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留着门

    第七十章留着门

    欧阳志远连忙给妈妈擦去眼泪。

    秦墨瑶看着萧眉道:“眉儿,这是你姥姥当年给我的嫁妆,今天我传给你了。”

    秦墨瑶说着话,微笑着握住萧眉的手,把镯子戴到萧眉白玉一般的手腕上。

    流光溢彩的翡翠镯子,衬托着萧眉细腻羊脂一般的皓腕,漂亮极了。

    “谢谢您,妈妈。”

    萧眉一眼就看出这副四色福禄寿喜的翡翠镯子,极其珍贵。萧眉知道,婆婆和公公已经认可了自己。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谈了很晚。

    萧眉被秦墨瑶安排在东厢房的客房。

    所有的被褥全是新的,秦墨瑶亲自给萧眉铺好床铺,房间收拾的很干净,家具都是过去遗留下来的。

    萧眉没见到过这种古老的紫檀架子木床,下面有脚踏板,床上面竟然带着刻龙雕鳯的顶棚,还有各种颜色的真丝流苏,流苏之间,有几枚小巧的铃铛,漂亮极了。

    床沿下面的四周木板,雕刻着富贵牡丹、丹凤朝阳的浅浮雕,靠近墙壁的木板上,刻着麒麟送子和灵芝如意之类的图案,整张床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陈年木香。

    这张床的材质,绝对是紫檀做成的,古朴大方厚重别致,标准的明代风格。萧眉很是喜欢这张床。

    正房的卧室里,秦墨瑶看着丈夫,轻声道:“静哥哥,这个儿媳妇怎么样?”

    欧阳志远道:“萧眉肯定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孩子,从她骨子里透出的那种大气高贵典雅的气质来看,绝对是官宦人家的女儿,但这个女孩子,知书达理,气质高雅,没有官宦人家孩子的刁钻蛮横,和我的瑶儿不分上下,呵呵。”

    “哼,贫嘴。”

    秦墨瑶把头靠在丈夫的胸脯上,心里甜丝丝的,轻声道:“我很喜欢萧眉这孩子,但愿她能走进我们欧阳家的大门。”

    “哈哈,瑶儿,你放心吧,我看了一辈子的面相,看人极准,萧眉和志远,绝对能成,你就等着抱孙子吧。”

    “萧眉还有一辆轿车,她的家境肯定不错,对方的父母,不会看不起远儿吧?”

    秦墨瑶怕自己的儿子在对方家长眼里,受到鄙视。

    “呵呵,瑶儿,你看咱们的远儿,是受委屈的种吗?以后,只要远儿不欺负萧眉,就行了。”

    欧阳宁静笑呵呵的道。

    “远儿这臭小子,也不和咱们说说,对方家庭的情况,我去问问去。”

    秦墨瑶就向起身,去找志远问问。

    欧阳宁静一把拉住秦墨瑶,把秦墨瑶搂在怀里,笑嘻嘻地道:“老婆子,你傻了,现在人家小两口肯定在亲热,你去干嘛?”

    秦墨瑶一听,脸色微红,手指头狠狠的点在欧阳宁静的脑门上道:“你个老不正经的,这种事,也是你当公公的说的话?”

    欧阳宁静不再说话,两手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伸进了秦墨瑶的胸衣里。

    “静哥哥,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要够?”

    秦墨瑶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眼波流动,要滴出水来。

    欧阳宁静已经开始用行动来回答秦墨瑶的问题了。

    ………………………………………………………………………………………

    西厢房挨着是洗澡间,萧眉洗过澡,穿着婆婆为自己准备的真丝睡袍,蓬松着头发,对着镜子梳理着秀发。

    玲珑白皙的娇躯,在真丝睡袍下面,凹凸有致,饱满高跷的胸脯,随着萧眉两臂的上扬,更显得汹涌澎湃,颤颤巍巍。

    欧阳志远从自己的房间溜了出来,看着萧眉房间朦胧的灯光,心里充满着强烈的期待。

    嘿嘿,眉儿,今天哥哥,不,弟弟一定要吃了你。

    欧阳笑嘻嘻的轻轻一推门,房门没有插。

    呵呵,眉儿给自己留着门。

    欧阳一眼看到,萧眉正站在梳妆台前,梳理着湿漉漉的秀发,刚刚洗完澡的萧眉,全身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兰花清香,漆黑的头发下,白皙修长的脖颈,极其的精致,圆润的肩头,在灯光的照射下,细腻光滑,白色睡袍里,那双饱满高跷的胸脯,隐隐约约的颤抖着。纤纤细腰,两边优美的弧度下,是丰满高跷的诱人臀部。

    欧阳志远从后面,一下子抱住萧眉……

    “小坏蛋!呜呜……小坏蛋……轻点……”

    萧眉呢喃着,柔软的娇躯,一下子变得火热起来,如同香泥面团一般,瘫软在欧阳志远的怀里。

    欧阳的嘴唇,轻轻的亲在萧眉敏感、如同白玉一般的耳垂上,小声道:“眉儿姐,我爱你。”

    麻酥的热气让萧眉好像过电一般,从柔嫩的皮肤痒到骨髓里。

    身为医生的欧阳志远,他知道,哪里是女人的敏感区,说话间,哈着热气的牙齿,轻轻的咬了一下萧眉的耳垂。

    “嘤咛!”

    如同电流一般的麻酥微痛,透过耳垂,一下子传到萧眉的灵魂深处,那种强烈**的感觉让萧眉的娇躯,剧烈的颤抖着,脸色变得潮红,漆黑的长睫毛,微微的抖动着,醉眼如丝。

    “喔,欧阳……”

    两人都很年轻,不知疲倦,吱吱呀呀的木床,一直响到半夜。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萧眉脸色潮红的躺在欧阳的怀里,娇羞的看着欧阳,捂着嘴,哧哧笑着道:“小家伙,劲头不小,好像小马驹。”

    欧阳的手指在某一个地方搅动着,笑嘻嘻地道:“还想再来吗?保证还能再来十次,。”

    “呸,让你弄破皮了。”

    萧眉笑着,伸手打了一下又要蠢蠢欲动的小欧阳。

    “小丫头,你竟然敢打你小弟弟,看我怎么收拾你。”

    “咯咯,小坏蛋,饶了姐姐吧,我不行了。”

    萧眉羞红了脸,连忙告饶。

    “呵呵,眉儿,小家伙不老实呢,你要替我好好的管教他,就让他在里面关禁闭吧。”

    欧阳笑嘻嘻的道。

    “哼,我要关他一辈子禁闭,不让他出来,省着小家伙再出来捣乱,净干坏事。”

    星光透过窗户照到萧眉潮红的脸颊上,很是妩媚。

    “什么事?眉儿?”

    欧阳志远搂着萧眉水淋淋的娇躯,手指头围着那粒粉红的圆润绕着圈。

    “嘻嘻,欧阳,咱爸爸妈妈什么时间结的婚呀?”

    “小丫头,你问这个干什么?”

    “嘻嘻,欧阳,你今年23了吧,看样子,咱爸爸妈妈也就三十岁,不,妈妈更显得年轻,咱爸爸妈妈不会,十几岁就有了你吧。”

    星光下,萧眉哧哧笑着,漂亮的大眼睛,如同星星一般闪烁着幸福的光芒,带着高和潮后的妩媚余韵。

    “胡扯,小丫头欠扁是吗?,我告诉你,咱爸爸,今年47了,妈妈也有46了,他们结婚的时候,都二十多了。”

    “什么?绝对不可能,咱爸爸看样子,也就三十露头,妈妈也就二十七八。”

    萧眉根本不相信欧阳说得话。

    “呵呵,眉儿,你不知道,我们五行门里有一种药方,能配制出来一种神秘的养颜膏,虽然不能青春常驻,但可以延缓衰老,你看那些电影明星,定期到外国去打几十万一支的羊胎素,嘿嘿,还不如我配置的养颜膏。”

    这下,欧阳终于明白,萧眉老是看着自己笑的原因,原来这小丫头,一直怀疑,自己的父母过早结婚。

    “什么?养颜膏?这是真的?”

    萧眉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眼睛猛然亮了起来。

    任何一位漂亮的女孩子,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容貌。如果欧阳说得是真的,那么,自己以后,也可以象婆婆一样永远年轻漂亮了。

    “呵呵,眉儿,当然是真的,我以后,要让我的眉儿,永远的漂亮年轻。”

    欧阳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萧眉兴奋的脸颊。

    “呵呵,小坏蛋,我想要。”

    萧眉马上想看看,欧阳说的那种养颜膏。

    “想要?眉儿,刚刚又要了一次,怎么,还没吃饱吗?”

    正房堂屋里的欧阳宁静,听着东厢房的木头床和铜铃再次响起来,不怀好意的看着秦墨瑶道:“好小子,比老子还要强悍,又来了一次,这已经是第十二次了。”

    羞红脸的秦墨瑶,狠狠的在欧阳宁静腰间的软肉上掐了一把道:“呸,你个老不正经的家伙,哪有偷听儿子床的,真不害臊。”

    “我没有偷听呀,是这小子的动静太大,让老子睡不着。”

    欧阳宁静嘿嘿的笑着,不怀好意的看着秦墨瑶。

    “睡不着,可以装睡。”

    秦墨瑶扭着欧阳宁静的耳朵狠狠的道。

    欧阳宁静微笑着把手伸进妻子的睡袍里。

    秦墨瑶的眼里,顿时涌起了潮水,轻声道:“静哥哥,你……你想干什么?笑的那样难看?”

    “那啥,瑶儿,反正我们也睡不着,要不,咱们也学儿子那样……”

    欧阳宁静还没说完,耳朵传来了一阵剧痛。

    “啊……”

    欧阳志远和萧眉梅开数度之后,终于筋疲力尽的偃旗息鼓。

    欧阳志远站起身,从床上下来,找到自己的衣服,微笑着把一个白色的小瓷瓶递给萧眉,笑嘻嘻的道:“滴一滴在浴盆里,洗过澡后,再滴一滴在掌心,然后揉搓脸颊,明天早晨,你就会感到效果的。”

    “这就是你所说的养颜膏?”

    萧眉的眼睛渐渐的变得炽热起来,小心的接过小白瓷瓶。

    欧阳点点头道:“眉儿,这瓶养颜膏,早就想给你,可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有机会了。”欧阳志远说着话,亲了萧眉的嘴唇一下,笑呵呵的道:“真甜。”

    萧眉的眼睛变得亮晶晶的,带着风情万种,看着欧阳道:“小坏蛋,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早就喜欢我了?那次醉酒,你是故意装醉的?”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滴出水来的眼神,一脸无辜的道:“不是,眉儿,那次真的有点醉了,再加上喜欢你,就……嘿嘿……。”

    “哼,还装,你可是不容易喝醉的人呀,两瓶茅台你好像漱漱口一般,那天怎么醉了?”

    萧眉伸手揪住了欧阳的耳朵。

    “呵呵,眉儿,不醉是假,嘿嘿,我有解酒的药,没有人能灌醉我,可是,那天是我的兄弟李大鹏开业,你要知道,对待兄弟,我是不会耍手腕的,那次喝酒,是凭借的真本事,结果,嘿嘿,就喝醉了。”

    欧阳志远连忙老实交代。

    “哼,就信你一次,不过你要老实交代,那天你做了几次?害的我第二天下不了床?快说?”

    “嘿嘿,没有几次,也就十一次……吧”

    “啊,欧阳,你记得真清楚,你还说没醉呀,我要杀了你……”

    萧眉的手上开始加劲,欧阳的耳朵已经被扯得很长。

    “啊……”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