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 极大的商机

    第六十四极大的商机

    欧阳志远喊来李大鹏的目的,就是让李大鹏结识宗鹏飞,对以后他的公司发展有帮助。

    “宗哥,来,小弟敬宗哥两杯酒,小弟祝宗哥仕途光明,步步高升。”

    李大鹏站起身来,端起了酒杯。

    宗鹏飞这人骨子里极傲,如果没有欧阳志远的关系,宗鹏飞根本不会搭理李大鹏,刚才经过欧阳志远介绍,知道李大鹏是欧阳的铁哥们,他从欧阳志远的眼睛里,看到了他们那种浓浓的兄弟之情,这种浓浓的兄弟之情,让宗鹏飞很是妒忌。

    自己在做记者和在市委办公室当秘书的时候,看到的全是阴谋诡计,人与人之间,没有一丝的真诚情分,更没有任何的兄弟之情。

    宗鹏飞非常渴望,自己也得到这种肝胆相照的兄弟之情。

    当他听到李大鹏的公司,就是世界闻名的福尔摩斯连锁侦探所的时候,他的内心一动,呵呵,欧阳志远真是自己的福星。

    市委办公室副主任潘选河,是市政府秘书长戴立新安插在自己身旁的一颗棋子,老是在暗中监视自己,自己和市委书记周天鸿的行动,不时被这家伙汇报给市长郭文画。

    这让市委书记周天鸿很是不爽,虽然周天鸿和郭文画表面上很是配合工作,但是,在工作中,只要被对方抓住一丝的破绽,另一方就会发出致命的一击。

    周天鸿早就想把潘选河挪挪地方,但却找不到借口,而潘选河行事极其喜小心谨慎,没有丝毫的把柄过错,落到宗鹏飞的手里。

    宗鹏飞通过关系,调查潘选河身后的一切,却没有查出来什么,现在,碰到了李大鹏,这家伙可是在美国专业侦探学校毕业的,如果能借助李大鹏,暗中查出来潘选河什么事来,自己就可以直接赶走潘选河,替周书记去掉心头大患。

    现在李大鹏主动向自己敬酒,而且称呼自己为宗哥,一下子就拉近了两人的关系,这让宗鹏飞的内心,极为高兴。

    “呵呵,大鹏,好兄弟,咱们一起喝两杯。”

    说着话,两人喝了两杯酒。

    欧阳志远看到宗鹏飞眼里没有丝毫的看不起李大鹏,心里不由得暗暗点头。接下来,李大鹏又和周玉海干了两杯。

    四个男人推杯换盏,喝的不亦乐乎。这边的三位女士也是喝的兴高采烈。

    “呵呵,雨馨,你来傅山不是游山玩水吧?”

    萧眉微笑着看着陈雨馨。

    陈雨馨抱着萧眉的胳膊道:“萧姐姐,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我这次是顺便来看看,真正的考察团,要半月后到达,我们就是要考察整个傅山县的林果和山泉水的质地如何。我们现在的果饮和矿泉水,已经供不应求,现在又接了国外的大量订单,傅山县的水质极好,没有污染,这里出产的各种新鲜水果,品质很好,都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他们这里是沙土地,极其适合花生生长,山上的核桃,品质极佳。我们的牛奶花生露和牛奶核桃露的订单,已经排到明年,我来的目的就是要看看傅山县,有没有具备建立果林和花生生产基地的条件,可是你知道,现在政府机关没有几个人是做实事的,他们在招商引资的开始,你说什么他们都会答应,但当你投完资后,很多官员就开始吃拿卡要,真让人受不了,现在我想在傅山找一位信得过的官员,具体负责接待我们红太阳的考察团,如果考察成功,我们将会在傅山建立现代化天然绿色有机果林基地和黑珍珠高蛋白花生基地,萧姐姐,你在龙海很长时间了,你有认识的可靠官员吗?”

    萧眉一听陈雨馨这样说,内心一动,志远就要进入傅山县政府工作,他的背后,有傅山县县长何振南和市委书记周天鸿的支持,志远一定会取得很好的成绩。

    “雨馨,你看欧阳怎么样?”

    萧眉看着陈雨馨道。

    “欧阳大哥?”

    陈雨馨看了一眼正在和宗鹏飞拼酒的欧阳志远,微笑道:“萧姐姐,欧阳大哥是一位医生呀,他又不是傅山县的官员,你别说,要是欧阳大哥真要进入仕途,只要你和文捷把好关,我会把这项投资给欧阳大哥做的,可惜呀,他不是傅山县的官员呀。”

    “呵呵,雨馨,再过两天,志远就要到傅山党校,参加为期十五天的短期培训,培训结束后,就要进入傅山县政府工作,呵呵,我希望,红太阳集团的投资考察团,由你欧阳大哥来接待洽谈,这就当给你欧阳大哥的一件贺礼吧。”

    萧眉知道,只要自己一开口,雨馨一般不会拂了自己的面子的。

    “什么?你说什么?欧阳大哥要进入官场?

    陈雨馨惊奇的看着萧眉。

    “对,傅山县的何县长,欣赏志远的才华,而市委周书记,也很支持志远,所以呀,你把接待你们考察团的任务,交给志远吧,对了,欧阳还有三天,就到县委党校报道,你们考察团什么时间到傅山县考察,我让志远陪你去,可以吗?”

    萧眉看着雨馨道。

    “何振南是省委纪委书记何振乾的弟弟吧?而龙海市委书记周天鸿,是萧伯伯的战斗序列的人吧?”

    陈雨馨知道,何振南和周天鸿都属于萧伯伯的一方。

    萧眉点点头。

    陈雨馨笑嘻嘻的趴在萧眉的耳朵上,小声道:“小心交代,欧阳志远是你的男朋友吗?”

    萧眉脸色微红,轻轻地扭了一下陈雨馨漂亮的小鼻子,小声道:“小丫头,不要乱说。”

    陈雨馨看着萧眉微红的脸颊,她知道,自己猜对了。看样子,萧眉姐姐已经走出来林志远的感情世界。

    陈雨馨咬着萧眉的耳朵,瞟了一眼正在和宗鹏飞、何文捷拼酒的欧阳志远,笑嘻嘻的轻声道:“萧眉姐,坦白从宽,是怎样勾搭上小白脸的,进行到什么程度了?上了吗?

    女人们一喝酒,什么话都敢说。

    “死丫头,说什么呢?找打不是?”

    萧眉的脸色一下红到白玉一般的耳根,伸手狠狠地扭了一下陈雨馨的鼻子。

    何文捷刚和宗鹏飞拼了一杯酒,这个小丫头的武功极好,耳朵也很好使,听到萧眉和陈雨馨在说什么小白脸,上了吗的话,不由得接口道:“萧姐姐、雨馨,什么小白脸?上了什么?”

    萧眉没想到这些私密话,竟然被何文捷听到,而且大声说出来。

    萧眉的脸色,腾的一下红到脖颈,神情尴尬之极。

    欧阳他们刚刚和何文捷拼完酒,服务员正在倒酒,何文捷的话,大家可都听见了,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尴尬红透了脸颊的表情,和陈雨馨那种暧昧的眼神,就知道,两个丫头在谈论自己什么,却被何文捷这丫头听到,喊了出来。

    宗鹏飞反应极快,连忙端起酒杯,笑呵呵的道:“何文捷,咱再进行第二杯如何?”

    何文捷表面上大大咧咧,可是内心更细,她知道自己说走了嘴,连忙笑呵呵的道:“拼就拼,宗鹏飞,我可不怕你。”

    何文捷说着话,端起了酒杯,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宗鹏飞这场酒喝的极为高兴,四个男人都是豪爽之人,没有一个藏私,很久没有喝的这样痛快了,再加上又碰到了何文捷这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奇女子。

    宗鹏飞一看何文捷喝光了这杯酒,也是一仰头,一杯茅台下了肚。

    现在,桌子下面,已经空了四个茅台酒瓶子了,四个人喝了四斤茅台。

    宗鹏飞看着仍旧谈笑风生,不带一丝酒意的欧阳志远,心道,这厮真是一个干秘书的上上人选,好酒量。

    天水阁是龙海市最豪华的酒店之一,老板殷延国,更是一位八面玲珑、眼力极毒、手段通天的人物,他没有进象父亲殷富林一样,进入官场,而是选择了经商。

    龙海市的十个最有特色的高档大酒店,殷延国拥有三个,天水阁、蓬莱仙阁和帝豪金殿。

    当宗鹏飞刚一来到天水阁的时候,手下的人就汇报上来。

    当时,殷延国正向天都集团龙海分公司的总经理王天祥敬酒。

    天都集团是山南省最大的五大建筑集团之一,拥有雄厚的资本,在全国各地都开设了分公司,他们拥有各种高尖端的建筑人才,山南省很多的政府重要建设项目,高速公路、桥梁和著名的楼盘,天都集团都参于进去。

    今天,王天祥在这里喝闲酒,消息灵通的殷延国老板,在王天祥酒桌进行一半的时间,专程去给王天祥敬酒。

    当殷延国听到市委办公室主任宗鹏飞,自己的好朋友大哥,就在对过的清风轩喝酒,内心不由得一喜,他知道,宗鹏飞一般的不到天水阁来,却经常去自己的蓬莱仙阁,蓬莱仙阁有市委市政府专门的房间。

    自己的蓬莱仙阁大酒店,能作为市委市政府的定点接待酒店,市委办公室主任宗鹏飞出了很大的力。

    除非是私人关系的请客,宗鹏飞才来天水阁,是谁请宗鹏飞吃饭?不会是宗鹏飞宴请别人吧?

    想到这里,殷延国心中一动。

    不论是谁请谁,能和宗鹏飞搭上关系的人,绝对是自己想结交的人物。

    如果是宗鹏飞请客,能让宗鹏飞宴请的人,那是什么级别?想到这里,殷延国的内心狂跳。

    那绝对是更高一级的牛逼人物,难道上面来人了?这可是个结交上层人物的好机会,自己一定去敬酒,就算自己的级别达不到认识客人的级别,但要是能见上对方一面,给对方留下一点印象,说不定,以后就会熟悉了,对自己能有帮助。

    想到这里,殷延国向王天祥告辞,退出王天祥的包间。

    王天祥本来还有一些事要问殷延国,但殷延国却急匆匆的离去。

    这时候,王天祥的酒已经喝的有点高了,对殷延国的离去,有点生气,不由得冷哼了一声。

    坐在王天祥旁边的副经理孙学金,一直跟随王天祥,是个溜须拍马的家伙,而且很会察言观色。

    他一看殷延国匆匆离去,惹了总经理不高兴,献媚的看着王天祥道:“老大,这个狗东西今天好像在应付您,我们每年在天水阁的消费,就有近百万,这家伙竟然这样不尊重你,看来,他的眼里没有您呀,老大。”

    副经理孙学金是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他在煽风点火。上次,孙学金带着一个小姐来吃饭,那个小姐,不分轻重的点了一桌子的鲍鱼燕窝之类的名贵菜和外国的红酒,在最后结账的时候,殷延国虽然给孙学金打了折,但还是花费了孙学金一万多块。

    但孙学金还是认为,殷延国宰了自己一顿。这个家伙不算算,那个小姐点了什么菜和酒。

    因此,孙学金就记下了这个仇,现在自己有机会报复殷延国,孙学金当然要落井下石,挑起事端。

    “拍!”

    王天祥把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摔倒地上,玻璃和酒水四溅。

    “去看看殷延国给谁敬酒去了,把他喊回来,老子有事情问他。”

    王天祥阴森森的道。

    “好的,老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