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秘密武器

    第一百一十章秘密武器

    就在欧阳志远被停职的时候,招商办主任马凯军就接到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马传武的电话,防止欧阳志远接近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

    马凯军是马传武远房的一个本家叔叔,虽然马凯军是叔叔,但马传武可是县政府的主任,叔叔的官没有侄子的官大,叔叔当然要听侄子的。

    马凯军明白马传武的意思,他是要把欧阳志远边缘化,不让欧阳志远参与投资洽谈,免得欧阳志远争功。

    这次招商投资成功的话,招商办一年的任务就完成了,政绩就是经贸委和招商办的了,年终奖金,将有一笔很大的收入。

    哈哈,欧阳志远,听你的职务,老天有眼呀,真是太及时了,滚蛋吧你。

    欧阳志远看着马凯军这张丑恶的世俗小人嘴脸,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但现在,自己还是县长秘书,县政府唯一的办公室副主任,怎么能在随便打人呢?那啥?自己已经进入了官场,再打人的话,就不符合做官的规则了,做人要低调呀。

    欧阳志远看着马凯军呲着让人恶心、充满着铜臭的大金牙,大声喝道:“我现在是奉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委托,和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先生,要洽谈投资的业务,请你让开,不要干涉我的工作。”

    马凯军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就更不敢放欧阳志远过去了。他知道,常务副县长赵丰年恨欧阳志远,恨得要死,赵丰年怎么会让欧阳志远来找韩建国?傻逼,找借口也不会找,你还不如说,是何县长让你来的,我还有点相信。

    马凯军哪里想到,赵丰年害怕由于自己下令停了欧阳志远的职务,小丫头寒月要说服韩建国,不在傅山投资,连忙回复了欧阳志远的职务,并让欧阳志远来和韩建国先交流一下双双提出的要求。

    这时候,已经围上来很多看热闹的人,马凯军哈哈大笑道:“欧阳志远,你骗谁?赵县长能让你来?你真是傻逼,编瞎话也不动动脑子,赵县长恨不得把你吃了,他能派你来?你脑子进水了吧。”

    马凯军得意忘形,竟然把赵丰年恨欧阳志远的事,信口说出来,这就让欧阳志远抓住了把柄,而且敢打他了。

    “放你娘的狗臭屁,赵县长是那样的大公无私,一心为党的好干部,让你这种小人,硬是把赵县长说成了鸡肠鼠肚的人,你这是在污蔑赵县长。”

    欧阳志远冷冷的盯着马凯军,抬手就是一掌,扇在了他的脸上。

    马凯军一听欧阳志远的话,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让欧阳志远找到了借口,他刚想辩解,就觉得一张手掌,在自己面前无限放大,双眼金光一闪。

    “啪!”

    一声脆响,回荡在大厅里,传出老远。

    欧阳志远这一巴掌,正打在马凯军的脸上。

    欧阳志远身旁的韩月瑶这个疯丫头,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内心早就对这个镶着大金牙的色和狼不满了,她一看到欧阳志远动手,一声大叫,做了一个李小龙的夸张动作,一脚揣在大金牙马凯军的肚子上。

    马凯军惨叫一声,飞了出去。

    同时,韩月瑶的一只高跟鞋,也跟着飞了出去。

    “啊,欧阳大哥,我的鞋子。”

    大厅里看热闹的人,顿时哄笑起来,好吗,这个小丫头也太强悍了吧。

    欧阳志远呵呵着,跑了过去,捡起了韩月瑶德才鞋子。

    小丫头打了人,开心的要命,咯咯的笑着,接过鞋子想穿。

    “啊!”韩月瑶一声惊叫。

    欧阳志远一看,顿时哭笑不得,小丫头的鞋跟,早已失去了踪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欧阳大哥,你要陪我一双鞋子。”

    韩月瑶看着自己没有鞋跟的鞋子,可怜兮兮的道。

    “小丫头,你打人,干嘛要我赔偿你的鞋子?”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我打人,不是替你打的吗?快扶我回去,我爷爷等着你。”

    小丫头说完话,连忙站起来。

    天哪,小丫头打人,竟然是替自己打的?不可能吧,你看她打人的时候,神采飞扬,兴奋的全身打颤,肯定很爽的。

    “啊要!”

    小丫头有时一声惊叫,这下更可怜兮兮的了。

    “你又怎么了?小丫头?”

    欧阳知志远被小丫头的一惊一乍的毛骨悚然。

    “我的脚崴了。”

    欧阳志远一听,俩忙仔细一看,可不是吗,小丫头那只小巧玲珑,白皙细腻的小脚,有点红肿。

    “丫头,快上楼,我给你看看。”

    欧阳志远可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捏着小姑娘的脚乱揉。

    “欧阳大哥,你背我上楼。”

    小丫头一条腿站起来,可怜兮兮的看着欧阳志远,疼得眼泪快流出来了。

    “好好,小丫头,我怕了你了,谁让你摆了个李小龙的造型?耍酷是吧?这下知道厉害了吧,上来吧。”

    欧阳志远趴下腰,小丫头趴到了欧阳志远的背上,快速走上楼去。

    天哪,这个小白脸真是艳福不浅,竟然能背着这个漂亮的小辣椒上楼,真是舒服死了。

    啧啧,看看人家的那个小屁股,和花瓣似的,真是性感呀,摸上去,手感极好,弹性极佳。

    看看皮裙子下面的那白白的大腿,真眼馋。

    几个男人私下里议论着。

    龙海市市委市政府对这次台湾恒丰集团的投资,极其重视,派了龙海市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和主管旅游的副市长窦建水,亲自来傅山县参加签字仪式。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本来打算明天到达,但听说晚上要举行晚宴欢迎会,马明远为了确保这次的投资成功,决定,下午就到傅山县,和恒丰集团的总裁韩建国老先生,先接触一下。

    可见这次的投资,市委市政府是多么的重视。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为了看看傅山县委县政府对接待的工作,是否做到位,他决定不事先通知傅山县,带着几个人,悄悄的进驻清泉大酒店,一个小时后,后面的工作人员再到达。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和副市长窦建水刚一走进大厅,一只鞋跟就直奔马明远飞来。

    陪同马明远前来的,龙海市公安分局一处处长吴玉胜,手疾眼快,手中的公文包一举,那只鞋跟正砸在公文包上。

    常务副市长出行,市公安局一定会派人暗中保护的。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吓了一跳,皱着眉头道:“好厉害的欢迎方式。”

    当马凯军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正看到常务副市长马明远走进来,他本来愤怒狼狈的脸色,在刹那间变成狂喜。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是自己近门的兄弟,两人是重堂兄弟,就是一个老太太的。每逢年过节,马凯军都带着东西,到自己这位重堂兄家里拜访。

    马凯军这个招商办主任,就是马明远通过自己的秘书暗示,才坐上这个位置的,但秘书也不敢把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和马凯军的关系说出来。

    马明远也看到了马凯军的狼狈相,但他没有看到欧阳志远和韩月瑶暴打马凯军,他还以为是马凯军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马凯军知道,马明远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和他的关系,因此,他虽然内心狂喜,但却不能表达出来。

    马明远冲着这位重堂弟点点头,就和副市长窦建水,走向楼梯。

    虽马明远没有和傅山县方面打招呼,但是,交警发现了市政府的几辆车子,开向清泉大酒店。交警立刻把这一情况上报。

    县委书记王凤杰和县长何振南、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得到消息后,都赶了过来。

    欧阳志远苦笑着,背着韩月瑶走向楼梯。

    小丫头由于从小就喜欢练武,身材发育极好,特别是胸前的那一对少女的乳和房,呈现标准的圆锥型,压在欧阳志远的后背上,虽然隔着衣服,那前面的坚挺中带着柔软,还有两粒圆润的丹朱,让欧阳志远的背部,如同过电一般,又麻又酥。欧阳志远心道,小丫头,你的那对宝贝,离我远点行吗?哥哥的革命意志,不太坚强,你这不是这么人吗?

    不过,感觉真还不错,坚挺中带着柔软。欧阳志远是男人,他背上背着一个漂亮的性感少女,他肯定会想入非非的。不想入非非,那不正常,是阳痿,太监。

    “欧阳哥哥,到我房间去,106号。”

    小丫头柔软的嘴唇,贴着欧阳志远的耳朵后面,吹出来的少女气息,香香的、糯糯的,还带着热气,让欧阳志远的耳朵,痒的很厉害。

    正想入非非的欧阳志远,一听小丫头让自己到她的房间,不由得吓了一跳。

    天哪,不会吧?小丫头想干什么?

    欧阳志远顿时心猿意马起来。

    由于要上台阶,总会有颠簸,小丫头还不老实,老是乱动,后背上的娇躯有点出溜下来。欧阳志远连忙反手拖着小丫头的屁股,防止他向下掉。那圆润的小屁股,弹性极佳,如同小皮球一般。

    “欧阳大哥……,你的手……”

    韩月瑶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自己的小屁股一下子被欧阳志远的手托住,脸色不由得红了起来,内心怦怦直跳,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小丫头,别乱动,你要是掉下来,脚丫子再摔一次,你就会两天下不了床的。”

    欧阳志远没想到,自己的手,让韩月瑶有种说不出的心跳感觉。这种心跳的感觉,让韩月瑶又害怕又感到刺激和想往。

    这是男人的手吗?自己以前对男人极其厌恶的,任何男人的碰到自己,自己就很生气,恨不得暴打对方,但今天,欧阳大哥的手,自己并不讨厌,相反,还有一种让自己心跳舒服的感觉。

    欧阳大哥和别的臭男人,怎么会不一样呢?

    “小丫头,开门的钥匙。”

    欧阳志远道。

    韩月瑶连忙把钥匙递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打开房门,把韩月瑶放到沙发上道:“我马上给你按摩,保证一会你就能下……床。”

    欧阳志远微笑着看着韩月瑶,没想到,他看到了让他喷血的一幕。

    由于小丫头半躺着坐在沙发上,欧阳志远站着看着她说话,小丫头那双白皙圆润细腻的大腿,让欧阳志远一览无余,最要命的是,两腿之间的粉红色,还带着卡通的小内和裤,也收进了欧阳志远的眼睛之中,把隐隐约约的饱满诱人隆起,让欧阳志远的心脏几乎跳出嗓子眼了。

    欧阳志远虽然心里只有萧眉,用情专一,但见了别的女孩子,正常的男人心里和反映还是有的。你不能说,一个男人再专一,他见到漂亮的女人,就不能有下意识的想法和正常的生理反映?

    这种正常的生理反应和想偷窥的心里,都是男人的本质。

    欧阳志远在看了两眼后,连忙转过脸去道:“月瑶,你做好身子,我给你按摩。

    欧阳志远连忙转过脸去,不敢再看韩月瑶,只是伸出手,去抓韩月瑶的小脚丫。

    “扑哧!“

    韩月瑶笑了出来。

    “欧阳哥哥,你这样怎么给我按摩呀,你不看我,怎么能抓住我的脚。”

    欧阳志远由于心慌,抓了两次,竟然抓空,没有抓到韩月瑶的小脚丫子。

    欧阳志远脸色一红,嘿嘿笑着,做好身子,一把抓住了韩月瑶的小脚丫子。

    俗话说,男人头、女人脚,光许看,不许摸。

    平时没有和任何男人接触的韩月瑶,现在,一只小脚丫子,被一个男人握在手里,虽然是治疗伤,但也让韩月瑶脸色透红,鼻翼煽动,呼吸有点急促。

    小丫头的小脚刚一入手,一种柔软滑腻舒服的感觉,从欧阳志远的掌心传过来,让欧阳志远的骨头都酥了

    从小就喜欢练武的韩月瑶,一双小脚丫子,长的小巧玲珑,白皙柔软,晶莹剔透,特别是每个脚指头,如同白玉一般,圆润饱满。

    欧阳志远,根本没有想到,女孩子的脚会这么漂亮,难怪古代皇帝,有很多喜欢女人的脚的。

    过去,欧阳志远认为,那是古代的皇帝下贱变态,现在自己终于知道,皇帝为什么要下贱变态了。自己现在就很想下贱变态一回。

    欧阳志远连忙摄住心神,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瓶,把韩月瑶的小脚,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往手心倒出来一点药液,双手搓了一下,按在韩月瑶的脚腕上,快速的按摩,让药力渗入肌肉里。

    本来,韩月瑶的脚腕火辣辣的疼痛,欧阳志远沾满药液的手,按在韩月瑶的脚腕上。

    韩月瑶的小脚,从来没有被人摸过,现在被欧阳志远握住,不由得一颤。

    但立刻,股股清凉的舒服感,在脚腕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立刻开始减轻。欧阳志远的按摩手法,如同行云流水,极其的熟练。

    随着药液的渗入,那种火辣辣的疼痛,慢慢的消失,随之而来的一种舒服感觉,让韩月瑶全身都放松起来。

    她把坐直的娇躯慢慢的后仰,找到一个含舒服的角度,红润的小嘴里,禁不住的发出一声让欧阳志远心颤的娇吟。

    韩月瑶这一微微的向后后仰,由于欧阳志远坐的高一点,而且韩月瑶漂亮的双腿,放在欧阳志远的腿上,小丫头皮裙下的那个粉红色的神秘卡通小内裤,再次在皮裙下,露了出来,圆润白皙修长的大腿之间,粉红色的衣服下,那饱满的微鼓,还有让人惊心动魄、魂飞魄散的隐隐凹缝,让欧阳志远感到鼻子一热。

    欧阳志远连忙点住自己鼻子的穴道,免得鼻血喷出。天哪,这不是折磨人的革命意志吗?欧阳志远连忙把眼光移开,但是,自己的眼光就是不听自己使唤,老是想往那个地方瞟。

    而自己两腿之间的某一部分,开始变得焦躁不安起来,大有抬头的趋势。

    我靠,不听话是吗?老子不打压你,你就要造反?怎么和官场的人一样呀?

    欧阳志远连忙用双腿夹住不听话的那部分,但现在,小丫头舒服的开始无意识的发出让人心酥的鼻音。粘粘的、糯糯的,让人热血沸腾。

    小丫头不光发出让欧阳志远魂飞魄散的声音,另一只脚还乱动,很不老实。

    “月瑶,别乱动,就快好了。”

    欧阳志远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他感觉到自己就要崩溃了。但小丫头一听不让自己乱动,连忙道:“我找一个舒服的姿势,就不乱动了。”

    小丫头说话间,另一只脚一蹬,正登在欧阳志远刚刚打压住的不听话的那个部分。

    “哼!”

    欧阳志远一声闷哼。

    “欧阳大哥,你带的什么东西?那么硬?是打人的武器吗?我看看。”

    韩月瑶猛一挺身,就想坐起来看看那是什么东西。

    这一下,只吓得欧阳志远魂飞魄散,冷汗湿透了后背,欧阳志远一下把不听话的东西,用腿夹住。一把按向已经起来半截身子的韩月瑶。

    可是,忙中出错,欧阳志远这一按,正按在小丫头右边那饱满坚挺的乳和房上。

    “啊!”

    韩月瑶一声惊叫,脸色红的向彩霞一般。娇躯一颤,一种让她即害怕又向往的感觉,刹那间,传到了自己的少女心头,心脏狂跳。

    上次,在固山镇的野味山庄,欧阳志远不小心,撞到了自己的胸脯,那时的感觉,就是愤怒厌恶和耻辱,但现在反而有一种害怕的渴望。

    欧阳志远连忙收回自己的手,低声道:“对不起,月瑶,我不是故意的。”

    韩月瑶不敢看欧阳志远的眼睛,心中的小鹿立刻要跳出自己的嗓子。

    两人都不说话,只听到两人急促的喘息声。

    “哼,你就是故意的。”

    过了好一会,韩月瑶小鼻子一皱,狠狠地瞪了欧阳志远一眼。

    “小丫头,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欧阳志远吓得要命,就想赌咒发誓了。

    “第一次在固山镇的野味山庄,不是故意的,我信,但现在,你又不……慌乱,怎么会又按在我这个地方?分明你是不怀好意,故意摸我,我要去告诉爷爷,哼,看我爷爷怎样收拾你。”

    韩月瑶故意要起来。

    这下真的把欧阳志远的头魂都吓飞了。这个小疯丫头,还真能干出来,要是韩建国知道,自己又摸了他孙女的胸脯,非活剥了自己不可。

    “月瑶妹妹,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下次欧阳哥哥,再也不敢了。”

    欧阳志远只得央求韩月瑶。

    “好,不告诉爷爷也行,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韩月瑶装做恶狠狠地样子。

    “好的,月瑶妹妹,你快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会答应你的。”

    欧阳志远点头哈腰的道。

    “把你腰间带的那个打人的武器,给我看看,我就不告诉爷爷。”

    韩月瑶瞪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晕了过去,天哪,这个东西能给你看吗?都怪自己刚才说的话太满。

    欧阳志远都快哭了,这下他可知道小丫头的厉害了,以后少惹她为妙。

    韩月瑶看着欧阳志远哭丧着的脸,嘻嘻笑着道:“不给看拉到,饶你这一次吧。”

    欧阳志远一听韩月瑶饶了自己,顿时放下心来。

    “呵呵,谢谢月瑶妹……妹。”

    欧阳志远话音未落,韩月瑶的手,闪电一般向欧阳志远的腰间抓来。

    小丫头的好奇心极强,就是想要看看欧阳志远腰间的武器,到底是什么?

    欧阳志远一看韩月瑶突然闪电一般的抓来,不仅吓得亡魂皆冒,他并不是害怕韩月瑶,而是害怕韩月瑶想看的东西,那个东西能让小丫头看吗?

    欧阳志远猛地一起身,早已跑出老远。韩月瑶的脚丫已经好了**成,下地也觉不到疼了。

    “哼,我非看要看看你的秘密武器不可。”

    小丫头赤着脚在后面追了过来。

    “月瑶,你在干吗?和谁说话呀?”

    门外传来爷爷的声音。

    欧阳志远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停了下来。但韩月瑶一下抱住了欧阳志远,两人倒在了沙发上。韩月瑶就是个假小子,刁蛮任性,猛一翻身,把欧阳志远狠狠的压在自己的身下。

    “爷爷,就我自己,没有人,我刚洗完澡,是电视的声音。”

    两人现在这个样子,吓得欧阳志远不敢再动。

    “喔,你一会到我房间来。”

    韩建国老人道。

    “好的,爷爷。”

    韩建国老人说着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位美丽的少女,娇喘嘘嘘的压在欧阳志远身上,欧阳志远能没有反应吗?韩月瑶立刻就感觉到,自己最柔软的地方,正被一个什么东西顶住。

    “哈哈,终于让我抓住了。”

    韩月瑶一把抓住了那个秘密武器。

    欧阳志远的身体一僵,只吓得呆呆的发愣。一种炽热、坚挺、柔软的东西,正被韩月瑶抓在手里。

    此时的韩月瑶,也是一呆,终于明白了,自己抓住了什么东西。

    “啊!”

    韩月瑶一声惊叫,身形在刹那间呆住。

    整个世界,在刹那间静止,两人的大脑同时进入了真空状态,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韩月瑶再次发出一声尖叫,脸色透红,连忙缩回手来,捂着脸,跑回自己的卧室,呯的一声关上了门。

    欧阳志远连忙收拾好东西,苦笑着跑了出去。

    自己刚走到韩建国老先生的房门,房门打开了,韩老先生走了出来。

    “志远,你来了,快到我房间里坐。”

    韩建国老人一看到欧阳志远,顿时很是惊喜,连忙把欧阳志远让进自己的房间内。

    “呵呵,韩老先生,我开了一下午的会,会议刚一开完,我就赶过来看你。”

    欧阳志远微微笑道。

    “哈哈,我知道,你们大陆就是会议多,放个屁也要开会研究研究,真是不嫌麻烦。

    两人说笑着,来到客厅。

    “呵呵,韩老,没给你带来什么好东西,你尝尝我们傅山县的茶叶。”

    欧阳志远拿出一瓶,谢抗日送给自己的极品茶叶。

    “喔,我倒要尝尝我家乡的茶叶,是什么味道。”

    韩建国老人笑呵呵的接过来那瓶茶叶,打开盖,轻轻一闻,一股淡雅的清香,沁人心肺,让人精神一震,如同沐浴在三月春风之中。

    “好茶,好茶,这绝对是采自常年生长在山泉旁边的老茶树上的嫩芽,用手炒制出来的茶叶,不错。”

    韩老先生微笑着倒出十几片茶叶,放进茶壶中,倒进开水。

    “韩老,您对傅山县给你的政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看着韩老先生。

    “不错,在商言商,傅山县给我的政策,我都仔细的看了,还不错,但我担心,这些政策在落实的过程中,会不会受到阻拦,我知道,在大陆,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大陆的经是好经,但下面的小和尚心眼不好,都念歪了。我的很多朋友,在大陆上投资,签约前后,我们说什么,大陆都会答应,但当我们投资以后,那些贪官,就露出了丑恶的嘴脸,很多的政策,根本落实不到位,吃喝卡拿要,层次不穷,最终,导致投资失败,狼狈回到台湾。”

    韩老先生说话间,茶已经泡好,青翠碧绿的茶水,倒在两个杯子里,让人神采奕奕的香味,弥漫在整个客厅里。

    “韩老,这个问题,您在签约之前,可以单独的提出来,我听说,这次,龙海市委市政府也十分重视恒丰集团的投资,他们要派副市长亲自给您面谈,我想,龙海市委市政府,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欧阳志远自己可不敢答应韩老什么,自己只是个随时都会被拿下的小小秘书。

    “哼,大陆的官员,有几个能让人相信的?如过不是碰到你,和你脾气相投,再加上我想见到你师傅,我根本不在傅山投资。”

    韩老先生喝了一口茶。

    欧阳志远一听,呵呵笑道:“我保证你见到一个人,你就会放心大胆的投资,再也不会担心有人欺负你。”

    韩老先生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什么人?我在大陆没认识几个人?”

    “和你一起消灭坂恒神风特战队,115师特战大队长谢德胜。”

    欧阳志远看着韩老先生道。

    韩老先生一听,眼睛猛然一亮,瞳孔爆缩,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大声道:“你说什么?你说的是真的?谢大炮还活着?”

    韩老先生激动的嘴唇哆嗦着,抓住欧阳志远的手,剧烈的颤抖着。

    和他那一代的人,几乎都死光了,没有人能和韩老先生说上一句话,他感到很孤独,内心就想找到当年那些,不论是敌人,还是朋友的人,诉说一下当年的情景。这种想法强烈的折磨着韩老先生好久了。

    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自己还能活多久?当他听到谢大炮还活着,内心极其的激动,他要问问,最后,那一枪,谢大炮为什么要打到自己的身旁,不打死自己?他还想再次扬起寒芒四射的战刀,和谢大炮比赛,看看谁砍的鬼子的脑袋多?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等你签完约,我就安排你们见面,让谢老听说您还活着,就在傅山县,谢老高兴的几乎发狂,嘴里喊着,韩大棒子,老子要和你再比爬天柱峰,再比砍鬼子的脑袋。”

    韩建国一听,从欧阳志远嘴里说出韩大棒子这个外号,就知道,欧阳志远没有骗自己,因为韩大棒子这个外号,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了,只有当时的谢大炮知道,这就说明,谢大炮就在傅山。

    “哈哈,这个老东西,还真能活,真的还没有死,老子已经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见到他,如果今天见不到谢大炮,我今天就睡不着觉了。”

    ……………………………………………………………………………………………

    县委书记王凤杰是第一个赶到清泉大酒店三楼的。他没有想到,龙海市委市政府如此重视这次恒丰集团的投资,竟然派来了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和主管旅游的副市长窦建水。而这两位领导,却悄悄的住进了清泉大酒店。

    要不是交警报告上来,整个傅山县委县政府,根本不知道常务副县长马明远已经来到傅山。

    马明远在来傅山的车上,就接到了自己的亲侄子马传武的电话。

    “二叔,我的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被王凤杰给撤了。”

    马明远一听,禁不住一愣,他知道自己这位侄子,极其的聪明,办事干净利索,考虑问题周全,是个当官的料。好好的办公室主任,怎么会撤了?难道碰到了一位比他还要聪明的对手?

    马明远瞬间就想到了问题的结症,他没有责怪马传武,沉思了一下道:“我要事情的全部经过。”

    马传武就把自己设计陷害欧阳志远,欧阳志远怎么反败为胜,利用台湾恒丰集团的投资,迫使王凤杰在走廊上,常委举手表决,拿下了自己的经过,说了一遍。

    马明远听着,不禁暗暗的感到惊奇,他知道欧阳志远这个人,属于傅山县长何振南的人,而何振南属于市委书记周天鸿的战斗序列。

    马明远知道,自己的侄子碰到对手了,欧阳志远暴打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儿子赵宗亿,赵丰年都忍了,马传武你着急个啥?

    “传武,不是欧阳志远的对手,你犯了冒险激进的错误,欧阳志远第一天上班,你并不了解他,就贸然下手,肯定要吃亏的。欧阳志远暴打赵丰年的儿子赵宗亿、市副公安局长焦兴赞的儿子焦志增,他们都没敢报复,你难道不知道?欧阳志远肯定抓住了他们的把柄。就连老狐狸赵丰年都不敢下手的欧阳志远,你却贸然行动,不吃亏才怪。”

    马传武没有说话,虽然他同意二叔的话,但他的心里还是不服气欧阳志远。

    “赵丰年是唯一知道咱们关系的人,在王凤杰拿下你的时候,赵丰年没有点明你和我的关系,他是故意的,他是要我和王凤杰结仇,利用我,来打压王凤杰。传武呀,你跟着赵丰年,我不放心呀,赵丰年这个人,不如王凤杰稳,将来,你就怕要受到赵丰年的牵连,我劝你最好不要参与赵丰年和和何振南的争斗,你在傅山县政府做两年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我在想法把你调到市政府工作,你明白吗?”

    马明远对这个侄子,开始不放心起来。

    “二叔,我的办公室主任,已经被撤掉了。”

    马传武有点沮丧。

    “呵呵,你那个小官,还算官吗?一会王凤杰来拜访我,我一个眼色,他就会乖乖回复你的办公室主任职务。”

    马明远呵呵笑道。

    “真的吗?二叔?”

    马传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能骗你吗?好了,你立刻到清泉大酒店208房间等我,我们一起参加晚上的欢迎宴会,和你们县委县政府的官员喝酒。”

    “好的叔叔。”

    马传武不由得狂喜,如果自己和叔叔一起参加欢恒丰集团的宴会,所有傅山的县委县政府的官员,都会知道,自己是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的亲侄子。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