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风云骤起

    第九十九章风云骤起

    傅山县的县政府和县委不在一座楼,而是相邻的两座楼。

    不一会,王凤杰的秘书苏万声就敲门进来道:“王书记,何县长到了。”

    “请进吧。”

    “王书记,我来了。”

    县长何振南微笑着走了进来。

    秘书苏万声给何县长倒了一杯水,轻轻带上门,走到外屋。

    “呵呵,何县长,请坐,你很长时间没过来了。”

    王凤杰虽然谈笑风生,但话里却隐隐责备何振南很长时间没有向自己汇报工作了。

    “王书记,最近太忙,没来得极向你汇报,今天刚一上班,我就过来了。”

    何振南轻声道。

    “说吧。”

    何振南看了一眼王凤杰道:“王书记,我给自己找了一个秘书,叫欧阳志远,傅山县医院的医生,我向您汇报一下。”

    “这些小事,你自己做主就是了,不要向我回报,你不是让欧阳志远到党校去学习了吗?”

    王凤杰看了一眼何振南,语气里有点不满的味道。王凤杰心道,你这是先斩后奏,还向我回报什么?

    “欧阳志远引来了8个亿的投资。”

    何振南的声音虽小,但这句话,就如同一枚炸弹,在王凤杰身旁爆炸一般。

    王凤杰心里正对何振南不满,虽然你给自己找了个秘书,自己说不出什么,但王凤杰就是感到心里不舒服,甚至有点脑怒,但并没有在脸上变现出来。

    特别是近一点时间,何振南有点变得强势起来,办事开始雷厉风行。前天带领这么多的执法部门,接连关闭了十几家污染严重的小企业。

    小企业后面,牵扯着多少人的利益呀。其中有些小企业,还是通过招商引资而来的。

    那个什么欧阳志远,最近闹得更不像话,动不动就打人,自己听说,他在酒店里打了赵丰年的儿子,打的都住院了。

    还是年轻呀,这么不稳重的人,怎么能当县长的秘书?

    正当王凤杰对欧阳志远的怨念很深的时候,何振南竟然抛出来这枚重型炸弹。

    投资8个亿!

    果然,自己猜测的很准确,8个亿,对傅山县这个穷县来说,是个极大的数字,如果利用好了,傅山县经济最后一名的帽子,就会摘掉,自己是傅山县的一把手,这个政绩,绝对会有自己的一份。

    想到这里,王凤杰对自己的判断,感到很欣慰。看样子,何振南已经取得市委市政府的支持,那两份文件,就是为这8个亿专门下发的,而且是重点下达到傅山县。

    不论是谁,能引来8个亿,带动傅山经济的发展,能给傅山县的老百姓带来利益,自己都是很欢迎的。

    “呵呵,不错,不知道是什么项目?”

    王凤杰慢慢的喝了一口茶,他不能表现的太激动。

    “台湾恒丰集团,先期投资8个亿,开发崮山72群峰的旅游资源。”

    何振南慢慢得道。

    呵呵,何振南虽然看到王凤杰的喜怒不行于色,但他喝茶时候的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这没有逃过何振南的眼睛。

    何振南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来取得县委书记王凤杰的支持,全力关闭小工厂,为恒丰集团和红太阳集团的进驻,打下基础。

    王凤杰的眉毛一动,72群峰的旅游资源,他是知道的,台湾的恒丰集团,身为县委书记的王凤杰,更是知道的很清楚。

    “这个集团很好,他们是台湾电子行业的老大,他们先期投资8个亿开发崮山72群峰,肯定只是试探,我想,他们最终的目的,是要看中了傅山县的环境,他们是要在傅山投资建厂。”

    何振南被王凤杰的思维吓了一跳,这人在瞬间,就能一针见血的找到问题的关键所在,厉害呀。何振南也想到了这一点,可是何振南是想了两天才想起来的,人家王凤杰瞬间就想到了。

    何振南知道,以后自己决不能把王凤杰当做对手,而是要互相配合。

    王凤杰说出这句话后,虽然何振南掩饰的很深,他在和何振南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惊异。呵呵,何振南,你今年才多大的年纪,我王凤杰已经50多岁了,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

    “呵呵,王书记,您猜测的不错,我想,台湾恒丰集团的目的就是这样,如果72群峰能顺利的成功开发,他们绝对会投资建厂,而电子行业,就怕大气之中的污染,所以,我今天是来恳求您的支持,全部彻底的关闭傅山所有污染的小企业。”

    何振南看着王凤杰。

    “好,振南,我全力的支持你。”

    王凤杰知道,自己可以轻易的掌控何振南,恒丰集团投资的政绩,自己同样受益不浅,为什么不全力支持?就是赵丰年拉来8个亿的投资,自己也一定支持他。

    何振南脸上露出了笑意,崮山周围的的大山深处,隐藏着很多的小铁矿和石膏矿,这些小矿,都和赵丰年的儿子赵宗彪有牵扯,而红太阳集团的投资,主要就分布在崮山附近,这次和王凤杰达成共识,自己就可以,借机打压赵丰年的势力。

    “王书记,我要把整个傅山县,打造成一个有机无任何污染的绿色旅游大县,彻底甩掉经济倒数第一的耻辱帽子。”

    何振南拿自己的想法,在王凤杰的面前说出来。

    “呵呵,这个想法不错,振南,但是,你要有能代表傅山县的有机无污染的绿色产品,光是旅游的项目,太单薄了。”

    王凤杰喝了一口茶。

    “欧阳志远把红太阳集团拉了过来,他们投资六个亿,其中5个亿用来开发傅山县的林果基地,一个亿用来开发石头城的旅游。”

    何振南看到王凤杰走进了自己设计好的套路,再次抛出来一个震撼的消息。山南省的南州,已经传过来红太阳集团入住傅山县的消息。这么大的投资意向,何振南知道,再想隐瞒,是瞒不住的。就是红太阳集团本身的管理者,也会把消息透露出来。

    王凤杰的眉毛再次一动,又是欧阳志远,又是六个亿的投资,呵呵,王凤杰终于知道,何振南为什么想提拔欧阳志远这个年轻人了。能拉来8个亿的投资,在把红太阳集团拉进来,投资6个亿,这个欧阳志远的背景,一定不简单呀。如果是自己,也一定会提拔这样的年轻人的。

    红太阳集团在山南省起家,现在已经发展成全国最著名的果饮企业,傅山县有着最纯净的山泉水和大面积的林果,几乎无任何污染,正适合红太阳集团的发展,如果他们能投资,整个傅山县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最终受益的就是傅山县的老百姓,

    欧阳志远这个年轻人,真不简单,绝对不是外界传说的那个冲动、有暴力倾向的泼皮。

    红太阳集团,如果能把傅山县当做一个果饮基地,傅山县的发展更会突飞猛进的。自己今年52了,龙海市的一个副市长的空缺,马上就要腾出来了,傅山县如果能在自己手里腾飞起来,那个空缺,自己势在必得,别的县那几个书记,想也别想。

    “王书记,台湾恒丰集团,两天后,就来傅山县政府签字,而红太阳集团,要在半月后签字,到时候,我和您一起,代表傅山县县委县政府,一起签字。”

    何振南再次向王凤杰跑出一个橄榄枝。

    何振南的这句话,让王凤杰的心里有点震惊和激动,这些投资,肯定是欧阳志远和何振南千辛万苦拉进过来的,功劳属于县政府,而在签字的时候,按照正常的手续,只有县长代表县政府签字,而现在,何振南主动地把自己拉进来,要把功劳和政绩,主动分给自己一半,自己在过去,确实看轻了何振南。

    虽然何振南这样做,是把自己绑在他的战车上,共同进退,但前面就是让人激动的胜利曙光和果实,自己为什么不答应?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自己已经在这个位置上,坐了快两届了,前面终于有个空缺,在等着自己,为官一任,能在最后的冲刺中,把傅山县老百姓的日子,提高上去,自己又可以升迁,为什么不答应何振南?

    “好,振南,我全力支持你的工作,有什么事情,不用再向县委办公室打电话,你直接打我的电话,我会支持你的。”

    何振南要的就是县委书记王凤杰的这句话。他今天的目的达到了,为自己和欧阳志远取得了强力的支持。同时,彻底的把赵丰年边缘化了。所有的政绩,两人平分,都和赵丰年无缘。

    下午,常务副县长赵丰年,也在办公室里看这两份文件。

    这两份文件一起下来,看来,市委市政府对傅山县的工作不满意呀。治理污染,谈何容易?山里的老百姓,不就指着铁矿和石膏矿的那点工资,勉强过日子吗,你把那些小铁矿和小石膏矿关闭了,老百姓的生活谁问?

    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有这么好招来的吗?傅山县这个鸟不拉屎的穷地方,谁来投资?

    每年都下这样的文件,还不是一阵风过后,根本无雨。

    哼,何振南还当真了,昨天竟然带领五六个部门,强行关闭了十几家企业,哼,何振南,你真是找死呀,你砸了那些老百姓的饭碗,老百姓能饶了你吗?

    嘿嘿,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何振南,你还年轻呀。

    一个中药厂,你何振南就玩不转,还想关闭这么多的厂子,嘿嘿,何振南,你就等着收拾那些烂摊子吧。

    这时候,一个电话打进来,赵丰年一看,是自己的儿子赵宗彪的电话。

    “爸爸,我看到欧阳志远了。”

    赵宗彪的从声音有点兴奋。

    赵丰年一听赵宗彪说看到了欧阳志远,赵丰年的嘴角,禁不住的抽动了一下。何振南想提拔的这个年轻人,太嚣张了,竟然打了自己的儿子赵宗亿,这口气,自己实在咽不下去。自己是谁?堂堂的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何振南,你想提拔这个人,嘿嘿,就让他来县政府吧,看我不玩死他。

    “知道了。”

    赵丰年早就想好了无数个套,让欧阳志远和何振南来钻,这些布局,已经开始了。

    “爸爸,我已经按您的吩咐,晚上,在水上人家,宴请所有的乡镇干部。”

    “好,儿子,不要太张扬,尽量多拉拢一些人,他们都有可能进入我们的班底,成为我们赵家的人,你要把握好这次机会,知道吗?”

    赵丰年知道,只要控制了这些乡镇长,就等于控制了整个傅山县。为什么何振南的工作,根本开展不起来,嘿嘿,傅山县的所有要害部门,都是赵丰年的人。

    “知道,爸爸。”

    赵宗彪挂断了电话。

    赵丰年对这个儿子,很是放心,这个儿子继承了自己的智慧,考虑问题,有时比自己还要周全,不到三十岁,就做到了白水镇镇长的职务。

    白水镇可是傅山县三大镇中的一个比较富裕的乡镇,儿子凭借白水镇的政绩,可以轻松的进入县政府。

    可恼的是,自己的小儿子赵宗亿,是个惹祸的家伙,自己成天跟在他的后面,为他擦屁股。这次,竟然让欧阳志远打断了胳膊。都是女人惹得祸呀。

    天刚一黑,赵宗彪就叫来一辆大巴,这批学员一共有30名,正好一车可以全部拉走。

    欧阳志远本来不想去,但赵宗彪专门来上门邀请,再说,30名学员,一个都不能少,欧阳志远只好去了。

    欧阳志远只想低调,没有去开自己的雅阁,就和大伙一起上了大巴。

    那个年代,私家车还很少,几乎没有。就是有,也只是一般的桑塔纳。

    水上人家是傅山县最高挡的酒店,就坐落在傅山水库旁边,但他们的餐厅,却建在傅山水库的水面上,很是别具一格。

    赵宗彪订了水上人家最豪华、最大的餐厅,正好,30个人,三张大圆桌子,坐的满满的。

    水上人家的老板常昊天,亲自微笑着前来迎接。

    “呵呵,赵镇长,欢迎光临呀。”

    常昊天握着赵宗彪的手,摇晃着不丢。

    “哈哈,常老板,饭菜的质量要好一点,在座的都是我们傅山县政府未来的接班人,傅山县的精英,你的生意,以后还要靠他们来照顾你。”

    赵宗彪的口才很好,这几句话把众人都逗乐了。

    欧阳志远、朱国栋坐在一起。而唐恩民和刘文河,早就向赵宗彪靠拢,想法设法,抢先挤到赵宗彪的那张桌子的座位上。

    能和赵宗彪在一起喝酒,几乎就是这些乡镇干部内心渴望的。只要搭上赵宗彪这条船,就能和常务副县长赵丰年搭上话。

    千里做官,为的吃穿。

    挤到赵宗彪那张桌子旁的乡镇长们,人人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没有抢到座位的,脸色很不好看,眼睁睁的看到机会被别人抢去。

    宴会开始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举起了酒杯。

    这时候,崮山镇镇长肖永成站起来,端着酒杯,看着大家道:“现在,我们欢迎白水镇的赵镇长讲话。”

    三大桌子的乡镇官员,全都拍起了手掌。

    肖永成知道,什么时候,该把赵宗彪推到前面,自己只能做赵宗彪的陪衬。

    赵宗彪端着酒杯,微笑着看着大家一眼,大声道:“各位未来的县长、未来的市长,未来的省长,甚至,未来的部长们,你们好。”

    赵宗彪的第一句话,就把众人说乐了,同时,也把众人的情绪调动起来了,掌声顿时响起来。

    是呀,这里面的官员,在以后的官场拼搏中,很有可能出现县长、市长、省长,甚至部长。

    这些人都明白,当官的目的是什么?有的人是为了给老百姓做事,为百姓排忧解难,但也有的是为了自己能做到某一个位置。

    大多数人的眼睛里,都会盯着县长、市长的位置。

    “今天,我们能坐在一起喝酒,就是个缘分,所以,在以后的工作中,我们大家要团结在一起,力争把我们的傅山县,建成一个繁荣富强、经济发达的强县。”

    掌声再次响起,肖永成和陆景顺两人的掌声最响。

    “现在,按照傅山的规矩,是男人的,三个酒,三次干完,我先干为敬。”

    赵宗彪说完话,猛一扬脖子,一杯酒干净利索的下了肚。

    下面的乡长镇长们,每个人都是酒精考验的优秀**员,他们看到赵宗彪一口干掉一杯,顿时轰然叫好,一边拍着马屁,一边纷纷干了杯中的酒。

    现场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热烈起来。

    三杯酒下肚后,赵宗彪接到一个电话,他的脸色一喜,连忙在肖永成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肖永成的脸顿时兴奋起来,他走到前面,示意大家安静,然后激动万分的道:“我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的常务副县长,赵县长来看望大家了,大家欢迎。”

    肖永成话音刚落,五十出头,中等身材的赵副县长,在秘书马传武的陪同下,微笑着从外面走了进来,并向大家招手致意。

    所有的人都愣了,他们都没想到,赵副县长会亲自来看望大家。

    欧阳志远坐在最里面,他也没有想到,赵丰年会来。欧阳志远在两秒钟后,就明白了赵丰年为什么来了。好家伙,赵丰年想的真周全呀,他肯定是来这里拉拢人心,扩大自己班底的。

    让欧阳志远更想不到的是,赵丰年的模样,竟然是笑眯眯的,显得和蔼可亲,没有一点官架子,让人看一眼,就像是家里的亲人,自己所有的委屈和想法,都想向他诉说一般。

    欧阳志远知道,这个人绝不简单呀。

    “大家好,我是赵丰年,今天借这个机会,来看看大家,我希望,我赵丰年能和大家,做个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以后不论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有什么想法和不顺心的地方,只要和我说,我赵丰年一定会帮你们解决,让我们共同把我们自己的傅山县,建设的更好。”

    赵丰年一边向大家招呼着,一边接过肖永成递过来的一杯酒,走进人群中,微笑着和大家碰杯。

    赵丰年的这几句话,一下子把所有人的距离,拉的很近,让人的内心暖暖的,他没有一点官架子,仿佛就是和朋友在拉家常一般。

    所有的官员都激动了,有的甚至激动的热泪盈眶,纷纷走向前,和赵丰年说话握手。

    “呵呵,你是唐恩民,槐王乡的乡长,你们乡上个星期申请的扶贫款,我已经批下来了,你明天让人直接去财政局办手续领款就可以了。”

    赵丰年一眼就看到赵宗彪旁边的唐恩民,微笑着和唐恩民打招呼。

    唐恩民正想找机会和副县长赵丰年说话,想不到,赵丰年一眼就看到自己,并亲自批复了自己申请的扶贫款。

    唐恩民的眼睛湿润了,他有点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连忙举起酒杯,激动的道:“谢谢赵县长,我敬您一杯酒。”

    赵丰年和唐恩民碰一下酒杯,一口喝了一半。

    唐恩民一仰脖子,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士为知己者死。

    唐恩民的扶贫款,申请了快一年了,没有人理会,想不到,今天和赵县长一见面,就解决了。但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个扶贫款,早就该批准,但是,赵丰年一直压着不批,他在一年前,就计划好了,要在今年青干班的晚宴上,亲自批复,来拉拢人心。

    刘文河看到唐恩民和赵丰年喝了一杯酒,连忙挤过来。他刚挤过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赵丰年看到了。

    赵丰年一举杯,看着刘文河道:“刘乡长,你们乡的扶贫工作做的不错呀,我查了你们乡去年扶贫款的发放,很到位呀,今年的扶贫款和退耕还林款,昨天已经批下来了,这两天,也可以领了,呵呵,你们乡的工作,县政府很满意。”

    刘文河上来一听,赵丰年查了自己乡的扶贫款发放的情况,不由得吓了一跳,冷汗一下子湿透了后背的衣服。他知道,去年的扶贫款,乡政府可是暗暗地截留了一半,发了一半。

    刘文河差一点晕了过去,真后悔自己干嘛找死,想和赵丰年喝这一杯酒。

    但是接下来的话,让刘文河又是差一点晕过去,赵丰年说自己乡的扶贫款,发放的很到位,而且,今年的扶贫款和退耕还林款,已经批下来了,还肯定了自己的工作。

    刘文河刹那间就体会到了,冰火两重天的味道。截留扶贫款和退耕还林款,这早就是公开的秘密,傅山县哪个乡政府,不都盯着这两项款子?真正的到了农民手里的钱,又有多少?

    赵丰年真的查过刘文河的扶贫款发放的详细情况,他那句话,就是故意的敲打他,恩威并用,为的是更好的控制住刘文河。

    刘文河和唐恩民不同,唐恩民是位实实在在的乡长,工作积极,态度端正,而刘文河测有点小聪明,又是会耍点小手段,所以,该敲打他的时候,还要敲打他。

    欧阳志远不得不佩服赵丰年是位奇才,他能准确的叫上来每位和他喝酒的乡镇干部的名字,更能一针见血的指出每位干部的优缺点和最近工作的重点。

    整个宴会的过程,气氛十分的热烈,很多没有和赵丰年挂上线的干部,终于找到了依靠。

    赵丰年的成功之处,就是会利用手中的权力,拉拢人心。财政局局长柴正山是赵丰年的人,所有的款项,没有他这位常务副县长的条子,柴正山绝对不放款。

    宴会快要结束的时候,赵丰年端着酒杯,微笑着走到欧阳志远的面前,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我是赵丰年,欢迎你来到党校学习。”

    欧阳志远连忙站起身来,看着赵丰年那和蔼可亲的面容,笑着道:“赵县长,您好,您这么忙,还能抽出时间来看我们,我们所有的学员都很感激,谢谢。”

    欧阳志远真佩服赵丰年的酒量,他已经给赵丰年算了一下,他已经喝了一斤半了,他的秘书马传武手中的酒瓶,已经是第二瓶了,这第二瓶,已经只剩下一半。

    “呵呵,不用谢,这批学员中,你是最年轻的学员,毕业后,欢迎你到县政府工作。”

    说话间,两人碰了一杯,然后,互相看了一眼,都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所有的人一听赵县长这么说,目光顿时一起射向欧阳志远,眼里露出羡慕、妒忌的神情。

    我靠,毕业就去县政府工作?这也太牛逼了吧。这小子这么年轻,难道他和赵县长有亲戚?

    人比人得仍呀,我干乡长都好几年了,做梦都想到县政府工作,可是排不上我呀,看看人家,赵县长都欢迎他去了。

    “呵呵,赵县长,我听从组织的安排。”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好,我在县政府等你,呵呵。”

    赵丰年也是微笑着道,眼里全是笑意,没有一丝的怨恨。欧阳志愿知道,赵丰年绝对恨自己恨得要死。

    赵丰年圆满的完成了这次晚宴的目的。几天内,几乎所有的乡镇干部,都暗暗地到赵丰年的家里拜访,汇报思想工作,踏上了赵丰年的这条战船。

    当晚宴结束后,欧阳志远不动声色的捡起赵丰年的秘书马传武丢在角落的酒瓶子,拎到卫生间一闻,差一点背过气去。

    这两瓶茅台,全***都是凉开水。赵丰年玩了所有的乡镇干部。

    回去的时候,欧阳志远没有回宿舍,开着自己的雅阁,在傅山县城里慢慢的转着。当他的车开到傅山水库西面的开发区工业园的时候,萧眉的电话,打过来了。

    “喂,小坏蛋,还没睡?”

    萧眉的声音,拉着长音,糯糯的,好像带着甜味。

    “眉儿,没睡,在想你。”

    欧阳志远停下车,看了一眼开发工业园的牌子。牌子锈迹斑斑,在夜风中摇摇欲堕,发出渗人的声音。

    “咯咯,小坏蛋的嘴真甜,来,奖你一个,啵。”

    电话里传来萧眉的亲吻声。

    欧阳志远笑了,不论在任何地方,自己只要听到眉儿的声音,内心里就感到很温暖。

    “我也亲你一下,啵。”

    欧阳笑着,在电话上亲了一下,心里甜甜的。

    “志远,马桂花的手术方案,已经做好了,三天后做手术,章教授主刀,我和你配合,正好你和恒丰集团签完约后,到时候你一定要来。”

    萧眉吩咐道。

    “我肯定回去,对了,老将军恢复的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还要安排韩建国和老将军见面。

    “恢复的很好,明天老将军要去崮山,去看望她在解放前牺牲的妻子,医院让我陪同。”

    老将军来的目的,就是要看看五十年前,妻子牺牲的地方,自己埋的军帽,那个坟头,还在吗?

    看完妻子的坟茔,和韩建国见过面,老将军就要回去了,部队里很多的事,要等着他处理。

    欧阳志远不明白,老将军都这么大的年纪了,为什么不退休?

    “眉儿,注意安全,那里的山路不好走。”

    欧阳志远柔声道。

    “呵呵,没事,全是部队上的司机,安全的很。”

    眉儿笑呵呵的道。

    “诗苒报道了吗?”

    欧阳志远想起了谢诗苒报道的事。

    “报道了,诗苒下午就上班了,还是跟我做护士。”

    “明天回来后,给我打电话,免得我担心。”

    欧阳志远笑着道。

    “好的,志远,明天电话见。”

    萧眉挂了电话。

    欧阳志远一加油门,雅阁轿车开进了开发区工业园,一进开发区的工业园,欧阳志远不由得吓了一跳,眉头皱了起来。

    这是什么开发区工业园?这是开发区的工业园吗?

    整个工业园的道路上,到处堆满杂物,路上的灯,没有几盏好的,到处一片昏暗,一人高的杂草,在夜风中,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啸声,几只黄鼠狼,排着整齐的队伍,大摇大摆的在路上通过。

    在远处,十几家早已倒闭的破烂工厂,还有几家建了一半,就停下来的空旷厂房。

    这就是投资两个多亿,建设的傅山开发区的工业园?

    欧阳志远越看心里越冷,两个多亿呀,就建成这个样子的开发区?

    嘿嘿,负责开发区工业园的副县长姬广元一定有问题。

    欧阳志远开着车,来到工业园的东面,终于发现有几家坐落在路旁的工厂,在生产。

    最东面的那家工厂,就是傅山中药厂。

    欧阳志远想起来,前一阵子,制药厂的工人冲击傅山县政府的情景。

    在崮山镇的药材批发市场,自己看到了销售科长钱大发在野味山庄大齿大喝,还进了大批的假中药,厂里有这样的蛀虫,再好的工厂也会垮掉的。

    这位时候,正是工厂中班和夜班交接班的时候,很多上夜班的工人,走进工厂。

    欧阳志远直接把车开进制药厂。

    大门的几个保卫在喝茶看报,有两个人再看大部头的络小说《王牌特卫》,竟然看也不看欧阳志远的轿车。

    工厂内到处破破烂烂,工人三三俩俩的在一起闲拉呱,很多人在吆喝着打扑克,脸上贴满纸条,画着小乌龟。所有的机器都已经停了,根本没有生产。

    这就是有着几十年历史的傅山中药制药厂?这种厂子,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改制。如果不改制的情况下,就等着破产吧。

    欧阳志远在厂里转了两个多小时,一个想法在心里产生,不知道萧眉说的那个那个天信药业集团,能否进驻傅山中药厂,参加改制。

    自己的那两种药,就可以在傅山中药厂生产,自己也方便在这里配置核心药液。

    既然傅山县有着全国最大的药材批发市场,为什么我们的开发区,却没有一家像样的制药厂呢?

    自己参与股份的清灵药业集团和兴欣药业集团,都可以进驻开发区。

    欧阳志远没有回党校宿舍,他找了一家酒店住下来。

    赵丰年参加完宴会,刚到家,就接到一个电话。

    他一看电话,顿时吓了一跳,号码竟然是市长郭文画的。

    “赵丰年,你们傅山县,马上就有十几个亿的资金投资,你不回不知道吧。”

    市长郭文画的口气,带着不满和严厉。

    这个消息让赵丰年吓了一跳,什么?十几个亿的资金投资?自己怎么会不知道?是哪里的集团投的资?什么项目?这些自己都不知道。

    赵丰年的冷汗流下来了,他顾不上擦汗,连忙道:“郭市长……我……。”

    “你真让失望。”

    郭文画的口气更加严厉。

    “台湾恒丰集团,准备投资8个亿,开发崮山72群峰。红太阳集团,投资6个亿,在傅山建立绿色有机天然果饮基地,这些都是先期的投资,后面的后续投资,还要多。你立刻让县经贸委进入,招商办马上行动起来。赵丰年,如果这些投资,被你拉过来,你能代表县政府签字,这些政绩,足够你一辈子都用不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郭文画的话,如同一针兴奋剂,打进了赵丰年的身体里。

    紧接着,市长郭文化把很多细节,告诉给了赵丰年,并给了赵丰年很多的暗示。

    当赵丰年知道,这些投资,都是欧阳志远一个人拉来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欧阳志远到底有什么背景,竟然能拉来这么多的投资?这十几个亿的投资,光是按照招商引资的奖励政策,欧阳志远获得的奖金,就怕要有近百万吧。

    欧阳志远是和何振南的人,这些投资,何振南绝对知道,嘿嘿,何振南,你想独吞这些政绩?有我赵丰年在,你想也别想。哈哈,十几个亿的投资,光是基建项目,就要有几个亿吧。

    想到这里,赵丰年直接把电话,打到自己的小儿子赵宗亿那里。

    赵宗亿被欧阳志远打断了胳膊,还在医院里住院,当他接到自己的老子电话时,听到赵丰年说有十几个亿的开发项目,这家伙乐的,差一点晕过去,连夜办了出院手续,回到傅山县。

    赵丰年拨打经贸委主任吴成金的电话,要让他带着招商办主任马凯军,立刻赶到自己的家来。

    现在已经是夜里12点了,经贸委主任吴成金正搂着自己的小三,在外面的一套房子里做活塞运动,马上就要到临界点,电话突然响了,吓了吴成金一跳。

    他妈个比,那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打来的电话,找死呀,不知道老子在干革命吗?近几天来,有很多的南方骗子,天天半夜打电话,这让吴成金很是恼怒,每次接到电话,他都把打电话全家的所有女性,全都很热烈的安慰一遍。

    现在,自己正在紧要的关头,偏偏来电话,这让吴成金几乎发疯。

    他拿起手机,看也不看号码,就大骂起来:“你个***王八蛋我日你姐日你娘日你妹……”

    赵丰年一下子被骂糟了,他听到电话里,还有女人的呻吟声、床的吱吱呀呀声,连同吴成金的骂人声,他什么时候被别人骂过?顿时恼羞成怒,对着电话吼道:“吴成金,你个***不想干了?我命令你,带着招商办主任马凯军马上过来,否则,你卷起铺盖滚蛋。”

    赵丰年几乎发狂的吼了起来。

    吴成金正骂的起劲,电话里猛然传来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吼声,一下子把吴成金差点吓死。

    我靠,怎么会是副县长赵丰年半夜打来的电话,这下坏了,自己怎么会辱骂自己的领导?都是该死的南蛮子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