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开学典礼

    第一百零一章开学典礼

    县委书记王凤杰借助工业园事件,充分发挥了自己县委书记的强势,震慑了所有的官员。王凤杰的表现,就是告诉大家,我王凤杰才是傅山县的第一把手,任何人都不能挑战我的权力。

    他的这次反击,无懈可击。

    半年来,王凤杰一直和赵丰年,暗暗的配合着,打压县长何振南,让何振南在这半年来,处于被动的的位置。但是,王凤杰却发现,赵丰年这个人的权力欲太强,不知道谦让,什么部门都想安插自己的人,而且还分不清楚主次,不懂得收敛,老是想当主角。

    老子才是傅山县的主角,你赵丰年说只是第三个配角。王凤杰早就想敲打赵丰年了,只是没有找到机会。

    赵丰年没有想到,县委书记王凤杰能和何振南联合起来,打压自己,拿掉了姬广元。当时他还想替姬广元说话,把责任全部推到死去的开发区主任蔡大伟的身上,但是,王凤杰根本不给他机会,直接让县常委会的常委们举手表决。

    赵丰年知道,王凤杰这是强势下山摘桃子,他是在凭借自己一把手的绝对权力,要强抢这14亿的政绩,狠捞资本,冲刺那个副市长的位置。

    嘿嘿,14亿的桃子就在眼前,不抢就是傻瓜,你王凤杰想抢,老子更想抢。我们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何振南是第一次看到县委书记王凤杰发飙。厉害呀,看看人家王凤杰,不发飙便吧,一发飙就山摇地动,一剑封喉,根本不给赵丰年说话反击的机会。

    姜还是老的辣。

    王凤杰敲打了不知深浅的赵丰年,并且警告了自己,他是在自己面前立威,告诉自己,王凤杰才是傅山的老大,这14亿的桃子,要让王凤杰先吃。

    呵呵,王凤杰,你再强势,你还能不听市委书记周天鸿的?周书记这道紧箍咒,在你头上戴着,老子是周书记的人,你就是抢桃子,你敢独吞吗?你还不是要看周书记的眼色行事?再说,老子有欧阳志远这张牌,投资是欧阳志远拉来的,欧阳志远是自己的秘书,我是县政府的一把手,签字的时候,只有我才能代表县政府签字。

    何振南知道,自己最大的一张牌,就是周书记想把自己扶植起来,而且自己的能力并不差,你今年52了,到顶只能做到那个副市长的位置,想要再升,比登天还难。

    我何振南刚好30,现在是处级,比你年轻20多岁,我到你这个年龄,一定会站在你的头上,向下俯视你。

    车队浩浩荡荡的开向傅山党校。

    这期青干班的培训,今天是正式开始,党校礼堂的主席台上,写着开学典礼四个大字。

    学员们已经开始陆续入座。

    校长韩永信和副校长黄晓丽,以及校领导们,坐在主席台上。

    今天刚一上班,东集镇镇长陆景顺就跑到校长室,找到韩校长打了欧阳志远一个小报告,说欧阳志远一夜私自未归,违反学员不许私自不归的规定。

    这让韩校长很是气愤。

    这个欧阳志远还真事多,昨天第一天报道就迟到,接着一夜未归,现在开学典礼就要开始了,还没有到校,真是岂有此理。一会一定要让欧阳志远在大会上检查不可。

    看到韩校长那愤怒的样子,陆景顺的脸上,露出了狞笑,嘿嘿,欧阳志远,我要玩死你,非让韩校长开除你不可。

    副校长黄晓丽没有看到欧阳志远,她心里很是着急,刚才韩校长在自己面前已经开始说话了,说欧阳志远一夜未归,违反了学校的规定。

    黄晓丽连忙替欧阳志远圆场,说欧阳志远向自己请假了,有急事要办。

    黄晓丽是副校长,她亲自带这届青干班。

    这届青干班的所有学员,都是各个乡镇的正副乡长和镇长。

    八点了,开学典礼马上就要开始。30名学员,就只有欧阳志远没来。

    赵宗彪和陆景顺他们看到韩校长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们的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现在,我宣布,开……”

    党校办公室主任吴继强,刚要宣布开学典礼开始,一位教师急匆匆的赶来,趴在韩校长的耳旁说着什么。

    韩校长一听,一下子站了起来,脸上露出惊奇的神情,向黄晓丽道:“快去迎接县领导。”

    黄晓丽一听县领导来了,连忙站起身来,和韩校长快速的向外走去。

    传达室的王大爷,嘴里哼着王二嫂改嫁的小曲,站在党校的大门向外看着,志远这个臭小子,昨天夜里开车出去,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可别晚了开学典礼。要是晚了开学典礼,韩永信那个倔老头子,非扒了志远的皮不可。

    这臭小子随手掳了一把墙边的艾叶,竟然治好了自己多年困扰自己的脚气,这小子厉害呀,简直是神医。过两天一定要找志远给自己的孙媳妇看看,孙媳妇结婚好几年了,到现在还没怀孕,自己和老伴都很着急,急着抱孙子呀,等到两人爬不动了,想抱孙子,也不行了。

    好吗,王大爷以为欧阳志远什么病都能看。

    王大爷猛然看到,一队小车,快速的开了过来。

    好家伙,这么多的车呀,没接到什么通知,说是谁要来参观呀?

    当小车开到门前,王大爷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吓了一跳。

    县委的一号车和县政府的一号车,都在里面。县委王书记和何县长都来参加开学典礼了?

    怎么没见道韩老头子和黄晓丽出门迎接呀?

    王大爷连忙打电话。一边打电话,一边向外看,他一眼看到志远的那辆雅阁,竟然就在何县长的车后面,臭小子正在向自己招手致意。

    好家伙,这臭小子竟然和领导们在一起,不简单呀。

    韩校长、黄晓丽他们刚走出党校的礼堂,车队就来到了。

    王书记的司机把车正好停在礼堂的大门中心,一点也不差。王书记的司机在停车的时候,就是有学问,他要保证,王书记下车后,一定要成为大家的焦点,而车必须停在礼堂门的正中心。

    秘书苏万声,快速的给王凤杰打开车门,一只手护在上面,免得王书记碰头,另一只手不动声色的扶了一下王书记,防止王书记下车不稳。

    何振南没有叫原来的秘书,他刚想自己下车,欧阳志远早已站在车门前,替何振南打开车门,护着何振南下了车。

    何振南点点头,心里很是高兴,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很多人都在看着自己。

    “王书记、何县长,欢迎您们来参加开学典礼。”

    韩永信和黄晓丽根本想不到,今天县政府和县委所有的领导,都来参加这次的开学典礼。两人都有点慌乱,连忙和领导们握手。

    旁边的县电视台的记者们,把镜头对准了王书记和何县长,也有很多的镜头,对准了赵丰年,并在赵丰年的脸上,多停留了一会。

    县委宣传部长张成林是赵丰年的人,张成林早就专门吩咐电视台的记者,要把镜头在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脸上,多停留一会。

    韩校长和黄晓丽发现,欧阳志远竟然抢先给何县长打开车门,两人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怎么会和领导们在一起?韩校长虽然是老学究,但他也知道,欧阳志远和何县长在一起,这意味着什么。

    黄晓丽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欣喜,呵呵,欧阳志远的背景不简单呀,很不错的一位小伙子,有前途呀。呵呵,韩校长老是想责怪欧阳志远,这下,不敢了吧。

    党校办公室主任吴继强,是一位胆大心细,极有智慧的人,当他看到是县委和县政府所有的领导都来参加开学典礼的时候,他没有一丝的慌乱,脸上反而露出一丝笑容,他立刻转身,快步跑进礼堂,吩咐工作人员立刻重新布置主席台,增添椅子和桌子,他快速的从后面的厨子里,拿出县委县政府所有领导的名牌,有条不紊的摆在布置好的主席台上。

    原来没有这么多领导的名牌,这些都是吴继强自己私下里做好放起来的,他知道,每一期的青干班培训,都有领导要来参加开学典礼,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可以用上。

    今天就用上了。

    他又在后面和工作人员搬来几盆鲜花,快速的摆放在主席台的中间。不一会,一个朴素典雅干净的主席台就出现在大家面前。

    下面的乡镇干部们,只看得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三分钟,吴继强只用了三分钟,就把主席台重新布置好。下面的干部们经常参加各种会议,不知看到过多少次重新布置主席台的混乱场面,都是领导不给通知,突然来访。那个乱呀,简直就是黄鼠狼进了鸡群,鸡飞狗跳。

    但台上的这位小伙子,简直是在变魔术,几分钟内,就把会场布置的井井有条,最让人看着舒服的是,那几盆君子兰,正在怒放,阵阵淡雅的兰花香味,立刻飘满房间。

    这时候,韩校长、黄晓丽陪同领导们,走进礼堂。

    刚走进礼堂的时候,黄晓丽就想到了主席台还没有重新布置,黄晓丽的脸色,一下子白了。自己的工作失误了,主席台没有布置好,这些领导到哪里去坐?领导到了,再重新布置会场,这不乱套了吗?黄晓丽根本来不及抢先进入礼堂,领导们就已经看到了主席台。

    韩校长、黄晓丽一走进礼堂,神情不禁一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朴素典雅干净的主席台就出现在大家面前。

    王凤杰和何振南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来党校参加开学典礼,没有和任何人说,就在他们刚刚下车的时候,从大窗户看到,主席台就几张桌子和椅子。

    王书记看着这快速布置出来的主席台,朴素典雅干净,特别是那几盆君子兰,让人神情一爽,神采奕奕。

    “呵呵,不错,朴素大方,节俭而不失体面,不错嘛,三分钟竟然能布置出这样的主席台,谁布置的?”

    黄晓丽看着吴继强,连忙道:“是办公室主任吴继强布置的。”

    吴继强连忙过来道:“王书记,您好,何县长,你好,是韩校长和黄校长刚才出去迎接领导时吩咐的。”

    这话一出口,韩校长和黄晓丽都暗暗的点头。

    所有的乡镇干部也都暗暗地佩服这个年轻人,竟然在这个好机会面前,不居功自傲,而且还把功劳推到领导身上。

    任何的领导,都会喜欢这种聪明而谦虚、知进退的属下的。

    这也是吴继强的精明之处。不过这种人如果不是善良之辈,一定就是大奸大恶之人,如果他的心地善良,心中装着百姓,这个人就会是一代英雄。

    “好,不错,都坐下吧。”

    王书记示意大家坐下来,欧阳志远早已跑到下面,找到一个座位坐好。

    “哗哗!”

    30位乡镇领导们,任何人都没想到,县委县政府所有的官员都来参加这次开学典礼,这在过去,是根本不可能的。

    所有的学员们,开始拼命的鼓起掌来,整个礼堂掌声如雷。

    “王书记,您好!”

    “何县长,您好!”

    “赵县长,您好!”

    一声声问候,在大家的嘴里喊了出来。

    当欧阳志远跟在何振南的身后,进入礼堂的时候,桃花峪乡长朱国栋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远处的赵宗彪、肖永成和陆景顺同样看到了,这几个人全都大吃一惊,心里掀起了万丈波涛。

    欧阳志远一夜未归,竟然和何县长王书记在一起,这……这怎么可能?欧阳志远和领导到底是什么关系?

    唐恩民和刘文河也是目瞪口呆,两人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停。

    “同志们好。”

    领导们微笑着向学员们招手致意着。

    “同学们,静一静,现在,我们请王书记给大家讲话。”

    吴继强站起身来,两手轻轻的向下虚压,学员们顿时鸦雀无声。

    王凤杰和何振南都知道昨天晚上,赵丰年去了学员们的晚宴,他们知道,赵丰年的目的。这些学员可都是傅山县基层干部的精英,无论谁掌握了这股力量,傅山县就是他的了,就可以在傅山县呼风唤雨。

    王凤杰和何振南都不会让赵丰年的计谋得成。早晨何振南就是想到党校去参加开学典礼的,他也有早期的习惯。党校就在开发区工业园不远处,他知道,红太阳集团的果饮厂房,要在工业园里落户,所以他就想顺便看看开发区的设施,没想到,这一看,就看出了意外。

    王凤杰也想到党校看看,处理完了姬广元,直接带队过来了。

    王凤杰微笑着看着大家道:“同志们,坐在这里的,都是我们傅山基层干部中的佼佼者,当然,我并不是说,没有来学习的同志,不是佼佼者。我们举办这期青年干部培训班,主要就是转变我们傅山县基层干部的思维方式,不要局限于原来的条条框框,要开拓进取,把我们傅山的经济搞上去,卷坚决摘掉经济倒数第一的耻辱帽子。同志们,每当我到市里开会,你们知道我坐在什么地方吗?最后面的角落里,就连茶杯都没有。经济一直第一名的雨阳县,第二名的古雪县,人家的市委书记坐在那里?主席台上,坐在市领导身边。领导和什么茶,人家和什么茶,领导抽软盒的红塔山,人家也抽软和的红塔山。人家十万元户、百万元户的很多,我们呢?我们就是万元户,有几个?我敢说,我们傅山县,没有几个万元户。所以,这期的青干班学习的主题,就是转变思想,开拓进取,发展经济,让我们的百姓,富裕起来。我现在,在这个地方撂下一句话,明年这个时候,不论那个乡,哪个镇,只要老百姓的人均收入超过一千元,那个乡镇的乡长和党委书记,我亲自给他戴大红花,并让他进入县委县政府工作。”

    王凤杰讲的这几句话,让所有的乡镇领导的心沸腾起来。为官一任,一是造福一方百姓,让自己的老百姓日子过得好起来,富裕起来,第二就是能升迁到更高的一个位置。

    谁要是说,我一心就是为了老百姓而当官,不是为了升迁,坐到更高的位置,这个人一定是违心说得话。任何人都有高尚的一面,也有一点私心,只要这点私心,不是建立在损害人民利益之上的,是可以有的。

    所有的乡镇干部,没有一个不想到县委县政府工作的。王凤杰的党委书记,后年就到期了,如果自己不能在任期满之前,让傅山县的经济腾飞起来,自己也就老死在傅山县了。王凤杰许下的这个诺言,就是给大家一个动力。

    “哗!

    下面的学员微笑着,拍着手掌。他们没想到,县委书记竟然这样平易近人。

    “呵呵,下面,由何县长给大家说说吧。”

    王凤杰看着何振南道。

    何振南微微一笑,看着大家道:“我先不讲什么,我现在请你们中间的一位学员,来给大家讲一讲我们傅山县的经济,以后发展的大方向。”

    何振南说完话,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欧阳志远,上来给大家讲讲吧。”

    欧阳志远没想到,何县长竟然会让自己讲傅山县经济的发展方向。

    所有学员的目光,都顺着何县长的目光,看着欧阳志远。

    嘿嘿,这个最年轻的小白脸,能给大家讲什么经济发展的方向?讲讲怎样泡妞还差不多。

    这是哪家的公子哥,跑这里来镀金的?昨天一夜都没有回来吧。

    一看就是个花花公子,肯定是哪个大员家里的公子,来党校玩玩而已,来混个资历罢了。

    我刚才看到,这个小白脸从一辆进口车立下来的,没有司机,是自己开来的,他那辆进口车,要几十万,肯定是个阔公子。

    学员们顿时议论纷纷。

    欧阳志远的耳朵很好使,听着大伙的议论,差一点晕过去,他微笑着站起身来,看着大家道:“首先我先声明一下,我虽然是个大家口中说得小白脸,但我并不是大家说的花花公子,更不是什么大员家的阔公子,这张小白脸,也不是用来泡妞的。”

    “哈哈!”

    大家一听欧阳志远承认自己是小白脸,全都哄笑起来,就连主席台上的王书记和何县长,也禁不住的笑起来。

    黄晓丽连忙捂住嘴,就是从来没有人见过微笑的老学究韩校长,他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欧阳志远看了大家一眼,接着道:“谁知道我为什么会长了一副泡妞的小白脸?”

    “哈哈哈哈……”

    这下,大家笑的更加起劲了,就连老学究韩校长终于笑出声来。

    “我来告诉大家,因为,我从小喝的是我们傅山没有任何污染的山泉水,吃的是傅山县用土杂肥种植出来的有机绿色无污染的小米饭和野果子,穿的是傅山出产的老棉布,所以,我就长了一副专门用来泡妞的小白脸。”

    “哗哗哗!哈哈哈……”

    所有的学员都笑趴下了,他们身为一个乡镇的领导,早已不会这样开心的大笑了,他们都早已忘记了大笑的真正快乐。

    他们成天面对的是阴谋诡计和陷阱打压,还有怎样算计对手,怎样给对方下套,他们只会冷笑和狞笑,早已忘记了纯真。

    今天,欧阳志远讲话的开头,让他们顷刻间,回到了自我。

    “所以,我今天要讲的是,怎样在两年内,把我们傅山县打造成为全国一流的有机、无任何污染的绿色环保旅游大县。”

    欧阳志远说话间,拿起一支粉笔,在主席台后面的黑板上,写下了:有机、无任何污染、绿色、环保、旅游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人们在一愣之后,雷鸣一般的掌声,在礼堂里响起。

    县委书记王凤杰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他也是早已没这样开怀大笑了,欧阳志远是一个极其聪明、充满智慧的年轻人,他竟然能以别人对他的打击讽刺议论中,信口就找到话题的切入点,真实让人发笑,又让对手佩服。

    何振南呀,你找了一位充满着智慧的强大的好帮手。王凤杰相信,凭借自己,何振南,欧阳志远,绝对能把傅山变为欧阳志远口中所说的那样,成为全国一流的有机、无任何污染的绿色环保旅游大县。

    这一刻,县委书记王凤杰对傅山县,充满着强大的自信心。

    何振南更是呵呵的笑个不停,好呀,志远,在玩笑中切入主题,找到锲机,真是不错。

    主席台上的黄晓丽,这次才认真的看着这个长的极其阳光英俊的大男孩,她想不到,这个阳光的年轻人的思维和智慧,是这样的敏锐和机智,而且绝顶聪明。

    下面的桃花峪乡长朱国栋,一双眼睛露出了惊奇的目光,欧阳志远的想法和自己不谋而合,自己早已做好了这方面的规划,可是,桃花乡的党委书记孙正石不支持,却大力发展矿业和采石场,把一个桃花乡弄得乌烟瘴气,老百姓们,却没多少收入。

    下面的赵宗彪、陆景顺,一直在撇嘴,眼里露出不屑的目光,崮山镇镇长肖永成的目光,渐渐地亮起来。

    “现在,我问大家一个问题,什么市场最大?”

    欧阳志远看着大家。

    “楼房!”

    “家电!”

    “汽车!”几位学员笑着道。

    朱国栋站起来道:“吃喝!”

    “轰!”

    所有的人都大笑起来。朱国栋脸色一红,连忙坐下来。

    “说的对,就是吃喝,俗话说的好,千里做官,为的吃穿。”

    “轰!”

    人们再次大笑起来。

    “当然,这句话,对我们**人,是不对的,我们千里做官,为的是人民,为的是百姓,但这句话,却说明了,吃和穿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先说吃,为什么现在大城市里的米和面,吃在嘴里,早已没有过去那种让人怀念的饭香?还有那些鸡蛋,请问大家,大城市里的鸡蛋,那叫鸡蛋吗?那就是激素和化学产品添加剂快速制造出来的毒素炸弹,人们吃了以后,能不生病吗?肉食鸡50天就宰杀,生猪三个月就上市,毒豆腐、毒豆芽、毒大米、毒火腿肠,大城市吃的哪种东西不带毒?”

    学员们都看着欧阳志远。

    “而我们傅山县的农产品,本地鸡蛋,笨土鸡、山羊,自己养的猪,那是什么味道?一个字,香呀,无毒呀。”

    “哈……”

    人们再次笑起来,一个学员笑呵呵的道:“那是五个字了。”

    欧阳志远笑着看着大家道:“我们的本地鸡蛋,都在山上放养,营养价值极高,大家不知道,我们的山鸡蛋,运到上海,要买两元钱一个,运到香港,就是三港币一个。我们的山蘑菇,在韩国要卖到90元一公斤,同志们呐,我们是守着金饭碗聚宝盆,在要饭。

    还有,大家知道,农夫山泉矿泉水一年的销售是多少?几百亿,几百亿是个什么概念?还有,大家知道,红太阳集团的果饮和红太阳矿泉水,一年销售是多少?六百多个亿呀。我们傅山县最不缺的就是甘甜的矿泉水,深山老林的野果子,这些好东西,我们每年都白白的浪费掉,同志们,我们傅山县穷,怨不得别人呀,我们只能怨自己。”

    所有的人听到这里,没有人说一句话。

    这是典型的守着聚宝盆要饭呀。

    “没有人给我们投资,我们也没有这个技术呀。”

    一位学员大声道。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现在,我就告诉给大家一个好消息,红太阳集团,准备先期投资五个亿,在傅山县,建立有机无污染绿色环保的果饮矿泉基地。”

    “什么?投资五个亿?天哪,真多,这是最真的吗?”

    “建立果饮矿泉基地?那要招收多少工人呀,这些可好了

    “还是先期投资5个亿,后期还要投资吗?”

    “这么多钱呀,肯定要录取本地人当工人?红太阳集团我知道,全国500强企业很靠前的。”

    人们顿时议论纷纷。

    何县长笑呵呵的道:“这个项目,半月后,红太阳集团就和我们县政府签字。”

    “哗哗!”

    所有的学员都沸腾了,鼓起掌来。

    红太阳集团可是国内的果饮老大,他们的果饮已经开始冲向世界了。

    “现在是早春,红太阳集团在签字后,会带来大批的珍贵苗木和种子,到时候,分到各个乡镇,特别是适合我们傅山沙土山地生长的黑珍珠花生,这种花生的品种很珍贵,你们知道,黑珍珠花生在南方大城市的超市卖多少钱一公斤吗?”

    欧阳志远停顿了一下,看着众人道:“每公斤38元。”

    “这么贵呀,我们的红皮花生,才几块钱。”

    “天哪,这种黑珍珠花生的价格,是我们的好几倍呢。”

    欧阳志远笑呵呵道:“是呀,这种高品质的黑皮花生,是专门用来制造核桃花生露的,对了,今年,山里的所有野果子,红太阳集团全部收购,特别是野核桃、野葡萄、野酸枣、野桑葚,只要你们能采摘下来,红太阳集团全部高价收购。”

    这些乡镇领导一听,顿时开了锅,这些野果子,以前都是拦在树上,根本没有人摘,如果红太阳集团能收购,这一项收入,就很厉害的,满山上都是这些野果子。

    何县长接口道:“半个月内,各个乡镇,把你们的野果子的估计产量,都报上来,还有你们的果树棵树,想要发展的新型果树的计划,以及种植黑珍珠花生的亩数,都报上来。”

    这些乡长们开始议论起来,心里都在算着自己乡的各种数据。

    “对了,各位乡长,所有收购的野果子和自家结的山果子,不能有任何上的污染,我再重申一遍,所有的小铁矿、小石膏矿,必须全部关闭,如果要发现哪个乡镇还在深山老林里偷偷地开采,污染了环境,一经发现,乡长和党委书记,全部一票否决,开除公职。”

    县委书记王凤杰的眼光好像刀锋一般,掠过所有的学员。

    那些没有关闭小铁矿、小石膏矿、小煤窑的乡长,连忙低下头,冷汗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王书记的目光,最后停留在赵宗彪的脸上。

    赵宗彪的心神一紧,他感到,王凤杰的目光一下子把自己的灵魂都穿透了一般,就连旁边的肖永成,也是冷汗直流。

    赵宗彪的白水镇和肖永成的崮山镇,都有小铁矿、小石膏矿在深山里,偷偷生产,生产出来的矿石都是夜里偷运出来。

    赵宗彪和肖永成都有点心虚。

    欧阳志远看着大家激动的神情,继续道:“咱再讲讲第二个资源,那就是咱们的崮山72群峰。现在城里人,他们的生活好了,就要想出来旅游,不用我说,大家都看到了,每天崮山镇的天柱峰有多少人来游玩。但是,这都不成规模,大家都知道,离咱们不远的朝阳山,和咱们的风景比一比,朝阳山有咱们崮山72群峰好看?”

    “朝阳山还不如咱们的崮山群峰好看呢。”

    “他们朝阳山有朝云观吗?有惊险无比的天柱峰锁链吗?有一百多米的的白水大瀑布吗?”

    “是呀,天柱峰上面还有莲花泉、天池、云台寺和唐槐,这些朝阳山都没有,可他们已经建成了国家aaaa风景区,每年都有近百万的游人和旅游团来旅游。”

    学员们议论着。

    “是呀,同志们,几百万人来旅游,每个人花费100块钱,就是一个亿,一个亿呀。我们的崮山72群峰如果开发出来,再用索道,把72群峰全部连接起来,建成国家aaaa级风景区,我们的收入,绝对能超过朝阳山。”

    欧阳志远大声道:“他们旅游产值在一个亿,我们绝对会超过他们。”

    崮山镇镇长肖永成的眼睛,变得炽热起来。如果崮山72群峰开发起来,最先受益的将是崮山镇的全体老百姓。

    “没有人投资呀?欧阳志远,如果有人投资,我们的崮山群峰,一定能超过他们。”

    一位学员大声道。

    欧阳志远乐呵呵的道:“现在,就有人要来我们傅山县,投资开发崮山72群峰了。”

    王宗水这次终于坐不住了,他是崮山镇的副镇长,他一听有人要来投资崮山72群峰,一下子站起身来,大声道:“什么人来投资?

    副镇长王宗水,是县长何振南提拔起来的,他就分管崮山镇的旅游文教卫生。

    欧阳志远知道王宗水这位副镇长,他看着何县长,微笑着道:“让何县长宣布吧。”

    何振南看着大家大声道:“台湾恒丰集团,将投资8个亿,开发崮山72群峰。”

    何县长这句话一出,整个礼堂死一般的寂静,在停留了三秒钟之后,爆发出雷鸣一般的掌声。

    所有的乡镇干部都沸腾起来。

    8个亿的投资呀,如果投资成功,可以肯定,崮山72群峰的旅游产值,绝对要比朝阳山高的多。

    接下来,何县长把欧阳志远的话,简单的总结成一句话,就是:“要把傅山县建设成一个有机环保无任何污染的绿色旅游大县。”

    紧接着,几位领导发了言后,所有的乡镇长们,重点讨论了傅山县发展绿色环保旅游的细节。

    这个开学典礼,开的别具一格,气氛热烈轻松,让所有的乡镇干部,看到了希望。

    在领导们走后,学员们聚集在欧阳志远的身旁,热烈的讨论着傅山县的美好前景,以及和红太阳集团合作的细节。

    特别是崮山镇的副镇长王宗水,他主管的就是崮山镇的旅游,很多的细节,他都要向欧阳志远请教。

    肖永成虽然是赵丰年的人,但他对开发崮山72群峰的旅游项目,抱有极大的希望,也向欧阳志远提出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欧阳志远都耐心的解答。

    到了吃饭的时候,众人簇拥着欧阳志远走进了学校的食堂,就是在吃饭的时候,大家也忘不了讨论着投资问题。

    欧阳志远上午的发言,让这些乡镇长们,佩服的五体投地。

    有志不在年高呀,看看人家欧阳志远,在县委县政府那些领导面前,侃侃而谈,描绘着傅山县让人激动的美好前景,真让人羡慕呀。

    下午下课的时候,欧阳志远自己想清静一下,就开着车,上了大街。

    夕阳的余晖把所有建筑物的影子拉的老长。路上的行人,都在匆忙着赶路。

    他猛然看到前面,一个熟悉美丽的女人,在夕阳下,领着一个十分漂亮的小女孩,慢慢的走着。

    美丽的夕阳在她两人身上,镀了一层好看的金黄色。

    黄校长!

    欧阳志远的车子慢慢的放慢速度,打开窗户。

    “黄校长,散步呀?”

    欧阳志远连忙打招呼。

    黄晓丽正领着自己的女儿,要到前面的超市去买东西,猛然听到有人叫自己,连忙抬头一看,只见欧阳志远正在车里,微笑着向自己打招呼。

    “欧阳同学,你好。”

    黄晓丽看着自己这位阳光的学生,微笑着问好。

    “黄校长,你们这是到哪里去?”

    “欧阳同学,我和我的女儿到前面的超市买东西,你干嘛去?”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

    “呵呵,我也到超市去买东西,黄校长,咱们一块去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