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至强战纪

第一章 相见两相厌的兄弟

    “你来这干什么?”云辰远远见到一个人就忍不住跑过去挡在前面质问道,虽然有好几年没见过这人了,但是云辰一眼就能认得他。

    被云辰拦下的这青年长得极为帅,帅到有种邪异妖魅的美。他是云辰同父异母的兄长月无涯,一个半人半妖的存在,他不随父姓,也极少涉足云家。

    “让开!”深深看了眼挡在身前的少年,月无涯面无表情地说道。

    云辰冷笑,指着门外说:“你该往那边走!”

    月无涯腰间的佩剑吟吟作响似要脱鞘而出,他轻轻一按就制止了那动静。一步踏出,一股莫名的力道将云辰掀翻一侧,他不发一言从云辰身侧走过,跟在他身后的矮小侏儒朝云辰作了个鬼脸就撒着欢快的小步跟了上去。

    云辰站起,视线随着月无涯的背影移动,脸上隐隐一丝怒色,咬咬牙他大步跟了上去。

    月无涯也不理会跟在身后的云辰,他径直走到别院一间独立、尘封已久的小屋外,驻足片刻,轻轻一推步了进去。

    云辰加快脚步也想要进去,那矮小侏儒嘿嘿笑着手中高他一头的木杖一伸挡在房门前,一股气墙生成,令云辰寸步难前。

    云辰瞪了眼这矮小侏儒,试着想要突破,一拳击在气墙上,气墙荡起圈圈涟漪状的波动不为所动,倒是震得云辰拳头生痛。

    “你是什么东西?”云辰揉了揉拳头怒声喝道。

    “嘿嘿,我是月大人最忠诚的仆人,空候!”矮小侏儒怪笑回应。

    云辰哼了声问道:“你们来这做什么?”他自小就看月无涯不顺眼,两人相看两相厌。月无涯已经有数年没有回来了,如今他突然归来,云辰想弄清楚他要干什么。

    “这也是月大人的家,他归来你有意见?”空候耻笑回应,那眼神像看白痴般。

    看着空候这神色云辰很想一脚踹过去,自知一脚踹出去受苦的是自己,云辰狠狠瞪了眼空候,轻点着头留了句“给我等着!”说完便转身大步离去。

    空候不以为然一笑,木杖一收散去那道气墙。

    云辰决定要给月无涯跟空候点颜色尝尝,边走边想着找谁来合适,很快有了主意,快步奔出,连家臣跟仆役的问好也不管不顾。

    一路疾奔,云辰径直冲入城主府中,城主府的守门甲士见到是他根本就不作阻拦,云家跟城主家是世交家族,云辰更是这的常客了,没几人不认识他。

    云辰进入城主府后随手拦下一名侍女,问道:“李守拙在哪了?”

    侍女躬了躬回道:“少城主在偏院凉亭里。”

    “嗯。”云辰一喜,李守拙在家那就好办了。他对城主府的熟悉犹如云家,两百步的距离转眼就到了偏院凉亭。

    “云老弟怎么脚步这么急?”凉亭上有数人正在谈着笑,其中一个身材欣长结实的青年见到急步过来的云辰笑迎上前,他就是云辰此行要找的李守拙。

    “别说这么多了,你得帮我去教训两个人!”云辰说着就转身示意李守拙跟上。

    “怎么,在这地头上还有人敢得罪我们云七少?”李守拙笑道跟上云辰的脚步,凉亭上的几个青年也跟上前。

    “哼,得罪深了!我打不过他们,你顶着云城奇才的称号三年前就有通法境的修为了,要收拾他们定是易事了!”云辰忿忿说道,急步前行恨不得一下子回到云府。

    “什么云城奇才,大家抬举而已。”李守拙笑着摇摇头谦虚说道,脸上却隐隐透着丝丝骄傲得意。很快他反应过来了,有一个问题,云府高手众多,以云辰的身份甚至能指使御空境的强者,到底谁得罪他了致使他舍近求远找到自己身上?想到这里,李守拙不禁皱起眉头,迟疑了下,他缓声开口问道:“云老弟,你家那么多强者,怎么找到我这来了?不会又是你们堂兄弟闹矛盾吧?”说到这个李守拙脸上不禁抽搐几下,他记得之前云辰跟他一个堂哥闹了不快过来拉自己过去揍人的事,那时候不知情的他可是为此吃了不少苦头。

    “你放心,这回绝对不是那个私生子!”云辰信誓旦旦地保证,他说的私生子就是他之前拉李守拙过去狠揍了一顿的一个堂兄。

    听闻对方不是云辰的堂兄李守拙放心了,不过这么走着他又发现不妥了,“云兄弟,这不是去你们云家的路么?”

    “那两家伙现在就在我们云府,没事的!”云辰再三保证才打消李守拙的疑惑。

    “等等我!你们等等我!”众人身后传来一声娇喝,一个少女正在小跑过来,她身后还跟着一个侍女,却是李守拙的妹妹李潇潇。

    “你又跟来做什么?”李守拙有点无奈,对于这个妹妹他完全没有办法。他十五岁那时就晋入通法境号称云城奇才,他这妹妹却在去年十二岁时就晋入通法境了,这简直不让人活了。

    “去看你们揍人啊!”李潇潇理直气壮地道,说完便咯咯笑着推李守拙向前。

    “先跟你说哦,这事不能让父亲大人知道!否则他会说我带坏你,你以后就不能跟着我们玩了!”李守拙伸手把李潇潇的头发弄得一团乱。

    李潇潇如小鸡啄米般猛点头,她都快憋坏了,因为极具天赋而一直被她父亲带在身边指点修行,总不得自由,她真的憋坏了。这几天她眼中的恶魔父亲有事外出她才有着这难得的自由,恰好碰到兄长外出据说要去找人麻烦,这可把她乐坏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回到云府外,云辰先跑了进去确定去别院的路上没长辈这才招呼众人进去。

    “云老弟,在云府里揍人……虽然是外人……”来到这里李守拙不禁又踌躇了,云府那老人是位灵境大能,这一方的绝对霸主,他的威严不容挑衅,即使两家是世交……

    “没事的,天塌下来我顶着!”云辰忍不住想看李守拙修理月无涯跟他那个可恶的仆从的场景了。

    “好!”李守拙也下定决心了,不就是揍人嘛,这些年他修理过不长眼的家伙还少吗?

    进入别院,那栋独立小屋房门还开着,空候还站守在那门前。

    “矮子,你再嚣张啊!”云辰冷笑着带众人走过去。

    “最讨厌别人叫我矮子了,要是别人敢这么叫我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见到云辰唤他作矮子,空候如同被揭了逆鳞般抓狂,白眼连眨,手中木杖连舞。

    李守拙等人见到空候这般反应不禁放声齐笑。

    “你们……给我闭嘴!”空候手中木杖狠狠往地面一戳,不知为何李守拙等人一时间居然同时止住了笑。

    过了半晌,李守拙有点迷茫地用力晃晃脑袋。

    云辰指着空候对李守拙说道:“李大哥,先帮我教训一下他!”

    “这事最擅长了!”李守拙又用力晃了晃脑袋才大步跨出,一手朝空候抓去。

    “娃娃,先去练多几十年吧!”空候说着举着木杖一下子连敲了几下李守拙,直把他敲了回去。

    “嘿嘿,就凭你也想教训你家空候大爷?”空候看着李守拙狂揉被敲打的地方不禁得意大笑。

    “你惹火我了!”在云城何曾吃过这种亏?李守拙不禁怒了,不料这话一出更惹空候耻笑,李守拙不禁更怒。

    李守拙催动元力,闷喝一声,掌心发红冒出一股明黄色的火焰,他手一挥那团火焰就向空候弹射而去。

    空候风轻云淡地一扬手中木杖,李守拙打出的那团火焰就被那根木杖顶部的兽口吸了去。

    李守拙不信邪地连连打出几团火焰,一道比一道的威力要大得多,然而这些火焰尽都被空候手中木杖吸去。最终李守拙忍不住了,双手结了个印,一大片火焰自他身边涌起形成火海燃向空候。

    空候怪笑,见火焰形成包围圈就要燃至身旁,他一手举起木杖将要有所动作时,那一大片的火焰突然熄灭了,露出被烧得黑红的地面,这时月无涯自屋内走出。

    “谁让你们在这打斗了?”月无涯淡声说道,他盯着手中一个盒子,也不知他这话是跟谁说的。

    云辰心一沉,虽然他修为不怎样,眼力还是有的。火海轻易被破,李守拙根本斗不过这对主仆,这岂不是说明月无涯或空候极有可能是御空境的强者?

    见到月无涯,李守拙不由得一呆,他没有去想自己的火海被破的问题,第一时间想的是居然有人能比他帅……

    “哥,哥……”李潇潇连连推了好几下在旁发呆的李守拙又偷偷看了几眼月无涯。

    “啊?……啊……”李守拙回过神来,深深看了眼月无涯,他突然想到个很严重的问题,不由得暗暗叫苦。

    一下子冷场,月无涯望向云辰,云辰面无表情不作声。一时间气氛有点僵。

    “云辰,怎么回事?”一把苍老却显得中气十足的话音自别院外响起,话音刚停一名高大的老者迈进别院。

    进来的这高大老者正是云家之主云霆,他是感受到元力波动才过来的,见到月无涯,他不禁一愣。

    “爷爷……”见到云霆到来云辰暗松了口气。

    “嗯。”云霆应了声走过来望向月无涯,虽然好几年没见,他一眼就认出了他,毕竟也是他孙子。百感交集一时不知该说点什么,云霆缓缓开口道:“无涯,回来了。”

    “拿点东西。”月无涯扬了扬手中的小盒面无表情说道,说完便从云霆身边走过。空候打量几眼云霆就追向月无涯。

    “你这是去哪?”云霆朝月无涯问道。

    “我要走了。”月无涯头也不回,应道。

    云霆身形一闪出现在月无涯前面,他说:“都有几年没回来了怎么不住上一段时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