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灭口

    第八十九章灭口

    欧阳志远嘿嘿笑着,一脸无辜的道:“嘿嘿,我不是故意的。”

    陈雨馨的按摩手法极好,欧阳志远感到舒服极了,不一会,欧阳志远竟然发出均匀的鼾声。

    雨馨看着欧阳背上的青紫淤血慢慢的被吸收,皮肤恢复了原来的摸样,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呵呵,欧阳竟然睡着了,这个小坏蛋。

    雨馨轻轻地拿起毛巾被,盖在欧阳志远的背上,站起身来,揉了揉有点酸麻的手臂,出了个懒腰,走到门口。

    雨馨在门口停下来,回头看着欧阳志远那睡着了,嘴角上还带着一丝笑意的面容,禁不住的叹了一口气,又走了回来。

    雨馨坐在欧阳的床前,看着欧阳恬静的睡容,禁不住呆住了。

    这是一张棱角分明、极其英俊阳光的男人的脸,饱满的光洁额头,浓黑的眉毛,挺直的鼻子,充满着诱惑、厚厚红润的嘴唇。

    这是一位多么优秀的男人呀。可惜,不属于自己。

    陈雨馨就这样呆呆的看着,看着,自己就迷迷糊糊的来到一座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纯净的蓝天、翠绿的碧水、清澈的湖泊。

    一匹仰天长嘶的白马,在遥远的草原上奔腾而来,它是那样的矫健威武,银白色的鬃毛迎风狂舞,如同一道白色的闪电。

    马上一位身穿古代铠甲、头戴面具、手持利剑的白衣骑士,挥舞着剑锋,仰天长啸。

    近了……近了!

    马上之人是谁?自己竟然那样的熟悉?而且心里在剧烈的颤抖,内心狂跳。他是谁?他到底是谁?

    怒马长嘶!

    那人哈哈大笑着取下面具,露出一张英俊阳光的坚毅脸庞。

    “欧阳大哥!”

    陈雨馨一声大叫,她激动极了,义无反顾的奔向欧阳志远。

    欧阳策马狂奔,单臂一挥,把自己抱起,坐在他的怀里。

    欧阳的怀里温暖极了,那种自己熟悉的男子气息,让雨馨迷醉。

    欧阳志远一声长啸,白色的战马腾空而起,飞向空中。

    雨馨感到自己幸福极了,她笑的很开心。

    白马王子,欧阳大哥就是自己的白马王子,就是自己苦苦的等待。

    欧阳志远被雨馨在梦中的叫声惊醒了,他摇头一看,雨馨趴在自己的床头上,睡的正香,双手紧紧地把自己的一条胳膊。

    欧阳志远想不到自己能睡着了,更想不到,雨馨也会睡着。

    小丫头,睡的真香。

    雨馨累了,她从来没有爬过这么高的山,而且还受到了惊吓,她睡的很熟。

    欧阳志远不忍心叫醒雨馨,自己的一条胳膊,被雨馨死死地抱住,抽不出来。欧阳只好用另一只手抱起雨馨,让她躺在自己的身旁。

    欧阳志远可是一位血气方刚的男人,旁边躺着幽香柔软的娇躯,鼻子呼吸着陈雨馨迷人的成熟和女人气息,欧阳志远就有点反应。

    望着雨馨恬静绝美的娇容,欧阳志远向后移了移身子,可是一条胳膊被雨馨抱的紧紧地,让欧阳很难受。

    自己想起来,又怕打搅雨馨睡觉。欧阳志远只好向雨馨靠了靠,让自己躺着的角度,变得舒服一点。

    但这时候,雨馨好像有点冷的样子,娇躯一动,一下子依偎过来,躺在欧阳志远的怀里,头部枕在欧阳志远的另一条胳膊上。

    这小丫头终于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睡的竟然极其的安稳。

    看着怀里的漂亮绝伦的美女,闻着淡雅的女人幽香,感觉着柔软温热的娇躯,欧阳志远哪里睡的着?内心怦怦直跳,某一个地方豪情万丈,开始变得不老实起来,而且正顶在某个柔软的地方。天哪,咱不带这么折磨人的。

    欧阳志远连忙再次向后撤了撤,自己不听话的部分远离了是非之地,但是雨馨在睡梦中,身子一拧,一下子又依偎过来。

    看着香喷喷的娇躯,自己又不能吃,这让欧阳志远如同受刑一般。

    这真是在考验欧阳志远坚定的革命意志呀。

    自己已经有了眉儿,绝不能再做出什么意外的事情来。

    欧阳志远强压住自己的欲火,不知道什么时间,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龙海郊区一个偏僻别墅的地下室里。

    静雅轩古玩店胡志雕神色极其激动,他看着眼前四十多件精美的西周青铜器,平时喜怒不形于色的他,也忍不住内心狂跳。

    四十二件精美绝伦的青铜鼎,每一件都带着神秘的铭文和让人激动的饕餮古神兽的正面纹饰。

    西江村,那是一个埋藏着无穷财富的风水宝地,八座王侯级别的西周大墓,就静静地躺在地下20米的地方。

    可惜的是,八座大墓,只挖掘了六座,还有两座没来的极挖掘,天就要亮了。

    胡志雕带领的盗墓集团,仔细的封好盗洞,可是,就在他们封最后一个盗洞的时候,远处放风的人,打来了信号。

    一个放羊的老汉,赶着一群羊,走了过来。

    众人急匆匆的封了最后一个盗洞,无声无息的退走。

    胡志雕抚摸着每一件都令他着迷的青铜器,两眼眯成一条缝,这种王侯级别的青铜器,运到香港,每件价值都会超过一千万港币。

    哈哈,四十二件,就是四个多亿呀。

    四个多亿,够老子花的了。胡志雕知道,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是该金盆洗手的时候了。

    胡志雕最近感到,暗地里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紧紧地盯着自己,让他毛骨悚然。

    自己派了最得力的杀手,外号影子的人查了,但就是没有查出来。

    他知道影子的武功极好,脑子也是很灵活。影子都查不出来的人,那又是谁在暗中盯着自己?

    上次几件青铜器在运到香港的时候,路上就差点让七爷劫走。嘿嘿,七爷,你想独霸龙海文物的地下黑市,还要问问我胡志雕答应吗?

    七爷是龙海地下古玩的另一位霸主,为人心狠手辣,做事不择手段,杀伐果断。在过去,龙海市的地下文物走私是三国鼎立。

    胡志雕、七爷和野狼。

    野狼在一次运送走私文物的时候,在半路上,被七爷打了伏击,黑吃黑,七爷劫了野狼的走私文物,干掉了野狼的手下,可惜的是,让野狼跑了。

    七爷在吞并了野狼的势力后,他的实力一下子超过了胡志雕,大有再把胡志雕吃掉的可能。

    七爷的为人,胡志雕十分的清楚,这人是个贪心不足、心狠手毒的家伙,没有人见过七爷的本来面目,但胡志雕明显的感觉到七爷对自己的威胁。

    嘿嘿,只要这四十二件青铜器运到香港,自己在香港就不回来了,然后想法移居加拿大。

    香港,这也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要走,就走的远远地,永不再回来。

    “嗡嗡嗡!”

    自己怀里的手机发出震动的声音。

    胡志雕拿出手机,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在屏幕上显示不停。

    胡志雕迟疑了一下,这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是谁的?他按下了接听键。

    “好漂亮的活,苍雕!”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极其阴冷的声音,这声音如同地狱里的恶魔,让人背后冷嗖嗖的。

    胡志雕一听这声音,眉毛一挑,两眼的杀气在刹那间变得极其浓烈。

    “七爷,好厉害的手段,竟然能查到我的号码。”

    胡志雕阴森森的道。

    “嘿嘿,在龙海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苍雕,八座大墓,你盗了六座,嘿嘿,大手笔,大手笔呀,不过,所有的货,你不会一个人独吞吧?七爷我最近吃不上饭了,求苍狼接济一下。”

    七爷的话透出一种犀利刀锋的味道,带着赤和裸的威胁。

    “你说什么?七爷,我不明白你说的话,什么八座大墓?六座大墓的,我根本不明白七爷说的什么话,七爷是谁?在龙海地界,要是七爷吃不上饭,我们早就饿死了。”

    胡志雕绝对不能承认自己盗了六座大墓的事情。

    “嘿嘿,苍雕,你别装了,一夜之间,能盗掘六座王侯级别的西周大墓,在龙海,除了你苍雕,就是野狼都没有这个本事,我不管你承认不承认,龙海,是我的地盘,我已经在龙海布下了天罗地,苍雕,你给我听好了,一件青铜器,你都运不出去,你还是乖乖的交出来吧,否则,野狼就是你的下场。”

    “啪!”

    七爷挂断了电话。

    胡志雕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嘴角由于愤怒,剧烈的抽动着,两眼透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可怕杀气。

    “嘿嘿,七爷,不要欺人太甚,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胡志雕走出地下室,十分小心的关上密码合金门,再次设计好密码。

    他每次进出地下密室,都要重新设置密码。

    这个地下室,是自己亲自设计的,下面埋藏了爆炸装置,只要密码不对,密室在五秒钟之内,就会爆炸,这里的高强炸药,能把整座别墅都会送上天。

    他打开一道暗门,进入一个通道,走了十分钟之后,出现在另一座别墅之内。

    这座别墅,距离地下室的那座别墅,要相隔四座别墅。

    胡志雕的智慧,并不次于七爷。

    当胡志雕出现在客厅的时候,影子杀手,如同鬼幽一般出现在他的身后。

    胡志雕冷声道:“把刀疤孙叫过来。”

    影子点了点头,走了出去。不一会,他身后跟着一位长的极其凶恶的大汉,大汉脸上有一道如同毒蛇一般的扭曲伤疤,随着刀疤孙面目表情的变化而蠕动。

    胡志雕的双眼周围的肌肉,剧烈的抽动着,眼光如同锥子一般,透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寒芒,死死的错盯住刀疤孙

    刀疤孙的脸上,顿时冷汗淋淋,湿透了后背,内心狂跳,双腿有点哆嗦。

    胡志雕死死地盯住刀疤孙,冷声道:“刀疤孙,你跟我几年了?”

    刀疤孙的两眼乱转,腿肚子颤抖着,偷看了一眼这位极其可怕,但却浩眉须发、长了一副慈眉善目的老人,结结巴巴的道:“主……人,我跟您已经有了……十年了。”

    胡志雕眼里的杀气暴涨,手里的一枚小铁叉,在手里跳跃不停。

    “嘿嘿,十年了,十年前,我从死人堆里,救出你,你现在竟然背叛我,为什么?”

    刀疤孙一听胡志雕这样说,神情一变,脸色变得煞白,结结巴巴的道:“主人……我不明白您说的什么意思。”

    胡志雕的眼神刹那间变得极其可怕,恶狠狠的道:“刀疤孙,我早就知道你是企业的卧底,但我一直没有动你,是给你机会,但你还是向七爷通风报信,我知道你跟我十年了,出生入死,很不容易,所以,我一直到等你回心转意,可是,这次你又向七爷通风报信,咱们十年的兄弟之情,就只能用七爷给你的钱来衡量吗?”

    胡志雕说的非常痛心。

    刀疤脸的脸色惨变,自己绝对不能承认自己背叛胡志雕,他知道胡志雕对叛变的那人,处置的极其歹毒。

    “主人。”

    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

    胡志雕眼中的杀气猛然暴涨,全身透出恶魔一般的杀气。

    “噗通!”

    刀疤孙一下子跪在地上,磕头如同鸡啄米一般,砰砰作响,额头都可出了血,流的一脸都是。

    “饶命呀,主人,七爷抓住了我媳妇和女儿,主人,七爷他不是人呀,他给我寄来了我媳妇和我女儿光着身子的照片,如果我不答应,那些畜生就要轮和奸她们,主人,我的女儿才十一岁呀,求求您,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刀疤孙知道主人的残暴和冷酷,他的头磕在地上,砰砰作响。

    “背叛我的,都得死。”

    胡志雕的话音未落,他身后的影子,如同一道烟雾,飘向刀疤孙。

    刀疤孙一声惊恐的大叫,身子如同弹簧一般高高的跃起,冲向一扇窗户。

    “碰!”

    一声闷响,刀疤孙感到自己的身子撞到一堵墙。影子一脸狞笑的正看着刀疤孙。

    刀疤孙也是在尸体里滚出来的,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影子的对手,他亲眼看到过影子杀人。影子只要一伸手,就会捏碎自己的咽喉。

    刀疤孙一声怪叫,手里多出一柄匕首,身形猛然化作一道寒芒,扑向胡志雕。

    他知道,只有自己制住了这个恶魔一般的老头,自己就可以挟持他,逃出这里。

    影子一看到刀疤孙如同闪电一般的奔向自己的主人,他的脸剧烈的抽动了一下,快如闪电一般的赶来。

    胡志雕一看到刀疤孙直奔自己而来,就明白他的意思。

    胡志雕叹了一口气,喃喃地道:“如果当时你主动给我说,我会救你的全家,可惜,你出卖了我,我想,你死了之后,七爷一定会灭口,杀了你的妻子和女儿,至于那些大汉,有可能不强和奸你的十一岁的女儿。”

    胡志雕这样一说,刀疤脸的脸色刹那间,变得一片苍白死灰,绝望之极。

    他知道,自己死了,七爷肯定会杀人灭口的,自己才十一岁的女儿,也绝对逃不过被强和奸的可能。

    胡志雕猛一扬手。

    “噗!”

    他手中的那枚铁叉,射进了刀疤孙的咽喉。铁叉锋利的叉尖,在后颈透出,飚出一溜血芒。

    刀疤孙的身子一僵,然后倒在了胡志雕的脚下。

    刀疤孙两眼瞪得如同牛眼一般,他两眼渴望的盯着胡志雕,喉咙里发出咯咯的恐怖响声,大口大口的污血在嘴里喷出。

    他伸出鲜血淋淋的双手,企图抓住胡志雕的双脚,他想说,求求你主人,救救我的儿女。

    胡志雕厌恶的一脚踢飞还没有断气的刀疤孙,沉声道:“拖出去,化掉尸体。”

    影子一把拉起刀疤孙的尸体,消失在门前。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