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二二三 兰唯初

    小龟看着松音这幅难受的样子也不好受,它定了定神,一股暖流流过它的周身,晶石也开始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猩红光芒,它四肢用力一甩,仿佛是将什么东西用力甩了出来。一层雾蒙蒙的带着一点红色的圆球被抛了出来。而它在小龟的控制下直接朝着那两团正在争斗不休的珠子扑去,直接罩住了两颗珠子。

    松音只觉得一直充满了痛感的经脉顿时就减轻了许多,而且一直在后面追赶的春风化雨诀此刻也终于将最后受伤的经脉修复。松音看着正在红色薄膜罩中争斗的两颗珠子,总觉得会在下一刻就爆开,她有些害怕,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快,用那颗雷灵珠将那团天雷引出来,再这么下去,丹田里的那颗灵珠会出事的。”小龟皱眉,很想用爪子拨弄一下,却被松音阻止了。

    松音反手一转,那颗雷灵珠就出现在她的手掌上,这颗珠子的危险xing她不是不知道,可是这时候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小龟控制着那个光罩,让它慢慢缩小范围,而松音则是趁着小龟缩小范围的时候,猛地将神识探入,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两颗珠子分开,而小龟也是十分迅速地瞬间收缩红色光罩的范围。

    当松音将雷灵珠引回丹田时,小龟也恰好将那颗神秘的紫色珠子移出松音的体内。这下子一人一龟总算是松了一大口气,松音将雷灵珠安抚好,又输送了大量的灵气进去,在刚与紫色珠子的斗争中,它损失了不少的力量。

    松音看着手中的那团红色,里面的珠子还在乱钻,似乎很想打破这个坚固的囚牢,松音实在是头疼,师兄和她说过的经验里可不包含这颗珠子,而且她也没听所过谁的天雷中还会有这颗珠子下来捣乱,这可该怎么处理。突然,她眼睛一瞥,突然看见了手心里的那颗雷灵珠,这颗雷灵珠来自她凝结雷灵珠时的天雷,既然这都是天雷,那么是不是可以将这两个圆球都融合到一起呢?她有些兴奋地将这个想法说给小龟听。

    小龟沉吟半晌,也觉得这个办法可行,松音左手一拍,便将那颗紫色的珠子用银色的大覆盖住,再用灵力将它慢慢引入那颗雷灵珠里,或许真的是同出本源,这均是天雷的两颗珠子没有一点的不融洽,很简单地就融成了一体。小龟和松音面面相觑,有些不敢相信。

    此刻的天际乌云早已退散开,蔚蓝的天际露出了全貌,些许的白云飘荡在空中,丝毫看不出任何刚刚黑云压城的态势。一缕柔和的阳光照在松音的脸上,将她脸上细细的绒毛都映射上了一层细细的金光,松音眯着眼睛抬头遥望天际,那里仙鹤飞翔,鹤鸣悠远,天空辽阔得让人神往。

    松音感受着体内的变化,最明显的莫过于丹田中的那颗金丹,虽然还很弱小,但是它会随着松音的修为增长而慢慢长大,而且经脉也被拓宽了数分,里面流动的灵力更为精纯,三颗灵珠静静地围在金丹周围,五道绫线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再次显现出来,而她的练体更是因祸得福。

    她的练体原本是依靠轻容丹的淬炼,说到底还是丹药的功效,而她只是在服用下轻容丹后运用灵力将药效散开而已,实际上她自己并没有进行练体。但是这次那神秘的紫色珠子在进入了松音身体后,霸道的天雷淬炼了她的肌肉,而春风化雨诀又刚好在破坏后进行修复,更是提高了她的身体素质,这么一来一去,练体的进步倒是最为明显,而且一些隐藏在经脉深处的污垢也被排除了出来。

    不过……松音有些头疼地看着空空如也的屋顶,现在还是先想想办法怎么把洞府弄好吧。

    瑶池的效率十分高,在松音蹲坐在一片废墟中想着怎么恢复洞府的时候,一个筑基期的弟子就登上了清涟小筑,他的手掌捧着一个玉盘,在玉盘中有着十数只阵旗,此刻正闪着盈盈光彩。那弟子按照提示走到了松音的洞府前,原本在洞府前的那一小潭泉水没有受到牵连,只是被雷电一震,些许的灵泉水荡漾了出来,将周围的土地浸湿。那弟子有些无语地看着那刚刚进入金丹期的师姐。

    松音此刻的形象实在是算不上好,那天雷直接把她的衣服劈成了破破烂烂的布条,肩膀处雪白的肌肤都有些裸露出来,头发也是惨不忍睹,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头的卷发,乱七八糟地翘着,而她的脸上也有一些焦黑的痕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刚刚趴在灶底生火的小丫头。

    不过介于松音现在的形象实在是不雅,那弟子不着痕迹地咳了一声,并且转过身去,背对着松音。

    松音一愣,她正在为了洞府烦恼呢,一时也没有注意到居然有人来,直到那弟子轻咳一声才发现,有些汗颜,赶紧整了整自己的衣裳。那弟子把重铸洞府的阵旗交给了松音后,又拿出了一个储物袋,说是里面门派发给金丹期修士的东西,说完便离开了。

    把玉盘中的阵旗朝着半空中抛起,再往里面输入灵力,很快,一阵清光闪过,神秘的符文开始从阵旗中飘散出来,所到之处石壁重生,没多久,和原来一模一样的洞府便重新构筑好了,而那阵旗则是灵光一闪,自动按照五行八卦的位置埋入了洞府的石壁中。

    松音反倒是先不急着看储物袋里是什么东西,而是洗了一个热水澡,把全身都弄舒坦了顺便把小龟的龟壳也擦了一遍才算躺下来。至于储物袋里的东西,松音也能猜得到是什么东西,应该就是一些丹药符箓之类的东西,打开一看,果不出其然,里面放了三瓶丹药,松音打开看了看,发现是给金丹期修士服用的乾元丹,很是珍贵,还有几打的符箓,远非她从前买的可以比拟,基本都是四阶的符箓,成色十分好,如果钱乾看到了,应该会很兴奋的。

    但是最后一样东西,虽说松音曾经想过,但是当她真正再次见到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这瑶池还真是不一般的大方,又是一件法器,这年头法器都这么不值钱么?松音实在是想不通,照理来说,在下界,金丹期修士用的基本都是上品灵器,法器这玩意儿是元婴期修士才能拥有的,虽说有下界资源匮乏的原因在里面,可是瑶池随手就是一件法器,也太大方了点。松音在心里嘀咕了一会儿,也就把它收下了,是一把飞剑状的法器,和松音当初的那柄长剑有些相似,只不过剑身更加轻薄,如纸质般柔软,却又锋利无比,在剑刃的顶端还有这些许剑气吞吐。

    松音把土貂和小龟抱在怀里,刚准备休息,神识立刻就察觉到了洞府外的动静,似乎……有谁来了。不过,会是谁呢?难道是师兄,不对呀,师兄现在应该还在闭关才是,难不成还是刚刚那弟子,还有什么东西要给的么?

    她起身,将小龟和土貂藏好,打开了洞府的禁制,一张熟悉而又带着一点陌生的脸出现在松音的面前。她一愣,呆呆地看着站在洞府外的那人。

    师兄?

    不对,不是他,虽然很像,但是眉目间的气质是不同的,而且师兄的眉毛似乎没有这么英气,黑色的眼珠子里深邃无波,偶尔还能看见些许的紫光流转而过,松音看着他,不禁开始想象,这人和师兄到底是什么关系。

    而兰唯初也在观察她,女修可能是刚刚沐浴过,头发上带着些许的水汽,却有些奇怪的弯曲,有一缕短发在脸颊边卷起,带起了一分俏皮。她的眼睛很大也很有神,眉目弯弯,清丽的面庞有着一丝的惊讶。

    他将那枚从弟弟那里得到的玉珏举起,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我是唯晨的哥哥,他最近修为上出了一点问题,所以……他让我在这段时间内好好照顾你。”其实他并不擅长说谎,这还是他第一次说谎,他尽力稳住面部表情,让自己看上去尽量可信一些。

    松音将目光转移到他手中的玉珏上,确实是师兄的那枚,而且前段时间,师兄也是突然就去闭关了,再加上他与师兄长得如此相似,没脑子的人也知道他们两个肯定有关系。再加上这修士周身的气息锋利无比,带着一股凌厉的味道,修为也比她高上许多,自己刚来瑶池,没道理人家要骗她,心里也就信了几分。

    见松音轻轻点点头,兰唯初则是不动声色地松了一口气,一丝神识探出,探查着松音的气息,扬眉一挑,发现者女修居然已经是金丹期的修为了,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如果他查的资料没有出错的话,这女修在进入瑶池的时候不过是筑基后期的修为,这才不过数月的时间,居然已经到了金丹期,速度不可谓不快,但是很明显,她的周身气息虽然说纯净无暇但是还有一些不稳,说明她才刚刚进入金丹期,修为境界都还未稳固,他突然想到了前些天看到的结丹天象,该不会就是这女修吧。

    见到兰唯初又不说话了,松音有些紧张,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但是她和他一点都不熟,也不好意思将他请入洞府中,只好转身出来,出了洞府,与他一同站在外面。但不知怎么的,松音总觉得这个自称是师兄哥哥的修士有些眼熟。

    这两人早就忘记了曾经在大衍坊市中见过两面了,一个是因为时间过得太久了,再加上松音那时候只是一个小小的练气期修士,实在是不足为提,而松音则是因为兰唯初那时候用了一点小手段稍稍改变了自己,所以没能认出来。

    “既然是唯晨托我做的事情,我自然是会完成,你现在刚刚凝结成金丹,境界难免会不稳,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你定好好好修炼,稳固金丹,若是金丹不稳,很有可能会境界掉落,到时候可是一件麻烦的事情了。”他嘱咐道。

    松音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她在内心悱恻道,如果不是你来找我,恐怕我现在已经开始稳固境界了。

    “还有。”他顿了顿,似乎有什么话在口中盘旋,看了松音一眼,还是说了出来:“当你的境界稳固后,用这块传音符告知我一声,我要带你前往下界历练一番。”他的手很好看,兰唯晨的手是修长的,带着无限的活力,温暖的大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占据了松音幼小的心灵里唯一的一道温暖,而他的哥哥则是带着几分的凛然,同样修长的手指修剪得极为干净,带着些许粗茧的掌心里有一张银色的符箓。

    松音小心翼翼地接过,有些惊讶地抬头看着他,居然要去下界?那这么说,不久可以回大衍门了!但是兰唯初接下来的话很快就打碎了她的幻想,去下界是为了历练而不是回去探亲的。

    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兰唯初便转身离开,剩下松音一个人站在洞府门口。等走出了浮空岛的范围,才停下了脚步。

    他说要带松音去下界,并不是宗门的要求,而要他根据自己的经历而制定下的,他当初进入金丹期的时候,由他的母亲带着他前往下界,游历了几乎半个玄色大陆,让他感慨良多,心境也有所提升。因为这也是他第一次带弟子,他希望能够做好,更何况若是这女修出了什么问题,兰唯晨应该也会闹别扭,既然如此,索xing就带她下去游历一番,希望下界的各类风土人情能够让她有所收获。

    松音和小龟商量着,小龟也很同意去下界,瑶池虽好,但是总在瑶池上待着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她现在已经是金丹期了最重要的就是心境与修为相互平衡,她虽说在筑基期的时候并没有碰上这样的问题,那是因为她修为低,没能接触到其他的事情,所以才能平安过来,可是她现在已经金丹期了,要是再这么下去,那天碰上了什么困难或者挫折,很容易就会想不通,心境肯定会出问题的,而且在瑶池里,可没有什么机会让她去体验一个金丹期修士该有的手段。

    既然小龟也同意了,松音也没的说,乖乖盘腿坐在蒲团上,开始慢慢疏导体内的灵力,将那些因为进阶金丹期而有些不稳的灵力都安抚下来。呼吸渐缓,每一次深呼吸之间都有无数的灵气在周身盘旋。

    等到一个月后,松音已经完成了基本的巩固,金丹大致上也都安稳了下来,她将一些东西全都收拾起来,便拿出了那张银色的传音符,把它发了出去。银色光芒一闪,那张传音符瞬间就朝着醴泉副殿的位置飞去,瞬间就消失在松音的眼中。

    没过多久,兰唯初就来了,而松音已经在洞府门口等着他了。他瞥了一眼松音,发现她换上了一套普通的衣物后,点了点头,刚准备转身,又停顿了一下,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块方帕,那方帕紫蓝交错,上面还印着大大小小不同的花朵,而且交错纵横,看上去实在是不好看,而且似乎像是一个孩童涂鸦一般难看。

    兰唯初把这块方帕交给了松音,还给了她一块玉简,让她好好观摩,说完后便带着她前往青鸾一脉的方向。

    松音结果那方帕后,便将神识探入了玉简中查看,出乎意料的是,里面的东西就一点,除了介绍这件法器的使用方法后便再无其他,小龟“啧啧”了两声,道:“这师兄的哥哥也很大方嘛,随手一件法器,发了发了。”且不说小龟,就连松音都觉得说这是天上砸下来的馅饼,刚开始的时候是在入门仪式上,元明长老赐予的法器,接着便是一个月前进阶到金丹期时兰氏一脉的赏赐,原以为能够得到两件法器,已经是难得的恩赐了,却不想居然还有一件在这里等着自己,松音都有些飘飘然了。

    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了,因为在松音的印象中,既然从下界来到瑶池要花上一个多月的时间,那么从瑶池返回下界也应该是差不过的时间才是,但是兰唯初似乎并没有朝着他们来时的路上走去,而是到了青鸾副殿,前些日子的庄严肃穆已经消失,只剩下一片悠闲自在,偶尔还有一两个弟子从副殿中走出,在副殿后方的一座小岛上满是八阶的夕照,大朵大朵的花朵盛开着,深深浅浅的红似乎将天上的白云都染红了。

    兰唯初带着她走上了这副殿的台阶,一个金丹期的弟子见到兰唯初后连忙迎了上来,对着他道:“唯初师兄,敢问今日前来有何要事?”

    兰唯初则是轻轻地点了点头,道:“为我准备打开阵法,我要去下界一趟。”他的声音不愠不火,对着比自己修为低的弟子也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反倒是松音,这才第一次弄清楚了师兄哥哥的名字,再加上姓氏,那不就是兰唯初?

    她在心里念叨了几遍两个人的名字,发现还真是相像,看来真的是兄弟。那弟子的效率很高,只是将他们两人引到了副殿中的侧殿,在哪里,有一个小小的房间,里面黑暗一片,什么都见不到,就算松音的夜视之法都不管用了,黑暗中只有他们的脚步声,就连神识都被压制住了,只能在周身三尺范围内,松音不由得有些骇然,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居然对神识有着如此的抑制。好在这条黑暗的道路很快就结束了,起先只是两三点黯淡的星点,但是他们越走越近,那些星光也开始变多,到最后,星光甚至照亮了她的周身,而兰唯初也停下了脚步。

    在前方的一小块空地上,隐隐约约有什么图案绘制在地上,但是因为距离有些远而且神识被压抑了,所以松音看得不甚明了,但是当兰唯初将六块上品灵石掏出分别放入了六个凹槽后,一阵流光突然闪过。

    松音吓了一跳,但是当她仔细看去后简直就要倒吸一口冷气,这是……传送阵?看这态势,应该是传送阵法没错,而且兰唯初刚刚投放进去的六颗上品晶石,应该就是传送所需的能量,不过,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传送晶石,居然需要如此浩大的能量。

    兰唯初看样子不是第一次坐,很娴熟地将所有的六角都点亮并且在松音的身上丢了一块玉符,那玉符形成了一道透明的光罩将松音覆盖进去。而那带着他们进来的那修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所以松音被兰唯初拉进了那阵法中,当她才刚刚站稳,就听到“嗡嗡”一阵响声在耳旁响起,而且一阵难受的压迫感朝她涌来,不过那道透明的光幕在这时候在终于起了作用,一阵清光闪过,好像是把什么东西地挡在外面,而她也舒适了许多。

    等她适应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兰唯初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在他们周围则是一片黑暗,偶尔还能见到不少金色的奇异花纹一闪而过,但是这一阵闪光后,又会在一段时间内变暗。

    松音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下界的方法与她预想中的并不一样,并不是像她当初上来那般,她开口问道:“师兄……”

    他微微侧过头,看向她。

    “这下界的方式,似乎与我当初来时并不一样,敢问师兄,这下界究竟有几种方法?”松音看着外面闪过的点点金光,有些炫目。

    “想要进入瑶池,除了当初你们弟子乘坐飞舟外,还有三种方式,只不过乘坐飞舟乃是最为缓慢,但是也是最为安全的方式。在青鸾,黑海与长门三脉各自还有一条通道能够穿梭,都是以传送阵的方式,但是瑶池与黑海的传送阵必须多次乘换传送阵,若没有玉符护身,有一定的风险,这青鸾一脉的传送阵,虽说在速度上有些不及,但是确实安全得多。你修为不高,我先带你乘坐青鸾一脉的传送阵,届时如有需求,你自己可以选择。”难得一次xing说出这么多话的兰唯初说起这些门派要事,还是很详尽的。

    松音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当初自己等五人那时候虽说是前来参加筑基争夺战的,但是终究还不是瑶池的正式弟子,这些比较方便隐蔽的方式自然是不可能展示在他们面前。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