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假药

    第七十七章假药

    本来前来献媚的陈三,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大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了自己一巴掌,但看到崔长豹那张冷酷的脸,陈三没敢说话,眼睛里没有一丝的反抗和不满。

    崔长豹的凶狠阴险和歹毒,他是知道的。任何人只要在不听他的话,几天后,就会在这个世界上无声的消失。

    他亲眼看到过,崔长豹直接把两个不听话的小痞子,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推下山崖。

    陈三捂着脸,二话没说,带着手下的小痞子们,眨眼间,又消失在远方。

    崔长豹一瘸一拐的来到欧阳志远、陈雨馨的面前,低下了头,啪啪的打了自己两记耳光,低声道:“对不起,欧阳先生,这位小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所有骂人的话,都是骂我自己的,您们的车,我会给您们修理的。”

    陈雨馨根本不看崔长豹,崔长豹这种人,在陈雨馨眼里,就是尘埃一般。

    她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点点头,走向自己的车。

    奔驰的后面,被撞得瘪了一块。陈雨馨皱了皱眉头。

    郭金城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张卡,在卡上写了密码,毕恭毕敬的递到欧阳志远的手里道:“欧阳老弟,这张卡里有二万块钱,就当我向小姐赔礼和修车的钱,请你收下。”

    欧阳志远接过这张卡,冷声道:“走吧。”

    “谢谢欧阳老弟。”

    郭金城如释重负,擦去脸上的汗,向崔长豹使了一个眼色,带领人消失在众人面前。

    但催长豹的眼里一闪的阴毒,没有逃过欧阳志远的眼睛。以后陈雨馨来崮山镇投资,一定要防备催长豹和郭金成。

    远处的唐永生早已暗暗地走了。

    欧阳志远知道,这两万块钱陈雨馨根本看不在眼里,但不要白不要。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的时间紧迫。

    欧阳志远辞别了王世辉,看也没看郑盛水,开着车,直奔药材市场。

    郑盛水此时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郑盛水在三天后,就被耿剑锋撤了职,发配到一个更加偏远的派出所,当一名普通的民警去了。

    崮山药材批发市场,是整个山南省,最大的药材批发市场之一,整个沂蒙山的药材,都集中在这里销售,很多全国各地的药材商,都到这里来采购药材。

    傅山县药材最著名的就是傅山六大宝,一乌二花三参。

    一乌,就是指这里的何首乌,灵气很足的大山深处,每年都能出产几株千年以上的何首乌,最大的竟然和篮球一般大小,功能补虚养颜黑发。如果大家不相信有这么大的何首乌,可以到临沂花卉批发市场看看,那里用何首乌做的盆景,每个都有篮球大小。

    二花就是金银花,具有清热解毒的作用。很多的中成药都离不开金银二花。

    三参就更加珍贵,山参、沙参和太子参。

    山上还出产一种极其珍贵的灵芝,但这种灵芝,都生长在万丈山崖上的灵泉旁边,极其的难采。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下了车,欧阳看着雨馨道:“雨馨,你们公司是做果饮的,有没有兴趣生产保健饮料,我们傅山的大山里,野酸枣、野桑葚、野葡萄,都有很多,这要是做成保健饮料,绝对很畅销的。”

    陈雨馨正纳闷欧阳为什么要来药材批发市场,现在一听欧阳志远这么一说,心中一动。

    野果保健饮料的销路很好,特别是无污染的野生有机绿色保健饮料,在大城市更是畅销,自己可以考虑这一块。

    “欧阳大哥,野生果饮,在果饮的份额中,占据着很大的一部分,去年方圆集团推出的野生沙棘和野生猕猴桃果饮,在全国各大城市,都卖疯了,我们早就想进军这块,我也听说过,傅山县大山里,满山遍野都是野生的酸枣、桑葚、野葡萄、野核桃,呵呵,这真是个不错的主意,等到这些野果子下来,我们就来大批的收购,到时候,我投资建起来的工厂,正好用上。”

    陈雨馨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商机。

    “雨馨,你可以把饮料厂建在傅山,免除运输这一块的费用,你看到了崮山镇西南角的大片空地了吗?那是个建厂的极好地方。”

    欧阳笑呵呵的道。

    陈雨馨在刚一看到崮山镇的时候,就看中了那块地,想不到,欧阳志远也看到了,呵呵,欧阳这家伙,竟然和自己想到了一块了。

    “呵呵,不错,下次的考察团,我一定亲自带队来考察,这次只是来大体的看看。”

    两人说着话,停下车,随着人流,进入了崮山药材批发市场,阵阵药香,在微风中飘来。

    崮山药材批发市场,经过去年的扩建,已经形成了很大的规模,一座六层高的交易大楼,坐落在批发市场后面,近千户药材商,就在里面入住经营。

    大楼前面是交易大棚,两边都是一间一间的各种药材商店。南边是停车场,很多专门运输药材的大车,排满了停车场。

    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两辆傅山中药厂的专门收购药材的集装箱车,停在那里。

    具有几十年历史的傅山中药厂,现在竟然连开工资的钱都没有了,可悲呀。

    自己参与的两家中药集团,年利润一直在翻番,眼看就要直逼国内几家大型中药集团了。

    欧阳刚想到这里,就看到几个人和三四个工人,运来了很多没有封口,麻袋装的药材。

    那几个人,竟然是在野味山庄看到的大吃大喝的男人。

    我靠,那一桌子大吃大喝的人,原来是傅山中药厂的。

    野味山庄那一桌,要两千多快呀。

    几年前的两千多块,相当于现在多少钱?

    厂里没有钱开工资,但他们的一顿饭钱,就是两千多块,真是工厂的蛀虫,什么样的工厂不被这些蛀虫吃空?

    “钱科长,请您检查一下这些药材,然后,就可以封口了。”

    一位胖乎乎,全身长满肥肉的药材老板,满脸堆笑的看着一位也是很肥胖的五十多岁的秃顶男人,并上了一颗中华烟。

    那秃顶肥胖的男人,正是傅山中药厂的销售科长钱大发。

    钱大发今天带着几个销售科的人来进中药材的原料,他们在野味山庄狂吃一顿后,就直奔安康药行进货。

    安康药行是钱大发的定点进货药行,老板安在喜和钱大发的关系,已经有好几年了。每年傅山中药厂都要大量的在安康药行进货。

    “小王,检查一下药材,小李,你负责记录核对。”

    钱大发喷着酒气,对着两个年轻人道。

    王世军连忙道:“好的,科长。”

    李广河连忙拿出进货记录账目,跟在王世军后面。

    “金花,500公斤,一级品,银花,一级品,500公斤。甘草500公斤……”

    安康药行的老板安在喜,跟在王世军和李广河身后,笑呵呵的,但神情却有点紧张。

    钱大发的关系,自己早已疏通,但这个小王检验员,是新来的,自己送的红包,这人竟然没收,一会别漏了马脚。

    欧阳志远从小就在文化街跟着父亲相面,他一眼就看到,这个药材店的老板,不是好人,面相贪婪,一双眼睛在看人的时候,左右乱转。

    检验药材的时候,按照规定,要抄底检查,当王世军用特制的抄底工具,检查金银花下面的时候,他看着工具带出来的金银花,脸色一变。

    王世军的脸色一变,老板安在喜的嘴角就抽搐了一下。安在喜看了一眼销售科长钱大发。

    钱大发嘿嘿笑道:“小王,快点检查,你啰嗦什么?这两辆车的药材马上就要装车,今天我们还要回到药厂。”

    钱大发说着话,那双猪眼猛然透出嘶嘶寒芒,死死地盯住王世军。

    钱大发本来不想让这位新来的检验员来跟着进货,但是原来和自己一伙的检验员,家里有病人,没能跟来,厂里就派王世军来临时顶替一下。但王世军不是钱大发的人。

    刚参加工作不久的王世军被钱大发盯得汗流浃背,连忙低下头。他知道钱大发是谁,他不敢反抗,自己这份工作来之不易。

    他只有快速的继续检查这近十吨重的药材。

    李广河记录核对进货单。

    另一个叫朱幸运的人,快速的把检查完的麻包缝合,另一些人开始装车。

    “假药!”

    欧阳志远从小就跟着父亲采药,什么样的草药,欧阳志远一眼就能看出来真假。

    王世军的专用工具带出来的药材,根本不是金银花,是一种和金银花相似的野山花。可以肯定这近十吨重的药材里面,存在着大量的假药。

    嘿嘿,欧阳志远终于知道,为什么傅山中药厂三个月开不出来工资,这样大量的进假药,生产出来的中成药,能有效果吗?再大的药厂,也得倒闭呀。

    欧阳志远抚摸了一下胸前的那只特制的签字笔,再次把角度调好,轻声对雨馨道:“雨馨,你等一下。”

    欧阳志远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进了那些人。

    钱大发和安在喜继续检验着药材,就在这些药就要全部检查完的时候,钱大发看到了欧阳志远。

    钱大发立刻警觉的看着欧阳志远,低声喝道:“你是谁?干什么的?”

    欧阳志远立刻笑呵呵的道:“真是好药材,不知道这位老板,在哪家药材店进的货?”

    旁边的安在喜一听有人打听在哪里进的货,内心一喜,连忙过来道:“这位兄弟,您要买什么药材呀,您算问对了,这些药材都是在我们安康药材行进的货,您看这药材,品质极好,这是我的名片。”

    安在喜说话间,满脸堆笑,双手递过一张名片。

    “安康药行,我听说过这家药店,经营的药材不错,您就是安老板?”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我是安康药行的老板安在喜,小兄弟,以后进货,只管找我。”

    安在喜抱拳道。

    “好的,安老板,我下午去您的药行,您先忙着。”

    欧阳志远说着话,转身走向陈雨馨。

    钱大发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心道,这是哪家倒霉的阔少?找安在喜进药材?

    “欧阳大哥,发现了什么?”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

    “呵呵,没发现什么,雨馨,快走吧,咱先到圣手药材店去找老板朱文才,然后咱们就去石头城看看,明天攀登天柱峰,去看崮山群峰最大的山泉——莲花泉,怎样?”

    “好的,欧阳大哥,一切听从你的安排。”

    欧阳志远知道,傅山中药厂是县长何振南的一块很大的心病,上次,药厂的工人集体冲击县政府,让何振南极其的被动。欧阳志远听说,何振南已经派了工作组,打算拿中药厂开刀。

    现在,欧阳志远无意发现,供销科长钱大发,竟然进了大批的假药材,看样子,安在喜一直给了他不少的好处。

    嘿嘿,一切等到自己到了县政府再说吧。

    欧阳志远给李大鹏打了一个电话,要他暗中调查钱大发的一切。

    圣手药店主要经营傅山县的特产铁背大蜈蚣、铁背金线蝎子、双钳老土鳖、四眼蟾蜍等活的中药材。

    今年的年景很好,风调雨顺的,自己收来的这些活物,每天都有几十斤,利润要比草本药材,翻上一倍。

    特别是铁背红头大蜈蚣、金线蝎子这两种药物,现在市场上需要量极大,很多药材商,都预先把钱款打到朱文才的帐号里。

    现在关键是收不上来。

    这两种活物的生长点,都在高山峻岭之中,山势极其险恶的地方。

    朱文才已经把价格放到最高,但还是远远的不够那些药材商订购的。朱文才看着几个装着蜈蚣蝎子的大缸,内心很是着急。

    最让朱文才着急的是,朋友委托自己寻找的金背银翅大蜈蚣,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

    傅山县抓捕蜈蚣蝎子的能手谢抗日已经上山好几天了,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金背银翅大蜈蚣,是蜈蚣里面的变种,毒性极强,而且会在空中滑翔,极难扑捉,却极其的珍贵。很多的疑难杂症,都要用它做药引子。三年前,谢抗日天柱峰后山的温泉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抓到一只,被南方的一位药材商,以一万元的价格买走。

    一条蜈蚣,一万块,呵呵,厉害吧。

    那位南方药材商,另外给了自己两千元的中介费。

    朱文才正想着这件事,门外传来自己熟悉的笑声。

    “呵呵,朱老哥,生意可好?”

    朱文才一听这声音,顿时高兴之极,连忙站起身来,大声道:“志远,你来了,快坐。”

    欧阳志远一推门,带着陈雨馨走了进来。

    朱文才一把拉住欧阳志远的手,来到太师椅前面。

    “志远,这位是?”

    朱文才看到气质高雅的陈雨馨,眼前一亮,他恐怕慢待了客人,连忙问道。

    “朱老哥,这位是我的朋友陈雨馨小姐,雨馨,这位就是我说的朱大哥。”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给两人介绍。

    “你好!朱大哥。”

    雨馨落落大方的伸出手,和朱文才的手,握在一起。

    “雨馨小姐,快请坐。”

    朱文才今年四十岁,他是一位中医医生,他是一边行医,一边收购药材。他阅人无数,一眼就看出陈雨馨绝对不是一般的人。

    朱文才亲自拿出一套古迹斑斑的紫砂壶,在保险柜里摸出两个小瓷瓶,十分小心的从一个瓷瓶里,倒出几枚碧绿的茶叶。

    茶叶刚一拿出,一股沁人心扉的幽香,在刹那间弥漫在整个房间,让人神采奕奕。

    “呵呵,朱老哥,好茶!”

    欧阳志远微微一闻,就知道这种茶叶,绝对是茶中极品。

    “哈哈,志远,这种茶叶得来不易,我磨了三天,才从谢老哥那里磨来两小瓶,呵呵,两小瓶呀,一百枚叶片,你不知道谢老哥疼的,哈哈,好像割了他的肉似的。咱兄弟俩,一人一瓶。”

    朱文才说话间,把另一小瓶茶叶,放到欧阳志远的手里。

    欧阳志远没见过朱文才嘴里的谢老哥,但他已经在朱文才嘴里,多次听到过谢抗日的名字。

    这是一位扑捉各种极品毒虫的高手,自己要的金背银翅大蜈蚣,就是托这个人扑捉的。

    周天鸿书记的病不能拖太久,更不能拖到头痛发作的那天。

    金背银翅大蜈蚣要尽快捉到。

    朱文才把茶叶递到欧阳志远手里后,两手干净利索的开始冲茶。他一边冲茶,两眼却看着欧阳志远,眼里充满着一种期待。

    欧阳志远只是微笑不语。

    等到紫砂壶里的茶叶,飘出沁人心扉的幽香,朱文才先给欧阳倒出一杯。

    碧绿清香的茶汤,清澈透明,香气四溢。

    陈雨馨在看朱文才手里这套紫砂茶具,她知道,这套紫砂壶,绝对不是凡品,古朴大气,包浆紫黑发亮,透出一种古老岁月悠远的气息。

    这绝对是一把古代的紫砂壶。

    “呵呵,雨馨小姐,山野之地,没有什么好招待的,一杯清茶。”

    朱文才说话间,把一杯茶递到雨馨的手里。

    “谢谢朱大哥。”

    朱文才呵呵笑道:“别客气。”

    雨馨轻轻的抿了一口清茶,一股淡雅清新的清香,在顷刻间充满了自己的口齿间,这股幽香,顺着喉咙,进入自己的五脏六腑,让人全身清爽,神采奕奕。

    “好茶!”

    陈雨馨喝过无数的好茶,但这种茶,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

    朱文才说着话,眼光再次瞟向欧阳志远。

    “哈哈,朱老哥,你要的东西,我不会忘记的。”

    欧阳志远早就看到朱文才抓耳挠腮的神情,心中暗笑,说着话,一个白色小瓷瓶,飞了过来。

    朱文才一见这个白色的小瓷瓶,神情狂喜,一把接住瓷瓶,快速的从保险柜里拿出一套洁白如玉的青花酒杯和酒壶,放在八仙桌子上。

    “青花釉里红酒杯!”

    欧阳志远一看到这套波如纸、白如玉的酒杯,吓了一跳。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