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二一六 兰氏

    松音想象也是,这虽说是弟子自己的选择,可是能否进入还是一个未知数,这就和当初她刚进大衍门时一样,那时候她虽说已经提早进入了神系峰,但是还有不少的弟子正在选择,并非选择了就能进入,他们也是担心万分。

    他们五人都在大厅中集合,在哪里已经站了四个金丹期的修士,分别是瑶池四脉派出的弟子,让他们接新弟子前往各自的大殿,兰唯晨也在此行列中。松音眼睛一亮,但是很快她的脸色又恢复了正常,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每个弟子都报上了自己的名号后,松音等五人都站到了相对应的弟子面前。那个一脸冷淡的冷鹰站在了黑海一脉面前,而温和有礼的启扬则是站到了长门一脉面前,刀锋则是去了青鸾一脉。松音歪了歪头,看着站在自己前面的风情,有些不解,风情这是选择了兰氏一脉么?那她前两天怎么看见风情似乎和青鸾一脉的弟子聊得十分开心?看来这些弟子的心思,自己还真是有些摸不透。那四个金丹期的修士各自一拱手,就带着各自的弟子前往大殿方向走去。

    兰氏一脉的一些范围,兰唯晨从前和松音说过一些大概,所以松音大概知道一些。这瑶池四脉分别占据了四角,分别以浮空岛的四座大殿为主要的活动范围,向外延伸,再加上无数的小浮岛,范围还是十分大的。兰氏一脉的大殿位于浮空岛的西北方,名为醴泉大殿。

    路途有些遥远,所以兰唯晨带她们乘坐飞台,一路疾速飞行,这一路上,流云在身边掠过,清新的香味充斥着口鼻,衣裳被飒飒作响的大风吹起,头发在身后飘扬。兰唯晨一句话都没有,似乎只是例行公事一般,就连一般的解说都没有,松音不禁在心里暗暗悱恻了几句。<g飞扬,宽大的衣袖在风中飘着,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她的乌发在空气中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松音都要被迷住了。只可惜师兄似乎一点意思都没有,目不斜视,好像前方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

    哎!又是一个被表象所迷惑的人。不知怎么的,松音突然有了点幸灾乐祸,就是不知道遥远的未来,会有谁能够吸引住她这个不着调的师兄。

    从飞台上下来,上次匆匆而过的醴泉大殿,此刻已经呈现在她的面前,在外型上倒是和青鸾殿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在大殿的正中央是一汪清泉,倒是和醴泉大殿的名字很匹配,在这浮空岛上,青冥石似乎是最为广泛流传的铸造材料,这醴泉大殿的铸造主体也是一块巨大的青冥石,巧夺天工地将矿石的内部挖空,镂空的穹顶,灿烂的阳光总是能够在太阳初升的那一刻照入大殿的正中央,正好挥洒在那块养神木上,一时之间,香味似乎更为浓郁了。

    小龟在经脉小空间里激动地尖叫:“天呐!养神木养神木养神木,万年的啊!”松音觉得整个脑袋里都徘徊着小龟的尖叫声,头都大了。但是一旁站着众多的金丹期弟子呢,松音正了正脸色,努力把脑中的声音被屏蔽掉。

    没多久,一个蓝袍的修士出大殿深处走了出来。他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虽说看着很是乌黑但是上面的油腻程度实在是令松音叹为观止。照理来说,修士,尤其是到了筑基期的修士,已经脱离了凡人的范畴,可以长时间进行辟谷,至于身体的清洁也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小法术或者一站符箓就可以解决了。但是时间若是长久了,还是会出现问题,但问题是,这修士一头的油腻……到底是多久没有洗过头了。

    而且松音看到了周围的一众金丹期修士见到了那男子后都是脸色一变,好像是见到了什么猛虎一般,齐刷刷地都往后退了一大步,退出了大片的空地。

    剩下松音与风情两人孤零零地站在大殿的中央,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兰唯晨也是脸色一变,顿时绿了起来,但是在经历了一番心理的挣扎后,他扭头看向那一群弟子,似乎很希望跳出一个救世主来。

    只可惜,平时里一个个嬉皮笑脸的弟子此刻都把眼睛转向了各个方向,有的在研究脚下青冥石的纹路,有的仰起头来似乎在看着那截养神木。总而言之,就是没有一个人和他对上眼。这群兔崽子,平时的义气都是作假的!鄙视了一下这群怕死的弟子,兰唯晨轻咳了几声,虽说还是有几分的不愿意,但是还是迎了上去。

    “元明长老,这是这届筑基争夺战入选我兰氏一脉的弟子。”说罢轻轻退了一步,落到了元明的身后。但是很快,兰唯晨就吃到了苦头,元明那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洗过的头,不仅油腻,还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除了长期没有清洁的味道外,还掺杂了不少泥土和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闻起来实在是顿时被浸了个透心凉。偏偏这味道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就算他用灵力阻断了空气的流动,但是那味道还是一直窜入他的鼻子中。

    那元明抬起头,眯着小眼睛扫了一遍松音和风情,颇为开心地道:“不错,不错,这么多年了啊,终于有女娃子进来了,前些年尽是些男娃子,老子看得就烦。”说罢还用手在头发上摸了摸。

    风情顿时就有些受不住了,但是那可是元婴期的真人,对于她的威慑实在是达到了一种程度,就算是嫌弃,也不敢有一丝的表露。

    不过那元明似乎并没有发现在场的人异样,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也不见他怎么扭捏,直接挥出了一道流光,两团带着蓝光的光球就出现在松音与风情的面前,再接着那元明真人身影一闪,就消失在大殿中了,风中还留下阵阵的余音:“真是的,头怎么又……”一些未完之话已经被吹散在空气中了。

    松音与风情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好在兰唯晨已经站到了他们的跟前,伸手一挥,那还闪着蓝光的光球顿时就消散了,留下了两件首饰状的东西缓缓朝她们飘落。

    接下了那朝自己飘来的玉簪,松音有些奇怪,这很明显是一件灵器,可是上面灵气的灵气十分活跃,似乎不是灵器这么简单……还没等她想好,耳边就传来了兰唯晨的声音:“还傻跪着做什么,赶紧收起来!”

    松音已经,赶紧把东西收入储物袋,等回到洞府后再进行查看。一旁的弟子很明显一般都是金丹期的弟子,少数筑基期的弟子站在靠近大殿门口的位置。而且松音还感受到时不时有神识扫过,似乎有人在探查自己一般,觉得有些难受。没多久,兰唯晨轻轻动了动,那阵不适感就立刻消失了,知晓了是兰唯晨帮了自己,但是松音还是不敢动弹。

    过了一刻钟,从一旁金丹期弟子里走出了一个修士。那修士生得极为平凡,但是周身的剑气隐动,灵力似乎是喷薄欲出,面容虽说十分平凡,但是他只要深处在人群中,必定会让人一眼看到。而且白底蓝边的衣裳上还有不少类似阵法一般的东西,那衣服上的阵法时不时划过一道流光,似乎有意无意压抑着来自修士身上那凌厉的剑气。

    “师弟!”兰剑朝着兰唯晨轻轻一点头,站到了他的身边,并不多话。兰唯晨知道他的意思。往年进入兰氏一脉的通常只有一人,可是今年由两人,还都是女修,所以就需要两人的帮助。照理来说,通过筑基争夺战的弟子基本都是后期或者大圆满的修为,距离突破到金丹期只有一步之遥,再加上瑶池不比下界,想要突破还是很容易的。

    所以,松音与风情入门来的第一个任务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布下了,那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在他人的帮助下,突破到金丹期。

    而兰唯晨与兰剑就是这次的负责人,他们每人带着一个弟子,帮助他们突破到金丹期。风情怕是早就在前些天与青鸾一脉弟子谈话的时候就知道了,所以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垂下眼帘前看了一眼兰唯晨,那美目中的情思轮谁都能看得出来。那张粉嫩的美丽面庞因为她的低头,露出了雪白的脖颈与好看的弧度。

    “她归你了。”兰唯晨对于这类的女弟子早就不爱看了,连看都不看风情一眼,直接歪头对着兰剑道。

    兰剑点点头,还揶揄地看了看风情,又看了看兰唯晨,兰唯晨一个瞪眼,示意他速度快些。兰剑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肩膀,表示自己明白了,心里却是叹息道,又是一个纯真的小师妹被这个家伙给骗了,什么温润有礼,什么俊俏无双,什么迷人的,都是假象。

    风情听到了兰唯晨的那句话,也明白了,有些难过。

    松音站在兰唯晨的身边,看着风情远去的身影,那纤弱的身形,看得她都有些感伤了,经脉里的小龟也是感叹:“哎,怎么就看上了兰唯晨这小子呢?”

    “师兄。”松音看向兰唯晨,惹来他的侧目。

    “怎么了?”

    “你真的一点都没有动心吗?”

    “……去去去,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

    他有些恼羞成怒。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