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小坏蛋

    第一百一十四章小坏蛋

    影子杀手田宝武,本来他认为这个天衣无缝的计划,一定能干掉欧阳志远。因为他知道,欧阳志远的武功,和自己差不多,而哥哥田宝文的武功,要高出自己不少,如果让哥哥化装成自己,突然袭击,再加上自己在背后偷袭,欧阳志远死定了。

    当他看到哥哥的指甲刀锋已经刺破了欧阳志远的衣服时,特禁不住的狂喜,他知道,自己的一只眼睛和胳膊,找回来了。

    但就在他狂笑的时候,欧阳志远竟然踏出一套奇怪的步法,硬是把身子后撤一点,而哥哥竟然只抓裂了对方的一个瓷瓶,瓷瓶里飞出一只金光闪闪,面目狰狞的剧毒蜈蚣,咬了哥哥一口。

    哥哥被毒蜈蚣咬住后,身子一僵整个脸色变得惨绿,并让自己逃走。

    “哥哥!”

    田宝武的嘴里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泪流满面。

    两人从小无父无母,到处流浪,两人相依为命,后来被一个盗贼集团收留,跟随盗贼集团,四处盗窃。但在一次严打中,整个盗贼集团全部覆灭,两人到处躲藏。后来被胡志雕救了命。胡志雕发现两人极其的聪明,什么东西,一学就会,他就花钱把两人送到外国的一个杀手学校学习。在学校里,他们碰到一个异人,学到了一身的本领,特别是轻功,更是无人能及。

    学成回来后,就跟在胡志雕身边。

    没想到,今天,哥哥竟死在了欧阳志远的手里。田宝武知道,现在,对方有那一套神奇的步法,自己已经不是欧阳志远的对手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自己还会回来报仇的。

    虽然哥哥认为自己不是欧阳志远的对手,不让自己报仇。

    田宝武拉起胡三,化作一道青烟,消失在黑暗之中。

    朱军和陈斌目睹了整个战斗过程,这个结果,让两人目瞪口呆,今天两人终于知道了欧阳志远一身的神奇的武功是多么的厉害,竟然当场干掉一个十分歹毒的杀手。

    两个人终于知道,自己的身手,还差的太远,根本不入流呀,一个杀手,两人都打不过,真是丢人。

    欧阳志远的武功,应该和第五特战部队中的,针尖特战大队队长萧风云不分上下。

    “欧阳大哥,你真厉害,你是怎么干掉这个家伙的。”

    陈斌和朱军,一瘸一拐的跑过来,看着地上已经死了的杀手。

    他两人都没有看到欧阳志远怀里的那只金背银翅大蜈蚣。

    “可惜,还是让令一个杀手和胡三跑了。”

    欧阳志远抹掉脸上的冷汗,微风吹来,被冷汗湿透的后背,凉凉的。

    今天真是凶险,要不是自己学了那套步法,今天就会死在这里,好变态的杀手,竟然有两个一模一样的杀手,真是想不到。

    自己虽然怀疑上来就向自己进攻的影子杀手,他的武功为什么一会之间,就暴增了一倍,自己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杀手,在背后袭击自己,这两个家伙,竟然是双胞胎。

    欧阳志远蹲下身子,在田宝文的怀里,搜出了很多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这家伙也有一个喷射化尸水的微型装置,不错,回来给眉儿一个,用来防身。

    这时候,很多警车,向这里奔来。

    朱军和陈斌的身份不能暴露,连忙和战士们先走了。

    公安副局长周茂航和刑侦二处处长张永建,带着警察和特警冲了过来。

    副局长周茂航一眼看到欧阳志远,正站在那里。

    “志远!”

    欧阳志远看到副局长周茂航亲自带队,冲了过来,苦笑着道:“干掉一个,胡三和另外一个杀手跑了。”

    张永建带着警察,查看那个死去的影子杀手。

    “辛苦了,志远,所有的路口,我们都已经派了警力,胡三跑不了的。”

    周茂航拍了拍欧阳志远的肩膀。

    “那边伤亡的情况怎么样?”

    欧阳志远问道。

    “牺牲了一位特警,剩下的都不同程度受了伤。”

    周茂航心情十分的沉重。

    “那人是中毒死的。”

    张永建检查着这个杀手。

    欧阳志远把自己碰到的情况,和周茂航说了一遍。

    “谢谢你,志远,辛苦了,对了,玉海已经醒过来了。”

    周茂航看着欧阳志远道。

    “我一会就去看他,恢复的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一会要去看何文婕,小丫头的脸烧的不轻,不知道,自己的药,能否能恢复她的容貌,女孩子对自己的容貌手机十分看重的。

    “恢复的很好,已经能吃东西了,呵呵,多亏了你的药,据萧眉说,玉海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过几天,就能出院。”

    警察勘探了一会现场,把那个杀手抬上车。

    欧阳志远本来想把捡来的枪,还给周茂航,但是,他想了想,没有说出来。有把枪防身还不错。

    “奥,对了,志远,爆炸现场有一个女记者,叫游思雨的,是山南省电视台的,是和你在一块的?”

    周茂航问道。

    欧阳志远知道,游思雨在自己后面追了上来,在现场也看到了她,当时自己为了救人,没来的极和她说话。报道新闻是她的工作,自己又不能过问。

    小丫头的车技不错,竟然能跟上自己。

    “呵呵,周叔叔,是和我一起来的,她们山南电视台主要是来报道台湾恒丰集团和傅山县投资签约的事,想不到,她也跟来了。”

    周茂航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心道,志远真厉害,省里电视台的人都认识,不错呀。

    “呵呵,周叔叔,那丫头没有胡乱报道吧?别给你添麻烦。”

    欧阳志远知道,有很多的记者,在报道某一突发事件时,有时会乱说的。自己和游思雨就认识了一会,自己还不了解她。

    “没有乱说,就是采访了我几句,现在,龙海监狱里,已经炸了营了,让人把犯人劫走,这个监狱长完蛋了。

    周茂航说话间,和欧阳志远握握手道:“改天有时间,咱们爷俩好好喝一杯。”

    “行呀,我给你带一瓶好酒。”

    欧阳志远道。

    何文婕本来应该转到烧伤科,但是,萧眉在检查完了何文婕的伤势后,看到欧阳志远给何文婕上的药,效果很好,就没有让她转到烧伤科,留在了外科。

    欧阳志远赶向龙海医院的时候,何文婕已经醒过来了。当她知道自己的左边脸,被烧伤后,一直没有说话,眼泪差一点掉下来。

    何文婕的性格极其坚强,她忍住了泪水,没有流出来,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这一点伤算什么?

    在被窝里,何文婕自己鼓励自己。鼓励了一会,泪水终于还是流出来了。

    自己虽然是一位人民警察,但首先是一位女孩子,如果左边的脸,留下了伤疤,以后怎么嫁人?

    想到嫁人,何文婕的脑海里猛然跳出来一人的名字,欧阳志远。何文婕一呆,愣了好一会,自己怎么会想到欧阳志远?

    这一下把何文婕吓了一跳。不会吧?自己不喜欢小白脸的。

    何文婕想了好一会,一眼看到了一件西装,竟然放到自己的身旁,她不仅一愣,这件西装自己好像认的,欧阳大哥身上不也是有这样的一件西装吗?

    何文婕一侧身,西装上,传来了一股熟悉而好闻的男人味道。

    欧阳大哥的西装!

    这件西装上的味道,就是欧阳志远的?不会吧,自己在晚上,正给欧阳大哥打电话,爆炸就发生了,这件西装怎么会是欧阳大哥的?可是,这种味道,明明是欧阳大哥的呀?

    何文婕伸出手,把西装过来,放在自己的右边的脸上,那种熟悉的味道,再次传来,难道欧阳大哥来过?

    何文婕看到有一位女警察在陪护自己,连忙问道:“小王,这件西装是欧阳大哥的吗?

    旁边负责陪护的小王女警察,把欧阳志远救了何文婕的过程说了一遍。

    何文婕内心一跳,是欧阳大哥给自己的脸上上了药,难道欧阳大哥为了救自己,连夜从傅山赶了过来?

    何文婕内心怦怦直跳,脸色微红。她把欧阳志远的西装抱在怀里,微微的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受着欧阳志远好闻的气息,她要把欧阳志远的味道,藏在自己的心里。

    何文婕知道,欧阳志远已经有了萧眉,自己和欧阳志远可能吗?

    当欧阳志远走进病房的时候,正看到何文婕抱着自己的西装,好像还没醒。

    陪护的小王看到欧阳志远来到,刚想起身,欧阳志远冲着她摆摆手,小王没有站起来。欧阳志远怕惊醒了何文婕。

    欧阳志远轻轻的来到何文婕的窗前,看了一眼,心里苦笑道:小丫头睡觉也不老实,抱着我的西装干嘛?

    欧阳志远坐下来,轻轻的伸出手,搭在何文婕手腕,查看了何文婕的伤势。

    没有大碍,就是爆炸波震了一下。

    这次真是极其的危险,何文婕要是进了那坐别墅,就危险了。

    何文婕没有睡着,她感受着欧阳志远手指的温度,心跳有点加速。欧阳志瞬间就感觉到何文婕的心跳加速,他看到了小丫头长长的睫毛微微的抖动了一下,他知道,何文婕已经醒了。

    欧阳在心里笑了,小丫头,还在装睡。

    “文婕,感觉怎么样?”

    欧阳志远小声问道。

    何文婕没有睁开眼,眼泪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小王走了出去。

    欧阳志远知道,何文婕在担心自己的容貌。又有哪个女孩子,不在乎自己的容貌?

    “呵呵,文婕,你放心,你要相信我的医术,你的脸,不会留下疤痕的,我再给你配制一些药液,保证你比以前更加漂亮,找到一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小白脸。”

    欧阳志远在宽何文婕的心。

    何文婕听到欧阳志远的话,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睁开眼,但没眼里还有泪水,她看着欧阳志远,小声道:“你才找个小白脸,哼。”

    欧阳志远一见何文婕睁开眼,并笑出声来,终于放下心来。

    “欧阳大哥,你不是在傅山吗?你连夜赶过来的?”

    何文婕知道,欧阳志远肯定是为了自己。

    欧阳志远道:“当我一听说你们要去胡三说的那座别墅,我就怀疑这是陷阱,再说,你们中间没有任何人是影子杀手的对手,我就立刻赶了过来,当我给你打电话,不要进入客厅的时候,我已经来到龙海的郊区,我在你的电话里,听到了爆炸声,就立刻直奔出事地点。我看到你的时候,你就躺在花池子中间。”

    “谢谢你,欧阳大哥。”

    何文婕小声道。

    “呵呵,文婕,谢我什么,咱们是朋友和兄妹呀,看到你没事,我心里很高兴,等到你出院,我要好好的给你庆贺一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欧阳志远道。

    两人正说着话,萧眉走了进来。

    “志远,你今天上午刚走,怎么回来的?是你给文婕上的药?我看到你的衣服了,正想给你打电话。”

    欧阳志远就把情况和萧眉说了一遍,只听得萧眉目瞪口呆。真是危险呀。

    欧阳志远把自己差一点被干掉的那一段,没有说,免得萧眉担心。

    何文婕把欧阳志远的西装拿出来,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你的衣服。”

    欧阳志远接过来,穿在身上,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何文婕的爷爷何渡江老爷子和老伴王正红赶了过来。

    老人家很疼爱自己的孙女,看到自己的孙女,脸上抱着白纱布,眼泪差一点掉出来,何文婕的奶奶,早已哭了起来。

    “奶奶,我没事。”

    何文婕连忙安慰奶奶。

    欧阳志远连忙和老爷子打招呼。

    和老爷子已经知道,是欧阳志远的电话,让自己的孙女没有进入那座别墅。老爷子很感激欧阳志远。

    何渡江老爷子拉过欧阳志远和萧眉,担心的问道:“志远,文婕的脸,不会留下疤痕吧。”

    欧阳志远看着何老爷子道:“我尽量多配置一些药物,尽量不让文婕的脸上留下疤痕。”

    欧阳志远也不敢把话说满。

    萧眉道:“何老,现在的医学十分发达,就是有一点疤痕,通过手术,是可以恢复的。”

    何渡江老爷子听到欧阳志远和萧眉的话,心情好受一点。

    众人说了一会话后,欧阳志远和萧眉走出病房。

    在楼道的拐弯出,欧阳志远一下把萧眉搂在怀里,狠狠的亲在萧眉的嘴唇上,舌尖一跳,进入了眉儿的娇唇,一股幽香甘甜的味道,透过舌尖,传进了欧阳志远的骨髓里。

    “呜呜……小坏蛋……有人……。”

    “喔……小坏蛋……轻点……有人……到我办公室去……”

    萧眉全身已经没有一次的力气,她又害怕又甜蜜,十分的兴奋刺激。

    这样的亲热,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过。

    她不知道,欧阳的耳朵极其灵敏,几十米外来人,他都能听到,所以,欧阳志远大胆的亲吻着萧眉,手肆无忌惮的揉搓着眉儿的胸脯。可是,萧眉并不知道欧阳志远的耳朵好使。。

    萧眉不知道,欧阳志远刚才经历了一场极其危险的生死大战,差一点就见不到自己的眉儿。现在欧阳志远的潜意识中,就是害怕失去自己的眉儿,所以,他才反映的这么热烈。

    萧眉的办公室,分办公、休息和洗手间三部分。

    两人刚一进入办公室,欧阳志远抱着萧眉,冲进了里面的休息室,一脚把门关死,就压在眉儿的身上。

    萧眉感觉到了欧阳志远的热烈和疯狂,她不知道志远为什么变得这么疯狂,但她知道,自己的爱人要好好的爱自己,自己要给爱人最大的快乐。

    两人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最后一次还没做完的时候,欧阳志远竟然趴在萧眉的娇躯上睡着了,欧阳的生命还在萧眉的体内。

    萧眉终于明白了,欧阳志远一定碰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事情,甚至曾经面对过死亡。

    欧阳志远没有进入那座别墅呀?那么,欧阳志远到底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萧眉轻轻的调整好一个位置,侧过身来,让欧阳的身子落到床上。欧阳志远微微的动了一下,慢慢的依偎到萧眉的怀里。

    看着欧阳志远微微苍白的脸,如同婴儿,一种母爱在萧眉的心里弥漫开来,萧眉心疼极了。

    小家伙,躺在姐的怀里睡吧,姐的怀抱是最安全的,姐会保护你的。

    萧眉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怀里的欧阳志远,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早晨,五点。

    傅山县铁矿一厂五班的掘进班的休息室。

    昏暗的休息室里,十二名当班的工人,在完成了当班的夜班任务后,都躺在地上,打着盹。他们在等点,八点的时候,早班的十二名工人来接班的时候,他们们才能升井。

    这个时间,是人们睡的正香的时候。

    但有一个人影没睡着,他悄悄的走出休息室,手里藏着一把撑钳,快速走到停在井口下面的灌笼,用手里的撑钳,快速的把卡住提升灌笼的钢丝绳上的钢卡,撑开一道裂缝。

    三个绳卡,他撑裂了两个,然后在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向裂口倒出几滴液体,绳卡的裂口处,发出嘶嘶的腐蚀声,冒出几股青烟。

    那人狞笑着在地上,抓起了几把粉尘,撒到了被腐蚀的裂口上。

    本来裂开的崭新茬口,在酸液的腐蚀的腐蚀下和灰尘的掩盖下变的锈迹斑斑,破旧不堪。

    “嘿嘿,两万块钱到手了。”

    五点半。

    傅山县公安局的一间临时关押犯人的房子里,原傅山县副县长姬广元,一夜都没有睡,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对自己不利呀。

    公安局的怎么会掌握了这么多,自己贪污的证据?难道自己的家,已经被搜查了?

    姬广元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自己贪了多少钱?

    现在,姬广元后悔了。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要这么多钱干嘛?自己又能花多少?自己贪污了那么多钱,到现在都没有敢花,处处小心,就是情人也没敢找,儿子开的佳佳超市,自己都没敢给一分钱,而是托人在银行里贷的款。每天活在恐惧之中,这是何苦?

    有些钱,不是自己一个人分的,自己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一个人分,嘿嘿,他们也不敢真把自己怎么样,那些钱,又不是自己一个人分的。如果把自己判刑,老子一定要把你们都说出来。

    想到这里,姬广元忍不住嘿嘿的笑起来,你们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呀。

    这时候,门开了,一个熟悉的人走了进来。

    姬广元一看来人,他就笑了,笑得很开心。

    那人道:“我来救你,你现在没事了,可以走了,所有的证据,我都替你销毁了,你现在是个自由的人,可以呼吸自由新鲜的空气了。”

    姬广元笑呵呵的走到外面的窗户前,深深的吸了一口带着露水的新鲜空气,禁不住心旷神怡。

    呵呵,不错呀,那些人绝对会帮自己的,不会见死不救的,有这些朋友,真是不错呀,今天上午,自己要设宴,请他们一顿,表示谢意。

    姬广元刚想到这里,只觉得一双手猛地推到自己的后背上。姬广元就感觉到自己像鸟儿一样,飞了起来。

    早晨七点正。

    欧阳志远的车就开进了县委县政府的院子里。

    县长何振南有点生气,昨天晚上的整个欢迎宴会上,竟然没有看到欧阳志远的影子,这家伙干什么去了?在这关键的时刻,竟然私自离开岗位?你可是真正的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了。

    早晨六点钟的时候,何振南就给欧阳志远挂了电话。

    何振南虽然很生气,但他的语气里一点没有表露出来,他知道,欧阳志远不在欢迎宴会上,一定会有他的理由。何振南相信,欧阳志远不是那种没有智慧的人。

    “志远,昨天晚上没看到你?”

    这时候,欧阳志远的车,正开在龙海到傅山的公路上。

    欧阳志远就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告诉了何振南,包括何文婕受伤的事。

    何振南一听,吓了一跳,自己的侄女受伤住院了?而且是脸部?虽然何文婕是来执行任务,但是,自己的侄女,毕竟是在龙海负的伤,自己怎么向哥哥交代?

    当何振南听到,有一位特警战士牺牲的消息后,何振南的冷汗留下离开了,自己的哥哥,就这一个宝贝蛋呀,要是何文婕进了那个别墅,还能出来吗?

    真是太感谢志远了。

    “志远,谢谢你救了文婕。”

    何振南道。

    “呵呵,何县长,文婕是我的朋友,只要是我欧阳志远的朋友,我绝不让我的朋友,被别人欺负。”

    欧阳志远坚决的道。

    “志远,你要早点看来,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果然提出来要参观开发区的工业园,他要看看开发区工业园的硬件怎么样。”

    何振南道。

    “开发区主任现在有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代管,我想信,在王书记的领导下,开发区的工业园,早就整理好了,韩建国老先生,一定会喜欢的。”

    欧阳志远在暗示何振南,不要再管工业园的事,工业园已经被县委书记王凤杰的手下,县委办公窒主任杨尚朋接管了,何振南再问的话,就会惹起王凤杰的不满。

    “我明白,志远,小心开车,八点我们要陪韩老先生参观,你要赶过来,十点,在清泉大酒店二楼的会议室里,我代表县政府,要和恒丰集团签字,你作为引资人,同样要签字。”

    何振南道。

    “好的,何县长,我就在路上,对了,我请教您一件事。”

    欧阳志远想起来,萧眉和自己说的那件事,山南声著名的药业集团……天信药业,想让傅山中药厂改制,进驻傅山中药厂。

    “呵呵,说吧,志远,咱还客气嘛?”

    何振南笑着道。

    “何县长,现在,很多频临倒闭的企业,都在改制,我也看到了这方面的文件,天信药业,想通过改制,进驻中药厂,不知到可以吗?”

    “什么,天信药业想入住中药厂?”

    这个消息让何振南高兴的,差一点跳起来。

    天信药业可是一个很大的药业集团,他们生产的抗生素,在全国都很有名。中药厂可是自己的一个心病。

    上次中药厂的几百名工人,在别有用心的人煽动下,冲击县政府,差一点造成突发事件。如果造成突发事件,死了人,自己这个县长,就完蛋了。

    两千多人的厂子,有着几十年的生产历史,竟然说不行就不行,现在的国有企业,到底是怎么了?

    如果通过改制,天信药业进入傅山中药厂,那么,这两千多名职工,就会有饭吃了。

    好家伙,欧阳志远竟然能认识天信药业的人,真不错呀,呵呵,欧阳志远就是自己的福星。

    “志远,绝对可以,现在,很多经营不善的企业,都在改制。这种企业,不改就死,改而救活。你抽个时间,让天信药业的人来和我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