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站错队

    第七十五章站错队

    “欧阳,如果你能把这个店的厨子替我挖走,我每个月开1000元工资给他。”

    在那个年代,1000元对一个厨子,就是天文数字。

    “呵呵,厨子的事好办呀,你要在南州和燕京,进军餐饮业吗?”

    欧阳志远道。

    “不,我在南州和燕京,有自己的vip会馆,我想给会馆找几个好一点的厨子。”

    雨馨一边喝着汤,一边答道。

    欧阳知道,一些大城市都有很多的高级vip制的会馆,这些会馆不对外营业,都是对内部圈子里高级社会精英开放,主要功能就是交流信息和休闲娱乐,实行vip会员卡制度。好一点的会馆vip金卡,要十万块。

    这一顿饭,吃的极其酣畅,陈雨馨和欧阳两人,把桌子上的菜,一扫而光。

    就在他们快吃完饭的时候,从二楼走下了几个喝的醉醺醺的人。

    野味饭庄的老板王世辉满脸堆笑的恭送着崮山镇镇长肖永成走下楼来。

    崮山石膏矿长郭成金和崮山铁矿矿长唐永生,一边献媚的和肖永成说着话,一边给肖永成点上了一颗烟。

    郭成金的石膏矿和唐永生的小铁矿,属于小型私人企业,矿井的地点都在崮山镇之内,都属于国家明令禁止的关停小矿业,但是,这两个人是白水镇镇长赵宗彪的拜把子兄弟,肖永成是副县长赵丰年的人,赵丰年的儿子赵宗彪吩咐肖永成照顾一下这两个人,肖永成哪里不遵从?

    再加上两人的矿都在大山深处,没有人注意到,到现在,一直在开采。

    两人今天在野味山庄请肖永成吃饭。

    肖永成刚下楼梯,就看到楼下靠窗户的雅座上,两位极其俊美的年轻男女在吃饭。

    好漂亮的女子,好潇洒的男人。

    崮山镇什么时间来了这么一对金童玉女?看样子肯定是外面来旅游的。

    当他的眼睛看到两人使用的餐具竟然是漂亮的银盘子和象牙筷子的时候,肖永成内心一跳,好家伙,这一对青年男女,好高的的品味,在外面吃饭,竟然自带餐具,他们的身份地位不低呀。

    肖永成并不是酒囊饭袋,他是山南大学毕业的大学生,经多见广,当然明白能有这种品味的人,背景绝对不简单。

    肖永成原来在龙海市水利局做秘书,由于年轻,不懂得进退,站错了对,得罪了人,被排挤后,下来扶贫,来到崮山镇做了一个清闲的副镇长。他在痛定思痛后,走关系,站到了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序列内,两年的时间,由副镇长,升迁到镇长的职位。

    这人脑子很好使,看人很准,坐到崮山镇镇长的位置后,更加明白人脉的重要性,开始喜欢结交各个地方的人物。

    这时候,众人已经出了大厅。

    王世辉满脸堆笑,抱拳道:“肖镇长,您慢走,欢迎您常来。”

    肖永成呵呵笑道:“王老板,你不要客气,请回吧,奥,对了,靠窗十号桌的帐,替我结了。”

    十号桌,就是欧阳志远和陈雨馨的位置。

    “好的,肖镇长。”

    王世辉没有注意十号桌的客人是谁,结个帐不是小菜一碟吗?只要您老人家常来,就可以了。

    旁边的郭成金连忙献媚的道:“王老板,记我账上。”

    肖永成点点头,他知道郭成金和唐永生肯定抢着结账,自己只是说说而已。

    王世辉微微笑道:“不就几个菜吗?谁结都一样,这次算我的,下子,再算两位老板的吧,呵呵。”

    几个菜对王世辉来说,就是毛毛雨了。

    众人不再客气,郭成金和唐永生等着肖永生镇长坐进了他的专车,两人才钻进自己的轿车。

    肖永生的车先走了,郭金城的司机催长豹想把桑塔纳调过头来,一下没看清,碰的一声,桑塔纳的左前方,碰到了陈雨馨轿车的右后尾。

    奔驰车立刻发出刺耳的报警声。

    郭金城看也不看那辆车,自己闭上了眼睛,开始打盹。

    司机催长豹一看撞到了前面车,连忙跑下来,当他看到自己的桑塔纳的左前方凹下一块,顿时暴跳如雷,大声道:“这是谁的破车,挡住老子的车,***,快开走,不然,老子给你砸了。”

    郭金城的司机崔长豹,本来就是郭金城手下的一个打手兼保镖,为人十分的嚣张凶悍,而且会武功,他在郭金城和别人争夺矿山的时候,曾经一个人狂战对方十几个大汉,全部把对方放到在地。现在自己碰了人家的车,反而骂别人的车挡住了他的去路,不讲理呀。

    店老板王世辉送走了镇长肖永成,转身进了饭店的大厅,他想看看肖永成想给谁结账的。当他看到欧阳志远和一位美女坐在十号,正在吃饭,顿时大喜,上去一把抱住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我靠,志远,你来到老哥我的饭店,怎么不叫我,看不起哥哥是吗?”

    欧阳志远连忙站起身来笑道:“王大哥,看你太忙,就没打搅你。”

    “志远,你见外了不是,我们是兄弟,下次再来的话,如果你不和大哥我说一声,我就没有你这个弟弟。”

    王世辉呵呵笑着,打了欧阳志远一拳。

    王世辉这个人有三十多岁的年纪,为人豪爽真诚,欧阳志远那年到崮山镇搜集草药的时候,在野味山庄吃饭,王世辉正在做一道叫龙飞九天的菜,主菜就是一条花斑蛇和九条铁背金线火蝎子,一不小心,被铁背金线火蝎子蛰了一口,当时就晕了过去。

    铁背金线火蝎子,毒性极大,蛰了人,如果不立刻抢救,就会有生命危险。

    当众人把他抬出厨房的时候,王世辉已经口吐白沫,极其危险。

    欧阳志远在危机的时候救了他。

    两人从此成了好兄弟。

    欧阳志远本来不想打搅王世辉,他和陈雨馨的时间很紧,快点吃完饭后,就带着陈雨馨到崮山药材批发市场,去找圣手药店的老板朱文才,看看他逮到铁背金翅大蜈蚣了吗,好给李天鸿书记做药引子。

    现在王世辉看到了自己,欧阳有点不好意思了。

    “呵呵,好的,王大哥,以后我只要来,一定来找你。”

    “志远,你介绍一下呀,这位漂亮的小姐是谁呀?”

    王世辉以为陈雨馨是欧阳志远的女朋友,但他没有鲁莽的说出来。

    “呵呵,来,我介绍一下,雨馨,这是我的大哥,也是野味山庄的老板王世辉大哥,这是我朋友陈雨馨。”

    欧阳志远知道,陈雨馨的身份,现在不能泄露,如果让别人知道,红太阳集团要进军傅山县,投资五六个亿建立绿色有机果饮基地,整个傅山县的官员还不炸锅?就是龙海市的官员,也会出来争抢政绩的。

    自己回去以后,要仔细的运作一下陈雨馨投资的过程。

    “呵呵,你好,王大哥。”

    陈雨馨彬彬有礼、大方的伸出手。

    王世辉握了一下陈雨馨的手道:“你好,雨馨小姐,认识你很高兴,不知道这些饭菜可口吗?”

    雨馨微笑着道:“不错,想不到,崮山镇竟然还能做出如此的美味佳肴。”

    “呵呵,雨馨小姐,谢谢夸奖。”

    王世辉笑呵呵的看着雨馨道:“这还要感谢志远呀。”

    陈雨馨不解的看着王世辉道:“王大哥,为什么?”

    王世辉看着欧阳,脸上露出感激的神情道:“前年我刚开野味山庄的时候,效益并不好,为了拉客人,我冒险做一道龙飞九天的菜,不小心被铁背金线蝎子蜇了一口,陷入昏迷,生命处在极其危险之中,幸亏志远救了我。我们俩一见如故,亲如兄弟。他见我的生意不是太好,就写了十几道菜的配方、原料和制作方法,现在我的饭店所有的招牌菜,都是志远前年留下来的。”

    陈雨馨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吃的这些香醇的美味佳肴,竟然是志远留下来的。

    “欧阳大哥,你怎么不早说?怪不得你大包大揽的答应我找厨子,原来这些菜都是你开发的?”

    陈雨馨看欧阳志远的眼光,多出了一丝惊奇和敬佩。

    欧阳志远微笑道:“我只是提供配方,做菜的火候,还是要看厨子的功力。”

    “志远,你认识崮山镇长肖永成吗?”

    王世辉看着欧阳志远问道。

    “肖永成?崮山镇镇长,听说过,但不认识。”

    欧阳志远奇怪王世辉问这个问题干吗?

    “呵呵,刚才肖镇长吃完饭,从这里经过,替你把帐结了。”

    肖永成这个人非常喜欢结交自己看得上眼的朋友,他替欧阳结账,目的是为下次见面,打下基础,他觉得欧阳这个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

    欧阳一听小,肖永成不认识自己,却把帐结了,虽然自己在王世辉这里吃饭,王世辉绝对不要自己的钱,但是,自从县长何振南要把自己拉进县政府,欧阳志远就让李大鹏协助自己,把傅山县整个政府的官员的战斗序列清查一遍。

    李大鹏可是在美国的正规侦探学校毕业,这家伙通过各种手段,把傅山县乡镇干部和政府干部的名单、职位和战斗序列都给欧阳志远罗列出来。

    肖永成这个人是个人才,脑子很活,喜欢结交各路人马,在仕途上很有前途,可惜的是,他站错了队,站到了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队伍里了。

    在自己搭上何振南这辆县长战车的时候,欧阳志远内心就把赵丰年战斗序列中所有的官员,列为防范打压对象,官场的对手,更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

    “呵呵,王大哥,你以后见到肖永成,替我谢谢他。”

    欧阳志远刚说到这里,外面传来一声闷响,紧接着,雨馨的奔驰车发出刺耳的报警声。

    欧阳志远和雨馨连忙抬头一看,只见一辆桑塔纳,正撞在奔驰车的右后方。

    紧接着,一个长相极其凶恶的大汉,从桑塔纳上下来,嘴里骂骂咧咧的,十分嚣张,狠狠的踹了奔驰一脚。奔驰车再次发出刺耳的报警声。

    陈雨馨一见自己的爱车被撞,而且对方嘴里竟然骂骂咧咧,还恶狠狠的踹了自己爱车一脚,雨馨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跟在雨馨后面,走出大厅。

    王世辉一看陈雨馨的脸色和欧阳的神情,就知道不好,那辆奔驰肯定是志远和雨馨小姐的,催长豹你***干嘛?发酒疯吗?你惹志远这不是找死吗?志远可是我的兄弟。

    陈雨馨走出野味山庄,看着还在骂骂咧咧的催长豹,冷声道:“你这个人不讲理吗?撞了我的车,嘴里还骂人,又踹了我的车,你马上向我道歉。”

    催长豹刚想抬脚,再踹奔驰,猛然身后传来一声女人冷冷的低喝,说自己不讲理,而且要自己向对方道歉。

    这家伙在崮山镇本身就是地痞出身,天不怕地不怕,手下有十几个打手,专门为郭金城看场子。现在一听有人让自己给对方道歉,不由得勃然大怒。

    “道你妈个比……”

    崔长豹猛的转过身来,咆哮着怒骂。

    但当他看到一个极其漂亮的成熟和女人,俏生生的站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心头狂喜。

    这家伙就是个色中恶魔,看到漂亮的女人,腿就拔不动了,现在一看这么个漂亮的女人站在身后,他全身的骨头都酥了。

    “嘿嘿,小娘子,你是谁呀?想让我道歉可以呀,让我日一夜……”

    农村的痞子比城里的更加粗野。

    但这家伙的话还没说完,一张手掌就在他的面前无穷放大。

    “啪!”

    这一记耳光打得极重,只打的这家伙眼冒金星,晕头转向,打着旋,飞了出去。

    “啊!”

    欧阳多么不想使用暴力呀,自己是个文明的医生,可是这种溅人太贱了,法律能制裁他吗?肯定不能,既然法律不能制裁他,就让自己的拳脚来管一管吧。

    这个世界,就是充满着暴力的世界,就连**他老人家,都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崔长豹一声惨叫,正砸在自己轿车的挡风玻璃上。

    在车里闭目养神的郭金城早就知道崔长豹撞了人家的车,但这家伙更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日里,凭借自己的黑暗势力,鱼肉相邻,欺男霸女,私下开了五六家石膏矿,富的流油,但坏事做绝。

    他根本不管崔长豹的事情,他只要求崔长豹保护好自己和自己的石膏矿。

    外面一声巨响,崔长豹沉重的身体,砸在自己的桑塔纳前面的玻璃上。

    “轰!”

    桑塔纳前面的玻璃全部破碎,崔长豹一头栽了进来。

    陈雨馨是谁?她可是红太阳集团的老总,要在傅山县投资几个亿,再加上她是萧眉的闺友,自己敢让陈雨馨受一点委屈吗?

    欧阳志远用的是巧劲,他可不想弄出人命。

    这下闭目养神的郭金城吓了一跳,崔长豹身上可是有武功的,平常五六个人都近不了崔长豹的身边,现在竟然被人一招打的飞起来。这家伙惹了自己惹不起的人物了。

    哼哼,打狗还要看主人,在崮山地盘,竟然有人暴打自己的手下,真是活腻味了。

    郭金城阴沉着脸,打开车门,走下来后,两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道:“你是谁?竟敢在这里撒野?你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

    欧阳志远看着从桑塔纳里面走出来的郭金成,这人长的极其阴沉,一出来就不问青红皂白,说自己撒野,欧阳志远就知道,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人。

    这时候,崔长豹在车里爬出来,满脸是血,脸色变得极其狰狞,他咆哮着看着欧阳志远,恶狠狠的叫道:“你妈个比,敢打老子,老子弄死你。”

    崔长豹说着话,在怀里拽出一把刀子,寒芒一闪,对着欧阳志远冲了过来。

    “小心,欧阳。”

    陈雨馨一看到崔长豹拿出了刀子,脸色一变,不禁替欧阳担心起来。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雨馨,点点头道:“这种垃圾,我根本没放到眼里。”

    这时候,崔长豹的刀子,闪着寒芒,发出尖利的厉啸,刺了过来。

    欧阳志远身形一闪,一脚踹在崔长豹的胸口上。

    “轰!”

    崔长豹一声闷哼,被欧阳志远一脚踹出去五六米开外。

    郭金城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自己刚才问话,人家根本没有鸟自己,还一脚再次把崔长豹踹出老远。

    嘿嘿,这是打自己的脸呀,妈个比,敢在老子的地盘撒野,老子找人弄死你。

    郭金城的眼里闪烁着狰狞的寒芒,快速的拨打一个电话。

    远处的崮山铁矿厂长唐永生看到郭金成和人打了起来,心里不禁一乐,暗暗得道,好呀,打起来好呀,郭金成老小子,要是被人打死才好呢,老子正想吞了你的石膏矿。

    崮山派出所长马照山不在所里,出去破案去了。崮山镇还有两位副所长,一个叫郑盛水,另一个就是和欧阳志远一起吃过饭的陈宝增。

    陈宝增是派出所第一副所长。

    郑盛水带领着几个警察,喝的晕乎乎的,刚从一个酒楼里出来,就接到了郭金城的电话。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