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神奇的药液

    第七十一章神奇的药液

    何文捷把陈雨馨送回家后,驱车来到文化街的古玩市场。

    吉祥斋古玩店,是一家才开业不久的店铺。何文捷把车停到暗处,来到吉祥斋的后门,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后门打开,一位极其精悍的小伙计,闪了出来。

    何文捷闪身进了吉祥斋。

    “田文海,有什么情况?”

    何文捷一边上了二楼,一边看着小伙计。

    田文海轻声道:“何处,这几天,对方没有脱离我们的视线,没有发现可疑的情况。”

    说话间,两人来到二楼。

    二楼窗户旁边,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正透过一家高倍望远镜,观察着对过的静雅轩古玩店。

    “何处,回来了。”

    朱广建站起身来,向何文捷打招呼。

    “同志们,辛苦了,这件案子,省厅催的很紧,我们要抓紧时间破案,香港古玩界,再次出现了八件国宝级青铜鼎,这些国宝,还是从这里出土的,盗墓分子极其的张狂,我们一定要抓住他们。”

    “保证完成任务!”

    田文海、朱广建低声喝道。

    “守候在张岱、西江村的同志们,有消息吗?”

    何文捷看着田文海问道。

    “何处,李文昌他们已经守候十几天了,盗墓分子极其的狡猾,这十几天,没有任何动静。”

    何文捷紧紧地皱着眉头,看着对过的静雅轩。

    山美水甜的傅山县,是北辛文化的发源地,旁边的龙山,就是龙山文化的遗址,是新旧石器时代人类生活的中心,到了周朝,更是政治文化的中心,特别是春秋战国的时期,很多诸侯国在这里建国繁衍。

    傅山县地下,隐藏着大量的周代和春秋战国时期贵族王侯的古墓群。

    自从建国以来,出土了大量的国宝级别的青铜器。

    近年来,由于收藏热的兴起,大量的盗墓分子,开始疯狂的挖墓。很多王侯的古墓被盗,大量的国宝级别的青铜器,出现在外国的拍卖会上。

    山南省公安厅,挑选了精兵强将,由刑侦一处处长何文捷亲自带队,秘密来到傅山,开始布。

    这十几天来,何文捷没有和龙海市公安局联系,更没有和傅山分局联系,行动都是秘密进行的。

    省厅怀疑龙海公安有内奸。

    西江河,是一条由整个傅山泉水汇集起来的河流,河水甘甜清澈,在大山里奔腾、蜿蜒流出,在西江村折了一个弯,流向傅山新城的傅山水库。

    西江村,就坐落在这个折弯处。

    忙了一天农活的孙福山,在吃过晚饭后,看着天还没黑,就推起独轮车,来到村后西江河边的一个小土山旁边,挖起了黄土。

    儿子在外面打工,来电话说,在外面找了一个对象,过一阵子,要来家相亲,看看家里新盖好的房子。

    新房子的院子还没有垫平,他要推几车黄土,把院子垫平。

    就在他快要装满黄土的时候,一声闷响,吓了他一跳,自己的铁锨铲倒了一个硬东西,震得手腕发麻。

    铁锨卷了刃。

    这***,是什么东西?这么硬?

    这时候,天已经有点发暗,借助自己旱烟袋微弱的火光,孙福山几下就挖出来一个黑乎乎的家伙,他用铁锨铲了几下,那东西发出沉闷嘶哑的声音,好像是个铁疙瘩,但没有铁沉。

    孙福山非常懊恼,自己这张铁锨被这个铁疙瘩,碰的卷刃了,真倒霉。

    他快速的装满土,把那个铁疙瘩扔到车子上,往回走。

    刚走几步,就看到孙二瘸子,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孙二瘸子是个游手好闲的本家侄子,成天吃喝嫖赌,三十多岁了,也没有找个媳妇。但这家伙手里却不缺钱,这让孙福山很是奇怪。

    “二叔,天黑了,还推土?”

    孙二瘸子看了一眼孙福山,侧身让过,随口和孙福山打了个招呼。

    孙福山用鼻子哼了一声,算是搭理了这个侄子。他看不起孙二瘸子。

    孙二瘸子看到孙福山不想理会自己,心里暗暗骂道,这老东西,是个倔驴,一会你就会推沟里去。

    孙二瘸子的眼光不经意的看了一眼独轮车,他的身子一僵,内心狂跳,两只眼睛一下子变得贼亮,死死地盯住了车上的那个黑乎乎绿迹斑斑的铁疙瘩。

    **,这个老倔驴在哪里挖到的这个好东西。

    孙二瘸子强忍住内心的激动,从色彩斑斓的红绿锈和隐隐约约的外形上来看,就怕是一件价值极高的青铜鼎,看样子,老东西不认得这件宝贝,自己一定要想方设法弄过来。

    孙二瘸子这个人虽然好吃懒做,但脑子很活,平时就靠倒腾一点古玩生活,他知道,这种青铜鼎值钱。但他更知道,青铜器是国家严禁倒卖的国家文物。

    可是他又知道,如果自己拥有这件青铜鼎,自己几年内,都可以吃喝不愁了。

    嘿嘿,孙二瘸子两眼死死的盯着孙福山,怎么能把这件青铜鼎弄到手,而且,又不能让老倔驴发觉。这时候,孙福山的车子正在上坡,孙福山弯腰撅腚的使劲推着车子,车轮子发出吱吱的怪响。

    哈哈,有了。

    孙二瘸子这时候,也不瘸了,快步跑到孙福山旁边,嘿嘿笑道:“二叔,我帮你推。”

    孙福山一看孙二瘸子过来帮助自己推车子,脸上露出惊异的神色。

    “嘿嘿,太阳从西面出来了,孙二瘸子,你什么时候变成好人了?”

    孙福山调笑着看着孙二瘸子。

    孙二瘸子皮笑肉不笑的道:“二叔,我早就改好了,嘿嘿,您是我亲二叔,您推车子上坡,我能不帮您吗?”

    孙二瘸子说着话,双手暗暗一用力,车子一歪,车轮正好扎在一块石头上,顿时失去了重心。

    “咣当!”

    车子一下子倒在地上,黄土上面的那个红绿的青铜器,被甩了出去,滚落在远处的草丛中。

    天黑了,孙福山没有发觉那个黑疙瘩飞了出去。

    “嘿嘿,二叔,您老了,我记得当年您年轻的时候,修水库,一个人推着这种独轮车,撒欢子跑,没有人能赶得上你,你还获得过青年突击手的光荣称号,当时的公社书记,亲自把大红花,挂在您的胸前,惹得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看你呀,眼里都冒小星星。”

    孙二瘸子说话间,猛一使劲,就把车子扶正。

    “呵呵,你小子净胡扯,当年修水库的时候,你还在你爹的腿肚子里面游泳呢,快滚吧,别耽搁我推土。”

    孙福山笑骂着道,他想起了自己当年男轻时候的无限风光和自己的初恋。

    可惜,现在自己老了,就要埋进黄土了,不知道桂花现在怎么样了。

    孙福山叹了一口气,弯起腰来,继续上坡。

    孙二瘸子连忙让开道,看着孙福山爬上了山坡,嘿嘿的冷笑这骂道:“你个老倔驴,你才在你爹腿肚子里游泳,你个老王八蛋。”

    孙二瘸子如同兔子一般,快速的跑进草丛中,抱起那个好东西,消失在夜幕中。

    ……………………………………………………………………………………………………………

    第二天的早晨,萧眉起的很早。

    她在这六年来,已经养成了早起的习惯,看着还在熟睡的欧阳,萧眉妩媚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小家伙,昨天晚上真有劲,现在不行了吧。

    萧眉站起身来,感觉到全身说不出的舒服,神采奕奕,清爽之极。她昨天和欧阳志远亲热后,就用那个养颜膏洗了澡,又滴了一滴,搓在脸上,她今天早晨,要看看效果怎么样。

    没顾得上穿衣服,萧眉连忙跑到镜子面前,镜子里出现的是一张青春皓齿、妩媚绝美的靓丽娇容。

    过去早晨起床,脸上布满灰暗和皱纹,现在,这些灰暗的皱纹都消失不见了,脸色白里透红,细皮嫩肉,透出一种青春健康的潮红光泽。

    萧眉的内心不禁狂跳,差一点跳起来。

    养颜膏真的很有效果。

    萧眉高兴地在镜子面前转了一圈,修长白皙挺拔的娇躯,在养颜膏的滋润下,更加细腻白皙,明艳精致的容颜,细长的脖颈、饱满高翘、没有一点下垂的乳和房,蓓蕾鲜红,平坦的小腹,圆润丰润的大腿,小巧玲珑的脚丫,这一切,让萧眉自己都感到陶醉诱人。

    天哪,自己以后真的要向婆婆一样,永远年轻了。

    萧眉看着镜子中的倩影,脸色微微发红,又蹦又跳的穿好衣服,洗刷起来。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有晨练的习惯,两人早早已起床去了公园。

    萧眉进入厨房,不一会,厨房里就飘出一阵饭香。

    “小坏蛋,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

    萧眉做好饭,笑吟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平时也起的很早,但由于昨天一直战斗到半夜,所以,今天就起不来了。现在一听萧眉在喊自己,睁眼一看,萧眉那张妩媚精致的俏脸,正贴在自己的眼前,笑吟的看着自己。

    欧阳志远一脸的坏笑,一把抱住萧眉,拉进自己的怀里。

    “喔喔,小坏蛋,快起来吃饭,你今天还有任务,要陪陈雨馨……呜呜……”

    早晨是男人**最强烈的时候。

    但萧眉可不想迟到,今天可是第一天到龙海医院上班。

    萧眉咯咯笑着,从欧阳志远的怀里挣脱出来,跑到厨房给欧阳盛饭。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站起身来,下面的小欧阳早已雄纠纠气昂昂的立正敬礼。欧阳志远看着跑进厨房的萧眉,嘴角露出一丝坏笑,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现在时间才不到六点,时间还早着呢。

    这家伙蹑手蹑脚的跑进厨房,从后面一把抱住萧眉的纤腰,掀开她的裙子,天哪,眉儿里面,竟然真空上阵。

    欧阳用力一挺,进入了萧眉。

    正在盛饭的萧眉,一声娇呼,身子顿时没有一丝力气,瘫软在欧阳志远的怀里。

    “呜……呜……啊,小坏……蛋,真是一匹喂不……饱的小马驹。”

    厨房里再次上演激情澎湃。

    早晨七点整,欧阳志远和萧眉,准时的来到龙海医院保健部。

    保健部的外围保卫工作,由军分区司令员蔡建国的警卫长吴继勇亲自带领战士执勤。

    吴继勇看到欧阳志远和萧眉从车里下来,连忙向前给两人敬了个礼道:“萧医生您好,欧阳医生您好。”

    吴继勇很佩服萧眉和欧阳志远的医术,更佩服欧阳志远的高尚情操,他那种在危急关头,能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替老将军挡住刀锋一般的玻璃,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正是自己要学习的。

    “呵呵,吴少校您好,您辛苦了!”

    两人和吴继勇打过招呼,快速的奔向老将军的病房。

    病房门口,六大贴身护卫的朱军和陈斌两人,正笔直的站在门口,两双眼正机警的注视着四周的一切可疑情况。

    两人看到萧眉和欧阳志远走来,两人也是郑重的向两个人敬了军礼。

    欧阳志远和萧眉换着消毒服,萧眉看了一眼欧阳的后背,顿时吃了一惊。昨天还纵横交错的伤口,现在竟然全部封口结疤,只留下几道淡淡的痕迹。天哪,那个膏药竟然这样神奇,昨天晚上和欧阳亲热的时候,还有疤痕,现在,疤痕全部结疤了,难道是仙丹不成?

    萧眉快速的跑过来,伸出手掌,抚摸着几条淡淡的痕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正巧,燕京来的老专家章志强从病房里走了过来,一眼看到欧阳志远的后背,也是大吃一惊。

    章教授眼里露出极其惊奇的神情,几步走过来,两眼死死盯着欧阳志远的后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喃喃地道:“欧阳医生,你是用了什么特效药,伤口怎么会恢复的这么快?这怎么可能?”

    章志强教授昨天见过欧阳志远后背上的伤口。

    “呵呵,章教授您好,夜里老将军的情况怎样?”

    欧阳志远微笑着向章教授问好,并问老将军的情况。

    “呵呵,欧阳大夫,你和萧院长做的这个手术,极其的成功,老将军恢复的很好,夜里醒过来一次,现在正在熟睡。”

    萧眉和欧阳志远一听老将军醒过来一次,就完全放心了。

    “呵呵,欧阳医生、萧院长,你们这个手术的录像,我们要带走,在以后的教学中,要作为典范,一是学习你们的技术,二是学习你们这种临危不惧的革命精神。”

    萧眉微笑着看着章教授道:“教授,我们只是做了一个医生的职责,这有什么学习的。”

    章教授道:“萧院长,你谦虚了,当时,你们是尽到了一个医生的职责,可是那些逃走的医生和护士,他们尽到了一个医生的职责了吗?”

    “章教授,一个人在遇到强烈危险的时候选择逃走,那是人的本能,也不能横加指责。”

    欧阳志远在当时,也想到了逃走,只是他控制住了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强烈恐惧,没有逃走。任何人都会感到极其的恐惧,都有逃走的**。

    “呵呵,这些不属于我们讨论的范畴,奥,对了,欧阳医生,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用的什么药,一天之内,就治好了你后背上的伤口?”

    章教授一脸希望的看着欧阳志远。

    如果手术后的病人,用上了这种药,伤口能快速的愈合,这对病人的恢复,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章教授,这是我自己配置的中药,功能生肌止血,收缩伤口。”

    欧阳看着章教授道。

    “你自己能配置药物?”

    章教授惊奇的看着欧阳道。

    “是的,我虽然学的是西医,但我又是一位中医师和针灸师。”

    欧阳志远道。

    “你又是中医师?你有中医证书和针灸师证吗?”

    章教授知道,如果欧阳志远有中医证,他配置的这种神奇的药剂,就可以给老将军用。

    欧阳微笑着在口袋里,拿出自己的中医师证和针灸师证。

    章教授一看,这个证件是真的,不由得呵呵笑道:“欧阳医生,你配置的药物,我能看看吗?”

    “好的!”

    欧阳志远掏出那个翠绿药液的小瓶,递到章教授的手里。

    章教授看着这翠绿色的纯净药液,轻轻地打开瓶盖,一股清凉的淡淡药香,从瓶口飘出,进入自己的鼻腔,顿时全身如同沐浴在春风里一般,变得心旷神怡。

    “好药!”

    章教授失声赞叹。

    这种药,真如欧阳医生说的有这种神奇的疗效,如果生产出来的话,这将会产生极大地财富,现在手术用的贴在刀口的医用胶布,全部是进口的,如果我们中国能生产出来这种神奇的药液,中国的所有医院,就不再进口那种价格昂贵的医用胶布了。

    章教授这样想,旁边的萧眉早就想到章教授前面去了,呵呵,你要是知道欧阳还能配置养颜膏,功能可以代替外国养颜的羊胎素,章教授还不跳起来。

    欧阳配置的药物,自己的天信药业,要定了。

    “走,给将军抹上这种药试试。”

    章教授看着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同时,把药液又递给欧阳志远。

    几个人来到了老将军的病房,警卫们站在门口巡视着。

    老将军还处在昏睡期。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