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至强战纪

第二章 怒而离家

    沉默了一下,月无涯说:“我有事要忙。”说完,他侧身从云霆身边走过去。

    “什么事?家族能帮你!”云霆又拦在月无涯身前。

    这回月无涯不发一言,一股淡淡白光包裹着他,整个人破空而起,空候也跟着升空而去。

    “御空……”云霆喃喃自语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他身形一抖如离弦的箭追向月无涯。

    破空离去的月无涯见云霆追来,他一拍剑鞘一柄造型奇特刻满玄奥符文的佩剑弹了出来,抓住剑柄随手向斜下方一挥,一道横空长达数十丈的剑芒向云霆划去。

    云霆速度不减一拳轰上去,元力化成一个巨大的拳印迎向剑芒。让云霆意外的是他的拳印直接被那道剑芒绞碎,剑芒来势不减向他划来,不得已他身前元力暴涌抵挡这道剑芒,同时他借势向下落下。瞬间云霆落至地面,身形倏闪开,剑芒同时在地面上劈出一道巨大的沟壑,别院两面围墙同时出现一道缺口。

    “哈哈哈哈……”突兀一阵大笑,却是看上去稍显狼狈的云霆,他状若疯魔般大笑不止。

    “爷爷……”云辰回过神来慌忙跑到云霆身边担心地唤了声。

    “……我没事”好一会儿云霆才敛去笑意,扫了眼李守拙等人,他沉声问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在云霆的注视下李守拙像是个被天敌盯上的猎物,除了瑟瑟发抖他根本做不了别的,另外几人也是一个样。

    “云爷爷,我们在找刚才那个哥哥的麻烦呢!”一行人只有李潇潇不惧云霆,她奔到云霆身边嘻嘻笑道。

    “小丫头,可有些日子没见你了!”云霆笑呵呵地帮李潇潇理了理她那被李守拙弄乱的头发。

    李潇潇撅撅嘴说道:“有李大城主在就没我的自由……”

    见这小丫头说得有趣,云霆不禁又是一笑,他摇了摇头,说道:“你父亲也是为了你好呢!”说完他似笑非笑望向云辰,说道:“你们要找无涯的麻烦?”

    云辰不作声望向别处。

    云霆又望向李守拙,说道:“你们本事不小呢,哪来的底气让你们找他麻烦的?”

    李守拙想及刚才将云霆逼退的那道剑芒,不由地打了个冷颤。他壮着胆子问:“云爷爷,敢问刚才那个无涯……是谁?”

    “无涯?我的孙儿,云辰同父异母的大哥,这事你父亲知道。”说着,云霆眼中闪过一丝丝黯然。

    李守拙惆怅了,上次不知情被云辰拉着去揍他刚被接回云府的堂哥,那次他被他老子打没了半条命。这次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云辰带来要教训他亲大哥,而且这次云辰的这个哥还是位能逼退灵境大能的高人……越想李守拙心越乱,想及此事不管成或不成的种种后果,他额上布满了冷汗。

    “……云爷爷,这事我不知情啊……”李守拙嚅嚅说道并恼火地瞪了眼云辰。

    云霆摆摆手笑道:“这事怪不得你,要不是你们这一闹我还见不到他呢。”

    听到这话李守拙如闻天籁,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你们先回去吧,云辰,你随我来!”说罢,云霆转身离去。

    云辰慢腾腾地跟上去。

    云霆领着云辰一路回到一间书房里,爷孙俩一阵沉默,最终云霆打破僵局,他说道:“无涯始终是你兄长,怎么你非要那样敌视他呢?”

    “怎么回事你知道!”说完云辰把头扭至一侧。

    “唉……这是笔糊涂帐啊,逝者已逝,这事你也不能怪到无涯身上啊。”

    云霆一声长叹,他知道云辰的想法。这事得从云辰的父亲云半山那说起,一门世交家族间订下的娃娃亲,在云辰之母叶璃嫁进云家怀上云辰之际,云半山却带了个儿子回来,那便是月无涯。云半山带月无涯回来后就经常外出,对已有身孕的叶璃也不甚关注,那时四下疯传云半山不顾家中怀孕女人而在外密会相好,这事导致怀孕中的叶璃郁郁寡欢。一直到叶璃产下云辰,云半山更是干脆离家远行言称月无涯之母出事了,他要去帮忙……叶璃就在这种情况下郁郁而终,甚至叶璃的葬礼云半山也没有回来,这事更是断了两个世交家族的来往。这就是云辰敌视月无涯一直至今原因,他认为要不是月无涯母子,他母亲叶璃就不会过早离世,云半山也不会离家。

    “什么糊涂帐怪不得他?我记得小时候你可不怎样待见他的身份呢!怎么?你一心壮大云家,今天见他那么强了你倒想帮他说话了?”云辰冷笑。

    “放肆!你是怎么跟爷爷说话的?”云霆脸色铁青,随着他情绪的波动,书房里的大小物件纷纷震动,桌上几本合着的书无风自翻一页页地打开。

    云辰冷笑不语转身就走。

    “站住!”云霆怒道。

    云辰头也不回,一步就迈出书房。

    “一直以来对你太过放纵,今天我得好好教教你!”云霆说着手一张将云辰吸摄回来。

    “放开!”云辰用力挣扎一掌拍在云霆手背上。

    “放肆!”云霆一巴掌往云辰脸上扇去,“啪”的一声脆响,云霆放开扣住云辰的手,两人都静了下来。

    “今天你为了他打我!”云辰摸了下被打的左脸,好半晌才挤出这句,他转身就走。

    云霆幽幽一叹,缓缓闭上双目。

    云辰越想越气,先是遇上最讨厌的人再破天荒地被向来疼爱他的人破天荒地抽了一记……走回到别院,那里围着几个家臣侍女正对着别院两边被破坏的围墙议论,看着那一道巨大的破坏痕迹云辰越感烦闷。

    “有什么好看的?”云辰沉着脸走到几人身后闷声问道。

    “你看这……啊,辰少爷……”几个家臣见云辰脸色不对,连连躬身飞也似的跑开了,云辰没摆过什么架子,这些家臣倒也不惧他。

    除了一名留下来的清丽侍女,另外两个侍女也退了下去。这名清丽侍女就是负责照顾云辰日常起居的彩月。她走到云辰身边指着地面那道恐怖的沟壑跟两面倒塌的围墙说不出话来,她想不明白才出去一个上午回来怎么别院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将这里弄成这样的人可恨吗?”云辰问。

    彩月用力点了点头。

    “那你愿意帮我吗?”

    彩月还是点头。

    云辰望向那座独立的小屋,幼时未明事理那会自己就跟月无涯一同住在那里呢……

    “愿意帮我就把那小屋拆了!”

    “啊?”彩月目瞪口呆看着云辰所指的那小屋,很快她反应过来,说:“无涯少爷回来了?”

    “别跟我提这个名字!”云辰听到月无涯这名字就感心头发闷。

    深深看了眼地面那道可怖的裂痕,云辰说道:“彩月,帮我收拾一下,我要出趟远门!”

    彩月有点好奇的发问:“辰少爷你要去哪?”

    “你帮我收拾一下就行了,别问那么多。”

    “哦……”

    云辰从云霆那里摔门而出的时候就决定了,他准备去东林叶家,一来是气恼不满今天的事,再则也有两年没去见过外公外婆了。

    “辰少爷,行李拾掇好了!”彩月抱着一个小包裹奔回来。

    云辰一把接过包裹就走,看着他的背影,彩月有些疑惑,她觉得云辰今天的状态有点不对头。

    “云辰,我的好堂弟,你这是准备上哪去?”在走到云府门前时,两名青年正从外面走进来,其中一个皮笑肉不笑的拦在云辰面前,他就是向来跟云辰不对路的云天宇。

    “今天最好不要惹我!”云辰说着直接撞上前。一个有心一个没准备,云天宇被撞得踉跄后退又一脚跘在门槛上摔了下去。

    看着云天宇摔下,另一旁的云人杰眼中闪过一丝幸灾乐祸,他嘴上却叫着:“辰弟你怎么能出手伤人呢……”说着他扶起云天宇。

    云辰冷然看着云天宇,这个堂兄总让他联想到月无涯,他们都是从外面带回来的。

    “云辰你太猖狂了!”云天宇凑近云辰怒声喝道。

    云辰不屑地一笑,说:“去告状啊,去哭诉啊,在这里除了这两样你还能干什么?”

    “你!”云天宇看着面前这个比他低半头的少年,他拳头一紧一拳打出去。

    “打我?”云辰肩部挨了一拳,他立即一脚还了过去。

    “唉唉唉,都是自家兄弟,别打了!”云人杰有着通法境的实力,是云府年轻一层人中的佼佼者,他拦开两个还在炼元境几乎相当于普通人的斗殴轻而易举,只是他有意无意的主要拦着云天宇,让云辰狠狠几拳重重落在云天宇身上。

    “今天算你走运!”云辰捡起地上的包裹狠瞪了眼云天宇这才离去。

    云天宇右眼角处挨了一拳,泪水正不受控制地渗出,他甩下云人杰往府里跑了进去。还站在大门处的云人杰嘴角一扯笑了起来。

    “这小畜生跑哪了?是时候得管管了!你出去让人带他回来,直接关到思过堂!”云霆怒道,云天宇正侍立一侧,眼角的泪水还在渗着。

    好不容易听到云霆要惩处云辰,云天宇却不敢领这份差事。

    “什么?带着包裹走的?”云霆深吸了口气让人去把彩月叫了过来查问。

    “出远门?太任性了!太任性了!”前后一联系,云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负手走了几步平静下来就吩咐让人去找云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