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小虎子

    第九十三章小虎子

    欧阳志远看着雨馨的奔驰开出龙海医院,转过身道:“眉儿,谢老将军恢复的怎么样?”

    萧眉悄悄的拉住欧阳的手道:“恢复的很好,过几天就要出院了,老将军说,你回来后,要你去见他。”

    “好的,咱这就上去。”

    萧眉抱着虎子,和欧阳志远走向保健大楼。

    “阿姨,您叫什么名字?也是欧阳叔叔的女朋友吗?”

    虎子搂着萧眉的脖子,小声道。

    虎子这句话,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这个小家伙,可别乱说什么,自己在石头城和雨馨可没有什么。

    萧眉扭了一下虎子的小鼻子道:“以后,你就喊我萧阿姨,你叫什么名字呀?”

    “萧阿姨,我叫虎子,老虎的虎。”

    虎子说着话,张开小嘴,做了一个老虎呲牙的动作,嘴里还呜呜的学老虎叫唤了一声。

    逗得萧眉大笑不已。

    门口的警卫明显的增加了不少,而且还有暗哨,欧阳感觉到了最低有十几位高手,隐藏在暗处。现在不知道有多少眼睛和枪口,在盯着自己。

    警卫看到是欧阳志远和萧眉,只是用仪器检查了一下,就放行。

    病房门口,老将军的护卫朱军和陈斌,笔直的站在门前,警觉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朱军一看到欧阳到了,脸上露出了敬佩的笑容,看着欧阳志远道:“我去通报一声。”

    朱军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另一位警卫的声音:“请进。”

    老将军的伤口,在欧阳志远的药液滋润下,恢复的极好,现在已经能下地走动,这让老将军大喜,更让章教授感到不可思议。

    要是用别的药物治疗,老将军要想下床,那要在一个星期以后。

    老将军醒过来后,一定要见见自己的救命恩人。他听章教授把经过说了一遍。这让老将军很是的感动。

    能在地震中没有逃跑,坚持着给自己做完手术,在无数块如同刀锋一般锐利的玻璃狂射而下的时候,再次趴在自己的身上,用后背挡住了那些碎玻璃,而欧阳志远的后背,却插满了锋利的碎玻璃。

    更让老将军感兴趣的是,欧阳志远给自己治疗伤口的神奇药液。这种药液竟然能让伤口很快的收缩,长出新的肌肉。

    自己年轻的时候,自己带领的特战部队里的魏军医,就会配置这种相似的药水,可惜的是,战争一结束,魏军医就不告而别了。

    五十年了,自己从来么没有放弃寻找魏军医,可惜的是,没有任何线索。

    这种药要是用在整个部队,绝对能减少很多伤亡的。特别是自己负责的第五特战部队,现在,每年都有很多的秘密任务要去执行,很多战士在受伤的时候,都是由于没能立刻治疗,牺牲在战斗的岗位上。如果有了这种药液,立刻就能止血长口,这能挽救多少战士的生命呀。

    自己的贴身警卫朱军和陈斌都说欧阳志远的身手极高,就是两人都不是欧阳的对手,这就让老将军产生了把欧阳志远带回部队的想法。

    如果欧阳志远能进入部队,凭借他的医术和身手,绝对能在特战部队中大有作为。

    “报告,欧阳志远到。”

    朱军立正报告。

    谢老将军一听,顿时大喜,连忙道:“快快有请。”

    欧阳志远和萧眉抱着虎子,走了进来。

    当老将军一眼看到欧阳志远的时候,不由得一愣。

    他没有想到,欧阳志远这么年轻,而且这样英俊潇洒,长的很阳光。

    欧阳走进病房,看到高大威猛的老将军,正在看着自己。

    欧阳没见过老将军站起来的样子,现在看到了,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高大威猛,果然是一位猛将呀,现在身形就有一米八五,比欧阳还要猛一点,年轻的时候,身高结对超过一米九以上,难道,老将军真是韩建国老人口中的谢大炮?

    “将军,您好。”

    欧阳志远连忙伸过手来。

    “欧阳志远,呵呵,你终于来了。”

    老将军握住欧阳伸过来的双手,笑呵呵的道。

    “呵呵,将军,我到崮山办点事,您恢复的不错,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欧阳志远道。

    “哈哈,这都是你的功劳,坐吧。”

    老将军微笑着道。

    在老将军面前,欧阳志远哪里敢坐。老将军坐下后,欧阳志远还是站在老将军面前。

    “坐下,这是命令。”

    老将军看到欧阳志远不敢坐下,不由得大吼一声。这声大吼,吓了欧阳一跳。

    欧阳志远连忙坐在老将军的身旁的沙发上,但只坐了半个屁股。

    “老爷爷,你长得好高呀,和我爹爹一样高,嗓门和小老虎一样。”

    虎子在萧眉的怀里,看着老将军,感到很亲切,小嘴一张,学了一声老虎的叫声。

    这下,逗得众人都呵呵的笑了起来。

    老将军一眼看到萧眉怀里的小虎子,心里一阵莫名其妙的狂跳,一种强烈的想法在心头刹那间升起,这个想法就是要把这个小孩子,抱在自己的怀里。

    老将军终身未娶,只是在部队上,认了一个干儿子,现在在军委担任要职。老将军最喜欢的就是孩子。

    老将军连忙站起身来,一把抱过来虎子,看着虎子那双清澈激灵的大眼睛,内心一颤,心脏再次砰砰的狂跳两下。

    老将军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见到这个孩子的时候,竟然这样激动,看来,自己和这个小孩子有缘呀。

    “呵呵,志远,这是你的孩子吗?长得虎头虎脑的,真可爱,快叫爷爷。”

    老将军忍不住在虎子胖乎乎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将军,不是我的孩子,是一位病人的孩子,叫小虎子。”

    欧阳志远回答道。

    “爷爷。”

    虎子乖巧的叫着爷爷。

    “哎!”

    老将军哈哈大笑着,答应着小虎子道:“小虎子,你爹爹和我一样高吗?”

    “是的,爷爷,比爷爷还要高一点。”

    虎子伸出小手,在老将军的头上比划了一下道:“爷爷,你头上的白头发真多,我给你拔掉吧。”

    “哈哈,小虎子,你要是拔掉爷爷的白头发,那就要把爷爷的头发拔光了。”

    老将军见到小虎子,高兴地不得了。

    朱军和陈斌早已没见到将军这样高兴过了。

    “爷爷,我在家里,经常给爹爹拔白头发的。”

    “呵呵,小虎子,你爹爹年轻呀,你看,爷爷的头发全白了,不能拔的。”

    萧眉从老将军的怀里接过虎子,她知道,老将军的伤口刚刚愈合好,不能累着。

    “小虎子,咱们去看奶奶和妈妈。”

    “爷爷再见。”

    小虎子看着老将军,摆着手。

    “呵呵,小虎子再见。”

    “爷爷,我会来看你的。”

    小虎子的嘴很甜,这让老将军高兴地不得了,双手在身上摸了好几下,都没有找到什么好东西,自己怀里只有一只虎头鞋,和一枚用一个子弹壳做成的小哨子。这个小哨子,还是当年自己的爱人给自己做的平安哨,一直戴在身上。

    老将军取下那个小哨子,微笑着挂在小虎子的脖子上,笑着道:“小虎子,爷爷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这个平安哨,送给你吧。”

    小虎子看着亮晶晶的哨子,眼里露出很想要的眼神,却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又看着老将军,小声道:“我爹爹不让我要别人的东西。”

    老将军一看小虎子这样懂事,不由得哈哈笑道:“爷爷不是外人,爷爷给的东西,小虎子一定要拿着。”

    小虎子又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拿着吧,小虎子,我回来给你爹爹说。”

    “谢谢爷爷。”

    小虎子一见欧阳叔叔这样说,顿时很高兴,接过子弹壳做成的小哨子,笑的合不拢嘴,他把哨子放进小嘴里,轻轻一吹。

    一声好听的哨音,传了出来。

    萧眉知道,老将军要和欧阳谈论事情,就抱着小虎子走出病房。

    老将军看着小虎子被萧眉抱住病房,但眼光一直看着小虎子拐过弯,直到看不到为止。

    “志远,谢谢你给我做手术,谢谢你替我挡住了那些玻璃碎片。”

    老将军看着欧阳志远道。

    “将军,我是一名医生,给您做手术,是我的职责,职责所在,我不能跑呀。”

    欧阳志远连忙道。

    “好一个职责所在,那几个逃跑的医生,他们的职责哪里去啦?”

    老将军狠狠的道。

    欧阳志远只能笑笑。别人逃跑,不是自己能问了得事情。

    “将军,其实当时,我也想跑的,但我忍住了。”

    欧阳志远笑着道。

    老将军一愣,紧接着不由得哈哈大笑。

    “好,我最喜欢的就是诚实的年轻人,在危险面前,哪有人不害怕的?关键是你能否战胜内心的恐惧,能否战胜自己,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老将军看着欧阳志远大声道。

    欧阳志远点点头,任何人在危险面前,首先想到的就是怎样躲避危险。

    “志远呀,我知道你是一名医生,不知道,你有没有参军的意向?加入我们如何?”

    老将军满怀希望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听老将军想让自己参军,顿时吓了一跳,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呀,呵呵,自己已经23了,还能参军?自己可没有这个打算。

    现在,自己的父母都在龙海,自己又找到了眉儿,所有的朋友也都在龙海,明天自己就要到党校报道,老将军要让自己当兵,呵呵,自己还没有这个打算。

    老将军的警卫朱军和陈斌一听,老将军要让欧阳志远当兵,两人顿时高兴至极,哈哈,要是欧阳志远能和自己一起战斗,那该有多好呀。两人顿时都一起看着欧阳志远,满脸的希望。

    “那个啥,老将军,我从小练武,把脚练坏了,练成了扁平足,扁平足是不能当兵的。”

    欧阳志远在信口胡扯。

    老将军是什么人?他一听欧阳志远的口气,就知道欧阳不想当兵,眉头一皱,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你有这么一身好武功和医术,不为国家出力,太可惜了。”

    “老将军,呵呵,我马上就要到傅山县政府工作,同样是为国家出力。”

    欧阳志远道。

    朱军和陈斌一听欧阳志远没有答应当兵,两人不禁大失所望。

    老将军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志远,你那个药液,我们军方想定购一批,不知道你什么时间能生产出来?”

    老将军不再谈让欧阳志远当兵的事,又问起那种药液。

    “将军,快了吧,山南省的一家药业集团,答应要生产这种药液,如果生产回来的话,我一定优先供应我们国家的军队。”

    欧阳志远看着老将军。

    “这种药液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药液生产的时候,你给龙海军区司令员蔡建国打电话,让他派出战士,常驻制药厂,记住,这种药,绝对不能落到我们的敌人手里,你明白吗?”

    老将军的防范意识很强。

    “好的,将军,这种药液最主要的几味药的配制,我自己亲自操作,别人看不到的。”

    欧阳志远当然知道,这种药液和养颜膏,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

    这两种药方,就是五行门现在掌门人齐风云,都没有,这是父亲在五行门中的一本残了的药书里找到的,所有的药方,都记在自己的脑子里,别人根本没有方法知道。

    欧阳志远看到,老将军有点疲倦,他站起身来,向老将军告辞,但欧阳志远猛然想起来韩建国老人口中的谢德胜,到底是不是眼前的老将军?

    欧阳志远看着将军道:“将军,您在以前,认识一位叫韩建国的人吗?”

    “韩建国?不认识。”

    老将军摆了摆手,他对欧阳志远没有答应他当兵,很是恼火。

    臭小子,竟然不答应我,我一定想法让你跟我走。韩建国?韩建国是谁?韩……

    猛然,老将军脸色一变,腾的一下站起身来,失声道:“志远,你说的韩建国,是一位老人吗?和我的年纪差不多?”

    欧阳志远一见老将军腾的一下站起来,吓了自己一跳,一听老将军这样说,连忙道:“是的,是一位台湾老人,他当年带领国民党第二十军的特战大队,就在傅山县的崮山镇,和八路军115师的特战队一起,伏击了坂恒师团的神风特战队,干掉了神风特战队的队长小林泽一。”

    老将军一听,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扭动,两只眼睛瞪得老大,神情极其的激动,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大声道:“快说,韩大棒子在哪?这个老东西还活着?哈哈,这个韩大棒子,还欠我一场比赛。”

    欧阳志远一听老将军的口气,就知道了事情的结果,果然,韩建国老人口中的谢德胜,就是眼前的老将军。韩建国当年的外号,竟然叫韩大棒子。哈哈,老将军在韩建国嘴里,叫谢大炮,还真确切。

    思绪如同潮水一般,在老将军的脑海里翻涌,两支特战大队联合砍杀日本鬼子的神风特战队的画面,在老将军面前闪烁不停。

    “将军,韩建国老人就在崮山镇考察,他准备在崮山投资8个亿,开发崮山72群峰的旅游,三天后,就来傅山县政府签约。”

    欧阳志远道。

    “哈哈,韩大棒子有钱了,当年南京渡江战役,韩大棒子带领国民党的特战队,就守在长江渡口,是我的特战队,悄悄的摸过去,几乎全部干掉他的手下,大部队过了长江后,我就听说,韩大棒子去了台湾,时间过得真快呀,眨眼间,五十多年过去了。”

    老将军谢德胜感慨万分。

    “当年,我们都年轻,在攀爬天柱峰的时候,我们比赛,我输了,我落后他半步,可是,在用大刀砍杀神风特战队鬼子的时候,我的战刀连续砍掉了26个小鬼子的头颅,哈哈,韩大棒子的战刀只砍了25个,韩大棒子还受了伤,他输了。我们从敌人,变为兄弟,又从兄弟变为敌人,我们又在长江天险打赌,这次赌的是命。国民党号称铜墙铁壁的长江天险,在我们特战队的战士面前,不堪一击,结果,韩大棒子输了。”

    老将军侃侃而谈,几句话就介绍完了他和韩建国之间的恩怨。

    “呵呵,想不到,五十多年了,你们还能再次相见,历史真会开玩笑。”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志远,韩大棒子来了后,你找个地方,我要和韩建国见面,哈哈,我要看看老小子,五十年后是什么样子,还是那么嚣张火爆吗,我非揍趴下他不可,哈哈。”

    老将军很是兴奋,高兴地不得了。

    他当年带着自己的特战队,伏击了韩建国的特战队,几乎全歼,当他对着逃走的韩建国扣动扳机的时候,枪口歪倒了一边。

    他们两人,在抗日的时候,毕竟做过生死兄弟。

    欧阳志远连忙告辞,他知道,老将军不能太兴奋,他年纪大了。

    萧眉抱着小虎子,来到外一科四楼12号病房。病房里的大夫和护士都知道,这位老人是外科主任萧眉的亲戚,都对谢抗日一家人很客气,所有的住院手续很快的办好了。

    当萧眉走进病房的时候,护士正在仔细的给老人量血压,测体温,做各种检查。

    今天天晚了,老人明天要做脑部的ct和磁共振。

    “爹爹,娘,奶奶。”

    小虎子看到娘和爹爹,高兴地叫了起来。

    “萧院长,您好。”

    谢抗日连忙打招呼。

    “谢大哥,你是志远的大哥,也就是我的大哥,你叫我萧眉就可以了。”

    谢抗日到现在,弄不明白,这位外科主任,兼副院长的漂亮大夫,是欧阳志远的什么人?

    “那怎么能成呢?那就称呼您萧主任吧。”

    谢抗日听到大夫或者护士,有称呼萧眉萧主任的,有称呼萧院长的。

    小虎子的机灵可爱模样,和很甜的小嘴,一下子拉近了这些医生护士和这一家人的距离,再加上萧眉的关系,大夫护士都很尽心。

    自从小虎子来到病房,虎子***双眼,就盯着虎子看,这让虎子的娘感到很奇怪。但她又不敢说什么。这么多人进进出出,虎子的娘有点不习惯。

    “大娘,您好,我给你看看。”

    萧眉亲自给马桂花检查着身体。

    “宝儿……宝儿……宝儿……”

    马桂花两眼还是盯着虎子看,眼光随着虎子的跑动,一路追随着小虎子,嘴里叫着宝儿。

    谢抗日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顺着母亲的眼光,终于在虎子的脖颈上发现了一个亮晶晶的弹壳做成的哨子。

    小家伙在哪里找到的这个小玩意?这个小哨子,肯定是人家正在玩的,小虎子怎么会有?

    小孩子千万不能乱拿人家的东西。

    “虎子,过来。”

    小虎子正在很甜的叫着一位漂亮的小护士阿姨,一听爹爹叫自己,连忙跑过来,扑到爹爹的怀里道:“爹爹。”

    “虎子,快说,你脖子上子弹壳是拿谁的?我不是给你说过吗?不许拿别人的东西。”

    谢抗日的语气很是严厉,谢抗日老来得子,极其的疼爱小虎子,但谢抗日为人正直,对虎子的教育还是很严厉的。

    “爹爹,虎子不会乱拿人家的东西的,这是一位老爷爷送给我的,萧阿姨和欧阳叔叔,都同意让我要的,我才接受的。”

    虎子的眼睛里,已经有泪花了。

    萧眉看到小家伙受了委屈,连忙道:“是一位老病人,很虎子很是投缘,老人一生没有自己的孩子,他很喜欢虎子,就送给小虎子一个小玩意,我和志远同意后,虎子才要的,虎子很懂事的,他还是个孩子。”

    谢抗日一听萧眉的解释,脸色有所缓和,点点头道:“虎子,以后不能要别人的东西,知道吗?”

    “知道了,爹爹。”

    虎子点点头,眼里的泪花,终于掉了出来。萧眉连忙掏出手绢,擦去虎子脸上的泪珠。

    “宝儿……宝儿……弹壳……哨……宝儿的……”

    马桂花老人,两眼盯着那个弹壳哨子,嘴里发出不太清楚的口音。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