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赢了位妻子

    第六十九章赢了位妻子

    欧阳宁静和妻子秦墨瑶,两人正在房廊的灯下,微笑着下围棋。

    身穿月白长袍的欧阳宁静,左手端着一杯清茶,在苦苦的思索着,他的一条大龙,已经深深的陷进妻子秦墨瑶的重重包围之中,左冲右突,就是冲不出来。

    身穿一件白色真丝旗袍的秦墨瑶,微笑着抿了一口茶,一双妩媚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丈夫,轻笑道:“静哥,你认输吧。”

    秦墨瑶说着话,给丈夫的茶杯加了一点水。

    欧阳宁静呵呵笑道:“瑶儿,你的棋艺越来越精湛了,我这一辈子,看样子,不能赢你了。”

    秦墨瑶抿嘴笑着道:“静哥哥,自从咱们认识来,你就没有赢过我。”

    “呵呵,瑶儿,没赢过你?记得二十五年前,咱们在江南棋社相遇,我不光赢了你,还赢过来了一位知书达理,极其贤惠的小媳妇。”

    欧阳宁静微笑着,喝了一口茶,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妻子道。

    秦墨瑶脸色微红,眼睛渐渐地亮起来,伸出手,轻轻的握住丈夫的手。

    此时的气氛,极其的温馨。

    当年两人比赛的情景,同时出现在两人的脑海里。

    秦墨瑶深情的道:“静哥哥,时间过得真快呀,眨眼间,二十五年过去了,咱们的女儿都这么大了。”

    秦墨瑶说着话,深情的望着自己的丈夫,轻轻的在丈夫脸上亲了一下。

    秦墨瑶知道,丈夫的这条大龙,有十几个方法可以救活,丈夫每次下棋,总是故意让着自己,这个温馨的小秘密,自己早已知道,但没有捅破。当年自己在江南棋社,摆下擂台赛,丈夫一局就赢得了比赛,而且把自己的心,也赢走了。

    当时,丈夫只身一人,一无所有,只是个穷郎中。

    欧阳宁静缓缓地站起身来,搂住妻子的娇躯,充满歉意,轻声道:“瑶儿,这二十多年来,苦了你了”。

    秦墨瑶把身子依偎在自己丈夫的怀里,深情的道:“能和静哥哥生活在一起,一点都不苦,瑶儿很幸福,很满足。”

    当年,江南的秦家,可是江南第一大名门贵族,书香门第,秦墨瑶的父亲,秦天涯已经做到耀州市委书记的位置。

    但是,秦墨瑶的选择,遭到了整个家族的反对。因为,当时,耀州军分区司令员,胡保国将军的儿子胡福军,一直在追秦墨瑶。

    如果秦墨瑶嫁给胡福军,文武结合,这对江南秦家,将是一个极大地帮助。

    当时秦天涯已经答应了胡司令员的请求,并且囚禁了秦墨瑶,并开始准备婚礼。

    性情高傲的欧阳宁静,只身一人,独自闯进秦府,横扫胡保国将军派来迎亲的十大护卫,抢走了秦墨瑶,从此,带着秦墨瑶浪迹天涯,悬壶济世。

    虽然秦墨瑶是大家闺秀,但品格高尚,知书达理,跟着欧阳宁静,历经江南医派五行门的惨变,漂泊江湖,没有丝毫的怨言,最后,落户龙海。

    二十多年了,秦墨瑶没有和江南秦家联系过一次。

    当时,欧阳宁静抱着秦墨瑶,冲出胡保国将军的十大护卫之时,秦天涯咆哮着道:“秦墨瑶,如果你迈出秦家的大门一步,从此,我们父女关系,恩断义绝,永不往来。”

    秦墨瑶放声痛哭,跪在地上,给父母叩了两个响头,义无反顾的跟着欧阳宁静,冲出秦府。

    二十多年来,秦墨瑶没有一丝的后悔。

    现在,两人有一双听话乖巧的儿女,深深爱着自己的丈夫,这一生,夫复何求?

    当轿车开进古街的时候,萧眉看着两旁具有典型明清风格的房屋,禁不止惊呆了,天哪,龙海怎么还会有这么一条古老的街道?

    真是太漂亮了。

    欧阳志远把车停在自家的门口,萧眉看着欧阳家高大的门楼,还有门两旁的一对石狮子,只惊得目瞪口呆。

    天哪,欧阳的家,难道是一座将军府?

    古色古香、亭台楼阁,到处都透着一种古代纯朴的悠远气息。萧眉太喜欢这种古老的气息了。

    大门没有插,看样子,爸爸妈妈给自己留着门了。

    欧阳志远轻轻地推开门,看到远处堂屋的房廊下,妈妈正依偎在父亲的怀里,两人深情的互相凝视着,窃窃私语,仿佛在诉说这什么。

    这种情景,让欧阳志远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的幸福感和自豪感。

    什么是温馨的家?深夜了,爸爸妈妈给自己留着门,等着孩子回家,这就是自己温馨的家。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极其恩爱,自己从小就没见过爸爸妈妈红过脸,吵过架,爸爸永远的对妈妈清风细雨,而妈妈对爸爸百依百顺。

    看样子,爸爸和妈妈在回忆过去。

    欧阳连忙偷看一眼萧眉,虽然欧阳志远为爸爸妈妈的相敬如宾的感情而自豪,但现在这个情景,他却怕萧眉笑话自己。

    这边的萧眉,更是瞪大双眼,两眼猛然亮了起来。她看到一位身穿白色旗袍的漂亮女子,幸福的依偎在一位身穿月白长衫的英俊成熟男子的怀里,在灯光下,两人仿佛在诉说着什么,两人眼里的那样的款款深情,让萧眉极其的羡慕感动。

    多么恩爱的一对恋人呀。

    萧眉轻轻一拉欧阳志远的手,让欧阳不要进去,她不想让欧阳打破对方的温馨回忆。

    “太漂亮了,太感人了,天底下竟然还有如此漂亮的女人和英俊成熟的男人,欧阳,是你哥哥和嫂子吗?我怎么没有听你说过?坏了,我忘记给你哥哥嫂子买礼物了。”

    萧眉的眼里,充满着炽热的向往和羡慕。

    “啊!”

    欧阳志远一听萧眉的话,差一点晕了过去,不由得苦笑不已,神情极其的尴尬。

    五行门里有种打坐调息的方法,再加上五行门里绝密的养颜药物,这才使爸爸妈妈比平常的人,年轻一点。

    欧阳志连忙趴在萧眉的耳朵旁,小声道:“眉儿,那就是你的婆婆和公公。”

    “啊!你说什么?我……公公……婆婆?”

    萧眉一听欧阳志远的话,吓了自己一跳,一边看着欧阳,一边吃吃的笑着摇头,一副打死自己都不相信的样子。

    欧阳志远现在有23岁吧,眼前的这对神仙一般的夫妇,年龄大约有30岁露头的样子,怎么可能是欧阳的父母?欧阳的父母至少应该在四十多岁的阶段。

    萧眉的惊叫,一下子惊醒了欧阳宁静和秦墨瑶,两人连忙分开。秦墨瑶的脸色微红,娇嗔的看了丈夫一眼,又看着欧阳志远一眼,笑道:“远儿,到家也不说一声,你这孩子……”

    欧阳宁静则比较睿智,在儿子面前,他从不隐藏对妻子的感情。

    担当他抬起脸来,看到萧眉的时候,眼睛不由得一亮。

    好一位高贵典雅、漂亮绝色的女子。

    这位女孩子,从骨子里透出的那种高贵典雅,和自己的妻子绝对有一拼,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孩子,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会和志远一起来?难道是志远的女朋友?志远没有提起过呀?

    想到这里,欧阳宁静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心道,好小子,找的媳妇不比老子差,有种。

    秦墨瑶一眼看到,和自己的儿子站在一起的,是一位美的让人窒息的,全身透出一种知性高贵大气的女孩子。

    啊呀,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呀。

    秦墨瑶心里一动,这位漂亮的女孩子,这难道是儿子领来的女朋友?没听到这臭小子说过呀?

    任何女人到了该给儿子找对象的时候,都是儿媳妇迷,看到一位漂亮的女孩子,就想拿过来,给儿子做媳妇。

    秦墨瑶也不例外,这就是一位母亲,对儿子的爱。

    “远儿,怎么不介绍一下?”

    秦墨瑶微笑着走了过来,一双眼睛,打量着漂亮的萧眉。

    欧阳连忙趴在萧眉的耳朵旁,小声的道:“这次你该相信了吧,我爸爸妈妈,呵呵,现在有两种称呼供你选择,叫爸爸妈妈,或者,叫公公婆婆。”

    此时的萧眉,早已进入石化状态,不会吧,欧阳的父母竟然这么年轻?不到20岁,就有了欧阳?这怎么可能?

    狡猾的欧阳,故意给萧眉一个二选一的抉择,让她选择,这时候,萧眉的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萧眉在心里,已经把欧阳当作自己最亲的人了。欧阳志远在自己的母亲面前坚决的表白,彻底的打破了萧眉的心里隔阂,再加上,萧眉极其渴望,自己有一个温暖、能遮风挡雨的家,她在外面已经一个人苦苦流浪六年了。

    看着慈爱亲切的秦墨瑶,萧眉的眼睛有点湿润,不自觉的就叫了出来。

    “妈妈!”

    萧眉这一声妈妈叫完以后,泪水终于止不住的流出来,她想到了自己亲生母亲的无情。

    秦墨瑶被眼前这位极其漂亮女孩子的一声妈妈,叫的一愣,而此时的欧阳志远,狡黠的冲着妈妈挤眼点头。

    出身大家族的秦墨瑶,看到儿子焦急的样子,反应极快。

    “唉!”

    秦墨瑶连忙答应一声,一把拉住萧眉的小手,微笑着道:“远儿,臭小子,也不先介绍一下,好漂亮的女孩子。”

    秦墨瑶在心里猜测,这可能是自己儿子领来的媳妇。

    欧阳志远连忙拉住妈妈的胳膊,快速的擦去萧眉脸上的泪珠,笑嘻嘻的道:“妈妈,您天天唠叨儿子不给你找个儿媳妇,这不,今天我就给您带来了,妈妈,这是萧眉,你的儿媳妇,呵呵。”

    叫完妈妈,萧眉的脸一下子红到耳朵后,看到欧阳的妈妈那极其喜欢自己的眼神,萧眉鼻子一酸,一下子扑到秦墨瑶的怀里。

    “妈妈。”

    旁边的欧阳宁静,看着这个情景,禁不住目瞪口呆。

    这个臭小子,平时没有听到他说过呀?今天果真带个漂亮的儿媳妇来到家里,这也太强悍了吧,行,是老子的种,比老子还要强悍。

    欧阳宁静微笑着走过来,故意的咳嗽一声。

    欧阳志远轻轻的拉了一下萧眉的胳膊道:“眉儿,这是咱爸爸。”

    萧眉连忙从秦墨瑶的怀里站起来,脸色微红,轻声叫声:“爸爸!”

    “哈哈,好,想不到我欧阳宁静能有这么漂亮的一位儿媳妇,墨瑶,快点进屋吧。”

    欧阳宁静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妻子。

    一家人欢笑着,走进宽敞的大房子之内。

    萧眉极其喜欢这套又宽又大的宅院。

    整个院子从大门到堂屋的距离,竟然有30米,院子的两边,有东西厢房和走廊,古色古香,亭台楼阁,极其的漂亮。

    天哪,这不会是古代的一座大员府邸吧。

    欧阳志远转过身,把萧眉的雅阁轿车,从双扇大门开进院子。

    萧眉看着宽敞的堂屋,虽然没有什么高档的家用电器,但收拾的窗明几净,干净利索,古色古香的紫色明代家具,散发出典雅的幽香。

    几个博古架上,摆着很多漂亮的瓷器和象牙雕、青铜器,闪烁着古朴浑厚的文化底蕴。

    所有的这一切,都让萧眉极其的喜欢。她曾多次梦到过,自己能拥有这种古朴典雅、古典式的房子,想不到,欧阳志远的家,竟然就是这个样子?难道这就是命运?上苍故意让自己受够磨难,最后再找到欧阳志远?

    博古架上的那些瓷器,绝对都是真的,自己父亲的书房里,也摆着几件,但要和这里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这些瓷器和青铜器,都是欧阳宁静二十几年搜集的,谁又能想到,二十年以前,几毛钱一个的瓷罐子,到现在,能价值几十万,甚至几百万?

    秦墨瑶和欧阳宁静在萧眉的眼里,看出萧眉对这里的摆设,极其的喜欢,两人不仅放下心来,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欧阳宁静和妻子秦墨瑶,极其喜欢漂亮典雅的萧眉,特别是秦墨瑶,只觉得,自己和这位儿媳,极其的有缘,两人刚一进屋,就坐在一起,说个不停。

    欧阳宁静透过紫檀落地窗,看到儿子开进来一辆漂亮的轿车,内心很是惊奇,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呵呵,好小子,这是那家的大员闺女,让你个臭小子勾来了?行,有种,和老子一样。

    欧阳宁静向自己的妻子使了个眼色,秦墨瑶在给萧眉到了一杯水后,从里屋走出来,拿出一个有点发黄的真丝手帕,轻轻的打开。

    一对玻璃地福禄寿喜的四色翡翠镯子,在灯光下,闪烁着彩虹一般的漂亮光芒,流光溢彩,如同星光一般的璀璨。

    这副价值连城的镯子,是欧阳宁静带着秦墨瑶冲出秦府之前,母亲塞给自己唯一的东西,母亲流着泪喊道:“瑶儿,这是我给你的嫁妆,危机的时候,卖了它,可以救急。”

    可是,在极其困难的时候,秦墨瑶卖了自己极其喜爱的头发,却没有舍得卖了这副镯子,这是母亲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比自己的命还要值钱,她要留给儿子,当作儿媳妇的见面礼。

    望着这对镯子,秦墨瑶的眼睛湿润了,二十多年了,没有母亲的丝毫音讯,母亲的身体还好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