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你是凶手

    第六十七章你是凶手

    两人热烈的亲吻着,萧眉的反应十分的热烈,她猛的转过身来,两只修长的胳膊,一下用力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呼吸变得十分的急促,温润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萧眉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这一生还能再次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它既害怕这份纯真爱情的到来,更害怕再次失去。

    她过去为了抗挣政治婚姻,倔强的她不惜离开自己的家,流浪在龙海,就连自己一手创建的天信药业,也丢下不管,她就想,和自己的爱人林志远,一辈子平平淡淡的生活在一起。

    可是,就连这最起码的生活都不能实现,志远终究离开了自己。

    志远的离开,让她彻底的割断了对父母的感情。如果不是母亲逼迫自己嫁给楚浩南,自己就不会远走他乡,自己心爱的林志远更不会客死异乡。

    一切的一切,都是这场政治婚姻造成的。萧眉在这六年中,如同火焰中的一条鱼,始终处在痛苦的煎熬之中。

    现在纯真的爱情,再次降临在自己的身上,让萧眉这颗已经死亡了六年的心,终于复述过来。

    两人忘情的亲吻着,这个亲吻,让两人忘记了一切。

    远处,那辆奥迪缓缓地停下,车内,一位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透过车窗,看着欧阳志远和萧眉忘情的亲吻,愤怒、沮丧、不甘,不停地在脸上变幻。

    魏海娟在今天上午,接到楚浩南的电话,立刻和儿子萧秋鹏赶了过来。

    楚浩南在电话里,说了不少欧阳志远的坏话,这让萧眉的母亲魏海娟十分的生气,正巧,儿子萧秋鹏从海岛市来到省城南州,参加省里的一个会议,魏海娟就急忙和儿子赶了过来。

    楚浩南的父亲楚晓宇,虽然只是山南省一位主管农业的副省长,但他的伯伯楚夫勇,却是中组部的一位极具权力的副部长。

    六年前,萧眉的父亲萧远山,正要升任山南省委书记的时候,楚浩南在偶然的机会,认识了萧眉,这家伙一眼就喜欢上了萧眉。

    以楚浩南父亲,副省长的地位,根本不可能和萧远山家结亲,极其聪明的楚浩南,跑到燕京,向伯伯楚夫勇说明情况。

    中组部副部长楚夫勇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楚浩南是楚家唯一的继承人。

    楚夫勇就给萧远山打了个电话。

    萧远山知道,自己的女儿萧眉已经找到了男朋友,他并不想牺牲自己女儿的幸福,来换取自己的仕途。

    但萧眉的母亲魏海娟知道,这是丈夫升任山南省委书记的唯一机会。萧远山如果能成功升迁到山南省委书记这个职位上,就有可能进入中央序列。

    魏海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楚夫勇的求亲。

    但当时,萧眉和林志远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在最后的关头,楚夫勇力挺萧远山,击败了另外几个对手,如愿以偿的当上了山南省省委书记。

    但性格倔强的萧眉,并没有屈从母亲魏海娟的压力,最终,母女双双闹翻,萧眉离家出走,和林志远远走他乡,来到龙海。

    可是,性格阴险歹毒的楚浩南,策划了一场车祸,夺去了林志远的生命。

    在这六年以来,楚浩南一直花天酒地,但他没有放弃萧眉。

    那天楚浩南纠缠萧眉,正巧被欧阳志远看到,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暴打了楚浩南一顿。

    楚浩南并不是没有脑子的官二代,相反,和他作对的对手,在他的设计下,没有一个能逃过他的毒手的。

    楚浩南知道,不到最后的关头自己不会出手的,他只是给萧眉的母亲打了个电话,告诉魏海娟,萧眉找了个新的男朋友。

    魏海娟一听,勃然大怒,立刻驱车来到龙海。

    魏海娟知道,如果楚夫勇知晓,萧眉找了新的男朋友,自己丈夫的前途,就会止步,进入中央序列的希望,就会破灭。

    萧眉的父亲萧远山,在得知林志远死于车祸的时候,他已经深深的后悔了,后悔自己葬送了女儿的幸福。

    从此以后,萧远山开始疏远魏海娟,并对魏海娟产生了一种讨厌的感觉。

    这次来龙海,魏海娟并没有让萧远山知道。魏海娟也知道,萧远山这几年来,已经后悔当初,牺牲女儿的幸福,来换取自己的仕途。

    现在,魏海娟看着自己的女儿,竟然和一个陌生的男子,在一起亲吻,她那张极其势力的眼睛,闪烁着浓烈的寒芒。

    “秋鹏,去叫你妹妹!”

    萧秋鹏今年32岁了,已经是山南省海岛市,主管工业的一位副市长,在山南省,属于年轻一代的精英。32岁坐到副市长的位置,这在全国,都是比较罕见的。

    他一直反对母亲利用自己的妹妹萧眉的幸福,来走裙带关系,但自己根本说服不了自己的母亲,再加上父亲的默许,才造成了妹妹萧眉出走,林志远惨死的悲剧。

    现在,父亲已经深深地后悔自责,已经疏远了母亲,对自己进入中央序列的**,已经看的淡薄了。

    现在父亲已经明白,任何的东西,都抵不过自己对女儿的浓浓亲情。他曾多次,让萧秋鹏到龙海找回萧眉。

    但萧秋鹏知道,自己妹妹萧眉决定的事,没有任何人能改变萧眉的主意。

    现在,萧秋鹏知道,妹妹终于走出过去感情的阴影,重新找到自己的爱人消息后,萧秋鹏的眼泪下来了。

    他为自己妹妹能从新站起来,再次找到幸福,而感到很欣慰。

    他知道,这次自己一定要支持妹妹,决不能让母亲,再次毁了萧眉。

    萧秋鹏走下奥迪,望着和自己妹妹亲吻拥在一起的欧阳志远,禁不住在心里赞叹,好一位高大魁梧的男人。

    萧眉的身高有一米七,但欧阳志远的身高,要比萧眉还要高出一头。

    “萧眉!”

    萧秋鹏轻声的叫了一声。

    正在和欧阳亲吻拥抱的萧眉,猛然听到这声熟悉的声音,一把推开欧阳志远,抬眼一看,一声惊呼。

    “哥哥。”

    萧眉叫了这声哥哥之后,泪水禁不住的狂流而下。

    欧阳志远正在亲吻萧眉,也听到那声叫萧眉的声音,萧眉推开自己,并叫了一声哥哥,欧阳志远抬脸一看,不远处,一辆奥迪车旁,站着一位身材高大,长的极其彪悍的男人。

    这个男人,整个身形站的笔直,挺拔的如同一杆标枪一般,那双眼睛里,闪烁着深邃的智慧,透出一种让人不可仰视的威严。

    这是一位充满智慧的男人。萧眉叫他哥哥,难道是萧眉的哥哥?

    当欧阳志远抬起头的时候,萧秋鹏看着欧阳志远,一下子惊呆了。

    天下竟然有如此年轻英俊的男人?

    妹妹找的这位准妹夫,竟然如此的年轻,长的英俊潇洒,极其的阳光。

    看样子,这位年轻人,只有二十露头的样子,要比妹妹小上**岁。

    妹妹不会找了一位小白脸吧。

    但当他看到欧阳志远的那双眼睛时,禁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双充满着智慧的眼睛,像一个人,像谁?

    林志远!对,就是林志远的一双眼睛。

    萧秋鹏终于明白,妹妹为什么会走出林志远的感情阴影,这个极其阳光的男人身上,有着林志远的影子。

    “呵呵,小妹,哥哥来看你了。”

    萧眉从小就和自己的哥哥感情极好,林志远和萧眉能成功的离开南州,来到龙海,萧秋鹏出了不少力。

    “哥哥!”

    萧眉一下子扑到哥哥的怀里,呜呜的哭个不停。在萧秋鹏面前,萧眉终于变成那个从小跟在萧秋鹏屁股后面,叫着哥哥的小丫头了。

    欧阳志远看着萧秋鹏,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欧阳志远并不清楚萧眉的身世,看到,萧眉凭空多出来一位哥哥,而这位哥哥看来,对萧眉极好,欧阳志远这才放下心来。

    “呵呵,小丫头,到现在,还在我的怀里哭鼻子,还不给哥哥介绍一下?”

    萧秋鹏拿出纸巾,给萧眉擦去脸上的泪痕。

    萧眉的脸色一红,看了一眼欧阳志远,轻声道:“欧阳,过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大哥。”

    欧阳志远微微一笑,伸出手来,神情自若的道:“大哥,你好,我叫欧阳志远,萧眉的男朋友。”

    “你好,萧秋鹏。”

    两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萧秋鹏看着欧阳志远,禁不住被欧阳志远不吭不卑的神情吸引住了。

    欧阳志远的神情,竟然比林志远还要老练自如,特别是这位年轻人,骨子里透出的那种不屈的坚毅气质,让萧秋鹏很惊讶。

    “眉儿!”

    魏海娟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满脸欢喜的萧眉猛然听道母亲的声音,脸色一变,本来欢笑的笑容,在刹那间,凝结在自己的脸上。

    萧眉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脸色渐渐地变得苍白。

    欧阳志远一看萧眉的脸色极其难看,一把拉过萧眉的小手,用力握住。

    萧眉的手变得极其冰冷。

    欧阳志远轻声道:“眉儿别怕,有我在!”

    说话间,一股温暖的内力,透过掌心,传到萧眉的身体里。萧眉把娇躯靠在欧阳志远的肩头。

    欧阳志远轻轻地拥着萧眉,看着刚从轿车走下的这位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

    “眉儿,跟我回南州吧。”

    魏海娟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眼里闪过一丝的鄙视。

    哼哼,我以为萧眉找了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原来是个小白脸,看他穿的穷酸样,一身衣服不值自己一局麻将钱,肯定是个穷鬼。

    欧阳志远从魏海娟和萧眉很相像的眉目之间,看出来,这位雍容华贵的妇人,有可能就是萧眉的母亲。虽然萧眉母亲眼里的那抹鄙视,让欧阳志远极为不舒服,但欧阳志远还是连忙躬身道:“伯母,您好。”

    “哼!”

    魏海娟的鼻子里,不禁冷哼一声,冷冷的道:“不敢当,请你放开我女儿的手。”

    萧眉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只是她的身体,在经过一阵慌乱后,神情变得极其坚毅,嘴角的那抹倔强的弧度,再次闪现出来。

    “妈妈,我不会回南州的,请您回去吧。”

    萧眉的神情,变得极其的冰冷,说话间,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欧阳的胳膊。

    虽然六年前,自己和母亲闹僵,但母亲毕竟还是自己的母亲,萧眉这一声妈妈,还是叫出了口。

    魏海娟一听自己女儿坚决的口气,和倔强的神情,她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她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沉声道:“拿开你的脏手,滚一边去,不准碰我的女儿。”

    魏海娟不便向女儿撒气,她就把所有的愤怒和怒火,全部撒向欧阳志远。她以为,是欧阳志远勾和引了自己的女儿。

    自己高贵的女儿,怎么能和这种社会地位低下的穷鬼在一起呢?

    欧阳志远长这么大,没有被任何人骂过,就是有人辱骂自己,欧阳志远顷刻间,就会打得对方满地找牙。他骨子里天生就有一种不向任何人屈服的基因。

    但现在,辱骂自己的是萧眉的母亲,自己的未来丈母娘。欧阳志远没有造次,只是紧紧地握住萧眉的手。

    “妈妈,请您不要侮辱欧阳,他现在是我的未婚夫,我决不允许任何人侮辱他。”

    萧眉抱住欧阳的胳膊,冷冷的看着母亲。

    萧眉看出来,母亲这次来龙海,肯定是接到了楚浩南的电话,想逼迫自己回南州。楚浩南对自己一直没有死心,他想通过母亲的手,逼迫自己就范。

    萧眉干脆直接在母亲面前,承认欧阳志远是自己的未婚夫。

    “不,你的未婚夫是楚浩南,我的眉儿只有出身高贵世家的楚浩南,才能配得上,别的低等贱民,根本配不上我的女儿,眉儿,跟我回家吧,楚浩南一直在等着你。”

    魏海娟鄙视的看着欧阳志远,慢慢的走了过来。

    “不,妈妈,我的未婚夫,就是欧阳,别的人,我谁也不嫁,楚浩南,你让他死了这条心吧,就是我死了,也不会嫁给楚浩南的。”

    萧眉冷笑着看着自己的母亲,牙齿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一丝鲜血,在咬破的嘴唇中流下。

    魏海娟一听自己的女儿这样和自己说话,只气的全身颤抖。

    “嘿嘿,你想嫁给这个小白脸,萧眉,我劝你早早死了这份心,林志远不能娶你,这个贱民更没有资格娶你,你是我生的,我养的,你的婚姻,就得听我的,否则,萧眉,我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你固执下去,这个小白脸的安全,就会象林志远一样,死于横祸。”

    魏海娟的脸色变得冷酷无情,说话间,眼光如同刀锋一般,狠狠的刺向欧阳志远。

    萧眉一听母亲的话,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脸色惨变,刹那间,变得极其冰冷煞白。

    象林志远一样死于横祸?难道志远的死,母亲知道原因?

    一种可怕的猜想,在萧眉的脑子里一闪,萧眉刹那间,全身冰冷如同掉进万丈冰窟一般。

    天哪,不会是母亲派人暗害了林志远吧。

    想到这里,萧眉两眼死死的盯住自己的母亲,一字一句的道:“你……你……,林志远的死,是你策划的?你杀了林志远?”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