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乖巧的香妮

    第八十四章乖巧的香妮

    “呵呵,老人家,您真幸福。”

    陈雨馨抱着小女孩子,看着小女孩那依依不舍的目光,笑着道:“老人家,香妮都叫我姨姨了,一盒巧克力,不值多少钱的,你就让香妮收下吧。”

    “呵呵,闺女,农村人有农村的规矩,女孩子更要培养不能随便要人的东西,不能不劳而获的。”

    老人坚决不让香妮要那和巧克力。

    乖巧的香妮早已挣脱陈雨馨的怀抱,帮助爷爷盛着稀饭。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在城里,五六岁的孩子,还躺在妈妈的怀里撒娇呢。

    欧阳志远也是很喜欢纯真乖巧的香妮,他看着老人道:“老人家,那盒巧克力,就当饭钱吧。”

    老人一愣,随即笑呵呵得道:“饭前值不了几个钱的,你那巧克力金贵着呢。”

    雨馨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连忙道:“老人家,这盒巧克力,是我参加朋友的婚礼,人家送的,没有花钱,值不了几个钱的,要不,我们多喝您几碗汤吧。”

    老人一听雨馨这样说,而且是办喜事的巧克力,顿时笑着道:“既然是办喜事的巧克力,就这么着吧。”

    在农村,办喜事的糖块和果子,按照风俗,是可以随便讨要的。

    香妮一听老爷爷同意接受那盒巧克力,香妮高兴极了,但还是看着老爷爷的脸。

    “香妮,还不快谢谢姨姨。”

    懂事的香妮听到老爷爷同意自己接受那盒巧克力,高兴极了,接过雨馨手里的巧克力,笑嘻嘻的道:“谢谢姨姨。”

    雨馨帮着香妮取出一颗巧克力,剥开漂亮的包装纸,一股巧克力浓香,飘了出来。

    香妮接过那颗巧克力,先是用鼻子闻了闻,一双大眼睛高兴地眯成了小月牙。她把巧克力放到嘴边,小舌头伸出一点,刚想舔舔,但又停下,翘起小脚丫,把巧克力递到正弯腰盛稀饭的老爷爷的嘴旁,轻声道:“老爷爷你吃。”

    雨馨一下子被香妮的乖巧懂事惊呆了。小香妮才六岁呀,竟然懂得把巧克力先给老爷爷,这孩子真有孝心呀。

    老人高兴地眯起了双眼,很夸张的象征性的咬了一口,但嘴巴根本没有咬到巧克力。

    “真香呀!”

    老人笑眯眯的,故意做着咀嚼的样子,神情很陶醉。

    香妮看着老爷爷陶醉的样子,高兴极了,蹦蹦跳跳的围着石桌子,用小舌头舔着巧克力,不舍得一下子吃完。

    农家饭很香,雨馨一口气喝了三碗小米绿豆南瓜汤,吃了两卷高粱煎饼卷。

    高粱煎饼卷,是山南省最著名的小吃之一,吃起来香酥可口。做法就是把高粱煎饼在铁鏊子上,慢慢的用文火靠,一边靠,一边整齐的折叠成长方形。

    这样用文火靠出来的煎饼卷,极其香酥可口,再配上山南省出产的酱豆、香椿炒笨鸡蛋和又香又醇的老咸菜,简直是最好的人间美味。

    这里的老咸菜,乌黑发亮,又软又糯,配上香辣的薄皮野山椒和山南大葱,再浇上小磨黑芝麻香油,微风一吹,一里路开外,都能闻到老咸菜的香味。

    欧阳志远看着雨馨狼吞虎咽的样子,笑呵呵的道:“雨馨,慢慢的吃,你可是红太阳集团的老总,要是被人看到你这样吃饭,有损你的光辉形象。”

    “哼,这里又不是什么大酒店,我就是一个来旅游的老百姓。”

    雨馨说着话,一眼看到欧阳志远腮帮上挂着一块老咸菜,禁不住指着欧阳志远,咯咯的笑了起来。

    “咯咯,欧阳大哥,你看看你的形象,还说我,你快看。”

    香妮看着欧阳脸上的咸菜,小丫头笑嘻嘻的大声道:“叔叔,你吃饭怎么和我一样呀,要不,我把我的兜兜给你好吗?”

    香妮说着话,就要解下自己红袄上的小白布兜兜。

    雨馨笑着把一个小镜子递到欧阳志远的面前。

    欧阳志远看到镜子中脸上的咸菜,顿时尴尬之极,连忙接过雨馨递过来的纸巾,擦去那块咸菜。

    “呵呵,吃急了。”

    老人也哈哈笑了起来。

    吃过饭后,雨馨和老人定了十斤高粱煎饼卷,几斤老咸菜和酱豆,约好明天下午在朝云观的停车场见面。

    老人的煎饼饭菜,卖的干干净净,领着自己重孙女,笑眯眯的走下山去。

    老人就住在附近的半山腰,很近的。

    这时候,山下上来几个背着口袋的山民,他们呼吸平稳,健步如飞,扶着锁链,脚蹬窝坑,根本不费一丝力气,如同蜘蛛侠一般,眨眼间,就变成几个黑点,消失在悬崖之上。

    “欧阳大哥,天柱峰上面住人吗?难道上面有村庄?”

    陈雨馨看着那几个人攀登悬崖,带着东西,如走平地一般,很是吃惊。

    “你真聪明,山上有一个村庄,叫山顶村,有三十几户,他们祖祖辈辈就住在山上,前几年市里曾动员他们搬迁到山下,但村民们习惯了住山顶,竟然没有一家下山。”

    雨馨一听欧阳这样说,更加好奇了,她笑着道:“咱不看白水瀑布了,先上山行吗?”

    雨馨想看看山顶村人,到底是怎样在山顶上生活的。

    “好的,雨馨,一会攀登悬崖,我在你后面护着你,你不用害怕。”

    正说着话,又有一伙游客慢慢的顺着台阶走来。

    欧阳志远一眼看到那位带着十几个耳环的漂亮女孩子和那位拄着文明棍的老人。

    那位老人,在众人的簇拥下,竟然丝毫没有感到吃力,他呼吸平稳,好像走平地一般,相反,那位漂亮的少女和几个保镖却累得气喘吁吁,额角上挂着汗水。

    老人好高深的武功。

    老人好像是那位少女的爷爷,不象是内地人,那个女孩子说话的声音很软,带着港台的味道。

    “你的对头来了,嘻嘻。”

    陈雨馨笑嘻嘻的看着欧阳志远,一脸的幸灾乐祸,如同一只小狐狸。

    欧阳志远小声道:“小丫头,找打不是?”

    拄着文明棍的韩建国,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那个古老的平台上,他久久凝视着自己曾经战斗过的天柱峰,花白的胡须,禁不住的颤抖起来,迎风飘舞,眼角有点湿润了。

    抗日救国!

    他死死的盯着悬崖上那四个已经开始模糊的大字,泪水顺着眼角流下。

    天柱峰,我的亲人,我终于又回来了,又回到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他的思绪仿佛又回到了五十年前那场反侵略的战斗中。

    韩建国清楚的记得,悬崖上这四个大字,是自己率领国民党第二十军团的特战队和八路军115师的特战队,联合刻下来的。

    115师的特战队大队长谢德胜刻得是抗日两个字,自己刻的救国二字。

    谢德胜,不知你是否还活着,五十多年了,咱们还有机会见面吗?

    韩建国斑白的头发,微微颤抖着。

    谢德胜当时是115师的特战大队队长。

    为了确保台儿庄大战的彻底胜利,防止临沂方向的日军第五师团的增援,国民党第二十军的特战大队和八路军115师的特战大队,联合在崮山群峰设伏,布下口袋阵,等待日军神风特战队的到来。

    当时两大特战队的队长,就在天柱峰的悬崖上,刻下了这四个字。

    台儿庄大战打响的同时,山东八路军第五纵队和国民党第二十军,就在临沂发动了对日军第五师团的攻击,并重创了日军的第五师团,使攻打台儿庄的矶谷师团孤军奋战,陷入包围之中。

    临沂的第五师团虽然遭到重创,但坂恒师团长为了救援台儿庄的矶谷师团,派遣了神风特战队,偷偷地从临沂赶来。

    崮山镇是神风特战队必经之路,谢德胜和韩建国在这里,全部干净彻底的干掉了日本人的神风特战队。

    日本投降后,两人由兄弟变成了死敌,从山南省,跨过长江,打到江南省,国民党兵败如山倒,韩建国随着部队去了台湾。

    时光如梭,五十多年了,大陆的变化真大呀,谢大炮,你还好吗?

    谢德胜的外号,叫谢大炮,嗓门极大。

    韩建国看着悬崖上抗日救国四个大字,感慨万分。

    “爷爷,咱们上天柱峰吗?

    韩月瑶抱着韩建国的胳膊问道。带着十几个耳环的少女,是韩建国的孙女,台湾恒丰集团的未来董事长和继承人。

    恒丰集团的总部在台湾,这次韩建国悄悄的来龙海的傅山,是想来完成自己多年的心愿,看看这片火热的土地,能否为自己的家乡做点什么。

    抗日战争时期,他居住的那个小山村,被日本人彻底的毁了,全村的百姓,被日本人全部杀光,不在家的韩建国,幸免于难。

    “呵呵,当然要上天柱峰了,当年爷爷上天柱峰的时候,爷爷根本不用手扶铁链子,20分钟,就到达峰顶。”

    韩建国想起自己当特战队长的时候,不禁感慨万分。

    时光如同白驹过隙,转眼间,华发早生,自己已经是八十岁的人了,自己在有生之年,要为自己的家乡做点什么。

    后面的保镖一听韩建国要上天柱峰,他们的脸上露出了难色。董事长毕竟是八十岁的人了,虽然身体好,但怎么能攀爬这一百多米的悬崖峭壁?

    不远处的欧阳志远和陈雨馨,一听这位老人要攀爬天柱峰,两人很是惊奇。

    很多游人看到这百米的悬崖峭壁,都望而生畏,不敢攀爬,在游完白水大瀑布后,下了山。

    现在老人竟然要上天柱峰?

    “爷爷,您年纪大了,能上去吗?”

    韩月瑶关心的看着自己的爷爷。

    “月瑶,爷爷还没老,当年爷爷带领20军的特战队攀登天柱峰,我们每个人只用了20分钟,就连谢德胜那个红脸大汉,也比不过我。”

    老人呵呵笑着,脸上露出了极其自豪的神情。

    “爷爷,我知道,您当年的英勇善战,可是您那时候年轻呀。”

    韩月瑶娇嗔的看着爷爷道。

    “月瑶,上山吧。”

    韩建国说着话,带领着众人,走向攀登天柱峰的路口。

    欧阳志远看着韩建国的背影,心道,这位老人是20军特战队的人?他口中说的20军,难道是国民党汤恩伯的第20军团?台儿庄大战,汤恩伯就驻扎在这里,和我们八路军1115师一起抗击日军的坂恒师团,按照年龄计算,老人年轻的时候,可能在汤恩伯的部队当兵。他口中的谢德胜是谁?

    谢德胜……?

    欧阳志远的耳朵极灵,听到这位老人的嘴里叫出一个人的名字。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的神情狂震,脸色巨变,他猛然想起一个人。

    不会吧,怎么这么巧?这个老人口中的谢德胜,难道是……?

    欧阳志远当然知道,谢老将军来龙海,是绝密之中的绝密,决不能透漏出半点消息。看年龄,老将军和这位老人的年龄差不多。

    难道老将军和这位老先生,在一起战斗过?

    韩建国带着孙女韩月瑶来到了攀登天柱峰的路口,虽然天柱峰旅游还没有形成规模,但崮山镇政府为了游人的安全,还是在攀登天柱峰的入口处,专门派了两名工作人员守在那个地方。所有攀登天柱峰的游人,必须佩带特制的安全带。

    安全带的一头带滑扣,扣在铁锁链上,另一头要扣在腰上。这样,即使游人脚下踏空,也不至于掉下来。

    安全带是采取租赁制,游人交上20元前后,扣好安全带,就可以攀爬了。

    韩建国和韩月瑶,以及保镖们,系好安全带,开始慢慢的攀爬天柱峰。

    欧阳志远看着雨馨道:“雨馨,咱们也开始行动吧。”

    陈雨馨看着白云缭绕的悬崖峭壁,腿肚子禁不住的颤抖,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呵呵,雨馨,你不会吓得不敢攀登了吧?要不,咱直接下山算了。”

    欧阳志远故意在激将陈雨馨。

    “哼,谁不敢攀登了?”

    陈雨馨的性格虽然比较文静,但骨子里却有种不服输的倔脾气,就如同她创建红太阳集团一样,冲破重重困难,终于让红太阳做大做强。

    创建红太阳集团,背后虽然有她父亲的影子,但是主要的事情,还是陈雨馨自己去运作。

    雨馨说着话,领了两条安全带。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付了40元钱,把两条安全带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特别是接触铁索的滑扣,更要仔细的检查。

    欧阳志远把另一条安全带递到工作人员面前,那条安全带的滑扣,已经磨损的很厉害,很容易开扣的,决不能再用了。

    “同志,您们的安全带定期检查吗?你看,这条的滑扣都磨损的这么厉害了,根本不能用了,如果再用,可能会出危险的。”

    欧阳志远看着两名工作人员道。

    两名工作人员的眼光,一直再盯着陈雨馨看,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有气质的漂亮美女。

    一个黑脸大汉心道,他妈个比的,好白菜都让猪拱了,这个小白脸真***有福,能和这么漂亮的美女一起爬山,人比人气死人呀,看人家怎么长的?自己的黄脸婆长的和母猪似的,天天看的都不想吃饭,恶心死了。

    另一个工作人员的心里更不平衡,这家伙长的象一个矮冬瓜,横向发展,个头只到雨馨的胳肢窝。他看到身材苗条修长的雨馨,这家伙自卑的差一点昏过去。

    现在两人正生小白脸欧阳志远的气,一看小白脸找茬,说自己的安全带不能再用了,黑脸大汉顿时恼怒之极,就想趁机打击欧阳志远,冷声道:“小子,你***是哪根葱?谁的裤裆破了,漏出了你?你是安监局的吗?不租安全带快滚,别耽搁老子挣钱。”

    这个黑脸大汉叫袁成海,小矮子叫袁成山,都是崮山镇党委书记袁成军的远房弟弟,这两个家伙平时仗着本家哥哥袁成军的势力,仗势欺人,承包了天柱峰攀爬景点安全带的租赁业务。

    这可是一个一本万利的生意,就投资几十条安全带,除了上交提留,两人还能剩下很多。

    平时两个家伙也不是太坏,今天主要是看到这么漂亮的美女,竟然陪着小白脸来爬山,两人的心里就开始不平衡起来。

    袁成海更是口不择言的辱骂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哪里受到过这种侮辱,他不想打人,但是有的人就是发贱,你不打他,他的皮子就痒痒,很多读者说欧阳志远有点暴力,但要是你遇到这种情况,你是打人还是白白的挨骂,不敢还言?做个懦夫太监?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抡起手掌,打在了袁成海的脸上。

    袁成海正骂的起劲,一只手掌在自己的面前无限放大。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听到啪的一声脆响,那个巨大的手掌就给自己的腮帮子来个亲密的接触。

    脸上传来剧烈的疼痛,很多小星星在眼前乱闪。

    “***比,你竟然敢打老子,老子宰了你。”

    袁成海在崮山哪里吃过亏,在自己的地盘,竟然被人打了,他不由的咆哮如雷,手里多出一把刀子,恶狠狠的刺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看到这个黑脸大汉亮出刀子,眼里寒芒爆闪,一脚踢在袁成海的手腕上。

    袁成海的手腕一麻,刀子嗖的一声,飞了出去,掉入万丈深渊。欧阳志远又是一脚,踹在袁成海的肚子上,直接把袁成海踢进他身后的一个浅洞里。

    “给我动手,真是找死。”

    欧阳志远身上猛然爆发出股股强烈的杀气,吓得正要动手的袁成山,缩回了脖子。

    欧阳志远拿起地上所有的安全带,快速的挑出来十几条滑扣磨损,不合格的安全带,全部甩手扔到山谷。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