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危险的陷阱

    第一百一十二章危险的陷阱

    “能代表县政府说话的部门,就是县政府办公室,现在,志远已经是办公室副主任了,风杰,你就把志远扶正吧。”

    经过深思熟虑,马明远决定让欧阳志远坐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这个职位。

    这个职位不需要市委通过,县委常委就可以自己任命。现在只要把这笔投资拉住,保证签约,让恒丰集团顺利的投资,就是自己一件很大的政绩,明天市里、省里的各种宣传媒体,都会到达,自己的身影就可以出现在这些媒体上。

    最关键是,可以拉拢欧阳志远。

    自己的位置是龙海市常务副市长,就是县委书记王凤杰、县长何振南见到自己,也会被自己的威势压迫,变得小心翼翼,坐立不安。

    看看欧阳志远,人家在自己的面前,是谈笑风生,潇洒自如,这种气度,有几个人能达到?自己手下的那些官员,虽然能力强悍,但在见到自己的时候,个个小心翼翼,胆战心惊,自己内心一方面很虽然很是满足和高兴,但是却又有一种失落,自己又不想看到自己的手下,那种唯唯诺诺的样子,他想要看到的是,那种镇静自如、泰山崩于面前而面不改色、可以横扫一切的大将、先锋。

    何振南比自己幸运,竟然能罗到欧阳志。马明远对欧阳志远感到很大的兴趣,以后,自己可以提拔他,为自己所用。

    官场里,并不是小说里面讲的那样,疯狂的打压和排挤,而是互相利用,强大自己的势力,在保证自己最大的利益情况下,互相平衡,瞅准机会,才能对敌人发起致命的打击,一击必中,让敌人永远没有机会反扑。

    这才是官场的真谛。

    俗话说,千里做官,为的吃穿。这句话虽然道出了一点真理,但并不能代表现代人的思维。现代人的做官目的,就是升迁到更高的位置。

    马明远这句话,让王凤杰一愣,自己准备把马传武官复原职,继续担任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职务,但现在,马明远让欧阳志远担任这个职务,马传武怎么安排?

    王凤杰沉思了一下道:“好的,马市长,我一定按照你的意思办好这件事。”

    欧阳志远做梦都没想到,马明远让自己担当办公室主任这个职位,自己刚上班第一天呀,下午刚刚被撤掉,又恢复,现在又扶正,哈哈,这就是官场呀,简直就是过山车,小孩子的脸,一变再变。

    这样也好,自己做了办公室主任这个职位,可以更好的保证恒丰集团投资,能顺利到位,也能为红太阳集团打下基础。

    何振南一听马明远要王凤杰把欧阳志远扶正,他心里不由得戒备起来。马明远这是在拉拢欧阳志远,想把欧阳志远拉到他的战斗序列里面。

    呵呵,马明远,你想的太好了,你想把欧阳志远拉到你的麾下,市委书记周天鸿能答应吗?除非你加入市委书记周天鸿的序列。但这家伙,似乎介于周书记和郭市长之间,属于第三方势力。

    不过这样也好,欧阳志远做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可以牵制赵丰年,打压赵丰年的势力。呵呵,没想到呀,欧阳志远一天之内,再次升迁扶正。

    这个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位置,有的人,就是一辈子都坐不到。

    这里最郁闷的就是赵丰年,他没想到,恒丰集团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竟然用投资建厂为诱饵,迫使马明远让欧阳志远做了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自己挑起王凤杰和马明远矛盾的计划,就泡汤了。

    欧阳志远还真厉害,竟然和恒丰集团勾结在一起,联合向马明远施压。这个年轻人厉害呀,嘿嘿,再厉害,你如果能过去明天这一关,你才算厉害。

    “呵呵,谢谢马市长的决定,欧阳志远如果真能代表县政府,帮助我得到的政策实施到位,固山群峰的旅游开发成功,我将在傅山开发区,投资20个亿,建立恒丰电子制造中心,到时候,我将邀请恒丰集团的很多合作伙伴,包括韩国、新加坡和日本同行业的朋友,都来洽谈业务,到那时,你们的傅山……不,我们的傅山,就会变成一个世界性的电子产业基地,别说,你们想甩掉经济最后一名的帽子,就是在龙海,想拿下经济第一名,也是轻松的。

    好家伙,张口就是20个亿,不愧为台湾电子行业的老大呀。

    马明远一听,恒丰集团有这个意向,虽然他已经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但内心也是激动不已,如果自己能绑定在恒丰集团的投资上,把傅山县建成一个最新型的电子工业基地,让傅山的经济,跑到龙海的最前面,那么,下一届的市长位置,自己就可以大胆的冲击。

    王凤杰、何振南和赵丰年一听韩建国的投资规划,三人的内心都狂震不已,20个亿的投资,就是在龙海市,也是不多见的,如果恒丰集团在把韩国和新加坡的投资商带过来,傅山的经济,绝对会突飞猛进,甩掉最后一名的帽子,很轻松的。

    赵丰年知道,如果这些投资成功的话,傅山新城将会快速的扩展,那么,这里的地皮价格,将会快速的飙升,哈哈,这可是一个极大的商机,一定让自己的儿子赵宗亿,多拿几块地,不,多拿几十块土地。

    赵丰年刹那间就想到了拿地挣钱,这人的脑子真不简单呀。

    马明远呵呵笑道:“韩老,欢迎呀,我们盼望着您的继续投资,欧阳志远以后,就专门负责恒丰集团和县政府的沟通,任何不能解决的问题,欧阳志远直接找何县长和王书记,如果他们解决不了,欧阳志远可以直接找我马明远,不论哪个部门不配合,哪个部门的一把手,就会挪挪窝。”

    “好,马市长就是爽快,恒丰集团以后的投资,就在傅山了。”

    韩建国并不傻,傅山的经历落后,工人的工资很低,就只有200元左右,这种低收入,在台湾人的眼里看来,简直就是低的不可思议,为什么大陆人的收入这么低?他们还是那样低头干活?难道他们的工会不组织工人反抗吗?工会是干什么吃的?难道工会不为工人说话?这……不可能吧?

    光这一部分的开支,就会节省一大笔钱,当然,自己不会把工资定的很低的,一定要高出当地的收入水平,让工人满意。

    为什么国外很多的老牌家族集团,他们旗下的工人,都把自己的工厂,当做自己的家。好几代都为这个集团服务?那就是,这个集团开给他们的工资,让他们满意,集团的高层,把那些工人看作是自己成员的一部分。

    而现在大陆的企业,为什么吃不上饭?倒闭了一家又一家?

    那就是大陆的工厂,工人们和工厂的领导,缺少沟通,始终处于敌对状态。

    工厂的领导,坐在办公室,每天考虑的是,怎样多克扣工人一分钱,怎样让工人无偿的加班,赖掉工人的加班工资,怎样制定残酷的政策,让工人不敢乱说乱动,怎样多贪污,自己哪个下属的妻子,长的漂亮,自己好下手玩玩。

    他们要求自己工厂的工人,就是光知道干活,不能乱说,少拿钱的肉质工具。

    这样的工厂,能不倒闭吗?

    第二个就是这里的环境没有污染。电子行业生产的电子元件,必须要求把工厂建在环境优美,没有任何污染的环境中。

    恒丰集团急需扩大生产,韩建国在考察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满意。他就想起了自己的家乡傅山。

    第三个,就是最重要的条件,就是山南省出产珍贵的稀土。

    稀土可是制造电子元件不可缺少的矿物质,特别是电脑、汽车、航天领域的电子元件,更离不开稀土。光这一项费用,自己就可以节省三分之一的成本。

    整个韩国、日本和新加坡,都是依靠中国的稀土,在生产电子原件产品,台湾更是每年要大量进口稀土。

    如果一件电子元件,在台湾生产,成本一角,但如果在大陆生产,成本就只有4分。

    马明远和韩建国谈论了二个多小时,很多细节,当场商量解决,下午四点钟的时候,马明远他们走出了韩建国的房间。

    当欧阳志远走出韩建国的房间,天已经黑了,就收到了何文婕的电话。

    “志远,我们突袭了静雅轩,抓住了胡三,却跑了胡志雕。”

    何文婕道。

    欧阳志远一听跑了胡志雕,心猛地一沉。胡志雕跑了,那些被盗的青铜器,就危险了。省厅的人是怎么办案的?竟然让人跑了?

    欧阳志远立刻道:“何文婕,你马上在龙海所有的路口、车站、码头布控,胡志雕可能立刻转移那些青铜器,要快!”

    欧阳志远知道,已经打草惊蛇了。让他想不到的是,那批青铜器,已经不再龙海了。

    “欧阳大哥,这些你放心,胡志雕刚跑的时候,我就让龙海市公安局开始协助布控了,我们在审讯胡三,但这个家伙嘴很硬,就是不说。”

    “何文婕,胡志雕是怎么跑的?”

    欧阳志远想知道胡志雕是怎样逃跑的。如果那些青铜器在胡志雕手里,拿么,那个影子杀手,也很有可能和胡志雕有联系。

    “静雅轩里有密道,胡志雕从密道逃走的。”

    何文婕道。

    “何文婕,你一定要把胡三关押好,绝不能再让胡三跑掉,你们加紧审问胡三,免得胡志雕把青铜器运出国境,那些都是国宝。”

    欧阳志远知道,只要胡三在何文婕手里,胡志雕就跑不了,他们毕竟是父子。没有父亲不会不要儿子的。

    “欧阳大哥,胡三关押在市局的监狱,有特警把守,不会出现什么漏洞的。”

    何文婕对胡三关押的地方,很是放心,里面有公安特警值班。

    “好的,文婕,随时电话联系

    两人挂上了电话。

    何文婕刚挂上电话,就传来了好消息。

    在审问专家的严厉审问下,胡三终于开口了,他别的没有说,就说出了父亲一座别墅的位置。

    这让何文婕很是兴奋狂喜。何文婕立刻联系龙海市公安局长赵大山。

    赵大山和副局长周茂航一听找到胡志雕的起窝点,立刻调集公安特警和警察,扑向胡志雕的那座别墅。

    监狱里的胡三,看着快速离开的审问专家,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脸。

    “嘿嘿,我胡三是软骨头吗?我会供出自己的父亲吗?真是一群白痴。

    欧阳志远有点心神不宁,他又不知道什么地方不对。

    他想了很多事情,想到进来自己身边发生的一切,都如同在梦里一般。当他想到影子杀手的时候,心里一沉。

    影子杀手。

    胡志雕不会放弃自己的儿子的,他一定会派人,去救自己的儿子。虽然影子杀手失去了一条胳膊和一只眼睛,但要是影子杀手去劫狱,将没有人能拦住他。

    他的轻功,就是自己也拦不住。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神色一变,连忙掏出电话,拨通老将军的电话。

    如果老将军的护卫朱军和陈斌一起去,一定可以拦住影子杀手。

    “谢老,马阿姨恢复的怎么样了不?”

    老将军一听是欧阳志远,立刻高兴的像个孩子,大声道:“志远,我要告诉给你一个好消息,你马阿姨,已经有恢复记忆的迹象了,她的眼睛,又有了过去我熟悉的眼神,她每天都在试图回忆过去,她的眼神,还停留在50年前的那种清澈的岁月里,我敢肯定,手术后,你马阿姨,一定会认出我来的。”

    老将军的声音里,透出那种小孩子盼望过春节的那种让人激动的喜悦。

    “祝贺你,谢老,后天的手术,我一定到达。”

    欧阳志远替谢老,感到到很高兴。谢老爱自己的妻子,竟然爱的如此之深,一辈子未再娶媳妇。

    “志远,你打电话,还有什么事吗?”

    老将军问道。

    “谢老,是这样,我省公安厅的一个朋友,在龙海市办案,现在抓住一个犯罪嫌疑人,就关在龙海市监狱。但对方有一个很厉害的杀手,外号影子,就是上次我受伤时遇到的那个杀手,他有可能去劫狱,我担心那些特警和警察不是那个杀手的对手,我想,请您派两个护卫,过去看守那个罪犯,防止人被劫走。”

    欧阳志远担心呀,胡三是唯一的线索,如果胡三被救走,这个案子就玩蛋了,何文婕更完蛋了

    “呵呵,好的,今天朱军和陈斌不当班,我让他俩带人过去。志远,你放心,有他俩人在,任何人不会劫走罪犯的。”

    小虎子自从知道,这个老老爷爷,就是自己没见过面的亲爷爷,小家伙高兴的不得了,每天缠在自己爷爷身边,没完没了的让爷爷给他讲战斗故事。

    谢老将军,这两天高兴的合不拢嘴,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妻子没有死,也没有改嫁,还给自己生了儿子,现在,自己还有一个最会捣蛋的小孙子,一个漂亮乖巧的孙女。

    这个日子,过的如同白糖调蜜一般,说不出的温馨。

    赖在爷爷怀里的小虎子,等到爷爷打完电话,早已迫不及待的接过爷爷的电话大声道:“欧阳叔叔,你怎么不来呀,我都想死你了。”

    欧阳志远一听是小虎子的声音,立刻微笑着道:“小虎子,你好呀,叔叔也想你,后天,叔叔就回去看你。”

    “好的,欧阳叔叔,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以后要是再去石头城,你的小汽车,就会直接开到石头成了。”

    小家伙兴奋的厉害。

    “小虎子,有人修路了?”

    欧阳志远上次背着陈雨馨到石头城,知道那段路,没有人修。

    “是的,我听爷爷说,是解放军叔叔去修了,很快就会修好的,到时候,我坐着你的小车,就可以直接回到石头成了。”

    欧阳志远笑了,这个小家伙,找到了亲爷爷,以后什么样的轿车没有?还要做我的破车吗?难道是龙海军分区的工兵,给石头城修的路?那以后,陈雨馨开发石头城,就有路了。

    和小虎子说了一会话,挂上电话后,欧阳志远就看到小丫头韩月瑶的门半开着,小丫头靠在门上,正在用那双漂亮的眼睛,在偷瞅自己。

    欧阳志远想起刚才两人之间旖旎的情景,脸色也是微红,欧阳志远呀,你自己可是有萧眉了,在外面千万不要招蜂惹蝶,韩月瑶还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

    韩月瑶自从摸到欧阳志远的秘密武器后,就冲进自己的房间,羞的再也不肯出来。

    小丫头从小就如同假小子一般,刁钻任性,就喜欢和男生打架,只要被她打倒的男生,都会被她骑在身上,打的哭爹喊娘。

    小丫头行事大大咧咧,一点也没有大家闺秀的模样。

    韩月瑶的父亲,是韩建国老人的第一个儿子,在一起飞机失事中,和儿媳一块遇难,韩月瑶从小就跟随韩建国生活,对男女之事,朦朦胧胧的,并没有受到过这方面的教育。

    韩月瑶在遇到欧阳志远之前,对外界的男人,是很排斥的,甚至达到了看到男人,就有种厌恶的感觉。

    但自从看到了欧阳志远,小丫头的内心世界,终于发生了改变。她没有想到,世界上,还会有自己不讨厌的男人。

    有些事,爷爷韩建国不能对她说的,她只是在电视上,知道一点。

    当她用脚蹬到欧阳志远的时候,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当她突然袭击,摸到手里的时候,那种灼热的硬度,让小丫头终于知道那是什么。

    小丫头冲进自己的房间,内心狂跳,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钻进自己的被我,狂喘不已。天哪,男人……都是这么……大?这也太恐怖了吧。为什么……平时没有?平时藏到什么地方?里面有骨头吗?要是平时都这么大,他们怎么走路?啊呀,难看死了。死欧阳,烂欧阳,看我回来不打死你。

    小丫头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坐起来,跑到镜子前,看着镜子中,自己羞红的脸,指着自己道:小丫头,这次吃亏了吧,哼,以后还乱摸吗?

    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难道……那个能大能小?自己偷看过小男孩的,像一个小虫子,并不难看,长大了怎么会这么硬?这么粗?里面肯定长了骨头了。

    一个下午,韩月瑶就在惊慌中度过的,这种惊慌,还带着一丝让她激动的欣喜。

    天黑的时候,小丫头打开了房门,正看到欧阳志远在外面打电话。韩月瑶下意识的看了看欧阳志远的那个地方。

    只见那个地方,平平的,没有什么呀?那个恐怖的东西,藏到哪里去了?

    想到这里,韩月瑶再次羞红了脸。

    “那啥……月瑶,晚上我请你吃饭。”

    欧阳志远也有点慌乱,信口说道。

    “哼,晚上有县政府的晚宴,还要你请吗?你个大坏蛋,就知道欺负人。”

    月瑶的脸色,红红的,她不敢看欧阳志远,但嘴里还是不饶欧阳志远。

    “小丫头,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我把你当成妹妹,哪有哥哥欺负妹妹的?”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

    “哼,你就欺负我了,我要告诉爷爷。”

    小丫头不依不饶。这可吓坏了欧阳志远,那件事能告诉给她爷爷吗?如果韩建国知道,这个老家伙,还不剥了自己。

    欧阳志远连忙颠颠的跑过来,小声道:“月瑶,是哥哥不对,可哥哥不是故意的,下次绝对不敢了。”

    欧阳知道,小丫头们的心都软,自己在磨几句,小丫头一定会饶了自己。

    欧阳志远的手,猛然摸到了一件东西,这家伙顿时大喜,连忙掏出来,一枚漂亮碧绿的树叶型翡翠挂件,拿在手里。

    这件小玩意,是上次自己在古玩市场随便买的,是一件老东西,自己配了根细绳,女孩子挂在修长白皙的脖颈,很漂亮的。

    “啊,太漂亮了,欧阳哥哥,是送给我的吗?”

    小丫头一看到这件漂亮的挂件,顿时喜笑颜开。

    “呵呵,当然是送给你的,戴上吧。”

    欧阳志远一看到小丫头高兴的手舞足蹈,就知道警报解除,哈哈,小丫头太好哄了。

    月瑶接过副翡翠挂件,乐呵呵的挂在自己白皙的脖子上,转了一个圈,笑嘻嘻的道:“欧阳哥哥,好看吗?”

    韩月瑶已经把欧阳大哥的大字去掉了。

    “不错,我们的月瑶,戴什么都漂亮。”

    韩月瑶的身材很挺拔,脖颈白皙修长,胸脯饱满坚挺,戴上这枚漂亮的翡翠挂件,更加衬托出小丫头的高贵洒脱。

    “呵呵,谢谢欧阳哥哥。”

    小丫头一听欧阳志远夸自己漂亮,小脸一红,低下了头。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

    欧阳志远一看,是金鑫集团沈朝龙的电话。

    “志远,你在哪儿?”

    欧阳志远一眼看到,沈朝龙正和一位漂亮的美女,从一楼走来。

    呵呵,这位身材高挑的女人还真和沈朝龙般配。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沈朝龙也看到了欧阳志远。

    “呵呵,志远,你果然在这里,恭喜呀,呵呵,党校没毕业,竟然直接进了县政府,做了何县长的秘书,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我的兄弟,没有平凡之人。”

    沈朝龙笑着道。

    “沈大哥,你好。”

    韩月瑶向沈朝龙打招呼。

    “呵呵,月瑶,几天没见,你越来越漂亮了。”

    沈朝龙看着神采奕奕的韩月瑶,微笑着道。

    “呵呵,沈大哥,你真贫嘴。”

    小丫头说话没有遮拦,心里却很高兴,暗暗地瞟了一眼欧阳志远。

    “我说,沈朝龙,你的眼睛都在看小美女吗?小心韩老不同意和你合作。”

    欧阳志远笑道。

    “呵呵,志远,我找你就是要告诉你好消息的,韩老很喜欢我们金鑫集团的规划设计,已经准备和我签约,所有的基建都交给金鑫集团来完成。”

    沈朝龙笑呵呵的道。

    欧阳志远一听,连忙道:“不错,那我要祝贺你了。”

    沈朝龙身边的那位美女,长的十分漂亮,身材修长挺拔,特别是一双漂亮的大腿,竟然要比上身长一点,长发飘飘,一双清澈漆黑的大眼睛,透出干练豁达,却又带着一种书卷气的忧郁,漂亮的脸蛋,精致至极,美的让人窒息。特别是她的那一丝书卷气的忧郁,给她的美,增加了一种让人恨不得立刻搂在怀里,保护她的强烈感觉。

    这位美女竟然能和陈雨馨有一比,而且气质相近,都是文静之中带着干练,书卷气很浓,唯一的区别就是陈雨馨的那双眼睛,是清澈透明,带着强大的自信,而眼前的这位美女,清澈漆黑中,带着一丝忧郁。

    这个美女,欧阳志远见过,而且几乎天天见。想不到现在,竟然就在自己的眼前。

    “呵呵,志远,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大美女,就是山南省电视新闻频道的主持人游思雨小姐。”

    台湾恒丰集团投资傅山县,省电视台派来了记者团,来专门报道这次投资新闻的,而游思雨就是其中的一名记者。

    当游思雨看到欧阳志远第一眼的时候,经多见广的她,瞬间都被欧阳志远的气质惊呆了,天下竟然会有如此英俊潇洒的阳光男人?

    而最迷人的就是,这位年轻的男人,在微笑的时候,左边嘴角竟然有半个酒窝,这就给这个阳光的年轻人,增加了一丝调皮和狡黠,给人一种很亲切的坏坏感觉。

    这个男人,竟然是县长的秘书?傅山县办公室副主任?这么年轻,就做到这个位置?

    这绝对是一位不平凡的男人,更是一位男人之中的异类。

    欧阳志远微笑着伸出手。

    “你好,游思雨小姐,我很喜欢看你主持的新闻节目。我叫欧阳志远。”

    游思雨的眼睛一亮,微笑着伸出手道:“你好,欧阳志远,见到你很高兴。”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看到游思雨的微笑,还有她眼里那一丝抹不掉的忧郁,让欧阳志远心中一痛。这一痛,吓了欧阳志远一跳,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呵呵,思雨,这位就是台湾恒丰集团总裁韩老先生的孙女韩月瑶小姐。”

    沈朝龙把韩月瑶和游思雨介绍。

    韩月瑶看着漂亮的游思雨,一下子抱住了游思雨的胳膊,笑嘻嘻的道:“思雨姐姐,你好漂亮呀。”

    游思雨也被小丫头的美丽和狂野吸引住了,特别是小丫头左右两边耳朵上的小耳环,让游思雨惊奇不已。

    “月瑶,你比姐姐更漂亮,特别是你耳朵上的小耳环,真是漂亮极了。”

    游思雨伸手去抚摸月瑶的小耳朵。

    “咯咯,思雨姐姐,你真的这样认为吗?我也认为我的耳环很漂亮。”

    月瑶咯咯的笑着。

    “月瑶,你胸前的这个翡翠树叶,在哪儿买的?真漂亮呀。”

    游思雨看着韩月瑶胸前那漂亮的翡翠树叶。

    “是欧阳哥哥送给我的。”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

    “欧阳大哥,好消息,胡三开口了。”

    电话里传来何文婕兴奋的声音,透出狂喜。

    “文婕,快说,胡三都说了些什么?”

    欧阳志远心里也是很高兴,只要胡三开口,找到胡志雕,搜出青铜器,这个案子就破了。

    “胡三供出了胡志雕的住处,我们和龙海市的警察和特警,正在赶往燕山路的别墅,只要抓住了胡志雕,找到青铜器,我就可以回去了,我都想我爸爸和妈妈了。”

    何文婕叹了一口气。

    欧阳志远一听何文婕和警察们去逮捕胡志雕,心里不禁一沉。胡志雕手下有影子杀手,何文婕和那些警察们,绝不是影子杀手的对手,这次不知道会不会死人。

    “何文婕,你听好了,一定不要和影子杀手正面冲突,立刻调集阻击手和快枪手,看到影子杀手,立刻开枪击毙,不要有丝毫的迟疑,明白吗?”

    “好的,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沉思了一下,那种不安再次在心头升起。

    胡三为什么会轻易说出来,他父亲的住处?这按照常理,不可能呀?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看着韩月瑶道:“月瑶,给你父亲说,我有急事,晚宴不能参加了。”

    欧阳志远一边说,一边看着沈朝龙和游思雨道:“沈朝龙、游思雨,我有急事,不能陪你们了,我先走了。”

    欧阳志远说话间,已经冲出一楼大厅,发动自己的雅阁,冲了出去。

    但愿能来的极阻止影子杀手,再次行凶。

    雅阁轿车如同一支利箭,又如同一道白光,奔向龙海市。

    游思雨微微一沉思,快步走下楼,上了一辆桑塔纳,在后面跟了上来。可是欧阳志远的雅阁速度太快,转眼间,就把游思雨的桑塔纳,拉下的很远。

    游思雨从欧阳志远的电话里听出来,龙海警方,在抓捕罪犯,而欧阳志远不是警方的人,竟然让警察击毙那个杀手,这里面一定有好的新闻。

    游思雨毫不迟疑的跟了上来。

    沈朝龙看着游思雨竟然跟在欧阳志远后面,冲出大酒店,不仅苦笑道:“真是两个疯子,警察破案,你们干嘛跟着搀和。”

    韩月瑶也是迷惑不解。

    龙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周茂航亲自带队,几十名几名警察和特警,乘着两辆依维柯,高速扑向燕山路13号别墅。

    何文婕也带着省厅的干警,奔向那座别墅。

    这个时候的胡志雕,就在这座别墅的地下室。他眉头紧紧的皱着,有点坐立不安。

    警察竟然怀疑到自己的头上了,前一阵子,所有的步骤,都没有出错呀?警察怎么会对自己的静雅轩发动突然袭击?

    自己当时反映的快,从暗道逃了出来。

    让人气愤的是,他们竟然抓住了自己的儿子。

    根据影子的追踪,那些警察们,把儿子关在龙海监狱,看来,这座别墅不能呆了。

    原来,这对父子有过这方面的讨论,就是不论是谁出了事,被警察抓住,都会说出这座别墅的位置,那么,就在大多数的警察奔向这里的别墅时,影子立刻展开救人行动。

    龙海监狱能挡住影子杀手吗?

    “布置好爆炸装置了吗?”

    胡志雕阴森森的眼睛,看着影子田宝文。田宝文已经把青铜器,转移到了天台县的一个秘密据点。

    “布置好了,主人。”

    影子杀手田宝文躬身道。

    “好的,咱们走吧,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留恋的,你和田宝武,去救我儿子,我在那个地方等你们。”

    胡志雕说着话,打开暗道,走了进去。

    田宝文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田宝武。弟弟已经失去了一条胳膊和一只眼睛。

    田宝武本来就不爱说话,现在变得更加沉默。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走进了暗道。

    别墅的客厅中央,一个爆炸装置,在不停的闪烁着红芒。

    田宝文和田宝武开着一辆轿车,奔向龙海监狱,而胡志雕的车停在一处高岗上,透过车窗,用红外望远镜,看着自己的那座别墅,手里拿着一个遥控器,脸色变幻不停。别墅外的灯光很亮,自己临出来的时候,打开所有的照明灯。整个别墅,一片会辉煌。

    当儿子被救出来的时候,自己和影子杀手兄弟,就会永远的离开这里,先到香港,再到加拿大。

    所有和自己作对的人,都得死。

    胡志雕的脸色,变得十分狰狞,那双阴森的眼睛,透出恶魔一般的寒芒。嘿嘿,等到那些青铜器到了香港以后,影子杀手就会回来,干掉那个叫周玉海的警察和那个叫欧阳志远的年轻人。

    胡志雕已经查出来,是警察周玉海和那个叫欧阳志远的人,联合一起,重创了田宝武,这个仇,一定要报。

    田宝文和田宝武把车子停在一个秘密地方,手中的干扰器发出强大的干扰电波,高墙上的所有摄像头,在刹那间,一片雪花。两人的身影,在黑夜之中,如同两道烟雾,飘向了高高的围墙。

    胡志雕看到两辆依维柯和几辆警车,高速冲到自己的别墅100米开外,几十名手持先进武器的特警和阻击手、警察快速的围住自己的别墅。

    阻击手的枪口在快速的瞄准。

    何文婕和周茂航快速的交换了意见,同时,特警已经完成了对这座别墅的包围,只等着攻击的命令。

    两条警犬没有嚎叫,而是静静的趴在主人身旁,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特警中队长周思源和龙海市刑警二处处长张永建仔细的看着别墅的图纸,快速的研究出了攻击方案。在请示了周茂航之后,张永建下达了攻击命令。

    十几名警察和特警冲向了这座别墅,何文婕紧紧地跟在后面。

    欧阳志远的白色雅阁,如同一道闪电,高速行驶着。

    他的大脑高速运转着。

    胡三供出父亲的别墅位置有什么目的?父子之情何在?难道那座别墅是陷阱?欧阳志远想到这里,心里打了一个冷战。

    如果那个别墅是陷阱,那么胡志雕一定会派出影子杀手,去救胡三。

    不好,如果别墅是陷阱,胡志雕报复警察的错手段,就是放置炸弹,里面一定会有炸弹,警察和何文婕就将十分的危险。

    欧阳志远已经看到了龙海市,但他已经赶不到那座别墅了。

    他快速的拨打何文婕的电话。

    何文婕已经冲进了别墅的房门,她的电话铃响了。

    “何文婕,立刻撤出所有的警察,快!这是个陷阱,里面可能有炸弹!”

    欧阳志远刚说到这里,电话里传来了一声天崩地裂的爆炸。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