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第二十五章 坊市(五)

    松音一路急速奔跑,就连风行诀也用上了,总算是赶上了,明空正准备飞起枣子舟,就看到松音一路跑来,也没有多说什么一挥袖就把松音带上来了,接着就把枣子舟起飞,飞向坊市。

    到了坊市中,松音往丹药那一方块走了过去,希望可以在坊市中淘到一些好的伤药,也算是自己的一份心意。等上官雨婷她们受罚结束后也好治伤,听葛师兄的意思,似乎门派中不会派送伤药给他们,更何况她们的灵石丹药又被抢了个精光,就算重新做任务攒灵石都要一段时间,而在这段时间内身上还有伤,若自己不帮衬着些,怕是不好熬。

    寻了一家挂有大衍门标志的丹药铺,里面只有一两个身着黑衣黑斗笠的人在低声交谈。进入坊市三天了,松音各式各样的穿着都见得差不多了,这用一身黑包住自己的自然是没少见,刚开始的时候还觉得奇怪,多瞟了人家几眼,后来也就习惯了,知晓这是某些修士不希望暴露自己的身份才会这样,坊市中这样穿着的人多了去,人家也不会有事没事用神识扫描一遍。

    松音刚进去,就有店小二迎了上来,很明显,这是大衍门凌云峰的弟子,那弟子一抱拳道:“师妹,想要何种丹药,师兄可去为你寻来。”

    松音连忙还了一礼,到:“师兄折杀我了,今日来主要是为同门寻一些伤药治伤的。”

    那位师兄稍作思索片刻就知道松音所说的治伤是怎么一回事了,也不多话,只让松音稍等片刻,就去取了伤药来。松音在他去取伤药的时候,仔细打量了这家商铺,这家商铺与旁边几家商铺相比,明显面积大了许多,而且里面丹药的品种也是不少的,在松音进来之前,还出去了一大批人,可见这家商铺的丹药质量不错,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来光顾。

    没多久,那位师兄就取来了伤药。用油纸包裹着一大包,看着松音有些不解的眼神,那为师兄就为她解释道:“这里面的药粉,每次取铜钱大小,混以冷山泉捣成膏状,在敷以伤处,每日三次,不出数日,这皮肉伤便可好了大半。”

    松音见这包油纸分量可不小,应该够她们使用,谢过之后便要付灵石。那位师兄却是摆了摆手道:“不用了,这只是些许伤药而已,还算不上灵丹,就当我对这些师弟师妹的一些心意,就不用付什么灵石了。”

    松音如何能手下,连忙推辞,但是那位师兄却怎么样都不肯手下灵石,推辞了半天,到最后,那位师兄拗不过松音,收了一块下品灵石意思了一下,不过这些药粉却是是不值什么钱的,这些药粉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炼丹没有成功的副产品,但是对于皮外伤又有些奇效,平日里一般是没什么人会用的,只有一些刚入门的弟子才会用上。

    买好了伤药,也算是了了一件事。先下天色还早,远远未到回去的时候,松音只能在坊市中继续逛下去,不知不觉中,就到了炼器这一大方块,看着路边地摊上各式各样的灵器,松音显得兴致勃勃,但是在旁边听了一会儿后,松音就发现以她现在的财力是没有办法购买的,就像这位修士摊上最便宜的一个防御xing手帕,只是一件下品灵器,就要六十六块下品灵石,而松音身上一共就六十八块,去掉这两天花费,只剩下二十来块了,根本负担不起,没办法,松音只能在一旁过过眼瘾。

    毕竟松音才入门三年不到,第一年有又都在练体中度过,这身家是在算不上厚,等到松音修为再增加一些,就可以外出历练,到时候赚灵石的法子可就多了去了。现下,松音只有看着灵器流口水的份儿。

    在一旁也只看一会儿,松音就走了,看了也不会成了自己的何必自讨苦吃呢。在这炼器众多摊位与商铺中逛了许久,也见识了不少各式各样的灵器,作用各不相同的灵器在外观上也是不尽相同。

    其中松音还又去了那件茶楼坐了坐,听一听现在修真界的一些事情,了解到不少修真界的现状。在松音所在的天霜郡魏国中,可以说是大衍门独大,可是在整个天霜郡中,大衍门只能算是中上流水平。而且松音还听说在天霜郡中实力颇为强大的媚色坊似乎有意与大衍门联姻。

    在天霜郡中,各体系的修炼之人都有,就连人人喊打的魔修都经常出没于天霜郡,而这媚色坊则是以女子为主的道修一脉,这宗门名字听上去倒像是俗世的烟花之地,但是它确实天霜郡中实力最为强大的一个宗门,门内共计有三位金丹期的老祖,筑基期的弟子数目更是远胜于其他宗门,这才把实力大大地拉开了,而门内弟子也多以双修之法为主,进步较快。名声颇为不错,而现在却要与大衍门联姻,这倒是有些意思在里面了。

    天霜郡中未尝没有比大衍门更具实力的宗门,这媚色坊从来不与门派联姻,就算是门内弟子要与修士双修,那也是门内弟子自行寻找的双修伴侣,只要不做任何有害于宗门的事情,宗门一般是不会管这类事情的,而现在却要以宗门的名义与大衍门进行联姻,是在是大大出乎众多修士的意料之外。

    而且据说,要联姻的还是有媚色之仙的柳影仙子,而大衍门却毫无动静,也不知是何意思,这件事成了当天霜郡最为热门的事情。修士的生命比凡人长得多,平日中除了修行,也要有其他事情来调节一下日常生活,这八卦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是修士,众多修士在烦躁之余,听听这些八卦,倒是也能解一解烦闷。

    此刻,身为大衍门弟子的松音听到这则消息倒是有些愣神,在门中这么久,没有听说哪位师兄要联姻啊,而门中上下似乎没人把这件事看在眼里,还是如往常一般,但是却也不见掌门出来澄清,就这么半干不干地黏糊着,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听了半天也就听到这个消息,也没其他有价值的东西了,松音便离开了茶楼,走在街上,突然觉得有些烦躁。现在的她修为太低,对于很多东西而言,松音就像是一个孩子一般稚嫩,根本达不到要求,所说这大衍坊市还有两天才结束,可是松音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再来的必要了,过两年等她修为升上去了,或许才是真正该来坊市的时候。

    可是这才过了半天,还有半天时间,明空师兄才会来接他们回去,还有半天时间该怎么消磨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想了半天的松音还是没有想出解决的办法,况且在这坊市中也没有地方可以打坐修炼,只能在街上继续看着,打发无聊的时间。

    好不容易熬过了这半天,松音回到了门中,平时每日都有任务要做,就算是不用去灵药园,也可以在房中修炼,日子过得很是紧凑,可是突然来了半天无事可做,但是让松音觉得浑身不自在。一回到精舍,便回房修炼去。

    到了第二天上午,正在修炼的松音,神识感觉到外面似乎有人回来了。可是这时候去坊市的弟子们应该全都出发了才对,精舍中只留松音一人,那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松音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收功,出了房门,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上官雨婷她们回来了。

    果然,送他们回来的是赵晨,他一身白袍站在飞剑上,看到松音出来后,向她点了点头,招她过去。

    “今天怎么没去坊市,就剩你一个人。”赵晨摸了摸松音的头,细声问道。

    “不大想去,我修为太低了,总觉得有些力不从心,索xing就不去了,在精舍修炼。”扯着赵晨的衣袍,松音回答道。或许是和赵晨比较熟悉,言语行为间也随xing了不少。随即,她又看到回来的人满脸迷茫,脸上还有不少污垢和血迹,衣服上也都是斑斑痕迹,身上发出一股子异味,扯着赵晨的衣袖,松音问道:“师兄,他们怎么了?”

    “他们刚刚从摩天洞里回来,五感刚被解封,会没缓过神来,自然看上去有些迷茫。过一段时间就好。好了,我该回灵药园了,去管事处升级完新的玉牌就来灵药园,有新的任务要给你。“说完,也不等松音回话就匆匆地离去了。

    看着赵晨离去的背影,松音时一阵郁闷,修为又被看透了,这种感觉真是糟糕极了,虽说赵晨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威胁,可是自己好像被看了个通透这种感觉真不好受。转身看着这十几个人,松音叹了一口气,把他们一个个带到了澡堂,让他们进去,这些人已经开始回神了,可是身体跟不上思维,常常慢几拍,松音把他们带到澡堂后,他们也是愣了好久才进去。看着他们进去后,松音跑到紫竹林外的那条瀑布旁。手里拿着一个小瓷盆,往里面加了大把的药粉,这时候谁还管什么铜钱大小,只能大概一下分量了。引来瀑布水,冰冷的瀑布水遇到药粉后,有些凝结,药泥全都凝固到了一块,松音花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它们搅拌均匀。

    等她搅拌好,大家也梳洗得差不多了,松音帮他们上完药,还拿了不少小玉瓶,每人分了不少的药泥,让他们带回房去。看着他们似懂非懂的眼神,松音又是一阵无奈,这时候的他们根本就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只是愣愣的看着手中的玉瓶,许久过后才反应过来,对着松音道了声谢,就摇摇晃晃地回房休息去了。

    看着他们一个个都回去后,松音也算松了一口气,一早上就这么过去了,而且自己也要去管事师兄那里重新登记一下修为,明天一早就要去灵药园了。

    而这次的坊市之旅也算不上人人尽欢,只能说是天命使然。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