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二一二 入门

    “你们确定了吗?”掌门顿时就来了精神,声音中都多了几份的郑重,他的一头乌发被撸到了背后,露出了一张小脸蛋。

    元奉真人早就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所以才几番争执不下,此刻连掌门都开始重视了,连忙回答道:“回禀掌门,此子自从进入句芒秘境之后,所到之处无不是草丰谷盛,而且在与妖兽战斗之时散逸出的灵力,对于周围的植物都有着不少的效果,所以我们才大胆猜测次子的血统是否有异。后来经过几番证实,才下了这初步判断,根据我们的判断,启扬身上应该是具有狡的血统。”

    衡戊掌门往座椅的靠背靠去,整个人以极为舒适的姿势半躺了下来,他的左手在座椅上轻轻敲击着。元奉等人不敢有动作,元奉轻轻退回了原来的位子,等待着掌门的决定。

    没多久,掌门的声音再次响起:“那便是他了,届时记得进行测试一番,最后做一次判断,把他的血统激发告诉我。”衡戊掌门一个轻闪,便失去了身影,在空气中留下的余音还在飘荡着。

    “是!”元奉元修等一干元婴期修士一并称是,并且一同施礼恭送掌门离去。出现了可能拥有狡血统的弟子,掌门应该是找掌教商量去了。元奉将那四块玉简收了回来,在松音的那块上轻轻摩擦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正在退出去的元修等人,还是顿了顿,落后了半步,朝着掌门的洞府方向转去。

    掌门与掌教们肯定没有那么快,可是松音的事情就是梗在心头的一件事,不解决实在是不安心,所以他便到了掌门的洞府外,等待掌门的回来。

    掌门洞府并不在青鸾殿旁,而是单独处在浮空岛的上方,那里有一块金色的光斑,是维持瑶池不升的关键所在,所以闲杂人等不得入内,一路上不仅有各色的强劲禁制,还有不少还神期的修士在把手着,就算他是元婴期的真人,也要按照步骤一步一步来。

    当他登上了掌门洞府门前的那块石板时,不禁抹了一把汗,这一路前行,一共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先是乘坐特殊的飞台,将自己送上第一个禁制,接着就是将自己的玉牌送上,经过检测后才能放行,而且这种步骤要重复将近三十次,每次的阵法都不尽相同,就是这些各异的阵法一同组成了一个庞大恢弘的阵法组,这个阵法来自那些为了给修真界留下一丝火种的大能们,每次看见这阵法,他总会感叹万分。

    在经过阵法的检测后,接下来很长的一段路,会有将近十个还神期的修为在各个节点观察,要是他一旦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无论任何理由,都会被当场灭杀在这里。这一路下来,就算他是一个元婴期的修士也是被吓得够呛。但是不过一切还算是顺利,终于在掌门离开洞府前,他到了。

    掌门喜欢在出关后的一天中泡个澡,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一件事,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掌门泡澡用的水必须是来自瑶池醴泉的圣泉水,经过三天的烹煮后,留下的精华部分,再加入九品金莲的莲心,能够很好地驱除来自神识深处的疲惫。元奉一边在心里暗自想着,一边却是轻轻敲动了掌门洞口的一个小铃铛。

    掌门的洞府并不是什么造型奇特的高大建筑,也没有什么华丽珍贵的矿石点缀其上,就是一间小小的茅草屋,无论是从外面看上去还是里面看起来,只在茅草屋的周围加上了一个保护的阵法,想要唤醒掌门,只有使用门口挂着的那个铃铛。

    没多久,那茅草屋的木门就被自动打开了,元修老老实实地走了进去,在外厅里候着。茅草屋的采光十分好,就算是简陋的屋子,也能感受到一室的清光,夹杂着柔柔的草木清香,是个让人平静下来的好地方。衡戊掌门身上只穿了一件宽大的黑袍,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湿润的小脸上带着几分的懒散,但更多的是来自心灵深处的放松。

    “你怎么来了,又发生什么事情了?”衡戊坐在竹椅上,将桌上那还冒着热气的杯子端起,轻轻抿了一口。元奉这人,他从小看到大,虽说年龄越大,有些不着调了,但是在大事上还是很能拿得出手的,他自然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的习惯很少会有人来打破。

    “还望掌门恕罪,元奉打搅了,只是……有一事不明,所以特来请教掌门。”元奉真人在兰唯晨面前一副老子最大的样子,可是到了掌门面前,和一只被拔了爪子剃了胡子的猫一样温顺。

    衡戊轻笑一声,免了元奉的行礼,轻轻点了点头,让他把事情说出来。

    元奉在脑子里迅速过了一遍,才轻声道:“掌门,此次的五人名额已定,除了最后的那启扬,还有一人……也是有些问题的。那弟子乃是大衍门的松音,出身倒是清白,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身世,只不过在功法上有些问题。”

    提到了功法,衡戊掌门才抬了抬眼皮。

    对于功法问题,衡戊掌门向来很重视,能够让一个元婴期的修士起疑心的功法,还真是有点意思,他点了点头,让元奉接着说,他则是双脚一收,细白纤巧的脚腕就被收了上去,衡戊掌门盘腿坐着,十分轻松。

    元奉可不敢多长一只眼睛,只能低下头去,接着道:“我查阅过此子的玉简,乃是一个四灵根的修士,天水木地金人火的资质,今年不过骨龄三十有四而已,在下界的修行速度实在是快速,若是一个天灵根的修士这般的速度倒也说得过去,可是这四灵根……况且在秘境中,我观她在体修上也是颇有涉猎,最令人感到奇怪的就是她所使用的法术,竟有风灵隐动,这才是最大的问题。”作为一个元婴期的修士,他知道话要说到哪种程度,他只需说到这里,掌门自然会明白他的未完之意。

    很简单,在修真界中,修士的灵根时与生俱来的,基本没有改变的可能xing,而松音一个四灵根的修士按理来说是不可能使用出如此威力巨大的变异灵根法术的,因为她没有灵根作为支撑,就算是能够使用出相对应的法决,也只是小威力而已,除了几种外力情况外,没有灵根就算是再高的修为都不可能使出威力巨大的法决。

    一是使用符箓与符宝等一类的东西,这些东西可以由有变异灵根的修士制作,普通修士只需花费少许的灵力便可将封存在里面的法术激发出来,符箓与符宝的等级越高品相越好,威力也是越巨大的;第二个可能就是法宝,有少数法宝在制作时独具匠心,能够在使用之时附加一个小小的法术,但是威力也不可能大到哪里去。

    这松音他观察了这么久,也没见她用上什么特殊的符箓或者灵器呀,那她的风系法术是怎么来的。

    掌门静静地喝着杯中的水,脑中却是在急速转动,过了一会儿,他放下了水杯,轻声问道:“想到了什么功法么?”

    元修却是摇了摇头道:“想不出,上古那么多的法决,每部法决又都不同,一时之间我也想不出什么,除了什么《五行灵决》与《玄顶秘法》外,我根本就想不出什么功法来,其他的功法很少会有适合四灵根修士修炼的。”

    衡戊掌门点了点头,其实他也知道,如果不是把松音抓过来询问的话,他们是不可能知道松音修炼的法决的,不过他们也不可能那么做,上古遗落了那么多的法决,松音得到了就是她的缘法,这是天意使然,他们瑶池的修士自问顺应天道,还不会为了一部功法做出这么下作的事情。

    而且他们典籍殿中这些年寻回的功法也不在少数,反正松音是从分支上来的,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但是他还是要说一句:“一定要确保所有人对瑶池都能够守口如瓶,切记,我瑶池决不能为下界所知。”最后一句话说的是斩钉截铁。

    元奉点头称是,所有参加筑基争夺战的修士,乃至是在分支里参加过门内小比的所有弟子都会被下一个小小的禁制,但是这禁制除了不让他们说出瑶池的一些事外,没有任何的作用。元修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亏他们自诩是顺应天道,可是也必须为瑶池的存在做出对他人下禁制的事情来,真是有些自相矛盾。可是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若是下界的修士知道了瑶池,肯定会终其一生都会疯狂地寻找瑶池,这么一来,反倒是会让下界大乱,反倒不是他们的本意了。

    所以,一些防范的措施还是要做到位的。

    元奉离开了掌门的洞府,回到了浮空岛上,招来了灵辉,让灵辉去宣布最后的五个人选。看着浮空岛上漂浮着的白云,白鹤飞舞,仙气盎然,他突然生出了些许的感叹,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啊!这时光飞逝,还真是迅速。

    兰唯晨早就在大殿里候着了,见到元奉回来,赶紧迎了上去,想要提前从他的嘴巴里抠出点东西来。

    元奉真人还能不懂他的小心思?嘴一耷拉,硬声硬气道:“哼哼,我还不明白你?赶紧滚蛋,给我修炼去。”说罢才不理会兰唯晨的一脸兴奋,甩袖离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