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至强战纪

第十六章 血祭

    “当然,不是说了吗,记忆尤深呐,只是经你手用出来的威小太弱了而已。嘿嘿,难怪拥有如此强大的本源之力,竟是与凤凰一族有关,你一定修练了凤凰一族那种淬练本源之力的法门了吧?天助我也,很快,你的一切都将属于我的,你的力量,你的各种秘法!”说到最后,魔剑上传出的话音带着种神经质,嗡嗡声的震响,地面四处不断龟裂。满是裂缝的地面很快再也撑不住这栋楼房,夏泉家族中的祖堂,这座平凡的小屋轰然塌下,只留出困着云辰跟魔剑的血色.图案一片空地。

    小屋一塌,正远远赶过来的夏泉跟夏不离等人纷纷加快脚步,不时回首催促身后的人速度再快点。

    “魔灵,这回要多少人?”夏不离高呼,他已经将四处的外人疏散去了,也不怕会有人发现他的事。

    魔剑回应道:“自是越多越好。”

    “来人,带刀锋族的战俘!”夏不离点头,挥手示意他身后的人将刀锋族的人押送上前。

    被铁链串联锁着的一列刀锋族战俘,还不明白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就已被夏不离的亲兵死士砍倒在血泊中。一缕缕鲜血在地面上被魔剑之力牵引着聚向血色.图案,血色.图案闪耀的红光更盛。那些鲜血连着血色.图案的战俘肌体快速干枯萎缩,最终只剩下一张张仿佛风干般的皮。

    “不够!至少得给我弄来两百名血气充足点的!”吸干二十多人的气血,魔剑的胃口显然还没有得到满足。

    云辰感到躯体瞬间受到的压力、束缚力大增,这时他甚至无法直得了腰了。

    “夏泉,夏不离!”云辰厉声喝道,“我若脱困,第一件事就是斩杀你们!”

    夏泉带着嘲弄笑嘻嘻的说道:“这话你已经说过了……不过垂死挣扎罢了。”

    “快,将所有的战俘都带过来!兽场的那些战奴也带过来!”夏不离朝身边一名管事装扮的老者吩咐着。

    云辰蓄力缓缓直起腰板,高声喊道:“夏雨桐,速度过来搭把手!”

    夏泉和夏不离都吓了一跳,他们确实已经用借口将这附近的人清空了,所谓作贼心虚,勾结魔物这罪名可没人能承受得了,他们生怕云辰的嗓门会招来人。

    “魔灵,不能让他开口,如果招来人发现这些,我们都得玩完!”夏不离压低声音向魔剑发出提醒。

    不用夏不离吩咐,魔剑也不想现在就暴露它的存在,它的剑身发出紫光,瞬间冲散裹着它的那层凤凰真火。剑身上发出的紫光落入血色.图案时,整个血色.图案马上隐没,里面的动静再也无法传出外面。

    “他刚才提到雨桐,没错吧?”云辰的声音无法再传出时,夏不离脸色有点怪异的望着夏泉问道。

    夏泉点头,表示没听错,:“没错,确实是她,似乎他跟姑姑是熟识的样子。”

    “让人带她过来!”虽然不太喜欢那个女儿,夏不离觉得有必要弄清楚她跟云辰的关系。

    “好的。”夏泉点头,马上吩咐身边的人离去将人带过来,即使对方是他的亲姑姑,既然夏不离开口了,他才懒得管谁的死活什么的。

    夏不离的亲兵、死士很快就将一群人躯赶到了这边,一到来,他们马上下手。战俘、战奴们都被铁链束手束脚的,根本无力组织得了有力的反抗,一群人很快就倒在血泊中了。

    地面倒在血泊上的人群,死的、未死的,体内鲜血纷纷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汇聚到一起,融入魔剑内。失血人群的生魂骨肉也被搅成一股红色的气体渐渐融向魔剑,原地只留下一张张干枯的老皮。

    “不管你打什么主意,趁早停手还来得及,别逼我!”云辰苦苦抵住来自魔剑的力量压迫,他嘴角已在溢血,已经没有别的路好走了,如果魔剑不停止一切,他只能最大限度的催动印记之力,管得什么后遗症。

    “别做梦,你的到来,就是为了成就我!颤抖吧,我最喜欢恐惧的灵魂,聆听灵魂的哭嚎,这是我最大的喜好!”魔剑融入两百多人的血肉魂魄,力量暴涨了一小截,它现在无比渴望马上将云辰也融入它本体剑身中。只是云辰身上笼着一层玄黄气,一时令它无法得手,云辰的凤凰真火对于它来说确实很弱,甚至无法造成它的伤害,让它愤怒的是云辰身上散发出的那层玄黄气,这才是真正感到棘手的事。

    “这是什么该死的力量?”在玄黄气的保护下,魔剑无法将云辰的血气魂魄扯出躯体,它无比愤怒,咆哮了好一阵子,才向外面的夏不离等人吼叫着。

    “我要更多的人!快点血祭,快点向我献祭,该死,就差一点了,快去给我弄人!”云辰的话无法传出外面,魔剑则不受任何影响。

    “魔灵,你还需要多少人?我们这里所有的战俘和战奴都已经带过来了,动作再大点的话,恐会引起别人注意啊。”夏不离有些紧张,他什么都不怕,就怕这里的事泄露出去。

    “初与我合作时又不见你怕?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只要我将此人融入我本体,吸收他的一切,我恢复的力量,足以让你们踏上此方巅峰,天下都是你们的!这种时候,你还怕什么?”魔剑愤怒的咆哮,“帮我,你们将高坐至高无上的王座,天下人尽在你们脚下颤抖!如何?你们真想要葬送我们多年的良好合作关系吗?将它毁于一旦吗?”

    夏不离还没答话,夏泉就叫了起来:“魔灵,我们的关系从来就是牢不可破,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小事而动摇?……来人,快去将所有的家仆、奴隶集合过来,是所有的!”

    管事望向夏不离,在这里,他只听夏不离一人的话。

    “泉儿说得不错,快去召集所有人!今天之后,天下都将在我脚下颤抖!”夏不离决不允许跟魔剑的关系就这么断去,不就是一些人嘛,这里多的是。

    ……

    越来越多的人被赶到这边,那些死士和亲兵不断的挥动屠刀,一批一批的人倒下,不断汇聚摄入生魂血肉的魔剑气息越来越强盛。

    云辰从一开始就只是全力抵抗着魔剑的威压力量,对抗着那种意图将他撕成粉碎的拉扯力,他还没有真正的还击,尽管他的还击可能只是个笑话。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