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不许乱叫

    第八十八章不许乱叫

    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这种陈年雕花,是父亲自己用百年前的酒曲酿制而成的,父亲今年52了,五十年前,父亲才两岁,韩老先生说的那人,肯定不是父亲。难道韩老先生说得是一位五行门的人。

    韩老先生口中说的那个人,就是八路军115师的军医,那人配置的药液和欧阳志远收缩伤口的药液,一模一样,疗效极佳,挽救了很多战士的生命。那次韩建国的特战队和谢德胜率领115师的特战队联合伏击坂恒师团的神风特战队,八路军特战队里有一位随行军医,叫魏宇阳,和韩建国极为投脾气,两人成了好朋友,在伏击战中,韩建国中了一刀,如果不是魏宇阳的药,韩建国就完蛋了。

    “你认识魏宇阳吗?”

    韩建国看着欧阳志远问道。

    魏宇阳?欧阳志远心道,魏宇阳,自己的师傅叫魏半针,难道韩老先生说的人就是师傅不成?难道师父参加过八路军?按照年龄算,师傅魏半针应该是那个时期的人。

    但师父不允许自己泄露师傅的踪迹。

    “韩老,我不认识您说的魏宇阳,我的医术有一位魏姓老人教过。”

    欧阳志远轻声道。

    “什么?你师父姓魏?快说,你师父在哪里?我想见他。”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韩建国老人心中就认定了,欧阳志远的师傅,就是魏宇阳。

    和自己同一时期的人物,几乎都死光了,没有人能和自己说说话,说说当年叱咤风云的豪情万丈,说说过去的金戈铁马。

    年轻人,都在展望未来,人老了,就想回忆过去。

    当时和日本鬼子近身搏斗,自己和谢德胜、魏宇阳三人,每人一把战刀,冲进日本人得逞队伍之中,比赛宰杀日本鬼子。

    谁也没有想到,看着文质彬彬的魏宇阳,身手极高,竟然比自己还要厉害,一刀就劈掉了两个日本鬼子的头颅。当自己和谢德胜砍得手都软了的时候,魏宇阳一边高歌,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的战歌,一边拿出一个小瓷瓶,哈哈大笑的喝了一口,然后扔给自己。

    自己喝了一口,又扔给了谢德胜。

    谢德胜哈哈大笑,一口喝光了瓶中的酒,刀光一闪,一刀就砍下了一个鬼子军曹的脑袋,那个鬼子的脑袋带着一溜污血在飞上天的时候,一双眼睛瞪得如同牛眼,露出绝望的惊恐。

    那一口酒,自己终生难忘,那一战,三个人结下了终生的友谊。

    魏宇阳刀法第一,看了40个日本鬼子的脑袋,谢德胜第二,砍掉了26个日本人的狗头,自己老三,砍掉了25个日本人的脑袋。

    想不到,五十年后,竟然再次喝到这种酒。

    “韩老,我的师傅一向云游四海,居无定所,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欧阳志远只能这样说,要想确定韩建国老人说的那个魏宇阳军医,是否是师傅,只能回来问师傅了。

    韩建国的眼里,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他端起酒杯,又抿了一口,轻轻地闭上眼睛,回忆着过去的一点一滴。

    过了还一会,韩建国老人睁开眼,看着欧阳志远道:“我准备投资开发崮山72群峰的旅游,但有一个条件。”

    欧阳志远一听韩建国老人要投资天柱峰的旅游,心中顿时狂喜。

    他刚才的话,就是在试探韩建国老人,有没有这个意向。现在韩建国竟然吐口了。看来,三个人之间的友谊,是极其深厚的,老人极其看重这份生死的友谊。

    其实,韩建国早就想开发崮山镇的旅游资源,只是他对大陆的官员很是不满,自己在台湾的同行,有很多在大陆投资的,签合同之前,那些官员说得天花乱坠,你提出任何条件,那些官员为了政绩,都毫不犹豫的答应,但等你建设完工厂,投产以后,他们就露出了丑恶的贪婪嘴脸,处处卡你,吃拿卡要,简直就是饿狼一般。

    很多商人最后都选择了撤资。

    他游玩天柱峰后,就想回去。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了欧阳志远,在欧阳志远的身上,竟然找到了过去生死好友的线索。

    自己在有生之年,多么希望见到当年的生死好友呀。再加上,自己和欧阳志远极其的投缘。如果傅山县的县长果真象欧阳志远说的那样大公无私,一心为老百姓的生活着想,自己可以投资开发崮山72群峰。

    同时他也看到了这里的商机,就是自己不投资,别的港商台商,也回来投资的。

    几个亿,对自己的恒丰集团来说,只是个小投资,自己只是想为家乡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欧阳志远看着韩建国老人道:“什么条件?韩老先生?”

    “当你看到你师傅的时候,帮我引荐一下,我要看看他是不是我当年的生死老友。”

    韩建国老先生看着欧阳志远道。

    “好的,韩老先生,我见到我师傅后,一定和您引荐。”

    欧阳志远按下自己的内心激动。

    真是想不到呀,自己来崮山游玩,竟然再次拉来了一个很大的投资项目。

    旁边的沈朝龙更是激动不已,韩老先生竟然要投资开发72群峰,真是商机无限呀,要想开发72群峰,没有十几个亿,根本开发不成,光是旅游配套设施,就要几个亿吧,要想把72群峰全部开发,最大的设施就是72群峰的索道。索道这方面,自己是个强项,金鑫集团已经做过多次了。

    旁边的陈雨馨一听韩建国要投资开发72群峰,她也知道这是一个极好的商机,可惜自己要打造傅山绿色有机果饮基地,自己只能开发石头城。韩老先生如果开发成功72群峰,将对傅山绿色有机果饮基地也有极大的推进作用。

    崮山旁边的那块地,如果建成绿色有机基地的生态果园,一年四季供应新鲜的时尚水果,这也将是一个很好的旅游景点。

    这一顿饭,众人吃的极其高兴,晚些的时候,欧阳志远和韩老先生又商量了很多的投资细节,先期的投资,大约在8个亿左右,并确定由欧阳志远联系何振南县长,进行投资洽谈。

    韩老先生休息后,沈朝龙和欧阳志远走在一块山崖旁的巨石上。

    沈朝龙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们金鑫集团想接下韩老先生开发崮山群峰的基础建设,我们金鑫集团有这方面的经验。”

    欧阳志远道:“你们做过旅游开发项目的建设?”

    “呵呵,山南省的朝阳山开发的旅游基础设施,就是我们金鑫集团承建的,朝阳山现在已经是国家aaaa级的森林氧吧旅游胜地。”

    沈朝龙有点自豪的道。

    “朝阳山是你们金鑫集团承建的?”

    欧阳志远去过山南省的朝阳山国家旅游胜地,那里的景色极其迷人,基础设施建设一点都没有破坏那里的天然植被和景观,设计的十分合理。

    “所有的设施都是我们金鑫集团设计承建的,呵呵,志远,我想,崮山72群峰的旅游设施,我们同样能设计建设好。”

    沈朝龙看着欧阳志远,自信的道。

    “好,你先尽快拿出设计方案,然后再联系我,如果你们的设计方案,韩老先生点头,我想,金鑫集团承建崮山旅游基础设施是没有问题的。”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我一会就打电话,我们金鑫自己设计院的人,明天就会来到,一个星期之内,设计方案就会出来,到时,我联系你。”

    “不,我只能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后,韩先生就要和县政府签字。近十个亿的投资,牵扯了各方面的利益,一定会让龙海的开发商们疯狂起来,你们金鑫集团,一定要抢在别人的前头。

    沈朝龙点点头,伸出了手,两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郑晓水三个人找到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六个人先喝酒。

    挨了打的姬文峰和柴正山两人的脸,阴沉的好像雷雨前的天空,吓得三个小姐不敢吱声。

    郑晓水看着两个人道:“欧阳志远背后的势力极大,他的后台是县长何振南和区分局局长耿剑锋,他现在又和区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周玉海搅合在一起,而周玉海得的父亲周茂航是市公安局第一副局长,明面上我们动不了他。傅山党校传来消息,欧阳志远后天就要到党校学习,然后,很有可能进入县政府工作,嘿嘿,只要他进入县政府,他就死定了。”

    郑晓水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两眼的的阴毒变的更加浓烈。

    姬广元嘿嘿冷笑道:“那我们现在不白挨打了?”

    “嘿嘿,现在欧阳志远就在天柱峰上,想要报仇,你要等着明天。”

    郑晓水说完话,冷笑着,一把拉起一个小姐,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间。郑晓水不想自己动手,自己的父亲只是个城建局长,而姬文峰的父亲可是副县长姬广元,紧跟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在傅山很有势力。如果明天让姬文峰找人动手,嘿嘿……,他只是提示一下。

    姬广元掏出了电话,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

    欧阳志远回到自己的房间,这时候,他发觉自己的后背还在隐隐作痛。

    雨馨踩滑脚,向下掉的时候,虽然自己抱住了她,感强大的惯性还是让欧阳志远的后背撞向山崖,虽然自己运足了内功,但是,内功并没有电视里拍摄的那种刀枪不入的功能,自己的后背很有可能受伤了。

    欧阳志远脱下外衣,可是后背看不到。他拿出一瓶药液,反手去涂抹隐隐作痛的地方。

    陈雨馨睡在床上,她有点失眠了,闭上眼睛后,眼前老是出现欧阳志远嘴角带着笑意的面孔。这一次现象,吓了陈雨馨一跳,自己会不会爱上欧阳志远?

    陈雨馨坐起来,走到窗前,看着天上的星星和皎洁的月亮,内心不平静起来。

    今天在自己向下堕落的时候,欧阳志远那温暖的怀抱,让自己感到极其的安全和感动,那种温暖让自己的内心颤抖。

    雨馨想到了颐秋水,颐秋水已经追自己五年了,但自己和颐秋水从来没有这种让人内心震撼颤抖的心跳感觉,自己没有答应颐秋水。

    有时候,陈雨馨也会被颐秋水的执着感动,自己试图接受颐秋水,但是,自己对他就是没有那种让自己内心狂跳的感觉,相反,却有种让自己内心不安的成分存在,到底是什么,自己却有不知道。

    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很不容易,就只有一次机会,这个机会,自己就应该更加珍惜。

    自己追求的是那种轰轰烈烈的生死爱情,在自己有危险的时候,对方会喊不犹豫的不顾生死,拉住自己,用温暖宽阔的怀抱,来保护自己。

    颐秋水是江南省万通集团的董事长,他的老爹颐长江可是江南省的商界奇才,万通集团在他手里,日新月异,在中国五百强企业中,比红太阳集团,还要靠前。

    自己父母虽然没有强迫自己答应颐秋水的求婚,但他们明显的很喜欢身材高大,长的极其儒雅的颐秋水。

    妈妈已经多次督促自己答应颐秋水的求婚,但自己还在坚守,还在等待,在等待一场轰轰烈烈的感情。

    自己到底在坚守什么?在等候什么?

    陈雨馨的心有点乱,欧阳志远可是自己好友萧眉的男朋友,自己不能有什么想法的。陈雨馨推开门,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她双腿无意识的向前走着,竟然来到了欧阳志远房间的门前。

    门没有关好,雨馨看到欧阳志远光着后背,在试图做什么?当她借着灯光,看到欧阳志远伤痕累累的后背,青紫一片,有的地方,还露出血丝的时候,不由得一声惊呼。

    “欧阳大哥,你受伤了。”

    陈雨馨立刻想起,自己掉进欧阳志远怀里的时候,欧阳的后背撞到了山崖的岩石上。欧阳大哥是为了救自己而手的伤。

    欧阳志远抬头看到雨馨快步冲了进来,笑道:“雨馨,不睡觉,跑过来干嘛?没事的,只是擦破了一点皮。”

    “欧阳大哥,我给你上药,你快躺好。”

    陈雨馨接过欧阳志远手里的药瓶,让欧阳志远趴在床上。

    欧阳志远苦笑着趴在床上。

    望着片片青紫、血迹斑斑的后背,陈雨馨鼻子一酸,眼泪掉下来了,滴在欧阳志远的后背上。

    欧阳志远感到了陈雨馨几滴温热的泪水,滴到自己的后背上,欧阳转过头来呵呵笑道:“小丫头,你在施行人工降酸雨吗?”

    “别乱动!”

    陈雨馨瞪了一眼嬉皮笑脸的欧阳,把药液均匀的涂在欧阳志远的后背,并用小手,轻柔的按摩着,让药液充分的吸收。

    欧阳志远感到雨馨的小手,极其的柔软,按在自己的后背上,舒服极了。

    “呵呵,雨馨,你在哪里学的按摩?真不错。”

    雨馨轻轻地按着,十分的小心,生怕按疼了欧阳志远。

    “我父亲有个腰疼的老毛病,再加上腰间盘凸出,我经常帮助父亲按摩,今天便宜你了。”

    雨馨轻声道,但她话音刚落,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脸色立刻红了起来。

    “呵呵,雨馨,你今天就好好的便宜我吧,我不会生气的。”

    欧阳志远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呸,小坏蛋,别乱说话。”

    陈雨馨的内心一阵慌乱,手指一下子碰到了欧阳志远破皮的地方,只疼的欧阳志远嘴里嘶嘶的冒冷气。

    雨馨娇嗔的道:“再乱说乱动,后果自负。”

    欧阳志远连忙不敢再动,雨馨的手在欧阳志远背上游走着,这让欧阳志远舒服极了,嘴里无意识的哼哼起来,这哼声显得极其暧昧。

    雨馨脸色一红,轻声道:“不许乱叫。”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