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那地方不行

    第九十五章那地方不行

    “谢诗苒,传达室电话!”

    一个护士大声喊道。

    谢诗苒家在农村,一直没有舍得买手机,有电话,都是打到传达室或者外科办公室。

    “来了。”

    谢诗苒一路小跑,跑进传达室。

    远处的赵云山看着谢诗苒妙曼的背影,这个老家伙的眼里,再次露出淫邪的目光。小丫头,你等着,老子一定想办法,干了你,一天干你十八变。

    欧阳志远把车开到传达室门旁,走下车来,看着谢诗苒接电话。

    不一会,谢诗苒从传达室里跑过来,一脸焦急,急促的道:“欧阳大哥,不能请你吃饭了,我奶奶住院了,你送我去医院好吗?”

    “你奶奶住院了?好的,诗苒,快上车。”

    两人上了轿车,欧阳志远道:“诗苒,你奶奶在哪个医院?”

    “就是眉姐姐的龙海医院。”

    诗苒急切的道。

    “龙海医院?”

    欧阳反问一句,轿车直奔龙海医院开去。

    “是的,欧阳大哥,电话是我爹爹打的,我奶奶住在龙海医院的外一科。”

    诗苒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一听,连忙道:“外一科?你萧眉姐姐就在外科当主任,你明天就要报道,正好借机照顾你奶奶。”

    诗苒一听,轻声道:“谢谢你,欧阳大哥。”

    “呵呵,小丫头,谢什么,谁让你跟着我当护士呢?你听说过吗?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你萧眉姐高升了,自然要带着你,回来看看有护理专业的高级培训吗,让你萧眉姐给你报上名,回来也好评个职称。”

    欧阳志远笑着道。

    诗苒看着欧阳志远,点点头。

    不一会,车子就进入了龙海医院,直奔外一病房楼。

    “诗苒,几号病房?”

    两人下了车,欧阳志远看着诗苒问道。

    “四楼,12号。”

    谢诗苒按下电梯的按键。

    “什么?诗苒,四楼12号病房?”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下了一跳。四楼12号病房,是马桂花的病房,不会这么巧吧?难道谢诗苒,是谢抗日的女儿?虎子口中的那个漂亮的姐姐?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顿时哭笑不得,连忙问道:“诗苒,你家在石头城?”

    “对呀,欧阳大哥,你怎么知道,我家在石头城?”

    这时候,欧阳志远再不知道谢诗苒是谁,就是脑子短路了。

    “呵呵,到病房再说吧。”

    谢诗苒没多想,她担心***病情。***神志,在自己小时候,就不行了,时好时坏,但在清醒的时候,很疼自己。

    每到冬天,天寒地冻,天不明,爹娘就出去修水库,自己就跟着奶奶睡觉,奶奶一直把自己搂在怀里,***怀里很温暖的。

    谢诗苒跑到12号病房,推开门,看到奶奶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手里紧紧地攥住一个亮晶晶漂亮的弹壳。

    父亲和母亲在一旁,小声的说着话,弟弟虎子在啃一块杂粮窝窝头。

    “爹,娘,奶奶怎么了,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医院?”

    谢诗苒跑到病床前,一把握住***手。

    “苒苒,你奶奶没事,爹和娘,就想把你***病治好,我们碰到好人了,是他们把你奶奶接过来的,安排好床位,准备给你奶奶动手术,取出你奶奶脑子里的弹片,你奶奶就会好起来的,也会记起以前的事,说不定能想起你爷爷的事情来。”

    谢抗日看着女儿道。

    “是呀,苒苒,我们以后一定不能忘了人家。”

    娘跟着爹的话道。

    “爹爹,他们是谁呀?我肯定不会忘了人家的。”

    小虎子的一双机灵的大眼睛,一眼看到姐姐,一声欢叫,扑进姐姐的怀里。

    “姐姐,想死我了。”

    小虎子笑嘻嘻的亲了谢诗苒几口,弄得诗苒一脸的窝窝渣子。

    诗苒看着弟弟手里的杂浪窝窝头,心里一阵心酸,眼泪差一点掉出来,小虎子到现在,还吃不上白面馒头,家里穷呀。

    一家人正说着话,欧阳志远走进来。

    “呵呵,谢大哥。”

    “志远来了,苒苒,快叫恩人,就是你欧阳叔叔、雨馨阿姨,一起从石头城,把我们接过来的。”

    谢抗日呵呵笑道。

    谢诗苒转脸一看,失声叫道:“欧阳大哥?你去石头成了?你怎么会认识我爹爹和娘?”

    谢诗苒一脸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同时,她终于明白,在路上,欧阳大哥为什么问自己的家,是不是在石头城吗?

    谢抗日看着一脸惊奇的苒苒,忙道:“苒苒,你认识你欧阳叔叔?”

    谢诗苒连忙道:“爹爹,欧阳大哥是我们傅山医院的大夫,我和欧阳大哥一个科室,我就跟着欧阳大哥当护士,欧阳大哥……叔叔,对我很好的。”

    “是吗?呵呵,你们竟然在一起工作,真是想不到。”

    谢抗日也是一脸的惊喜。

    “我也想不到,谢大哥,诗苒竟然是你的女儿,哈哈,我和她在一起工作,竟然不知道诗苒的家就在石头城,您就是诗苒的父亲,呵呵呵。”

    欧阳志远大笑。

    这下诗苒可傻了眼,欧阳叫自己父亲为谢大哥,难道自己要把欧阳大哥改成欧阳大叔吗?欧阳大叔是怎样认识自己爹爹的?又是怎样把奶奶接到龙海医院的?

    欧阳志远看着谢诗苒的疑惑,就简单的把自己到崮山镇的过程说了一遍。

    谢诗苒听后,咯咯笑道:“你竟然在我家过了一夜?呵呵,真有你的。”

    “可是我真不知道,诗苒你就是谢大哥的女儿,真是想不到呀。”

    欧阳志远也笑了起来。

    “呵呵……宝儿的……”

    马桂花也跟着笑着,举起手中的弹壳哨子。

    整个病房里的气氛极其的温馨。

    “爹爹、娘,我明天就可以过来照顾奶奶了。”

    诗苒很高兴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眼里满是感激之情。

    “苒苒,你明天不上班?”

    苒苒的娘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娘,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欧阳大哥……大叔和萧眉姐,把我的工作,调到这里来了,就是外科,我明天下午就来报道。”

    谢诗苒一脸的兴奋。

    谢抗日听到女儿的话,看着欧阳志远,眼中充满着感激和激动。当年苒苒能进入傅山医院,自己托人花了一万多元,才进入傅山县的医院,现在,欧阳人家一句话,就把女儿调进龙海市的医院,龙海医院可是龙海市最好的医院,欧阳志远真是全家的大恩人呀。

    “志远,谢谢你。”

    谢抗日这条汉子,不会太多的表达。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

    欧阳打开电话一看,是何县长的电话。看来,何振南对这次红太阳集团的投资,期望很大。欧阳志远走出病房,按下接听键。

    “志远,我在龙海,你何伯伯想你了,酒菜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来吧。”

    何振南笑呵呵的道。

    何振南把傅山建立成一个无任何污染有机绿色旅游的宏伟蓝图,仔细的向市委书记周天鸿回报过了。

    周天鸿书记一听,对何振南这个计划很感兴趣,仔细的听取了何振南回报,当何振南把欧阳志远引来了六个亿,红太阳集团要在傅山建立绿色有机果饮基地的事情,说了一遍,周书记两眼露出了欣喜的神情。六个亿的投资,在龙海市里不算什么大的投资,但要在傅山这个经济倒数第一的贫困山区的县来说,无疑就是雪中送炭。

    傅山县凭借这六个亿的投资,就可以腾飞起来。

    第二天,市委市政府就下了两个文件,一个就是彻底关闭各种国家明令禁止的小型铁矿、煤矿和石膏等污染严重的企业。第二个文件就是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让傅山县的经济腾飞起来。

    傅山县关闭污染严重小企业的行动,开始了。

    欧阳志远一听是何县长的电话,连忙道:“好的,何县长,我马上就到。

    欧阳知道,何县长已经等不及了。他向萧眉打了个电话。

    “眉儿,你先回家吧,何县长让我到他家去。”

    萧眉正在办公室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一听欧阳志远要到和县长家里去,轻声道:“志远,少喝点,我在家等你。”

    “呵呵,眉儿,好的。”

    被人关心的滋味真好呀。

    “对了,志远,医院已经给我配车了,雅阁就送给你了。”

    萧眉微笑道。

    “什么?眉儿?医院给你配车了?这太好了,呵呵,谢谢眉儿。”

    欧阳志远开着雅阁,直奔何老爷子家。

    他不要买什么东西,怀里有谢抗日送的几瓶极品茶叶,这几瓶茶叶,要比谢抗日送给圣手朱文才的还要好的多,一会,就送给何老爷子一瓶,回家后,给父亲两瓶,剩下的,留着送人。

    这几瓶茶叶,可是谢抗日在清明前,采到的第一批嫩叶,精致而成的,就是有钱也买不到。

    何振南知道,欧阳志远今天从崮山回来,他早早的就从傅山赶来,等候欧阳志远。傅山整治污染严重的小工厂,已经开始了,并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已经关闭了十几家小型污染的企业。

    何振南的爱人苏晓红和婆婆准备饭菜,在厨房里忙活着。

    何振南和父亲说着话。

    “爸爸,志远这次崮山之行,拉来了六个亿的投资。”

    何振南看着父亲道。

    “六个亿,不错呀,志远还是有本事的,不知道是哪家集团投的资,准备建什么项目?”

    何渡江老爷子,毕竟做过山南省委组织部长,何振南有很多事情,都会和父亲交流的。

    “中国红太阳集团,他们准备把傅山县建成一个有机无任何污染的绿色果饮基地。”

    何振南道。

    “呵呵,不错,傅山县的水质极好,山里有大量的野果树,污染也很小,但是,那些污染严重的企业,背后牵扯着各方的利益,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记得,傅山县已经下了多次文件,为什么有些小企业,到现在还没有清理干净?”

    何渡江看着儿子道。

    “这次的力度要大一些,龙海市委市政府直接下文件,坚决清理这些污染严重的小企业。”

    何振南道。

    “你取得周天鸿的支持了?”何渡江向后仰了仰身子。

    “爸爸,周书记一直在支持我的工作。”

    何振南轻声道。

    “省委书记萧远山那里,我给你说句话,争取一笔发展林业资金,追加一点退耕还林的补助,振南,有了红太阳集团的这次投资,傅山县,有可能就会摘掉龙海市最后一名的帽子,你要把握好这次机会,对你来说,是一次机遇,更是一次挑战,你明白吗?”

    何渡江看着儿子道。

    “我明白,爸爸。”

    “嘀嘀嘀!”

    外面传来汽车喇叭的声音。小保姆走进来道:“何伯伯,欧阳志远到了。”

    “快快让他进来。”

    何振南道。

    不一会,欧阳志远微笑着走进来。

    “何伯伯您好,何县长好。”

    “呵呵,志远呀,快来坐,我和你何伯伯等你一会了。”

    何振南让欧阳志远坐在自己父亲的旁边。

    “志远呀,明天你就要到党校学习了,准备的怎么样了?”

    何渡江微笑着道。

    “何伯伯,都准备好了,明天上午,就去报到。”

    欧阳志远道。

    “志远来了。”

    何振南的妻子苏晓红和婆婆端着菜走进来。

    欧阳连忙站起身来道:“伯母,您好。”

    “呵呵,都好,志远坐吧,你何伯伯,这两天正念叨你呢。”

    这时候,菜已经摆好。欧阳志远给何伯伯和何振南倒满酒,从怀里拿出一瓶茶叶,笑道:“何伯伯,你喜欢喝茶,我这里有一瓶茶叶,您尝尝。”

    何渡江一听欧阳志远给自己带来一瓶茶叶,笑着接过白瓷瓶。当老爷子打开瓶盖时,一股沁人心肺的淡雅茶香,飘进自己的鼻子,让人精神一震,全身的汗毛孔顿时舒展开来,有种说不出的清爽。

    “好茶!”

    何渡江过去可是省委组织部长,什么样的好茶叶没喝过?但是眼前的这小瓶茶叶,那种淡雅香醇的香气,自己从来都没有喝过。

    何渡江老爷子大声道:“老婆子,快把我的茶壶拿过来。

    王阿姨笑呵呵的把老爷子的专用茶壶拿过来,倒出五六片茶叶,放进茶壶里,倒上开水。

    袅袅的香气,从壶嘴里飘出来,闻在鼻子里,神清气爽。

    “呵呵,志远,你介绍一下红太阳集团的投资计划吧。”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

    “呵呵,红太阳集团的投资,要在半月后签约,您让县政府做好谈判计划书,但现在最主要的是另一个项目的投资,计划书必须两天内完成,三天后,人家就要和县政府谈判签约,我现在正式向您回报。”

    何振南一听,精神一震,连忙道:“你又拉来了一笔投资?”

    欧阳志远道:“这笔投资,是我碰巧了,如果我不去天柱峰,人家在游完天柱峰的时候,就回去了。”

    “是什么集团?”

    何振南连忙问。

    “台湾恒丰集团。”

    “台湾恒丰?”

    何振南和何渡江爷俩,几乎同声惊呼。

    “是呀,这不,我回到龙海,就来这里了,根本还没来得极查一查,台湾恒丰是做什么生意的。”

    欧阳志远乐呵呵的道。

    “你真不知道台湾恒丰是做什么产业的?”

    何振南哭笑不得的看着欧阳志远。

    “真的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

    欧阳志远摆摆手。

    “台湾第一电子集团公司,世界上任何电器设备上,都有他们的电子元件。”

    何渡江微笑着道。

    好家伙,这么大的一个公司,怪不得韩建国来大陆旅游,还带着这么多的保镖。

    欧阳志远感到自己太幸运了,如果自己不带陈雨馨游玩天柱峰,碰巧,自己救了韩建国和他的孙女韩月瑶,这八个亿的投资,就怕要泡汤。既然恒丰是这么大的一个电子元件生产集团,那么,如果说动韩建国在傅山开发区投资建厂,呵呵,傅山经济最后一名的帽子,就可以甩掉。

    何振南的城府还是不如老爷子深,即使是台湾第一大电子恒丰集团,何老爷子也没有激动,但何振南却一把抓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志远,他们要投资建厂?”

    欧阳志远摇摇头道:“不是。”

    何渡江看着自己身为傅山县长的儿子,有点失态,不禁瞪了何振南一眼。

    官场上,讲究的是喜怒不形于色,自己的儿子还是要再锻炼呀。

    看人家志远,不论做什么事,都是轻松自如,谈笑风生,就是和自己第一次见面,也没有任何的拘谨,这小子是个人才呀,但愿欧阳志远能帮助儿子把傅山建设成为一个龙海,以至全国最有名的有机环保无任何污染的绿色旅游大县。

    “他们先期投资8个亿,开发崮山72群峰的旅游,而且是三天后就签约。”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

    “什么?8个亿开发崮山72群峰?”

    这个投资项目,让何振南感到极其的兴奋,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8个亿是什么概念?而且还是先期投资。

    旁边的何渡江老爷子虽然表面上不行于色,但眼角的肌肉禁不住的抽动了几下。何渡江知道,恒丰集团能投资8个亿开发崮山72群峰,而且三天后就签约,就说明他们相中了傅山县的环境,就有可能在傅山投资建厂。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有可能别的投资商,也看中了崮山72群峰的商机,恒丰集团是想抢先一步。

    电子元件的生产,都是建在山清水秀,无任何大气污染的环境中的。

    呵呵,大手笔呀,大手笔。

    “何县长,投资我给你拉来了,下面就看县政府怎么运作了,这次机会难得呀。”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又是一个大投资项目。

    如果这8个亿投资成功,傅山县内的老百姓,还要出去打工吗?

    这时候,屋内的茶香,渐渐变得香醇起来。何老爷子不动声色的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茶。

    茶水碧绿青翠,香气淡雅,让人精神一振。

    何老爷子本来不应该给欧阳志远倒茶,但何老爷子偏偏给他倒了。何老爷子是不动声色的在感谢欧阳志远。

    如果自己的儿子,在欧阳志远的帮助下,能让傅山县腾飞起来,在全国树立起一个环保有机,无任何污染的绿色大县的标杆,自己就可以凭借自己的老关系,让中央秦副总理来视察傅山县,把傅山县树立成全国的一个绿色县城的标本,那么,儿子的仕途,就可以高歌猛进,一帆风顺。

    何老爷子想的更远一些。

    欧阳志远一发觉何老爷子给自己倒茶,欧阳志远并没有像一般人那样慌乱,也没有阻止老爷子。欧阳志远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如果阻止老爷子给自己倒茶,自己就是不尊重老爷子。他连忙站起身来,双手端起茶杯,恭恭敬敬的接着老人家的茶水。

    何老爷子暗暗地点头,他知道,欧阳志远的气度和智慧,远远的比自己的儿子要好的多,自己的儿子现在是傅山县的县长,但以后,欧阳志远走的要比儿子会更远,说不定,不远的将来,儿子要跟着欧阳志远干。

    等到茶水快要倒满的时候,欧阳志远微笑着接过茶壶,恭恭敬敬的给何老爷子倒上茶水,又给何振南倒上。

    何老爷子暗暗地点头。

    接下来,三个人在吃饭中,谈了很多细节。细节决定成败。

    有何老爷子的保驾护航,所有的细节,都在何渡江的提示下,梳理了两遍。特别是傅山县给恒丰集团的最优惠的条件。

    快到十点的时候,这顿饭才吃完。

    欧阳志远在上洗手间回来的时候,看到何振南的妻子站在洗手间的门外,神情有点扭捏,脸色微红的看着自己。

    这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

    欧阳比较尊重何振南,毕竟何振南对自己有知遇之恩,所以就不能多想,连忙道:“嫂子,有什么事吗?”

    苏晓红看着欧阳志远,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脸色更红了。

    欧阳知道,苏晓红肯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想向自己说,但又不好意思开口,难道她的胸口上有什么毛病?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禁不住看了一眼苏晓红那饱满高挺的胸前。

    苏晓红这对乳和房,竟然象少女的乳和房一样,向前挺拔,而且乳和尖微微向上翘,而且还具有少妇的那种饱满坚挺,随着苏晓红身体的晃动,而微微的颤动,让人惊心动魄。

    这让欧阳志远暗暗地咽了一口唾液,心道,这对乳和房肯定天天被何县长揉搓,不然,没有这么丰满的。

    苏晓红一看欧阳志欧元盯着自己的乳和房看,脸色变得更红了。

    欧阳连忙移开目光,轻声道:“嫂子,我是胸科医生,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可以带你到医院去检查的。”

    苏晓红一听欧阳志远的话,就知道他误会自己了。苏晓红抬起头来,好像鼓足了很大的勇气,小声道:“志远,不是我,是……你何大哥。”

    欧阳志远一愣,轻声道:“何大哥?何大哥怎么了?”

    何振南从气色上看,没有任何的病容呀?

    苏晓红脸色一正,最后下了决心,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和你何大哥,一直把你当亲兄弟看待,你何大哥有病,我想请你给他治一下,但你要答应我,决不能向外人透露半点消息,就是你何大哥也不能说,免得他在你面前抬不起头来。”

    欧阳志远一听苏晓红这样说,点点头道:“我答应你,说吧。”

    苏晓红小声道:“你何大哥在前几年,抗洪抢险中,受了伤,他那方面就不行了,你看,我们都三十多岁了,我很想要个孩子,你能不能帮助你何大哥看看。”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一愣,自己以为何振南为了事业,不想要孩子的,想不到何振南本身受过伤,自己怎么没看出来呢。

    欧阳志远忙道:“你放心嫂子,我一会不让何大哥知道,给他看看脉象,我在开个方子给你,这方面的病,用中医,是可以治疗的,我也不会外传的。”

    苏晓红一定,很是感激,轻声道:“谢谢。”

    说着话,苏晓红转身走了出去。

    苏晓红也就三十岁,这个年龄,正是正常需求旺盛的年龄,想不到,何振南竟然有这样的病,这对苏晓红是一个很大的折磨。

    欧阳志远不动声色的走进客厅,坐下来后,大声道:“来,何大哥,咱们再喝一杯。”

    欧阳志远说着话,右手端起了自己的酒杯,同时,左手亲热的拉住了何振南的手腕,手指轻轻的搭在他的脉门上。

    何振南心里很高兴,他真想不到,欧阳志远能再次拉来这么一笔投资。

    “干!”

    两人碰了一杯。

    欧阳志远临走的时候,把药方偷偷地塞给了苏晓红,上面写着服用的方法。

    欧阳志远告辞后,何老爷子看着远处欧阳志远的车子,对着儿子道:“欧阳志远是你的贵人,好好地对待他,他对你会有很大的帮助的。”

    何振南点点头道:“知道了,爸爸,我明天把这个投资项目,当面向周书记回报。”

    何渡江点点头,看着儿子道:“但愿这次傅山县能借这个机遇,腾飞起来。”

    欧阳志远回到家的时候,在院子里看到了医院给萧眉配的桑塔纳,欧阳志远笑了笑,走进堂屋。

    堂屋内,欢声笑语,欧阳志远还没走到堂屋,就听到了小虎子的声音。

    呵呵,萧眉把小虎子带过来了?

    “欧阳叔叔,你回来了。”

    小虎子听到了汽车声,跑了出来。

    今天小家伙,穿了一身新衣服,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特别的精神,透着机灵劲。

    “呵呵,小虎子,今天穿上了新衣服了?”

    欧阳一下子抱起小虎子。

    “欧阳叔叔,新衣服是萧阿姨给我买的,萧阿姨对我可好了。”

    小虎子高兴地手舞足蹈。

    欧阳抱着小虎子走进房间,一眼看到,萧眉正蹲在地上,给妈妈洗脚,妈妈一脸满足幸福的笑着,看着自己的儿媳。

    爸爸坐在沙发上,看着前面的围棋,在沉思。

    欧阳一眼就看到,这个布局是小虎子下的,哈哈,小虎子的棋,竟然难住了父亲。

    萧眉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欧阳,满脸柔情,轻声道:“回来了。”

    欧阳志远看着这温馨的画面,心里很是感动。

    欧阳怕引起萧眉伤心,欧阳一直没敢问萧眉的具体身世,但欧阳知道,从萧眉身上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高贵文雅和知书达理的品行,萧眉的身世绝对是大家闺秀,出身高贵。现在萧眉竟然给母亲洗脚,这让欧阳志远更加看重萧眉。

    这样的亲情、这样的家,才是真正的家呀。

    温馨、安全。

    上次欧阳志远看到过萧眉的母亲,心里一直不是滋味,他心里暗暗的保证,一定要给萧眉一个完整温暖的家。

    “爸爸,妈妈,眉儿,我回来了。”

    欧阳志远微笑着打着招呼。

    欧阳宁静一听儿子回来了,连忙站起身来,疼爱的看着儿子,微笑道:“志远,厨子里给你留了饭,我给你热热去。”

    志远连忙道:“爸爸,我吃过了,你歇着吧。”

    秦墨瑶看着儿子回来了,微笑着道:“儿子,这几天累吗?崮山镇很远的。”

    “妈妈,不累。”

    欧阳说着话,蹲下身来,微笑着看着萧眉道:“眉儿,你累了一天了,我来吧。”

    萧眉娇嗔的道:“就洗好了,你出去了几天,该好好的歇歇了。”

    萧眉说着话,给婆婆擦干脚,把拖鞋给婆婆穿上。

    欧阳笑呵呵的从怀里拿出两瓶茶叶,放到父亲的手里道:“爸爸,人家送了两瓶茶叶,你尝尝味道如何?”

    “呵呵,我尝尝。”

    欧阳宁静笑呵呵的冲了一壶茶叶,那种淡雅的香醇茶香,弥漫在房间内,让人如沐春风一般。

    “呵呵,志远,好差,这是茶叶中的极品,你朋友一定是位制茶高手。”

    欧阳宁静乐呵呵的道。

    “嘻嘻,欧阳爷爷,这茶叶是我爸爸和我一起采摘加工的,那么,我就是制茶高手、高高手了?”

    小虎子闪着机灵的大眼睛,调皮的看着欧阳宁静,挺起了小胸膛。

    “呵呵,这么好的茶叶,竟然是我们小虎子和虎子爸爸制作的,我们小虎子真是了不起呀。”

    欧阳宁静乐呵呵的道。

    欧阳志远拿出几颗上好的山参道:“这几棵上好的山参,给妈妈补身子。”

    说话间,欧阳志远把几颗从朱文才那里买来的山参,放到妈妈的手里。

    “呵呵,志远,留着给你父亲补身子吧。”

    一家人说了一会话,秦墨瑶看着儿子道:“志远,累了几天了,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去党校报到。”

    秦墨瑶疼爱的看着儿子。

    “小虎子今天跟我们睡了,我非得把小虎子的棋局破了不可。”

    欧阳宁静看着儿子道,他知道,儿子几天没回家了,人家小两口小别胜新婚呀。

    欧阳志远知道爸爸的意思,他笑笑道:“爸爸,就怕这个棋局,你破不了。”

    前年欧阳志远在朱文才的药店,看到小虎子就以这个局,把朱文才杀的片甲不留。如果自己不是看过陈毅元帅的棋谱,自己也破不了这个棋局。

    小虎子的这套棋局,是跟父亲谢抗日学习的,而谢抗日,是在母亲的一个包裹里发现的一本手抄棋谱。

    欧阳志远在看到这个围棋布局的时候,就知道,这个琪局就是陈毅元帅创造的。

    陈毅元帅的棋风,和他对决日军和国民党的军队的战法一扬,如同一把战刀,锐利之极,大开大合,横扫千军,却又密不透风,如同江南的梅雨,丝丝入扣,密密麻麻,没有任何的破绽。

    自己手里,就有一本陈毅元帅的棋谱。这本棋谱,是自己前几年在崮山镇采药时,在一位老农家收的。

    在欧阳志远20岁的时候,欧阳宁静就不是儿子的对手了。这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道理。

    “呵呵,志远,这个布局真厉害,你知道是谁的棋风吗?里面大开大合,却又密不透风,丝丝入扣,根本破不了呀。”

    “哈哈,爸爸,这是陈毅元帅的套路,当年国共合作,联合抗日的时候,陈毅元帅把国民党第二十集团军长,号称小诸葛的汤恩伯,杀的片甲不留,连输三局,最后,汤恩伯不得不低头认输。”

    “陈毅元帅的棋路?呵呵,太厉害了,怪不得里面杀机四伏,布局密不透风,厉害呀,怪不得汤恩伯被杀的口服心服。”

    诸葛宁静说着话,又和小虎子杀起来。

    “欧阳叔叔,我还要让欧阳爷爷吗?”小虎子看着欧阳志远。

    那边的欧阳宁静一听,差一点背过气去。

    萧眉连忙捂住嘴,不敢笑,跟着欧阳志远,走向两人的房间。

    萧眉和欧阳志远走到自己的房间,就在萧眉拿出钥匙开房门的时候,萧眉感受到了后颈上,欧阳志远吹出来的热气,痒痒的,又麻又酥,同时听到了欧阳有点急促的喘息声,两只胳膊不老实的在自己的腋下穿过来,一双温暖的大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内。

    “眉儿,我想你了。”

    萧眉的娇躯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身子在刹那间酥软,变得火热起来,已经站不住,手中的钥匙插了几次,都没插进钥匙孔内。

    “志远,我也想你了……喔……”

    萧眉的话还没说完,欧阳的嘴唇已经印在了眉儿的娇唇上。

    “喔喔,志远,别再……这里,爸爸妈妈会看到的。”

    萧眉呢喃着,大脑一片空白,醉眼如丝,白玉一般的双臂,紧紧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

    欧阳一边亲吻着眉儿,手中多出一张银行卡,信手一划,门开了。

    两人踉跄的走进屋内,志远后脚一蹬,关上门。

    “眉儿,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欧阳志远在天柱峰,始终坚守着最后的底线,没有和陈雨馨发生什么,但已经憋坏了,他要猛烈释放自己的浓浓爱意和热情。

    “志远,我也爱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