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调动

    第九十四章调动

    萧眉看着老人道:“虎子,你奶奶要看看你的弹壳,快给奶奶看看。”

    萧眉眼睛一亮,虎子脖子上的弹壳,难道能让马桂花想起什么来?弹壳,对,以老人的年龄来推算,老人年轻的时候,全中国还处在抗日战争时期,老人肯定对弹壳熟悉。老人脑子里,可能就是一块弹片。

    “奶奶,给您。”

    虎子把哨子拿下来,轻轻地吹了一口。

    “嘟嘟嘟。”

    小哨子发出嘟嘟的声音,很是好听。

    “给……给……宝儿……”

    马桂花满脸希望的看着小虎子。小虎子把弹壳哨子放到***手里,老人一把抓过弹壳哨子,嘴里发出:“宝儿……宝儿……。”

    “谢大哥,宝儿是谁?”

    萧眉很奇怪的看着谢抗日。

    谢抗日道:“宝儿,是我父亲的名字,但我没见过我父亲,我娘见到什么东西,都说是宝儿的,也就是我爹的。”

    “你没见过伯父?”

    萧眉更是感到奇怪。

    谢抗日点点了头,就把自己知道的娘的事情,和萧眉说了一遍。

    萧眉听完后,点点头道:“这个弹壳,就留在老人手里吧,看看能否引起老人的回忆。

    谢抗日点点头。

    这时候,欧阳志远走了进来。

    “萧院长,情况怎么样?”

    欧阳志远道。欧阳在外人面前,还是能板板整整的叫萧眉为萧院长的。

    床下君子,床上夫妻。这是古时候,夫妻之间的标准。

    意思就是说,不在床上的时候,要像君子一扬,相敬如宾,彬彬有礼,到了床上,才可以肆意妄为。

    “志远,今天先稳定老人的情绪,明天做各种检查,包括ct和磁共振,后天我和章教授把具体的手术方案制定下来,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就可以做手术,到时候,你来保驾护航,老人年纪大了,预防手术中出现意外。”

    “到时候,我一定来。”

    欧阳志远道。

    “这间病房是个单间,可以加两张床,让谢大哥和嫂子休息。”

    欧阳志远看了看房间道。

    “谢谢你,志远兄弟。”

    谢抗日不善言谈,但他双眼睛,充满着对欧阳志远的感激。

    他清楚的记得,上次自己陪同娘来龙海看病,碰到的都是大夫和护士冷漠的目光。当他拿出杂粮窝窝头吃饭的时候,所有的护士和大夫的眼里,都是鄙视的眼神。

    护士和大夫永远是冷冰冰的语气,仿佛欠了他们几百万块钱似的。自己拿着药单子,楼上楼下的跑,差一点把自己跑死。

    ***护士天天催命似的要钱。哪里还有**时代,那种救死扶伤的革命精神?

    最后,钱花光了,大夫立刻停针停药。现在的人,眼睛都是势利眼呀。

    “呵呵,谢大哥,我们是兄弟,你不要客气。”

    欧阳志远离开病房,向萧眉要了雅阁车子的钥匙,他要会傅山医院,收拾一下自己办公室的东西,明天到党校报到。

    欧阳志远在走廊上看着萧眉道:“眉儿,你的办公室,我替你收拾一下?”

    萧眉笑道:“我的东西很多的,我回来自己收拾吧。”

    “那好吧,下班我来接你回家。”

    一丝笑意在欧阳志远的嘴里闪出。

    “我想你了。”

    欧阳轻声道。

    萧眉的身子一软,看着欧阳志远,眼睛留露出无限的依恋和温柔,马上发就要滴出水来,小声道:“我也想你了。”

    欧阳看了看四周无人,闪电一般的在萧眉红润的嘴唇上,亲了一下,呵呵笑着,跑下楼去。

    萧眉连忙把身子靠在墙上,脸色潮红,呼吸加快,如果欧阳再亲自己一下,自己就会软掉。她感到自己已经湿润了。

    被阳光滋润过的禾苗,天天盼望着雨露阳光的滋润。

    小坏蛋,真会折磨人,等晚上,非收拾你不可。

    晚上,不知道,谁收拾谁呀?真让人期待的被收拾。

    欧阳志远把车停到自己办公室的楼下,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路上,很多的医生和大夫见到欧阳志远,老远的就打招呼。欧阳志远要到党校学习和萧眉调到了龙海医院,做副院长的消息,早已传遍了傅山医院,所有的人都震动了。

    我靠,欧阳志远真是牛逼呀,暴打了党委书记刘大成和外科主任李云山,人家竟然没有任何责任,反而要到党校学习,进入仕途,人比人气死人呀。

    有消息灵通人士说,欧阳志远到党校学习,是市里领导决定的,亲自点的名。

    一个刚刚能单独坐诊的小医生,竟然能有这本事?

    现在,只要进了党校,毕业后,哪个不安排个一官半职的?以后,欧阳志远就县里的领导了。

    一路上,所有人的眼光,都带着讨好献媚的抢先和欧阳志远说话、握手、祝福和祝贺。

    就连平时对自己愤恨打压的副主任主治医师王健,在看到自己的时候,一脸的献媚讨好,颠颠的跑过来,老远就伸出手来,和欧阳志远握手。

    但他们眼里隐藏着的妒忌、愤恨、不平,却没有逃过欧阳志远的眼睛。

    这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人们已经看不得别人比自己顺利,比自己好了,妒忌和愤恨已经占据人们的心灵。

    刚才,欧阳志远刚一下了车,最在窗户后面的王健,就看到了。

    欧阳志远怎么会开着萧眉的雅阁轿车?难道欧阳志远这个小白脸,和萧眉勾搭上了?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心理阴暗的人,都会用阴暗的思维,去考虑别人。

    王健每天都要早来半小时,坐在靠窗户的办公桌前,偷窥每个医生脸上的表情,分析着每个人今天的情绪。他把所有的人列为三类,第一种就是象欧阳志远这种人,要狠狠地打压排挤,让他们在自己的面前,永远不能翻身。第二种人,就是象院长李南飞这种人,包括各科室的主任,这些人自己一定要和他们搞好关系,看看能利用一下吗。

    第三种人,就是小医生和护士们,这些人在王健的眼里,已经划到混吃等死的行列,全部无视。

    当他听到,欧阳志远进入党校学习的消息后,那种愤恨、不平、委屈、妒忌的情绪,差一点把他发疯。

    这个小白脸资历浅,来傅山医院就只有一个月,凭什么他到傅山党校去学习?他那些骗人的狗屁中医,根本不能治病。

    这个社会怎么这样不公平?老子熬了十几年,只熬到个受气的副主任,要是有名额到党校学习,整个傅山医院,就只有自己合格。到党校学习,只有自己才是最合格的人。

    不公平呀,老天真是不公平。

    王健给傅山纪委写了一封检举揭发欧阳志远利用关系,走后门,上党校的检举信,寄到了傅山县纪委办公室。

    信被纪委书记张建设看到。张建设是县长何振南的人,他当然知道何振南要用欧阳志远,他把那封检举信,直接丢到了下水道了。

    今天就要下班了,王健一眼就看到欧阳志远从一辆轿车里走出来,而那辆轿车,竟然是萧眉的雅阁,难道这个小白脸,勾搭上了萧眉那个**?老子勾搭两年,都没勾到手,真是他妈隔壁的邪门。

    虽然王健对欧阳志远很愤恨,但他计算好欧阳志远正好从自己办公室门前经过的时间,等到欧阳志远就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王健打开门,立刻装着狂喜的样子,老远就伸出双手,奔向欧阳志远,大声道:“欧阳医生,不,欧阳领导,祝贺呀,祝贺欧阳领导高升。”

    王健两眼献媚的看着欧阳志远,两手不停地晃动着。

    欧阳志远看着王健这张让人恶心的脸,恨不得一拳揍扁他。但是,现在人家向自己祝贺,自己也不能伸手打笑脸人呀。

    旁边的护士和医生们,都一脸的鄙视,看着王健的表演。

    欧阳志远三句两句话,打发了王健,连忙逃向自己的诊疗室。

    刚到诊疗室前,就看到,诊疗室的窗户和门,被擦得很干净,一尘不染,办公桌旁边,一个漂亮的小护士,正捧着自己桌子上的上岗证,静静地看着。

    自从欧阳志远和萧眉离开傅山医院,医院一直没有撤掉欧阳志远的诊疗室,诊疗室里,还有欧阳志远的东西。

    党委书记刘大成被撤了职,院长李南山在等着欧阳志远回来收拾东西。院长李南飞也没想到,欧阳志远会被派到党校学习。

    李南飞把情况向县委书记王凤杰汇报了。

    王凤杰只是冷冷的说了句,知道了,就挂了电话。李南山是县委书记王凤杰的人。

    欧阳志远的办公室没撤,谢诗苒和王楠两个护士,也没有安排新的工作。王楠差一点高兴的疯了,天天晚来早走。谢诗苒天天把诊疗室打扫的干干净净。

    今天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谢诗苒又把诊疗室打扫一遍,当她看到欧阳志远的上岗牌,静静地挂在欧阳志远一件白大褂的胸前,谢诗苒轻轻地抱住了欧阳志远的白大褂,轻轻的闻了一口,上面还带着欧阳志远好闻的气息。

    欧阳大哥,你现在在哪里?

    谢诗苒取下欧阳志远的上岗证,神情的端详着上岗证上面,欧阳志远的照片。

    饱满的额头,浓浓的眉毛,深邃清澈的大眼睛,充满着无穷的智慧,静静地看着自己,仿佛眼睛里充满着无限的柔情。

    挺值得鼻梁,红润棱角分明的嘴唇,嘴角带着一丝让人着迷的调皮笑意。

    “欧阳大哥,你走了好几天了,也没给是诗苒来个电话,难道你忘了诗苒么?欧阳大哥,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心吗?”

    谢诗苒对着欧阳志远的照片诉说着自己的相思之情。

    小丫头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已经隐现泪光,湿润了,看来,小丫头的心已经让欧阳志远给带走了。

    “欧阳大哥,你知道吗?诗苒昨天梦到你了,梦到你吻……”

    小丫头的脸色一红,娇羞至极,神情有点扭捏,白皙修长的脖颈,变成粉红色。

    谢诗苒凝视着照片上的欧阳志远,脸色变得更红,她悄悄的向窗外看了一眼,见四处无人,轻轻的闭上了那双美丽漂亮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红润的嘴唇,慢慢的移向欧阳志远的照片。

    “波!”

    诗苒的娇唇终于亲了一下志远的照片。

    小丫头在亲完欧阳的照片后,双手连忙捂住自己红红的脸,羞得满脸透红。

    所有的这一切,都被欧阳志远看在眼里,听到耳朵里。

    欧阳志远所在的角度,谢诗苒看不到自己,自己却能看到谢诗苒。

    欧阳志远在过去就知道,谢诗苒经常偷偷地看自己,自己一直认为,小丫头年纪小,闹着玩的。今天自己听到了谢诗苒对自己的诉说痴情,这让欧阳志远很感动。

    可是自己已经有了萧眉,自己不会爱上别人的。

    谢诗苒,对不起了,我们是不可能的。

    欧阳志远静静的思索了一会,转身向回走,走到距离自己的诊疗室很远的时候,故意大声咳嗽,并把脚步放得很重。

    谢诗苒猛然听到有人走过来,连忙把欧阳志远的上岗证藏在口袋了,快速的打开房门,猛的惊呆了。

    自己思念的欧阳志远大哥,竟然出现在走廊上,正微笑的看着自己。谢诗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连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你好,谢诗苒,快下班了吧。”

    谢诗苒听到了欧阳志远的声音,终于确定,这不是自己的幻觉,她的眼睛一亮,露出惊喜的神采,连忙走过来,轻声道:“欧阳大哥,你怎么来了?”

    诗苒感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呵呵,诗苒,我明天就要到党校报到,今天来办公室收拾一下。”

    诗苒的神情一暗,轻声道:“欧阳大哥,我帮助你收拾一下吧。”

    “这里也没有什么东西,就是有几套衣服。”

    欧阳志远说着话,打开衣橱,只见自己的几套衣服,洗得干干净净,整齐的叠在大衣橱里。

    欧阳志远知道,一定是谢诗苒给自己洗的。

    “诗苒,谢谢你。”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谢诗苒取出一个方便袋,默默地把欧阳志远所有的衣服,都装好,递到欧阳志远的手里,抬起她美丽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她想对欧阳志远说,那句话。但诗苒说不出来。

    “给你,欧阳大哥。”

    欧阳接过自己的衣服,看着谢诗苒道:“走,我请你吃饭。”

    “不,欧阳大哥,我请你吧,就当做给你送行吧。”

    谢诗苒说着话,眼睛有点湿润。

    “呵呵,好呀,诗苒,快走吧,下班的时间到了。”

    欧阳志远和谢诗苒走出诊疗室,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王健办公室的门半开着,王健正站在门旁,在偷窥着自己和谢诗苒,他那双眼睛里,闪烁着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寒芒,而且眼光停留在谢诗苒那饱满高挺的胸部,透出变态的淫和荡。

    这种目光极其的可怕,就连欧阳志远也吓了一跳。

    他一看到两人走向楼梯,王健一闪,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欧阳志远想起来,这个变态的家伙,偷拍赵云山欺负谢诗苒的事情来,欧阳志远心里一动,他知道,这里就是狼窝,自己走后,就怕诗苒会受到伤害,自己不如让萧眉把谢诗苒调到龙海医院当护士。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看着诗苒道:“诗苒,想到龙海医院工作吗?”

    谢诗苒一听欧阳志远这样问自己,内心不由得狂跳,连忙道:“欧阳大哥,当然想了,龙海医院毕竟是龙海的市立医院,肯定比傅山县的医院好了,不过,我没有人,怎么能调到龙海医院?”

    谢诗苒想起赵云山和王健那**的如同锥子一般的目光,还有赵云山侵害自己的事情,内心到现在还感到后怕。要不是欧阳大哥救了自己,自己清白的身子就会被玷污,自己也不会活在这个世上。

    “呵呵,你萧眉姐现在可是龙海医院的副院长了,把你调到龙海医院,还不是小菜一碟吗?”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什么?欧阳大哥,你说什么?萧眉姐当副院长了?”

    谢诗苒顿时狂喜,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呵呵,不信吗?我这就给你萧眉姐打电话,让她把你调走。”

    欧阳志远说着话,拨通了萧眉的电话。

    “眉姐,你把谢诗苒调到龙海医院,跟着你工作吧。”

    欧阳志远冲着谢诗苒挤挤眼。

    谢诗苒高兴地不得了。

    萧眉一听欧阳志远的话,她想到了谢诗苒受赵云山欺负的事情来了。萧眉也是很喜欢谢诗苒这个勤快干净漂亮的小丫头。

    “好的,志远,我这就给张延清院长打电话,我也很喜欢诗苒这个小丫头。”

    萧眉说着话,拨通了张院长的电话。

    欧阳志远和谢诗苒刚走到楼下,萧眉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志远,你让谢诗苒听电话。”

    欧阳志远把电话递给谢诗苒道:“你萧眉姐的电话。”

    谢诗苒连忙接过欧阳手里的电话,轻声道:“眉姐,诗苒想你了。”

    “呵呵,小丫头,我给张院长说好了,你明天交代一下工作,下午就来龙海医院报道,手续有人给你办。”

    电话里传来萧眉乐呵呵的声音。

    “什么?眉姐,明天就能到龙海上班?”

    谢诗苒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看起来比登天还难的事情,眉姐一句话就可以办成。

    “诗苒,你不相信你眉姐的能力吗?”

    萧眉笑道。

    “眉姐,当然相信你了,谢谢眉姐,我又能跟着眉姐了。”

    “呵呵,小丫头,嘴真甜。”

    欧阳志远和谢诗苒刚走到雅阁轿车旁,欧阳志远感到两道刀锋一般的目光,充满着怨恨和怨毒,在死死的盯着自己。

    欧阳志远抬头一看,赵云山站在远处,仿佛要吃了自己一般,正在看着自己。

    赵云山虽然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堂兄弟,但他的外科主任,已经被拿下。

    赵云山知道,这一切的根源,都是欧阳志远造成的,他恨不得咬欧阳志远一口。

    对于这种小人,欧阳志远根本不理会。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