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挨打

    第八十六章挨打

    韩建国老人也是大喝一声,手脚并用,连续几下的攀登,也上了剑劈峡的小平台。

    欧阳志远到了小平台,平台上的几个大男人,紧紧地盯着三个人,个个都吃惊的瞪着大眼,嘴巴张得老大。

    天哪,真是神仙吗?一个人竟然抱着两个少女,不用手,就能上来。

    欧阳志远怀里的陈雨馨看着众人盯着自己,脸色一下子红到脖子,连忙挣脱欧阳志远的怀抱,站到一边。

    这时候,另一位小美女终于在惊恐中清醒过来。韩月瑶从来没有躺在男人的怀里,虽然这温热宽阔的男人胸怀,还有一股陌生而好闻的男子气息,让韩月瑶感到迷醉,但少女的本能还是让她慌乱惊恐。她挣扎着站起身来,看到的是那个在野味山庄,撞了自己,并偷摸了自己一把的坏男人。

    这让韩月瑶更是恼怒惊慌,下意识的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正打在欧阳志远的脸上。

    欧阳志远没有躲闪,他早已看到小丫头的手掌抬起来了。

    欧阳志远暗暗偷笑,嘴里含了一口内气,这一掌打在脸上,如同打在棉花一般。

    这一掌正巧被上来的韩建国看到。

    自己的孙女打的是刚才救了两人命的恩人呀。

    小丫头真不懂事。

    “月瑶,不许动手打咱们的恩人,恩人刚刚救了我们,要不,咱们早就掉下山崖了。”

    韩建国大声道。

    “不,谁让他救的?他就是一个色和狼,在山下的饭店偷摸过我。”

    小丫头的双眼含着桀骜不驯的野性和倔强。

    韩月瑶这句话,让欧阳志远脸色一红,很是的尴尬。

    那次在野味山庄相撞,欧阳志远可不是故意的碰到韩月瑶的胸脯的,而是韩月瑶走的太急。

    旁边的陈雨馨看到欧阳志远尴尬的样子,禁不住捂着嘴笑着,她知道那次相撞的经过。

    韩建国老人一听自己的孙女这样说,神情只是微微的一愣,紧接着呵呵笑道:“丫头,别乱说,我看这位恩人绝不是你说的那种人,你们之间肯定有误会。”

    韩建国知道自己孙女的刁钻性格。

    “呵呵,老人家,那次的确是一次误会。”

    旁边的陈雨馨就把那次相撞的事,向老人解释了一边。

    欧阳志远转过头,看着雨馨,轻声道:“谢谢。”

    “哈哈,我说是一场误会吧,恩人,老朽在这里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了,请问尊姓大名?”

    韩建国说着话,向欧阳抱着拳,表示感谢。

    “呵呵,我叫欧阳志远,老人家尊姓大名?”

    欧阳志远问道。

    “我叫韩建国,她是我的孙女韩月瑶。”

    韩建国笑呵呵的道。

    “哎呀,月瑶脸上流血了。”

    陈雨馨猛然发现,韩月瑶脸上渗出一道血痕,流出一道细微的血珠。

    韩月瑶一听自己的脸上流血了,顿时吓了一跳,差一点哭了。女孩子都很注重自己的容貌的,如果脸上有一道疤痕,那会很难看的。

    韩建国一听自己孙女脸上有伤口,也是吓了一跳,连忙跑过来。果然,韩月瑶的左腮上,有一道伤口,正在向外渗着血珠。这道伤痕好了以后,就怕脸上要留下伤疤。

    韩月瑶连忙拿出一面小镜子,当她看到脸上的那道伤口时,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扑簌的掉下来。

    “爷爷!呜呜呜。”

    “对不起,那块石头,我不是故意踩下的。”

    一位身材高大四十多岁的男人,一脸歉意的走了过来,连忙向韩建国道歉。

    正在哭泣的韩月瑶一听有人道歉,就知道,那些碎石就是这个男人踩下来的,要不是他踩下碎石,自己的脸上能有伤疤吗?

    韩月瑶气愤之极,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这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那个男人的脸上。

    那个男人可不会内功,韩月瑶这一掌打的很实在,而且小丫头是会武功的。

    那名中年男人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娘会打人,他被打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脸上顿时现出一个紫红的大手印。

    这名男人可不是一般的人,而是成功人士,龙海市金鑫集团的董事长沈朝龙。

    金鑫集团可是龙海房地产开发的大鳄,很多龙海市的标志建筑,都是他们承建的。

    跟随沈朝龙前来旅游的,都是他的手下和保镖。他们一见自己的老板被打,顿时冲了过来。

    韩建国身后的保镖一见对方冲过来,立刻护在韩建国的身前。

    “住手!”

    沈朝龙一声低喝,喝住了身后的保镖。他在商场滚打了多年,看人很准,他一眼就看出来,前面的这位老人的气度不凡,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他们说话明显带着港台的口音,现在到处都在招商引资,对方一定是港台商人,自己不要招惹他们,相反,如果自己结交了他们,那对自己以后的生意,说不定会有帮助的。

    一记耳光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能伸能屈,何必和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再说,对方的脸上确实有道伤口,如果自己的脸上被别人划了一道,自己同样很生气的。

    沈朝龙这人的心胸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上的,他的城府极深,交友很广,人脉更强,据说他的后台就是在山南省的南州,也是很厉害的。

    “呵呵,韩小姐的手劲真大。”

    沈朝龙抚摸着火辣辣的脸,解嘲的笑着道。

    “对不起,这位先生,我孙女不懂事,我给你赔礼了。”

    韩建国一见自己的孙女打了人家一巴掌,而对方竟然没有生气,也不禁佩服对方的心胸,连忙向对方道歉。

    “呵呵,老人家,是我有错在先,对不起的是我。”

    陈朝龙笑着道。

    旁边的欧阳志远很佩服沈朝龙,一个大男人,被女人当面扇了一巴掌,竟然还能微笑着道歉,这位男人绝对有着绝顶的智慧和气魄。

    “呵呵,这位先生,我这里有药,你擦一下吧。”

    欧阳志远拿出一个小瓷瓶,递到了沈朝龙的手里。

    沈朝龙早已想结交欧阳志远,刚才欧阳志远怀里抱着两位少女,在悬崖下冲上发来,早已让沈朝龙极为佩服。

    “那谢谢兄弟了,请教兄弟的尊姓大名。”

    沈朝龙问道。虽然他刚才听到欧阳志远向韩建国老人介绍,知道对方叫欧阳志远,但为了尊重对方,自己还是要再问一遍的。

    “我叫欧阳志远,这位是我的朋友陈雨馨,请教您在哪里高就?。”

    欧阳志远拉着陈雨馨笑呵呵得道。

    “我叫沈朝龙,金鑫集团的。”

    沈朝龙回答道。

    “金鑫集团?你是沈董事长。”

    欧阳志远知道,龙海市最大的建筑商,就是金鑫集团,想不到这人竟然是金鑫集团的老总沈朝龙。

    “呵呵,正是兄弟我。”

    这时候,沈朝龙的手下,把药液用棉签涂抹到沈朝龙的脸上。药液刚一占到皮肤,本来火辣辣的脸,瞬间就开始冒凉气,疼痛和红肿慢慢的消失,等到那位工作人员把手印抹完,沈朝龙的脸上的掌印,早已消失,变得和没打过的一样。

    天哪,这是什么神药,效果这样神奇?

    一个手下的人拿过一面小镜子,沈朝龙一看,脸上的掌印已经没有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所有的人脸上都露出来震惊的神情。

    “志远兄弟,谢谢你了。”

    沈朝龙把剩余的药液递给欧阳志远,一把握住欧阳的手。

    “不客气,沈董,我是一名医生,这是我的职责。”

    “你是医生?”

    沈朝龙看着欧阳志远道。

    “是的,不过,我辞职了。”

    欧阳志远不好介绍自己的工作,医生自己不做了,就要进入县政府。

    “什么?志远你辞职了?呵呵,我这里正缺人,志远到我公司,来帮助我好吗?”

    沈朝龙很会说话。

    欧阳志远微笑道:“谢谢沈总,等一段时间再说吧。”欧阳志远的话,当然是推辞的。

    经多见广的韩建国,看着沈朝龙的脸,也是暗暗一惊,好神奇的药液。

    这时候,传来韩月瑶哭泣的抽泣声。

    “欧阳先生,你能治疗月瑶脸上的伤吗?女孩子脸上留下疤痕,是很难看的。”

    韩建国老先生看到欧阳志远的神奇药液,试探的问着欧阳志远。自己的孙女,自己疼呀。

    爷爷这样一问,韩月瑶连忙止住了抽泣,睁着漂亮而野性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欧阳志远。

    “呵呵,老先生,即使你不问,韩小姐脸上的伤口,我正打算给她治疗,而且保证不会留下一丝的疤痕。”

    欧阳志远笑着道。

    什么?不会留下一丝疤痕?不可能吧?

    韩建国内心有点叽咕,脸上露出不相信的样子,所有在场地人都有点不相信欧阳志远的话。

    但沈朝龙暗暗的点头,他相信欧阳志远不会说假话,刚才涂抹在自己脸上的药液,就让他感到很神奇,再说,自己绝不会看人看走眼,欧阳志远绝对不是一个说谎的人。

    “呵呵,我相信志远的话。”

    沈朝龙笑着点点头。

    “欧阳哥哥,你真能治好我的脸吗?”

    虽然韩月瑶小丫头倔强蛮横,但她的脑子转的很快,一听到欧阳志远能治好自己的脸,并且不会留下疤痕,小丫头连忙过来,抱住欧阳志远的胳膊,摇晃着叫着哥哥,现在出现在欧阳志远面前的,再也不是那个刁蛮任性的小丫头了。

    “呵呵,韩小姐,只要你不再误会我,我一定会治好你的脸的,而且不留下一丝疤痕。”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太好了,谢谢欧阳哥哥,我以后再也不会说你偷摸我了。”

    小丫头摇晃着欧阳志远的胳膊。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晕了过去。

    旁边的陈雨馨早已捂着小嘴,笑弯了腰。

    韩建国老人尴尬的呵呵笑着。

    沈朝龙终于知道,这个小丫头还是个疯丫头,还没有长大。

    欧阳志远在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微型盒子,里面有一套医疗器械。

    “过来,韩小姐,我先给你消毒清创,不过有点痛,你能坚持住吗?”

    欧阳志远知道,韩月瑶的伤口,必须清洗干净,才能上药。

    “我能坚持住。”

    韩月瑶大声道。为了不在自己脸上留下疤痕,当然要坚持了。

    欧阳志远取出酒精棉球和应用之物,开始给韩月瑶清洗伤口。

    清洗伤口的酒精棉,擦在伤口上,会痛的揪心的。尽管欧阳志远十分的小心轻柔,但韩月瑶还是疼的脸色苍白,嘴角抽搐,冷汗顺着脸上流了下来,但小丫头的性格极其的倔强,愣是坚持下来,没有呻吟一声。

    但欧阳志远自己却痛得禁不住闷哼一声。

    这下把众人吓了一跳,人家小丫头都没有喊痛,你欧阳志远喊痛干吗?

    当众人看到小丫头的两条胳膊,抱住欧阳志远的一条手臂,指甲已经掐进欧阳手臂的时候,众人终于明白,欧阳志远为什么惨哼了。

    虽然欧阳志远的胳膊感受到了韩月瑶胸前饱满柔软的少女坚挺,但却经受着剥皮的酷刑考验。

    真是冰火两重天。

    众人的眼光里,立刻充满着同情。

    欧阳志远在怀里掏出那瓶给老将军谢德胜使用过的药液,用棉签把药液均匀的涂抹在月瑶的伤口上。

    药液快速的渗进伤口中,本来剧痛的伤口,在刹那间一片清凉,伤口以肉眼看到的速度收口。

    这下,所有的人都看着那道正在收口的疤痕,只惊得目瞪口呆。

    天哪,这是什么药?仙丹?谁见过抹上就收口长肉的药液?没有人见过。这瓶药液比刚才给沈朝龙用的那瓶更加神奇。

    在外面闯荡几十年的韩建国,看着孙女脸上的伤口,在慢慢的愈合,竟然肉眼能看到愈合的过程,这让他大吃一惊。

    五十年前,在崮山群峰伏击坂恒师团特战队的时候,八路军115师派来的战地医生,就用过这种神奇的药液,给自己治过伤。

    当时自己用战刀连砍掉二十五个日本鬼子的脑袋后,被一名日本军官偷袭,那个卑鄙的日本人的战刀砍在自己的后背的同时,自己咬牙一刀砍掉了那个日本军官的脑袋。

    这时候,八路军特战队里的一位男军医赶了过来,给自己就是用的这种药液,抹上就封口止血,否则,自己就会在床上躺上几个月的。

    想不到,五十年后,自己再次见到这种药液。

    “欧阳先生,你用的药液叫什么名字?大陆批量生产了吗?效果真好。”

    韩建国看着欧阳志远问道。

    “韩老先生,这是我自己配的药,还没有生产。”

    欧阳志远一边收拾用具,一边回答。

    “呵呵,韩小姐,明天我保证,还你一张美丽依旧、漂亮如初的绝世容颜。”

    欧阳志远把胳膊从韩月瑶的怀里拿出来。

    “欧阳哥哥,真的吗,明天真能长好口,没有一点伤疤吗?”

    韩月瑶有点不相信欧阳志远的话,脸上的伤疤是最难恢复的。

    旁边的陈雨馨看到欧阳志远手里竟然有如此神奇的药液,也是惊得目瞪口呆。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道:“明天早晨就知道了。”

    剑劈峡距离山顶,还有一半的距离,欧阳志远把韩月瑶的保险带的划扣重新修好。

    这次众人攀爬的速度慢了下来,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

    欧阳志远还是保护着陈雨馨。

    一个小时候,这三伙人,终于登上了天柱峰的顶峰。

    解开保险带后,天柱峰四周的七十二群峰,尽收眼底,苍松翠柏,涛声阵阵,令人心旷神怡,心胸开阔。

    韩月瑶首先忍不住站在百丈悬崖边,看着四周的青翠景色,啊……啊……啊的大喊起来。四周群峰发出震耳的轰鸣,回应着,婉转不绝。

    她这一大喊,陈雨馨和欧阳志远都忍不住了,两人兴高采烈的对着周围的景色,大声喊起。

    “啊……啊……啊……啊……啊。

    所有的闷气和压力,都随着声声大喊,磅礴喷出,让人全身感到极其的轻松。

    这种站在高峰之上的大喊,是最能让人放松一切的生活烦恼。

    山顶上附近所有的游人都被这喊声感染了,现实的生活压力,让他们压抑的几乎不能承受,他们对着远处的群峰,纷纷加入大喊的行列,放声高呼呐喊。

    整个山峰的声波,剧烈的震荡,穿出很远。

    就连八十岁的韩建国老先生,也扯起喉咙,呐喊起来。

    山崖上无数的野鸟、野鸽子被这巨大的呐喊声惊起,冲向云霄。远处两个金点,如同利箭一般射来,冲入野鸟群中。

    “金雕枭!”

    一名游人大喊起来。

    好大的金雕枭!欧阳志远认得这种张开翅膀接近两米的巨大雕类猛禽。阳光照来,两只金色的雕枭身上,幻出辉煌的金芒,一声震荡九霄的长啸,两只猛禽开始猎杀。

    野鸽子和野鸟群顿时惊慌失措,纷纷逃命。

    “嗷嗷嗷!”

    金雕一个俯冲,锐利的鹰爪闪电一般的伸出,一爪子就抓进野鸽子的脊背。

    两只金雕齐声长啸,每只金雕抓住一只野鸽子,翅膀一震,冲向九霄。

    大鹏展翅九万里!

    欧阳志远看到两只金雕展翅高飞,翱翔九天,他禁不住热血沸腾,仿佛自己就是那两只金雕,展翅高飞。

    大鹏展翅九万里!

    欧阳志远再也忍不住自己热血纷腾的情怀,他再次仰天长啸,声偌裂锦,带着金石撞击的火星,撕裂着高空的白云。

    所有人的呐喊都被欧阳志远这声声长啸压下,附近的人们连忙捂住耳朵。

    欧阳志远身旁的韩月瑶,早已捂着耳朵跑得很远,弯腰捡起一块小石子,扔向欧阳志远,大声叫道:“死欧阳,鬼叫什么,你把野狼招来了”。

    陈雨馨抬起她绝世的娇颜,静静的看着仰天长啸的欧阳志远,她的眼睛里那抹炽热的亮光,渐渐变得浓烈起来。

    一种敬佩向往渴望的柔情,在眼里闪烁着。

    她知道,欧阳志远绝对不是一般的平庸之辈,他就像这冲向九霄的雄鹰,大鹏展翅九万里。

    沈朝龙看着欧阳志远在仰天长啸,他知道,今天自己来天柱峰放松,是自己一生中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自己认识了欧阳志远,认识了韩建国老人。这两个人将是自己一生中的贵人。

    天柱峰上面的古迹很多,上面有建于唐代的云台寺,云台寺的山崖上,雕刻有一千多尊唐代的佛像,寺院中间,有一棵数人都搂不过来的唐槐,唐槐不远处就是最终名的莲花泉。

    山有多高,水就有高。莲花泉的神奇,让所有的人流连忘返。

    天台寺南面就是方圆数百米的天池,天池的水常年不干,清澈透明,就是莲花泉干枯的时候,天池的水也没干过。

    东面有日观峰,巨大的山崖上,有当年陈毅元帅在山南的时候题词:大好山河。

    这四个大字,气势磅礴,苍劲有力,让人看到后,热血沸腾。

    欧阳志远、陈雨馨,沈朝龙和韩建国老人这三个小团体,在山上再也没有分开,他们谈的极为投机。韩月瑶的刁蛮娇憨野性、陈雨馨的漂亮文静、沈朝龙的睿智、韩建国的沧桑和欧阳志远的阳光洒脱,让这个旅游团队,成为整个天柱峰的焦点。

    韩月瑶和陈雨馨早已变成了好朋友,两人叽叽渣渣的说个不停。

    夕阳西下,整个天柱峰披上了一层辉煌的金芒。

    山上没有宾馆,要住宿,所有的游人都要自己到山顶村的农户联系。

    欧阳志远和一家拥有一个很大院落的曹大哥很熟,在上到顶峰的时候,就打电话联系好了,欧阳他们两个人,韩建国六个人,沈朝龙四个,一共十二人,那个农家小院还能余下两房间,但欧阳志远为了清静,干脆全部包下。

    在山顶上住宿,主要是为了第二天早晨看东海日出。

    龙海市的东半部就靠着大海,看日出要比泰山还要美丽壮观,橘红的太阳在云海和大海之间,跳跃式的磅礴而出,让所有的人都激动万分。

    众人跟随欧阳志远走向曹家大院,还没走到曹家大院,就听到那里传来争吵声和曹大哥那倔强高亢的大嗓门。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