,杨尚朋一走,自己再设法,把自己的侄子扶正,再把王凤杰拉进自己的战线里来,呵呵,多好的几步棋呀。

    欧阳志远明显的在马传武的眼里看到对自己的蔑视和不满,又带着洋洋得意的神情。

    这个王八蛋有什么得意的?

    “呵呵,马秘书,你这是往哪儿搬呀?难道高升了?你不会升任县委书记吧。”

    欧阳志远看着马传武,呵呵笑道。

    马传武被欧阳志远的话,车一点擂晕,心道,这家伙真不是东西,凭借自己的资历,能担任县委书记吗?这不是讽刺自己吗?

    “呵呵,欧阳主任,我还没有那个资格,担任县委书记,不过,我调到县委办公室了,担任副主任,呵呵,以后,我们要共同把两个办公室的工作坐好。”

    马传武的眼里,透出强烈的快意,哈哈,杨尚朋现在忙着开发区的事,根本顾不过来县委办公室的事,自己就可以行使办公室主任的职责了。

    什么?马传武担任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的职务?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的心里感到很是愤怒,这种小人也能担任县委办公室主任?怪不得恒丰集团的韩老先生说,大陆的官员,没有几个好东西,不想在大陆投资。

    马传武要是行使了县委办公室主人的权力,这家伙还不胡作非为?杨尚朋现在就住在开发区的工业园,根本顾不过来县委办公室的事。以后这家伙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他肯定要给自己小鞋穿。

    马传武上面肯定有人,动用了他的关系。不知道这家伙的上面关系是谁?

    马传武小人得志,洋洋自得,有点得意忘形,伸手拍了一下欧阳志远的肩膀,呵呵笑着道:“欧阳主任,明天晚上,县委办公室的人,在天堂夜总会设宴,欢迎我,到时候你去吧,我等你,哈哈哈,咱们好好的喝一杯。”

    马传武说完话,洋洋自得的走出县政府办公室。

    欧阳志远看着马传武那张让人恶心的脸,恨不得一拳打爆这个王八蛋。

    欧阳志远看到县政府办公室的科员王青峰,轻声道:“小王,马传武的上面是谁?”

    王青峰看了看门外没人,小声道:“欧阳主任,你不知道呀?现在整个县委县政府都知道,马传武是常务副市长马市长的亲侄子。”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沉。

    我靠,马传武竟然和马明远是这种关系。这一刹那,欧阳志远对马明远原来很好的印象,轰然倒塌,荡然无存。

    这些王八蛋,看着一副道貌岸然的光辉形象,满口的仁义道德,为党为人民,但骨子里全都是一群贪污腐化、任人唯亲的狗东西。

    欧阳志远转身走向何县长的办公室,敲了敲门,高小敏打开门,一看是欧阳志远,双眼一亮,连忙道:“欧阳主任,快进来,何县长在等您。”

    高小敏对欧阳志远很是客气。她昨天晚上就知道了欧阳志远在喝酒中,把马传武、王友山和苏万声他们耍了一番。更没想到,一个下午和晚上,县政府办公室和县委办公室及风云变换的这么快,让人目不暇给,更是目瞪口呆。

    最先是欧阳志远被停职,接着是县委书记王凤杰的秘书苏万声被停职,但紧接着,马传武又被停职,欧阳志远却被扶正,做到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上。但到了晚上,又传出来,马传武调到县委办公室,担任副主任的消息。

    官场真是没有硝烟的战场,这种激烈的快速碰撞,在县政府县委,还是第一次。马传武的后台是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看来,欧阳志远的后台,绝对也不简单。

    昨天自己还认为,欧阳志远就是个无用的小白脸,酒囊饭袋,想不到,今天欧阳志远就是县政府的办公室主任,自己的顶头上司。

    看来,自己看人还不行,绝不能被表面的一些现象迷惑。

    但自己不明白,欧阳志远当时明明喝的已经不知道东西南北,而苏万声和王友山并没有喝多少,后来怎么会变成欧阳志远没醉,而王友山测在办公室里发酒疯和苏万声在办公室里出酒。

    这怎么可能?难道,欧阳志远会魔术?

    到现在,何县长还没有让自己和欧阳志远做交接手续,自己这个临时秘书,该结束了。

    欧阳志远道:“高秘书,何县长来的这么早?”

    “何县长早来两个小时了,自己在考虑问题。”

    高小敏微笑着道。

    欧阳志远敲了敲门。

    “进来吧,志远。”

    何振南的声音,在门里传过来。

    欧阳志远推开门,走了进去。他看到,何县长正对着一面镜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走,咱们先到开发区工业园看看,八点整,咱们再去清泉大酒店,去接韩老先生。”

    何振南站起身来。

    “好的,何县长。”

    两人走出何振南的办公室,高小敏连忙为两人打开外间的门,何振南走出外间屋的门,回过头,看了一眼高小敏道:“别多想,继续干好你的工作。”

    高小敏听到何县长的话,不由得一愣。她看着欧阳志远和何县长走下楼去,仔细的想着和县长的话。

    别多想,继续干好自己的工作。何县长这是什么意思?

    猛然,高小敏的眼睛一亮,难道,何县长要留下自己,继续当秘书?而欧阳志远专门做办公室主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欧阳志远的秘书,是下了文件的,自己只是临时的。

    高小敏很喜欢这个秘书工作。

    欧阳志远看着何县长道:“呵呵,高小敏的工作能力不错,写写画画还是可以的。”

    何振南点点头道:“高小敏继续当我的临时秘书,你虽然是我的名义秘书,但你要和我并肩战斗,处理一些事物,主要工作放在县政府办公室,那些小事情,就让高小敏处理,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不由的笑道:“你不就有两个秘书了?”

    “呵呵,高小敏主内,你主外。”

    何振南微笑着道。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这好像我和高小敏是两口子似得。”

    何振南道:“你可别打高小敏的注意,小丫头的背景你惹不起。”

    “切,你也太看不起我欧阳志远了吧,我女朋友,可比高小敏漂亮多了,再说,我女朋友管我很严,我也不敢呀。”

    欧阳志远想起了自己的眉儿,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意。呵呵,这辈子,自己的心,已经装不下任何的女人了。

    欧阳志远和和县长,两人各自上了自己的车,快速开向开发区的工业园。

    杨尚朋这人的工作能力还不错,整个开发区的工业园,已经彻底的改变了模样。道路上所有的垃圾,全部清除,所有的道路,变得干净整洁,道路两旁的杂草全部铲掉,那些不用的旧厂房,已经打倒。马路上的电灯全部焕然一新。

    两人的车子,在开发区慢慢的行驶着,太阳在东方的云层中,磅礴升起,射出万道彩霞,给人一种磅礴向上的感觉。整个工业园,都被笼罩在万道霞光之中。

    原来进驻工业园的企业,早就听说,红太阳集团和恒丰集团,还有很多的公司,就要入住工业园,他们也是很高兴。工业园入住的企业越多,配套设施就会更加完善。

    现在,整个工业园,已经开始焕发出生机勃勃的景象。

    “呵呵,杨主任的工作能力还不错,几天内,就能做到这样,很好了。”

    欧阳志远开着车窗,看着何县长道。

    “是不错,可就是入住的企业太少了,没有几家挣钱的。”

    何振南遗憾的道。

    欧阳志远接到了一个电话。

    他打开一看,是陈雨馨的。

    “雨馨,你好。”

    欧阳连忙向陈雨馨问好。

    “你好,欧阳大哥,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让傅山县政府坐好接待准备。”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雨馨,什么好消息?快说,让我高兴一下。”

    “呵呵,欧阳大哥,记得我给你说过,我要给你一个惊喜吗?”

    “记得,雨馨,快说吧。”

    欧阳志远笑道。

    “绿蔬集团,听说过吗?”

    “绿蔬集团?”欧阳志远一听到这个集团的名字,内心就激动不已。难道雨馨说动绿蔬集团进驻傅山?

    绿蔬集团可是全国有名的蔬菜大王,他们生产的所有绿色有机蔬菜,大多数都出口到香港、澳门、韩国、新加坡、俄罗斯。

    山东省寿光就有他们大型的绿色蔬菜生产基地。这个基地,带动了整个寿光市的经济发展,让寿光一跃成为全国最有名的绿色蔬菜生产的品牌基地。现在人们一提起绿色蔬菜,就想到寿光。

    如果绿蔬集团进入傅山,我们傅山,绝对能超过寿光。傅山无污染的的环境和泉水,是寿光比不上的。

    “呵呵,对,就是绿蔬集团,他们看了我拍摄的纪录片,看到了我带去的泉水的化验单,他们决定,和我一样,进驻傅山,而且,为了追赶节气,决定提前一个星期来签约,也就是,下星期五,我们两大集团,一起过来。”

    陈雨馨笑呵呵的道。

    “太感谢你了,雨馨。”

    欧阳志远高兴的想要蹦起来。

    旁边的何振南,早已听的清清楚楚,他的内心不由得狂跳。绿蔬集团在寿光的业绩,全中国都知道,寿光的绿色蔬菜已经成为一个世界都知道的品牌,这个品牌,让世界的人们,都记住了寿光这个城市。

    如果,绿蔬集团入住傅山,世界上的人民,也一定能会记住傅山这个名字的。

    晨风吹来,一阵清新的空气吹进了车内,欧阳志远挂上电话,看着何振南,笑着道:“红太阳和绿蔬两大集团进来,傅山的农业,就上到一个崭新的台阶。”

    何振南道:“绿蔬集团,一直和红太阳集团在一起投资,这两个集团在产业上,都是互补的,一个生产蔬菜和养殖,另一个发展林果和矿泉水。这两个集团进来后,傅山一定会腾飞起来的。”

    这时候,很多的工作人员,已经来到,开始挂标语,公安局的警察,也来到了开发区,开始执勤。

    两人的车子开到傅山中药厂的时候,何振南的车子慢慢的减速。

    “志远,你说,天信药业是一家生产抗生素为主的西药集团,他们为什么要想进入傅山中药厂?”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

    “呵呵,何县长,中成药的成本很低,但定价却很高,这中间的利润,比西药要大的多,我想,天信药业肯定是看到了中药利润空间大,才进军中药市场的。”

    这时候,上白班的工人们,已经开始进厂了。

    “志远,走,到清泉大酒店。”

    两人开车,直奔清泉大酒店。

    整个清泉大酒店,张灯结彩,近百幅彩带标语,挂满了大酒店的前面。

    县委县政府的官员已经来到。

    欧阳志远跟着何振南后面,走进了一楼大厅。为了安全,从昨天晚上开始,整个清泉大酒店,已经被县委县政府包下来,现场没有任何的闲散人员。、

    欧阳志远一进大厅,就看到了山南电视台的游思雨,她脖子上挂着相机,好像在寻找什么。

    呵呵,这个小丫头,回来的很及时,不知道昨天别墅爆炸案,山南省的电视台播了吗?这种新闻,一般要经过山南省的宣传部,不一定能播出。

    很多官员都向何振南献媚的打招呼,然后再向欧阳志远打招呼。欧阳志远知道,自己是沾了何县长的光。

    游思雨一眼看到了欧阳志远,小丫头眼睛一亮,连忙跑了过来,看着欧阳志远,微笑道:“欧阳主任,你什么时间回来的?”

    “呵呵,我早晨会来的,你昨天报道的节目,播出了吗?”

    欧阳志远看着这个漂亮的小丫头,问道。

    游思雨脸色一暗,小声道:“被扣了,这种新闻,宣传部没有通过,白忙活了半夜。”

    如果这个新闻要是在现在,是可以播出的,但在那个年代,所有的新闻节目,都要审查的,这种负面新闻,当然会被砍下来的。

    现在的新闻,已经走向了变态和猎奇,哪个明星怀孕了,那个明星打胎了,哪个明星认谁干爹了,那个明星和他大30岁的干爹结婚,并怀了孕了,却不知道是谁的。这些变态猎奇的新闻,天天播放。

    “呵呵,你以后多报道报道这些正面的新闻。”

    这时候,县委书记王凤杰和县委的那些人到了,他的秘书苏万声也来了,跟在王凤杰的身后。

    人们都纷纷的和王凤杰打招呼。

    掌声想起来,龙海市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和副市长窦建水,陪着恒丰集团的总裁韩建国老先生,还有他的孙女韩月瑶,一起走下楼梯。

    所有的记者都开始拍照,闪光灯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

    何县长和王书记都迎了过去。

    主持这次签字过程的,还是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

    作为秘书的欧阳志远和苏万声,跟在两位领导身后,招呼着一切。

    欧阳志远在苏万声的眼里,看到了深深的怨毒敌意。欧阳志远知道,自己以后要防着这家伙。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和他的秘书马传武,就跟在何振南后面,他属于傅山县的第三把手。

    参观工业园的过程,就不必叙述了。

    十点整,整个清泉大酒店,鲜花烂漫,彩旗飘飘,锣鼓喧天。

    一楼会议室里,繁花似锦。灯光闪烁。

    常务副县长马明远,首先代表市委市政府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充分表达了对恒丰集团的热烈欢迎。

    何振南县长代表傅山县政府发表讲话。何振南将话,没用发言稿,他的讲话铿锵有力,首先代表县政府热烈欢迎台湾恒丰集团的到来,阐述了这次投资对傅山的机遇,并表示按照合约,全力支持恒丰集团开发固山群峰。

    何振南的讲话,简单有力,直奔主题,用了十分钟就讲完。

    他的话音未落,雷鸣一般的掌声就响起来。

    “有情台湾恒丰集团总裁韩先生讲话。”

    “哗!”

    掌声再次响起来。

    韩建国老先生站起来,微笑着看着大家道:“各位乡亲父老,您们好,我韩建国就出生在傅山县的韩家峪,我已经在外面漂泊了数十年,家乡的山山水水,经常在梦中出现,我想家乡的一山一水和乡亲们呀。”

    “哗!”

    人们对韩老先生的思乡之情感动了。

    “小时候,家里很穷,我是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的,五十多年前,我带着家乡的一捧土,离开了这里,每当在睡梦醒来,我都把家乡的土,放在自己的胸口,感受着对家乡亲人的思念。现在,我回来了,为了报答家乡的养育之恩,我决定投资崮山72群峰,我要把家乡建设的更加美丽,更加富饶,让家乡的父老乡亲,都过上好日子。”

    “哗!”

    掌声再次响起,人们对老先生的敬意,更加浓烈起来

    “在开发崮山群峰成功后,我决定,再投资20亿,在傅山建立恒丰电子集团中心,我将邀请台湾、韩国和新加坡的合作同行,一起加入傅山开发区的工业园,把我的家乡,建成一个美丽富饶绿色环保无任何污染的旅游圣地。”

    所有人在听到韩老这几投资计划后,都惊呆了。天哪,20个亿的投资,而且还要邀请台湾、韩国、新加坡的同行,来开发区建厂投资,这……这是真的吗?

    人们在停顿了三秒种后,雷鸣一般的掌声,在会议室里响起。

    老先生看到大家高兴的神情,听到这雷鸣一般的掌声,老人的眼睛湿润了。

    “山南省龙海市傅山县和台湾恒丰集团投资开发崮山72群峰的签字仪式,现在开始。”

    掌声和闪光灯再次响起。

    “现在,请傅山县何振南县长、傅山县委书记王凤杰书记签字。有请台湾恒丰集团总裁好老先生签字。”

    工作人员把所有的文件合约,放到签字工作台上。

    韩老先生微笑着走向签字台。

    何振南还没有站起来,代理秘书高小敏脸色苍白的冲冲过来,急促的道:“何县长,有近千名老百姓,他们打着还我工厂、我要吃饭、县长下台的标语,围住了县政府,正在向里冲。”

    何振南脸色一变,暗叫不好。近千名老百姓在这个时候,冲击县政府,竟然打出让自己下台的标语,这肯定是一场有预谋的非法游行集会。

    组织这次非法集会的人,心里真是歹毒呀,竟然挑在自己就要签字的时候冲击县政府,这是不让自己签字呀。

    这人是谁?

    何振南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赵丰年。赵丰年早已看到高小敏跑过来了,他没有看何振南,他知道,这时候的何振南肯定在看自己。

    嘿嘿,你何振南看我干嘛?你现在看我也晚了,嘿嘿,你关闭了这么多的铁矿、石膏矿,老百姓可就指望着那几个钱吃饭,你关闭了工厂,就是断了他们的活路,他们不要你下台,让谁下台?嘿嘿,你还想签字吗?快滚吧,你晚去一会,警察保安就会和那些人发生冲突,嘿嘿,只要形成冲突,伤了人,你是第一个责任问责制的县长,不用问,你就会是第一责任者,你就会下台,哈哈……

    还有一件非让你下台的惨剧,就要发生,何振南,你逃不掉的。

    赵丰年没有看何振南,他双眼看着签字台上的那支笔,自己一会就要用那支笔,代表县政府,在合约上,签上自己赵丰年的名字,赵丰年的名字,将永远写在傅山党史上。

    自己的形象,就会出现在省市各大媒体上,就会被山南省的领导层,甚至中央高层的领导注意。嘿嘿,自己就有希望高升。何振南,你去死吧。

    县委书记王凤杰,就坐在县长何振南的旁边,他听到了高小敏的话,他心里也是一惊,现在,省里、市里的各大媒体都在这里,如果这件事解决不了,傅山县就完了。这是谁,用心这么恶毒?

    “王书记,你代表县政府签字吧,我必须立刻去县政府。”

    何振南连忙站起来。

    “一定要把事情解决在萌芽之中,绝不能引起冲突。”

    王凤杰小声叮嘱何振南,并伸出了手,用力的握了一下何振南的手。

    “我全力支持你,去吧。”

    王凤杰小声道。

    何振南得到了县委书记王凤杰的支持,转身快不走出会场。

    欧阳志远的耳朵极其灵敏,高小敏的话被欧阳志远听一清二楚。不好,现在是什么时候,竟然会出现这种聚众冲击县政府的事,而且还打出这种标语?不用说,这是有人暗中教唆的,是有预谋的。

    他们的目的,就是不想让何振南代表县政府度签字,不想让这次投资成功?

    如果何振南不能代表县政府签字,如果这次的投资失败,谁是最大的受益者?谁就是这次预谋冲击县政府的凶手。

    要快呀,坚决不能让这件事件升级,更不能发生冲突伤人。如果有人伤亡,何县长就要被问责下台,自己干了半天的县委办公室主任,也要跟着完蛋。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跟了出去。

    常务副县长马明远也接到了下面传来了老百姓冲击县政府度的消息。这个消息吓了马明远一跳,这个关键的时候竟然发生种事,考验何振南的时候到了。这里可有几十家新闻媒体的记者,如果有别有用心的记者,以不公正的口气报道出去,傅山县就完了。

    这时候,所有的记者都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的内容就是,傅山县的老百姓由于被逼的没有办法生活,现在,正在县政府情愿示威,警察正在镇压。

    有三分之一的媒体记者,悄悄的退出会场,奔向县委县政府。

    主持会议的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知道,外面肯定发生了什么危机的事情,何县长竟然没来得极签字,就急匆匆的走出去。

    杨尚朋组主持了无数次的会议,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然后又看了一眼县委书记王凤杰,王凤杰点点头。

    杨尚朋知道,县政府的一方,必须有人签字,何县长不在这里,就只有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可以代表县政府签字。

    他用眼神向王风杰请示。这个时候,不能冷场,王凤杰虽然不想让赵丰年代表县政府签字,但没有办法,只得点头。

    “现在,请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县长、傅山县委书记王凤杰书记签字。”

    杨尚朋又说了一遍。

    这时候,恒丰集团总裁韩老先生,已经走到签字台的旁边,在等候傅山县的领导。

    赵丰年站起身来,跟在王凤杰身后,微笑着走到签字台旁。

    剩下的记者们的闪光灯,都对准了双双签字者,闪个不停。

    韩建国老人已经看到何县长和欧阳志远急匆匆的离去,不由得一脸疑惑。

    “韩老先生,对不起,县政府哪里出了一点小事,何县长要亲自去处理,所以,就由常务副县长赵县长和我,代表县政府签字。”

    王风杰连忙解释。

    韩建国老人虽然心里感到不快,但这位个时候,他不得不签字。

    双双在合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闪光灯不停的闪烁,掌声不停地响起来。

    赵丰年的内心极其的激动,这个签字权,自己想了很久了,这支笔,终于握在自己的手里,以后所有代表县政府的签字,都将由我赵丰年来签字。

    这支笔,何振南永远握不到了。

    何振南和欧阳志远刚走出会议,何振南就拨通了耿剑锋的电话。

    “耿书记,你在哪里?”

    “何县长,我在外面带领干警们设卡,配合龙海市局围堵逃犯,我知道了县政府的事情,我正在快速的赶回去,新城派出所指导员陈宝增,带领所里所有的干警,已经赶到,局里的干警也赶过去了。”

    耿剑锋大声急促的道。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要快,绝不能让警察们和群众发生冲突。”

    欧阳志远冲进自己的轿车,大声道:“我先走。”

    欧阳志远的轿车,如同利箭一般冲了出去,何振南紧紧地跟在后面,冲向县政府。

    今天县委县政府大楼,就留下几个科员,几乎所有的人都来参加签字仪式。

    县政府办公室就留下一个人,就是已经被停职的王友山。

    王友山虽然被停了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职务,但并没有开除,他还是要上班的。

    几位保安,正在传达室外站岗执勤,十几辆小型客车,还有几辆大型客车,开到县政府的大门外,无数的人从车上冲下来,高呼着口号,打着巨幅标语,围在县委县政府的门前。

    这几个保安顿时吓得一呆,这人也太多了吧,上次制药厂的工人来示威,就几百人,现在竟然有一千多人,这是干嘛?造反吗?

    保安队长赵峰一看这么多人,从车下冲来,立刻拨打110报警,同时给傅山保安分公司打电话,报告情况,请求支援。

    县委县政府和保安公司订有合同,就是要保证县政府县委的安全。

    赵峰打完电话,拎着警棍和盾牌就冲了出来,大声喝道:“你们是谁?你们知道,聚众闹事,冲击县政府是犯法的,要判刑的。”

    “我们要吃饭,我们要自己的工厂,是何振南关了我们的工厂,断了我们的生活来源,我们不要这种蛮横独断的县长。”

    “对,何振南要下台,我们要吃饭,何振南你出来,你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我们坚决要何振南下台,何振南是贪官,何振南包和养十个情和妇,不,他保养三十个情和妇,这样的县官,我们不要。”

    人群中,几个人嗷嗷的大叫着,十分活跃。

    赵峰看到这个场面,有点惊慌起来,他挥舞着警棍,大声道:“今天何县长和领导们都不在,你们改天再来吧。”

    “放你娘的狗臭屁,今天又不是星期天,何贪官肯定在,他是故意躲着我们,我们进去,去找这个贪官,今天一定要讨个说法,我们的孩子还在生病,我们的学生没钱上学,我们没有房子住,冲呀,冲进去找到那个何贪官,打死他。”

    一千多人瞬间被教唆起来,他们嗷嗷叫着,冲向县政府的大门。

    赵峰连忙去拦,一个黑脸大汉,一拳就打在了赵峰的下巴。

    “啊!”

    赵峰一声惨叫,被打出三米开外。

    五六名的保安连忙去拦,但五六十个凶神恶煞的大汉,围住了五六个保安,一顿猛揍,这几名保安顿时被打倒在地。

    县政府办公室里的王友山,看到了不锈钢大门外的那些人,试图冲击县政府。王友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如果自己能阻止这些人冲击县政府,自己就有可能官复原职,继续担任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

    王友山快速的冲下楼,正赶上新城派出所指导员陈宝增带领六名警察赶到。

    “住手!我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王友山,你们是那里的人?为什么冲击县政府?你们知道,这是犯法的,抓住要坐牢的。”

    王友山恶狠狠地大叫着。

    他知道这些人,都是没有知识的苦力,就怕别人吓唬,只要吓唬住他们,自己就赢了。

    这时候,他看到了新城派出所指导员王志良带领警察赶到,王友山顿时知道自己有了靠山,他大叫道:“王志良,你立刻抓住那几个带头的捣乱分子。”

    本来王友山的那几句话,把那几个人威吓了一跳,但王友山后来的话,顿时激怒了这些出苦力的汉子,他们本来就生活在社会底层,对社会非常不满,现在一听那个什么狗屁你办公室主任要抓人,那些人顿时火了,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王志良一看到这么多人冲了过来。他知道,这些人只要冲进大门,性质就会发生根本的改变。

    “快拦住他们!”

    王志良大声喊道。但是人们都已经发狂了,六名警察,淹没在一千多人的人海中

    那几个背后教唆人的家伙,嗷嗷叫着扑了过来,开始夺警察们的手枪。

    情况极其的危机,如果手枪被夺,性质将会变得更加恶劣。

    王志良大喝一声:“住手!”

    但是,所有的人都已经陷入了疯狂。很多人已经开始猛烈的冲击县政府的不锈钢大门。

    “咣当!”一声巨响,伸缩不锈钢的大门,被人推倒在地,人们疯狂的向里冲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