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干掉马传武

    第一百零九章干掉马传武

    “你看看县政府办公室和赵副县长给你下来内部通报,你已经被停职了。”

    何振南狠狠的盯了一眼马传武和赵丰年。

    “不会吧,赵县长这么英明神武、明察秋毫的常务副县长,怎么会轻易的冤枉人?还好,我这里有酒精测试仪,还没有拆包装的,我马上测试一下,看看我喝酒了没有。”

    欧阳志远拿出来两个崭新的测试仪,当这众人的面,拆开了外包装。

    当欧阳志远微笑着出现在会议室的门前的时候,马传武不由得大吃一惊,眼角的肌肉突突的猛烈的抽动着,心脏骤然收缩。

    欧阳志远脸上没有丝毫的酒意,脸色还是那样的的光滑洁白,神情潇洒自如,走路一点也不打晃,手里还拿着记录本。

    这怎么可能?自己明明看到欧阳志远喝醉了酒,舌头发硬,脸色紫红,趴在酒桌上酣睡?他喝的那些酒,可都是真的,不是凉开水?

    难道这些都是假的?自己上了欧阳志远的当了?所有的秘书都被他玩弄了?

    想到这里,马传武禁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可怎么办?内部通报上有自己盖上的县政府办公室的大印,而且还有常务副县长的赵丰年的签名。

    当他看到欧阳志远拿出两台酒精测试仪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煞白,他知道,欧阳志远把他耍了,人家是有备而来。

    他喝醉酒是故意装出来的,引自己上当受骗。

    整个事件的真相,很快就会被揭露出来。本来王友山和苏万声想把人家灌醉,结果人家没醉,自己反而醉的一塌糊涂。

    欧阳志远真阴险狡诈呀。不用看了,欧阳志远绝对测试不出来自己喝酒了。但是,他喝的那些酒,哪里去了?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的表演,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他把大概的情况,和张建设、耿剑锋说了一遍。

    哈哈,欧阳志远,干的漂亮。你赵丰年想打我何振南的耳光,嘿嘿,我现在要把耳光打回去,我看你怎么办?内部通报上,可有你的亲笔签字。

    纪委书记张建设和政法委书记耿剑锋,两人的眼光变得不善起来,他两人不会放过这个打击赵丰年的机会的。

    这时候,欧阳志远道:“哪座庙里,都有屈死的鬼,我比窦娥还冤呀,对了,咱们**人最讲究实事求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虽然赵县长下了内部通报,停了我的职,说我醉酒,但我不辩解,咱们就让这两台仪器说话吧。”

    所有的常委们,都看着欧阳志远在表演。

    欧阳志远说着话,憋足了劲,对着两台仪器各自吹了一口气。两台仪器的数字只是微微的跳动了一下,数值只有9。

    “呵呵,今天上午的菜里,可能放了料酒了,数值是九。

    纪委书记张建设和政法委书记耿剑锋两人,终于禁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小家伙,还真厉害,竟然在被算计中,反败为胜,呵呵,这次赵丰年倒霉了。

    但是,欧阳锋芒太毕露了,这样的话,很容易得罪很多人的,这下,连县委书记王凤杰都得罪了。

    虽然赵丰年的眼光,迫使王凤杰停了苏万声的职,但很显然,欧阳志远作弄了所有想陷害他的人,包括苏万声在内。

    当赵丰年看到笑吟的欧阳志远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刹那间,赵丰年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好狡猾的小子。

    自己唯恐欧阳志远装醉,亲自打电话向贾俊杰核实情况,但还是上了人家的当。

    内部通报上面,有自己的签字,本来想狠狠的打击一下何振南,停了欧阳志远的职,让他明天不能出现在签字仪式上,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这样狡猾。

    这个回合,自己还是败了。

    败了就是败了,明天的签字仪式要紧呀,嘿嘿,何振南、欧阳志远,明天你们想签字,比登天还难,不让你们完蛋,我就不是赵丰年。

    一丝凌厉的杀气在赵丰年的眼睛里,一闪而没。

    马传武知道,自己这次闯祸了,本来想在第一天,就让欧阳志远滚蛋,把他踢出这次投资洽谈的范围,没想到,还是上了这小子的当,惹得赵县长跟着受到牵连。这个责任,自己要承担呀,不能连累赵县长。

    马传武刚想起来承担责任,但赵丰年站了起来。

    “各位常委,我在这里做检讨,今天这件事,是我的不对,由于我没有调查清楚,就对欧阳志远同志做了停职的处理,我在这里,向欧阳秘书道歉。”

    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赵丰年会在常委会上,向欧阳志远当面道歉。这在过去,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哗哗!”

    宣传部长张成林、武装部长武振兴带头鼓起掌来。

    众人也觉得,赵丰年能在这件事上,主动承认错误,是难能可贵的。何振南心里也是一愣,按照以前赵丰年的性格,赵丰年肯定要狡辩的,现在竟然主动向欧阳志远道歉,太阳从西面出来了吧。

    物出极反必有妖,赵丰年不正常的反应,让何振南的内心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兆,赵丰年这老小子,到底想干什么?

    赵丰年主动承担责任,让马传武感激涕零,内心恨不得去替赵丰年去死。自己跟对了领导,如果自己出来承担责任,自己一定会受到处分。

    赵丰年这一招,博得了大家的好感,又让马传武的中心更加强烈了。

    主持常委会议的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想不到会闹出这么一段插曲,真是想不到呀。赵丰年出来道歉,那么对欧阳志远的处分,自然就不会再生效。

    杨尚朋看着各位常委道:“有错必改,是我们**人的本质,赵县长为我们做了很好的表率,现在,我宣布,常委会现在开始。”

    整个常委会的主题,在县委书记王凤杰和县长何振南的倡导下,全体通过了傅山县以后发展的主要方向,那就是以林果业和旅游业为主,农业为辅的经济发展路线,全力把傅山打造成为一个有机物任何污染的绿色环保旅游大县。

    就在常委们热烈讨论细节的时候,一辆漂亮的红色保时捷跑车,开到了县委县政府的大门前。

    保安们连忙拦住,还是那个阻拦欧阳志远的保安走过来,他看到一位身穿紧身红色猎装、把头发染成五颜六色,两个耳朵上带着十几个耳环、全身充满着野性味极足的美丽少女,坐在车里,正在用那双染染成蓝色睫毛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我靠,一个标准的小太妹。

    所有的保安,都不认识这个没有上盖的敞篷车,但从这种车的外貌来看,绝不是一般的车。

    今天上午那辆雅阁,几个人还是认得的,现在这辆车,可都不认识。

    今天怎么了?又来了一辆高档的轿车,真是开了眼了。

    虽然保安不认识这种高级轿车,但却看不起这种小太妹。

    “喂,你找谁?”

    那个保安看着韩月瑶问道,口气带着不屑。

    这种小太妹,竟然也敢来县委县政府,这不是公然向政府发起挑战么?

    “我找欧阳秘书。”

    韩月瑶已经知道欧阳志远到县政府上班了,担任了县长何振南的秘书了。小丫头来到傅山县,就想和欧阳志远见面,没想到,在清泉大酒店,没有看到欧阳志远,只看到那个又胖还秃顶,老是挺着让人恶心肚子的什么经贸委主任,还有那个老是用色迷迷的眼光偷瞅自己的大金牙,说是什么狗屁招商办的主任,自己看,全是色和狼加贪官,吃自己家的饭,哪有吃的这么大的肚子?难看死了,还有他那个金牙,简直是在炫耀,好像全世界都不知道他有钱似的,再有钱,能和自己的恒丰集团相比?真是个大笨蛋。

    前天,恒丰集团的人就到了,而且还带来了自己心爱的跑车。小丫头开着跑车,就来找欧阳志远,看看这家伙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来迎接自己。

    爷爷根本不相信那两个什么主任的家伙。

    爷爷不论提出什么要求,那两个人全都点头哈腰的答应,简直就像癞皮狗。

    那个保安一听这个小太妹要找欧阳志远,脸上的鄙视更加厉害了,哈哈笑着道:“来找那个小白脸,什么那啥?蛇找蛇、虾找虾,乌龟找王八,你那个小白脸已经被撤职了,不是什么好人,现在停职检查,看看,这就是内部通报。”

    这个保安就是个势利小人,下午上班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份通报,这家伙禁不住幸灾乐祸,哈哈大笑,什么狗屁秘书,只当了半上午,就被赵县长给撤了,真是解恨呀,自己上午看着那个小白脸,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上班第一天就醉酒,撤了活该。

    “你说什么?”

    韩月瑶虽然不知道他说什么,但肯定这个小保安在骂自己。韩月瑶飞身从车里下来。

    “什么蛇找蛇、虾找虾,乌龟找王八?你骂人?”

    韩月瑶修成挺拔的身材,有一米七五,比小保安还要高出半头,她两眼喷着火,死死地盯着小保安。

    吓得保安连忙后退,一指墙上贴的那个通告,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找的那个小白脸秘书,已经被撤了,不干……秘书了。”

    韩月瑶一听,连忙跑到墙边一看,果然,上面写着,欧阳志远由于醉酒,已经被停职检查了。

    韩月瑶从小脾气就刁蛮任性,再加上韩建国很疼爱这个孙女,在台湾恒丰集团无人敢惹,今天自己唯一佩服的欧阳志远,竟然被什么狗屁县政府撤了秘书,真是气死人了。

    韩月瑶一把就把那个狗屁通告撕了下来。

    两个保安一见这个疯丫头敢在县政府前面发威,撕掉通告,两人就想把这个疯丫头拉出来赶走。

    韩月瑶一见两个保安扑过来,顿时极其兴奋,自己在爷爷面前,被爷爷管教的很是压抑,哈哈,早就没有打架了,今天本姑娘要好好的活动一下筋骨。

    天不怕地不怕的韩月瑶,一见两个保安扑了过来,一个前踢,就把一个保安踢到,另一个保安,根本不相信,这个疯癫的丫头竟然敢在县政府面前动手打人,不由得一愣。小丫头又是一个横扫,高跟鞋正扫在保安的脸上。

    “噗通!”

    这个保安又被打倒在地。

    韩月瑶猛地按下伸缩门的开关,伸缩门缓缓打开。

    韩月瑶跳上自己的保时捷跑车,冲进县委县政府大院,直奔大楼开去。

    等到另外几名保安反应过来,韩月瑶早已冲了进去,几个保安连忙用电话通知县委县政府大楼的保安人员。

    一楼大厅的保安人员刚接到电话,还没听明白是怎么回事,韩月瑶已经下车,冲了过来。

    “站住,那个你是谁?你找谁?”

    两个保安连忙拦着韩月瑶,大声喝问。

    这时候,大门外面五六个保安开着车,挥舞着警棍和手铐,在后面冲了过来,大声喊道:“快拦住那个女流氓,他打了我们的兄弟。”

    大厅里的保安一听,五六个保安,立刻挥舞着警棍,冲了过来。

    韩月瑶一声冷笑,两拳打飞了两个保安,冲上了二楼,正碰到在二楼开完会,散会的县委常委们。

    所有的常委们,都看到,**个保安,挥舞着警棍和手铐,在后面追着一个染着彩色头发,耳朵上挂满**个小耳环的小姑娘。随着小姑娘的跑动,那**个耳环,发出清脆的悦耳响声。

    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了韩月瑶,韩月瑶也看到了欧阳志远。

    “欧阳大哥,我听说,你的小秘书,干了半上午,就被一个什么狗屁县长给撤了?干嘛在这里干?受这些大陆贪官污吏的气?你看看,他们个个吃的肥头大耳,给个肥猪似得,你说,他们要是吃自己家的东西,能吃的这么胖吗?你来恒丰集团吧,我保证爷爷每年给你100万。”

    小疯丫头的嘴很厉害的,一连说了一大串。

    这些常委们一听这个小丫头说的话,顿时脸红,很是尴尬,特别是几个肥胖的常委,眼里开始冒火了。

    在县政府,有谁敢这样放肆说话?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脸色开始发青,这个疯丫头竟然说自己是狗屁县长,真是岂有此理,这些保安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人,拦不住一个小丫头?

    但最后听到小丫头提起恒丰集团,而且还要给欧阳志远年薪100万,赵丰年立刻猜测到,这个小丫头,肯定是台湾恒丰集团的人。他从经贸委主任吴成金的电话里听说过,台湾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有个刁蛮任性的小孙女,这个小丫头,大概就是。

    看样子,和欧阳志远很熟的样子。

    欧阳志远一听韩月瑶骂这些人是贪官,连忙道:“小丫头,不要乱说,这里都是县委的精英,老百姓的父母官,那会有什么贪官?全是海瑞”

    欧阳志远笑着道。

    这些常委一听欧阳志远的话,心里说,这小子还可以。

    “哼,不是贪官,个个吃的肥头大耳,你们大陆上的电视里,那些贪官都是这样的。”

    韩月瑶皱着鼻子道。

    欧阳志远看着后面手拿警棍和手铐的保安道:“小丫头,他们干嘛追你?”

    韩月瑶一皱小鼻子道:“他们喊你小白脸,我找你的时候,他们说什么蛇找蛇、虾找虾,乌龟找什么王八,你说,这不是骂人吗?还说你不是好人,当了半天秘书就被撤了,有两个,还要调戏我。”

    后面的那几个保安一听,顿时吓得脸色蜡黄,特别是那个骂人的保安,只吓得腿肚子转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个疯丫头,竟然是台湾恒丰集团总裁的孙女。

    欧阳志远一听韩月瑶这样说,就知道,门口那些保安在难为韩月瑶,自己上午就车一点没有能进来。

    “欧阳大哥,我回去给爷爷说,不要在傅山投资了,你看,这些人欺负你,门口的保安又欺负我,这里没有什么好人。”

    韩月瑶这样一说,把县委书记王凤杰、副县长赵丰年吓了一跳。进来县委县政府的所有工作,都在围绕台湾恒丰集团的投资开展的,如果他们要是不投资,这些日子做的工作都白费了。

    马传武狠狠的盯了那些保安一眼,低声道:“回到岗位去。”

    十几个保安,连忙退了回去。

    “韩小姐,你好,我是傅山县县长何振南,请你代我向你爷爷问好,我们县委和县政府,在晚上举行晚宴,欢迎你们。”

    何振南伸出手。

    韩月瑶并没有伸手和何振南握手,小丫头对大陆人很有戒心。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何县长,我先到大酒店看看韩建国老人,先和他们交流一下,晚上在欢迎宴会上,在探讨一下别的事情吧。”

    何振南看到,这个小丫头对欧阳志远很信任,微笑着道:“你去吧,多和韩董事长交流一下。”

    欧阳志远转过身来,看着赵丰年道;“那啥?赵县长,我的停职处分……”

    赵丰年连忙道:“处分作废,欧阳秘书,好好的和韩总交流一下,争取明天成功签字。”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说作废就作废了?马传武带领所有的秘书,设计陷害我,明知道中午有禁酒令,还带着秘书们灌我喝酒,灌我欧阳志远喝酒倒也罢了,但他们竟然把酒瓶里的酒,换成凉开水,自己喝,而给我喝的却是山南大曲,嘿嘿,这种手段,也太有欠光明了吧,今天所有的常委们都在,我欧阳志远要个说法,没有过分吧?”

    马传武的脸色,在刹那间,变得苍白,他以为欧阳志远还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计谋,正在暗自得意,没想到,这时候,欧阳志远突然发难,他这是用台湾恒丰集团的投资,来压赵丰年,处理自己。

    欧阳志远真是狡猾呀。

    所有的常委们一听欧阳志远这么说,都明白了今天中午发生的醉酒事件,竟然是马传武发动起来的。这个马传武行事也太卑鄙了。

    欧阳志远本来想在常委会上,就说明真相的,但,常委会毕竟讨论傅山县重大决策的会议,自己的事,根本不能在会上提出来,再说,自己只是负责记录,列席参加,没有发言权。

    再加上,赵丰年在会上,亲自给自己道歉,这就让欧阳志远没有说话的机会。极其狡猾的赵丰年,用一个不痛不痒的道歉,堵住了欧阳志远的嘴。

    欧阳志远知道,官场就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如果这次自己不干掉马传武,马传武可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自己的顶头上司,他一定会再次设计陷害自己的,找机会,一定搬到马传武。

    让欧阳志远没想到的是,出了会议室,就碰到韩月瑶来找自己,韩月瑶在所有的常委面前表示说服爷爷,不要在傅山县投资。

    如果要是恒丰集团不在傅山投资,傅山县委县政府近期的工作,将付之东流,这一任领导班子,将会在龙海市委,失去信任力。

    赵丰年和何振南都看出来欧阳志远和台湾恒丰集团的关系不一般,特别是这个刁蛮的小丫头,对欧阳志远很是信任,如果让欧阳志远和韩总交流,一定会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所以吗,何振南和赵丰年都希望欧阳志远去。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有机会不用,是傻瓜,自己一定要用这个机会,干掉马传武,再说,现在不是在常委会上,可是,所有的常委都在场,哈哈,天助我也,小丫头,我太感谢你了。

    欧阳志远趁机说出马传武的阴谋,请所有的常委们定夺。

    何振南心中暗笑,好呀,欧阳志远,你这是用台湾恒丰集团,在逼宫,逼迫所有的常委表态,哈哈,马传武,这次跑不掉了。

    马传武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他知道,大事不好。但他仍旧要狡辩道:“所有的酒都是大家一起喝的,我根本没有硬劝你喝酒,都是你自己想喝的,和我无关。”

    欧阳一声冷哼道:“你明知道有禁酒令,却挑唆那些人向我灌酒,背后再下通报,蒙骗赵县长,欺骗赵县长签字,嘿嘿,你再狡辩没用,你听听你的声音。”

    欧阳志远从怀里拿出那支签字笔,按下了按钮。

    里面立刻传来马传武的声音:“哈哈,再灌他几杯,让他走不成路,不能上班,快。

    这句话,是马传武以为欧阳志远喝醉了后,说的一句话,让欧阳志远偷偷地录下来。

    马传武一听这句话,脸上的冷汗如同下雨一般流下。天哪,这个人真可怕,他竟然事先录音。

    赵丰年的脸色冷的很可怕,马传武做事太不小心了,怎么会得意忘形?这让自己怎么保他?

    呵呵,县委书记王凤杰在心里苦笑,好厉害的欧阳志远,设计好的圈套,一个接着一个,看来,他不把马传武搬到,誓不罢休呀。

    人家在前面就知道,你们要设计陷害人家,欧阳志远这是将计就计。阿万声呀,苏万声,你怎么会参与这件事?

    欧阳志远思维周密,做事环环入扣,马传武怎么回事欧阳志远的对手?他现在又借台湾恒丰集团的投资逼宫所有的常委,嘿嘿,赵丰年,你不是刚才在常委会上,逼我的宫吗?让我停了苏万声的职,哈哈,现在,我看你还能保住马传武吗?

    纪委书记张建设终于找到了发难的机会,他看了一眼马传武,发出了致命的一击。

    “介于马传武同志的错误,我建议,马传武同志,已经不能再担任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一职。”

    政法委书记耿剑锋道:“心里太阴暗了吧?你就是拼酒,也不能自己偷喝白开水,给别人喝真酒呀?这种在下面专搞阴谋诡计的人,怎么能继续担当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我建议,免去马传武的办公室主任的职务。”

    这两位向来强势的常委一表态,赵丰年就知道,马传武的办公室主任,保不住了,王凤杰一定会落井下石。

    果然,王凤杰冷冷的道:“常委举手表决。”

    说着话,王凤杰举起手来。县委书记王凤杰一举手,他的阵营里的组织部长乔万春,县委常务副书记邱少湖、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跟着举起了手。

    张建设和耿剑锋早就把手举起来,就连一贯中间派的政协主席宋世兵,都举起了手。

    宋世兵这人就有一大爱好,就是喜欢喝酒,更喜欢拼酒,但他从不使诈,男人吗,拼的是胆量和豪气,他最恨的就是狡诈的小人,连拼酒都使诈,这还是男人吗?

    因此,他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

    欧阳志远看着这位政协主席,他笑了,他在那份三方势力的名单中,知道宋世兵这个人最好酒,是个极其豪爽的男人,原来由于太过直爽,说了很多真话,被打击的很厉害,做了个政协主席。

    嘿嘿,有时间去找他拼酒,一定要把他拼到自己这条战线上来。现在王凤杰支持自己,看的是这几笔投资,等到投资期一过,政绩出来之后,王凤杰不一定不向自己下手。

    很多事情,不得不防呀。

    “票数过半,马传武同志将不再担任县政府办公室主任。”

    县委书记王凤杰当场宣布结果。

    马传武顿时面如死灰,眼里露出绝望而气愤的目光,可是在两秒钟后,马传武的眼里露出了不屑的眼神。

    赵丰年没有想到,一个小丫头的捣乱,居然让自己的办公室主任马传武丢了官。

    “欧阳秘书,希望你能代表县政府,把我们的优惠政策,转达给韩总,让明天的签字能顺利进行。”

    王凤杰看着欧阳志远道。

    “哈,你看来,瘦瘦的,好像是个好官,如果傅山县都是你这样的好官,我就可以说服我爷爷,在你们开发区投资建厂,呵呵,谢谢你。”

    韩月瑶微笑着看着王凤杰。

    “呵呵,谢谢韩小姐的赞美,我们傅山县所有的政府官员,都欢迎你和你爷爷的到来,更希望您们能投资建厂。”

    何振南一听韩月瑶的话,一丝微笑在眼里一闪,呵呵,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台湾恒丰集团,有在开发区投资建厂的意向。

    王凤杰和所有的官员听到韩月瑶这句话,内心不由得一震,如果恒丰真能投资建厂,可不是几个亿的投资了,谁都知道,台湾恒丰集团的电子产品,畅销全世界,规模极大。

    醉酒事件,最后以马传武被拿下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落下了帷幕。在这一场刀光剑影的争斗中,赵丰年惨败。

    赵丰年看着欧阳志远和那个小丫头韩月瑶,眼里露出隐隐寒芒。

    嘿嘿,你们今天拿下马传武,明天就有人再把马传武放回办公室主任的那个位置,而这个人,就是王凤杰。

    下午两点钟的时候,文化街古玩城。

    田文海在欧阳志远离开五分钟的时候,就被省厅刑侦处调回了南州,让他一进入省厅后,就被隔离审查。

    下午,田文海就交代了他抹去孙二瘸子影像的犯罪实事。省厅刑侦处在审问了两天后,终于弄清楚了他为什么抹去了那段影像。

    竟然是害怕何文婕看不起他。

    这让很多人为他感到可惜,一个大好青年的前程,就这样被毁了。田文海被开除了。田文海在一间房子里,呆了两天,终于理清了思绪。

    自己抹去那段影像,肯定是欧阳志远发现的。欧阳志远和何文婕在出去一个小时后,自己就被调回山南省公安厅。

    田文海知道,自己这辈子,是得不到何文婕的心了,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他觉得即使得不到何文婕的心,也一定要得到何文婕的身子。

    而自己的一生,是被欧阳志远毁了的。

    他找到了原来自己的一个线人,购买了两把枪和子弹,然后打死了那个线人,毁尸灭迹,又迁回了龙海市。

    何文婕在二点钟的时候,终于看到胡志雕开着车,来到了静雅轩。而胡志雕的儿子胡三,也在店内。

    何文婕带领朱文健、李文昌,还有五六位便衣警察,不动声色的冲进静雅轩。

    胡三正在看一件父亲带来的清代瓷器,猛然看到七八位陌生人闯了进来,就知道不好,他刚退开,几把乌黑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胸口。

    何文婕带着朱文健和李文昌就向里冲。

    柜台后面是两间单间,其中一间的门还在晃动。何文婕闪电一般的冲过去,一脚踹开房门。

    这间房子里,放着一个大博古架,架子上,放慢各种古董,但房间内,竟然空无一人。

    朱文健和李文昌奔向另一间房子,竟然也没有找到人。

    何文婕的脑子翁的一声,炸开了,冷汗湿透了衣服。明明看到胡志雕进来了,但却找不到胡志雕,要是跑了胡志雕,就等于打草惊蛇了。

    何文婕大声叫道:“快仔细搜查,看看有暗道没有。”

    “好的。”

    五六个警察和朱文健他们快速仔细的搜查着。

    何文婕喀嚓一声,顶上子弹,冷冰冰的枪口顶在胡三的脑门上,大声道:“快说,胡志雕在哪里?”

    胡三嘿嘿的冷笑道:“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持枪,公然绑架我,我要告你们。”

    “何处,发现暗门。”朱文健兴奋的大声喊道,身子早已闪电一般的冲进暗道。

    何文婕一听,快速的跑过来,冲进了暗道。

    等他们从暗道里面冲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一条胡同,没有一个人影,何文婕和朱文健、李文昌立刻分头向两边追,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胡志雕早已跑得无影无踪。

    何文婕立刻返回静雅轩,突击审问胡三,但胡三咬紧牙,就是不说话。

    不一会,龙海市文物局的人就赶到,在一间密室里,找到两件国家一级文物,十几件二级文物,还有很多西周时期的青铜器碎片和青铜残器,就是没有发现完整的青铜器。而那些青铜器的残片,就和西江大墓中遗留的青铜器残片,一模一样。

    这就说明,胡志雕和西江盗墓案,有很大的关系。

    胡三被龙海市公安局的警察秘密协助押到龙海市监狱,关押起来,严加审问。

    当那些警察冲进来的时候,胡志雕刚走进里面的那一间房子。胡志雕在最快的速度,打开暗道,冲了进去。

    他想救自己的儿子,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明白,只有自己逃得性命,才能有机会救自己的儿子胡三。

    胡志雕冲出暗道,开启附近事先暗藏的一辆轿车,消失在车流中。

    龙海市公安局长赵大山得知,西江盗墓案有了重大的突破,马上赶了回来,立刻下令全城搜查胡志雕。

    胡志雕跑回自己的秘密别墅后,立刻命令影子监视那些警察,看看儿子被关押到哪里?立刻秘密通过暗道,把那42件青铜器,秘密运到沿海的天台县,随时准备出海。

    当影子回来报告说,胡三已经被押往龙海监狱。

    龙海监狱!

    胡志雕听到后,禁不住丝丝冒着冷气。龙海监狱戒备森严,要想救出胡三,比登天还难。

    “影子,你马上随同青铜器走,到达天台县,安排好后,立刻回来,营救胡三。”

    “是,主人。”

    影子答应后,转眼消失在门外。

    傍晚的时候,从这幢别墅走出来三个车队,每个车队有三辆轿车。

    这三个车队,都遭到了七爷的堵截,所有的人都被七爷干掉。

    但几乎的同时,在另一坐别墅,开出一辆车,这辆车如同幽灵一般。

    欧阳志远和韩月瑶每人开着一辆车,来到了清泉大酒店。

    清泉大酒店,是傅山县最好的四星级的大酒店,台湾恒丰集团的韩建国和他的随行人员,就住在二楼,他们包了整个大酒店的第二层。

    这第二层是贵宾房间,整个二层有单独的豪华餐厅,傅山县晚上的欢迎宴会,就设在二楼的豪华餐厅里。明天的谈判和签字,也在二楼的大型会议室里面。

    现在,很多记者和新闻单位的工作人员,都已经住了进来。

    欧阳志远和韩月瑶,停好车,进了一楼大厅。

    县经贸委的人和招商局的人,为了更好的陪同恒丰集团的人,他们都住在一楼。

    欧阳志远和韩月瑶刚进一楼大厅,就被县招商办主任马凯军看到。

    这个小白脸来这里干嘛?他今天下午,不是被停职了吗?怎么还有脸来这里?经贸委主任吴成金,专门叮嘱过自己,要小心这个小白脸,尽量不要让他和恒丰集团的韩总裁接触,免得他和经贸委争功。还好,这家伙真是找死呀,上班第一天,竟然喝醉,呵呵,被停职了吧。

    既然停职了,不干何县长的秘书了,老子还怕你不成?

    停职了还想争功?门都没有。

    欧阳志远刚想上二楼的楼梯,就被马凯军拦住。

    马凯军阴森森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上面住着恒丰集团的总裁和随行人员,闲杂人员一律不准进去,欧阳志远,你已经被停了职了,不再是何县长的秘书了,请你离开。”

    这家伙阴阳怪气的大声呵斥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听,气的差一点背过气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