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危险的车祸

    第九十八章危险的车祸

    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就是欧阳志远?那个暴打自己弟弟的暴戾男人?

    赵宗彪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是个小白脸?嘿嘿,这个世界上的小白脸,没有一个好人。这家伙也是来参加党校青干班学习的。

    嘿嘿,就凭你这种小白脸,官场也是你这种人混的吗?打人?你***就知道打人,你还能做什么?官场是打出来的吗?做人要低调,要用脑子智慧。

    刚出圈的小驴驹呀,不知死活的头蹦又跳,嘿嘿,我看你能走多远,进了官场,你就得死。

    赵宗彪那天和父亲在一起看老电影地道战,父亲说了一句话:放进来再打。

    呵呵,自己越来越佩服父亲的智慧了。

    官场就是一把锋利的软刀子,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中道。

    赵宗彪的脸色变幻不停。

    旁边扶着陆景顺的肖永成,早就看到欧阳志远了。肖永成在看到欧阳志远的时候,眉毛一动,想不到,自己和欧阳志远又是在饭店相见。

    上次在崮山镇的野味山庄,自己替欧阳志远付了帐,原以为他是个人物,好好的拉拢一下,却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是赵县长的死对头。

    这家伙的本事不小,在打了郭金成的情况下,竟然在崮山镇脱身,郭金成手下可是有一百多号小痞子。

    嘿嘿,人生何处不相逢呀。

    肖永成知道,日后和欧阳志远做不成朋友了,在官场,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呵呵,都是一场误会,欧阳老弟,我是白水镇的赵宗彪,他叫肖永成,崮山镇镇长,这位就是东集镇镇长陆景顺,咱们以后就是同学了,呵呵呵。”

    赵宗彪说完话,主动热情的伸出了手。

    最虚伪、最可怕的就是官场,但最能锻炼人脸皮厚、口是心非的也是官场。

    欧阳志远微微笑道:“呵呵,不打不相识,赵镇长、肖镇长、陆镇长,呵呵,对不起了,出手有点重了。”

    欧阳志远乐呵呵的和三个人握手。

    陆景顺心里骂到,你妈个逼,出手有点重,你***说话不腰疼,一句话就完了,我可挨了你们一掌一脚,飞起来两次。

    周玉海一看危机解除,也是连忙再次拉住陆景顺的手道:“对不起,陆镇长,我真不知道是您,要知道是你,我也不敢下手,呵呵。”

    陆景顺脸上的肌肉,暗暗地抽动了几下,这个东西也不是好人,有笑着道歉的吗?啊呀,我的脸呀。

    由于脸上肌肉的抽动,引起了剧痛,这让陆景顺的心里杀机暴起,但陆景顺毕竟是东集镇的镇长,他知道,今天确实有点怨自己,他原来认为,这两个人,就是一般的吃饭的人,自己威吓他们一下,把两人赶走就可以了,却想不到是两个煞星。嘿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欧阳志远、周玉海,你们两个***等着。

    “呵呵,好了,大家的误会既然都解开了,我提议,咱们共同庆祝我们的认识,晚上我请客,傅山水库的水上人家。”

    赵宗彪微笑着道。

    欧阳志远看着赵宗彪,他知道,赵宗彪这个人,不简单,举手说话之间,自然就透出一种领导的气势,让周围的人,不知不觉、自然而然的能围着他转。

    呵呵,可惜,自己是和他站在对立的战斗序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由于欧阳志远和周玉海吃完饭了,两人和赵宗彪三个人,握手告辞。

    欧阳志远自己都感到好笑,这人,明明是生死对手,却要偏偏笑着脸握手,真***虚伪

    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虚伪残忍的东西,还不如动物,动物只要是仇家,见面就会相互呲牙。

    呵呵,自己还没真正的进入官场,怎么也学会了这些虚伪的陋习,欧阳志远不知道,自己进入官场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出门后,周玉海看着欧阳志远道:“本来想晚上给你庆贺一下,但我要到古雪县的古玩市场蹲点,古雪县离这儿太远,晚上我不一定能回来,你要是参加赵宗彪晚上的饭局,小心点,赵宗彪这个人,不简单,而肖永成更是比较阴毒,这两个人联手,你不一定是对手。”

    欧阳志远的手和周玉海的手握在一起,欧阳道:“我会小心的,你记住,碰到那个杀手,你千万不要硬碰,你不是他的对手,我不希望我的朋友,有什么闪失,我还要等你回来喝酒的。”

    “呵呵,没事,我也是特战队退伍的,我知道怎么做,回来这顿,我补上。”

    周玉海走向自己的警车。

    “这个带上。”

    欧阳志远递给周玉海一支笔。

    那天,欧阳志远又向李大鹏要了几只这种能录音视频,还有卫星定位功能的签字笔,准备送给自己的好朋友,欧阳志远担心周玉海的安全。

    “干嘛送我笔?”

    周玉海看着欧阳志远道。

    “你把这支笔插在外面的口袋,这支笔有拍摄录音和卫星定位的功能,有危险,给我打电话,我会找到你的位置。”

    欧阳志远把笔插到周玉海的口袋里。

    周玉海没说什么,两人的手紧紧的握了一下。真正的朋友之间,是不能用谢字表达的。

    欧阳志远看着周玉海的警车,消失在远处,自己开车直奔党校。

    刚拐过一个十字路口,前面就开始堵车,几名交警在检查酒驾。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心到,坏了,这要堵到什么时候,两点报道,三点上课,再堵一会,就要迟到了。

    这时候,一辆桑塔纳开了过来,车身有点不稳,有点摇晃。

    一个交警示意那人停车。

    但那个司机显然喝酒了,根本不听交警的话,猛一打方向盘,就想逃走。车子转了一个圈,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发疯一般的冲向欧阳志远的雅阁。

    我靠,不会吗,自己可没有招惹你个王八蛋。

    欧阳志远连忙一打方向,车子闪电一般的冲出车队。欧阳看到,一个骑电动车的漂亮女人,正在马路旁边,快速的过来。

    后面的那辆桑塔纳,疯狂的从自己原来的车位,冲过来,撞向那个漂亮的女人。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有的人连忙闭上眼,不忍心看这么漂亮的女人,被撞的血肉横飞。

    以现在桑塔纳的速度,如果撞到这个女人,这女人绝对会被撞飞不可。

    欧阳志远也看到了这个险情,脸色不由得一变,闪电一般的停车,打开车门,身形如同一道电芒,脚尖一点,身形正落到那辆桑塔纳后车盖上。

    这时候,桑塔纳距离那女人还有三米。

    一秒钟后,桑塔纳轿车就会将这个女人撞飞。

    危险呀,危险。就连交警也一下子惊呆了。

    这个桑塔纳司机真是疯了。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身形越过桑塔纳的车顶,落到桑塔纳轿车前面的车盖上,脚尖一点,胳膊猛地伸了出去,一把拉住了那女人的胳膊,猛一用力,竟然把那女人的身子,凌空抓了过来,脚下一用力,两人的身子飞了起来,离开了桑塔纳前盖。

    几乎的同时,一声巨响。

    “轰!”

    电动自行车被撞的凌空飞起十米之高,支离破碎。

    天哪,这是在拍电影吗?真惊险呀,怎么没看到吊起来的钢丝呀?

    是呀,没有钢丝,人怎么会飞起来的?而且是两个人?

    这肯定是香港导演拍的电影,内地的导演,根本拍不出来这样惊险刺激的镜头,看看人家的导演拍的电影,我靠,和真的一样,膜拜呀。

    人们议论纷纷,交头接耳。

    今天是党校青干班报到开学的日子,黄晓丽的电动车开得有点快了。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正常行驶,也会遇到飞来横祸。

    当她发现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发疯一般的撞向自己的时候,她的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她知道,今天自己死定了。她的眼前,出现了自己女儿好看的笑脸和纯真的声音。

    “妈妈,晚上您早点来,我做好饭等您,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您受苦的日子,今天您什么都不用干,我要好好的伺候您。”

    女儿上学前,那懂事甜美的声音,还在自己的耳边想起。

    女儿,妈妈以后再也看不到你的笑脸了,再也听不到你纯真的歌声了,再也听不到你喊妈妈的声音了,女儿,我的好女儿,再见了,妈妈不舍得离开你呀,我的好女儿。

    黄晓丽心如刀割,两滴清泪,在眼角流出。

    她只觉得自己的身躯腾空而起,轻飘飘的,仿佛进入了天堂,而且很温暖。

    这就是天堂吗?好温暖的天堂。但愿所有受苦受难的人们,都进入天堂。

    黄晓丽是一位善良的女人,她就是死了,想到的确实受苦受难的人们。

    “你好,你没有事吧?”

    欧阳志远落到地上,冷汗已经湿透了自己的全身衣服。

    他做的这一连串极其惊险的动作,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不能看着,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被顷刻间吞噬掉。

    这声音把黄晓丽吓了一跳,不会吧,天堂里应该都是在唱赞美诗的,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

    黄晓丽慢慢的睁开眼,一张漂亮阳光英俊的男人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正在对自己微笑。

    “你是天使吗?天使里面也有中国人吗?你怎么没有洁白的翅膀?”

    黄晓丽的意识还有点模糊,她的大脑还停留在自己的想象之中。

    这个女人的声音很好听,如同古老荒原上的一缕春风,给人一种远古的苍凉,却又带着股股强劲生命力的感觉。

    这个女人一定吃过很多苦,但性格十分的坚强,表面上是一位柔弱的女子,内心很坚韧,热爱生活。

    欧阳志远伸手点了一下黄晓丽的眉心,一股清凉的气息,进入了黄晓丽的脑海里,让她精神一震,清醒过来。

    黄晓丽终于感觉到自己是被一位陌生的男子,抱在怀里。

    她脸色一红,连忙挣扎着站起身来。她知道,是这个年轻的男人救了自己。

    “谢谢您救了我。”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一眼,小声道:“您叫什么名字?”

    “欧阳志远。”

    “谢谢,我还有急事,先走了。”

    黄晓丽说完话,一招手,拦下一辆出租,急匆匆的离开。她是党校的副校长,今天她不能迟到。电动自行车不能要了,已经被撞碎了。黄晓丽看着那碎成一堆零件的自行车,感到极其的后怕。

    那边的桑塔纳,在撞到路边一棵树后,终于停下来了。

    几名交警快速的冲过来。

    有人打了120急救。

    车门被里面的司机推开,一个喝的醉薰薰的年轻人,踉跄的走下车来,他染着一头五颜六色的头发,一个耳朵带着三四个耳环,最让人可笑的是,中间的一道头发,竟然染成翠绿色,很是惹眼。

    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美了,他们更不知道,怎样才美。

    欧阳志远看着这家伙染的五颜六色的头发,心道,自己真是落后了。

    “是哪个王八蛋碰的老子?老子找人弄死你。”

    年轻人的态度极其的嚣张,瞪着一双血红凶狠的小眼睛,嘴里骂骂咧咧的,在四处找人。

    一名交警跑过来,向这个年轻人敬了一礼道:“请你出示驾驶照。”

    那个年轻人猛一瞪眼,破口大骂道:“出示你妈个逼,让我出示驾照,我明天就让人扒了你这身黑皮。”

    另外几名交警冲了过来,这人是典型的醉酒驾驶。

    两名交警手里拿着测试酒精浓度的测试仪,看着那件年轻人道:“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请你吹吹气。”

    两名交警按住了那人的胳膊。

    彩发年轻人的态度十分的嚣张,嘿嘿冷笑,猛一张嘴,咔嚓一声,一嘴咬掉了测试仪的吹气口,破口大骂道:“你们这些狗,你们知道老子的老子是谁吗?老子的老子是李刚,不,叫王耀军,是你们的头。”

    几名交警一听,这个染着彩色头发的年轻人,竟然是分局副局长王耀军的儿子王连水,几个人顿时变了脸色。

    我靠,怎么是这个惹祸精?

    欧阳志远在李大鹏给自己的傅山县的官谱中知道,王耀军是县委书记王凤杰的远房亲戚,属于王凤杰的人。

    几个交警知道,分管交通的分局副局长王耀军,为人很是强势,没有人敢得罪他。他的背后是傅山县党委书记王凤杰,谁敢惹他?

    过去几个得罪王耀军的几名交警,全部被他找借口,发配到偏远的乡镇,当民警去了。

    “哈哈,怕了吧,就你们几个狗,敢把我怎么样?妈个逼的,都是一群欺软怕硬的熊货。”

    几名交警的脸,刹那间红了,但没有人敢站出来说话。他们害怕丢了这份工作,更害怕被发配到连公路都没有修通的偏远乡镇,去做一个小民警。

    欧阳志远深深的叹了口气,看看,这就是我们的交警同志,在强权面前,个个也成了没有脊梁的懦夫,里面没有**员吗?可耻呀,真是可耻。

    “你……你这是醉驾,我……要你到医院去抽血检查。”

    一个长的很秀气的交警,红着脸,不敢屈辱,鼓足了勇气,终于站出来说话了。

    “哈哈,就你长的给个小豆芽似的,还敢让老子验血,验你娘的逼。”

    王连水哈哈狂笑着,一掌抽向那个交警的脸。

    “不要辱骂我娘,你醉酒驾驶,就应当受到处罚。”

    小交警孔凡雨,出身农村,家里就还有一位老娘,是娘省吃俭用,供自己上学,自己现在还没来得极孝敬老娘,这个***,竟然辱骂自己的老娘,这让孔凡雨上了牛脾气。

    孔凡雨一侧身,闪过王连水的手掌,一个反擒拿,就按住了王连水的胳膊。

    “周队长,快来呀,让王连水到医院验血检查。”

    孔凡雨一眼看到开过来一辆警车。他认得是交警中队周队长的专车。

    中队长周剑锋开车在道路上巡逻的时候,接到了手下人的电话,连忙赶了过来。

    王连水在傅山新城,是有名的赖皮,副局长王耀军怎么会生了这么一个不成器的儿子?

    周剑锋一看到,七八名交警,都站在那里不感动,只有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孔凡雨扭住了王连水,不由得冷哼一声,快速的走下轿车,冷声道:“把王连水带到医院抽血化验。”

    但是,周剑锋的话音还未落,王连水猛地一转身,抽出来一把刀子,恶狠狠地扎向孔凡雨的胸口。

    所有的人不由得一声惊呼。

    “小孔,快躲开。”

    周剑锋大声叫到。

    但孔凡雨根本躲不开,刀子的速度太快了。

    欧阳志远不由得一皱眉头,心道,这个狗东西,喝醉了还知道用刀子扎人,这不是找死吗?王耀军怎么会生出来这样一个人渣。

    欧阳志远当然不能见死不救,弯腰拾起一颗石子,打在王连水的手腕上。

    王连水的刀子掉在地上。

    几名交警一拥而上,终于按住了王连水。

    欧阳志远一看手表,坏了,迟到了。他连忙钻进自己的车里,奔向党校。

    欧阳志远不想再找麻烦,更不想卷入和王耀军的争斗中。他知道,王耀军这个人,很护犊子,自己要是打了王连水,王耀军肯定会找自己的麻烦。所以,欧阳志远暗中救了那个小交警,自己干脆快点撤退。

    中队长周剑锋是位退伍军人,他看到了欧阳志远打出来的那颗石子,本来他想过来和欧阳志远说话,但人家子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呵呵,下次见到你,要好好的谢谢,周剑锋记住了欧阳志远雅阁的车牌号。

    欧阳志远开车来到党校的时候,王大爷正站在学校门口。

    下午是报道开课的日子,欧阳志远怎么会不来?这个小家伙,上午来了,下午不会忘记了吧。

    王大爷正在观望,猛然看到欧阳志远的轿车,快速的开过来。

    王大爷连忙打开大门。

    “呵呵,王大爷,您的脚还痒痒吗?”

    欧阳志远打开车窗,微笑着问道。

    王大爷一愣,顿时想起来,原来自己的脚,时时刻刻的痒痒,现在,痒痒似乎减轻了不少。

    “啊,志远,好像不痒痒了。”

    欧阳志远微笑道:“肯定不痒痒了。”

    “志远,你快去吧,报到就怕要结束了,你怎么才来呀,快去。”

    欧阳志远一听,连忙开了进去。

    报到手续就在教务处,欧阳志远的车停在了教务处的楼下,但报到处已经没有人了,只留下几张桌子和几张椅子,以及写着报到处的红纸。

    欧阳志远心道,坏了,难道报完到,都开会去了?不会吧,第一天就迟到,这下完蛋了。

    欧阳志远把车开到旁边,快步走向旁边的教学楼。果然,在一楼听到了有人讲话的声音。透过窗户一看,教室里坐满了人,前排做的好像是几位教师,一位头发有点花白、面色威严的中年人,在慷慨陈词的讲话。

    这位肯定就是党校的韩校长了,听说,这个人是个老学究,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笑过,为人很严肃古板,对学员更是严格要求,一个不好,就会被叫到办公室,不问你是什么领导,一定会劈头盖脸的训斥你一个小时,不带休息喝茶的。

    要不要进去?如果进去的话,所有的人可都看自己的笑话的。

    欧阳志远正在犹豫,谁知,那个讲话的韩校长,眼神极好,一眼看到了窗户外的欧阳志远,大声道:“外面的同学,请进来吧。”

    这下,欧阳志远只得硬着头皮,走进教室。

    所有的乡镇干部,都看着这位第一天来学习的家伙,竟然敢迟到。

    后面的赵宗彪、肖永成和陆景顺三个家伙,内心开始幸灾乐祸,呵呵,这家伙吃完饭,干什么去了?第一天就迟到,真是胆大包天。

    所有老学习的乡镇干部,那个不是老老实实的按时到达?

    坐在主席台上的副校长黄晓丽,本来听说一个学员,竟然没有来,心里很是气愤,这次来学习的五十名干部,都是傅山县乡镇干部的精英,可以这么说,以后县里提拔干部,就会在这些人里面提拔。这是一个极好的学习机会,有的人就是削尖了脑袋,也进不来的。没想到有一个人,竟然不珍惜这次机会,明天就把这个人退回去。

    黄晓丽想到这里,打开学员的花名册,一眼就看到那个学员签到处,还是空白。

    欧阳志远。

    这个名字把黄晓丽吓了一跳。不会吧,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刚才救自己的那个年轻人,也叫欧阳志远,难道会是一个人?不可能,救自己的那个年轻人太年轻了,才20岁吧。

    到这里学习的,大都是30到40多岁的乡镇领导,肯定和自己的救命恩人重名。

    校长韩永信已经开始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下面的掌声一阵接着一阵。

    猛然,韩校长的声音停顿下来,对着窗户外说了一句话。

    教室的门被一个人推开了,一位一脸笑意的年轻阳光青年男子,站在门前,看着教室里的老师,轻声道:“对不起老师,我来晚了。”

    黄晓丽一下子呆住了,这个欧阳志远,正是救了自己的那个年轻的欧阳志远。

    不会吧,这么年轻的人,都当乡镇的领导了?

    黄晓丽翻开欧阳志远的档案,脸上的顿时露出惊奇的表情。

    傅山医院的心胸科医生。这怎么可能?一名医生,也来党校学习?除非欧阳志远后面有人想提拔他,才破格让欧阳志远来学习的。

    韩永信校长对学生要求很严格,教学一丝不苟,对学员的一点过错,都会狠批一顿。

    “欧阳同学,现在几点了?你都迟到一个小时了,我在党校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学员敢迟到。”

    韩校长的脸色很不好看。

    “您好,韩校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欧阳志远连忙解释。

    后面的陆景顺,心里乐开了花,他要看欧阳志远的笑话。

    “哼,我不问你什么原因,结果你是迟到了,而且迟到了一小时,今天,你就站着听讲吧。”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晕了过去。不会吧,我又不是小学生,还罚站?

    “韩校长,我路上碰到了车祸。”

    欧阳志远连忙小声的解释。

    “什么?碰到了车祸?你看你,穿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没有受伤,就是皮肤都没有破的地方,你说你遇到了车祸,你这不是骗人吗?我们**人讲的就是要实事求是,你这明显的在撒谎,哼,你回去吧,你被退回了,我们党校不欢迎你这种不诚实撒谎的学员。”

    韩校长的神情变得极冷。

    我靠,这是什么老学究校长,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吧,我确实碰到了车祸,冤枉呀,我比窦娥还冤枉呀。

    “还不快出去!快走吧。”

    韩校长的口气,更加严厉。

    后面的东集镇镇长陆景顺,看着欧阳志远尴尬的样子,差点高兴的晕了过去。

    ***,你***也有今天,哈哈,快点滚回傅山医院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韩校长,我可以证明欧阳志远遇到车祸,他说的是真实的。”

    黄晓丽站起身来,看着韩校长。

    欧阳志远一听有人给自己证明,连忙抬头一看,不由得一愣,紧接着,脸上露出了笑意,呵呵,自己救得那个漂亮的女人,竟然是党校的老师,呵呵,太好了。

    韩永信一听黄副校长,竟然要给这个迟到的学院作证,脸上露出了惊异的神情,看着黄晓丽道:“黄校长,这是怎么回事?你快说说。”

    黄晓丽点点头道:“今天来上班的路上,一个人醉酒驾车,在马路上猛然掉头拐弯,直接对着我高速撞过来,欧阳志远在关键的时候,拉开了我,如果不是欧阳志远,我今天就回不到学校了,也不能和学员们见面了,我的电动自行车,都被撞的粉碎。”

    好家伙,自己救的这位漂亮的老师,竟然是党校的校长,呵呵,真想不到。

    前来学习的这些乡镇长们一听,所有的眼光,都投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连忙道:“我碰巧走到哪里,那个家伙喝醉了,交警在查酒驾,那人开着车,转弯就跑,车子发疯一般的撞向黄校长,我就跑过去,一把拉开黄校长,就这样。”

    很多学员都敬佩的看着欧阳志远,也有的学员看着欧阳志远,心道,这小子真是幸运,这下好了,救了副校长,毕业评语一定会写的很好的。

    陆景顺的脸色不好看了,心道,怎么不撞死你个狗东西。

    韩校长听到黄晓丽说完过程,脸色缓和下来,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同学,对不起了,我不该误会你,我向你道歉。”

    韩校长说着话,向欧阳志远鞠了一躬。

    所有的学员和欧阳志远,都没有想到,韩校长竟然能当着这么多位学员和老师,给欧阳志远道歉鞠躬,一般的人根本做不到。

    欧阳志远连忙向韩校长也鞠了一躬道:“韩校长,对不起,我不该在报道的第一天迟到。”

    韩校长看着我欧阳志远道:“我们**人,一贯坚持实事求是,有错就改,这个信念,永远不能改变,欧阳同学,回到你的座位上去吧。”

    “谢谢,韩校长。”

    欧阳志远来到写着自己名字的座位上,旁边的一位30左右、戴眼镜的男人,看着欧阳志远,欠了欠身子,伸出手,笑了笑,小声道:“我叫朱国栋,桃花峪乡长。

    欧阳志远握了握朱国栋的手,笑着道:“欧阳志远。”

    危机解除,韩校长又讲了一会,还有别的教师又讲了一会,韩校长宣布下课。

    欧阳志远和朱国栋站起身来,刚走出教室,黄校长走了过来,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同学,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为了不迟到,没有好好的谢谢你,现在,再说一次,谢谢你了。”

    黄晓丽人长的很漂亮,不到三十岁的样子。

    “呵呵,不用谢,我正巧赶到那里,任何人看到,都会和我一样的。”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黄晓丽当时吓晕了,并不知道,欧阳志远救自己,当时的情况,事多么的惊心动魄,欧阳志远只要再晚半秒,或者脚下一滑,黄晓丽就没有希望救过来。

    开完会后,学员们都要认领宿舍。宿舍很宽敞,每间房子四人,带卫生间和宽带。

    巧得很,朱国栋和欧阳志远一个房间,另外两人是唐槐乡乡长唐恩民和石坝乡乡长刘文河。

    四个人打招呼后,互相介绍。

    他们三个人都是乡长,只有欧阳志远自己没有官衔,是个平民。

    天还没黑的时候,赵宗彪就开始安排晚上的饭局,每间宿舍他都亲自来通知。

    前几天,赵宗彪的父亲赵丰年就让赵宗彪安排好了,在水上人家,宴请所有的学员。赵丰年知道,这是个笼络人心的最好的机会,傅山县一共16个乡,三个大镇。

    这三个镇的镇长都是自己的人,而16个乡的势力,大多数是自己和县委书记王凤杰互相瓜分,何振南的势力,还没来的极渗透里去。

    学员们都知道,赵宗彪的父亲,就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傅山县真正的掌权者。

    县委书记王凤杰虽然比较强势,但赵丰年是本土的官员,根深蒂固,势力错综复杂,有些事,王凤杰还要和赵丰年商量。

    而何振南来到傅山县,还不到一年,何县长的势力,还没有建立起来。

    今天早晨刚上班,何振南把电话打到县委办公室。

    为了尊重王书记,何振南不能直接把电话打到王书记的办公室。

    县委办公室主任杨尚朋正在看市委办公室下发的文件,这个文件就是关于彻底关闭污染严重的小企业的通知。

    这个文件下来的很突然,没有丝毫的征兆,直接由市政府办公室的专车,重点送达到傅山县委办公室,上面有自己签收的签名。

    市委市政府每次下达的文件,都会引起下面不小的震动。

    省政府和中央,最近没有提起这方面的是呀,电视新闻里,也没有再提关闭这些小企业的任何消息。但市委市政府为什么下这个文件?这里面一定有文章。

    下面一定要揣摩出上面的意思,这样才能把工作做好呀。

    叮叮叮,电话铃响了,杨尚朋一看,是何县长的电话,杨尚朋连忙拿起电话,恭恭敬敬的道:“何县长,您好。”

    “杨主任,王书记在吗?”

    杨尚朋连忙道:“在办公室。”

    “好的,你把电话接过去。”

    杨尚朋连忙拨通了王书记办公室的电话。

    “王书记,何县长电话,接过来吗?”

    县委书记王凤杰面前也是摆着两份文件。他知道,傅山县的一场风暴将会爆发。

    彻底关闭那些污染严重的小工厂,原来在工厂里干活的工人怎么办?山里的老百姓,就指望着那点工资生活。

    前两天,傅山县的公安、工商、环保局和安监局联合执法,强制关闭了十几家污染严重的小工厂,山里的老百姓意见很大,很多人的情绪开始抵触,并扬言,要和工厂共存亡。

    还有的工人,开始到市里上访。

    市委市政府下达这个文件的目的是什么?省里和中央最近没有这方面的新闻,难道是有人要来傅山县投资?市里为了环保这块,而下的文件?还有另一个文件,就是要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

    这两个文件结合在一起看,县委书记王凤杰,就能领会出来市里的精神。

    王凤杰不愧为傅山县的县委书记,他瞬间就能揣摩出这两份文件背后要发生的事情。

    看来,这项投资不小呀,连市委市政府都惊动了。

    自己是个傅山县的一把手,这项投资,自己竟然不知道,自己这个县委书记做的失败呀。

    是谁拉来的投资?县招商办?不可能,就凭借那几个,只知道勾心斗角的老家伙,能招来什么商?引来什么资?

    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嘿嘿,你看他进来招来的几个项目,不是半途而废,就是污染严重,有几个项目挣钱的?

    县长何振南吗?一想到何振南,王凤杰禁不住坐直了身子,这个人是一个充满智慧的年轻人,未来的仕途,不可估量。这人虽然和赵丰年有点不合,但做事一直低调,很懂得官场的游戏规则,并没有侵害自己的利益。可是自己老是感觉到,何振南身上总有一种威胁自己的趋势。

    自己到底是联合赵丰年,还是联合何振南?

    这时候,杨尚朋打过来电话,说何县长来电话。

    呵呵,想到谁,谁就来电话。

    “小杨,接过来吧。”

    王凤杰道。

    杨尚朋电话转到王凤杰的办公室。

    “王书记,您有时间吗?我想当面向您汇报一下,近来的工作。”

    王凤杰在刹那间,就知道,这次投资的事,一定是何振南引来的。呵呵,不论是谁引来的投资,自己是傅山县的一把手,这个政绩,谁也抢不走。

    “呵呵,何县长,你过来吧,我等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