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一一八 千鹤秘境(十二)

    小龟重新开启了背上的聚灵阵,附近的灵气顿时被一扫而空,灵光罩内的灵气被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了松音的体内,松音这些天来因为在雪原而损耗的灵力也因此得到补充,原本苍白憔悴的脸上也多了几分血色,那只小龟十足看不顺眼的幽蓝色小麒麟兽也从松音的胸口浮现出来,爬到了松音的脸上,这里tiantian那里蹭蹭的,将脸上刮擦的伤治了个七七八八。又潜入松音的身体,将断掉的肋骨重新接好,就连五脏六腑也粗粗治疗了一遍。

    这么一遍下来,那只麒麟兽也是累的够呛,趴在松音的手上不断地喘气,还tian了tian她的手心,被小龟嫌弃地赶了回去。

    时间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过去了,松音在大半月后养好了伤,准备重新上路,看着沼泽里熟悉的景色,不由得感叹道,这才进来一个月,就在雪原上栽了个大跟头,她也不准备再次前往雪原,而是准备换一个方向前进。

    雪原在沼泽的北方,松音这次往西南方前进,或许是想要快点离开雪原,松音一路上都已赶路为主,能不招惹妖兽就不招惹,实在有不长眼的妖兽送上门来,她也不会客气,直接将它们的妖丹收入囊中。

    只不过,刚到这片森林,松音就遇上了龙湖宫的修士。

    那时她正在解决一只从林中飞出来的巨大毒蚊,足有半人大小,细长的四肢,一对大翅膀,在煽动之际还会放出不少的有毒物质。但是对于这只毒蚊,松音实在是没怎么放在心上,一小片的铁叶刀丢出去,再回到手上的时候,那只毒蚊的翅膀就已经落到了地上。

    看到自己赖以生存的翅膀没了,那毒蚊似乎有些被激怒了,松音有些不屑,你要是只二阶顶阶的蚊子,兴许她还会小心几分,可惜你只是二阶中阶,和普通的练气五六层修士差不多,不过三两下,松音就可以把它解决。

    但是事情往往没有那么简单,就在松音准备了结这只蚊子的时候,一阵“嗡嗡嗡”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是一群不知名的虫类。而且似乎也不像野生虫群那般,仿佛是有人豢养,排列整齐,没有一只成虫飞离队伍,再稍微联想,师兄曾经说过,这次的龙湖宫修士中,似乎就有不少豢养灵虫的修士,还要他们多加小心。

    松音不欲惹麻烦,准备放过这只可怜的毒蚊,从另一条路走,没想到,她是不欲惹麻烦,偏偏这麻烦总是自动找上门,刚开始的时候,松音以为只有一个方向有灵虫,那个龙湖宫修士也应该在那群灵虫后方控制着灵虫,但是在其他方位神识一扫,就发现不妙了。

    在其他方位也各有一群灵虫,只不过另外三个方位的灵虫不知道有何神妙之处,居然没有发出一丁点儿的声响,就连最平常的煽动翅膀时发出的响声都不曾有,但是很明显,这些灵虫都是由一个龙湖宫修士控制的,既然已经在四个方位都布下了灵虫,那就不是什么路过的意思了。松音也不退缩,面上不动声色,仿佛是没有发现什么,转过身单手轻挥,眼前一道火墙喷涌而出,砸眼前形成一道长约一丈,高约半丈的火墙,火墙里火灵力涌动,仿佛在下一刻就能喷射出无数的火花。

    滚火术,这是松音学的第一个法决。

    对于灵虫这类的东西,火系法术应该是最好的应对方法了。而那只原本能够逃过一劫的毒蚊这下子就不能幸免于难了,松音右手轻抓,那火墙里的火灵力就好像是收到了牵引,一只火箭从火墙中被分离出来,对准那只失了翅膀的毒蚊,瞬间那只毒蚊就泯灭与火光之中。而那道火墙并没有消失,在那只火箭被抽出之后,周围的火灵力迅速补充原本空洞的地方,松音再次分离出四只火箭,对准四个方位,正是那四群毒虫的方位,朗声道:“道友,相逢即是有缘,何不出来相见呢?”

    那龙湖宫的修士看见松音赶紧利落地解决了毒蚊后便瞄准了他的灵虫,就知道她已经发现了,也不躲藏,便将四群灵虫驱使到一起,重新合并,却又不收起来,自己则是从灵虫后方走了出来。

    一群黑压压的灵虫在他脑袋上盘旋飞舞,松音想不忽视都难。

    那是一个很年轻的男子,一身青衣乌发,脸上还带着几份的羞涩,仿佛刚刚cao控灵虫堵住松音去路的不是他,只不过这一身的修为这进入千鹤秘境的修士中算是低的了,只有练气十层,但是他的身上有一种乖乖的感觉,好像是一个邻家玩伴,让人忍不住放下心防。

    松音一个激灵,差点没被他骗过去,这修士应该不像看起来这么简单,应该是练了什么特殊的功法,就像当初的王薇师兄一般,只不过这特殊功法对人的效果不同罢了,若是寻常普通人看到这修士的第一眼怕就会被他羞涩的神态所动,但是修士之间又怎么可能真的有羞涩一说,幸好她反应得快。

    不过那修士见到松音不为所动倒是有些惊奇,慢慢地朝松音靠近,以一种很匀速的速度,让人提不起警惕,他头上的那一群灵虫则是受到命令,乖乖地待在原地。松音往后一退,又将距离拉开,保持在一个安全的范围内,道:“这位龙湖宫的道友,不知有何贵干,拦住我去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小龟则是在她的衣襟中,爪子扒着她的道袍,看着这个修士,不禁道:“这家伙一看就知道是掩藏了修为的,哼,想骗过小爷我,没那么容易。”说完还得意地哼了几声不成调的小曲。松音则是微微一愣,警惕之心更深了,这家伙居然隐藏了修为,要么是有特殊的功法,要么就是有什么灵器能够掩盖住周身的气息,无论是哪一种因素,都可以说明这个修士在龙湖宫中地位肯定不低,应该是什么长老的弟子之类的,不然普通修士哪来的这些东西。

    那修士神色一动,剑眉星目中居然也透露出一股子可怜的感觉,动了动脚,再搓了搓手,道:“这位师姐,我……我迷路了,你知道沼泽如何去么?”说罢还垂下了眼帘,纤长的睫毛微微动了动。

    松音有些无奈,她一个女子,眉目间的神态估计还比不上眼前的这个男子,暗自警告自己不可着道。

    “往东北方走便是。”她现在是越来越警惕了,袖口遮住了手掌,手掌中滑出了一片铁叶刀,这片铁叶刀刚刚削掉了那只毒蚊的翅膀。

    修士又往前走了一步,面带委屈道:“师姐,能否将这道火墙收起,我的虫儿们很是惧怕这火光,有些躁动。”

    松音呵呵一笑,看着阻挡在两人间的火墙,心里暗道傻子才把这火墙给撤了,但是嘴里却道:“师弟莫怕,这无妨的,东北方在你的反方向,与我这火墙并无半点干系,你的虫儿们应该是不会碰到的,况且师姐我还在这儿等待同门的师兄弟呢,我们相约在这里,以火墙为标记。”

    看到他乖巧地点了点头,双手一挥,暗自警惕,他是否准备呼唤灵虫进行攻击了?但是他接下来的举动又令松音感到有些不解了,那修士朝着松音道了一声谢,就控制着灵虫,将灵虫全都收入了腰间的那个小竹筒,看着那一群群黑压压的灵虫,尖锐的口器,还有坚硬的翅膀,应该是什么名种,可惜松音对灵虫的认识不多,也认不出这是什么种类的灵虫。那些灵虫收到召唤,一只只乖巧地如凡间的猫儿一般,进入了小竹筒中,不消半刻钟,那群灵虫就消失不见了。

    修士又朝她稍稍一躬身,就朝着东北方向走去。知道那修士的身影消失不见,松音也没敢撤去火墙,依旧将火墙立于身侧,眉头都皱了起来,这修士当真是琢磨不透。若说他没有恶意,那又何必在她击杀毒虫的时候将四个方位堵住,让她无路可走,但是如果说是真的有恶意,又为什么不动手呢,甚至将那些灵虫都收了起来。还是说他真的只是问路的?

    不对不对,松音使劲儿摇了摇头,这个可能xing太小了,排除了这么多的可能xing,那只剩下一个可能了,那就是这龙湖宫的修士原本是想杀了她的,可是看到松音一点都不为他的气质所动,再加上十分警惕,也就消了这些心思,那修士隐藏了修为,现在外露的是十层的修为,但是真实修为如何,谁都不清楚,有可能是十二层的修为,也有可能是大圆满。但是松音也不弱,她现在也是练气十二层的修为,若是真拼起来,就算他有灵虫当帮手,谁输谁赢也是说不准的,那修士索xing就放弃松音了。

    也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解释得通,为什么那修士在堵截了她后又走了。

    看着那修士消失的方向,松音在心里暗自悱恻,这龙湖宫的修士还真是不简单,看来自己再这秘境中还是需要多加小心才是,今天遇上了个修有特殊功法的家伙,来日就有可能遇上修有其他功法的修士,千万不能着了道才是。

    等到松音离去之后,周围树丛里一阵异动,一只小虫子从树丛里飞了出来,在空中转了两圈,仿佛是在确认方位,朝着东北方向飞去,看外形,竟与刚刚那修士手中的灵虫并无二般。那小虫一路飞翔,很快就追上了主人,它的主人收回了在它身上的分神,看着松音在他走之后的举动,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明意味的笑:“聪明的女孩。”说罢就捏碎了那只虫子,转身离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