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一二七 亲眷

    夜里,万家烛火渐歇,夜空中点点星光撒满大地,星光伴人行,人们渐渐睡去,路上的行人也少了许多,快到了禁宵时间了,一些店家正在收拾店门,准备休息。

    而此刻,王氏从院子里的水井里打了一桶水,手里还拿着一块干净的布,抬腿朝厢房走去。松音已经坐在里面了,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是王氏的。

    王氏正准备把门推开,可是也不见什么人,那们居然自动开了起来,而且屋内的蜡烛也亮了,王氏“咦”了一声,这屋子以前家中女儿的房间,后来女儿们都出嫁了,这屋子也就空了下来,好几年了,虽说过年也有打扫一番,可是怎么着还是会落一点灰尘在里面,松音今晚留下来,这间房是她准备打扫出来准备给松音睡。照理来说,应该是没有人在的才是,怎么就门开了蜡烛也点了?进去一看,才发现,松音盘腿坐在床上,正看着她呢。

    “哟,你瞧瞧我,这房间还未打扫呢,你怎么就做进去了,快出来,里边儿全是灰,脏了你那衣服可就不好了,快出来。”王氏将水桶往地上一放,弯腰就准备打扫房间。松音见到后赶紧拦住她道:“娘,不用你来,我来就行了,你赶快去休息吧,今天也够累的了。”

    王氏一个躲闪,把她往外撵,把布放进水桶中搓洗,松音无奈,或许是回到家中后,很多事情爹和娘都强着干,碰都不让她碰,无奈之下,松音只能用点力气把王氏带出了房间,叹了一口气道:“娘,你别做了,这都只是小事而已,我做的话一会儿就行了,你别忙了。”说罢就从储物袋里拿出了除尘符,将除尘符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指尖的灵光忽闪,轻轻一挥,那除尘符就开始发挥它的作用,不消一会儿的时间,房间里的灰尘就消失不见了。那张除尘符也因消耗殆尽而在半空中化为了一道灰烬。

    “哟哟哟,这可真省事儿!”王氏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门道,稀奇不已,还用手去窗柩那儿摸了摸,还真是干干净净。

    终于到了可以休息的时候了,五郎屋子里的灯已经熄了,松音也坐在床上准备修炼,没想到,房门又是一阵响声。松音下床开了房门,发现却是王氏,身上只穿着一件中衣,怀里还抱着一床被子和一个枕头,见到松音有些惊讶的眼神,王氏也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今晚有些话她又必须问出来。

    松音赶紧让王氏进来,看样子,娘应该是有什么话想要对自己说,否则也不会这样。夜里凉,松音让王氏上了床先躺着。松音已经很久都没有睡觉了,就算是睡觉也是和衣而睡,现在回了家里,脱下了衣服,她也不像一般的女子那般还要换上亵衣,而是之间将那件水红色的外衫脱去,雪白的臂膀在晕黄的油灯下有着一股柔和的温柔。

    母女两人都躺了下来,王氏看着松音的脸,突然好奇起来了:“四妮儿,你说这修真者有没有成亲的呀?”

    松音一愣,怎么说到这个了,但还是回答道:“自然是有的,有的修士互相呀,看对了眼儿,便会摆出一个双修仪式来告诉大家他们在一起,这一点到是和凡俗的成亲没什么两样。”

    王氏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又兴致勃勃地问:“哎,那他们会不会有孩子呀,我从前听戏文上说,说那天上的仙人都很少有孩子,是不是真的呀?”

    松音抿嘴一笑:“天上的仙人是怎样的,我还真不知道,只不过修士的孩子,倒也少见,特别是那些修为高的修士,就越难有孩子,不过一旦有了孩子,那还有拥有灵根的几率就会大上许多,所以每五年我们挑选新弟子的时候,众多的新弟子都是来自修仙家族。”

    王氏乐了,想了片刻,又想起了什么道:“哎,四妮儿,你说你有这灵根,会不会我和你爹也有啊?”

    松音倒还真歪着头想了一会儿道:“说不一定,还真有呢。”

    母女两人笑做了一团,白日里有的些疏离都在此刻的欢笑中消失殆尽。笑声渐渐停歇,王氏颇有些小心的往松音身边靠了靠,有些神秘地问道:“四妮儿,你有喜欢的人吗?”

    松音一愣,喜欢?还倒真被母亲的这个问题给问住了,要说她这些年比较经常接触的男修士也就赵晨和钱乾,赵晨不必说,在松音心里,他就是一个很好的师兄,对她关怀备至,但是那绝对不是男女之情;钱乾就更不必说了。

    王氏见松音一愣神,还以为松音是真的有了喜欢的人,便苦口婆心道:“你也大了,娘也管不到你了。小时候你小小的,就要担起家里的活儿,我知道你苦,偏偏那时我身上病着,你那几个姐姐也是个个娇惯,所以爹和娘也没怎么关心你,后来啊,你去了仙门,你的几个姐姐也都出嫁了,等到我和你爹空暇下来的时候,我们便会开始想着,四妮儿现在怎么样了,她有没有喜欢的人了,就是不知道仙门让不让成亲……”说着说着,眼泪竟然流了几滴下来,松音也沉默了,王氏接着道:“尤其是你那几个姐姐出嫁后,家里闲了下来,总感觉的有些对不住你,后来五郎考上了秀才,也算是分了我们点心。你那几个姐姐们也是个孝顺的,逢年过节也会带着姑爷回来看看我们,这时候,我都会不自觉地在想呀,四妮儿这时候在做什么呢,四妮儿这时候饭吃了没……我这……”说道最后,王氏竟是说不出话了。

    松音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帮她顺顺气,一边斟酌地道:“娘我真没有喜欢的人……况且……况且我的心思也不在这上面,我呀,现在只想着修炼,没了修为,什么都是空的。”

    王氏拉下松音的手,有些不解道:“为什么呀,成个家,再有个孩子,还修炼那么多做什么,到时候你这日子也,自然也就过得红火了。”

    松音知道一些观念在凡人看来是十分奇怪的,就比如说为什么不知道个人一起过日子,为什么一定要修炼呢?再比如说孩子,王氏不知道的是,修士生孩子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果肚中的孩子天资卓越,那么当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孕期肯定要比普通人长得多,而且消耗的灵力也是个惊人的数字,更有甚者,如果灵力提供不及时的话,修士甚至会掉落一个境界。

    这么沉重的代价让一些女修士望而生怯,好在这种情况出现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不然,估计修真界都不会有双修的修士了。这些事情王氏不懂,松音也没打算解释得多清楚,只能敷衍道:“我会考虑的。”

    王氏这才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休息。

    躺在床上的松音可就没那么轻松了,她这这辈子,除了刚刚出生那会儿可能和王氏一起睡过,剩下的时间就再无亲密的接触了,猛地离这么近,还有点不习惯。小龟则是爬了出来,慢悠悠地爬到松音的胸口上抱怨道:“真是的,回什么家呀,这里的灵气几乎是没有,混杂不堪,幸好你回家的天数不多,不然还怎么修炼。”

    松音默然,自从她离开了大衍门的管辖范围后,就发现了,凡俗的灵气较之门派,真的是差距太多了,要是一些人烟稀少的森山老林倒也罢了,若是一些人烟众多的地方,灵气就几乎微弱不可闻,而且还带着一股子怪味儿。

    第二天大清早,天还未亮,王氏便醒过来了,看着松音闭着的双眼,还以为她还在休息,便轻手轻脚地起来了,去厨房里熬了浓稠的大米粥,再将家里自家做的咸菜拿了出来,想了片刻又将昨晚剩下的糕点拿出来热了热,做了满满的一大饭菜才算是停了手。大嗓门喊了一声五郎,五郎有些睡意朦胧的声音回应了一声,接下来便是稀稀疏疏的穿衣声。

    松音早就醒了过来,起身穿了衣服,鼻子里闻到了大米粥的味道和熟悉的咸菜味道。结果还没出房门就听到了院子里吵杂的声音,神识一探,有些呆住了。

    打头的是几个姐姐和姐夫,手里牵着抱着几个孩子,但是后面却是跟了一大串的人,看样子应该是夫家的亲戚才是,里面又少有劳,甚至有几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婆,一群人热热闹闹进了院子,开始寒暄开了。

    “哎,四姑娘呢,怎么没瞧见人。”

    “哎,那可是仙童,怎么能说见就见。”

    “也是,亲家母,我们来了!”

    “哟,你们怎么来了。”

    “你们家的仙童回来了,怎么能不通知咱们一声呢,是吧。”

    “哎,瞧你说的,我这不是太高兴所以忘了么。”王氏脸色一僵,好在天色未大亮,也看不出什么来,但是心里却是有些不高心,你这一大群人来,也不提早说一声儿。

    ……

    松音听了半天,总算是大概弄清楚了是什么事情,应该是昨天姐姐姐夫们返家,和家里人说了一些事情,所以他们都想争着来看看她这个所谓的“仙童”。松音知道这是凡人根深蒂固的想法,一时半会儿也改变不了,但是看到这么多人前来,仿佛是把自己当做耍猴一般看待,心里还是有些不大高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