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好柔软的手

    第八十二章好柔软的手

    电话里传来萧眉妩媚黏人的声音。

    “姐,我想你了。”

    欧阳志远握着电话,小声道。

    电话里萧眉的呼吸,明显在加速。这一句:姐,我想你了。让萧眉的眼泪差点流出来,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和自己说悄悄话了。

    “小坏蛋,嘴真甜,一天不见姐,就想姐了?”

    萧眉的声音,好像要挤出水来。

    “一会不见姐,我都想的特别厉害。”

    欧阳志远的眼前,出现了萧眉潮红漂亮的娇容。

    “呵呵,说,哪里想了?怎么想的?姐要听听,让姐高兴一下。”

    萧眉呵呵的笑着,拉长声音,充满着柔柔的温情。

    “姐,全身都想,有一个地方想的最厉害。”

    “哼,小贫嘴,什么地方想的最厉害呀?快说。”

    萧眉用迷人的鼻音拉着很长的腔调,这让欧阳志远禁不住热血沸腾。

    “呵呵,姐,你知道什么地方想的最厉害的。”

    一丝坏笑在欧阳的嘴角露出。

    萧眉本来以为欧阳会说心想的厉害,但一听欧阳不怀好意的笑声,就知道这家伙说的不是好话,萧眉脸色一红。

    “呸,小坏蛋,说着说着就不着调,小心回来我教训你。”

    萧眉虽然这样说,但语气里流露出浓浓的爱意。

    “眉儿,来,亲一下。”

    欧阳志远不叫萧眉姐了,改叫眉儿。一句眉儿叫的萧眉的娇躯发软,脸色娇红,一个地方湿润起来。

    萧眉没有说话,双眼的爱意更加的浓烈,红润的小嘴在手机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欧阳志远在电话里听到萧眉那柔软的亲吻声,心里感到极其的温暖,他知道,自己现在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自己已经被人挂念了。

    两人久久不说话,在电话里,听着彼此急促的呼吸。

    “什么时间回来?”

    萧眉轻声问。

    “要看完崮山的景点,还要一天多的时间,后天下午回来。”

    欧阳志远道。

    “注意安全,我等你回来。”

    萧眉现在,恨不得马上见到欧阳。

    “对了,眉儿,你查查外科档案中,一个叫马桂花的老人档案,我回来的时候,会带她到医院做脑部手术,老人的脑子里有一块象弹片的东西,已经有五十年了。”

    谢抗日的母亲,叫马桂花。

    “好的,欧阳,我抽时间查查,注意安全,雨馨哪?”

    萧眉随口问了一句。

    “呵呵,眉儿,我们现在住在一位老乡家里,雨馨在另一间房子,先休息了,怎么?还信不过你老公吗?”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

    “当然信得过你了,小坏蛋,挂了,记住,早点回来。”

    ……………………………………………………………………………………………………………

    何振南放下电话,内心久久的不能平静,欧阳志远能拉来六个亿的投资,这将会震动整个傅山县。傅山县的林果资源,极其的丰富,山上有大量的野酸枣、野葡萄、野核桃,这些野果子,在过去都是烂在树上,如果红太阳集团入住傅山县成功,这些野生资源都将会被利用起来。

    红太阳集团可是中国500强集团很靠前的企业,他们就是在山南省起家后,经过几年的努力,已经做大做强,果饮产品几乎垄断了国内市场,正向国际扩展空间。

    傅山县要是登上红太阳这辆集团战车,傅山县的经济,将会突飞猛进,甩掉龙海市最后一名的帽子,老百姓的生活,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想到这里,何振南的内心平静不下来。欧阳志远说,红太阳集团在半月后,就要组团来傅山考察,如果考察满意,将会签约投资意向。

    只有十几天的时间呀,关闭那些偷偷开采的小企业,势在必行。但是很多的小煤矿、小石膏厂后面,都有各方面的利益所在,

    何振南拨打着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电话。

    但没有拨打完,何振南又停下,他沉思了一下,决定亲自去向周书记回报,来获得周书记的支持。

    何振南知道,一场波澜壮阔的战斗,又要开始了,如果自己在这场战斗中胜出,自己就会鱼跃龙门。

    傅山县西江村。

    一辆没有牌照的面包车,停在公路旁的一个黑暗的拐弯处,几个蒙面的黑影,鬼鬼祟祟的快速的从车里走出来。他们手里拎着帆布包,行动极其的敏捷,如同野猫一般,顺着一条山沟,摸向那个土台子。

    人影中间,孙二瘸子极其的兴奋,两只手到现在还有点颤抖,两只眼睛再次显出贪婪的目光。

    那个青铜鼎,白发老人张口就给了自己30万,整整30万呀,30捆还没有开封条的人民币,就在自己胸前的包里。

    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呀。

    自己现在有了这些钱,就可以娶个媳妇,好好的过一辈子了。

    ***胡三竟然说是假的,这个王八蛋在骗人。

    不过那个白发老人有个条件,就是要自己带着他们来看看出土这个铜鼎的位置。孙二瘸子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半个小时后,孙二瘸子带着众人来到了孙福山取土的那个高土台子。

    化装成白发老人的胡志雕,在黑暗中刚一看到这个巨大的土台子,两眼顿时露出强烈的震动,嘴角猛烈的抽动着,内心狂跳。

    极其精通风水学的胡志雕,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巨大的土台子,就是一个西周王侯的古墓群。

    胡志雕看了一眼旁边的一个模糊人影。

    那人也是内心狂跳,两眼露出炽热的光芒,他快速的从帆布包里取出罗盘和一些零碎的东西,和几个人走向黄土台子。

    胡志雕看着孙二瘸子,沉声道:“孙二,我再问你一遍,你在这里找到青铜鼎,有人看到吗?”

    胡志雕的两眼猛然爆发出刀锋一般的锐利寒芒,直刺孙二瘸子的脑髓。

    孙二瘸子根本没想到,一直慈眉善目的白发老人,怎么瞬间会变得这样可怕,眼睛变得血红狰狞,如同吃人的恶魔一般。吓得孙二瘸子腿脚一软,扑通一下,坐在地上,冷汗在刹那间湿透了后背,结结巴巴的道:“村西头的孙福山知道。”

    胡志雕一听,眼里猛然爆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意。

    “你确定就他一个人知道吗?他家里还有什么人?”

    胡志雕的声音极其的阴冷,仿佛来自地狱,说不出的渗人,让人毛骨悚然,在这荒郊野外,十分的吓人。

    “孙福山就一个人在家,他的老伴早已死了,儿子在外面打工。”

    孙二瘸子兢兢战战的说道。

    胡志雕看着孙二瘸子不象在说谎,这时候,一个黑影快速的在黄土台子上下来,蒙面黑布露出的两眼,透出强烈的狂喜。这人快速的向胡志雕打着神秘的手势。

    胡志雕一看那人的手势,他强压住自己眼中的狂喜和震惊,点点头。那人快速的回去。

    巨大的黄土台子周围,竟然埋藏着六座王侯级别的西周大墓。

    “孙二,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可以回家了。”

    胡志雕看着孙二,冷冷地道。

    孙二一听自己可以回家了,顿时高兴万分,心道,一会到家,先拿出一百块,去村南头的赵寡妇家过夜,嘿嘿,这小寡妇的**,又大又白,而且还有奶水,上次自己只吃了几口,由于没有多少钱,被赵寡妇一脚给踹下床。

    今天老子有钱了,非压死你个**不可。

    孙二瘸子连忙站起来,顾不上和胡志雕告辞,连滚带爬的向前跑去。

    他刚跑出十米,黑暗中,一只手就捏住了他的脖子。

    “咔嚓!”

    孙二瘸子听到了一声让人毛骨悚然骨头断裂的脆响,紧接着,他看到了自己的后背和一张在黑暗中狞笑、如同恶魔一般的面孔。

    他本能的张嘴惊叫,但是一股污血狂涌而出,他的喉咙里只能发出恐怖的咕咕声音,一双眼睛瞪得很大。

    他至死都不明白,为什么能看到自己的后背?那张让人毛骨悚然的面孔是谁?最让他心痛的是,手里的30万现金,竟然一分钱都没有来得及花。

    那个黑影拎起那个装有30万的帆布包,手中的一个微型喷雾器,对着孙二瘸子的尸体,喷出了浓雾。

    不一会,孙二瘸子的尸体,在快速的融化,没有剩下任何痕迹。这个人凭空在世界上永远的消失,就仿佛他根本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孙福山在前天回到家里后,没有找到那个黑乎乎毛绿绿的东西,他也没在意。

    今天儿子来电话了,电话里说,儿媳妇给自己买了两身毛料新衣服。

    孙福山心里暖暖的,眼泪禁不住的流了下来。

    老伴死的早,自己一个人终于把儿子拉扯大,儿子就要带着媳妇来相家了。农村里的相家,就是女方来看看男方家里的经济状况的意思。

    孙福山把新房子里里外外拾掇的一尘不染。

    一个黑影如同鬼幽一般,站在他的身后,伸出了手,捏住了老人的喉咙。

    孙福山软软的倒下,那个黑影手里多出了一个微型喷雾器。

    可怜的老人,没能见到自己儿子和儿媳的最后一面。

    第二天早晨,欧阳志远和陈雨馨辞别了谢抗日和虎子,直奔崮山镇东面的天柱峰。

    崮,是一种山峰的存在形式,如同平台一般,周围是笔直的悬崖峭壁,崮山72群峰的最高峰就是天柱峰。

    天柱峰下是一望无际的森林,山峰上巨大的莲花泉,喷涌着,在悬崖上形成了一个近百米的巨大瀑布,十里开外就能看到。

    山脚下,朝云道观就坐落在一片古老的银杏和枫树林中,莲花河奔腾着在朝云观前流过,奔向崮山水库。

    朝云观南面有个很宽阔的平台,平台上停着十几辆外来旅游踏青的高级轿车。

    陈雨馨的奔驰刚一停下,手中的dv机,就拍个不停。

    她已经被这里美丽的景色迷住了。

    整座天柱峰隐藏在五彩斑斓的花山云海之中,如同仙境一般。

    “雨馨,这里的景色怎么样?”

    欧阳志远看着早已迷醉在崮山风景里的陈雨馨,笑呵呵的道。

    “太漂亮了,欧阳大哥,想不到崮山群峰的景色这么美。”

    陈雨馨的脸色由于兴奋,变得红扑扑的,妩媚极了。

    “走吧,天柱峰景点的第一站,朝云观就在前面。”

    欧阳志远说着话,带着陈雨馨,向朝云观走去。

    数百米开外的一块巨大的怪石上,文化街上那位算卦的白发老人,静静的看着欧阳志远,点点头,喃喃的道:“小师弟,想不到你徒弟的儿子都这么大了,他们终于找到我了。”

    白发老人伸手在脸上一阵揉搓,变成了一位五十多岁上下的青衣道人。

    “天哪,欧阳大哥,这么多的银杏树?快看,都这么粗,每棵树都有几百年了吧。”

    朝云观就坐落在这片巨大的银杏树林里。

    陈雨馨看着一棵粗大的银杏树,早已跑过去,像个孩子一般,张开双臂,就想抱过来这棵十几米高的银杏树。

    “呵呵,雨馨,你抱不过来的。”

    欧阳志远大声道。

    “快过来,欧阳大哥,帮我抱一下,看看这棵树到底有多粗?”

    陈雨馨看着欧阳大叫着,眼睛里闪烁着调皮的神情。

    欧阳志远跑过去,握住雨馨的一只手,抱住那棵银杏树。

    陈雨馨的小手,很是柔软,上面传来的温热,让欧阳志远内心一跳。

    这棵银杏树,就是两个人,也搂不过来。

    “雨馨,这棵银杏树还不是最粗大的,朝云观院子中的那棵更大,就是五个人都搂不过来,树身高达20米,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欧阳志远放下雨馨的手道。

    “什么?还有比这还要高、还要粗的银杏树?快去看看。”

    雨馨转过身来,和欧阳志远走向朝云观的山门。

    朝云观是一座年代很久远的道观,整个山门修建的很有气势,古迹斑斑,很多游客,说笑着进进出出。

    两个小道童,在打扫着青石地面上的灰尘。

    刚进山门,一棵五人合抱不过来的粗大银杏树,拔地而起,高耸入云,如同树王一般,立在众人的面前。

    陈雨馨一下被这棵大树的气势惊呆了。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粗大的银杏树。

    树旁边,几位互相并不认识的游客,互相打了一个招呼,已经开始手牵着手,欢笑着开始围抱这棵巨大的银杏树,还是没有合抱过来。

    陈雨馨拉着欧阳志远的手,两人欢笑着加入。

    欧阳志远是最后加入的,当他拉过另一位游客手的时候,正好把这棵银杏树抱过来。

    众人一片欢呼,加上欧阳和陈雨馨,一共八个人。

    欧阳志远只觉得自己拉住的那人的手,很是柔软温润,细腻的如同白玉一般。他两忙抬头一看,一位穿着前卫高雅的女孩子,正用一双凶狠的眼睛瞪着自己。

    这个女孩子,正是在野味饭庄和自己撞在一起的那位女孩子。

    这位女孩子其实长的很漂亮,长发飘飘,但一双眼睛里充满着不屑和野性,特别是她那白玉一般的两只小耳朵上,竟然挂满十几个漂亮的小耳环,随着漂亮的脑袋晃动,耳环互相撞击,发出悦耳的脆响,很是好听。

    “放手呀!”

    那孩子的口音带着一点港台的口音,很是柔软细腻,却带着一股火药味。不过,这小丫头即使生气,也是很漂亮的。

    欧阳志远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会碰到这个漂亮的小丫头。

    “呵呵,你好,咱们又见面了。”

    欧阳志远连忙松手,摸了摸鼻子,打着招呼。

    “哼!”

    漂亮的耳环少女,瞪了欧阳一眼,漂亮的头发一甩,随着众人,走进里面的大殿。

    “咯咯咯!”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吃瘪,不由得捂着嘴笑着,笑的花枝乱颤,胸前的饱满波涛汹涌。

    “嘿嘿,雨馨,咱不带这么笑话人的。”

    欧阳志远的脸色有点红。

    欧阳志远这么一说,陈雨馨笑的更厉害了。

    “哼,谁让你先是撞了人家,现在又趁机拉人家小姑娘的手,还拉住不放,要是我,也会生气的。”

    “不会吧,雨馨,那次相撞,是她撞的我,这次拉手,是这棵大树挡住了视线,我根本没有看到她,你没看小丫头的眼睛都长到额头上面去了,根本看不起人,不过,不就是港台人吗?有什么了不起。”

    欧阳志远尴尬的解释着。

    “行了,欧阳,咱们走吧。”

    陈雨馨笑着道。

    道观的大殿里,供奉的是东岳大帝和三清道祖,很多人在送香。

    “这位施主,我家观主要见您。”

    一位小道童来到欧阳志远身旁,看着欧阳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