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危险

    第九十二章危险

    “嘿嘿,你不说是吗?”

    欧阳志远一弹手指,又是一根银针飞出,钉入他的胸口。

    杀手整个五脏六腑顿时如同一把刀子,在疯狂的绞杀一般。

    “啊……啊……我说!”

    杀手嗷嗷叫着,在地上翻滚着,终于不抵抗不住欧阳志远的万蚁吞心折磨。

    “嘿嘿,说了就好。”

    欧阳志远冷笑着走近这名杀手。

    一块巨石后面,一个黑衣人双手紧握一把阻击步枪,狰狞的双眼盯住瞄准镜,十字花死死地套住了欧阳志远的眉心,手指开始匀速的加力。

    但就在这时候,一种令欧阳志远毛骨悚然的恐怖在心头升起。欧阳志远反映及其机敏,一个虎扑,身形如同闪电一般,扑倒在地。

    “噗!”

    一声闷响,一颗子弹打在了欧阳志远身旁的岩石上,整块岩石被打的粉碎,石屑乱飞。

    爆炸子弹!

    这颗爆炸子弹要是打在欧阳志远身体的任何一部分,欧阳志远就会完蛋。

    这个杀手一看有子弹打过来,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惊喜,反而露出来惊恐极绝望的神情,他知道,自己的同伙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他们要杀人灭口。

    这个杀手猛地张嘴道:“是……”

    “噗!”

    又是一声闷响。

    第二颗子弹,准确无误的打进了那个杀手的眉心。杀手的整个头颅被打的爆开,脑浆和污血喷出三米开外。

    有人杀人灭口。

    欧阳志远静静的趴在巨石后面,不敢再动。

    他知道,自己的武功再高,也扛不过阻击爆炸子弹。

    等了好一会,杀手的无形压力,如同潮水一般的退却。欧阳知道,另一个杀手走了。

    欧阳志远慢慢的从岩石后面出来,看着对过山峰,没有任何的人影和瞄准镜的反光,他才擦去脸上的冷汗,走进头颅已经被打的爆开的杀手身边。

    这个杀手是谁?为什么来暗杀自己?自己近来得罪的人真不少。刹那间,所有自己得罪的人的身影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

    以这些人的势力,要找个杀手来暗杀自己,都有这个实力的。

    欧阳志远仔细的搜查这具无头尸体,但没有任何线索。当欧阳志远的眼光落到这人的右手食指的时候,他愣住了。

    这绝对是一只拿枪的手!

    他的食指的内侧有老茧,这种老茧,就是经常扣动扳机摩擦出来的。这就是说,这个人一定经常摸枪。经常摸枪的人,有杀手、军人、警察和射击运动员。

    欧阳志远站起身来,猛然想起雨馨还在车上,那个阻击手会不会去找雨馨?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惊出了一身冷汗,一脚杀手的尸体踢下山崖,落到正在烈烈燃烧的汽车残骸上,飞也似的冲向前面拐弯车的雨馨。

    要是雨馨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绝不能放过这些杂种。

    欧阳志远一眼看到雨馨的奔驰车,他快速的打开车门,这下只让欧阳志远魂飞魄散。

    车内已经空无一人,雨馨已经不在车上。

    欧阳志远肝胆欲裂,不好,雨馨被劫持了。

    这一刹那间,欧阳志远的内心如同撕裂一般。他发觉,自己竟然如此在意雨馨的安危。

    “雨馨!”

    欧阳志远一声大喊,强劲的声音,冲向山谷,整个山谷发出震天的回应轰鸣。

    “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耳边响起雨馨的文静声音。

    雨馨从一块巨石后面,站起身来,看着及其焦急的欧阳志远。雨馨终于知道,自己在欧阳志远的心里,是那样的重要。

    “雨馨!你跑哪里去了?吓死我了。”

    欧阳志远看着雨馨从大石头后面站起来,禁不住狂喜,眼睛有点湿润了,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立刻充满着欧阳志远的心头。

    雨馨冲向欧阳志远,一下子扑进欧阳的怀里,肩头剧烈的抽动着,抽泣不已。

    她虽然是红太阳集团的老总,刚才两车就要相撞的刹那,把雨馨吓的差一点晕了过去,但欧阳志远的临危不乱和机智,都让雨馨知道,什么样的人才是男人。

    欧阳志远开着奔驰车,转过弯来,立刻停下车,身形如同一道闪电,冲了出去。

    后面传来震天的爆炸声,雨馨也冲下车,藏到一块巨石后面。

    一种劫后余生的狂喜,充满着两个人的心头,欧阳志远紧紧地搂住怀里的雨馨。

    雨馨抬起头来,娇柔的嘴唇,一下子印在了欧阳志远的嘴唇上。欧阳志远一呆,一抹处少女的幽香,立刻充斥着自己的嘴唇。

    欧阳猛一张嘴,一下子含住了雨馨温润的嘴唇,欧阳刚想吮吸,远处,一辆车高速驰来。

    “快走,远处有车来了。”

    欧阳志远轻轻一推雨馨,两人冲进奔驰,奔驰向前冲去。

    欧阳志远不想引起麻烦,他们还要到石头城去接谢抗日和虎子他们。

    两个小时后,奔驰就要到石头城的小路口了。

    雨馨的脸一直红扑扑的,内心充满着温馨的喜悦,心脏也在怦怦直跳。

    那个吻,可是自己的初吻呀。

    欧阳志远的口鼻间,还残留着雨馨的淡淡余香,让欧阳志远回味无穷。

    两人都不敢看对方一眼,两人的心都在砰砰狂跳。

    陈雨馨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自己会如此的大胆,主动亲吻欧阳志远。

    两人刚刚一起度过生死大劫,一种劫后余生的狂喜,让雨馨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欧阳志远在危机中,那种临危不惧的男子汉气概,让雨馨彻底的敬佩折服。

    “欧阳大哥,当时你不退,为什么反而加速向前冲去?你难道不知道对方就是要撞击我们吗?”

    雨馨终于找到了话题,看了一眼欧阳问道。如果是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一定会躲闪后退。

    “雨馨,如果我们选择后退和躲避,那我们就死定了。”

    欧阳志远想到当时的惊险时刻,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怦怦直跳,冷汗直流。

    “为什么欧阳大哥?”

    雨馨看着欧阳志远。

    “对方的车速极快,你不论向那个地方躲避或者后退,你都躲不过对方的撞击,相反,我把车的速度提高到极限,和他拼气势和毅力,狭路相逢,勇者胜。杀手为的是什么?是钱,但他们更怕死,人死了,就没有机会花钱了,所以,那个杀手害怕和我同归于尽,他在最后打了方向盘,我们终于有机会,呵呵,我赢了。”

    欧阳志远哈哈笑道。

    陈雨馨仔细的想着欧阳志远的话,对,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雨馨看着欧阳的目光里透出了敬佩。

    …………………………………………………………………………………………………………

    谢抗日瘸着一条腿,背着母亲,妻子带着住院的东西,虎子的肩上背着十斤煎饼卷子,一家三口,终于来到了大路旁。

    虎子满头大汗,乖巧的搬过两块石头,放在路边,看着爹爹道:“爹爹,快把奶奶放下来,您们歇歇,等着欧阳叔叔吧。

    虎子的娘连忙扶着婆婆坐在石头上,虎子拿出一个水葫芦,递到***嘴边道:“奶奶,快喝水。”

    老人喝了一点水,看着虎子道:“宝儿,这是到哪里去呀?来,快穿上你的鞋子,别让石头扎了脚。”

    老人说着话,从怀里拿出那只虎头鞋,就要给虎子穿。

    谢抗日坐在石头上吸着旱烟。

    远处的路口,黄豹眼巴巴的看着一家主人,想跟来。谢抗日捡起一块石头,扔了过去大声道:“滚回去,看好家。”

    黄豹嘴里发出呜呜的抗议声,夹着尾巴,不情愿的拐了回去。

    “黄豹,看好咱家的鸡和鸭,还有羊,几天后,我给你带骨头回来。”

    虎子看着黄豹的背影,大声喊道。

    虎子又给娘搬来一块石头,让娘坐下。

    “爹爹快看,欧阳叔叔的车来了。”

    虎子一眼看到雨馨的奔驰开了过来,顿时大声叫着,跑了过来。

    欧阳志远连忙停下车,和雨馨走了下来。

    “欧阳叔叔好,雨馨阿姨好。”

    虎子小家伙的嘴很甜。

    “呵呵,虎子你好。”

    欧阳志远摸了摸胡子的小脑袋。

    “谢大哥,等急了吧。”

    雨馨连忙去扶虎子的奶奶。

    “呵呵,志远,我们刚到一会,麻烦你了。”

    谢抗日连忙站起来。

    “天不早了,谢大哥,都上车吧。”

    “好的。”

    众人扶着马桂花上了奔驰车。

    老人没做过这种轿车,眼里露出惊奇的神情,感觉的很新鲜。和虎子刚开始坐车一样,像个孩子,摸这,看看那,问个不停。

    “志远,这是你要的金背银翅蜈蚣,昨天夜里我终于抓住了它。”

    谢抗日从怀里拿出一个透明的玻璃瓶。瓶子里,一条将近二十公分长的金背蜈蚣,嘴里发出吱吱的尖叫声,面色狰狞的舞动着数不清的血蓝爪子,金光粼粼,在瓶子里张牙舞爪,很是凶猛。

    欧阳志远高兴极了,连忙接过瓶子道:“谢谢你了,谢大哥。”

    有了这只蜈蚣,周书记的病,就能治好。

    欧阳拿出一张卡,卡里面有两万块钱,递到谢抗日的手里道:“谢大哥,卡里有两万块钱,你拿着吧。”

    谢抗日一听,脸色一寒,盯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没有把我当大哥。”

    欧阳志远看到谢抗日生气了,连忙道:“谢大哥,这两万块钱,是病人家给的,你就收下吧,又不是我的。”

    “真的不是你的?“

    谢抗日看着欧阳志远。

    “谢大哥,真的不是我的,是病人家给的蜈蚣钱。”

    欧阳志远大声道。

    “那也用不了这么多的。”

    “呵呵,你前年捉的那条,卖了一万,现在物价长了,这条两万的价格,就是市场价,要是南方人来买,他们就是出十万块钱,也没有人捉的住,除非找你谢大哥,所以呀,病人家占便宜了。现在,大娘不是要住院治疗吗?这两万块钱,正好用上。”

    欧阳志远笑道。

    谢抗日一听,点点头轻声道:“那好吧。”

    他说完话,走到车前,就要上车。

    欧阳志远看到谢抗日的腿瘸了,连忙问道:“谢大哥,你的腿怎么了?“

    谢抗日不好意思的道:“那条蜈蚣太狡猾,更凶猛,我在捉他的时候,摔了一跤,嘿嘿,没事的。”

    “我看看。”

    欧阳志远走了过来,自己的给谢抗日检查了一下,见没有什么大碍,就道:“走吧。”

    欧阳志远发动奔驰车,开向龙海。

    到达龙海市市立医院的时候,萧眉已经站在医院的大门口等候了。

    欧阳志远停下车,微笑着走下车道:“眉儿,我把人接回来了。”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有种想立刻扑到他怀里的强烈冲动,在停顿几秒后,萧眉轻声道:“我把老人安排在外一科,床位已经有了,是个单间。”

    “谢谢眉儿。”

    欧阳志远轻轻的握了一下萧眉的手,手指在她温热而柔软的掌心偷偷的挠了一下。

    这调皮的一挠,让萧眉的脸色一红,内心狂跳。

    这种用手指挠掌心的意思,萧眉明白,小家伙想干坏事了。

    “小坏蛋,这么多人看着你,等回家再给你算账。”

    萧眉连忙抽回手,声音有点发颤,最后的音节已经开始用鼻音了,好像在娇吟一般,而眼睛好象要滴出水来。

    欧阳顿时心跳加速,小声道:“呵呵,算什么帐?难道你要吃了我不成?”

    “哼,竟然抱着两个女孩子登悬崖,真是浪漫呀。”

    萧眉恶狠狠地道,同时,小手狠狠的在欧阳腰间的软肉上,掐了一下。

    萧眉的话让欧阳大吃一惊,不会吧,萧眉怎么会这么快知道自己抱着韩月瑶和雨馨登上了山崖?

    没有人说呀?

    欧阳志远没有想到,他救人的画面已经被人传到上去了,他和雨馨已经是络红人了。

    萧眉正巧在上看到了这段视频。

    当时萧眉看到视频的一开始,顿时吓了一跳,很为欧阳志远和雨馨的安全担心,当她看到欧阳志远抱着两个少女,竟然不用手,直接脚踏锁链,飞上悬崖的时候,萧眉只惊的目瞪口呆。

    萧眉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高明,打架厉害,没想到,欧阳的武功更厉害。

    当萧眉看到,欧阳志远和雨馨被评为今年最漂亮的一对情侣的时候,心里就开始有点不安起来。

    她虽然知道,欧阳志远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但心里有点别扭。

    欧阳在路上电话通知了她,自己已经接到马桂花,萧眉就把马桂花安排在外一科。

    外一科主要是针对脑子的疾病,而设立的一个科室。

    萧眉已经查到了马桂花的病例和过去治疗的档案,并仔细的和章志强教授交流了手术方案。

    “哼!”

    腰间传来针扎一般的剧痛,只疼的欧阳一声闷哼。

    天哪,天下所有的女人都会掐男人腰间的软肉吗?男人干嘛长这个地方?难道是专门给女人出气的地方吗?

    欧阳连忙道:“快去外科病房吧。”

    萧眉笑嘻嘻的松开手,小声道:“现在饶了你,等回家再说。”

    说着话,摇摆着漂亮的腰肢,走向病房大楼。

    天哪,难道在暗示什么?难道晚上还真要吃人吗?

    呵呵,真是让人期待的被吃呀。

    等到车子来到病房大楼前,在就有护士和医生在等候。

    众人刚一下车,萧眉就听到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在身后传来:“阿姨,你真漂亮,长的和雨馨阿姨一样漂亮。”

    萧眉转身一看,一个长的很可爱、虎头虎脑的小家伙,正歪着头,闪着一双漆黑明亮的大眼睛,一脸羡慕的看着自己,露着两颗漂亮的小虎牙。

    “呵呵,这是谁家的小男子汉,小嘴真甜。”

    萧眉弯下腰,一把抱起小虎子,在他胖乎乎的小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雨馨微笑着走下车来道:“眉姐,是马桂花的孙子。”

    雨馨说完话,拉着萧眉的手。

    “奥,雨馨,崮山的考察怎么样?还满意吗?”

    萧眉道,这个问题萧眉很关心。如果雨馨投资成功,这对欧阳成功的在傅山县政府站稳脚跟,起着很大的作用。

    “呵呵,眉姐,你就放心吧,我决定了,先期投资六个亿,签字的时候,我要求何县长和欧阳大哥一起签字。”

    雨馨知道,萧眉的目的就是让自己帮助欧阳。

    萧眉一听雨馨这样说,顿时放下心来,拉着雨馨的手道:“雨馨,谢谢你。”

    “眉姐,谢什么?谁让咱们是好姐妹?帮助欧阳大哥在县政府站稳脚跟,就是帮助你呀。”

    雨馨打趣的道。

    萧眉脸色微红,笑呵呵的道:“晚上我请客。”

    雨馨连忙道:“眉姐,公司有事,我一会就回去,等到代表团来签字的时候,你再请客吧。”

    这时候,马桂花和众人已经到了病房,并有医生安排好了一切。

    “雨馨,这就走吗?”

    欧阳志远忙完,走了过来,正巧听到雨馨说要走的话。

    雨馨伸出手道:“谢谢眉姐和欧阳大哥这几天的招待,公司有事,我要回去了,半月后,就来我再来傅山。”

    欧阳志远握了一下雨馨的小手。

    雨馨走进奔驰车内。

    “雨馨阿姨,我会想你的。”

    虎子摇摆着手,大声喊道。

    雨馨摆了摆手,车子开出龙海医院。

    雨馨在车里看了欧阳志远一眼,猛的甩了甩头,欧阳志远是个好男人,自己确实对他有点好感,甚至喜欢他,而且更喜欢他那温暖、让自己迷醉的怀抱,可惜,他不属于自己,欧阳志远属于萧眉。

    崮山之行,山崖上的拥抱,那一夜的温馨,还有那让人**的一吻,都将永远的记在自己心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