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第二十七章 惩罚

    第一步的成功带给了松音很大的信心,松音先是耐着xing子把那些已经成熟的蝶婴子一个不落的收到了玉盒中,接着就来处理那些快要成熟的的蝶婴花了。利用神识把火系灵露滴到了即将开放的花苞上,白色的花瓣正在层层打开,一瓣又一瓣地舒展开,就在蝶婴子隐约可见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怎么会这样呢?”松音喃喃道。当她处理完地六株成熟的蝶婴花的时候,把灵露滴了下去,前面还是好好的,可是花瓣打开了一半,就好像失却了养分一般,花瓣迅速枯萎,变成干枯的褐色,里面的蝶婴子自然也是失去了药力。这让松音尤为不解,前面都没有问题啊,怎么到了这株就出问题了呢?松音把这株已经枯死的蝶婴花翻来倒去观察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先作罢,继续滴灌灵露。

    这次的松音学聪明了,她将神识探出体外,将新的一株蝶婴花围绕起来,仔细观察着有什么问题,当灵露滴下去后,里面的蝶婴子似乎很是兴奋,松音的神识感觉到了蝶婴子不同寻常的灵力波动,灵露下渗,进入到内部,里面的蝶婴子碰触到灵露后,原本还有些青涩的摸样,在吸收了其中的灵气后迅速成熟。当然了这里的成熟并不是像上次慕容凌云使用秘法而催生莲萝花的那种成熟,而是里面的蝶婴子吸收了灵气后的自然成熟。

    新的一株很成功,没有出现刚刚那株枯萎的现象,但是松音还是继续用神识观察着下一株。很快,在浇灌几株后,松音发现刚刚那株会失败的原因了。虽说在这个阵法中蝶婴花被分成了三个部分,已经成熟的那一部分已经被松音摘取下来了,而现在这部分即将要成熟的蝶婴花,也只是差最后一次浇灌灵露了。虽说是快要成熟,也是有程度区别的,每株蝶婴花都是独立的个体,所以每株的生长情况也是各不相同,所谓的快要成熟也只是一个大概的范围,有些蝶婴花成熟的程度更深,那一滴灵露自然是能够提供足够的灵气,使它成功结子。

    但是有的蝶婴花即将要成熟的程度并没有那么深,那么只有一滴灵露并不能满足它的生长需求,往往都是在花瓣打开一半的时候灵气就不够了,没有足够的灵气使蝶婴花正常结子,自然就会枯萎了。而那株失败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

    松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从前有玉简,里面有着先人的照料经验,自己看过之后,自然是比较简单,但是今天这次可是没有任何人提供帮助的,一切都要靠自己,出现了问题也要靠自己去发现问题的根源,才能去解决,当真是累透了,松音抹了一把脸,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

    很快这部分即将要成熟的蝶婴花松音也处理完了,有了这些经验,松音总是将神识围住蝶婴花,仔细观察它的灵气需求状况,发现一滴灵露中的灵气不够时,马上就加上半滴,让这灵气能够支持到蝶婴花的成熟。

    最后剩下的那些还未成熟的蝶婴花,还差些火候,松音也不用着急,给他们浇灌过灵力后,再用神识扫描一遍,确定每一株都灵气充足并且没有生虫后,就放心地出去了。

    刚刚出了阵法,耀眼的阳光就晃了眼,伸手抵挡住阳光对眼睛的直射,才发现,原来都过了一天多了,昨日上午登记完修为就来了灵药园,到园里的时候,太阳也还未升起,自己在阵法里钻研这灵植,倒是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在灵药园中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人影,松音还想找赵晨与他说明一下蝶婴花的状况,可是现在找不到人,也就作罢了。

    在松音离开神系峰不久后,赵晨就从百炼峰御剑回来了。回到了灵药园中,神识在阵法中一扫,没有发现松音的身影,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按理说,不应该啊,这是侯松音应该还在阵法里才对了。赵晨进了阵法,就看见水井旁放着几个玉盒,而那些已经成熟了的蝶婴子已经不见了。满意地点了点头,但是当他看到那些原来马上就要成熟的蝶婴子也都被摘取下来后,才是瞪大了眼睛,看到了那些还未成熟的蝶婴花也被照顾的好好的时候,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其实赵晨将三阶中品的蝶婴花交给松音照顾,是有意为难她,况且他还没有给松音玉简,而且松音的阅历与修为摆在那里,让她一个刚入门不到三年的练气三层小修士来照料,是在是有些托大。而且他在心里琢磨着,怎么着都能托上松音几天的时间,所以这才放心的去了百炼峰办事,但是没有想到,他才去了一天的时间,回来时松音就已经把灵植给处理好了。

    赵晨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只有一株的蝶婴花因为没有足够的灵气而失了药效,其他的都还算不错。这时候,赵晨不禁有些怀疑了,不是谁趁他不在的时候来帮松音吧?随即又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只要他一查,就可以知道,在这一天内,除了松音,阵法没有再被开启的痕迹了。所以说,这些全部都是松音自己一个人自行领悟的。

    难道真遇上天才了?不骄不躁,勤问好学,虽说资质算不上好,可是进阶的速度也算还行,看来自己还真是挖到宝了,而且四灵根居然能够以那么快的速度进阶,这小师妹的秘密还真有趣。赵晨看向身上系着的储物袋,有些意味不明地笑了。

    松音回到精舍后,就是狠狠地用凉水冲了一遍,这才让自己有了些精神。可是按理说,自己已经出去一整天了,上官雨婷她们也休息了整整一天了,应该快要好了吧,怎么到现在整个精舍还是静悄悄的,一点人气都没有。但是松音也不好意思过去敲门,只能躺倒床上,准备休息一番。

    刚躺下去,松音的门就被敲响了。

    开了门,上官雨婷面容苍白地站在门口,衣裳还算整洁,可是毫无血色的嘴唇与黑重的眼圈,说明了这两天她还是休息得不怎么好。松音转开身子,让上官雨婷进来。看到她想游魂一般进来,脚步虚浮,看起来就像是俗世中的凡人一般,有些担心。

    “身上的伤好些了吗?”看着她这幅样子,松音也不好多问。

    “哦,伤啊,好多了……”过了好一会儿,上官雨婷才如梦初醒,朝着松音笑了笑。

    松音把她的袖子拉上去,她记得帮她们解荆条的时候,有看到上官雨婷的手上有一道很深的痕迹,看来那药效果不错,原本红肿外翻的皮肉已经好多了,看上去也没有那么红了,新的皮肉已经开始长出来了,伤口开始慢慢结痂。松音想了想,把剩下的药粉全都拿了出来,交到了她的手上,劝慰道:“这些药,拿回去再敷一敷吧,很快就会好的。”

    见她收下了,松音也就松了一口气。松音刚想说什么,就被上官雨婷给抢断了,她神色寂寞,颇有几分自怨自艾,道:“松音,你说我是不是特别没用?”

    松音刚想反驳,却被她一把抓住手,接着道:“你知道么,那天扶风她们都说了要去找明空师兄了,可是我玩xing大,不想那么回去,就让她们留下来陪我一起逛,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的,要是知道晚上的坊市那么危险,我肯定不会迟到的。”说道后面,竟是掩住了面颊,嘤嘤地哭了起来。

    这一点都不像是平时的上官雨婷,平日里的她总是活泼开朗,一天到晚都把笑容挂在脸上,无忧无虑,而且她擅长于他人交际,每日过得都是有滋有味的,可是现在竟然变成了这样子,松音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她,一番话堵在心口,说不出来。

    “你也不是故意的,我们年级尚小,并且三年了,我们从未下过山,一时之间控制不住也是常理,你放宽些吧。”无法,松音只能挑些好的来安慰,也不知道她听进去没有,她趴在桌上,呜咽之声不停,看来这次这件事给了她很大的刺激,尤其是在摩天洞里的那几天,就像是被所有人抛弃了一般,什么知觉都没有,那个洞里暗漆漆的没什么都看不见,当他们被送回凌云峰时,几乎每个人都反应不过来。

    哭了半晌,总算是停下来了眼眶红红的,桌面上是一片水渍,上官雨婷抹了抹眼泪,将伤药紧紧地抱在怀里。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带着鼻音对松音道:“过几天,我们就要被分去各峰受罚了,可能好一段时间都不能回来了。”

    松音瞪大了眼睛,她以为在摩天洞中关上几天,这事就算揭过了,居然还有后续,问道:“为什么还要受罚,你们不是已经在摩天洞里思过了吗?”

    “师兄说,要让我们好好张张记xing,要我们两天后去各峰受罚,到时候会有人带我们去的。”说完又是一阵抹眼泪。

    松音只觉得不可思议,只是一件小事而已,而且被送到摩天洞这个惩罚对于年轻弟子而言已经够重的了,居然还有其他的,这令松音十分不解,又不是什么大事,用得着这样小题大做么。

    “怎么会这样?”松音皱着眉头,心里却突然闪过了在坊市茶楼中听到的那个联姻消息,难道这有什么关系吗,以往也不是没有弟子犯同样的错误,可是也没见罚这么重的呀,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缘故呢?松音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

    到最后,上官雨婷回房时,松音送她出门,心里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