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感人的亲情

    第一百零五章感人的亲情

    欧阳志远当然知道周玉海的伤势,如果当时不封住他的伤口,光流血,也会死人的。当时自己没有机会给周玉海上药,就是自己也没有机会给自己上药,那个变态的杀手,真是恐怖呀,那速度简直就不是人,好像一道烟幕,你摸不着他,没有任何轨迹可循。

    好在自己上来就示弱,隐藏了实力,故意拖延时间,等待警察们来到,干扰这家伙的心神。

    果然不假,何文捷的枪声,分散了他的注意力,自己才发出绝招。五根银针,这个变态的王八蛋,竟然能躲过四根,呵呵,好在射瞎了他的一只眼睛,趁机夺去了他的化尸水,干掉了他的一条胳膊。

    呵呵,这家伙也真狠,为了性命,毫不犹豫的砍掉了自己的一条胳膊。

    呵呵,这就是智慧,自己你本来打不过他的,凭借智力,就可以打败那些变态的东西,就好像朝鲜战争一样。

    这个杀手,失去了一条胳膊和一只眼睛,已经不可怕了。

    师父给的五行门的练功口诀,自己一定要勤加练习,免得再出现一个比这个杀手还要厉害的杀手。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检查了自己的伤口。他一看伤口,伤口已经收缩结疤。

    “眉儿。你给我上过药?”

    欧阳志远一看自己的伤口,就知道,眉儿给自己上了怀里的药液。

    “志远,好在我知道你怀里的那瓶神奇的药液,就给你上了,要不然,你怎么回复的这么快?”

    欧阳志远看着眉儿道:“没有人懂我的东西吧。”

    “一个年轻的医生,在玩你的那个好像是喷雾器的小玩意,竟然对着自己要按那个按钮,正巧我赶到,我已经让他写检查去了,医生和护士不允许动病人的东西的。”

    我靠,不会吧,这个小医生,不是找死吗?

    他要是按下了那个按钮,现在早已变成了水了。

    欧阳志远想起来,就感到化尸水的后怕。

    “呵呵,眉儿,任何人都不许动我的东西的,里面有危险地东西。会要人命的。”

    欧阳志远连忙把不能动的几样东西,对眉儿说。

    眉儿微笑着道:“知道了,我知道你的东西不能动的,所以,我给你收起来了,我知道那瓶药是可以给你上的。”

    欧阳志远看着自己的眉儿,嘴角露出一丝坏笑,趴在眉儿白皙精巧的小耳朵旁,轻声道:“上药的时候,没占我便宜吧。”

    眉儿一听,脸色一红。

    “呸,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便宜可占呀。”

    眉儿感觉到欧阳志远何处的热气,让自己痒痒的,说着话,身子就有点发颤,声音又甜又糯,开始拉起了鼻音,呼吸有点急促起来。

    欧阳志远最受不了眉儿的,就是眉儿的鼻音,他一听到眉儿的这种声音,某个部分就开始不听话起来。

    “嘿嘿,有没有偷看?”

    欧阳的手,在说话间,就开始不老实起来。

    “小坏蛋,快放手,来人了。”

    萧眉的脸色红的就像彩霞,她感到自己的那里湿润起来。

    欧阳志远一听,连忙拔出手来,吓了一跳,但仔细一听,走廊里没有脚步声。

    “小丫头,你这样会吓死人的。”

    欧阳志远盯着眉儿被自己拉开一点的胸衣,那里露出了一抹让欧阳志远心跳的诱人雪白。

    “咯咯,谁让你伤口还没好起来,就想干坏事,吓死你个小坏蛋。”

    萧眉连忙站起来,整理好衣服,跑向洗手间。

    欧阳一看到眉儿跑向洗手间,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

    这时候,走廊里传来脚步声。

    周玉海的父亲周副局长走了过来,他一夜没有回去,一直守护在重症监护室的外面。他现在不是局长,而是一位疼爱自己儿子的父亲。

    欧阳志远没有见过周玉海的父亲,但在电视上看过他的镜头,欧阳志远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也一眼就知道,这是周玉海的父亲。

    “呵呵,志远,我是周玉海的父亲周茂航,感谢你救了我的儿子。”

    周局长说话十分得体,并没有提自己的职务,进来就双手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周茂航知道,昨天,欧阳志远为了去救自己的儿子,人家高速开车,去200里外的古雪县,而且还受了重伤,这份情意,自己一辈子都还不上。

    “呵呵,周叔叔,玉海是我的兄弟,兄弟有难,我当哥哥的不能见死不救,呵呵,终于不辱使命,把玉海救下来了。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好一句我的兄弟,兄弟有难,我当哥哥的不能见死不救。

    现在的社会,已经到了伦理道德丧失的阶段了,都是利益在先,互相利用,谁还讲什么兄弟之情?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欧阳志远为了救玉海,就连生命都不顾了,这个小朋友,自己也交定了。

    周茂航看着活蹦乱跳的欧阳,不禁一愣。昨天欧阳志远还是在抢救室抢救的,今天竟然好像没有受伤一样,这……这怎么可能?

    “志远,你恢复的很快呀。”

    周茂航看着欧阳,一脸的惊奇。

    “呵呵,周叔叔,我的抵抗力强,伤势比较轻,所以好的快。”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欧阳志远,你恢复的真快呀。”

    何文捷和萧眉一前一后的走进来,她微笑着看着欧阳,手里捧着一大束康乃馨满天星,里面还有两朵鲜红的玫瑰。

    “呵呵,文捷,谢谢你来看我,好票亮的花,不过,人比花还漂亮。”

    欧阳志远不论在什么时候,就想和何文捷斗嘴。

    何文捷笑道:“身体还没好,就又开始乱说话,要不是你身上有伤,我非打你几拳不可。”

    萧眉在旁边抿着嘴笑着。

    何文捷一边把花放在欧阳的床头,一边说着话。

    “呵呵,文捷,还有玫瑰,玫瑰可是送给恋人的,你难道喜欢我?”

    欧阳志远又开始贫嘴。

    “切,我能喜欢你?眉姐那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只有眉姐才喜欢你这堆牛粪,本小姐,不喜欢你。”

    何文捷狠狠地瞪着欧阳,然后,又笑嘻嘻的看着萧眉。

    萧眉在就笑弯了腰。

    旁边的周茂航,只惊得目瞪口呆,笑也不是,哭也不是,他没想到,省厅的何处长,竟然和要小丫头一扬,和欧阳志远开着玩笑。

    看样子,人家和省厅的何处长很熟。

    这时候,谢抗日领着虎子,和谢诗苒,几乎小跑,跑进欧阳志远的特护病房。

    谢诗苒手里,捧着一大束康乃馨。

    “欧阳叔叔,你怎么生病了?我来看你了,我给你带来了一包巧克力。”

    小虎子一下子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把巧克力送到欧阳志远的嘴里。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咬了一口道:“呵呵,小虎子的巧克力,真甜,叔叔吃了你的巧克力,立刻就好了。”

    谢诗苒刚刚听说欧阳志远受伤住院了,立刻冲下楼,经过特护病房的小卖部,买了一大束鲜花,就跑了过来。

    父亲和小虎子也跑过来了。

    “欧阳大哥,你怎么会受伤的?好了吗?”

    谢诗苒看着欧阳志远脸上还有几道血痕,心疼的很厉害,眼睛有点湿润了,她把花放在床头上。

    “诗苒,没事,呵呵,好多了。”

    谢抗日走了过来,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怎么这样不小心?是谁打伤了你?”

    欧阳志远连忙道:“谢大哥,没事了,我已经恢复了。”

    这时候,走廊里传来自己熟悉的脚步。

    欧阳宁静和妻子秦墨瑶,焦急的走了进来。

    “志远,是怎么回事?你受伤了?”

    欧阳宁静走进病房,一把握住自己儿子的手,手指头搭在了儿子的脉门上。

    儿子就是自己的生命,不论是什么人,只要谁伤害自己的儿子,我欧阳宁静一定不会放过他。

    秦墨瑶一把搂过志远,眼泪流下来了。

    “远儿,你受伤了?快让妈妈看看。”

    欧阳宁静查看完儿子的伤势,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儿子没有事了。

    “伯母,志远恢复的很好,没有事了。

    萧眉扶住了自己的婆婆。

    “奶奶、爷爷好!“

    小虎子也拉住了秦墨瑶的手道:“奶奶,欧阳叔叔没事的。”

    何文捷、周忙行、谢抗日和谢诗苒,都是第一次看到欧阳志远的妈妈和爸爸,四个人只惊得目瞪口呆,嘴张大老大,都忘记了闭上。

    天哪,这……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这两位年轻人,是欧阳志远的妈妈和爸爸?天哪,不会做梦吧。

    这……,欧阳志远的妈妈?这么年轻漂亮?好像不到三十岁,不,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而欧阳志远的爸爸,也就三十岁的样子。

    秦墨瑶穿了一身月白紧身碎花的丝绸旗袍,把秦墨瑶本来就高挑修长的身子,衬托的更加挺拔,再加上江南女子的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水灵清秀妩媚,让秦墨瑶的年纪,看上去,就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而欧阳宁静,穿了一件蓝色长袍,更显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您……您是欧阳大哥的妈妈?您……今年多大了?你不是欧阳大哥的姐姐?”

    款嘴直爽的何文捷,一把拉住了欧阳志远妈妈的手,看着秦墨瑶,结结巴巴的道。

    欧阳志远一听,差点背过气去,有这样说话的吗?自己的妈妈,怎么会变成自己的姐姐?

    秦墨瑶微笑着看着何文捷道:“呵呵,你是文捷吧,志远和萧眉在我妈面前提多过你,果然,和萧眉说得那样,很漂亮,也很会说话,阿姨喜欢你。”

    何文捷一听志远和眉姐在志远妈妈面前提到过自己,很高兴,但是她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欧阳志远的妈妈和爸爸,已经彻底的颠覆了年龄的概念。

    “秦……阿姨,您真是志远的妈妈?”

    何文捷还是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呵呵,文捷,我是志远的妈妈。”

    秦墨瑶微笑着道。

    萧眉走过来,看着何文捷,笑着道:“小丫头,这还有冒充人家妈妈的?你秦阿姨就是志远的妈妈,没错的。

    谢诗苒也连忙过来,看着志远年轻的妈妈,乖巧的叫到:“秦阿……奶奶,您好。”

    “呵呵,是诗苒吧,小虎子的姐姐,好漂亮的丫头。”

    秦墨瑶拉住谢诗苒的小手,看着谢诗苒,心里很喜欢这个漂亮机灵的小丫头。

    但谢诗苒的称呼,让所有的人都笑了。

    本来,谢诗苒想喊秦墨瑶阿姨的,但,喊了一半,连忙改口,就改成了秦奶奶。天哪,有这么年轻漂亮的奶奶吗?

    这个称呼,让谢诗苒尴尬的很。

    在石头城,欧阳志远称呼谢抗日为大哥,谢诗苒是谢抗日的女儿,谢诗苒当然要称呼秦墨瑶为奶奶了。

    现在,关键的是,五十多岁的谢抗日,怎样称呼欧阳宁静?难道要谢抗日要称呼欧阳宁静为大叔不成?

    欧阳志远把自己的父母,介绍给了周茂航和谢抗日。

    谢抗日这个人,平时不好说话,为人豪爽,侠肝义胆,但很有头脑,当欧阳志远正在为谢抗日怎么称呼自己父母的时候,谢抗日微笑着向欧阳宁静伸出了手,大声道:“您好,欧阳先生。”

    欧阳宁静当然清楚谢抗日和自己儿子的关系了,当他却听到谢抗日成为自己为先生时,也不仅被谢抗日的机智折服了。

    “呵呵,你好。”

    欧阳宁静微笑着握住谢抗日的手。

    周茂航被欧阳宁静和秦墨瑶的风采折服了,在欧阳志远相互介绍后,一双大手和欧阳宁静握在一起。

    虽然周茂航是龙海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但欧阳志远救了自己儿子的命,对方是自己儿子的救命恩人的父亲,自己当然要感谢人家。

    那边,何文婕和谢诗苒很喜欢和秦墨瑶说话,两个小丫头,把秦墨瑶逗得很开心。秦墨瑶很久没走出家门了,今天虽然担心儿子的伤势,但看到儿子已经康复,终于放下心来。

    秦墨瑶很喜欢这两个漂亮的小丫头,伸手把手腕上的两个翡翠镯子,一人一个,套在两人的手腕上,呵呵笑道:“文婕、诗苒,我很喜欢你们,希望你们有时间到家里玩,这镯子,就当我的一点心意吧。”

    谢诗苒和何文婕都知道翡翠镯子镯子的珍贵价值,两人连忙推辞,欧阳宁静笑呵呵的道:“长者给,莫推辞。”

    欧阳宁静说着话,看了一眼谢抗日,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奇。

    谢抗日的印堂发亮,一道亲情线在眉心的紫光中,隐隐显出,原来亲情线的一个断点,竟然开始慢慢的衔接。

    欧阳宁静从小就跟五行门中的神算子学习麻衣神相,对相面有很深的研究。麻衣神相和周易一样,都是我们国家的文化瑰宝,绝不是什么迷信。

    谢抗日笑道:“诗苒,谢谢你奶奶吧。”

    诗苒一见父亲要自己留下,连忙道:“谢谢奶奶。”

    何文婕看到谢诗苒收下,连忙道:“谢谢秦阿姨。”

    欧阳宁静看着谢抗日小声道:“你有亲人要团聚了,而且是至亲,骨血至亲。”

    谢抗日被欧阳宁静的话,吓了一跳。

    什么亲人要团聚了?而且是至亲,还是骨血至亲?自己只有母亲,有一双儿女,别的没有什么人了呀。

    谢抗日刚想说话,外面走进来两个人。

    欧阳志远一看,是老将军的护卫朱军和陈斌,后面,章教授和老将军走了进来。

    “志远,听说你受伤了?怎么不早给我说一声,我派朱军和陈斌去帮助你,你还能受伤吗?”

    老将军走进来,就埋怨志远起来。

    “呵呵,谢老,我只是受了点轻伤,现在已经能恢复了,还麻烦谢老您来看我。”

    欧阳志远连忙过来,搀扶着谢老将军坐在沙发上。朱军和陈斌站在老将军身边,一双大眼睛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当谢抗日看到一位白发苍苍,但腰杆挺的很直的老人走进来,大声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皮一跳。一种发自内心的亲切感,在心中升起来。

    好硬朗健康的老人。看年龄,快九十了吧。

    “爷爷,这两天没见到您,我可想你了。”

    小虎子一看到老人走进来,小嘴叫的很甜,扑进老将军的怀里。

    “呵呵,小虎子,你也好,爷爷也想你呀。”

    老将军笑呵呵的道。

    谢抗日心道,小虎子什么时间认了个爷爷,自己怎么不知道?

    谢诗苒看着小虎子居然有个爷爷,也是很惊奇,连忙走过来道:“小虎子,爷爷年纪大了,下来吧,别累着爷爷。”

    小虎子看着姐姐道:“姐姐,爷爷很喜欢小虎子,爷爷不累。”

    谢老将军看着谢诗苒,心道,好漂亮的小丫头,小虎子的姐姐?要是自己的孙女该多好呀。

    “你是小虎子的姐姐?”

    老将军微笑着看着谢诗苒。

    “您好,谢爷爷,我是小虎子的姐姐。”

    谢诗苒感到,这位老人很亲切。

    “呵呵,小虎子认了我做爷爷,呵呵,你以后也喊我爷爷吧。”

    老将军很喜欢机灵漂亮的诗苒。

    “爷爷,你这两天干什么去了?我去找过您,护士姐姐说你出去了。”

    小虎子看着老将军,昨天,小家伙自己去找过老将军,老将军到崮山去了。

    “呵呵,小虎子,昨天,老爷爷去看你奶奶去了。”

    老将军微笑着道。

    “看我奶奶?爷爷,我奶奶就在这里住院呀?您到哪里去看我奶奶?”

    小虎子疑惑不解的看着爷爷。

    老将军一听,知道小虎子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连忙道:“是……。”

    这下,老将军也不知道怎样给小虎子解释了。

    众人都笑了起来。

    “小虎子,你怀里藏的是什么宝贝呀?鼓鼓囊囊的?”

    老将军微笑着摸了一下小虎子的胸口。那个地方高出一块东西。

    “嘻嘻,爷爷,是宝儿的鞋。”

    小虎子随口答道。

    老将军一愣,笑呵呵的道:“宝儿的鞋子?宝儿是谁呀?”

    小虎子笑嘻嘻的道:“爷爷,你连宝儿是谁都不知道?宝儿是我爷爷,就是爷爷的鞋子。”

    小虎子说着话,掏出了挂在胸前的一个用五彩锦线绣成的小虎头鞋,放在谢老将军的手里。

    马桂花就要动手术了,她只能穿病号服,而病号服里面没有口袋,***宝贝,就有小虎子挂在脖子上,保管了。

    当这只用五彩锦线绣成虎头婴儿鞋子放在老将军的手里的时候,所有的事情,在这一刹那,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老将军笑道:“呵呵,是什么宝贝鞋子……”

    老将军的声音戛然而止,他两眼死死盯住这只小婴儿的鞋子,霎那间,老将军的双眼,猛然瞪得很大,全身一僵,紧接着全身剧烈的颤抖,嘴唇哆嗦着,眉毛剧烈的抖动,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警卫朱军和陈斌看到将军的样子,吓了一跳,章教授连忙跑向老将军。

    欧阳志远反应最快,一看老将军的情绪激动,一掌拍在老将军的后背,一股内力送进了老将军的经脉。

    欧阳宁静的眼睛看了一眼谢抗日,又看着老将军,微笑着点了点头。

    老将军的一口气终于顺了过来,神情极其激动,一把抓住那只鞋子,扒开小老虎的胡须,三个彩线绣成的三个小字——谢抗日,露了出来。

    这三个字,是自己给没有出声的儿子起的名字,妻子马桂花,亲手绣到了给儿子穿的婴儿鞋上的,每个字是用不同的彩线绣上去的。

    老将军抓住小虎子的胳膊,颤颤巍巍的道:“小虎子,你……快点说,这只鞋子,是你***?你奶奶叫马桂花?”

    老将军已经能够泪流满面了,难道……难道自己的妻子没有死?这……有可能吗?自己当时并没有找到妻子的遗体,只找到了妻子的一顶带血的军帽。那座坟茔,就埋了妻子的那顶军帽。

    五十年了,想不到,五十年后,自己还能看到另一只鞋子,难道妻子没死?

    老将军颤颤巍巍的拿出来自己怀里的那只老虎婴儿鞋子,和小虎子的那只放在一起,小虎子的那只是左脚上的,而老将军拿出来的那只,是右脚的,正好一双。

    所有的人看着这双鞋子,都惊呆了,欧阳志远知道事情的内情,当他看到两只鞋子摆在一起的那时候,他明白了一件事,马桂花口中的宝儿,一定就是谢老将军。

    “爷爷,你好厉害,您会变魔术吗?您怎么会变出来和我一模一样的鞋子?奥,对了,你还会算,您算的真准,我奶奶就叫马桂花。”

    小虎子对老将军是敬佩至极。

    谢抗日的情绪更是激动,这位老人怎么会有这么一只一模一样的鞋子?老人刚一进来的时候,自己就感到老人的亲切,难道……?

    谢抗日想到这里,嘴唇开始哆嗦着,这位从来没有流泪的汉子,终于流泪了。

    “虎子,我就是你奶奶口中的宝儿。”

    谢老将军说完,早已泪流满面。

    “嘻嘻,爷爷,你是宝儿?这鞋子是您的?嘻嘻,不象呀。”

    宝儿笑嘻嘻的道。

    “小虎子,我就是你的亲爷爷宝儿,你爹爹肯定叫谢抗日,你知道吗?谢抗日是我给你爹爹起的名字,当时,你爹爹还没有出生。你奶奶就把谢抗日三个字,绣到老虎的胡须下,你看看,我这只也有谢抗日三个字。”

    老将军扒开另一只老虎鞋,老虎的胡须下,果然有谢抗日三个字。

    谢抗日终于慢慢的走到老将军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老将军面前,含着热泪道:“爹爹,我就是谢抗日。”

    所有的人都看着谢抗日和老将军,如果老将军再年轻几十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谢抗日。

    “儿子?你是我的儿子?哈哈哈,我谢德胜终于有了儿子了。”

    老将军看着跪在眼前的谢抗日,禁不住一把抱住自己的儿子,老泪纵横。

    老人家的心中一直深深的爱着自己的妻子,终生没有再娶。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妻子没有死,而且自己还有儿子、孙子还有孙女。

    小虎子看着爷爷和爹爹抱在一起,小家伙一时还反应不过来,但后面的谢诗苒,眼睛里早已充满着泪水。

    谢诗苒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能见到失散五十年的爷爷。

    “爷爷!”

    谢诗苒一下扑进老将军的怀里。

    老将军谢德胜凭空多出了妻子、儿子、孙女和孙子,高兴的不得了,特别是自己的孙子,是那样的可爱,孙女是这样的乖巧,儿子威猛高大。

    四个人紧紧地搂在了一起。

    欧阳宁静微笑着看着这一家人,他对自己的麻衣神相,更加自信了。

    公安副局长周茂航看着老将军的那种不怒而威的强大气势和后面的两位站的笔直的保镖,他知道,这位老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

    “快,小虎子,我要去见你奶奶,快!”

    老将军大声道,他恨不得立刻见到自己已经五十年没有看到的妻子。

    谢抗日站起身来,两眼还流着泪,双手搀着自己的爹爹。他做梦都没想到,凭借一只婴儿鞋,自己竟然找到失散了五十年的亲爹。

    谢诗苒也抱着爷爷的一条胳膊,再也舍不得松开。

    章教授高兴的合不拢嘴,他真替老将军高兴呀。

    “走,爹爹,我扶您去见我娘。”

    谢抗日看着爹爹道。

    欧阳宁静笑呵呵的道:“恭喜老人家一家人团员。”

    谢抗日猛然想起,自己刚进来的时候,欧阳宁静和自己说的话。

    “你有亲人要团聚了,而且是至亲,骨血至亲。”

    难道志远的爹爹能掐会算?

    “呵呵,谢谢。”

    老将军微笑着看着欧阳宁静。

    谢诗苒、虎子和谢抗日,扶着老将军,朱军和陈斌站在两边,十几个便衣护卫,在前面悄悄的开道。

    暗处的高级护卫,早已把外一科的病房控制起来。

    周茂航干了多年的公安,历经了无数次的生死,经验及其的丰富,他一眼就看出来,那些十几个化了装的护卫,还有暗处股股浓烈的杀气,在慢慢的移动。

    天哪,这位老人家到底是什么级别?这么多的护卫呀?

    何文婕还有任务,先走了。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反复叮咛了志远几句,就回家了。欧阳志远怕老将军激动,连忙跟了过去。

    外一科的4楼12号病房。

    虎子的妈妈正在用干净的毛巾,给婆婆洗脸。她给婆婆细的很仔细,哪怕一道皱纹里的一点灰尘,虎子娘都轻轻的给婆婆洗净。

    婆婆后天就要动手术了,虽然燕京来的那个教授,技术很高明,但虎子娘很是替婆婆担心。

    婆婆现在不清醒,自己更应该让婆婆每天干干净净的。

    众人拥簇着老将军走到12号病房,老将军的呼吸明显的加速,五十年了,自己一直认为牺牲了的老伴,竟然还活着,没有再嫁人,而且还给自己有了儿子。

    近了,近了。

    十米……八米……五米……三米……

    距离12号病房还有三米的时候,老将军的速度反而慢了下来,不敢再向前走了。五十年了,老伴还能认出来自己嘛?

    欧阳志远看着老将军激动的样子,轻声道:“谢老,我告诉你一件事。”

    “志远,什么事?你说吧。”

    老将军看着欧阳志远。

    “老……老人家在五十年前,脑子里残留着一块弹片,一直压着老人的脑神经,没有人敢做这个手术,所以,老人现在……不是很清醒,你要有心里准备。”

    欧阳志远看着老将军道。

    “志远,你说什么?虎子的奶奶头脑不清醒?”

    老将军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看着志远,又转过脸来看着自己的儿子。

    “是的,爹,我带着娘跑了很多的医院,弹片的位置很不好,如果不小心,娘就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所以,没有人敢做这个手术。”

    谢抗日看着父亲道。

    老将军转脸看着章教授。

    章教授连忙道:“这次老人家能来医院住院治疗,就是志远、陈雨馨把老人家接来的,我和萧院长已经做好了手术方案,后天就动手术,到时候,志远也来参加手术,保驾护航。”

    “什么?都是志远和陈雨馨把虎子的奶奶接过来的?”

    老将军看着欧阳志远。

    “是的,谢老,我和红太阳集团总裁陈雨馨把老人家接过来的,目的就是想给老人家取出弹片,恢复老人家的记忆,后天就动手术。”

    欧阳志远道。

    “她想不起来什么啦?”

    老将军的心,顿时如同冷水泼了一般,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

    谢抗日和谢诗苒连忙扶住老将军。

    “谢谢,志远,如果不是你把虎子的奶奶接来,我这辈子,就错过这个机会了,谢谢。”

    老将军一步跨进病房。

    一位干净利索的老人,静静的坐在床上,两眼清澈透亮,透过窗户,看着远方。另一位中年妇女,在为老人仔细的擦着脸。

    老将军的眼睛湿润了,老人脸上还带着年轻时候,自己熟悉的影子,特别是那双清澈月透明的大眼睛,还是那么明亮,自己永远忘不了这双会说话的大眼睛。

    不错,这位干净的老人,就是自己的妻子——马桂花。

    “小云……”

    老将军按下自己内心的激动,慢慢的走过来,嘴唇哆嗦着,看着已经五十年没见面的妻子,深情的呼唤着妻子的乳名。

    谢抗日不知道,自己娘的乳名,竟然叫小云。

    虎子娘猛然看到这么多的人走进病房,吓了一跳,谢诗苒连忙把母亲叫过来,悄悄的把自己找到爷爷的过程,和娘说了一遍。

    这让娘吓了一跳,她以为自己在做梦,连忙掐了自己一下的手,一阵剧痛在手上传来。她知道,这不是在做梦。

    马桂花静静的看着窗户外的两只互相追逐的蝴蝶,脑海里闪现着当年自己和宝儿在一座山谷里追逐蝴蝶时的情景。

    宝儿拉着自己的手,两人奔跑着,追逐着两只蝴蝶。

    “呵呵,宝儿哥,慢点,我跟不上你了。”

    云儿娇嗔的大声叫着,撒着娇。

    “小云,快点,两只蝴蝶好漂亮呀,快来抓。”

    “咯……咯,宝儿哥,咯……咯……咯……。”

    两人笑着,跑着,小云那根又粗又长的大辫子,迎风飘扬,火红的蝴蝶结,如同燃烧的火焰。

    “抓到了,小云,你看。”

    宝儿手里捏着一只漂亮的大花蝴蝶,蝴蝶挣扎着想飞起来。

    另一只蝴蝶围着宝儿,飞舞着,不肯离开。

    小云看着那只失去伴侣,不肯离去的蝴蝶,连忙道:“宝儿哥,快放了这只蝴蝶吧,你看,他的妻子焦急的不肯离去,多可怜呀。”

    宝儿看着那只蝴蝶,点点头,手指一松,那只蝴蝶连忙飞走,和那只蝴蝶飞进了万花从中。

    “小云,小云。”

    宝儿哥高兴的喊着自己的爱人。

    老将军看着自己失散了50年的妻子,轻声的呼唤着。

    “唉,宝儿哥。”

    马桂花的嘴里呢喃着,喊着宝儿哥。

    老将军心里一喜,他以为自己的妻子在答应自己,还喊自己宝儿哥。

    “小云……小云,我是你的宝儿哥,我是你的宝儿哥呀。”

    老将军激动的看着自己的妻子,手里捧出了那两只虎头鞋子。

    马桂花转过脸来,看到了老将军手里的鞋子,眼睛猛然一亮,死死地盯住那两只虎头鞋,仿佛在回忆着什么,眉头紧紧地皱着。

    所有人的心脏骤然收缩,看着马桂花的反应。

    “呵呵,宝儿的鞋子,两只……,你是宝儿……”

    马桂花歪着头,看着老将军,猛然道:“你是宝儿!”

    欧阳志远的心脏再次剧烈的收缩起来。

    谢抗日,一听到娘喊爹宝儿,心脏早已蹦出嗓子眼了,娘想起了过去的事情了?

    老将军一听妻子喊自己宝儿,神情不由的狂震,一把抓住了马桂花得出双手,大声道:“小云,你记起我了么?”

    “嘻嘻,你不是……宝儿,宝儿……没有白头发,宝儿有……枪,有……马……,你没有。”

    马桂花说完话,伸手拿起了两只老虎鞋,笑嘻嘻的道:“宝儿的……鞋。”

    老将军顿时垂头丧气。

    “老将军,老人家的思维,就停留在她受伤的时候,只有取出脑子里的弹片,老人家才有能恢复。”

    欧阳志远拉住老将军道。

    “好,志远,你马阿姨的病,就拜托给你了,我想和你阿姨说说话。”

    老将军伸手握住妻子的手,轻声道:“小云,你还记得我吗?记得咱们联练习骑马吗?”

    欧阳志远摆摆手,示意大家都退出来,给两位老人留下一点空间。

    众人都退了出来。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看着谢抗日道:“谢大哥,这两天好好的让老将军和马阿姨说说话,希望能引起老人家的记忆,后天我来参加手术。”

    “志远,谢谢你,要不是你把我母亲接来,这辈子,我也不会和父亲团聚,志远,谢谢。”

    谢抗日紧紧地握住欧阳志远的手。

    “谢大哥,不用谢,祝贺你们父子团聚,呵呵,诗苒,祝贺你找到了爷爷。”

    欧阳志远看着谢诗苒。

    谢诗苒轻声道:“欧阳大……叔叔,谢谢你。”

    “小虎子,再见。”

    欧阳志远揉了揉小虎子的头发。

    “欧阳叔叔再见。”

    小虎子懂事的亲了一下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和萧眉向楼下走去。欧阳志远悄悄的握住了萧眉的手。

    “小坏蛋,让人看见了。”

    萧眉脸色一红。

    “呵呵,我拉住我老婆的手,谁敢说什么?谁要说什么,我打的他满地找牙。”

    欧阳志远凶狠的道。

    “呸,谁是你老婆?我还没有嫁给你。”

    萧眉小声道。

    “嘿嘿,没嫁给我?那啥……都同房了……”

    “啊!”

    欧阳志远一声惨叫,腰间传来一阵剧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