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黄晓丽的苦难

    第一百零二章黄晓丽的苦难

    欧阳志远说着话,停下车,打开了车门。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黄校长漂亮的女儿,心脏强烈的收缩,顿时愣住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双眼竟然有毛病。

    小姑娘虽然有一双漆黑漂亮的大眼睛,但双瞳竟然散光。

    欧阳志远连忙停下车,走了下来,轻声道:“黄校长,您的女儿叫什么名字?”

    黄校长道:“欧阳,我女儿叫黄一帆。”

    “黄校长,你女儿受过伤?”

    黄晓丽眼圈一红,点点头。

    懂事的黄一帆听到妈妈和人家说话,轻声道:“欧阳叔叔,您好。”

    黄一帆听到妈妈喊对方欧阳同学,所以,才叫欧阳叔叔。

    “一帆,你好,好漂亮的小丫头,真乖。”

    欧阳志远伸手拉住一帆的小手,另一只手轻轻抚摩着小丫头的秀发。

    黄一帆抬起她那双漆黑的大眼睛,试图想看清楚眼前夸自己漂亮的这位叔叔,但眼前,只是一团模糊的影子。她失望的垂下头,叹了一口气。

    这声叹息,让欧阳志远的心脏差一点破碎。

    这声失望而沉重的叹息,本不应该从这位六七岁的小女孩子口中发出。

    “欧阳叔叔,你的手好大好热呀。”

    一帆乖巧的把另一只手,也放到欧阳志远的手里,然后,两只小手,拿起欧阳志远的手,放在自己漂亮的脸蛋上,她仿佛想要通过自己的脸蛋,来感受出来这位声音很好听的叔叔,长的是什么样子。

    黄一帆,这位可怜的孩子,怎么和他妈妈一个姓?

    “黄校长,一帆的爸爸哪?

    欧阳志远随口问道。

    黄晓丽的脸色一变,连忙转过头,轻声道:“死了。”

    “死了?”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

    一帆一听欧阳叔叔问起自己的爸爸,脸上立刻透出淡淡的忧伤,透出一种说不出的愤恨。

    “我没有爸爸。”

    欧阳志远感到小丫头的小身子在剧烈的颤抖。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问错了话。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看来,黄校长的家庭,肯定发生什么不幸。

    欧阳志远的手指搭在小一帆的手腕上,探查着她的病情。

    小丫头在几年前,摔过头部,脑部有淤血,压迫着视神经,再不救治,就怕要永远的失明了。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道:“黄校长,一起去吧,我也要到超市去买点东西。”

    黄晓丽点点头,轻声道:“谢谢。”

    欧阳志远轻轻抱起小一帆,微笑着道:“坐叔叔的车,咱们一起到超市买东西了。”

    小丫头一听可以坐车,很是高兴,脸转向妈妈,小声道:“妈妈,欧阳叔叔有车?漂亮吗?像我小时候玩的那种轿车吗?”

    小丫头看不到车,心里非常想知道轿车的模样。

    黄晓丽点点头,微笑着道:“一帆,你欧阳叔叔的车很漂亮,和你小时候玩的玩具车一样漂亮。”

    “咯咯咯,我和妈妈一起做小汽车了。咯咯咯……”

    一帆小丫头很高兴,在欧阳志远的怀里笑着。

    欧阳慢慢的开着车子,前面就是傅山县最大的佳佳超市。

    欧阳志远不敢再问黄晓丽别的事情,怕引起黄晓丽什么,小一帆在车上,高兴的唱着歌,一条小胳膊,抱着欧阳志远的手臂,摇晃着。

    看样子,小丫头很久没有出来玩了。

    停好车后,欧阳志远抱着小一帆,和黄晓丽走进超市。

    到了超市后,小丫头很是兴奋,眼睛虽然看不很清晰,但还有光感,竟然能轻车熟路的帮着妈妈挑选生活用品。

    欧阳志远微笑着在远处看着母女二人挑选着食品。

    黄晓丽今年刚刚三十岁,长发披肩,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特别是她那双修长的双腿,特别吸引人的眼球,那种文静的知识分子书卷气,让黄晓丽,从骨子里透出淡淡的成熟高雅。

    欧阳志远最喜欢的就是女人这中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高雅气质。

    萧眉的那种在倔强中透出的忧伤高雅,何文婕英气逼人的青春靓丽高雅、陈雨馨那种大家闺秀的高雅,谢诗雅的高雅灵透和朴实,现在,黄晓丽的这种处事不惊的书卷气的高雅,都让欧阳志远很喜欢。

    母女俩很久没这么高兴了,温馨的气氛中,黄晓丽露出的那种成熟的淡淡微笑,小丫头银铃一般的笑声,都让欧阳志远的心情很是愉快。

    欧阳志远走向玩具区间。

    黄晓丽早就没有这样高兴了,看着女儿兴奋的样子,她的心,还是有点隐隐灼痛。不知道,女儿的病还能看好吗?女儿还能每天早晨,坐在阳台上,看美丽的朝阳,看自由飞翔的鸽群吗?

    欧阳志远从文具卖场回来,看着一帆很乖巧的帮助妈妈装着生活用品,黄晓丽看到里面并没有女儿平时喜欢吃的雪饼,黄晓丽心中一痛,轻声道:“一帆,去拿两包雪饼吧。”

    一帆摇摇头,懂事的看着妈妈道:“妈妈,一帆不喜欢吃雪饼了,一帆就喜欢吃馒头。”

    黄晓丽心中一痛,一把搂过女儿的小身子,眼睛湿润了。黄晓丽知道,女儿肯定知道家里已经没有钱了。

    自己的工资,都给女儿看病了,四年了,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但女儿的眼睛,反而越来越重了。想到这里,黄晓丽的心,如同刀割一般,泪水湿润了自己的双眼。

    欧阳志远看着这对母女,心里也酸酸的,他来到儿童食品去,一气买了十几包雪饼和各种零食,还有一个旺旺大礼包。

    黄晓丽带着女儿交完款,走了过来。

    “一帆,看看这是什么?”

    欧阳志远猛地在背后,拿出一个漂亮的布娃娃。

    “叔叔,是什么呀?我用手摸。”

    一帆伸出小手,一下子摸到了布娃娃的小脸蛋。

    “哇,欧阳叔叔,布娃娃。”

    一帆一下子把布娃娃搂在怀里,红扑扑的小脸蛋贴在布娃娃的脸上。

    “叔叔,这个漂亮的布娃娃,是你给你的小孩子买的吗?”

    一帆脸上露出了羡慕的神情。

    “呵呵,一帆,叔叔还有小孩子,这个布娃娃,是叔叔给一帆的礼物。”

    欧阳志远抱起一帆,微笑着道。

    “给我买的?但我的生日昨天过去了,我不能要呀。”

    一帆说着话,把布娃娃放在欧阳志远的怀里。

    “为什么?”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

    “妈妈说,女孩子不能随便要外人的东西。”

    一帆转过头来,对着妈妈道:“妈妈,是吗?”

    黄晓丽柔声道:“是的,一帆,真是好孩子,女孩子不能随要外人的东西。”

    欧阳志远笑了笑道:“一帆,欧阳叔叔是你妈妈的学生,不是外人呀?再说,这个布娃娃就当作叔叔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吧。“

    欧阳志远说着话,看着黄晓丽。

    黄晓丽一愣。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黄校长,我可是您的学生呀,不算是外人吧?”

    黄晓丽想起,昨天欧阳志远奋不顾身的救了自己,如果不是欧阳志远救了自己,自己就永远的不能见到女儿了,女儿也没有机会,再看到妈妈了。

    黄晓丽点点头,轻声道:“一帆,你欧阳叔叔不是外人,还不谢谢你欧阳叔叔。”

    一帆一听妈妈同意了自己接受欧阳叔叔的布娃娃,高兴的不得了,笑嘻嘻的道:“谢谢欧阳叔叔。”

    小丫头连忙把布娃娃抱在自己的怀里。

    “当当当,既然妈妈说了,欧阳叔叔不是外人,那么,这些雪饼和零食,都应该和布娃娃一起接受了。”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拿出一个雪饼大礼包和好几包零食。

    “哇,这么多,当然要接受了,欧阳叔叔,你不是外人呀?你会变魔术吗?”

    小丫头一下子不再把欧阳志远当作外人了,笑嘻嘻的全部笑纳。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轻声道:“小孩子不能这样宠的。”

    欧阳志远笑笑道:“下不为例吧,看样子,一帆早就没有这样开心了,就让一帆高兴一次吧。”

    黄晓丽拎着东西,欧阳志远抱着一帆刚想向外走,一个阴冷的声音在后面想起。

    “哼,这么快就勾和引了个小白脸?啧啧,身体和豆芽似得,床上功夫一定不如我,日的你绝对不爽。”

    这个人说的话,极其下流,让人恶心。

    黄晓丽听到这个声音,整个娇躯一僵,猛烈的颤抖,刚才的笑容在刹那间,凝结在脸上,脸色色瞬间变得煞白。

    一帆一听到这个声音,小脸上露出了强烈的恐惧,瞪大双眼,一下子扑到欧阳志远的怀里,小女孩肯定被吓坏了。但小一帆又立刻挣脱欧阳的怀抱,跑向妈妈的面前,张开一双小手臂,护在妈妈的面前,大声道:“妈妈不怕,一帆保护你。”

    一帆转过身来,嘴里发出尖叫:“大坏蛋,快走开。”

    这么小的女孩子,竟然学会了保护妈妈。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全身散发出强烈的妒忌和冷意,一双血红的眼睛,如同刀子一般,死死地盯着黄晓丽,然后瞟向黄晓丽剧烈起伏的饱满的胸部,露出**的神情。

    欧阳志远从黄晓丽母女脸上的恐惧表情,他知道,两人一定受到过这人很深的伤害。

    这个人是谁?黄晓丽和一帆怎么会如此的害怕这个让人恶心的男人?

    “王世强,咱们早已离婚,我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马上滚。”

    黄晓丽一把搂过自己的女儿,把一帆护在自己的怀里,两眼含着泪光,嘴唇哆嗦着,盯着这个叫王世强的男人。

    “嘿嘿,你让我滚?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都日了好几年了,你难道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

    王世强的眼里透出变态的淫和荡和让人恶心的阴毒目光。

    周围看热闹的人,一听这么大的男人,在大庭广众的场合下,竟然说的这样下流的话,顿时都纷纷指责这个男人。

    “麻痹的,都滚熊,哪个再多嘴,老子捅了他。”

    王世强破口大骂着,两眼露出恶魔一般的凶狠目光,盯着众人,那些气愤的人吓得连忙躲的远远的。

    “嘿嘿,黄晓丽,你是越来越漂亮了,啧啧啧,我现在经常回忆咱两人过去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啧啧,真**呀,要不,今天我回家,咱在重诉旧情。”

    王世强伸手去摸黄晓丽的脸蛋。

    黄晓丽早已气的全身发抖,泪水顺着脸颊留下,连忙闪开王世强的爪子。

    “大坏蛋,快走,大坏蛋,快走!”

    一帆的嘴里发出凄厉的尖叫,护住妈妈。

    黄晓丽害怕这个变态的畜生再说出什么下流的话,大声道:“王世强,我们早就离婚了,你马上滚,否则,我就报警。”

    “哈哈,报警,我来看看我的女儿,这是法院规定的,就是警察来了,也不能干涉我的探视权吧?让我走可以,给我一万块钱,老子没有钱了。”

    王世强厚颜无耻的道。

    “王世强,你还是人吗?你把女儿推的摔倒在楼梯上,致使女儿双目失明,几年来,你没有拿出一分钱抚养女儿,还有脸天天向我要钱,我现在连给女儿看病的钱都没有了,我哪里还有钱给你?你快滚!”

    黄晓丽怒目圆瞪,恨不得咬一口王志强。

    “嘿嘿,你没钱,没钱还包和养小白脸?”

    王世强斜着眼,瞟着欧阳志远。

    “你……你……瞎说,他是我的学生。”

    黄晓丽的眼泪再次流下来。

    “哈哈,学生?谁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现在都流行徐老半娘女老师玩弄童蛋子的男学生,小白脸有劲呀,这样才日的爽……”

    “啪!”

    欧阳志远终于忍受不了,弄明白了这个王八蛋和黄晓丽是什么关系,这个畜生,是黄晓丽已经离婚的前夫。既然已经离婚了,还来骚扰人家干吗?还在公共场合,说这些下流不堪入耳的话,真是畜生不如。

    欧阳志远一巴掌扇在这个王八蛋的脸上。

    “啊!”

    王世强一声惨叫,身形一个踉跄,高大的块头,一头栽倒在地,眼冒金星,张嘴吐出两颗血淋淋的大槽牙来。

    看热闹的人一看这个畜生,被一个小伙子一巴掌扇倒在地,顿时轰然叫好。

    “打的好,打死这个半熟流氓。”

    佳佳超市经理,城建局长郑俊熙的大儿子郑晓水在二楼走下来。现在的生意越来越好做了,超市每天的营业额在增加,照这样下去,第四个分店就可以筹建了。

    郑晓水猛然看到超市交款口的外面,围了很多的人,在看什么热闹。郑晓水抬头一看,不由得一愣,瞳孔立刻爆缩,一道强烈的杀机在眼中一闪。

    哼哼,欧阳志远,你个王八蛋在天柱锋打了我一顿,你以为就算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个王八蛋,又和谁打架?

    郑晓水仔细一看,我靠,是王世强这个狠毒的人物。好!好!很好。

    郑晓水快速的拨打一个电话,恶狠狠地道:“金刚,你多带人来,我有一个仇家,就在我的超市里,你要在超市十米开外动手,你的户头上,就会多出来2万。”

    “好,郑哥,只要你说一句话,小弟我为郑哥两肋插刀,你说,要他的一条腿,还是一条胳膊?

    电话里,金刚恶狠狠的问到。

    “打残废就可,不要弄出人命。”

    郑晓水知道,如果出了人命,都不好办。

    “好的,郑哥,你就等好吧。”

    金光说完,挂断了电话。

    郑晓水看着欧阳志远,心道,哈哈,欧阳志远,这笔帐你就算在王世强身上吧。

    王世强恼羞成怒。

    “***逼,你个王八蛋敢打老子,你找死,老子找人弄死你全家……”

    王世强从来没有吃过亏,都是他打人家,没有人打过他,今天自己竟让被一个小白脸打的掉了两颗大槽牙,传出去,自己还能在傅山县混吗?

    想到这,王世强一声狞笑,在地上爬起来,身手掏出一把刀子,寒光一闪,恶狠狠的通向欧阳志远的胸口。

    “小心。”

    黄晓丽一见王世强亮出了刀子,连忙提醒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一掌劈在王世强的手腕上。

    “当啷。”

    刀子掉在地上。

    王世强十分的凶悍,右手被劈的酸麻,左手的拳头拉着风声,砸向欧阳志远的面门。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找死。”

    右手一把抓住了王世强的一根手指一拧。

    “咔嚓!”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断裂声传来,欧阳志远硬生生的掰断了王世强的一根手指。

    “啊!”

    王世强一声惨叫,抱住自己的手指,在地上打滚。

    “滚!下次再看到你欺负这娘俩,我宰了你。”

    欧阳志远说着话,一脚揣在王世强的肚子上。

    “碰!”

    王世强被欧阳志远一脚踹出五六米开外。

    这家伙知道,光棍不吃眼前亏,从土地上爬起来就跑,但眼里却露出如同毒蛇一般的怨毒寒芒。

    “好呀,打的好,打死这个畜生。

    “这个变态,简直不是人呀,是人渣。”

    周围的群中欢呼起来,都用敬佩的目光看着欧阳志远。

    “小伙子呀,真不错,竟然能打趴下那个坏蛋,好,是个男人,以后呀,要好好的对待人家娘俩,你看,这娘俩多俊呀。”

    一个老太太大声道。

    “是呀,小伙子,可别学那个王八蛋,以后,好好的过日子吧。”

    “我看呀,这娘俩不错,你看,刚才这个小丫头多勇敢呀,才几岁?竟然要保护她妈妈,好孩子呀,你就当亲闺女养吧。”

    众位热心人,开时做欧阳志远的工作。

    欧阳志远差一点晕了过去,连忙拉起黄晓丽和一帆,轻声道:“快走。”

    三个人快速的走出佳佳超市。

    “金刚,他们出超市了,在向北走,记住,打残这个王八蛋。”

    郑晓水恶毒的看着欧阳志远。

    “好的,郑哥,我看到那个小白脸了,正在向北走,他有一辆车,好,我这就开始揍他。”

    金刚挂上了电话。

    “志远,谢谢。”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内心里很感激欧阳。欧阳志远已经两次救了自己了,昨天救了自己的命,今天又替自己解了围,如果不是欧阳志远把王世强打走,今天这道关,自己就过不去了。

    “欧阳叔叔,你真棒,打跑了那个大坏蛋。”

    小一帆冲着欧阳志远竖起了小大拇指。

    “呵呵,我们的一帆也很厉害,这么小的年龄,竟然能保护妈妈,你更棒。”

    欧阳志远说着话,把一帆抱进车内,看着黄晓丽道:“走吧,我送你们回家。”

    欧阳志远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一道风声奔向自己的后脑。

    “啊,小心。”

    黄晓丽大声叫着。

    欧阳志远一低头,几乎的同时,一脚向后猛地一踹,正踹在那个痞子的前胸。

    “碰!”

    那家伙被欧阳志远一脚踹出三米开外。欧阳志远抬头一看,好家伙,三十几个人,举着砍刀,嗷嗷叫着扑了过来。

    “快上车。”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大叫道。

    “他们人多,你也快上来。”

    黄晓丽大叫着,打开车门,冲进车内,搂住小一帆。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眼中的杀气,如同火山一般爆发开来。

    王世强竟然这么快的就找人来了,真是找死,下次再碰到你,老子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欧阳志远不退反进,身形如同电芒一般,冲进这些人中,拳打脚踢,手脚并用,转眼间,就打倒了十几个。

    欧阳志远知道,这些小痞子,平时无恶不作,专门欺压善良的百姓,而且心狠手毒,属于黑社会性质,危害很严重。就是被抓进派出所,最多关几天,最后还是要放出来。放出来后,反而更加凶狠歹毒,绝不能再让他们继续为恶。自己只好暗暗地废了他们,省着他们继续害人。

    欧阳志远暗暗地下了重手,震伤他们的经脉,所有中招的人,以后再也不能好狠斗勇了,只能过着平常老百姓的生活。

    站在高处的金刚,看到自己三十几个手下,竟然打不倒一个小白脸,不由得咆哮如雷,伸手从旁边的一个小痞子手里,夺过一根铁镐杆,嗷嗷叫着冲啦过来。

    欧阳志远一脚踹飞一个大汉,猛然看到一个长的好像铁塔一般的家伙,手里拎这一根手臂粗的铁镐杆,恶狠狠地砸向自己的头颅。

    这个家伙真是穷凶极恶,这不是明摆着要自己的命吗?

    欧阳志远狠狠的的瞪了金刚一眼,一掌劈在砸下来的铁镐把上。

    “咔嚓!”

    一声脆响,铁镐杆被欧阳志远一掌劈断。

    强大的反震力,把金刚震出两米开外,栽倒在地上。

    欧阳志远刚想冲过去,废了这家伙,但十几个小痞子嗷嗷叫着扑了过来,砍刀、木棒一股脑的砸来。欧阳志远一脚踢飞一个,然后一拳又打到一个。

    金刚乘机连滚带爬的逃出老远,冷汗早已湿透了全身的衣服。我靠,这人是铁做的?那个铁镐把可有胳膊粗呀,竟然一掌劈断,这郑晓水的仇人也太厉害了吧,一个人竟然打我们三十几个,这也太变态了吧。

    金刚看着自己30多个手下,竟然被打趴下20几个了,这下只惊得他目瞪口呆。

    周围看热闹的人,终于开了眼了,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位么厉害的年轻人。

    黄晓丽的两眼瞪得老大,一帆又叫又跳,嘴里大声叫道:“欧阳叔叔,你真棒。”

    站在远处的郑晓水,更是吃惊的张大嘴巴。

    欧阳志远到底是什么人?一个人竟然狂战三十多个人。郑晓水拨通了金刚的电话。

    “金刚,撤了吧,你们打不过他的。”

    金刚脸色一红,道:“对不起郑哥,那钱我们不要了。”

    郑晓水哈哈大笑道:“钱算什么,能和我们兄弟的感情相比?2万块钱,发给那些受伤的兄弟吧。”

    “谢谢,郑哥,以后有什么事,给金刚打声招呼,金刚一定两肋插刀。”

    金刚说完话,一摆手道:“撤吧。”

    剩下的不到十个小痞子,早就吓破了胆,互相搀扶着,跑了个一干二净。

    小痞子们一跑,周围看热闹的群众,一片欢呼。

    黄晓丽和一帆一看,这么多的小痞子,被欧阳志远打跑,黄晓丽抱着一帆,冲下车来,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没受伤吧?”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一群脓包。”

    “哇,欧阳叔叔真棒,坏人被欧阳叔叔打跑了!”

    一帆在妈妈的怀里,大声叫着,拍着小手。

    “走吧,我送你们回家。”

    三个人上了车,欧阳开着车,直奔党校宿舍。

    车子到了楼下,天已经上了黑影,欧阳和黄晓丽、一帆,来到二楼,黄晓丽打开房门。

    黄晓丽的家,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里面收拾的窗明几净。

    “回到家了,妈妈,欧阳叔叔在我们家吃饭,快做饭。

    一帆抱着布娃娃,在沙发上玩。

    “欧阳,你和一帆玩吧,我做饭。”

    黄晓丽笑着,去厨房忙开了。

    小丫头玩了一会,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欧阳志远轻轻的走到厨房,看着忙碌的黄晓丽。

    “王世强在一帆两岁的时候,我们离了婚。”

    黄晓丽没有抬头,一边切着菜,一边道:“他原来不这样,他有自己的公司,公司做的不错,但后来,他赌博和吸毒,败光了整个公司。最后,他变成了这个样子。离婚后一年的一天,他的毒瘾发作,没有钱买毒品,又向我要钱,我一个人的工资,还要抚养一帆,而一帆从小就经常生病,工资都花在一帆身上,我没有钱,王世强恼怒的推倒了一帆,一帆的头碰在了楼梯上。当时,一帆的头起了一个血泡,只是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没想到,几天后,一帆的眼睛就开始变得模糊。我这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我带着一帆,跑遍了龙海市所有的医院,没有一个大夫敢给一帆动手术。大夫说,如果动手术,一帆不一定能清醒过来。结果,一帆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到现在,只能有点感光。”

    黄晓丽一个人说着,眼圈发红,眼睛湿润了。

    欧阳志远看着这个受尽了苦难的女人,心里生出了同情之心。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