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至强战纪

第八章 怀疑与试探

    追风一落下地又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停落在云辰肩上,咕咕叫着一口口火焰朝叶修等人喷去。

    叶修手一拂就熄灭了迎面而来的火焰,他皱起眉头叱了声:“追风,你干什么?”灵兽极通人性,能懂主人言。

    追风咕咕乱叫着一团团火球源源不绝地喷出去,也不知道它那胖乎乎的身躯是怎么能化出这么多的火。

    “外公,是我……”云辰捂着肩部的创伤,身形一抖将肩上的追风甩了下去。

    “什么?”叶修一愣,眼睛死死地盯着云辰,叶家四兄弟表情各异。

    受创的这条手臂一时好像使不上力气,云辰用捂着伤口的手撩开遮在眼前的乱发。

    他脸上原先被东方明弄出的创伤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虽然脸上还沾着不少泥巴,几人一下子认出了他。

    “云辰孩儿,真是你……怎么弄得这么……”叶修快步上前一股青绿色的元力附向云辰的肩部暂时止住了血。

    “云辰终于等到你来了……这些天可愁死二舅了。”叶向南凑上前,他的脸色有点复杂,这些天他确实很愁。

    叶向东没想到一对面就打伤的是自己的外甥,他脸色变了两下便恢复常态有点自责地地对几人苦笑一下,说道:“云辰勿怪,没事吧?舅舅太急了,回头好好补偿你!”

    叶向西叶向北也凑了上来,纷纷问道云辰怎么搞得这模样。

    “云辰终于来到了,我先回去准备准备!”叶向南急急说完腾空掠去。

    “孩子,这一路你定是受了不少委屈了,走,先回家再说。”叶修拉着云辰同步齐行。

    叶修跟叶向东几人轮流连连开口,云辰一时间根本没机会回话。

    等到叶修几人的话停了下来,云辰才把从东方明那里开始的这些天的事略略说了一遍。

    听到云辰之前已经来到这边,因为一个灵兽蛋被殴到失去意识更被人埋了起来,昨晚刚从地里翻出来的事,叶修跟叶向东三兄弟的脸色一下变得极为精彩。

    叶修的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想到那天在路上捡到的灵兽蛋壳跟回到家中下人禀告叶尚景纵人行恶殴死一流浪儿的事,这两件事联系起来再听云辰这么一说,叶修马上就知道了这件事是怎么回事了。

    叶向东三兄弟对视一眼,他们也隐隐确认了,但是没人胡乱开口说什么。

    “你的那枚灵兽蛋是火红色的?当时你打碎吞了下去?还有,想要那枚蛋的是个小女孩跟一少年?”叶修再次确认。

    云辰点了点头,望向在地上一蹦一蹦的追风,有点想不明白这只胖鸟怎么死缠着自己。

    叶修顺着云辰的视线看去,默默点了点头,那枚灵兽蛋被云辰吃了,蛋壳却被追风啄食了,两者可能冥冥中有了某种感应,所以追风缠上云辰。叶修说:“孩子,不管你受了什么委屈,外公定为你作主!”说完他侧过头深深吸了口气。

    “外公,被埋在地里的时候,我感觉过了很久,再加上这些天耽误了几天,这次不能在这边长留,我还要去阴罗山一趟。”去阴罗山找月无涯借回魂印的这件事云辰记得很牢。

    “阴罗山?”叶修自语,感觉有些耳熟,很快他脸色大变,急急问道:“孩子,你去那个地方干什么?”

    “我要去那里帮人借点东西。”云辰回答道。

    “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那是个赫赫有名的凶地,阴罗山主阴无魂是个顶级的魔头,一言不合轻易就能杀人祭魂……”叶修深吸了口气,想到阴无魂曾因一句让他不喜的话,一夜屠尽两个有法天强者坐镇的大宗门的事,叶修有点心惊胆战。常人都想要远避阴无魂这魔头,他想不明白云辰怎么要去跟那种凶魔打交道。

    “我答应过阴无魂了,要去他那边帮他借一东西,我要是不去,他会杀人的。”见到叶修知道阴罗山,云辰松了口气,八千多里,要是靠他一人还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呢。

    “你帮阴无魂借东西?”叶修又是一阵头大,他先前听说云辰要去阴罗山借东西,还以为是要帮谁向阴无魂借东西呢,没想到却是帮阴无魂借东西。叶修又不解了,阴罗山是阴无魂的地头,怎么要一个少年到他的地头帮他借东西?

    云辰又将偶遇阴无魂一道灵身追击一中年女性的事情说了一回。

    听闻云辰说因为看到那中年女性执着救子所以决定要帮她的时候,叶修深深看了眼云辰,默默叹了口气。

    “到家了!”叶向东一声提醒,叶修这才发觉不知不觉间都已经回到家门前了。

    叶修领着云辰回到大厅,叶向南已陪着一位老妇人候在那里了。老妇人一见到跟在叶修后面的云辰很是激动地迎上前。

    “外婆……”云辰一把抓住老妇人的手,轻唤了声。

    “辰儿……听说你过来,可让外婆一阵老乐啊……苦了你了,快,来,先去换一身衣服!”不由云辰分说,老妇人就执着云辰的手往后堂走去。

    等到云辰的背影消失,叶修望向静立一旁的叶向南,沉声说道:“尚景那小畜生呢?”

    叶向南暗叹一声,纸包不住火,终究瞒不住,他回道:“尚景跟玲儿刚才跟他娘去他外公家了。”

    叶修哼了声,冷声问道:“这件事你知道?”

    叶向南没有否认,他点点头,说道:“追风喷火的那天,我听到玲儿说那少年在打听我们家,我过去填埋岗那边确认了下,确实是云辰,考虑了一番,我就把他埋了。”

    “啪”的一声,叶修一巴掌甩在叶向南脸上,他怒道:“云辰是你妹妹唯一的儿子!你为了帮尚景那小畜生隐瞒这事居然活埋了那孩子?你还有没有人性?”

    叶向南不管嘴角淌下的血迹,他在叶修面前跪了下去,举起右手,说道:“天地可鉴,我没有过要谋害那孩子的心思,当时他死了!我去到填埋岗的时候,他确实已经断气死去多时!我不敢让你知道这件事,你的脾气要是知道了这事绝对能活活打死尚景!我不敢让你知道啊,你失去了一个外孙难道还要因此让你失去一个亲孙吗?”

    “狡辩!一派胡言!他现在好好地在这,你说他死了?难道你说现在在我们家里的这孩子是给什么大能附身归来?”叶修气得胡子不停地抖着。

    “向南不敢!那孩子当时确定是死了!这事我绝不敢胡言!还有,他要是没死,那些巡城甲卫也不会将他送到填埋岗那种地方!”叶向南脸色不改,语气凿凿。

    这一下叶修不禁迟疑了,叶向南的秉性他最是清楚,要不然他平日里也不会这么倚重这个儿子了。他皱起眉头往后堂处看了一眼,问道:“你确定我那云辰孩儿当时当真已死去?”

    “确定!”叶向南言辞凿凿地回应。

    叶修脸色连连变幻,烦闷地走了几步,说道:“去把那天的巡城甲卫给我带来!这事不要惊动他。”叶修朝后堂指了指。

    不多时,赶出去的叶向东匆匆赶了回来,朝叶修点了点头。

    叶修跟叶向东出了门,门外有几名甲士,正是那天抬走云辰的几人。

    “叶老爷……”几名甲士见到叶修忙不迭地行了一礼。

    叶修摆了摆手,说道:“前些天我家尚景孙儿一行人殴死一流浪儿,这事你们确认吗?”

    听到叶修这般问话,几名甲士有点迟疑,他们猜不到叶修这话什么意思。

    “你们只需告诉我,当时那流浪儿是不是已经死了?”叶修又问。

    “这个肯定,我们确认过了,要是没死我们也不会过来通知这事,更别说大老远地把人送到填埋岗了!”

    叶修定定注视着几名甲士的眼睛,片刻之后他把腰间的钱袋摘下扔到一个甲士手中就转身走入大门。

    叶修回到前厅,在主位上重重坐下,默然不语。

    “老爷子,二哥说的……云辰是不是真的死了?”叶向西打破沉默问道。

    叶修望向叶向南,说道:“你当时不该瞒我,你知道死去的是云辰时就该跟我说……”

    听到叶修这么说,叶向西跟叶向北对视一眼,难掩眼中的震惊疑惑,云辰既然前些天已经死了,那么现在在内堂的云辰是怎么回事?

    “起来吧,这事我们得从长计议一下……”叶修的语气有点无力。

    叶向南默默站起,轻轻拭去嘴角的血液。

    “等下你们注意点,不要乱说话、说错话!”叶修有点怀疑他先前说的大能附身的气话了,一个普通人死了怎么可能会复活?

    叶家四兄弟脸色各异,齐齐点了点头,一时间前厅的气氛有点压抑。

    老妇人带着洗过澡换了一身新衣的云辰出来。

    老妇人笑眯眯地说:“我们辰儿两年没见,长高了这么多,身子架也结实了!”

    叶修几人对视了一眼,叶修笑了起来,很是自然而然地跟云辰谈起以前他在叶家的一些趣事。

    云辰感到奇怪,以前的那一些小事他早就忘得差不多了,他只能笑着跟着附和。

    叶修的心沉了下去,说起以前的事云辰尽是附和,也没见他能说出什么。还有,叶修又特意掺了一些根本就子虚乌有的事进去,云辰也是呵呵笑着附和。

    “云辰,你说,要是一个人死了,他还能活过来吗?”犹豫了一下,叶修又问了这么个问题。

    “都死了还怎么活过来……”云辰不假思索地答道,一下子他又想起之前脑海里那只不断死去又复活的火鸟,迟疑了一下,他说:“也可能有什么办法能重新活过来吧。”

    叶修紧紧盯着云辰的眼睛,云辰跟他一对视,叶修那灼灼目光让他觉得很不自在,他侧了侧头,避开叶修那有神的直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