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至强战纪

第十七章 重见月无涯

    “忽强忽弱?”阴玲儿侧头想了下,摇摇头,道:“哪有这事,我从来就没觉得。”

    “没有吗?”云辰望向阴无魂,他已经紧紧将大猿战兽束缚起来了,一缕缕黑芒自他掌间印往大猿战兽身上,随后云辰见到那大猿战兽直接倒下地面。

    阴无魂等大猿战兽倒地后,他收回五个天阴厉鬼直接返身回了大殿里。那个持矛的佝偻老汉走到大猿战兽身边拿着个小铃铛摇了摇,大猿战兽翻身起来一步步紧随佝偻老汉离去。

    “你们阴罗山上的人手段挺了得!”云辰看着那大猿战兽紧随佝偻老汉离去,由衷赞了句。

    “一些控魂之术而已,这也是最让外人忌讳的。”阴玲儿淡淡说道。

    “阴老头是怎么跟那么多法天修士结仇的?”对于这个问题,云辰很是好奇,法天修士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平日里他们似乎只存于传闻中。而他一到阴罗山就见到三位法天前后脚来找阴无魂的麻烦。

    “前不久他得到一件据说是神灵遗宝的宝物,宝物动人心,再有他得罪的人本就不少。”阴玲儿望向大殿处轻声说道。

    “神灵遗宝?”云辰惊叫,神灵高居九天之上,不染凡尘,现在竟闻有宝遗下。

    “都说了是据说了,这事外人完全无法考究。”见云辰那惊讶的样子,阴玲儿不禁翻了翻白眼。

    “嗯,你现在这样子比你故作冷漠要好看多了。”云辰笑道。

    “什么故作冷漠?”阴玲儿瞟了眼云辰转身悠悠离去。

    “神灵遗宝?神灵遗宝?”云辰自语着独自返回小筑。

    又过了几天,这几天没有发生任何事,云辰除了偶尔四下踱踱步外几乎一直呆在小筑里修炼。

    中午,云辰刚吃完哑奴送过来的午饭出去走走的时候,见到南边飞来一个影子,那是一艘在虚空中漂行的船。

    “什么样的法宝都有……我什么时候也拥有一个那才叫好……这回又是阴老头的什么对头过来了?”云辰自语着直接向阴无魂所在的大殿奔去。

    云辰赶到大殿门前的时候阴无魂已经出来了,他定睛看向天际间游荡的那艘船,只一眼他便收回视线望向云辰,说道:“月无涯来了。”

    听到是月无涯,云辰眉眼一跳,面色不改。

    阴无魂提醒道:“记得我们的约定!”

    云辰点了点头,望向那艘接近的船。

    在空中漂行的那船通体润白,无声无息地漂近划落在大殿前方的空地上。

    白船着地,一侧自动延伸出一层阶梯通往地面,空候第一个走下船,看到云辰也在,他颇感意外,上下打量了下云辰咧嘴一笑没有说什么。

    月无涯自船内空间缓缓步出,一袭白衣胜雪,腰间佩剑,一切跟之前云辰所见没有丝毫不同,惟一不同的是他身边多了位一身暴露红裳的妖娆女子。他下了船,目光自云辰脸上一扫而过,朝阴无魂点了点头示意打过招呼。

    “月兄弟这一趟还顺利吧?”阴无魂没有因为月无涯的淡漠而见外,他热情地走前两步笑呵呵地问道。

    月无涯淡然说道:“有遇到几个多事的,都清理了。”

    “哈哈,里面请!”阴无魂手往大殿一挥,他率先走了过去。

    云辰脸无表情地看了眼月无涯,跟着阴无魂走了过去。月无涯带着空候跟红裳女子跟着走入大殿。

    “不知月兄弟这回可有那地方的眉目?”等到几人都坐了下来,阴无魂略有点急切地问道。

    月无涯答道:“已经确定位置了,只要集齐东西就可以了。”

    云辰在旁听得云里雾里的,完全就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实在忍不住了,他看了眼月无涯,转向阴无魂,说道:“阴老头,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哈哈……”阴无魂长笑,看了眼月无涯见他没什么表示后,说道:“这世界就是一个樊笼,限制了我们,现在,我们想要破开它!”

    “世界?樊笼?破开?”云辰完全不解阴无魂的话。

    “你太弱,感受不到,现在这方天地就如一个樊笼,有着太多的限制,唯有出去才能让我们真正的强大!”

    “出去?去哪?”

    阴无魂笑着摇了摇头,他转身走进大殿深处捧了一块缺角的石盘出来,放在月无涯身边的桌面上。

    “现在只要找到缺的那一角就万事俱备了!”阴无魂手指在石盘上划动着,那块石盘随着他的划动泛出道道金光。

    月无涯道:“我人手不足,这事还得指望你了。”

    “这段时间我手底下的人都被我派出去查这个了,这事已经惊动不少人了,嘿嘿,神灵遗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引出些已经陷入沉眠的家伙。”说到这个阴无魂就有些烦恼了。

    “神灵遗宝?就是这东西?”云辰惊叫,犹豫了下他还是凑到月无涯身边端详那块石盘。

    这块石盘看似平淡无其,起码云辰就没能看出什么不同,感觉质地普通。不过上面刻画着许多纹路,一接触那些纹路就会泛起金光。

    月无涯若有所思,说道:“或许这事可以找天机族的巫士帮忙!”

    阴无魂摇摇头,说道:“没用的,我抓过两个巫士回来,他们刚开始施法就遭到反噬,这事指望不了他们。”

    月无涯轻声说道:“这事必须得抓紧!”

    “我查过相关古籍研究过许多关于这件东西的传说,根据它首次出现的地方,我觉得现在查找的重点位置应该是……”阴无魂手间连划,一缕缕黑气散出聚在前面形成地图状,他指着一个地方,缓缓说道:“极北蛮荒!”

    “极北蛮荒?”月无涯自语,望向他身后的红裳女子,说道:“没记错的话,上次释放出的那些妖有好几个是那边的吧?”

    红裳女子点了点头。

    月无涯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我准备跑一趟,或许他们能帮点忙。”

    阴无魂怪笑:“嘿嘿,最近我听说有不少修士组织了个屠妖会,要对付的就是你!”

    “已经遇上了,烦人的东西。”月无涯不以为意地说道。

    “呵,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也不用再多说,来,我送你一份礼物!”阴无魂拍了拍手掌,那佝偻老汉小跑进来跪趴在阴无魂脚下,恭声说道:“主人,有何吩咐?”

    阴无魂吩咐道:“带那大猿战兽过来!”

    “是!”佝偻老汉一阵风跑了出去,不多时就领着大猿战兽到了大殿外,他在门口叫道:“主人,大猿战兽已带到!”

    “月兄弟,这就是这回我要送你的礼物了!”阴无魂笑着走向门外。

    “嗯?”月无涯也走了过去,感受到大猿战兽身上的气息,他眼睛眯了眯,视线放定阴无魂身上。

    阴无魂解释道:“前几天有人为神灵遗宝而来,这大猿战兽就是他们带来的,人我已经杀了……这大猿战兽是天陵兽山的人打造出来的混血战兽。”

    月无涯冷声说道:“如果他们不是自愿的,天陵兽山这行为是在挑衅我们!如果他们是自愿配合天陵兽山做这种事,则是堕落!”

    阴无魂明白月无涯所说这话的意思,月无涯对天陵兽山利用灵兽与妖族杂交衍生混血战兽的行为极为反感。

    “现在我要释放对它的控制了!”阴无魂手一扬,丝丝黑芒从大猿战兽体内逸出。

    黑芒离体,大猿战兽硕大的眼睛回复清明,它举起双爪就要往身前的人拍去的时候,月无涯冷哼了声,一股冰冷的气息弥漫开来。

    大猿战兽高举的双爪定住了,它迟疑着慢慢放下双爪,感受着自月无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它在月无涯身前慢慢趴了下去,表示臣服。

    月无涯看着趴下的大猿战兽,说道:“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

    大猿战兽低呜了几声。

    “这算怎么回事?这就是李守拙所说的王八之气吗?”云辰见到月无涯举手投足间就收服了那么厉害的一个大猿战兽,心中怪不是滋味的。

    “哈哈,月兄弟远道而来,我先去吩咐他们去弄点好酒好菜……”阴无魂嘴里说着朝云辰挑了挑眉,大步离去。

    云辰越过红裳女子走到月无涯身前,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想跟你借点东西。”

    “哟,这小鬼这小表情,谁还欠了你不成?”月无涯还没说话那红裳女子摇曳生姿地走了过来娇声软气地说道。

    月无涯对于云辰开口要向他借东西这事感到讶异,他极为了解云辰,这人根本就不想见到他,现在却破天荒地主动找他,还要借东西……月无涯细细看了眼云辰,眸中闪过一丝异色,视线紧紧落在云辰额前,眼神一缩,他说道:“你要借什么?”

    “我要回魂印,能借吗?”得见月无涯开口云辰也暗松了口气。

    月无涯手一摊,掌心出现一块玉璧,说道:“回魂印?你要它做什么?”

    “我帮阴无魂借的。”云辰也不隐瞒。

    “你跟他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帮他?”

    “我欠他个人情……你借不借?”

    “那你也得欠我个人情。”月无涯将手中的玉璧递出,示意云辰拿去。

    “好!”云辰不假思索地把玉璧接了过来。

    “那小鬼谁呀?”见到云辰接过玉璧二话没说就跑开了,红裳女子朝月无涯抛了个媚眼,裸露出来的玉臂搭在月无涯肩上。

    月无涯不动声色地走前一步脱开红裳女子搭着他的手臂,他说道:“空候,把我的东西带到先前我住的地方!”说完他迈着轻快的脚步往大殿侧边的小径走去。

    本书源自看书網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