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至强战纪

第七章 归来终相见

    “打听我们家的位置?不会有那么巧吧?”叶向南脸色有点难看地喃喃自语,他眼角余光不经意扫了眼没什么异常反应的老妇人,心中稍安。

    “叶尚景,你随我进来!”叶向南面无表情说完就进了屋里。

    “孩子好好说教就是了,可不许动手动脚的!”老妇人看叶尚景迈着极不情愿的步子跟着叶向南走了进去,有点担心她的孙儿受到伤害。

    叶向南带着叶尚景进了一个房间,压低声音说道:“将你们遇到那少年的事给我仔细说一下,不许有任何隐瞒、遗漏!”

    叶尚景有点不解,他不明白叶向南怎么那么在意那流浪儿,他回忆了一下就详细从头说了一遍当时的情形。

    “这事你记得不要再跟任何人提起!记住!”叶向南脸色木然说完便急步出门。

    “向南你这么急着去哪?”老妇人见埋头大步走出的叶向南不由地问道。

    “娘,我出去办点事……”叶向南勉强一笑。

    “去吧。”老妇人拂了拂手。

    叶向南点点头直接御空而起,以他风驰电掣似的速度顷刻之间就到一座光秃秃的山脚下。

    这里布满了一口口简单的坟,只有极少数的坟前立着碑文,更多的是直接光秃秃坟头。

    不远处有一个简易搭起的木棚,棚里正停放着一具尸体。在东林行郡因意外死去的人都是送到这里来,如果没家人过来认领尸体的话到时就有专人直接在附近挖坑填埋。

    叶向南走进棚子,细细打量停放在这里的这具少年尸首,虽然这具尸体脸上有不少小伤口,但却是一下子就能跟他记忆中的那少年重叠了起来,不会错,确实是他的那个外甥云辰。

    叶向南如遭雷殛,身形倒退两步,喃喃自语道:“竟然真是他……璃儿,二哥对不起你啊……”叶璃唯一的儿子竟因为他儿女而害去了性命,一瞬间他的心乱成一团。

    良久之后,叶向南作了个决定,他抱着云辰出了棚子,挑了一个位置一脚跺下激起泥土往两边翻飞现出一坑,他将云辰放至坑内,深深看了眼,喃道:“孩子,对不起!”他双掌间元力暴腾一下子使坑上两侧的泥土翻覆盖回坑内。

    做完了这些,叶向南没有久留直接离开了。

    七天后的夜晚……

    这两天一直下着大雨,填埋岗那湿润泥泞的地面某处,泥土轻微挪动着,不久,一个沾满湿泥的手掌攀出地面。在填埋这种地方出现这种事,这么渗人的一幕要是谁看见了胆小点的非得吓死不可。

    云辰脑中反复出现那只火鸟,隐约间他感知到身体被人移动,随后他在黑暗中感觉自己浑身受到挤压,那种感觉很不好受,他想要挣扎却根本无法动弹。直到脑海中不再跳动那火鸟的一幕幕他才感觉身体重新听从自己的使唤。那种挤压感无时无处不在,他一直在挣扎想要摆脱那种不适的感觉,那种无处不在的挤压感又使他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不知道徒劳挣扎了多久,他感到一丝湿润,又感到那种让他使不了劲的挤压感似有松动,他又开始剧力挣扎。

    “竟然被埋了……”云辰整个人翻出地面,看了一眼刚翻出来的坑洞,他喃喃自语:“所有人都将付出代价!”在他说话的时候,天空正好一道惊雷,一刹那天地间都亮了一下,惊雷下浑身泥泞的云辰犹如地狱归来的恶鬼。

    “一切得先找到外公才行!”云辰自语,环顾四下有点茫然,很快他见到了一条小道。虽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既然有路那就没问题了,他先前已经走到东林行郡的中心区,虽然被埋,他相信这里依然是东林境内。

    云辰走在路上,雨水打落在他身上,不断地刷下他身上的泥泞。他觉得有点冷,默默运转元力想借此暖和一点,刚开始鼓动元力他就不由得一愣。

    “怎有这么浑厚的元力?”云辰意外发现体内充斥着一股强横的元力,不禁讶异,要知道他从来没有努力修炼过,体内的元力从来也只有那么一丝丝而已。心中一动,云辰按着云霆所授明光拳印的法门一拳击出,一个燃烧着的拳头印向前轰去,火焰拳印半途炸开,星火四溅。

    “我居然进入通法境了!”云辰大喜,他自知就他的那一丝丝元力还不知道要修炼多久才能进入通法,云辰肯定一定是自己吃了那枚灵兽蛋的缘故。

    云辰连连打出几拳,火焰拳印击在泥泞多坑洼的地面直接爆开泥土炸出一个个小坑。看着四周一些积水流到被自己击出的那些小坑,云辰有点不解,明光拳印应该不是这个样子的,想及云霆使出的明光拳印,两者一对比,自己打出的明光拳印多了一层火焰,想不通这个问题,云辰想这应该是那枚被他吞食的灵兽蛋造成的。

    “真的会有那么强大的存在吗?”云辰很是疑惑,想到被他吞食的鸟蛋他不由想到先前浮现在他脑海里的那只毀天灭地的火鸟,他有点分不清那是不是他幻想出来的,那种力量太不可思议了。

    不管怎么说,突然间进入了通法境这事令云辰大喜,他现在最渴求的就是力量。

    不知不觉中天已大亮,叶家里的人早早已醒来,一干主要成员聚在大厅里,叶修正在大发雷霆。

    “云家那边又发来消息,他们依然没有云辰的下落,这一路查访云辰确实是往我们这边来,怎么你们找这么久还没能找到这么个孩子?”

    “大哥,我知道云辰是你唯一的外孙,可是这几天你把我们的人手都派了出去查这件事,家族里的生意到底还要不要人手看顾了?”一个跟叶修有三分相似的老者有点不悦地说道,他是叶修的弟弟叶贤。

    “我自有主张!那些买卖什么的都可暂时抛下,这个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叶修负手来回走动。

    “那就随便你!”叶贤沉着脸离去,他一离开马上有几人默不作声地跟了出去。

    见到叶贤离开,叶修也不在乎,想了想,他说:“今天就给我发悬赏,一定要找到那孩子!”

    叶向南点了点头,应了声。

    叶家专门空出来以供灵兽青羽隼栖息的庭院里,一老妇人正陪着一个瘦骨嶙峋的小女孩在追风身边玩耍。

    “追风,吐,快吐!”小女孩蹲在侧边用一根小棍子轻轻捅了一下追风。追风时不时“咕咕”叫着回应,实在被逼急了它嘴里就喷出一点点火花。

    “快吐!要像昨晚那么大的火才行!”小女孩很是不满追风才吐出那么一点点火花,不停地用手中的小木棍捅着。

    突然追风一声高亢的啼叫,脑袋转到一个方向似在感应什么,然后它展翅不太熟练地飞了起来。

    “奶奶,追风飞走了!”小女孩有些着急,她还想要玩呢。

    老妇人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平日里追风是极懒的,没有逐星的驱使它根本就懒得动,照常理来说青羽隼长到这么大都能独立猎食了,这追风甚至还不太会飞,就是太懒了,平常没谁见过它飞起来的,现在它居然飞了出去。

    “快来人,通知家主追风飞出去了!”想了下,老妇人一急,追风的重要性家族里人人都知道,这么让它飞出去而逐星又不在,要是丢失了就麻烦了。

    “什么,追风自个飞了出去?”大厅里的叶修听完仆役的报告脸色一变,不顾得上什么他直接走出大厅破空而起。普通青羽隼成长起来速度可比灵境,实力能比御空,但是追风现在发生异变,它能成长到什么境地还是个未知数呢,所以,关于追风,绝对不能有失。

    这时候云辰又走在一条主干道上了,那座小荒山的小路果然是直通东林境内的。他走走一条主干道上正准备一直逛着寻下去的时候,一只青红色胖乎乎的鸟儿飞了过来。

    青红色胖鸟飞在云辰头顶很是欢愉地尖啼了几声,喷出几口火焰,惹得行人注目。

    “灵兽?”云辰有点讶异地看着头顶这只会喷火的青红色胖鸟。

    青红色胖鸟扑翅飞动的姿势有点奇怪,它那双扇动着的翅膀似乎支撑不起它那胖乎乎的身躯,盘旋了两周它扑腾地掉了下来。

    “这是什么灵兽?”云辰看着摔在地上朝他咕咕叫着的青红胖鸟,有点怀疑这是不是真的是个灵兽。看了眼四周的人,没有谁准备过来的意思,云辰弯下腰抓起这只青红胖鸟。

    “能喷火这么神异紧一定是灵兽!”云辰有点喜悦,白白捡到这么一个宝贝委实是件不错的事。

    一阵轻风扑面而来,一个老者出现在云辰前面,他盯了眼被云辰抓在手上正咕咕叫着的青红胖鸟又紧紧盯着云辰。

    云辰身上衣裳未干,浑身上下沾的泥泞未去,结着污泥的长发披散着遮住了脸容。老者看不清云辰的模样,云辰却一下子认出了老者,心中百感交集,正要开口的时候,空中徐徐落下了几道身影。

    叶向南看到面前这个浑身泥泞的怪人他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这怪人所穿的衣裳极为眼熟,即使上面沾了许多泥泞,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身衣裳分明是他亲手埋下的云辰所穿,绝对不会有错!这个款式还有密布上面的一个个小洞,绝对不会错。

    “放开追风!”一个中年人朝云辰喝道。

    云辰望着面前这几个眼熟的亲人感觉有点想要哭,外公、大舅、二舅、三舅、四舅,全都到了。

    “叫你放开追风!”一中年见云辰丝毫不听斥喝照样倒提着追风,他手一扬一道乌光朝云辰打去。

    云辰怎么也想不到大舅叶向东会突然出手,那道乌光击在他提着追风的手上,溅出一片血花,云辰闷哼一声,不自觉地松开了手中提着的胖鸟。

    叶向南没想到叶向东会突然出手,阻拦不及他干脆不动声色站立一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